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王孙

  • 人物介绍
     
      华音阁主。杀名人而用名剑,杀人后葬剑于名山大川,绝尘而去,一生中从未失手,他是江湖中最鼎盛的传奇。
      然而,卓王孙继任华音阁主一职并非一帆风顺,在阁中元老步剑尘的苦心安排之下,前任阁主之子郭敖代替了卓王孙,接任阁主之位。然而郭敖不待实力稳固,就携华音阁之力,号令天下,强行攻打天罗教总坛,结果却是两败俱伤:天罗教从此烟消云散,华音阁中守旧派势力也荡然无存。早已在暗中布置一切的卓王孙,趁机结束了他韬光隐晦的生涯,走上前台。他迅速扫清阁中反对势力,杀死步剑尘,逼走崇轩,将郭敖囚禁山谷之中,宣布继承华音正统,开始了他君临天下的事业。
      卓王孙武功惊世绝伦,风神潇洒,机智颖慧,而且冷静沉着,几乎毫无瑕疵。然而这些近乎于神的表面下,却掩藏着一颗高傲难近、暴虐嗜杀的心。他漠不近情,唯有步剑尘遗孤步小鸾,却是心中的珍爱。他为了将身罹绝症的小鸾留在身边,不惜逆天而行,用尽一切办法,来延长她早该结束的生命。
      在那个时代,卓王孙唯一的对手是杨逸之。



    读者园地
                            幸福眷顾的不是神魔 by西红柿: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突然想为小卓说一点话,结果越写越成“漫谈”了。在非烟笔下有很多介于神魔与人之间的人物,他们有作为人的一面,也有作为神魔的一面,更多的是神性与人性模糊的一面。人是追求自身的爱情与幸福的,那么那些拥有神与魔特性的人又是怎样一种生命状态呢?我想这就是我今天漫谈的主体。幸福眷顾的不是神灵,幸福是神灵恩赐给人的东西,所以幸福眷顾的是凡人。每个人的幸福都只能自己努力争取,换句话说追求幸福离不开一种有度的自私(没有度可不行),这一点在爱情中表现得尤其明显。我们的几位男主角,在爱情中总是一种“半人半神魔”的状态,每每超越自我,让读者看着干着急。不过,也许他们的幸福是一种另外的自定义,所以总会和现实产生矛盾的。
      本人不是桌布,但是有些话,我想作为小杨粉粉的我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我是相思的话,我也一定选择小卓而非小杨,这与先来后到无关.
      相思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生活在华音阁,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小卓好就好在,他既拥有帝王般的力量,又不像帝王那样不知不觉就为王权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他要得到一样东西,绝不是去乞求、去争夺,而是伸手就拿,所以当很多人都拥有追求的痛苦记忆时,他却没有,这无形之中就造成他在潜意识中会“无视”别人的这种追求。所以他可以用冷漠的态度,面对相思对幸福的期盼和追求以她及希望的破灭。但他不争、不求,正造就了华音阁的辉煌。去争、去求的人其实就是不能或者难以拥有、害怕失去的人,他们很容易陷入追求中,并且在陷入追求的那一刻失去。所以小卓保全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华音阁的梦;所以华音阁中才有那么多人能够追随传奇,包括善良的相思。
      这一点小杨是根本比不了的,《风月连城》简直是一典型力证。面对相思的梦想,小杨一样也承担了保护的责任,但是结果是什么呢?说得不好听,相思很无辜的欠了小杨“一大笔债”。小卓无论怎样帮助、保护甚至伤害相思,都不会给她带来一种负罪和欠债感。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尤其不能忍受看着别人为自己受伤,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相思只有在小卓那里才会感受到绝对的安全。
      当然,这点只是就小杨和小卓比较来说的。我想相思爱上小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小卓无视追求,却不会无视梦想。人间的帝王通常都被力量所迷惑了,用梦想来交换力量。小卓却正好相反。首先一点,他有可以站在封建社会的顶峰的力量,却是一个典型的,和王权意识格格不入的,很尊重女性的人。也许有人要说《凤仪》是驳倒这些话的有力证据,他对相思做的事情还不够狠吗?我觉得,《凤仪》中故事情节的出现,并不是因为他不尊重相思,也不是因为他要用相思幸福的破碎来交换力量。
      “剑心”对于小卓来说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甚至于重要过相思的幸福和希望呢?大家可以想想,小卓用很多很多的剑,而且都是名剑,但事实上他有剑吗?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剑的剑客。这一点他和郭敖不同,郭敖就算没有有形的剑,也有无形的剑。因为从属是双向的。人和剑都一样,如果你不把你的心献给剑,剑也不会把心献给你。小卓的剑心永远都是他自己的,不属于任何剑;郭敖则相反,不仅仅是心,甚至连生命都献给了剑。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卓根本没有剑。剑之外的人和物也是一样,小卓对这些东西的拥有既不是其它帝王那样的得其身而失其心;也不是圣人那样的得其心;他的拥有是一种心灵上的威慑。任何人和物在他的面前,都是一种以心臣服的状态,很多时候不是心甘情愿,而是在他的绝对威慑力面前,不由得怀疑自己原本的灵魂的真实和正确性,被迫的打碎过去的臣服。所以“剑心”简直是小卓的一切,没有“剑心”他一无所有。甚至“剑心”是华音阁的一切。如果华音阁不再是华音阁,那么相思又会怎样?也许“剑心”就是小卓还会害怕失去的东西吧。
      也许人都会有害怕失去的时候,小卓甚至不会追求和仰慕神的力量,但是他有作为人的一面,不会真的什么都不依靠,他能够不依靠其它任何东西,能够成为别人的依靠,就必须依靠自己,所以他只能以“自私”为“无私”。可能有许多人都觉得相思的幸福,他与相思之间的爱情太值得珍惜。如果他真的爱相思,有什么不能放下的。但是我想,“剑心”是他的生命底线,他保护自己的剑心可以说是出于一种本能。一个人如果为了爱情,失去了自我,还会拥有真正的爱情吗?如果没有了“剑心”,他还是相思爱的那个华音阁主吗?
      继续说原来的问题,小卓其实是非常尊重女性的,因为他尊重梦想。他不像很多受封建社会观念影响的人那样崇尚权力和地位,所以他不会把拥有力量与否作为人是否值得尊重的标准。女性无疑是一个物质力量上的弱势群体,梦想上的强势群体。在某些封建卫道士的眼中,小卓估计就是个典型的令人发指的把力量浪费在某些莫名东西上的人。看看他对秋璇、对小鸾、对相思、对杨静、对吉娜的态度,应该就不难感受到,他从来不会把女性看作一种东西、一种功利品,甚至不会像很多人那样强加自己的想法给女性并认为这是对她们好。他给她们的是自由和平等。所以他会给相思六日的幸福。那也许是他最后能做到的。他也许不会把死亡看得比梦想的破灭更重,因为也许在他眼中,每个人都有“剑心”,如果剑心死了,活着与死去就没什么两样。
      该回到题目上了,小卓、小杨和小晏是三种不同的“神灵”。凡人都会追求幸福,追求幸福是人的天性。神和魔却不一样。小卓是不会追求幸福的,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必要追求,他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是没有的,这造就了他对于自身爱情和幸福的漠视态度。
      唉,说了这么多,再感慨一下吧,华音的那些幸福与爱情啊~~~~~我们都是凡人,我们都会在意爱情的美满与否,都会追求幸福,所以我们希望我们喜欢的那些角色得到凡人的幸福,然而他们究竟会不会拥有幸福呢?真是个谜一样的问题。但也许,他们身上的很多东西,包括神性,还是可以用人的方式去理解的……

    粉丝心语
                             拒绝叩问幸福 by 卓绝:
      提起卓王孙,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他的霸气。那是一种把天下握于掌中的气魄,像海子写的:
      ——江山如此多娇
      夜里我头枕卷册和神州
      但是凭借华音阁的力量和卓王孙的智谋手段,夺得这个天下又岂是难事?
      那么,若非江湖,亦非江山,卓王孙内心的宏图霸业究竟又是什么?
      先让我们跑个题,无法否认,卓王孙实在是个妙人,妙就妙在,他把艺术引入了生活。
      《风月连城》的开头,他在御宿山上饮酒赏花;《海之妖》里也提到他关于茶道的熟稔。他可以潇洒地击败对手后拒绝参加洞庭湖畔的武林大会;也可以因为楼心月的深情放走杨逸之。他似乎永远穿着剪裁最合身的衣服,喝着最醇的酒,做着最想做的事,经历着最瑰丽的江湖。
      把自己的人生写成一部传奇——这才是卓王孙真正的、隐秘的理想。
      所以,卓王孙的无情或许只是因为他的艺术观点罢了。这人生是一段决不会重演的传奇,他又怎能被细枝末节的情感羁绊?他需要对手,朋友,情人,武功,地位,甚至是难以逾越的困难,有所挂念的人,遥不可及的梦想——具备了这一切,他才能演绎一出跌宕起伏精彩绝伦的传奇,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传奇。
      古龙笔下的李寻欢也是这样的人物。蔡恒平在评价李寻欢时如是说:“你说他矫情也好,做作也好,你得承认你做不到他那样。不因为你没有他的能力和背景,而是你无法承受那种生活需要付出的代价:忍受寂寞,永远把生活当作艺术,时刻保持自己的形象。”
      一针见血。
      所以在《凤仪》中,卓王孙终于还是寂寞了,犹豫了。他没有像西门吹雪遇到孙秀青那样迅速选择凡人的幸福,而是比较着情感与传奇的轻重。
      他没有放弃艺术家生涯,甚至演绎得更加惊心动魄——婚礼当日,赠相思一剑。
      出色的行为艺术家,蹩脚的情人。
      所以卓王孙可以继续他鲜衣怒马光彩夺目的传奇人生,但夜阑人静,面对自己内心之时,他只能像臧棣那样:
      ——无论是当初
      还是现在,我拒绝问自己是否幸福

      
      

相关入口:《梵花坠影》



  •   这是华音系列的大结局,也是全系列中,小卓最为人性化、最动人的终章……




《天剑伦》初版插图








  •   by卢波
  •          卓王孙本事诗:
         翠羽遮天欲向东,群花暗寂汉王宫。
         龙含下泽开天府,凤宿桐山罢兰丛。
         大帝今降白狮子,轻尘谁拭紫檀弓。
         盛名屡效催君老,自在争如驾赤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