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简介

      白银之城中,卓王孙与杨逸之定下生死之约,决战藏边冈仁波吉峰顶。次年暮春,卓王孙改换身份,携相思与步小鸾前往藏边赴约。
      卓王孙一行人在曼陀罗的引导下,踏入了潜藏在上古密林中的曼荼罗阵。丛林深渺,异兽出没,无綮、喜舍、顼魍、蜉蝣四国连环,分别象征了生老病死人间四苦。一行人历经劫难,终于来到阵法核心梵天地宫时,却发现曼荼罗阵真正阵主正是离开华音阁的仲君、杨逸之恩师姬云裳。
      杨逸之落入梵天地宫,分别遭遇了守护梵天地宫的四天王,最终突破重重关卡,与姬云裳对决。在姬云裳的引导下,他参悟了梵天宝卷的奥义。为了报答授业之恩,杨逸之用梵天之剑将困束姬云裳的阵法之翼斩断。然而在曼长的岁月中,姬云裳已与曼荼罗阵同化,因此曼荼罗阵也随之毁灭。
      领悟了《梵天宝卷》的杨逸之,踏上了去往岗仁波吉峰的征程。而卓王孙此去,又会有如何的际遇?两人最后的决斗到底谁能胜出,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岗仁波吉峰顶之雪,却已千年寂寞,如今无尽华光重现峰顶,也不过是为了等候这几位天选者的沉沉脚步……


《曼荼罗》第一版


《曼荼罗》再版


  • 《曼荼罗》后记

      这本是散文集华音十二月花中的一篇。华音十二月花,是以开放于十二月的十二种花,书写华音中的十二个女子。这一篇是五月,关于姬云裳,关于牡丹。放在这里,代替《曼荼罗》的后记。

      云迷河汉玉凝霜,
      十二重城夜未央。
      碧漏催槎声欲断,
      绮窗移榻梦初长。
      星驰紫气开阊阖,
      月动丹山来凤凰。
      惊觉烟华无觅处,
      一屏秋露冷残妆。
              ———姬云裳本事诗

    五月·牡丹·姬云裳·寂寞繁华
      牡丹之美,风华绝代,国色天香,众生为之颠倒。然而,正因为所慕者众,才让她染上了几分世俗尘缘。因此,文人在赞美花之风骨时,多半钟爱梅、兰,而斥牡丹以艳俗。国色自当倾城,倾城自是祸水,在这样逻辑下,牡丹那繁华鼎盛的容颜后,也有了不为人知的寂寞。
      还记得《镜花缘》中的那个传说,当女王武则天命令百花盛开之时,百花从命,唯有牡丹,傲骨珊珊,抗人皇之命而不遵,最后遭火炼之苦,又被贬谪洛阳。为此,我曾在一首诗中写道:“才将国色争春色,便谪昭阳下洛阳。”是的,敢于将自己的国色与天地四时争荣,与皇命抗衡,这是牡丹的风骨。
      太阳的光芒总是灼伤众人的眼睛,因此让人不可谛视。惊才绝艳者总是衬出常人的渺小,因此让人不堪亲近,我们更宁愿将目光放在更接近自己的人身上,为之赞叹咏诵。我们会艳羡,会嫉妒太阳般光芒,谁又能知道,一个站在命运颠峰的孤独强者,对抗更为强大的天地时的无奈?谁又能明白,因抗拒天地之威而贬谪他乡的国色之花,独自零落雨中时的寂寞?
      遭天之妒,寂寞于一隅。或许,命运对于姬云裳也是如此。她枉拥有匹敌神明的力量,倾国倾城的容颜,却主宰不了自己的沉浮不定命运,也主宰不了自己为了追求无限力量、而不得安宁的心灵。
      于是,她离开了——即是被命运放逐,也是自己贬谪。她远赴边陲,主持据说能改天辟地的曼荼罗之阵。在这荒莽的法阵中,一直追求最强力量的她,终于感到了宁静与和谐——她得到了空绝一世的力量,却忘却了追求这种力量的初衷,她那颗抗拒天地的心平息下来,沉浸在这永世轮转曼荼罗阵中。
      只因为,她看到了,这天地之力,也是天地无言之大美,是理想,是生命,是宇宙最终极的秘梓。于是,她留下来,以生命维持法阵运转。
      正如一株在荒原上寂寞绽放的牡丹,看到了天地大美的她,也如此沉静的守候在这份大美面前,等候着下一个进入这个境界的旅人。
      云裳如花,风华绝代。
      这就是牡丹繁华,这也是牡丹的寂寞。

                                          第一稿:03年6月
                                          第二稿:05年11月
                                          08年8月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