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


  • ☆红儿


      
      英文名:LiLy
      出生地:亚太特区·越南行省
      表面年龄:16岁。
      身高:165cm
      外形:娇小而不失性感。
      身份:billionaire killer组织中最好的杀手。嗜血,残忍,喜欢在杀死猎物前折磨受害人,以此为乐。
      

      
    履历:
      出生于越南行省,后来加入了Billoniarkiller 组织,并且深得艾薇娅信任。
      在上一位杀手失手后,她担负起追杀富兰克林的任务。
      几经周折,终于将富兰克林切成两半,并取走堕天使之心。最后又追踪到富兰克林藏匿的小镇图书馆,将他和图书馆一起烧成灰烬。

     
    相关片花:
      
      画面上,浮现出一段陌生的视频。
      这是秋璇、甚至富兰克林本人也不曾看到过的。
      
      视频有些模糊,不时剧烈地抖动着,似乎是用手机拍摄的。时间显示与前几段不同,是在三年前的某个夜晚。
      朦胧的月光照亮了青石小径,石板上洇出大团的鲜血。
      一个男子俯身趴在血泊中,四肢关节都弯折到匪夷所思的角度,身体上布满了可怕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肌肤。仿佛是刚从解剖台上抬下来的医学废料,又仿佛是黑暗时代承受过一切酷刑的囚徒。
      可怕的是,这个人却还活着。
      他的声音痛苦而嘶哑,听上去完全不似人声:“杀了我,求你……”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画面外传来,音调清脆悦耳,还带着些许柔媚的笑意:“呃?你在求我?可追踪了整整四年才找到你,岂能让你死得这么容易?”
      说着,一只红色的高跟鞋伸入了画面,狠狠踩在那个男子清淤的手背上。鞋跟极细极尖,立即在他手背上踏出一个个血洞。
      女子的声音充满挑衅:“起来啊,来杀死我,咬破我的喉咙,吸干我的血。”
      她一面说着,一面转动着镜头,从各种角度,记录男子痛苦的挣扎。
      “狼人先生,吸血鬼先生,丧尸先生……你不是身手敏捷,力大无穷的么?今天可是月圆之夜呀。”每说一句,就狠狠地踩踏上去。
      片刻之后,男子的手背已千疮百孔。
      她附下身,给了这只血肉模糊的手掌一个特写,禁不住笑出了声:“原来,丧尸先生也是有弱点的。现在,你知道女人的酒不是随便可以喝的了么?”
      她拉起男子的手,在镜头前反复拍摄,似乎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毫不在意淋漓的鲜血沾染了自己的衣袖。
      突然,她握住其中手指,用力反向一折。骨骼裂响中,两根手指已被生生折断,只剩下筋络相连。她动作既狠且准,显然经过了训练。
      女子似乎意犹未尽,将如断枝般悬垂在掌上的手指上下拨弄着,仿佛淘气的猫咪在玩耍着线团。
      过了片刻,她似乎厌倦了这简单的游戏,掏出随身折叠刀,仔仔细细地剔断经脉,将断指切下,又倒立着插入男子手背上那些被踩出的血窟里。她的动作极为轻快,仿佛小孩过家家时,在沙坑中种下一枚枚萝卜。
      这种游戏似乎让她感到了莫大的乐趣,于是一根接着一根,折下男子早已发黑的手指。
      她一面施加酷刑,却一面哼着欢快的童谣,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一开始,那个男子还痛苦地挣扎,到后来,似乎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却一直没有死去。
      画面久久不动,似乎那女子正通过镜头,细细品味他的痛苦,
      过了良久,她似乎有些厌烦了:“喂,你死了么?”
      那男子不再动弹,似乎已感觉不到痛苦。
      女子叹息道:“真无趣啊,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她将手机放到地上,保持着录像的模式,缓步走到男子身边。
      画面依旧无法看清她的脸,只映出一双修长的腿。
      她背对镜头,蹲下身去,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把电锯。
      电锯被她举过头顶,冰冷的锯锋在月光下闪出一道寒芒。巨大的电锯衬着她纤细的背影,多少显得有些滑稽。
      却没有人笑得出来。
      她微微侧头,迟迟不肯动手。不是因为同情,而是没有选好最恰当的方位。双腿,膝盖、脖颈……锯锋一路向上,在男子身上比划良机,仿佛要切开一块蛋糕。
      终于,她选定了胸部第七根肋骨处,拉响了开关。
      磨牙蚀骨的碎响中,她将男子寸寸腰斩。
      
      ……
      屏幕中,女子似乎要做某种记录,抱着富兰克林半截残躯,从各个角度拍摄了一遍。却始终小心地挡住了自己的脸。
      而后,她从工具箱中取出了开颅刀,轻轻松松地撬开了他的后脑。
      她一面哼着童谣,一面拿起镊子,在他大脑中翻找,很快便将他的大脑搅成一片泥泞。突然间,她的手顿了顿,似乎发现了什么,欣喜地往外拔。然而,那物体似乎卡在了骨窍处,纹丝不动。
      她微微皱起眉头,又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铁钳,从脑后的洞口处塞了进去。一阵暴力地搅动。头颅不堪重负,发出一阵碎裂的响动,很快已分崩离析,看不出形状。
      而童谣声依旧那么平稳,纯净,仿佛真的来自于一个孩子。
      虽然看不到她的脸,却能想象她脸上纯真而残忍的笑。
      她就像一个淘气的孩子,撕裂蝴蝶、肢解小鸟、将蚂蚁放到火上烤炙,毫无恻隐之心。只是,在她手下四分五裂的,不是昆虫,不是鸟兽,而是一个人。
      终于,她从血肉泥泞中,钳出了一枚薄片状的物体。
      她长长松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任务了呢。”她来不及细看,掏出一个黑色匣子,将物体放入匣子中,迅速用密码锁锁上。
      而后转身离去。
      画面被关闭前,只听到高跟鞋在青石地面上踩出踢踏的轻响,越来越远。
      可以想象,她身后,那堆支离破碎的尸体横陈在月光下。仿佛是一团被揉碎的废纸,被随手抛弃。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