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 卓王孙:

      ☆英文名:Alex
      出生地:中华行省?杭州
      年龄:20岁
      身高:185cm
      生日:8月15日 狮子座
      外形:黑色眼睛和头发。正式场合会华服盛装。座驾是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
      身份:第三大公长孙。亚太特区第一顺位继承人。与Queen家族第一继承人有政治婚姻。
      敬称:公子。
      公子,这个东方色彩的敬称,本义就是公爵之子。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演化为对上层男子的通称。而在这个保留了特殊的贵族体制的世界中,又回归于专称公爵继承人。由于他是中华行省唯一的继承人,所以中华行省内部,很多人称他为大公子。
      外形:黑色眼睛和头发。正式场合会华服盛装。座驾是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


      
    履历:
       出生前,父亲已死于三战,母亲也在他出生时死去。还在襁褓中的他成为了亚太特区唯一的继承人。
      从五岁起,作为亚太与欧非特区友谊的象征,他被送到了英伦半岛,在玛薇丝女王的王宫中和秋璇一起长大。(其实后来克丽丝塔公主,即小鸾也在,只是由于小鸾还很小,所以主要时间是和秋璇在一起。)
      他和秋璇曾有一段两小无猜的日子。一起读书,一起成长,一起走在英伦郊外的花海中,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直到高中毕业舞会上,秋璇不辞而别。小卓寻找不到,不久后被祖父卓望野(第三大公)逼着回到中华行省。他被送到华音大学,并在严格的监督下完成学业。但他从此性格大变,不仅不认真念书,且懒散叛逆,无法无天。和祖父关系一度十分紧张。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那样的叛逆、暴虐、喜怒无常。人们私下议论,若第三大公去世,他便会成为这个亚太特区的少年暴君。


    相关片花:

      虽然身为第三大公继承人,他对中华行省的童年记忆却几乎是一片空白。从五岁起,他就作为亚太与欧非特区友谊的象征,被送到了英伦半岛,在Queen的王宫中渡过了童年及少年时代。由于第一与第三大公家族的良好关系,他受到了王子一样的礼遇。Queen甚至亲自过问他的成长。
      然而,他并不喜欢那里时常布满阴霾的天空,以及王室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
      幸好有了她。
      她和别的女孩是那么的不同。在皇家园林中,他们一起练习骑术,是她悄悄甩开随从,绕上岔路,将他带到了一片花海前。箭术课上,看到教他们语言学的家庭老师路过时,她恶作剧的一箭飞出,刺穿了那顶可笑的绅士礼帽。到了同龄人进入高中的那一年,她一再争取,两人才终于得以从刻板的王室教育下解脱出来,一起进入某学校念书——虽然也是一所贵族专属学校,但至少有了更多的同学。
      三年的高中生涯,她和他一起渡过。
      毕业舞会上,她策划了一场别出心裁的化妆舞会。每个人都抽到一张签,里面写着一个童话人物的名字。大家在舞会上,将按照抽到的人物装扮自己。
      有人抽到灰姑娘,有人抽到小红帽,有人抽到阿拉丁,有人抽到皮诺曹,一个男孩抽到了《小王子》中的王子,兴奋得跳了起来。
      不出意外,她抽到了人鱼公主。
      而他抽到的,不是王子,却是圣诞老人。
      打开签的一瞬,同学惊讶声四起。他抬头,却看到她嘴角挑起一缕调皮的笑。
      舞会当晚,他在众人的目光中走进大厅。
      她坐在舞池旁,一身红色宫廷礼裙,天鹅绒的裙裾从盈盈一握的纤腰处蓬散开去,宛如一束怒放的玫瑰。淡金色长发打着卷,披垂在肩头,刺绣蕾丝绕出藤蔓的形状,衬出她胸前一片凝脂。上百颗鸽血红宝石被精心盘绕成一朵玫瑰,坠入她胸口的蕾丝中。
      这一刻,她比所有童话中的公主还要美丽。全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汇聚到她身上,男孩子们一次次鼓起勇气,邀请她共舞,而她只是优雅地拒绝。
      当他走向她的时候,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让开了道路。
      她笑着起身,指着他身上王子礼服:“怎么不是圣诞老人?”
      他淡淡道:“抽到王子的那个人生病了,我代替他。”
      她微笑着看了看他身上那件欧式宫廷盛装,轻轻叹了口气:“你一定没有看过这个童话……”
      他微哂道:“那有什么关系?童话里所有的王子都差不多,矫揉造作,自以为是。”
      “我同意。”她笑了起来:“不过,这位王子略有不同,他来自一颗很小的星球,星星上的一朵玫瑰是他的至爱。之后他走遍宇宙,都不能忘记她。”
      他一言不发,伸手从旁边的花瓶里扼下一朵玫瑰:“这样可以了吧?”
      她接过玫瑰,嗅了嗅,装到他胸前的口袋里,轻轻整理好:“现在就像多了。不过……”
      她侧着头,俏皮地一笑:“我更想看你扮作圣诞老人的样子。”
      他冷冷道:“我不会再抽到这种签了。”
      她眸子中的笑意如春水散开:“你就算再抽一百次,也必然是那一个。”
      虽然早料到了这件事是她在捉弄自己,但听她当面说出来,仍不禁脸色微微一沉。
      她看着他生气,微微一笑,柔声道:“你总是这么严肃。什么时候,你才肯放下面子,为了我,在大家面前做一件荒唐的事呢?”
      他皱起眉,不知要说什么。
      好在,此时音乐响起。
      于是,她拾起裙裾,一本正经地向他施礼:“可以请你跳支舞么?王子殿下?”
      
      舞池中,光影斑驳。
      他的脸色一直笼罩在阴霾中。突然道:“我马上就要回上海去了。”
      她微微一怔,随即换了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是啊,你毕竟是第三大公的继承人,早应当回去到中华行省去。”
      他注视着她:“你呢?”
      她默然片刻,轻轻道:“你知道的,我必须留在这里。好在,现代通讯发达,我们还会时常见面。”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一字字道:“我不想以后只在外事晚宴中见到你。身后跟着成群面目可憎的官员,彼此说着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
      她抬起头,看着他。通透的眸子中有淡淡哀伤:“那又能怎样呢?”
      他看着她:“你真的想,让我在大庭广众下,为你做一件荒唐的事么?”
      她沉默。
      突然,他松开她的手,退开一步。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中,他将胸前那朵玫瑰取下,一瓣瓣撕掉所有花瓣。
      花瓣在他修长的指间陨落,如下了一场红色的雨。
      更多的人们发现了异样,停止了跳舞,渐渐在他们身边围成一个圈,低声议论着。
      他看也不看众人,将枝条弯折到足够柔软,结成一个环,托在掌心。
      而后,他突然单膝跪地。
      穿着王子的华服,轻轻跪在舞池的中央。
      那一刻,乐队也停止了演奏。大厅中万籁俱寂,只有大家惊诧的目光。
      他们听到,一字字,王子向公主说出求婚的誓言:
      “With this ring,I ask you to be mine.”
      
      舞会现场一片沸腾。
      毕业晚会,本来就是一个疯狂的节日。之后的漫长离别,要在此纵情歌哭;今日的飞扬青春,要在此尽情挥霍。一瞬间,同学们忘记了一切,仿佛置身在童话中,见证着传说中的幸福结局。
      ——王子与公主从此执手相爱,直到永远。
      于是,四周只剩下一声声忘情的呼喊:
      “答应他!答应他!”
      她却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有难堪,只良久沉吟,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她妩媚一笑:“你先等等,我要去补妆。”
      他却没有起身,依旧单膝跪地,托起那枚玫瑰之戒:
      “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眩目的灯光里,她嫣然一笑,回头走进了休息室。
      
      这却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她。
      她从休息室的后门逃走了。让他一个人跪在地上,在众目睽睽下,等了足足二十分钟。
      三年来,每回想到这一幕,他就禁不住握紧了双拳。
      如果让他再看到她……
      然而,却没有如果。
      因为从那天起,她就完全失踪了。抛下责任,抛下他,抛下所有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之后的数年中,军情六局1出动了全部力量,却都找不到她的音讯。
      然而,他坚信她还活着,就在某一个地方,做着她想做的事,自由自在,再无拘束。
      每天清晨,她都会打开窗帘,对着阳光灿然微笑。
      她也会蜷缩在沙发上,将咖啡杯里,扔满一颗颗糖球。
      只是,谁也找不到她的踪迹。



  • 更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