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恩·富兰克林


  • ☆莱恩·富兰克林


      
      英文名:Lion· Franklin
      出生地:美洲特区·北美行省。
      身高:182
      年龄:35岁,但看上去却极为苍老
      外形:行将就木的老者,蜷缩在边陲小镇图书馆案头上,终日昏昏欲睡。
      身份:原本为第五公爵富兰克林家族第三顺位继承人。如今隐姓埋名在小镇上做图书管理员.
      


      
    履历:
      莱恩·富兰克林是第五公爵安东尼·富兰克林上将的侄子。十几年前,他的堂兄在三战中为国捐躯,于是他替补成为富兰克林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然而,在和平年代,作为第三顺位继承人,他继位的可能微乎其微。因此,与另外两位堂兄不同,他把精力花在了享乐上。
      作为第五公爵,富兰克林家族拥有敌国的财富,可以供他任意挥霍。名酒、名车、名马都是他收藏的对象,但他更感兴趣的是女人。
      财富、地位、个人魅力,让他得到了了数不清的情人,每一位都年轻美貌,风情万种。他追逐、俘获并抛弃她们,从近乎麻木的快感中找寻仅存的一丝新奇。二十岁那一年,为了避人耳目,他买下了加勒比海地区的一座小岛,在上面修造了我的宫殿。在那里,过着古代皇帝一般荒淫的生活。然而不久后,命运就报复了他的放纵。莱恩回到纽约后不久,发现自己感染了一种疾病。这种疾病超出了现代医学的能力。莱恩大概只剩下几年的生命。
      他的伯父安东尼·富兰克林上将,是这个国家的第五公爵。莱恩自从丧父之后,一直在第五公爵府邸长大。第五公爵对他的纵容和疼爱,甚至超过了莱恩的两位堂兄。但莱恩知道这是为什么。三战中,莱恩父亲为救第五公爵而死,临终前将莱恩托孤于他。于是,对于这样的补偿,莱恩不仅心安理得,还有一种报复的心态,要故意挥霍才能快意。第五公爵知道莱恩的病情后震怒不已,将他囚禁起来,并严密封锁消息。大概几个月后,第五公爵为莱恩安排了一场秘密手术。
      奇怪的是,手术后,莱恩体内那些人类无法征服的病毒,全都被封锁了起来,他又恢复了健康。莱恩也曾怀疑过,并打听手术的内情,但并没有结果。只隐约知道自己体内被植入了某种特殊的物体。正是这种物体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富兰克林上将时任51区的主管,其实是利用职权之便,将51区收藏的“堕天使之心”残片,植入了莱恩的体内,才让他获得了重生的力量。莱恩并不追究这种力量的来历,而是放心享受难得的新生。不久故态复发,变本加厉。酗酒、吸毒、滥交。然而,他再也没有生病过。
      后来,他在酒会上遇到了一位红发女子,陷入爱河。但她其实是职业杀手,为取走他体内的堕天使之心而接近莱恩,最终将他残忍杀死,并取走堕天使之心。
      莱恩体内有堕天使之心残存的力量,所以又存活了多年,隐姓埋名来到一座边陲小镇,做起了图书馆管理员。只是,由于堕天使之心的失去,他也变得苍老不堪。

     
    相关片花:
      
      借阅处的指示牌下,一张巨大的橡木长桌摆开,依稀可见当初的气势庄严。一位头发花白的管理员正伏案午休,瘦弱的身影衬着如镜桌面,显得分外空旷。
      少女径直走到长桌前,轻轻敲了敲桌面:“午安,管理员先生。”
      管理员缓缓抬头,老迈的目光有些浑浊,过了一会才凝聚起惊讶的神色,似乎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人来:“我还以为,本地的年轻人永远都不会看书了。”
      少女微笑起来:“我不是本地人。”
      老管理员眯起双眼,打量了她很久,点了点头:“上海……离这里很远吧。”
      少女微微侧头:“您怎么知道我来自哪里呢?”
      老管理员指了指:“你的背包上,有机场的行李条。”他顿了顿,用中文读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上海机场专有的宣传词。”
      少女似乎满意于这个答案,解下背包,随手放在桌上:“这里的风光真好。”
      老管理员叹息一声:“万里迢迢,不只是来看风景的吧?”
      “我来查阅一些资料。”
      老管理员笑了:“什么资料,值得飞过半个地球,再翻过几座山,来这种穷山僻壤的小镇图书馆查阅?”
      “第100298号影像档案。2002年,北美棕熊纪录胶片。”
      老管理员笑容瞬时一沉。他抬起头,苍老的眼眸中缓缓凝聚起锋芒:
      “你是谁?”
      少女妩媚一笑:“秋璇。”
      老管理员的目光寸寸扫过她,缓缓道:“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秋璇并不在意他的目光,微笑摊手:“我也不知道您的名字。”随即,她稍稍正色道:“这是绿伞联盟的介绍信。”
      她侧过身,在背包中翻检着。与其说是翻检,不如说是破坏。只几下子,背包里就被弄得一片凌乱。精美的糖果、各式巧克力、新烘焙的曲奇铺满了桌子。除了甜食还是甜食,没有衣物,没有妆盒。
      真的很难想像,这样美丽的一位少女,从上海飞到北美的长途旅行中,竟然只带了一大包甜食作行李。而她当站在原地,却几乎侧身180度去翻检背包时,身体是那么柔软,仿佛一只轻捷的猫。
      天知道她是如何在这样多的甜食下,保持住这样纤细的身材的。
      终于,她拎出一封绘着绿色大伞的信,轻轻递到他面前:“有了这个,可以调阅所有的纪录片资料了吧。”
      老管理员注目那封信良久,并不打开,只沉声道:“跟我来。”
      秋璇退后一步,等他起身。
      他却并没有站起,而是推了推身前的长桌。随着一阵嘶嘶声,他整个人向后平滑地退开,又缓缓绕过长桌。
      秋璇才发现,原来他一直坐在一张老旧的木制轮椅上。
      他淡淡道:“七年了。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似乎不幸来临太久,痛苦已经褪色,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秋璇轻轻叹息一声:“是否需要我帮忙?”
      老管理员摇了摇头。
      他摇动轮椅,越过重重书架,向光线尽头的一扇小门走去。
      秋璇的目光落到他的手上。
      ——不知是为了保暖,还是为了推动轮椅,他双手都带着厚厚的皮手套。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