• 作品介绍

      四天令传说为诸神遗落人间的神器,有开天辟地的力量。图谋远大的吴越王从怪人日曜处得知四天令的传说,亲往苗疆,欲图染指。
      他抓走苗疆首领的女儿吉娜,以换取上古神器四天令,却引来更多人的争夺。
      机缘巧合下,吉娜最终进入了武林中最大的圣地华音阁。
      此刻,四天令已其二落入华音阁,其二落入日曜的掌控。在日曜安排下,天下武林大会召开,以决定四天令最后的归属。
      卓王孙带着吉娜和得力属下相思前往嵩山赴约。
      嵩山之巅,卓王孙与武林盟主杨逸之一战,耸动天下,后两人又联手击败了早已绝迹江湖的武林耆宿武当三老。天下之人莫不钦服于卓杨二人风采之下。本来雄心万丈的吴越王也不禁叹服而去,但看着武当三老的背影,他忽然又有了一个计划。
      另一方面,日曜趁卓杨二人与武当三老对决之机,将四天令夺走。她借预言之力,推断出相思是一位异族女神转世,她要用相思的心血将四天令熔铸成湿婆之箭。在千钧一发之刻,吉娜以身相护,为相思挡住了致命一击,自己却香消玉殒。相思悲痛之余,发誓要追杀日曜,为吉娜报仇……


      梦想开始的地方

《紫诏天音》第一版


《紫诏天音》再版


  • 《紫诏天音》初版序言:年华与梦想

      古龙曾说,《天涯明月刀》是他写得最痛苦的一部小说。如果我也有,那就是这部《紫诏天音》。
      这部作品完成得很早,早在5年前,就已完成了第一稿,那一稿被我打印出来,放在床头多年。她看去是那么生涩,清新,宛如一个生长于山野的孩子,用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审视这个世界。
      其实我很爱她,包括后来的每一次修改。每一稿都很满意,每一稿都是我的心爱。但是,不久之后,我就会忍不住用苛刻的眼光打量她,对她容颜中的每一处细节生出种种遗憾。
      如果是其他的作品,我会让这个遗憾存在着,因为恰恰这些遗憾,铭刻了我当时的年华,也记录当时的那一份少年心事。
      但对于《紫诏天音》,我不能。
      我不能容忍她有一丝的缺憾,也不能容忍自己有任何的懈怠,于是,重写,再重写。
      一切只因为,她是《华音流韶》系列的第一部。
      为了要给我最心爱的系列一个盛装的开头,全文重写了整整三次。最后一次改动,让篇幅从14万变成了20万。改动之大,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新的故事。
      我宛如一个固执的母亲,一遍遍为出嫁的女儿改制着华丽的嫁衣。为了让她以最美丽的姿态,站在世人面前,我一次次重拆针线,重拾刀尺。
      这已是我出版的第九部作品,但这一刻的我却那么怯弱,那么笨拙,宛如面对着我的第一个孩子。
      定稿前,我一次次追问着自己,这次真的准备好了么?我终于可以无愧于我心爱的女儿了么?
      我有些惶然。我不知道答案。
      我只是把这个孩子交给了你们,无论我怎样珍爱她,也终于要让她走上华堂,接受大家批评的目光。
      我能做的,只是用整整5年的岁月,用我自己20~25岁的鼎盛年华,给她缝制了一件梦想的嫁衣。
      然后,我终将放开她的手,送她离开。
      我只希望,她离开时的笑容,能成为我心中永远无悔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