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拉那一卡

  
作者 穿靴子的猫     



  •        作者有话说:我,我去剪头发了!告别这留了四年的ponytail后果很杯具我有点桑心,于是在这考试即将到来之际——就是周四周五连着的两门啊TAT基情又爆发了JJ你是对的考试总能激发写文灵感TAT,为了理想中的情景脑补中的段子我硬生生的掰上题目(其实你自己也知道很不搭调吧喂总比无题好吧)和起因和发展再慢慢想结局,所以衔接不自然那是当然的(抽),要卓杨?去看月阙那堆版主大人的坑= =

           (三天前)小卓:猫女王,求你了,你就换个人黑吧……我已经被某个和出版社同名的家伙用“爱他就要黑他”的名义整得很惨了……

           Ok,于是这文就诞生了……(本周的两门试考完再更,因为木有时间复习原作所以可能有设定上的错误请指正

           盛夏的夜晚,北美行省,华盛顿,白宫的某饭堂

           兰斯洛特长官正端着盘清炒芥蓝预备回到自己那角落里的餐桌,同时对同僚们在这难得的一年一度FBI四星级自助餐上饕餮不已比如这个狂啃松露蜗牛那个大嚼开水白菜[1]的行为鄙视万分之时,突然前面两点钟方向雪白餐桌台布下的金色流苏丛里伸出一只脚来,不愧是久经训练的身体,马上收回了将要踏出去的那一步,身体硬生生定格在将倒未倒之间——但为了保持平衡,右手做的下意识动作将盘子飞了出去,青翠可爱的芥蓝段们来不及做抛物线运动,那只脚的主人站了起来,他手里却多了双东方人惯用的筷子,在兰斯洛特恢复正常站姿的那片刻间把满天乱撒的蔬菜一一夹到其跟前的一盘紫菜饭团旁边。

           “芥蓝……么?看来你们还没到证明墨菲定律[2]的时候哦,富含维生素C和细胞色素的植物啊,对于美容养颜很有效呢。”低头整理着那些他在子弹时间[3]内抢救下来的菜帮子,似乎要摆出个花样来的黑发少年喃喃的说,不等兰斯洛特想想这人的身份决定道歉还是斥责一顿,那人已经将注意力从盘子上移开,扬起头,其微笑明媚得令人叹息:“Long time no see, Professor Yang.”

           “公,公爵大人!”极致的轮廓和苍白的肤色完美交织,衬托出少年那精致美丽的面容。比夜色更深的是那少年的发色,比发色更深的是少年的眸子,却又不同于夜色那般在上面亮起了璀璨的光:“嘘,这里没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份,如你心里想的How are you但不是How old are you那样我本来不应该出现在北美行省官员的聚餐上。”少年拉了把椅子示意兰斯洛特坐下:“在这里没有什么第X公爵,于是——”他点着自己的鼻尖。“在这里的是你的学生——晏,馨,明哦~~~”英语很标准——但标准得过了头反而有些奇怪,知情者会告诉你因为是强行纠正霓虹口音的结果。

           因为工作的要求,表情肌训练得很充分的兰斯洛特立刻收起了先前惊诧的表情摆出聊天的姿态,整了下刚刚动作过大歪掉的平光眼镜,道:“好吧,既然你当我是老师,那么,小明同学,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不要叫我小明!”少年撅起嘴。

           “小明新剪了个头同学都笑哈哈哈像个风筝小明很桑心于是一边走一边哭走着走着就飞起来了小明问妈妈妈妈我是傻孩子吗妈妈微笑抚摸小明的头道傻孩子你怎么会是傻孩子呢十年建立的大东亚共荣圈的时候小明却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为什么因为小明是饭盒王小明从十三楼掉下去没事为什么因为王小明是小明小明又被人从十三楼扔下去为什么因为没有十四楼某冒险家带着小明去沙漠为什么小明独自安全回来了因为小明是骆驼后来这个冒险家又带小明出去为什么这次没回来因为小明被人从十三楼扔下来摔死了讨厌拉所有冷笑话里的小孩都叫小明口胡你才小明你全家才小明你全局子才小明!”

           “其实,我是故意的。”兰斯洛特似乎踩到了这位最年轻的公爵大人的痛脚,“馨明殿下,Akira[4]君,或者小晏,我现在也不在华音大学当美国历史的说书先生,叫我兰斯洛特而不是杨逸之比较合适,你愿意再加上长官的后缀我也不介意。”

           确认了彼此的称呼,这两人从回忆往事其实是就一月前的校园生活开始,逐渐融入自助餐的喧嚣中,间或传来对某盘美食的激赏和对其实际上营养不协调的吐槽。关键是——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兰斯洛特长官今晚或主动或被动的干掉了两瓶1980年的醇香干红,于是每一条血管每一丝神经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揭起对大脑控制中心的反旗。

           “啊啊,幸好是暑假。”一醒来,满室的酒味比光线更早被感知。

           记不得是如何同学生告别,因为不想让同僚们看到这平时气场强大无比的情报局长这副样子,于是拦了部的士回公寓,兰斯洛特一进门就趴在马桶上吐得不成样子——幸好体力还足够他把自己洗干净扔上床。

           生物钟的作用果然强大,阳光只是斜斜地射进落地窗,看了下挂钟,七点一刻。

           “比平时还是晚了这么多呢。”兰斯洛特支起身来,不可思议的是身体并没有传说中宿醉的酸痛感,套上一件背心趿拉着拖鞋下了床,瞄到最外边挂着的一打白衬衫想想这是假日,于是改拿了件浅粉色休闲款的POLO——这是助理楼心月(好吧我不知道其英文名JJ乃快放人设)强行塞给他的。原话如下:“天天白衬衫来白衬衫去的,密西西比河为什么在哭泣?就是被你们这种白衬衫控所浪费的漂白药水给污染的!中华行省有个艺人叫牛阿群,每天固定穿的戏服一定得是件红短袖加马夹,人家一大叔还知道在短袖上这件剪个口那件加朵花呢,你改下衬衫的颜色会死么?”

           好吧好吧你之所求必将如愿,兰斯洛特换好衣服洗好脸戴上平光眼镜一照镜子嗯哼,金发微乱眼瞳湛蓝仔裤帅气粉衣骚包,好一个准备去打马球的贵公子形象。打开电视——看电影哦不是早间新闻,却一眼就看见了那平时一定是气定神闲大妈脸的女主播激动的表情。“最新快讯,XX年8月15日早晨七点三十莉莉为你播报,日本行省王族最后一支血脉,也就是我们的第X公爵,馨明殿下失踪一个星期的消息终于向外披露,清湄王后(?)陛下表示不必太过担心可能只是叛逆期的离家出走而已。……”接着荧幕上放出了馨明殿下极少的影像资料,仅仅是一串侧面的微笑躬身握手动作和一张通常都会丑化加成十二分的合众国公民身份证大头照,就是艳丽无双——恩,可以用这个词,没见那莉莉女主播少女心初绽嘴角咧得脸都要掉下粉来了么。

           “一星期前?这不是大学里暑假社会实践刚结束各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况且交换生还专机送回国的么?”兰斯洛特很囧。这死小孩居然跑到北美来玩了也不告知家里面一声,真不知道机场是怎么放行加上不登记就抛弃就放弃的,看到公爵的身份就傻了是吧。

           其实小晏从头到脚都没去过机场,这点即使是情报通达如兰斯洛特目前也不可能知道。虽然称呼别人为小孩的他实际上并不比对方大多少。

           “昨天刚在白宫蹭了饭,今天不在华盛顿才有鬼了。昨晚是不是交换了联系方式?唔,忘了。”兰斯洛特拿起通讯终端,预备叫手下们先去调查全州的五星级酒店。但是一想到今天是假期,他摇摇头,戳了下座机。吱的一声响过,半透明的黄页——其实是个可伸缩显示屏上便显示出了他要找的饭店号码来。“真不想调查呢,他玩够了应该自己会回去的吧。”

           然则没等兰斯洛特选定那第一行标着希尔顿酒店的号码然后拨出去,他的终端和座机便同时以催命般的铃声响了起来,三长一短,一低一高的应和着,显示屏上的字母变了。

           紫色一级警报,优先级3A最高。

           是联邦调查局总部发出的紧急召唤信号。

           →→→ok,这文其实原构思的情节很严肃(个P)……但是一个小白开头码下来我怎么看怎么好像会把下面的内容也小白掉了QAQ,反正,我真的要写PG-13的超!!重口!!!内容!!!!(啊哈哈它,它不是爱趣,伦家最cj了)mina来猜吧猜吧接下来故事会怎么发展呢猜中有福利哦(你够)

           --------------------------------------------------------------------------------

           [1] 这个其实是国宴用的菜,不是名字所理所当然认为的那样哦

           [2] 有黄油的面包片掉下来,必然是黄油面着地。

           [3] 请参看黑客帝国电影

           [4] “明”的日文发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