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


  • ☆Rafa


      
      中文名:柏雍
      出生地:美洲特区·北美行省。
      身高:185
      年龄:22
      身份:Knight R 。二十六位驾驭Archangel的骑士之一
      第二大公加里·亚当斯的守护骑士。
      外形:棕色短发,棕色眸子。
      性格:风趣、幽默、爱调侃。
      爱好:喜欢奇装异服,头发乱乱的。形影不离地跟在第二大公身后,时常心不在焉,没睡醒的样子。
      但遇到感兴趣的事,立刻变得很活泼。很喜感,很阳光。时常穿着高价购买来的怀旧演出服(就是有绶带、徽章、亮片,超夸张的那种),抱着古董吉他唱歌,但唱得很差,却非要逼别人听。



       
    履历:
      虽然很年轻,却已经成为第二大公的守护骑士。多年来与第二大公形影不离。虽然民众有事对他过于散漫的作风颇有微词,但北美行省高层都对这个奇装异服的少年怀有敬意,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个骑士,还是亚当斯大公面前的心腹重臣。
      Rafa平时虽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遇事极为从容,深藏不露。极受亚当斯大公的信任。
      和玛薇丝女王的守护骑士Glory是好友,但经常调侃Glory过于骑士风度的复古做派,算是冤家好友。

       
    所属Archangel:
      Rafa所驾驭的Archangel为Raffaele(拉斐尔)。
      因此他也被称为Knight R。
      这台Archangel隶属于美洲特区·北美行省。
      Archangel的命名规则之北美行省:
      由于第一台Angel是外太空坠落的,带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力量。所以称为Lucifer。
      这台Angel最初由美国军方持有,并且率先参考Lucifer研究出了自己的Angels,所以,最初的Angels都诞生在北美,且都以圣经中天使的名字命名。
     
    补充资料:
      
      【守护骑士】
      统一后的合众国中,只有二十六位骑士有资格以字母为名,标志着他们得到了国家的最高认可,进入了象征国家荣誉的骑士团。但却只有三位可以被称为守护骑士,因为只有三位大公能够拥有守护骑士的效忠。
      守护骑士与主君的关系如果只用八个字表示的话,那就是“生死相随,形影不离”。主君对自己的守护骑士绝对信任,而守护骑士也随时有为主君而死的觉悟。成为守护骑士,是每一位骑士的梦想与最大荣耀,他们甚至与主君一同长大,从主君还没有继承公爵之位时起就宣誓效忠,跟随左右。其中要经历无数次生死与共的考验,最后才能成为守护骑士。
      他们与主君的关系,不仅仅能以主仆、挚友来形容,而是形与影。他们是主君的影子,是主君生命与荣誉的一部分,他们的命运早已与主君合二为一,不可分离。
      

     
    相关片花:
      
      15点40.
      这道木门和金属门隔断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空间里别无他物,只铺着一张极厚的丝质地毯,地毯上放着一盏提灯,整个合众国仅有的三位守护骑士就围坐在地毯上。
      提灯前散落着几张描绘着魔法生物的卡片。
      他们在玩魔法门纸牌游戏。

      一个穿着红色滚边旗袍的小姑娘盘膝坐着,心不在焉的打了个哈欠,将剩下的牌摊开:“大天使、金色狮鹫加魔力药水,两位先生,Game over了。”
      对面一位奇装异服却不失清秀的年轻男子看着手中的牌,有点难以置信:“小丽,你连续赢第十三次了。”
      小姑娘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她本名是沈清悒,排名Knight X,是第三大公的守护骑士。不过对于她,这个难得的荣誉却是世袭而来,她的父亲与祖父都曾是第三大公的骑士,追随公爵终身并先后为之献出了生命。她如今只有十六岁,是玫瑰骑士团中最年轻的骑士,因为这点,她经常称为骑士团其他成员调侃的对象。加上她总是穿着红色对襟扣的旗袍,梳着双髻,看上去似极了一款10年前曾风行天下的格斗游戏中的春丽,所以在骑士团中,大家都不称她的本名,而戏称她为小丽。
      “很奇怪么?”沈清悒有点不服气地看了他一眼,反唇相讥:“拉风先生,您这么惊讶,是因为我是中国人,还是因为我是女人?”
      年轻男子的名字是Rafa,中文谐音和拉风差不多,再加上他每天换一套奇装异服的习惯,沈清悒经常用这个名字来回击“小丽”的调侃。
      Rafa有点无可奈何地挠了挠头。他有一头好看的亚麻色短发,为了配合那套高价拍回的四十年代摇滚巨星的古董演出服,特意做了一个夸张的向上直立造型,却由于一宿没有梳洗,变得散乱起来。经他这样一挠,头发更是分成一束束,东倒西歪,看上去说不出的古怪,但他一副却满不在乎的样子,将纸牌在地毯上搭起一座小塔:“提醒一下,全世界现在隶属于一个国家了,小丽小姐,你只能说你是中华行省人,正如我是北美行省,他是英格兰行省。”说着指了指身旁的另一位男子。
      那位男子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黑色的风衣剪裁精致,衣角有银色刺绣标志出欧洲宫廷的元素。他的脸也如宫廷肖像中的那些贵族,有些苍白,有些倨傲,也有些阴沉。
      Rafa从散乱的纸牌中抽出一张“叛徒”,微笑对那位男子道:“我明白了,Glory,你就是内奸,你一直在让她。怪不得我觉得自己的水平低了一点点,原来都是有了你这个累赘。”
      Glory没有否认,冷冷将牌扣下:“不这样,怎么终结这个无聊的游戏?”
      沈清悒叹了口气:“同意,这种美国人发明的游戏实在是非常无聊。”她完全无视他对于世界统一的提醒,仍然故意去强调着国别。
      Rafa无奈地摊开手:“或者我们应该玩有欧洲特色的Bridge,或者中华行省特色的Mahjong(麻将)?”
      沈清悒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些都out了,现在最流行的是Fright against the land lord。”
      “什么?”Rafa睁大了眼睛。
      “斗地主。”Glory在一旁冷冷地补充了一句:“作为世界统一后的标准而言,你的中文可真是差劲。”

      ……
      “顺子4到9”
      “顺子5到10”
      “顺子7到k”
      “顺子8到A”
      Glory摇了摇头,示意不再要牌。
      沈清悒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Rafa:“拉风先生,如果我没记错,你从头到尾还没出牌吧。”
      她有些炫耀的拿起手中仅剩的一张牌:“看来下一把,轮到我做地主了?”说着正要把手中的牌放下,宣示胜利。
      Rafa似乎想起了什么:“等等。”
      沈清悒甜甜地笑了笑:“要不要我给你讲讲规则?理论上说,没有比到A更大的顺子了。”
      “可是……”Rafa皱了皱眉,突然道:“Bang!”
      沈清悒被他吓了一跳:“这是什么?”
      “中文叫炸弹。小丽小姐。”他笑嘻嘻地拿起一对joker,举到沈清悒眼前。
      “即便是炸弹,也不用这么大声的出牌!”沈清悒一脸怒容。
      “Sorry,我以为一个游戏没有附加音效,就会逊色很多。”他一脸微笑,一把甩出一串从4到A的顺子。
      沈清悒更加生气:“你有这么多顺子,刚才怎么不要牌?”
      他懒懒地叹了口气:“你们两位出得太快,我没有来得及说话。”
      “你……”沈清悒正要发火,却又被吓了一跳。
      他甩出手上最后四张牌,竟然是4个2。然后欣赏着她目瞪口呆的表情,非常温柔的重复了一遍:“Bang——再一次。”
      沈清悒狠狠瞪了他一眼,她脸上有两个梨涡,看上去极为可爱。这时努力做出一种恶狠狠的样子来,却不料一个人若长得美了,那便失去了做恶人的资格,无论装得多么凶,总是很难让别人怕的。

      战斗在继续。
      沈清悒:“真是难以置信,你做第二十二次地主了!”
      Rafa漫不经心:“有什么奇怪的?你这么惊讶,就因为我原来是美国人?”
      Glory面无表情地打断他们:“我以为你们可以厌倦这个无聊的游戏了。”
      “……”
      
      突然,那道木门传来一声轻响。
      三位Knight都扔开手上的牌,站了起来。
      门徐徐开启,第三大公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一言不发地向大门外走去。
      看来,刚才谈判并不愉快,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沈清悒赶紧跟了上去。
      她甚至没来得及和大家道别,就随着第三大公离开了议事厅。
      那一刻,她脸上的娇俏完全隐没,她仿佛完全不再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是一个影子,跟随在第三公爵身后。
      冰冷、理智、强大、忠诚。
      这是守护骑士的职责,形影不离地跟随主君,不多问,不妄言。在保护主君时,他们必须要放弃掉自己的一切。只要绝对的忠诚,不需要有自己的意志和判断。
      Rafa的目光尾随着她离开,轻轻叹了一口气:”Glory,你知道么,每一年的新年,我都会许愿让这个合众国永远和平繁荣。”
      他脸上一贯漫不经心的笑容渐渐隐没,变得少有的严肃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有一天要兵戎相见。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