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话

  • 总论:
     
      印度有三大主神。分别为创造世界的大神梵天,司职毁灭世界的大神湿婆,以及守护世界的毗湿奴。在古印度人的眼中,生和灭都是世界不可或缺的过程,宇宙就是在不断的创生和毁灭中得到永恒。因此,三位大神的力量是均衡的,共同支撑着整个世界,缺一不可。
    梵天(Brahma):
      
      梵天是整个世界的创造者,平时以思考者的形象出现,常坐在山颠上为人类思考着宇宙最终极的奥义。
      他拥有创生的巨大力量,整个世界为他所创造。当湿婆灭世后,负责重建世界的也是他。
      梵天身着白衣,四面,四臂,分别持《吠陀》圣典和权杖,或念珠、弓、水罐、莲花等。梵天最显著的特征是有四个头颅,传说梵天本有五个头颅,后来被湿婆斩去其中之一。


    毗湿奴(Vishun):
      毗湿奴是一个温和善良的大神,他原谅世人的罪过,并督导他们向善,他负责守护这个世界,维护宇宙的秩序和和平,守护着当下的人类和众生。祭祀湿婆需要血祭,而祭祀他,只能用鲜花。
      他有四臂:一手持法螺;第二只手持一件轮宝即铁盘状武器;第三只手持一根权杖;第四只手持一朵莲花。作为保护者的毗湿奴会化身下凡以匡扶正义、消灭邪恶并建立法治。
      
      
      
    湿婆(Shiva):
      
      湿婆,却是三位神明中最负魅力者。他孤独,强大,残暴和慈悲并存。他同时是舞蹈、苦行、性力、野兽力量的拥有者,离群索居,孤独傲慢,拥有摧毁一切的力量,一旦他决心毁灭世界,连梵天与毗湿奴都不能阻止。
      湿婆蓝发,蓝喉,三眼。额上的天眼是极为强大的武器,当灭世之时,天眼中能喷出毁灭万物众生的烈焰,将世界化为劫灰。
      湿婆的武器有一柄称作比那卡的三叉戟,是闪电的象征,标志着湿婆掌握风暴之力;有剑;有弓。
      他的身上缠绕着三条毒蛇,一条蛇缠在他的束发之中;一条蛇缠在颈上;另一条蛇构成他的圣线。他的坐骑是白色的公牛南迪,南迪的新月形标志也时常伴随他的左右。
      湿婆一生伏魔无数,高傲残暴,享受着信徒的血祭,邪恶的众生都在他的怒意下毁灭,无人能挡。但他同时也是节奏韵律之神,掌握刚、柔一百零八种舞蹈。湿婆在欢乐与悲哀时都曾舞蹈,或是独舞,或是与他的妻子一起。
      他的第一位妻子萨蒂死的时候,他曾抱着她的尸体绕着世界狂舞了三周,又将自己在人间流放了七年。舞蹈既象征着湿婆的荣耀,也象征着宇宙的永恒运动,运动是为了使宇宙不朽。但是在一个旧时代结束时,他通过坦达罗舞完成世界的毁灭并使之合并到世界的不朽精神之中。
    帕凡提女神(Parvati)
      湿婆第一位妻子萨蒂的转世,美丽而执着的雪山女神。她与自己的前世一样,深深的爱着湿婆,她曾将自己浸入喜马拉雅的温泉中,终于用令诸神震惊的苦行打动了湿婆的心。
      诸神的见证下,帕凡提终于与湿婆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成为天界最让人羡慕的伴侣。
      湿婆的妻子也有很多化身,可以是温柔执着的乌玛,可以是娇媚的帕凡提(也译作帕尔瓦蒂、帕卡),有时也变作美艳嗜杀的女战神杜尔伽。
      杜尔伽,也就是是无比强大的近难母,拥有不败的伏魔战绩。
      

    神话衍生


  • 前言
      华音系列的故事,其实隐含着一个神话背景,一个以印度神话为框架、揉合了中国古代传说的背景。这篇神话衍生,写的正是这个背景,也是整个华音系列的缘起。
      然而正如《红楼梦》中那段天庭往事,除了在故事的开头结尾出现、影响人物的命运之外,它并不会太多影响人物的具体行为。直到故事的结束,这个背景仍然会是隐藏的。华音系列展示给大家的,只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江湖世界。那些林林总总的神话传说,如同冰山水面下的那一角,潜在的运行着。有也罢,无也罢,信也罢,不信也罢,真也罢,传说也罢,它们给这个江湖的世界,增加了一份神奇,一份盎然古意。
      在这篇衍生中,我援引印度神话的因素,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传说世界,许多纷纭的传说,一般只取了其中一种,对原本的印度神话,也进行了一些合并和修改,有些和神话不完全一致之处,也不再一一说明。
      毕竟,我不是要敷衍一段印度神话,而是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传说。
    赌约
      故事的起因,源于梵天和帕凡提的一次邂逅。
      在雪山之颠独坐了千年的梵天,睁开双眼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个在雪山修行的美丽女神。梵天并不知道她是湿婆的妻子,他为女神的美丽而打动,于是生出五个头颅,以从不同角度欣赏女神的美。他的举动大大激怒了湿婆,于是湿婆不由分说挥剑斩掉了他的一个头颅。梵天十分羞愧,并未和湿婆交战,就回到了雪山上隐居。但两位大神心中从此结下芥蒂。
      一次,诸神战败了魔族阿修罗。臣服的阿修罗王决心将自己的灵魂交给天界最强大的神灵。这却在诸神中引起了一场争论。创生与毁灭的力量,到底谁更伟大?湿婆和梵天彼此相对,各不相让。湿婆本意以战斗决出胜负,而梵天以为,武力并不是力量的唯一源泉。最终,两人想出了一个最为公平的方法。那就是转世来到人间。
      雪山深处有一座巨大的轮回盘,乃是佛陀悟道后所造,拥有通达六道的力量。进入轮回的神,将转世来到人间,同时将失去记忆以及作为神的大部分力量,直到他找到轮回盘散布在他身边的条条因缘,重新觉悟到自己的神性。
      湿婆与梵天的赌约,就是看谁能先找齐身边的因缘,更早的觉悟为神。
      两位大神进入轮回盘前,将自己的大部分力量化为一团火焰,燃烧在天界的石柱上。这团火焰,能在他们离开后支撑这个世界二十二年。他们本以为,二十二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然而,就在两位大神进入轮回盘的时候,帕凡提知道了这个消息,大惊之下,她立即赶去阻止两人。因为她在雪山苦行之时,曾亲眼看到佛陀制造了这个轮回盘。她知道这个轮回盘中藏着重重危险——一旦不能找齐散乱的因缘,转世的神明就可能永远滞留在人间,再也无法为神。而湿婆和梵天留在石柱上的力量一旦耗尽,世界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失去了支撑的鼎足之二,世界会随时坍塌。
      帕凡提决心要阻止两人。
      然而她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湿婆和梵天已经进入轮回盘,轮回盘开始转动。帕凡提无奈之下,只有化身为近难母,准备用武力强行将轮回盘的转动停止。
      然而她低估了轮回盘的力量。不慎中,一阵巨响过后,她自己也被卷入轮回盘中。而轮回盘出现了巨大的缺口!
      在巨大的爆炸下,湿婆为了保护帕凡提,手腕受伤,滴出鲜血。这些鲜血,在轮回中被化为他的另一个化身。湿婆的力量,被再次分散。
      三人身上的九件法器,全部遗失。善于谋略的梵天,本来在身边携带了一本书卷(也就是后来的梵天宝卷),上面以极为隐晦的方式,记录了自己部分作为神的记忆。然而在震动中,这部书卷也遗落人间。
      这九件法器和一部书卷,被抛入了两人转世前数百年的时空,后来被世人发现,称为“天罗宝藏”,在世间久久流传。
      更为严重的是,轮回盘布下的因缘,已被全部打断,如凌乱的线头一般,漂浮在茫茫尘世上。湿婆,梵天,帕凡提觉悟的机会,变得极其渺茫。
    轮回
      转眼之间,二十二年过去了,两位大神以及帕凡提,依旧杳无音信。
      毗湿奴大神一直勉强支撑,才让石柱上的火焰继续燃烧,然而也已如风中之烛,随时可能熄灭,世界摇摇欲坠。
      为了尽快恢复世界的均衡,毗湿奴决心到下界寻找两位大神,并且帮助他们觉悟。
      然而轮回盘已经毁坏,毗湿奴无法转世。时间紧迫,于是他与东方邪神西王母,定下了契约。
      东方邪神西王母,居住在昆仑山上。在一次战斗中,灵魂被封印在后羿射落的一轮烈日里,不能复活。而西王母的守护者,拥有神秘预言力量的青鸟族传人,生生世世为了让西王母复生而努力。二十余年前,她们用自己的鲜血给西王母在人世间创造出了一个肉身。然而,由于西王母的灵魂依旧被封印着,所以这个肉身和西王母的灵魂仍然不能结合。
      于是,毗湿奴与西王母定立了一个契约。他运用自己的力量,将封印西王母的那轮烈日劈开。条件则是借西王母的肉身一用,让她帮着自己,去人间寻找湿婆梵天与帕凡提,帮助他们觉悟因缘。而在此之前,毗湿奴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在西昆仑石中,交给这个肉身使用。
      于是,人世间西王母的肉身,那个叫做丹真纳穆的女子,藏传香巴噶举派女活佛,就拥有了西王母和毗湿奴的力量,她将流浪在这个世间,寻找渺不可知的“缘”,完成她的使命。
      
      湿婆与梵天轮回人世后不久,佛陀以其超绝的智慧,预感到世界浩劫的来临。于是他以大慈悲之心,也下入轮回,成为这一世的转轮圣王,力求阻止灭世,拯救世界上的芸芸众生。
      于是,湿婆,梵天,帕凡提,毗湿奴,西王母,佛陀,一起轮回入世,在世间邂逅重重因缘。

    非天之王·地心之城
      在古印度的传说中,妖魔被称为“非天”,意思是与诸神相对,佛经中音译为“阿修罗”。
      非天之族在与诸神的战争中一直处于劣势,直到有一天,非天族中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王者,完成了足以让天地震动的苦行。于是,创世之神梵天出现,他决定给这位非天之王一个祝福。非天之王说:我想要一座永恒不灭的城池。
      梵天慈悲地笑了:孩子,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非天之王于是要求这座城池只能被毁灭之神湿婆摧毁。梵天答应了他。
      非天之王用尽了大地上所有的金、银、铁,建立了三座相连的城池,号称:三连城。如他所愿,这座城池无比坚固、无比富饶、无比繁荣。在非天族历代经营下,城池不断扩张,甚至上达天庭。人们这样形容这座城:诸天皆在,世界俱全。
      非天族得到三连城的帮助,在与神明的战斗中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神明无法,只好请出毁灭神湿婆。那个可怕的谶语终于应验,湿婆用一箭贯穿了三连城,令这座天上天下绝无仅有的伟大城池顷刻陨落。那一刻,所有的宫室、街道、市井、车马,还有万千居民都飞灰烟灭。
      幸福、痛苦、恐惧、绝望便凝固在某年某月的黄昏。
      从此,非天之族最后的王裔便代代独居在昏暗的地心之城废墟中,代代苦行,祈求梵天赐福的再度降临。
      重劫,便是非天之族最后的王裔,为了祈求梵天的祝福,宁愿独居地底,承受极为可怕的苦行,将自己变成了苍白的妖魔。他同时也是蒙古八白室的最高祭司,在蒙古国的帮助下,他在大青山脉下重建了三连城,但最终却被卓王孙用湿婆之弓再度摧毁。(见《华音流韶·彼岸天都》)

    江湖背景

  •   
    华音阁
      华音阁,中原武林中势力最大的帮派,自隋末创立以来,历世数百年,亦正亦邪,声势犹在少林武当之上。其创立者简春水,传下十二招春水剑法,可谓剑法中的极至。
      华音阁主·卓王孙,为湿婆转世。
      华音阁上弦月主·相思,则为帕凡提转世。因为他们在进入轮回之时,心中守着一念之灵,并未分开,因此转世后他们两人得以最快的相识。
      两人均已忘记前世因缘,但帕凡提转世的相思,一直留在卓王孙身边,作为他的属下兼情人之一,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卓王孙却一直存心天下,并未将相思的情意放在心上。
    武林正道
      三年前,武林正道为了应付正在崛起的魔教天罗教,在洞庭召开武林大会,推选武林盟主。本来各名门正派元老们各有安排,然而机缘巧合,盟主之尊竟然落到一位叛出曼荼罗教的少年手中。
      这位少年名叫杨逸之。他本为兵部尚书之子,却被父亲赶出家门,流落江湖。而后又误入了曼荼罗教,却无意中盗得教中宝典《梵天宝卷》,炼成一身惊人的武功。
      杨逸之,也就是梵天的转世。此刻,风云一时的天罗教已被华音阁挫败,杨逸之这位新任武林盟主的任务则是,带领武林正道,对付野心日益高涨的华音阁。
    天罗教
      天罗教本为西昆仑山下一个邪教,远离中土,与世无争。数十年前,教中有人因为偶然的机会,得到了大神遗落人间的天罗宝藏。从此迅速崛起,无人可当。在江湖中掀起一场浩劫,天下正道几乎遭到灭门之祸。后来华音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将天罗教挫败。而大部分的天罗宝藏和天罗教残存势力,都落到了与天罗教主关系极深的噶举派女活佛·丹真纳穆手中。
      丹真纳穆,则是西王母和毗湿奴共同选定的人间化身,因缘的引导者。
    藏边曼荼罗教
      神山岗仁波吉峰中,信奉湿婆的教派。
      曼荼罗总教教主·帝迦,自称湿婆化身,他在青鸟日曜的帮助下,打开了湿婆曾居住过的宫殿,乐胜伦宫,盘踞其中,几乎将藏地其他宗派完全灭门,用僧侣的身体,举行邪恶而残忍的血祭,以求得到湿婆的力量。
      帝迦,则是湿婆在轮回盘中滴落的鲜血所化,湿婆的另一化身。
      他只需要得到女神帕凡提的认可,则可以完全使用湿婆的力量。因此,他也一直在世间寻找帕凡提的转世。
      帝迦与卓王孙,注定了必须杀死对方,他们中只能有一个,能继承湿婆的力量。
      曼荼罗总教教主之下,设天阴欲死四魔。
      天魔为青鸟日曜。
      阴魔为云南分教教主·姬云裳
      欲魔为兰葩。
      死魔为曼陀罗。
    云南曼荼罗教
      名义上为藏边曼荼罗总教的分支,负责守护力量无穷的金刚曼荼罗法阵。法阵的核心,却是供奉梵天的梵天地宫。
      曼荼罗教为信奉湿婆的教派,但作为分教,却祭祀梵天,因为在很多人心目中,三位大神是一体的。因此,曼荼罗教总教为湿婆神殿,但在中原和印度的分教却分别供奉着梵天与毗湿奴。
      曼荼罗教流传中土日久,云南曼荼罗教渐渐独立运转,不受总教控制。在数十年前,云南曼荼罗教教偶然得到了一部古卷,却正是梵天转世时遗落的《梵天宝卷》。(宝卷受到主人的召唤,所以落到了梵天地宫中。)
      宝卷深奥难懂,却被大部分人当作是一部极为高深的武功秘笈。上一任华音阁仲君姬云裳,为了得到天下最高的武功,不惜远赴苗疆,取曼荼罗教主而代之,得到了《梵天宝卷》。
      然而她发现因为某个滑稽的原因,宝卷上记录武功,她完全不能修炼,于是她将之重新锁入梵天地宫中,后来却被杨逸之得到。
      梵天地宫有四天王守卫,分别为毗琉璃(曾出现在《蛊神劫》中),毗留博叉,毗沙门,多罗吒(曾出现在《舞阳风云录·梵天宝卷》中)。
    青鸟族
      西王母在人间的使者。她们的力量,来自于西王母的鲜血。族中只有女子,没有男子。在数百年前的一次劫难中,她们几乎被完全族灭,只剩下三支,身上带着极为恐怖的畸形,在人间苟活着。
      她们依旧保留了部分神力,比如预言。她们合力为西王母制造出了人间的肉身,但是由于西王母的灵魂被封印,肉身和灵魂依旧不能结合。有了毗湿奴的帮助,封印西王母的烈日虽被破坏,但仍需要三位青鸟后人的血聚齐,西王母才能彻底苏醒。
      而青鸟后人因为离开西王母的时间越来越久,力量衰弱,只能寄居在常人极难想象的阴暗之处,不能自由行动。因此,她们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使者,将自己的血带到另外两只青鸟面前。
      于是她们运用预言的力量交流,定下了完整的计划,让选定的使者最后彼此残杀,使三只青鸟鲜血能聚集到一处。
      三只青鸟分别是日曜,月阙,星涟。
      日曜,双头怪人,居住在乐胜伦第五道圣泉,正是她帮助帝迦打开了乐胜伦宫的大门。
      月阙,寄居在日本伊式神宫的护国神镜里。
      星涟,拥有人鱼般的身体,寄居在华音阁青鸟湖底的血池中。
    幽冥岛
      东海幽冥岛是天下武学中阴柔一派的极至。极至的意思就是说它的怪异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据说与他们交手,无论内力有多高,剑法有多好,最后都会莫名其妙的惨死。因为那分明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勾魂使者挣命——这就是说,毫无胜算,必死无疑。
      因此,大家宁愿把幽冥岛当作一个来自地狱的传说,宁愿相信幽冥岛的武功并非人间所有,自己之所以怕得要死不是因为技不如人,而是人力不能和鬼神相抗。
      只有一少部分人视之为蓬莱仙岛,欲往求学。但此岛隐于碧涛之间,微渺难求,那些强渡而去的人,都是一去不返,近几十年来,再无人敢问津。也有人传说此岛本是来自冥界,每次要等到地狱开启的时候才会现于海面,也有人说幽冥岛百年之前已随火山喷涌而永葬海底,等等奇谈怪论,不一而足。
      
      幽冥岛岛主·晏清湄,天下最神秘的女子。无人知晓她的来历。
      后来,她出现在曼荼罗教领地,和离群索居的姬云裳成为好友。然而,后来姬云裳发现,她不过是要求自己带她去见三只青鸟中的任意一只。
      原来,她觉得自己一生再无所求,只是她从典籍中得知,这一世转轮圣王,是释迦转世即将出生。她希望这个转轮圣王,成为自己的儿子。而只有青鸟,能告诉她成功的方法。
      姬云裳最终拒绝了她,于是晏清湄离开了曼荼罗教,东渡日本,改名换姓,成了日本国王妃,最终得以进入神宫,见到了寄居在护国神镜中的月阙。
      月阙答应了晏清湄的要求,帮她预言转轮圣王出世的重重征兆,并且协助她把征兆实现在自己身上,但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在这个出生的转轮圣王身上种下血咒。其实,是想让他成为自己的使者。
      最后,转轮圣王小晏出世。他有着神佛一般的容颜和悲天悯人的心胸,但却不得不嗜血为生。他只有带着血咒找到另外两位青鸟使者,并且将他们杀死,才能解开自己的血咒。
      幽冥岛传人,日本国馨明亲王·小晏,也正是转轮圣王,释迦转世。
    非天之王·地心之城
      在古印度的传说中,妖魔被称为“非天”,意思是与诸神相对,佛经中音译为“阿修罗”。
      非天之族在与诸神的战争中一直处于劣势,直到有一天,非天族中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王者,完成了足以让天地震动的苦行。于是,创世之神梵天出现,他决定给这位非天之王一个祝福。非天之王说:我想要一座永恒不灭的城池。
      梵天慈悲地笑了:孩子,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非天之王于是要求这座城池只能被毁灭之神湿婆摧毁。梵天答应了他。
      非天之王用尽了大地上所有的金、银、铁,建立了三座相连的城池,号称:三连城。如他所愿,这座城池无比坚固、无比富饶、无比繁荣。在非天族历代经营下,城池不断扩张,甚至上达天庭。人们这样形容这座城:诸天皆在,世界俱全。
      非天族得到三连城的帮助,在与神明的战斗中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神明无法,只好请出毁灭神湿婆。那个可怕的谶语终于应验,湿婆用一箭贯穿了三连城,令这座天上天下绝无仅有的伟大城池顷刻陨落。那一刻,所有的宫室、街道、市井、车马,还有万千居民都飞灰烟灭。
      幸福、痛苦、恐惧、绝望便凝固在某年某月的黄昏。
      从此,非天之族最后的王裔便代代独居在昏暗的地心之城废墟中,代代苦行,祈求梵天赐福的再度降临。
      重劫,便是非天之族最后的王裔,为了祈求梵天的祝福,宁愿独居地底,承受极为可怕的苦行,将自己变成了苍白的妖魔。他同时也是蒙古八白室的最高祭司,在蒙古国的帮助下,他在大青山脉下重建了三连城,但最终却被卓王孙用湿婆之弓再度摧毁。(见《华音流韶·彼岸天都》)
    吴越王府
      吴越王是当今天子的七弟,深得太后宠爱,此时天子好道,不问国事,吴越王权操天下,一时气焰绝伦,招揽四方英才,暗怀问鼎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