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圈圈

  
作者 fairy     

  •   

           第一章不许叫我小卓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出云层。金色的光晕,洒浇在华音大学的每个角落,来来往往的学生,或去自习,或去食堂,熙熙攘攘的,让这座古老的大学,也显得青春向上。      

           热乎乎的暖流在周身洋溢,刚跑完步的卓王孙穿着阿迪新款的白色运动衫,坐在操场旁的椅子上休息,被暖暖的阳光照的骨头软软的,舒坦又惬意。即使是一身运动衫,也是恰到好处的显示出他美好的身材,要知道,在亚太地区,就算是最红的超模,身材也不及他卓王孙一半。      

           虽然被迫回来修学分,自己在课堂上从来都是只捣乱不听课,但每天早上跑步,却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      

           卓王孙迎着阳光,眯着眼睛看着操场圈内打球的学生,这些,都是大一的新生吧,所以才这么积极的来操场,要知道,华音大学的操场,即使是外面的高级运动会所,都比不上的。阳光在他的脸上,铺开一层金晕,看起来,有点不真实。      

           突然,卓王孙感觉有东西向自己飞过来,下意识的抬手,接住,低头一看,一瓶红茶饮料,卓王孙也不看扔给他饮料的人,回头继续看着操场。来人看他不理,嚷嚷道:“喂喂,你也太过分了吧,大清早的,不打招呼就算了,看我一眼都懒得看啊”      

           卓王孙继续看着操场,懒懒的说:“看什么,一看到红茶,就知道是你,有什么好打招呼的,你又不是女人”      

           小晏笑,“行了行了,大清早的,不跟你生气。看什么呢?要是你被哪个美女吸引到了,那可就是华音大学的爆炸惊天大新闻了,瞬间就可以占得各区新闻头版”      

           卓王孙终于回头,看了看已经坐在自己旁边的小晏,他穿着一套浅紫色的网球衫,应该是刚从网球馆里出来。不屑,“又不是女人,穿什么紫色衣服啊”      

           小晏也不生气,接道:“又不是女人,穿什么白色,装什么风清月白啊你”      

           看到卓王孙脸色变得难看,小晏终于乐了,“不错嘛,还会生气,我还以为你永远一张臭脸呢”。小晏笑靥如花,清纯明净,在初升的太阳里,干净的不带一丝杂质。      

           卓王孙继续偏过头去,冷冷的丢过一句话来,“这张脸,你拿去骗别人吧,在我面前,别笑的这么恶心。一想起一个百岁的老妖精,在我面前笑的比十八岁还清纯,鸡皮疙瘩都能掉一操场了”      

           小晏被卓王孙的话噎到,一口红茶,就那么喷出来了,本来想拿着饮料瓶子去砸他的脑袋,举起来了却又放下,邪邪的笑着,凑到卓王孙身边,甜甜的叫了一声“小卓”      

           卓王孙立马跳起来,气急败坏,指着小晏说,“不许这样叫我,不许”      

           小晏起身,得意的冲小卓笑笑,转身离去,哼,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      

           第二章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啊      

           卓王孙紧张的看着这个严肃的宫殿,爷爷坐在他的旁边面,却完全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卓王孙不喜欢这里,明明家里是明媚的阳光,爷爷却偏要带自己来这个阴霾的地方,外面阴沉沉的,似乎是永远都晴不了,而这座宫殿,虽然富丽堂皇,却也冰冰冷冷的,让人不由得觉得寒冷。在家里,虽然没有人陪,爷爷也管的很严,但起码暖暖的阳光会穿透每一扇玻璃,洒在他的所到之处。      

           卓王孙愣愣的出神,卓望野看了他一眼,心里直叹气,这个孩子,怎么总是这么不争气,亚太地区将来的接班人,居然是这样一个动不动就会发愣出神的孩子,难道卓家要毁在这孩子手里吗?必须要让它学会坚强啊。      

           卓王孙觉得自己在这个会客厅里坐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要坐不住了,才听到门开了,抬头一看,一位身材高挑的贵妇,穿着简洁却精致的衣服,款款走来。卓王孙抬头仰望,好美,妈妈,也是这么美丽的吧。      

           玛薇丝微笑着向卓望野施礼,款款道:“刚才的会议,好不容易才结束,让您久等了”      

           卓望野笑道:“我们也没等很久”      

           玛薇丝的视线,从卓望野身上,转移到了卓王孙这,伸手抱起卓王孙,“已经长这么大了,好可爱。”      

           卓王孙小脸微微变红,拥抱,打记事起,从来都没有人抱过他,母亲的怀抱,也是这么温暖吗?想起从来没有见过的母亲,卓王孙的眼睛又红了。      

           卓望野听到玛薇丝这么说,心里微微不悦,亚太地区的接班人,要的不是可爱。这孩子,怎么就一点也撑不起场面呢,太丢人了。      

           玛薇丝放下卓王孙,跟他说,:“一会会有人来陪你玩的,以后在这里,你一定不会寂寞的”      

           以后在这里?卓王孙回头望着爷爷,不解,难道我们不回去了吗?爷爷却没回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正迷惑着,沉闷的门再一次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女孩,像个小大人一样,蹦蹦跳跳的进来,身后,侍女紧张的跟着。      

           白色的蓬蓬裙,白瓷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像个通透的洋娃娃,站在玛薇丝的旁边,歪着脑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看着卓王孙,玛薇丝一手牵着卓王孙的手,一手牵着这个小女孩,对爷爷说:“这就是Firyal,淘气的紧”又对着卓王孙说:“以后Firyal陪着你玩,好吗”      

           Firyal,Firyal,卓王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Firyal从母亲的身边,探了脑袋过来,不说话,却还是偏着脑袋,甜甜的冲他一笑。      

           多年之后,卓王孙回忆起那一天,很多事情都已经模糊了,唯有璇儿的笑,不管过去多少年,依然那么清晰明净,宛如昨夜,温暖着他的心。      

           玛薇丝放开两人的手,示意侍女带他俩下去。自己要和卓望野,仔细的谈关于这两个孩子的事呢。      

           出了门,卓王孙不由得出了一口气,里面,实在是太闷了,爷爷在旁边,让他永远都觉得,那么的压抑。      

           穿过走廊,Firyal对着侍女说,我们要去花园玩,不要跟着哦,我会生气的。然后牵起卓王孙的手,转身进了花园。      

           卓王孙的脸又红了起来,从来没有人这样牵着自己呢。      

           花园里有一个很精致的花藤秋千架,Firyal拉着卓王孙坐在秋千上,问:“母亲说,你叫卓王孙,对不对?”      

           “嗯”      

           “那我叫你小卓吧,好不好?”      

           “嗯”      

           “唔,只有我能这样叫你哦,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嗯"      

           完全不在状态的卓王孙,终于回过神来,“小卓?”没有人这样叫过自己啊,别人都叫自己公子的,爷爷,唔,好像从来都只是叫自己卓王孙,从来都没亲昵过。      

           “Firyal……”卓王孙刚要提出卓是自己的姓,而不是名字的时候,她打断了他的话,"PrincessFiryal,那是别人叫的,你可以和母亲一样,叫我璇儿啊”      

           璇儿,璇儿……      

           突然觉得脑袋一痛,卓王孙回过神来,原来是旁边的小晏敲了他一下,指着上面说:“这位新来的老师,叫了你好几遍了,让你回答什么问题,现在脸都气紫喽”      

           卓王孙抬头,看到讲台上,确实是位新面孔,昨天的那位,就那样被他和小晏气走了吗?这个,看起来更不济。浅金色的头发,白的通透的皮肤,一看就是从北美特区来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学校新来老师了,而且,还这么年轻,看起来,和自己没差多少嘛。      

           卓王孙放肆又挑衅的打量着这个人,旁边的小晏又凑过来,“这人叫杨逸之,北美特区来的”      

           杨逸之?管你羊几只,一周之后,肯定会哭着爬出华音大学的。      

           谁知这位杨老师,在卓王孙放肆的无礼之下,还是保持着一丝不苟的冷静,淡淡的说:“卓同学,下课之后,你留下。”      

           小晏一听,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笑纲要讽刺卓王孙几句,谁知杨逸之转过头对着他说:“还有小晏同学,一起留下”      

           第三章第一次对决      

           空旷的教室里,只剩下卓王孙小晏和这位新来的杨逸之,卓王孙双臂合抱在胸前,腿伸到前面的桌子上,继续保持挑衅的样子,小晏坐在旁边,优雅的喝着他的红茶,完全当杨逸之不存在。貌似紧张,却好像又什么都不存在的某种气氛,在这间教室里飘荡。      

           杨逸之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缓缓的开口,“教导处特别嘱咐过,你今年必须修满学分,再不毕业,亚太地区公民们对将来的的信心,就彻底被你打击了。”      

           卓王孙冷笑,“亚太地区公民的信心,貌似跟你这个北美特区来的人没有关系吧”      

           小晏也一起起哄,“貌似某人今年不能毕业,该着急的人是我吧。”又对着卓王孙可怜兮兮的说,“你要是顺利毕业了,我今后的大学生活,会很寂寞的……”      

           杨逸之看着两人,一个跋扈无礼的亚太继承人,一个活宝又脸皮的日本行省继承人。这两个人,这样的表情下,藏着怎样的悲伤。      

           卓王孙怒,讲台上的这个人,不管这样狂风暴雨,总是一副岿然不动的态度,这样的人,倒是有资格和他做对手。可是,他居然用这样悲悯的眼光看着自己,悲悯,自己有那么可怜吗?      

           小晏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人,对着杨逸之道:“喂,要不要我们打一架,放心,我俩不会欺负你人少的,你挑一个。不过建议你哦,某人打架很厉害的,所以还是建议你选我吧”      

           卓王孙被杨逸之盯着,终于不耐烦要发作了,干脆把小晏的红茶杯子砸他脑袋上去,以自己打网球的力道,砸的他在医院躺十天半个月,那是不成问题的。就在卓王孙的手伸到杯子旁时,杨逸之却开口说话了,“后天的课上,你俩每人交一份三万字的三战军事分析报告,不想完成也可以,下个礼拜,交一份十万字的分析,就可以免了后天的这份。”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教室,小晏哀号,“你也太狠了吧,我是学文学的哎,我不要写,一个字也不写,喂,喂……”      

           看着杨逸之走出去,卓王孙也不由得出了口气,虽然这人够可恶,可是,真砸下去,唔,算了,幸好他识相,提前离开了。      

           看着外面,太阳已经落下,小晏的心情突然好起来,“卓王孙,你陪我去取衣服吧,刚打电话过来说我订的衣服做好了。天也刚刚好”。本来也没想着他会答应,谁知一直最讨厌去这些场合的卓王孙,却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一起走到停车场,小晏看着卓王孙走向一辆新悍马旁边,又叫,“喂,你的车呢?我可不坐别人的车”      

           卓王孙头也没回,丢下一句话,“我卓王孙,什么时候碰过别人的车”,然后拉开车门直接进驾驶位,小晏进来坐在旁边,开始鄙视,“你换车比别人换老婆还勤快,半年来,这是你的第五辆车了,第一辆是因为有人开了同样型号的出来溜了一圈,你立马把自己的扔了不说,还把别人那辆给砸了,你知不知道,全世界就限量产了那么两辆啊,都毁你手里了。第二辆,貌似你说方向盘握着没感觉,哎,我问你,握着方向盘你要什么感觉?”卓王孙答:“你换衣服的时候什么感觉呢?”      

           小晏笑:“还真是,找不到感觉啊。那,昨天的劳斯莱斯呢,我记得可是一个月前,人家首席设计师专门过来为你量身打造的至此一台啊,它哪惹你不高兴了?”      

           “不知道怎么一块漆刮掉了?”“多大一块?指甲盖那么大吗?”“比那小”      

           “喂,卓王孙,你也太过分了吧那么小的一点,送去喷一下就可以了,谁都看不出来啊”      

           “可是我看的出来。喂,你狠吵啊,再叫,再叫我把你卖到泰国湾去,销量肯定很好”      

           小晏得意,“那当然了,谁比得上我青春啊”      

           卓王孙看着旁边的小晏,自己十岁时第一次见他,他就如此年轻,十年过去了,他的脸,一点变化都没有,丝毫看不出真是年龄,永远十八岁的样子。想想自己十岁时他十八岁的样子,二十岁的时候他还是这样,等自己活到爷爷那个年纪,难道,他还顶着如此年轻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眼前,冷,实在是太冷了。卓王孙甩了甩头,努力的把这个很冷的事情甩出脑袋。      

           “刚刚我们三个在教室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气氛很诡异?我突然觉得,我们应该很早就认识”      

           卓王孙一惊,这种说不清的感觉,小晏也感觉到了吗?他和小晏,十年前一见如故,虽然自己只有十岁,小晏早已活了百年之多,现在,碰到杨逸之,那种熟悉感,仿佛很早之前就相识,却又遥远的恍如隔世。      

           卓王孙默默的开着车,小晏看着窗外,两人都不说话,很久之后,小晏突然幽幽的说:“我觉得,前世我是因你们俩而死”      

           卓王孙大惊,刚想说什么,小晏却突然笑了,“哪有什么前世今生啊,我这个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妖精怎么也会相信这些话,要是看到几十年前自己熟识的人,重新又活在自己身边,会被吓一跳吧,哪有这么扯得事啊”      

           车子终于驶出了华音大学,华灯初上,正式华音大学各种派对开场的时间,路上穿梭着身穿各种漂亮礼服赶着去参加派对的学生们。卓王孙对这些见怪不怪,突然,一个穿着很普通衣服的女孩子,嘴里默默的念着什么,低着头走出华音大学的校门,完全不看身边的状况,突然,碰到了校门口的柱子,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揉着碰疼了的脑袋,一手去捡掉在地上的书。      

           卓王孙看着这样楞的女孩子,笑了一下,跟自己小时候一样呢,动不动就出神发愣,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样子,是华音的学生,看穿着,如此的普通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吧,想来,肯定是成绩很好才进来的。      

           相思捡起书,起身,一辆悍马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这又是哪家的贵公子吧,这样的车,家里几辈子的积蓄都不可能买得起。还是算了,人家开什么车是他们的事,以后,自己一定也有能力让家人过上富裕的日子。相思不再想车的事,穿过马路,走进了华音大学对面写字楼,老板还等着自己带糖球回去泡红茶呢。      

           第四章      

           华音大学时代当今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不管是校园环境还是教学质量都是超一流的,不过这也意味着想要进这所大学,没有雄厚的资金,是不行的。这是最好的时代,所以世界上最好的华音大学,也成了标准的贵族学校,一切有钱人都可以进来,不过,想出去就不那么容易了,即使是尊贵如亚太特区将来的管理者卓王孙,没有完成学业,照样不能毕业,照样被迫回到学校重新修学分等待毕业。      

           现在上课的这间教室,明显是能容得下三百多人的大教室,却只坐着三十几个人,华音大学并不是喜欢铺张浪费的地方,之所以安排这么大的教室给三十人上课,只因为,让人头疼的卓王孙,来修这门课了。      

           秋璇悠闲的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左手边放着一碟葡式蛋挞,右手边事一杯刚泡好的红茶,红茶的旁边,还放着一个装糖球的袋子。她一边捡起颗糖球丢到杯子里,一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间教室里的人。好好学生相思,乖乖的坐在第一排,认真的听老师讲课,奋力的做着笔记,这个出身贫寒,学习优异的女孩子,虽然经常看起来呆呆的,不过熟悉了之后,也是非常惹人怜爱的,如果她生在有钱有势的人家,肯定也是我见犹怜的那种。秋璇的视线移从第一排,往后移,从第二排到第十排,只有两个人,卓王孙和小晏,似乎这两个人的身上,散发着辐射粒子,他俩坐的地方,简直可以说是寸人不留,其他人自动的在有他俩出现的课上,坐到十排以后。      

           这是个和煦的春天,这间教室里的女孩子,除了相思之外,都穿着世界上各大品牌特意定制的只此一套的春装,莺莺燕燕,看着就让人好心情。      

           而和相思一样,穿得“与众不同”的人,还有秋璇,她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衣,紧身黑裤,虽然一身黑,却别具风情,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白腻,褐色的卷发,懒散的披在肩上,眼睛是跟头发一样的褐色,灵动的光芒在其中闪现。      

           第一节课好不容易下了,十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女孩子们去洗手间里补妆,似乎一节课的时间,已经让她们的妆容乱掉。男生们,全去了天台,那里是看美女最好的地方。瞬间,整个教室就剩下还在低头沉思的相思,以气走老师为己任的卓王孙小晏,还有接到第一笔生意的秋璇。      

           两天之前,她接到了自己侦探事务所开门以来的第一笔生意,一个神秘的人,留下了大量的现金,任务很简单,保证卓王孙每天去上课以及,让他今年顺利毕业。如果被委托的是别人,那这确实是很简单的任务,可是,对方是卓王孙,是让全世界都头疼的混世魔王,据说,被他气走的老师,不计其数,而他的分数,全体飘红。秋璇看着手中由那个神秘人提供的关于卓王孙的需要重修的课程表,不住的摇头,这,还是曾经的一丝不苟的年卓王孙吗?      

           那笔钱对于欠下无数债务的秋璇来说,无疑是有诱惑力的,而最后然她下定决心去接这个任务的原因,是她想看看卓王孙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真的是传说中的暴君?还有,这几年,是否还记得她。      

           英伦半岛的春天,是一年中难得的好时光,贵族们,都选择了在这个季节去各郡的城堡里度假欣赏春光,连忙于政务的玛薇丝女王,也难得的去了温莎城堡休息一段时间,可惜,这次是女王夫妇两人去度假,秋璇和卓王孙,则留在王宫,一切照旧的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