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璇

  • 人物介绍
     
      华音阁下弦月主。前代仲君姬云裳与阁主于长空的独生女。在华音阁中享有至高无上的特权。
      昵称:璇儿,专擅:用毒(号称天下第一用毒高手)
      容貌:苗疆少女吉娜曾说她一生见过最美之人为秋璇;新月妃琴言也说过秋璇就算自称武林第一美人也不足为过;秋璇堪称《华音流韶》系列最美的女子。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一类的词语,用在这个叫做秋璇的女子身上,也不过是一些俗气的赞誉罢了。而且,她还非常年轻。她的绝代风姿并不来自于岁月的沉淀,而只是上天那太过慷慨的赐予。更为可怕的是,她十分清楚自己这惊世的美艳,因而也就更加张扬,刻意将之释放在世人眼前,似乎要将这美丽绽放到极至,把这平庸的世界照耀出妖娆的风姿。
      特点:智慧超群,个性张扬,敢爱敢恨。她为人慷慨,即便与吉娜仅见过一面,且还是在有所误会的情况下,她还是不惜耗费天下独一无二至宝为其疗伤。对深爱的卓王孙,没有苦苦纠缠,而是保有独立的自尊自傲,给了对方也给了自己自由。
      武功:虽然父兄都是绝顶高手,但她却对练武毫无兴趣。但凭借昔日其父母收集的世间至宝,足够她完全掌控华音阁。但她并不屑于追名逐利,只喜随心自在的活着。
      身份:华音阁玄度之司下弦月主,卓王孙的下属。为前阁主于长空与仲君姬云裳之女,是华音阁公主,即便后来于长空突然辞世,姬云裳叛出华音阁,但她的身份地位及生活方式,仍未有丝毫改变。
      爱情:她是卓王孙第一个认识的女子,卓王孙心中是有她的,只是他们皆是很骄傲的人。当卓王孙与相思相遇相恋后,她曾一度选择自我放逐,沉醉于海棠花下,肆意挥霍美丽的光阴。 她感激剑神郭敖对她的爱,但也明确告诉对方,她的心只属于那一个人。对情敌相思,她有着更多的却是怜惜。
      她是如海棠般妩媚,如玫瑰般热情,如罂粟般致命魅惑的女子。


    作者寄语
                        六月·婴粟·秋璇·生如夏花

      我始终相信,生命是一种奖赏。
      这生命,只盛开一季,却是我们在黑暗中跋涉了万里、在寂寞中挣扎千年的所得,它凝结了我们的渴求与努力,绚烂而短暂,是燃烧的热情,也是焚灭的美丽。
      也许,那永生诸神也在漠不可知的天空,它们用刻骨的羡慕看着我们,希图获得如我们一样的绽放,哪怕只有一瞬。
      这是永恒对刹那的倾慕,这是宁静对焚灭的渴望,这是庄严对自由的企盼。
      又或许,诸神羡慕的不是我们,而仅仅是我们中的斗士与英雄,羡慕那自由绽放的决心,羡慕那褪却了虚伪谦恭、尽情燃烧的风华。
      六月,火的季节,婴粟花开。
      就这样,那艳如鲜血的花朵,以罪恶之名盛开出绝代风华,让沉沉的人世为之震撼,为之疯狂。
      这是自由对世俗的蔑视,这是美丽的对光阴的挥霍,这是只绽放一次、却要铭刻岁月的宣誓。
      这样的生命,才不会蜷居在蝇营狗苟中,才不会糜烂在无所事事里。
      生如夏花,它一定要要妖艳绝代,要绽放一生,要循着它独我的轨迹,一直滑到星星的光辉里,将那沉沉天幕灼上永恒的烙印。
      而我们,在谦恭与庸常中求存的我们,在温煦与丰足中沉醉的我们,早已累了,倦了。不再有燃烧一次的力量,不再有流浪四方的勇气,我们驻足,享乐。
      追逐自由的热血,拔出尘世的峥嵘,不与人同的桀骜,都被尘封在远古英雄的传说中。我们仿佛喝下了孟婆汤,遗忘的不仅仅是前世的辛劳,还有那对自由与光明的希冀。
      因此,我希望,有一天,那一朵在原野中尽情燃烧的罪恶之花,能够让我们看到更大的光明与自由,能够让我们回忆起那膜拜的虔诚,能够成为我们需要的那道光芒,火热地涤洗我们慵懒的灵魂,将斗士的荣耀再度带来。
      我拿起那朵罂粟,合上手中的书卷,沉思。是的,生命需要沉思,宛如酒需要沉窖,书需要沉醉。渐渐地,我看到了这朵光芒。
      秋璇。这个有着罂粟之颜色,火之热情,酒之迷醉,星辰之明亮的女子,就诉诸我的笔下,渐渐清晰起来。
      但我始终无法把握住她,正如我无法把握住最大的光明与自由。她游离在所有的情节中,但又仿佛将所有的情节收束在自己身边。情节中没有太多她的篇章,但我一遍一遍与别人谈及这个人物,甚至更多于女主角。这便是我作品中烧起的一团自由的烈火,费尽了所有的柴薪。
      是的,她是火,提醒我要写出火一样的文字,过着火一般的生活,燃烧我的岁月,激荡我的心灵。
      是的,生命不应蜷居在蝇营狗苟中,不应糜烂在无所事事里。既然我们身在光明,那就应该燃烧,燃烧成一朵绚烂的夏花。
      这便是生。
      让我的生命,尽情绽放,让我的文字,绚烂如花。
                                           ——步非烟

    粉丝心语

                             乱红 by 苏久久: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这一生盛放为谁,似这般良辰美景,都付与断壁残垣.
                           ---题记
      我听这首歌的时候刚好下过雨,空气湿漉清新.这首歌是用笛子吹的,都说笛子的音色清亮高亢,果然是的,如果箫的音色真如他人所说低缓缠绵,倒觉得箫声更适合这首曲.   很喜欢中间过度的部分,笛子的音歇了,不知是不是钢琴伴奏,一点也不突兀的,沉沉缓缓地悠扬浩荡,正听着心舒畅时,也不知是不是从幽寂的山谷,飘落了那么一缕笛声.这意境真是旷远幽冷,渺然地像雾中绰约着着的一点藏青。
      而我在这时,忽然地想起秋璇
    .   提到秋璇,大多数人都要想到海棠花.确实,海棠春困未醒的娇然姿态,华音中只有秋璇轻抿美酒,眼波流转的妩媚妖娆配得起。
      她是热烈的,热烈的让人无力去苛责她的不顾一切.我没有看过她的多少片段,只是记得她浅卧在乱红之中,不看美人,即使在远处见着那强烈逼人的色彩,也要有多少人自惭形秽望而却步。
      本来我喜欢的女子,是有杨静的冷静从容,相思的温和婉致.我不喜欢热烈的不顾一切的女子,对于相爱的人来说,会灼烧的对方喘不过气,而自己,又需要多大力量来维护心中这一团火,始终旺盛的来让人感知,让自己摒弃所有人的冷眼,不知耻地去爱。
      我说不知耻,并没有贬义意思,只是再找不出词来形容这种明知无望还拼尽全力的爱情.秋璇,我这时思及她,即使明白她的可怜,却不能去同情她.她是不需要旁人对她看法的女子,更不会喜欢他人的同情。
      有人说,一个女子的全部生命就是一部感情史。
      这句话,我不敢苟同.可是秋璇,却仿佛是为了这句话而生。
      她什么都不在乎,拥有天赐的才情和美貌,却只愿全部花在爱着的那个男子身上.
      她不是相思,虽然一样的是全心爱着一个人,然而相思最终得到了卓王孙的爱,相思还有杨逸之默默无悔的付出.她呢?她爱的方式,是和相思迥然不同,大概这样的方式,也只有卓王孙能默然接受.我知道卓王孙是不爱她的,为着什么同她若即若离的在一起,我也不清楚原因。
      开到茶靡花事了。
      这一句话是我昨晚看来的,又想到秋璇,便鼻子发起酸。
      我知道这一场盛到极处的爱情,背后是秋璇一个人的满目荒凉.他不能回报她同样热烈的爱,索性冰冷以对.我不知道每一次欢爱他走后,她仰面躺在乱红之中,泪水会不会氤氲了一地的红。
      ---你不会的,是不是?是早就预料好爱上他的结果,所以他对你怎么样,也仍可以不在乎吗?
      ---不是的,怎么会不在乎,可是......在乎又有什么用呢?
      爱情只是一个人的事。
      卓王孙的传奇会一直继续,秋璇却无法守到他君临天下的那一刻,当她的一切他都不在乎也完全不要时,她只能含笑离去。
      秋璇是骄傲的人,是聪明的人.爱他的时候,耗尽全部心力在所不惜,是为他投来淡淡一瞥,等到自己也看不上自己的时候,她会明白的,她不会像杨静决裂地要他永远记住.她不如杨静清醒,何况,她爱着他时的热烈,足够他赏着海棠时一瞬的念想。
      爱过了,凋谢了,纵使一场极绚花事,你也只是穿花拂柳而过的路人,不惊艳一点。
    读者园地

                        《雪嫁衣》读后感 by Loewecc:
      关于秋璇与相思,个人认为对这两个风格迥异的绝色女子,卓王孙应该是两个都爱的吧,或者说过去他曾想过要去爱相思,但由于杨逸之的介入,以及相思忘记杨逸之的真正原因,令卓王孙无法原谅她,终是错过了彼此。而对于秋璇,也许过去她的戏份不多,不意发现,难免让人误以为卓王孙多是被她惊为天人的美貌所吸引,忽略了其他。但在这一册里却借助郭傲的复出,将几乎见面就吵的两人之间,所特有的了解信任与默契呈现了出来,也让人看到了卓王孙对自己所爱之人与众不同的表达方式。   应该说在卓王孙心里,世间女子唯有秋璇与他的关系是真正平等的。对秋璇,两人虽然经常吵架,但却能感觉出很深的信任与默契。何况秋璇又是个怎样与众不同的奇女子?她对他没有依赖,没有仰望,没有追随,没有崇敬,甚至看不到眷恋与不舍。卓王孙认识的女人里身份高贵的,家世不凡的,国色天香的不知多少,却没有一个人敢像她那样对他,完全不把他的威严与地位放在眼里,对他这个阁主的命令很少言听计从,大多随心所欲,全凭个人喜好,没有半点作为属下该有的自觉、谦卑与恭谨。仿佛在秋璇眼里他就跟世上其他千千万万的男人一样平凡普通,尽管他是天下第一的卓王孙,是华音阁的主人,但秋璇从来不肯向他低头,不曾为了爱情为了得到他的心而放下骄傲抛开尊严,去与其他女人争抢他,固执的始终不肯做出半分退让。所以世上唯有秋璇能在、敢在他的盛怒与威压之下泰然处之,依旧我行我素,从不知收敛恐惧为何物。因为她比谁都了解他,信任他。所以也唯有卓王孙从不对秋璇温言软语,关心体贴。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纵容她,不是出于她是姬云裳的女儿,华音阁的公主,他之所以毫不犹豫的命令她去交换相思,不过是他了解这个天人之姿的绝美女子骨子里与自己是一样的人,他们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完美,一样的强大,一样的聪明绝顶,他们是同类,而他们这类人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更不会亏欠委屈了他们自己。所以为相思或小鸾,卓王孙都能不远万里以身犯险。他会介意杨逸之与相思的关系,会无法原谅相思的‘过错’;他会担心小鸾的安危,会刻意无视绝口不提他们之间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唯独对秋璇如此漠视甚至于无动于衷,不是她为他做的付出的不如她们多。而是只要不是秋璇自己主动提出的要求,卓王孙从不为她做,因为他知道她不需要,秋璇不是普通的女子,不是她要的,任你为她付出再多也终是徒劳罢了。
      如果说卓王孙会爱相思,是源于相思为他,明知自己没有任何得天独厚的条件,却不惜一切拼命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强,可以独当一面。只为能在他身后追随他到永远的那份心意打动了他的话。那么卓王孙对秋璇的爱则与前者大相径庭。相思爱他,他就是她的天,她的依靠,她的全部,她的人生只以他为圆心转动,此生只为他生、为他死,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于他,只要是他希望的,无论对错,她都会不惜一切为他达成所愿。可同样是爱他,却唯有秋璇最是特别。任谁都看的出,卓王孙从不是她的天、她的命、她的依靠、她的所有,只是她爱的男人罢了。他想要做的事情,对的她从不多加干涉,但错的她也绝不会听之任之。这个高不可攀的女子,说着爱他,却从来不肯向他低头,更不会为了他而改变自己,放下尊严去换取爱情。但恰恰也是她的一身骄傲于无形之中成就了她独一无二的完美。
      尽管其中一半源于父母的先天遗传,一半在于后天的经历与成长环境。但秋璇更是将命运之神的馈赠与眷顾展现的淋漓尽致。她聪慧无双却从不轻易显露,她谋略过人却喜欢韬光养晦,她拥有天下无数至尊秘宝,却只当是打发无聊时光的消遣娱乐,从未用它们去换取过所爱之人的感情,她善良大度却极有原则并非菩萨心肠慈悲为念,她虽好玩略爱捉弄人却一向顾全大局,从不会被感情影响判断。纵使卓王孙身边各类美女不计其数,柔丽温婉的相思,淡雅脱俗的步小鸾,清艳出尘的楼新月,娇俏可人的吉娜,才貌俱佳的琴言,哪一个都称得上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可比之秋璇却都不及她的惊为天人。她美得妩媚妖娆,艳丽夺目,张扬不羁,却无论怎样懒散放纵,都丝毫无损她的绝世容姿,璀璨耀眼得令见者无不感叹艳羡,相形见拙。
      于是我们都被眼前的景致蒙蔽了双眼,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与众不同的存在,是这江湖第一的华音阁永远的公主,是天下武林的第一美人,她是生来就站在华音阁美轮美奂的殿堂上,光芒四射的存在,拥有着许多数不尽的爱与崇拜,所有的寂寞和忧愁都不曾出现过。而每一个爱上卓王孙的女子终其一生为的也不过是一个能够不被抛弃,可与他长久相伴的保障,希望在他心里能占上一个角落,哪怕位置偏僻又微小,也聊胜于无。相思如是,小鸾如是,吉娜亦如是。可这些秋璇却都不费吹灰之力便拥有了,恐怕换成谁能得卓王孙如此,能有他这句“有没有我在,她都是华音阁的公主,永远都是。”都定会知足无憾了吧,毕竟连姬云裳对卓王孙的那句话,都是感到欣慰的。他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无论秋璇在哪里,华音阁的大门永远为她而开,这里永远是她的归处。可那个时候秋璇望向卓王孙的目光里,却唯有一片了然再无其他。因为秋璇知道自负至极的卓王孙坚信能让她爱上的男人,唯有天下第一的他一人而已,再不会有第二个人出现。而她爱上了魔王般的卓王孙,却又不肯放下骄傲,低下心去争取爱情,于是从那时开始,她便像是自愿困守在高塔之上的公主,年复一年醉生梦死。   没有人清楚她认识他到底多久了,但却可以肯定,她虽不是最早遇见卓王孙的女子,却无疑是与他相伴时间最长的女子,从他初到华音阁白手起家步步为营,及至后来力压对手接掌江湖第一阁,再到如今睥睨天下傲视群雄。她一直都在,从未变过。不同的唯有那个‘我在华音阁究竟是什么?’的问题不知从何时起成了两人都刻意无视的话题。   谁说她所求无不得,谁说她永远快乐无忧。可我们却只看见她一个人斜倚在海棠花树下,握着一尊琉璃盏,自顾自的斟酒、饮酒、浇花的寂寥身影。仿佛这样就能让她感觉到自己不是孤独一人,借助杯盏中凝血般的酒浆,获取暂时的温暖,麻醉自己渴望爱情却不肯放下骄傲的心。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真正剩下些什么。
      表面的光鲜之下,谁又懂得她眸中的痛与伤?天知道她究竟有多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她从不是什么尊贵的下弦月主,不是华音阁永远的公主。这些人人艳羡的虚名与光环,远不如自由来的重要。她会留在这里,是因为她用自己的整个青春去交换了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多少年来绝望的索取着肉体上的温暖。倾注了她此生全部的爱,交付了她半生的自由,甘愿做那个被禁锢于高塔之上的公主,却仅仅只是为了在离去前能多看他几眼,仅此而已。
      人世间诱惑无处不在,比如一些人,比如一段情,一旦动心即便明知无法善终,也会因诱惑而欲罢不能,也会因陷落而甘愿朝生暮死。而秋璇就是卓王孙的诱惑,是他明知伤害却不曾放手的人。卓王孙则是秋璇此生的劫,明知不得好死,却宁可醉生梦死。于是他拥有了她的爱,占有了她的人,虽并未真正限制过她的自由,但华音阁依然变成了禁锢公主的高塔。因为他得到了她的心,对爱情却有着不容任何人触犯的绝对底线;因为她得到了他的爱,却不肯舍弃骄傲从不温柔顺从。而秋璇给不起的,相思却倾其所有毫无保留的交付了全部。卓王孙自信秋璇不会变心,因为她不会留在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身边。所以他游刃有余的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享尽齐人之福。
      但秋璇这样的女子,即便会为爱而忧,为爱所伤,却终不会被其所困。总感觉她早就明白自己迟早会离开。当她在六年零三个月前第一次见到相思时,她就清楚有一道伤痕清晰的出现了。分明是同一种颜色,却因相思的温柔顺从,呈现出了柔和的水红色,完全不同于秋璇浓艳纯正的鲜红,虽不及她耀眼夺目,完美纯粹,水色间却自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温柔萦绕其间。那是秋璇的伤。这些年来她留在华音阁,其实也是为自己等一个理由,一个能让她有勇气干脆利落的结束这一切的机会,即使要走也需要一个正当的方式,毕竟在世人眼里她既是华音阁的公主又是下弦月主,恐怕所有人都会认定华音阁于她是家一样特殊的存在,私自离去又凭空消失的后果可想而知。尽管事实上她早已是个没有家的一无所有的孤家寡人了。
      于是终有一日,当郭傲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隐藏多年的伤痕被他石破天惊的揭开,一语道破时,所有的理由所有的隐忍瞬间如潮水般退去了。他对她说‘你既不会不得好死,也不会同归于尽,因为我不会让你有这样的命运。’‘我会带你走,去一个无人的地方。如果你不能幸福,我宁愿你永远陪着我。’但她一直都是明白的,一旦自己动了心,那么她的情劫便到了。而这个人,正是卓王孙。都说世人沉浸爱恋是因为无法勘破情之一字,可她勘破了,醒悟了,又如何?纵是明白情之一事最伤人,前世之情今生之债,她与他,终是相知难相守,有缘无分。何况她爱上的又是魔王转世的卓王孙呢,诱惑魔王之罪,唯有万劫不复。
      比起秋璇的执着不悔,相思的爱同样坚强,但却卑微的令人难过,因为她与她在家世背景、人生境遇上的巨大差异,所以当相思为了卓王孙,甘愿用自己的心去换小鸾一命,只求他一句真正的原谅时;在卓王孙说着那个用天平衡量心与羽毛的重量,来判定罪责的故事时,秋璇不止是明白自己的伤早已无法愈合,她也同样清楚相思心里的苦。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付出,有的时候甚至是放手。这个简单的道理不仅她与相思懂得,杨逸之跟郭傲也同样明白。可卓王孙却是不一样的,他不是不懂,而是他的爱有他特有的底线——绝不能触犯他的尊严。所以他平时虽对她们既冷漠又霸道,但她知道自己能跟他在一起,他能让相思留在身边,那已是他能给她们的全部了。
      可是天下人皆苦,没有人有把自己的痛苦加诸给他人的权利。秋璇知道卓王孙为发泄心中郁结而大开杀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在徒增罪孽,所以她阻止了他,毫不留情的道出了事实,那一瞬间卓王孙犹豫了,为什么小鸾死了,其他人都该死,可她为什么不能死?
      为什么?——卓王孙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从没想过要秋璇也一起死,或者说他从没想过她会死,会离开自己。就像是他过去也曾觉得无论怎样对相思,她都会追随在自己身后一样。但在那一刻他只是恼怒于秋璇的一心求死,未再多做它想。
      最后终是郭傲为赎自己的罪,用他的命代替了真正一心求死的秋璇,尽管晏清湄曾清楚的告诉过他,秋璇身上的禁锢她也无法解;尽管他明白自己就是为她去死,也无法动摇她对那个人的爱,得不到她的心;尽管他早知道卓王孙的自负从不是白来的,他看上的,这世上又有谁能轻易夺得走呢。但他更无法眼看着秋璇去求死,不管是不得好死还是同归于尽,都不是她该有的结局,哪怕是她早晚难以逃脱的命运,也不可以在他面前发生。所以他用七禅蛊制造了一出佛舍身的假象,用他的心平息了魔王的愤怒,让一切回归了平静。
      卓王孙终是平息了怒火,面对步小鸾的尸体,第一次开始反思他过去的所做所为。可小鸾活着的时候卓王孙是真把她当亲妹妹般的关心照顾,若说是什么杀父之仇,真有些冤枉他了。华音阁是什么地方?阁主之争成王败寇,谁让步剑尘选错了路,压错了宝。何况细究起来也应该是对相思和秋璇的仇大于卓王孙才对吧,毕竟相思本是步剑尘派去的卧底,却终是义无反顾的选了卓王孙;秋璇则无疑是他成功的最大助力,且怎么论步剑尘也算的上是她半个叔叔吧,秋璇却从最初就立场分明,也正是她给卓王孙送的密函,确保了他的完胜。这么一比卓王孙何错之有呢?可即便如此,步小鸾心里都尚有说不出的苦。那么追随他这么多年,任他予取予求,从没有过半句怨言,他却一直当做天经地义视为理所应当的相思呢?那么给了他那么多帮了他那么多,任他吝于回报,从未真正埋怨过他什么,他却都未曾好好对待过的秋璇呢?卓王孙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明白,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天经地义的,尤其是爱一个人,爱一个像他这样漠视爱情的男人!
      他的算计,他的掠夺,他的残忍,他的冷酷无情,不把对方视为同等对待,桩桩件件,都足够让人恨上好几辈子的了。为什么还要爱呢?
      这个问题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过和我同样的疑问,坦白说就算卓王孙的确不是无情之人,可比起秋璇的不悔,比起相思的执着,他的任何一点温和体贴都仿佛是莫大的恩惠般,让人看着心里不痛快。但又必须承认正是他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傲然于世的气魄,睥睨天下的豪情,任是何等的冷漠、残暴与无情,当出现在这样一个目空一切不可一世却又风度翩翩的男人身上时,都瞬间汇聚成了某种致命的魔力,令人无法不为他的风华而心折,纵使是飞蛾扑火,哪怕是朝生暮死,也不愿放弃任何可以接近他的机会。
      这一直都是长久以来卓王孙给我留下的印象。本以为不会有太大改观了,可如今却在[雪嫁衣]里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尽管他对小鸾很好,但他终是不了解她,因为他从没想过去了解;尽管他让相思留在了身边,但他早已无法原谅她,无论其中有怎样的原因与理由,因为她(他)们再三触犯了他的尊严。然而就是这个唯我独尊又极其严苛的男人,他最了解的却是最难懂的秋璇。
      卓王孙与秋璇的对手戏比起相思或小鸾都要少许多,且为数不多的几段也几本都是在吵架拌嘴,不外乎是秋璇故意惹卓王孙生气,再被他训斥指责几句。若不是在[武林客栈]系列里见识过她过人的智慧与胆略,那时候她的密函每每定会在最恰当的时间出现在卓王孙的面前,而里面的内容也无疑是他最需要的。若不是在[九阙月华]里看到过她青春年少闯荡江湖时的热情爽朗,古灵精怪,人见人爱。那时候她总是突然出现,又忽然消失,并非行侠仗义,却每每总能如及时雨般,救他人于水深火热。
      就是这样一个洒脱不羁,美艳灵动的女子,神色间永远透着几分慵懒与魅惑,说起话来总是带着几分轻浮与捉弄,让人难以分辨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无从知晓她心中所想,更无法看透她这个人。就连精明狡猾的晏清湄也上过她的当。可卓王孙却永远能将她的戏言与真话分的清清楚楚,绝不会将假话信以为真,也不会错将真话当成戏言。且只听秋璇一句话,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就能立刻判断出来,单从这句‘你又想做什么?’不止一次出现在两人的对话中,也足见卓王孙是真的非常了解她。如果不了解他不会在初听秋璇突然说她不走了要留在这里时,既不问原因也不阻拦,只是问她‘你决定了?’如果不了解,他不会在随即听秋璇说,她要滴了他眼泪的种子是为再也见不到他,也能占卜知道他是否平安时,毫不犹豫的把她拉过来说:跟我回去!他之前不干涉,或许只是因为他以为秋璇是看上了这座小岛,等她新鲜劲过了自然会回去。后来的阻止则是感觉到秋璇不会回来了,那是他无法接受的,所以他要她跟自己回去。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秋璇都当是完美的极致了,所有女子身上都有或该有的缺点,她一样也没有。她生来就是站在常人难以企及的云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人人仰慕,如梦幻般完美高贵的公主,她不可以做出‘有悖形象的事情’,不需要去羡慕那些普通人触手可及的平凡幸福,她应该永远无忧无虑的在海棠花海与日月共饮。她是绝对不可以被破坏的存在。其实卓王孙心里是真的很珍惜很珍惜她的,珍惜到他从未真正用自己的身份去约束她命令她,在他心里她是华音阁的公主,永远都是。
      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能阻止的了幸福的脚步。答案是——没有,除了你自己。
      幸福。这个词曾不止一次出现在[雪嫁衣]中。杨逸之说过他想给相思幸福,郭傲也说过他希望秋璇幸福。对于相思她的幸福是卓王孙,所以在她决定用自己的命去换小鸾一命时,她都是无怨无悔心怀感激的,因为卓王孙心里终有一个角落是属于她的,为此她死亦无憾。至于选择了一夜长大的步小鸾,她的幸福又何尝不是卓王孙呢。明知不过昙花一现,心理清楚卓王孙疼她、宠她、珍爱她,却从不是男女之爱,仅是兄妹之情,她在他眼里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从未想过去爱她,否则他不会在她面前毫不避讳的跟相思或秋璇燕好,更不会明明不恨她,却要欺骗她,可既便是这样,她仍然为了圆梦,做卓王孙新娘的梦,为了让他知道,谁说她无心,她有心,她爱他,而不惜付上死的代价。
      幸福对他们而言就是自己所爱之人,是只有对方才能给的东西。而世人会无不向往幸福,正是因为幸福的定义千千万,对于不同的人,幸福可以是功名、可以是财富、可以是爱人、可以是感情,可以是任何有形或无形的东西,只要是人们正面的、好的心愿,都可以被称为幸福。所以才会除了你自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的了幸福的脚步。
      而秋璇却是一个不在乎幸福的人。比起幸福,她求的是不悔。所以她才会对郭傲说她就喜欢不得好死,即便他曾许诺过她幸福,甚至最后为她而死,她的心都未曾有过一分动摇。所以她才会离开卓王孙,尽管她为他付出了自己的整个青春,倾注了她全部的爱,时至今日也依然爱他,但她终是拒绝了他的挽留,对他说‘下一世,我的脾气若不是现在这么坏,再这样对我说话吧。’不带半分转圜的余地,走的义无反顾。爱情的底线,他有,她也有,不能触犯的尊严,不肯舍弃的骄傲,使他们都注定无法不顾一切的去爱。尽管爱一个人的确是为让对方幸福。可对秋璇来说,她爱卓王孙,但与幸福无关,她不为在他心里占有一个角落,不为让他因失去而愧疚难过,不为永远与他在一起,只为不悔此生曾相知。
      那么卓王孙呢,他是否在乎过幸福呢?答案是他没有。如果在乎过,他会原谅相思的错误,不是惩罚她而是反思自己的不足。如果在乎过,他不会到小鸾死了才知道,将一个爱你的女子,永远当成长不大孩子,她会有多痛苦。如果在乎过,他会不惜一切将秋璇带回华音阁,让她永远和自己在一起,而不是分明不想她走,却仍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离自己而去。可这就是卓王孙,尊严不可触犯,行事从不强迫。什么幸福、理想、野心……都入不了他的眼,什么君临天下,独霸武林,天下第一,不过是些无用的虚名,他要的只是他所定义的完美,完美的人生。无论是生活、功业、感情、还是爱人,他都有自己独特的完美准则,不可触犯,不能打破。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或事能真正成为他的牵绊,左右他的人生,阻碍他追求完美的脚步。因为他是举世无双的卓王孙。
      我想或许正因如此,秋璇才会对他说:“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你心中最爱的人究竟是谁。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这句话不是在自嘲那些与她同样爱他之人的付出或执着,不是在暗讽卓王孙的冷酷与无情,也不是在指责他最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他自己。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一个她也许早已明了的结果。
      原本有些不太明白秋璇为何在最后问卓王孙是否肯为她流一滴泪,她又不是不了解他,一个连幸福与否都从未想过,从不在乎的男人,是不会有泪的。就更别说是为一个女人而流泪了,简直是天方夜谭,这辈子是绝对没希望了。且不光是她,换成谁答案都一样是根本不可能。问卓王孙这种问题,可想而知结果多是难逃一场不欢而散。
      所以当听到卓王孙对秋璇说:“若真有下一世,我一定会为你流这滴泪。”时,那一瞬间真的被感动了。
      原来秋璇心里的伤卓王孙一直都是知道的。他知道是他摘走了那朵本应天上有的海棠花,知道红尘的繁华于她不过是过眼烟云,俗世的荣华于她只是身外之物,她生于华音阁,长在华音阁,也唯有这样钟灵毓秀的圣地,才能够孕育出像她这样彷如精灵般明艳动人,令天下须眉无不倾心的人间绝色。公主之名于她,绝非虚名,但亦是盛名所累。如果不是,她或许不会那么早遇到他,就算遇到了,或许也不会是这样的性格,又如此骄傲如此聪慧,或许她能像相思与楼新月一样,义无反顾的抛开一切尊卑去追求自己的爱情,无论是轰轰烈烈的挚爱一场,还是平平淡淡的相守一生,人生一世能执着如此,已是不枉。而不是困守在华音阁这座雕梁画栋的牢笼里醉生梦死。
      显而易见卓王孙无疑是爱秋璇的,否则他不会许给她下一世的承诺。况且不光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众所周知,卓王孙不仅没有任何信仰,既不信神,也不拜佛,更不相信什么命运,他唯一坚信的只有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不是因为今世之爱,他又怎会说出这句胜过千言万语,字字千金重的承诺与誓言呢。而秋璇留给他的此生未了蛊,是否可以看做是约定的象征呢?此生未了,下一世一定要兑现承诺。
      ‘若是想念我,就找个人变成我的样子哦!’分明是诀别的场景,却没有步小鸾的惊天动地,没有相思的凄然不舍。有的只是秋璇一贯的骄傲与自信,一如在对卓王孙说‘你最爱的人是我’时那般不容半分质疑。尽管那一刻是卓王孙第一次见她泪流满面,但阳光下的女子却始终笑靥如花。
      记得在[聪明女人心]里,作者菊开那夜曾说过:“女人太聪明,恋爱一般不会太愉快。因为太聪明的女人无法将自己嫁接在男人身上。任是低下了心,也不能将自己喜气洋洋的托付终身。太聪明就得不到俗世的幸福,太聪明就没有男人可以承载。”
      秋璇与卓王孙的爱情,就像冬天里的两只刺猬,在一起,扎的慌,分开了,又觉得冷。是如此矛盾,又如此磨人。且与其他人不同,他们是最聪明的刺猬,不需要用不断的靠近与分开,来调整寻找一个适合彼此的距离。因为他们都想成为爱情战场上的胜利者,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不过是一个有关冬天里的刺猬如何取暖的问题。而两人所给出的答案也都是让对方先为自己舍弃身上的刺,好以此占据上风。
      于是爱,从开始,便已经看到了结局。唯一不同的只是此世他们没能争出的胜负,若真有下一世卓王孙提前给了秋璇承诺。缘未尽情不改,愿来生再续。   

      
      

相关入口:《雪嫁衣》



  •   这是秋璇最为灿烂辉煌的篇章,在此本书里,她计谋频出,光芒万丈,甚至抢了小卓的风头……



期刊连载时的插图


  •         秋璇本事诗:
           十里春风一袖藏,
           慵传霞色满琼觞。
           醉来笑倩夭桃看,
           留羡新妆照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