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简介

      高绝天下的圣山岗仁波吉峰,注定要迎来一场不朽之战,因为华音阁主卓王孙与武林盟主杨逸之,约定要在这山顶上一战。
      现在,他们已来到了山下,将用战血来亵渎圣山的纯净。
      但随之而起的,是一场灭佛的残酷杀戮,他们的行程,竟然历见了曼荼罗教在这片高原上累累的罪行。
      藏边曼荼罗教主帝迦,自称湿婆化身,打开了湿婆曾居住过的宫殿乐胜伦宫,盘踞其中,几乎将藏地其他宗派完全灭门,用僧侣的身体,举行邪恶而残忍的血祭。
      他已经完成了其他修行,所缺只是获得帕帆提女神的认可,因此不惜血洗青藏两地,搜索帕帆提女神转世。
      而他们搜索的女神转世,恰恰正是相思,她被掳进了乐胜伦宫,历经重重灾劫,命悬一线。
      而当她见到魔王帝迦之时,却不禁深深疑惑了……
      另一边,小晏为了拯救藏地佛统,不惜以自身为枢纽,运转威力无穷的胎藏曼荼罗阵,接受数世轮回记忆的考验……
      这一切将如何在传奇中进行?
      天,剑,伦。


《天剑伦》第一版


《天剑伦》再版


  • 《天剑伦》后记

      这本是散文集华音十二月花中的一篇。华音十二月花,是以开放于十二月的十二种花,书写华音中的十二个女子。这一篇是二月,关于丹真,关于雪莲花。里边有一首词,是在两年前,我据周杰伦发如雪的曲调,为她而填。放在这里,代替《天剑伦》的后记。
        
    二月·雪莲·丹真·法如雪
      
      有时我在想,丹真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有着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感情?
      虽然她是由我一手创立的,由我的笔一点一点跃然于这个世界上,但我却无法回答。这个骑着青驴的白衣女子,永远是那么寂寞地走在无人的古道上,她已经脱略了我的掌握,有了她自己的意志。
      我无法用一句话,甚至一篇文字来形容她。也许,像她这样的人物,最后在世间流传的,就是一首歌、一卷传奇。 所以,我在搜寻着适合丹真的歌谣。
      十一月的肖邦,十一月的发如雪,十一月的丹真纳沐,忽然就出现了。但《发如雪》,属于周杰伦的凄美爱情,而丹真,却是诸法成空的寂寞。于是,我要用这同样的旋律,为她填一首新词,在这深深的雪色中,让她永远静立下去。
      丹真从不曾关怀过自己,她心中所驻,无非众生,无非法。然而她终究也只能身化飞雪,释法而去。
      法如雪。
      但愿在这重重的梵唱中,她不会再寂寞。


    菩提泪,洒碎轮回。天雨花,说末世的慈悲。
    是谁开启碧城台?舞万世劫灰

    月轮霜,羽衣云裳。蓦回望,叹红尘夜未央。
    亘古寂寞染乱红妆,谁听梵唱?
    佛说那诸行最无常,万法如落雪 终成水
    化不去 千年的伤

    如是我闻,万法雪如尘。那传说 为谁而问?
    向昆仑,问断了此心,垂泪似冰雪入唇。

    如是我闻,诸佛雪如尘。那狱焰 为谁而焚?
    对星辰,焚灭了此身
    寸寸飞尽,剩相思刻骨的痕

    (如是我闻/万法雪如尘/那传说 为谁而问/向昆仑/问断了此心/垂泪似冰雪入唇。
    如是我闻/诸佛雪如尘/那狱焰 为谁而焚/对星辰/焚灭了此身)

    唵嘛呢,叭咪哄,嘛呢叭咪哄
    唵嘛呢,叭咪哄,嘛呢叭咪哄

    诸天本无佛,唯有我。情锁堪破,拂去了,雪衣斑驳

    唵嘛呢,叭咪哄,嘛呢叭咪哄
    唵嘛呢,叭咪哄,嘛呢叭咪哄

    诸天本无佛,唯有我。法缘堪破。拂去了,雪衣斑驳

                       ——调寄《发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