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yal


  • 秋璇:

      ☆英文名:Friyal 芙瑞雅
      出生地:欧非特区·英格兰行省·伦敦
      年龄:20岁
      身高:172cm 体重:49kg
      生日:11月25日 射手
      敬称:Her Royal Highness of Friyal (芙瑞雅长公主殿下)
      身份:高贵美丽的芙瑞雅长公主,玛薇丝女王的独生女。克丽丝塔(Crystal)小公主的堂姐。 与卓氏家族有政治婚约。如今隐姓埋名,来到中华行省,开办一家私家侦探事务所。
      继承顺位:Queen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
      外形:浅金色长卷发(这里设定为非常特殊、纯粹的浅金色,只要一看,就是欧盟联合王国最纯正的王室血统的象征。秋璇来到中华行省开办弦月事务所的时候,为了掩饰身份,特意将头发染成栗色。)
      眸子颜色:通透的湛蓝色(同样有鲜明的王室特征,所以也以深色美瞳片掩饰。)

      
    履历:
     秋璇在高中毕业晚宴上离家出走,之后军情六处出动所有力量都找不到她的消息。其实她隐姓埋名,来到了中华行省上海,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毅然租了全魔都最贵的写字楼(就在华音大学对面),开办了一家半年没有生意上门的私家侦探事务所。
      事务所的员工只有两个,技术部门的韩青主,还有来此地打杂的相思。工资标准很高很高,但只发了第一个月就再也没有发了。目前事务所欠下无数的债务,被各路人马讨债中。不过老板娘秋璇mm气定神闲,每天按时开业,喝着相思泡的咖啡,吃着各种各样的甜食,悠然不迫的等着什么。
      或许是一个时刻,或许是一个人的到来。
      秋璇mm非常爱好甜食,但有着无论怎样都不会发胖的体质,这一点,连相思都觉得羡慕。
      故事开始之初,就是各路人马兼有讨债公司的员工来向秋璇讨债,气势汹汹。却恰好遇到了第一桩案子的上门……

      
    相关片花:
      
      华音大学东门口有一条小河。河岸上就是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汇聚了世界一线品牌的旗舰店,和全市最昂贵的酒吧。每到了傍晚,对面那条石子街道上灯光闪耀,照出一片纸醉金迷的色调。
      一心学业的好学生对这里敬而远之,那些贵族子弟们却将这里视为猎艳的绝佳场所,一些出身普通却又拥有美貌的灰姑娘们也常来这里碰碰运气。华大的学生一般将之称为“皇后大道”。
      夜色刚刚笼罩下来,年轻的情侣们三三两两走过皇后大道,男生大多衣着讲究,女生多半美貌出众。这条街是传说中名车美人的展示场,那些长相平庸、衣着寒酸的人自惭形秽,一般不到这里来出丑。
      但是每个路过的男生,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一位在河边独坐的少女。
      她身着一款白色雪纺礼裙,远看仿佛是一层无暇的白纱,只有仔细看去,才会发现薄纱下刺绣着淡绿色的藤蔓图案,精致的藤蔓沿着腰部曲线悄悄延伸,散入斜裁的裙摆,化成一缕淡淡的波纹。微风起时,轻灵的裙摆如海洋般摇曳而起,在她纤细的身体上厮缠摇曳,在灵动中增加了一丝神秘与妩媚。
      她斜坐在一张藤椅上,身旁是爬满牵萝的木制栏杆,栏杆外便是河流。从这里望出去,便可以看到河岸全部的风景。这是皇后大道所有酒吧中最好的位置,平时要提前一周才可以订到。她轻轻依靠在栏杆上,毫不在意昂贵的衣裙沾上尘埃,栗色的眸子静静望向远方,似乎陷入沉思。夜风撩起她飘扬的裙裾,显出线条优美的小腿,玲珑的脚踝上,交叉绑着柔软的白色缎带,水晶的鞋跟极高极细,是一抹拉长的水滴,看上去低调而精致。
      路过的贵族子弟们不禁驻足惊叹, 他们虽一贯用金钱换取少女的爱情,但心底深处却一向认为,只有不知道自己美貌价值的少女才是最美的。相对于自己身边那些为珠宝沉醉的肤浅的女人,她是多么的气质出尘。
      一群少年在不远处窃窃私语。当中那位少年是刚刚进入华大的新生,在狐朋狗友的撺掇下,第一次来到这里,神色显得有些忐忑。
      一人不耐烦地推了一下他的头:“喂,你都看了半小时了,过去打个招呼嘛。”
      另一人拍着他的肩:“以我行走此地的经验,这个可是多年不遇的绝色哦,错过了要后悔终身。”
      那少年脸色绯红,似乎有点犹豫。
      同伴们一起推了他一把:“去啦,要不到联系方式就别回来了。丢我们的脸!”
      在伙伴的压力下,那少年鼓起勇气,缓缓走到河边,吞吞吐吐地道:“请问,你是一个人么?”
      少女依旧望向远方,淡淡道:“不,我在等人。”
      他满腹准备好的话都被这个回答截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呆呆地站了一会,有些泄气地道:“抱歉,打扰了。”
      他回过头,却看到伙伴们都在努力对他做手势,叮嘱他就算出师不利,也至少要到电话号码。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么?”
      少女突然回过头,微微一笑:“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一笑,夜空仿佛都亮了起来。她的笑,就像是烟火将这个晦涩的世界点亮,在少年的心房中炸开。少年急促地呼吸了几声,脑袋里有些晕晕乎乎的:
       “你,你要问什么?”
      少女看着河中倒影,轻轻道:“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她知道你在哪里,但三年来从不和你联系。只在你订婚典礼的前夜,给了你一条短信。要你抛下新娘和满堂宾客出来见她,你会来么?”
      那少年本能地想说“会”,却犹豫了一下,终于没能说出口。
      他低下头,诚恳地道:“我……我不确定。也许短信没有收到,也许手机号码已经换了,也许我那时已被父母监控起来……”
      少女注视着他,妩媚的笑容中带着不容置辩的力量:“但,他会来的。”
      少年怔良久,沮丧了起来:“我明白了。祝你等到他,再见。”怅然转身。
      一张名片递到他面前。
      他讶然抬头,发现那少女正微笑着看着他:“如果有一天,你的人生中出现了这样的难题,别忘了打电话给我,我会帮你解决。”
      少年翻过名片,上面写着几个字:“弦月事务馆”。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