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y Mary

  
    

  •       Good night , my dear … Bloody Mary.

    —— 引            

          
           卓王孙驾车,行驶在阴冷的公路上。
           车名“幻影”,纯黑色的车身微微锐利,一如他双眸中闪耀的锋芒。
           郊外的风光旖旎,记不清名字的树木零落了些许绿意。
           夏已至末。
           正值绿叶转黄的时节。
           卓王孙握紧方向盘,决心不让自己倦怠。
           而车程的终点,却是他很陌生的地方。
          
           荒废的浴室,独自静默在华音大学被封闭的四号宿舍楼的角落,陈旧着,无声落泪。
           脚步声在幽暗的长廊回响,迂转萦绕,那气氛沉寂而压抑。
           他推开门,在刺耳的尖叫声中,邂逅了他一生难忘的场景。
          
           布达佩斯郊外,一切皆已成空无。
           只有那座城堡,还在不再青葱的枝叶掩映间,傲然独立。
           ——犹如末日浩劫之前,最后的欢会之地。
           车子停在城堡脚下,他走出车子,望向那高大的建筑。
           这是谁的城堡呢……
           如此古老的建筑,至少也有二百年的历史了。
           他突然后悔事先不曾查过。
           门上挂着“游客勿入”的牌子,门却是虚掩着的。
           没有犹豫,他推门进入。
          
           相思伏在自己怀中哭泣的娇小身躯微微冰冷,他抬起头,一双幽蓝的双眸静静注视着他。
           注视着这个闯入了她的游戏的人。
           他望向那双通透的瞳,一生一世,再难忘记。
          
           城堡里的光线昏暗而幽深,深深浅浅,从破碎的古老门窗间漏下。
           卓王孙沉默走在仿若没有尽头的长廊,却无目的。
           两侧墙壁上挂满了同一个人的画像,——不是她。
           那是一个感觉很熟悉的女子,黑发黑眸,穿着火红的,几个世纪前曾风靡全球的礼服长裙。
           却是那么、那么的魅惑。
           每一幅画,都是不同的姿态,不同的风情。
           他的脚步渐渐放缓了,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美丽前无动于衷。
           蓦地,他在一幅画前滞住,再无法离开。
          
           卓王孙与那双眸子无言对视,那其中氤氲的情愫,他是那样熟悉。
           他在脑海中想象着,为着双瞳勾勒出面容,与身形。
           良久,他缓缓开口。
           “Friyal?”
          
           长廊的尽头,一幅巨大的画像在墙壁上精心描绘,依然是那动人的面容。
           然而,这里的她却是中国古时装扮,静立于海岸银白的沙滩之上。
           血红的衣裙已褪去了些许色泽,她赤足,任清浅的浪花拂过她丰妍的玉足,打湿她明媚的裙裾。
           远处,沧海的尽头,一方画舸,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她微笑望着那远去的小舟,泪痕尚未干却。
           而白玉酒盏打翻了花酿的地方,花开荼靡。
           卓王孙怔然而立,良久无言。
           他的身后,却蓦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想听听这个故事么,我的大公子?”
          
           蓝色的眼眸顿时满盈了笑意,熟悉的声音响起,是他曾日夜思念的人。
           “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秋璇,Alex。”
           “你……怎么了?”他问只有一双眸子的她。
           距离她的不辞而别,已有数载。再多的恨与怨,也在荏苒之间归于沉寂。
           她的声音虚无缥缈,找不到方位。
           却又是无比真实的,刻在他心里。
           “布达佩斯郊外的城堡,你来找我吧……”
          
           淡金色的发丝,湛蓝色通透的眸。还有…火红如同玫瑰初绽的连衣裙。
           这个女子,就站在他的面前。
           伸出手就可以触及。
           “好久不见。”
           最后,他的话语是淡的,寻不见心中的波澜。
           她微笑,望向他身后的画像。讲起了那个故事。
          
           明朝的时候,曾有一个女子。她拥有最尊贵的身份,最庞大的财富,与最美丽的容貌。
           她爱上了这世界上最配得上她的男子,他和她初遇的时候,二人方年少。
           他们曾有过一段最美好的时光,却因男子的变心宣告终结。
           在名为幽冥的岛屿上,她决定同他分开。不再参与那勾心斗角的,爱情之争。
           她留在了岛上,而他选择了离开。
           永诀之际,她要他为她流一滴泪。
           他不肯,便约定来世必会为她落泪。
           女子便等。后来,她来到了这里。
           她成为了这世上最魅惑人心的女子,以鲜血沐浴,只为永驻青春,等待他的爱情。
           然而,她却被烧死在这座城堡中,以罪为名。
           临死前,她许下诅咒。下一世,若他不曾为她落泪,她的转世就注定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爱情。
          
           “多么可笑,这诅咒竟是下在自己身上的。”
           她嘲讽地笑,顿了顿,望向他的眼神伤感而认真。
           “那么,你愿意为我流下这滴泪么?”
           她展颜,静静凝视着他。
           那眼波,穿越了三生,只照耀着他的心。
          
           他忽然想起那一年的那场舞会。
           他这辈子做过的最荒唐的事,就是执着一枚玫瑰花茎弯成的戒指,跪等了她足足二十分钟。
           而这二十分钟,足以让他心痛三生。
           然而现在,一切怨恨仿佛皆已消弭。
           只是一滴泪的债,而已。
           这滴泪,他不得不流。
           这滴泪,他却要如何落下?
          
           “带我去她死去的地方。”
           良久,他开口。
           她依然微笑,为他领路,却无一言。
           洁白玉石的浴池,占据了那被诅咒的浴室的很大一部分。
           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的浴室,这世上最诡异恐怖的地方。
           “要下去么?她和少女们在一起。”
           她蓦然开口,郑重问他。
           颔首。地下,数百具少女的尸体陈列,经过特殊的处理,依然明艳如生时。
           一句水晶棺材就置于最特殊的位置上,在手电筒的光芒照耀下闪闪发亮。
           他和她走近,在棺前停下了脚步。
           “她不是被烧死的。”
           她望着女子依然魅惑的面容,轻轻说道。
           “她是自杀的,烧死的人不能够转生。”
           他的目光窒住,那女子双唇依旧嫣红如初,似是开合着,诉说着那些伤心的过往。
           蓦然,他想起了很多。
           她再也不会和他共赴荒漠,调侃他的武功了。
           她再也不会和他比赛行舟,玩弄那些诡计了。
           她再也不会站在他面前,拉开衣襟阻止他成魔了。
           她再也不会站在他面前,下定决心却笑着落泪了。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埋葬在这具晶莹而玲珑的水晶棺中,再不会归来。
           不知不觉中,有一滴泪在眼眶中氤氲了好久,好久才落下。
           落到了水晶棺上,宛如一颗宝石,镶嵌其上,点缀妖娆。
           那样美丽,却又是那样伤感。
          
           卓王孙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平静了下来。
           他从外套内侧的口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小心翼翼地打开。
           一个花茎制成的戒指,静静躺在其间。
           经过特殊的处理,它已不会腐烂了。
           永远都青绿如初。
           他用那指环拂去那滴泪,昏黄的光线下,似是沾染了一颗晨露。
           ——转瞬氤氲开去,融入了那青绿的色泽里。
           他展颜。
           单膝点地,奉上那象征了誓言的戒。
           王子为了他的公主,许下这世间最难忘的承诺。
           “With this ring , I ask you to be mine . ”
          
           她望着他,良久,不曾动作。
           他就跪在那里,一切仿若重演。
           “Alex,你叫我秋璇还是Friyal?”她问。
           卓王孙想了想,选择了前者。
           她却摇头,嫣然。
           “我想你还是叫我Friyal比较好。”
           他笑,不置可否。
           于是女子结果那枚戒指,轻轻戴到中指上。
           然后,扶他起身,给予拥抱。
           一切,在那个完整的拥抱之中,逐渐美好起来。
           也模糊起来。
          
           没有了女尸。
           没有了画像。
           也没有了……Bloody 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