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

  • 人物介绍
     
      华音阁上弦月主,一直追随在卓王孙身边,陪他出入风云。但卓王孙寄心天下,并未在意相思的一片深情。
      她善良、温婉,却又坚强、执着。仿佛一丛五月新莲,柔弱得让人不忍碰触,却又带着不染于尘埃的坚持。她相信每一个人都无比珍贵,绝不用冰冷的理智去衡量人的价值,她尊重每一个生命。
      在华音系列的第一卷中,相思曾与杨逸之在塞外偶遇,共渡过一段时光。杨逸之在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对她情根深种,曾数度浴血奋战,救她脱困。在他的帮助下,相思数度拯救了即将沦入战火的荒城,并在草原上建立了一座永恒的城池,留下了一段莲花天女的美丽传说。(见《风月连城》《彼岸天都》)
      后来,相思中了忘情之毒,为了回报杨逸之对她的恩情,她将解药强行灌给杨逸之,失去了和杨逸之共渡的一切记忆。杨逸之看着卓王孙带她离开,痛心之余,决定成全她的幸福,终身不再提起这一切。
      然而,两人的一段纠葛已在卓王孙心中种下阴影,他与杨逸之从结下芥蒂,而对相思的态度,也更加难以捉摸。




    作者寄语
                           七月·睡莲·相思·梵尘照影
      
      ——最是那无欲无求的守候,成就了永伴神佛的传说。
      
      千万年前,你为他与世隔绝,修行在雪山之上,却始终,无怨无悔。万古不化的冰雪,在你眼底刻下痕迹,却凝结不了那颗执着的心灵。
      仰望,是你的姿态,前生后世,千年如是。
      仰望,却不是卑微,而是一点执着——为爱执着,所以仰望。
      守候,是你的方式,三界轮回,未改痴心。
      守候,却不是软弱,而是一生坚强——为爱坚强,所以守候。
      
      那一天,我创生了世界,本将在沉沉的星光下,沉睡万年。然而,你腮畔那抹淡淡的水红,却偏偏绽开了如此夺目的光华,深深灼伤了我的眼睛。
      我张开天眼,从所有的角度,欣赏你的风姿,而你的目光,却不曾我为停驻;我打开天宫,教所有的神鸟,歌唱你的美貌,而你的笑容,却不曾为我绽放。
      我仰对虚空,却不知道该追问什么。
      ——我已是这世界最高的神明,却无法掌控因缘的诞生。
      我俯向大地,却不知道该责怪谁。
      ——我创造了整个世界,却无法创生你对我的爱情。
      
      阿阁夭桃寂寞春,便辞阊阖入龙津。
      那一天,你带着天宫中最美丽的花朵,放弃了万世修为,放弃了我为你创造的天界,追随他来到人间。
      自此之后,你追随在他左右,随他出入风云,却始终,无欲无求。那人世间纷扰的红尘,将你心中染上迷茫,却无法让你放弃那最初的守候。
      而我,只能默默在你身边,守候着你的幸福,也守候着,你的守候。
      我空有一切,却什么也不能给你。只能伫立在夜露中,看你的哭泣;只能守候在咫尺处,听你心碎的声音。
      
      创造是我的职责,破坏却是他的使命。
      若可以,让我用尽所有一切,创造一份连他也不可破坏的幸福,让你和他,永远相伴其中。
      而我将默默远去,直至化为灰土。
      这是你的心愿。
      也是我早已许诺你的礼物。
      
      就让那无欲无求的守候,成就一份永伴神佛的传说。
      
      (七月是我的生日,将这个特殊的月份,留给了相思。而这篇文字,是以梵天的语气写成的,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读者园地
                        相思评论by 绿云扰扰:
      只有静谧的地方植物才能生长,而什么样的地方才适合相思呢?这个并不是很强的女子,也并不是很聪慧,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喜欢,但是她总能让我们在大陆陷入持久的暴雨的天气里看到如她对他的思恋般绚烂的夕阳,在繁星如同深海剧毒水母渗出冰冷的光时看到天上还有柔寂的月亮。
      只有她能在想念他,牵挂他,走失在他随手撒下的无风森林里时,就算遇上漫长的黑暗,也不会失明,就算无法走出繁复深邃的丛林,也可以让整个森林歌唱,让凤凰花开满每一处空地,这样的感动就够了吧?这些细节总是最能感动人的,就是一切。
      我想如果有人养了一整屋各样奇妙的花草,那一定是她,如果有人用一次日出日落的时间去看一个小小叶片的伸展,那一定是她,如果有人把记忆中他的脸,他的手,他的青衫分开放置在转盘的不同格子里,用那些零碎的幸福拼写成一个大写的爱,那一定是她,如果有人的笑容可以染绿整个夏天,那也一定是她,
      我想她应该会在落满枫叶的大地上跳舞,秋天安静辽远的天空,枫叶温暖并不清澈的味道,都折射着柔寂的光,舞,那温暖的日光沿着岁月的纹路缓慢流淌,化成水银,渗透进心脏的每一条罅隙和纹路,最终凝固成一千个镜面,反射出一千个随声起舞的她,而那散落一地的是她藏在嘴角的亲吻么?那些甜蜜的糖果被阳光软化在空气里,半流质的穿越过树叶燃烧的国度,围绕着她而她的舞姿让天空和大海重合,波浪里翻滚着恣意的云。枫叶带着暧昧的弧度不断扑落,擦着她的眉飘过,这些美好而温暖的事也沉入心底。
      对于他们的遇见,那应该是一个迟到很久的夏天的故事,那些探头露尾,若隐若现的幸福终于确定了出现的日期,楝花在头顶幸福的盛开,阳光碾碎那些紫色的花瓣,倒映在潋滟的水面上余下的每个季节都盛满了思念。
      这个故事里,温暖的光芒总是会爬上她绝美的脸庞让我们把花和伤口作成幸福的标本吧,让我们一直记得她吧。

    粉丝心语

                           人性与爱情的青冢: by 一睡经年。:
      今天放学回家的时候,雨下的很大,闯红灯似乎已经是我这个不乖孩子的习惯。
      等到我发现我面对着60多秒的红灯却没有冲过去的时候,一辆卡车呼啸而过,居然是身后一个学生拉着我的车尾不放。我似乎听到她说小心,又似乎没有没听到。
      有点恍惚。如果自己被撞到了,怎么办?
      如果运气好点,半残?运气不好,从此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去。那么撞我的人呢?是被我的亲人告的倾家荡产,还是从此负担上我医药费?
      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回头的时候,那个学生冲我笑。
      我记忆中的水红与她瞬间重叠。一瞬间,或许是一辈子。
      前几个礼拜和朋友谈到相思的时候,他的评语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着这样的人,太假了。我会不自觉的叹息。这个世界上没有却在书中出现的人太多了,甚至书中那些性格鲜明的人在现实中都不会有明确的折射。如先生智绝天下,如杨盟主谦谦君子,但你能在现实中找到一个与他相象的么?不说一模一样,只说相象。却也不可能有。
      那么。在恢弘的华音世界里,谁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有最多的折射呢?
      相思。别怀疑,就是相思。
      电脑前的你可能都要嗤之以鼻或者将嘴里的一口水以抛物线形式喷出来了吧?然后一边擦着嘴一边怒骂:“怎么会有人和那个蠢女人像?”
      什么是蠢,相思是蠢,蠢到会留在荒城,为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连命都没了。这已经不是单单的善举,说一声伟大又有谁能反对?一如杨盟主,也能称的上一个善字,但他不会做这样的蠢事。电脑前的你可能会说,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是么?小善大善,只要是善,不论牺牲多少贡献多少,但出发的心是一样的。面对街头乞讨的衣衫褴褛的乞丐,你会不会施舍一元?如果你会,那你就是相思这个人物在现实的折射。
      就如同在我车后拉了一下的学生。我与她素不相识,她甚至可以看热闹一样的看我倒在车轮底下,然后骑着车慢悠悠的离去。但是从她伸出手的一瞬间,她就是相思。
      何为永恒?相思的红衣在青冢前猎猎起舞。这就是永恒。但有一天,华音阁消失在江湖的风起云涌里,风月之剑遗落在历史的星河中,只有荒城那些百姓,会一代一代记得莲花天女的传说。
      相思这个人物,你不能说她单薄。她比华音里任何一个人物都要来的复杂。《彼岸》里步大不止一次提到,相思想要躲在那个青衣男子的庇护下,想要逃离所有的灾难,但是在先生来到她身边的一瞬间,她却离开了他的庇护。
      相思对先生的爱,是毋庸质疑的,但是花落花开,到底是先生离开了她,还是她选择让先生离开她?对于杨静来说,她的世界除了一扇窗子之外别无其他,所以爱情也成了这个天地里唯一的奢侈品,当她发现自己呵护不了这个易碎的奢侈品的时候,她迅速的枯萎了;对于紫石来说,殿下是她的一切,所以她即使是生命的结束也要跟随殿下,而除此之外,她的生命别无任何价值;对于相思来说,她对先生的爱,丝毫不下于紫石对殿下的爱。但是相思的生命里,恰恰在她认为都已经沾染上青色的生命里,存在着另一种东西,那种东西,超越了爱情。她会为了这些,彻底抽离对青色眷恋。
      爱情是什么?单单说是一种感情么?它不是。很多爱情都歇斯底里,有时候我看到电视里的女二号满脸鼻涕泪水的嘶吼“你为什么不爱我”的时候就有一种无力感。爱情,真的有这么重要么?这个世界上一相情愿太多,两情相悦太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件太过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我们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然后开始学习如何爱,或许我们会一直牵着手看细水长流,也或许我们会转身之后再寻觅彼此的另一个人。
      可被的是,华音里的女子,似乎都一直选择停留在原地一个人看透云卷云舒。杨静如此,兰葩如此,琴言如此。她们的生命旅程或许不会因为这个男子而完全颠覆,但是,也不再前进。杨静的枯萎,兰葩的消逝,琴言的黯淡。她们不快乐,不仅仅因为这个男人,还因为她们除了这个男人,寻不到其他的人生价值。
      先生的回首殉了杨静,盟主的一剑逝了楼仙子。而我相信,在华音里,如果有那些女子能在抽离的庇佑她的男子之后还能执着坚韧的活下来的话,那那些人里,必定有相思。
      相思的习惯性动作是跟着先生,但绝不能说她脱离了先生之后就活不了。风月里她靠的是杨盟主,但是荒城里,却确凿是她一个人的舞台。面对俺达,她亲手折了三剑,在先生、盟主的眼里,这绝对是个愚蠢的举动,但在相思,却是命定的坚持。她会去求重劫,却不会冒着毁坏蒙古皇权与神权平衡的危险去接受俺达的粮食,这就是相思,相思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她完美的希望能够把所有烦恼带离所有人。
      有人说相思完美、完美的假。其实她不完美。蠢,笨,傻。缺点一数一箩筐。诚然在先生、盟主两位天之骄子的对比下,相思的缺点暴露的更是鲜明。
      但是同样也是在先生和盟主的对比下,在这两个天之骄子的身上,他们身上所没有的那些最鲜明的“人性”——没有看错,我说的是人性。
      人性是什么?我朋友嗤之以鼻对我说,相思那能叫人性?那就是人性。TV或者小说,在面对大奸大恶之徒的时候,总有人要嘶声怒吼:你还有没有人性?——对,人性。那什么是人性?善良,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性。面对那些荒城遗民,最最心狠的人,都会掉下一滴泪水吧?那么,为了这些人留下来的相思,到底是神性泛滥还是人性泛滥?
      人性。
      相思这个人物,从来不是被神化了,而是被人化了。步大在她身上赋予的从来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神性,而是人性,是一个人生来最美好的东西。而这些最美好的东西,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或许丢失了些许,或者遗落了全部。而步大所做的,只是把这些“人之处、性本善”的东西全部在相思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相思不是一个神,她是一个人,一个彻底被“人性化”了的人。
      如果你还觉得相思遥远,请你看看周围。你的身边,那么多人,他们身上的美好加起来,不多不少,就是一个相思。
      
                           下卷:可你,欠我幸福——从《彼岸》漫谈先生的幸福与爱情。
      
      你给我保护,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卓王孙不懂爱情。从来就不懂。
      磁带的吱吱声带出王菲忧郁声线的时候,杨静在一片阴暗里静静听着檐铃,她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容颜有多么的苍白;琴言脂凝的纤手滑过冰凉的琴弦,却凝不出一声悦耳的琴音;秋璇的蔻丹十指在阳光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宿醉的容颜还带着异样的绯红;而白马寺的细雨淋湿了相思水红的衣衫,紧贴着她单薄的身躯。
      先生辜负女人从来都是辜负的很彻底的,《彼岸》之前,总以为这个男人已经将绝情发挥到了一种境界。
      《海之妖》里好几次都把他恨的牙痒痒,恨不得食之肉而后快。他对相思那种刻意的忽略,与紫诏中那个愿意给相思承诺的温柔先生判若两人。于是看彼岸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只是为了找到这个男人瞬间转变的原因。
      白马寺前的先生,那是相思奢望了一辈子的温柔。愿意为了她走遍天涯海角的男人,却在一片花海前让她宁愿折翼也要离开。不可不承认,那一刻,我带着怜悯同情,以及……幸灾乐祸。
      卓先生的辜负,卓先生的绝情,卓先生的冷淡,那只是因为,他不懂爱情。
      卓先生的第一个爱情悲剧发生在杨静的身上。我对这个女子,可以说是一点好感也没有。说她淡然,说她通透,说她隐忍,我却只看到了两个字,懦弱。卓先生为了爱情,唯一一次的灿烂绽放,盛开的绚丽还在,可是手心的温度已经空了。杨静从来不是卓先生可以将后背交付的女人,但我相信青春期的男性冲动大家都有(我不是男人,所以例外 - -||),卓先生脑子一热的冲动却被一个女人狠狠击碎。杨静的理由拙劣的可笑,卓先生却黯然转身,离开的时候,留给她一个曾经想要交付给她的背影。
      人说初恋的打击是很大的,言情小说里不少男主角都是因为初恋受伤太重从此一蹶不振成了心理阴暗等待纯真女救赎的冷面男。而先生遗忘杨静留给他的伤口用了多久?一天,一月,一年?
      至少是好了的。因为他再次爱上了一个女人。
      他不懂爱情,不会爱人,但是他爱上了相思。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爱上相思,甚至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爱相思。只是海之妖中时不时阴沉下了的脸,面对小晏指点相思醋意大发的一句“内人”。这个睥睨天下的男子,面对爱情,不知,亦或不懂,只能茫茫然的感受内心情感不受自己控制的变化。
      我相信先生是不惧于爱上一个女人的。但是我相信他是惧于那个女人的选择的。
      而杨静给了他一刀,相思则把那个伤口再挖深了点。
      相思对于先生来说该是一个安全的人。尤其是感情。她爱先生,这是全世界都不会质疑的事情。先生是不会排斥自己爱上她的。于是他顺从自己的心,来到天涯海角,寻找那抹水红。
      然后,他看见她的眼底,有着那一抹迟疑。在天涯海角之后,她选择为了另一个男人,触他的逆鳞。花开花落,到底是卓先生的离开让他们擦肩而过,还是相思的停留?
      卓先生要的是一个答案。他会让他们站在他面前,结束他心底的疑惑。卓先生对于自己的感情,却也是这样的专权独断。
      但是,他没等到。
      他等到相思带着他给的忘情之毒解药奔向了身陷囹圄的杨盟主;他等到相思与杨盟主的唇齿相依与在他看来深情不渝的拥抱。他没等到他想要的答案,但他等到了答案。
      他不会知道相思对杨盟主那句斩钉截铁的“对不起,我不能爱你”;他也不会知道相思在陷入昏沉的那一瞬间脑中满满的都是青色的影子;他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女子比他想象中的爱他更多。
      将相思从死神边缘拉回来的时候,他的目光温柔如水,而那惊鸿的一瞥,转眼之间,竟成绝响。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青衣潇洒,千军万马之间如入无人之境,只会将温柔的眼波和生的希望交付给她。
      相思失去了记忆,杨盟主再不提那段往事。他永远失去了得知真相的机会。一路同船,海之妖到天剑伦,他只会以为水红爱的是那白衣翩翩,而留在他身边只是因为失去了记忆,所以他冷淡、冷漠、甚至冷情。
      相思是幸福而不幸的,因为她虽然忘记了一切却无形中证实了先生对她的心;盟主亦是幸福而不幸的,那个女子对他的牵挂超出了对荒城百姓的担忧,他的默默付出,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回报。
      而这两个中了忘情之毒的人,都没有承担真正的忘情。
      而真正的忘情,是那个为所爱的女子夺会截药、却回首就被她转送他人的青衣男子。他在彼岸的一天,目睹了另两人的刻骨铭心。
      他欠了杨静幸福么?他给过,只是杨静自己拒绝了。
      他欠了秋璇幸福么?爱情,从来是一个人的事;相爱,才是两个人的事。
      他欠了琴言幸福么?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相情愿的两情相悦。
      他欠了相思幸福么?可是相思同样也欠了他那一笔擦肩而过的幸福。
      那,他到底欠了谁幸福呢?
      我的先生。可你,欠了自己幸福。
      
      
      
      

《风月连城》初版插图








  •   by李堃
  •            相思本事诗:
         阿阁碧桃寂寞春,但辞阊阖入龙津。
         楚天玉管催新舞,胡地缁衣属旧尘。
         万里湖山唯照雪,一生风月未随人。
         落红惊散秋波上,始记莲花梦里身。


《曼荼罗》初版插图








  •   by张旺
  •            相思本事诗:
         阿阁碧桃寂寞春,但辞阊阖入龙津。
         楚天玉管催新舞,胡地缁衣属旧尘。
         万里湖山唯照雪,一生风月未随人。
         落红惊散秋波上,始记莲花梦里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