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lot


  • ☆杨逸之


      
      中文名:杨逸之
      出生地:美洲特区·北美行省。
      身高:184
      年龄:18
      生日:7月11
      外形:浅金色头发。琉璃般通透的眸子。经典形象就是在北美行省的高级别草地酒会上,白色军装制服,端着红酒杯,天使一样的微笑。
      身份:FBI高层,堕天使之心事件后,接任51区主管。奉命到中华行省追查堕天使之心下落。表面身份是华音大学客座教授,在大学中负责教授第三次世界大战历史
      在故事的第四部中,被授勋成为Knight S,由于机体名字是Shadow(影),他也被称为“帝国之影”








       
    履历:
      少年天才,13岁就从西点军校毕业。后来陆续拿到了两个博士,两个硕士学位,并且有康奈尔和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头衔。也是美洲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由于能力出众,深得如今北美特区主人,也就是第二大公亚当斯 的赏识和信任,破格提拔,升职极快。
      如今已经是FBI的高层。并由于特殊机缘,刚刚成为了51区的新任主管。

       
    所属Archangel:
      杨逸之所驾驭的Archangel为Shadow(影)。
      因此他也被称为Knight S。
      这台Archangel隶属于美洲特区·北美行省。
     
    补充资料:
     
    Archangel的命名规则之北美行省:
      由于第一台Angel是外太空坠落的,带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力量。所以称为Lucifer。
      这台Angel最初由美国军方持有,并且率先参考Lucifer研究出了自己的Angels,所以,最初的Angels都诞生在北美,且都以圣经中天使的名字命名。
      但北美特区开发出了第三代的Archangel,性能远远超越其他战机。全世界只有两台,一台命名为Light(光),一台命名Shadow(影),分别交给美洲特区第一顺位继承人格蕾蒂斯 及杨逸之驾驭。
    51区:
      Area 51,又昵称水城(Watertown)、梦境(Dreamland)、天堂牧场(Paradise Ranch)、农场(The Farm)、盒子(The Box)是一个位于美国内华达州南部林肯郡的一个区域,内有一个绝密的空军基地。很多年来,民用飞机禁止飞越此区域,即使是军人,也被严格禁止泄漏任何有关51区内部生活的秘密。
      大部分民众相信,美国政府在51区内研究外星人及其他超自然力量。经过好莱坞大片的渲染,51区变得极为神秘。传说中的“绿屋”就处于这个军事基地内。所谓的“绿屋”,里面是国家首脑观看外星人冰冻尸体的地方,据说每一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都会前去参观。
      
     
    相关片花:
      
      8点整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推了开来。
      那一刻,课堂中鸦雀无声。
      随着大门开启声,一缕初秋的阳光穿透白色窗棂,将高大的阶梯教室映得透亮。阳光在雕花玻璃上折射出的瑰丽光晕,空灵而耀眼,让人在刹那间竟有炫目的错觉。
      渐渐地,光晕收束在一个人身上,在地板上倒映出修长的影子,随着轻轻的脚步声,向讲台走去。
      那些第一次来课堂的人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声:
      ——这位以严谨、博学著称的历史学教授,竟然是一位不满二十岁的清俊少年。
      他抱着一本书,缓缓向讲台而去,微卷的金发披散在肩头,挡住了他清晰的侧容。那一瞬间,讲堂里通透的阳光仿佛也生动起来,在他身上洒下七彩的光影。而他的白色衬衫却是那么洁净,甚至连那些跃动的光影都不能在上面稍作停留,依旧只是最洁净的白,仿佛海天深处的云,静静停栖。
      上课铃声在窗外敲响,发出悠远的回音。
      他轻轻将书放在讲台上,随手扶了扶金丝眼镜,抬头道:“上课。”
      这个并不经意的动作激起了一阵惊叹。尽管学生们已经上过他很多次课,但这一刻还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他似乎专注于自己的世界,完全无视同学们的反应。轻轻俯身打开粉笔盒,却不禁皱了皱眉。如往常一般,讲台上又堆了厚厚的一叠信件,有些在封面上用口红涂了两个重重的心形,有些画着可爱的笑脸。
      这些单纯的孩子们啊。他没有着恼,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打开课本。
      坐在最前排的女孩子们见他没有什么表示,不由得发出一阵失望的叹息声。Mr Young却已经转过身,在黑板上书写今天的课程。
      他的字迹与他的人一样,整洁,柔和,优雅。一缕极细的白色的粉尘,透过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流泻在洁白的衣袖下,仿佛是一场无声的夜雪,亦仿佛是一曲悠长的吟哦。
      正胡思乱想的同学们禁不住精神一振,渐渐安静下来。连前排那些最花痴的女生,也悄悄收起了相机,打开笔记本。
      这一刻,他们仿佛看到了年轻的亚里士多德,携着他的羊皮经卷,站在希腊元老院的讲台上,即将开始一段注定要铭记史册的演说。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