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猫凯撒

  •   


      
    Chapter 1:
      我叫凯撒,我有个爱好,喜欢爬到很高很高的地方看星星。阿尔卑斯山,比萨斜塔,帝国大厦,我都上去过。我喜欢那种站在高处遥望苍穹的感觉,那让我觉得我真的成为凯撒了——我们意大利古代最有名的皇帝。每当这时,我就心潮澎湃,禁不住想干点什么。
      我保持着这个习惯,每个星期都要爬一次山。你知道,都市中是很难找到山的,有时我就爬些高楼大厦什么的。星光在它们顶上看上去依旧漂亮。
      哦,忘了告诉你们,我是一只猫。一只爱思考,喜欢爬到高处看星星,想要建功立业的猫。我还喜欢吃披萨饼,特别是熏肉加上虾仁的。
      讨厌的吗?我讨厌我的猫奴。那个负责给我吃、给我住、必须要陪着我玩、一天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用忠诚与爱守护我的人——莱拉。我真的讨厌她。坦白说她长的不漂亮,尤其是被厌食症折磨得瘦骨嶙峋的——她抱着我的时候经常硌着我。她还很胆小,甚至有些懦弱。她喜欢上一个男人,叫什么来?小卓?真是个难听的名字。喜欢就喜欢好了,可是她一句话都不敢跟人家说,人家只要看她一眼,她就脸红心跳的,又是假装捡铅笔又是系鞋带。她给我这个意大利之王丢脸了!
      我真想换个猫奴,实际上,我已经在筹划了。我要找个既强悍又温柔的帅哥,让他抱着我去泡妞。我们一定能配合无间大获全胜的。
      这是我的愿望。猫奴们说,如果对着流星许下心愿,那心愿一定会实现。
      那还等什么,去吧。我要到最高最高的地方,看着第一颗流星,许下这个心愿。我一定会成功的!
      附近最高的地方在哪里?天文台。它又高又直,可真是难爬。我可不是说我的体力差,我爬上帝国大厦的顶端,只用了五分钟!那还是因为电梯在中间停了两次。
      我喘嘘嘘地爬完最后一阶楼梯,我胜利啦!流星,你慢点坠落,等着我啊!
      咦?什么东西这么亮?
      天文台的顶上挂着一个盒子,漆黑,四方。月光照在盒子上,就像是变成实体一般,一团一团,漂浮在空中。我伸出爪子,稍微抓了一下,一团光就向我飘了过来。真好玩。我蹦着跳着,逗着那团光玩。的确比猫抓板好玩多了。乐极生悲的是,我一不小心,将它吸进去了!
      我吓了一跳,光跑进我的肚子里后,我的肚子里就像是开了一盏灯,从里面发着光,照得我的身体都像是透明的了。
      隐形猫!我高兴了起来,赶忙又吸了几团光。
      这些光要是加点甜味,就跟棉花糖差不多。我喜欢棉花糖,又能吃又能玩,还可以铺在窝里睡觉,想起来就舔一口……太棒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别的事?对了,我是来许心愿的!
      我懊恼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头,急忙蹲在天文台的边缘,专心关注地看着星空,等待一枚流星的降临。
      流星?不,那是一只小鸟。鸟类是小猫咪最好的朋友——当然是在餐桌上的时候。
      小鸟见到我,大惊,急忙展翅飞走。我本能地一跃而起,向它扑了过去。
      我忘了这是在六楼。我的身子飞出了窗台,在靠近鸟之前,突然向下坠落。完了,虽然猫有九条命,可是我不想要一身的伤!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子怎么这么轻?我有些疑惑地转头望着。下坠的好像没有平时那么快,我的身子轻的就像一片羽毛。我一蹬后腿,笔直地蹿了出去,就像是一枚火箭!我前爪顺势一勾,就吊在了一根柳枝上。天知道那根头发丝一样的树枝怎么能挂住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苦苦思索着。
      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发生在那些超级英雄身上的事,终于发生在我身上了!我被蜘蛛咬了,被蚊子叮了,被辐射了,被核磁共振了!总之,我变异了,我拥有了超级力量,成为了新的英雄。
      我就是——超猫侠!
      我若有所思。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上天注定的机会。我终于能实现我的理想了,我要建功立业,我要征服世界,我要成为真正的凯撒!
      我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超猫侠的厉害!
      哈哈哈哈哈……喵呜~
      我忽然发现有几个学生走过来,急忙收敛,发出一串萌叫。可不能让这些愚蠢自大的人类知道我的真正身份。超级英雄都是孤独的。
      “好可爱的猫啊。”
      “好想也养一只。”
      他们冲我打着招呼,走过去了。真是愚蠢的人类。不过,他们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必须解救我的同类。人类为了自己的欲望,不专心地做猫奴,反而将自己视为主人。他们开着宠物店,将千千万万我的同类关在小小的笼子里,待价而售!那段生活可真是凄惨,我每天都想逃跑,要不是莱拉救了我……嗯,在这一点上,莱拉算是做对了。可是她那天抱着我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一定是我的小猫咪。你就叫凯撒吧。”什么第一眼什么你的我的,恶心死了。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讨厌她。
      我要拯救被关在宠物店里的同类,我要他们免受我同样的命运,我要给予他们自由!
      我趴在角落里,等着夜幕的降临。一只帅气的黑丝巾将我的脸蒙住,没人能认得出我来。我就是在黑暗中行侠仗义的侠盗——超猫侠。
      终于,宠物店打烊了。晚上10点多的时候,人类已经疲乏了,可是我们猫族却正好精神熠熠,准备大干一番。我蹿到了门口,只需轻轻一扭,就将锁打开了,然后,我大踏步走进了店里面。
      一只只铁笼子垒叠在里面,狭小,肮脏,没有自由。笼子后,一双双大眼睛正满含渴求地望着我。那正是我的族人的眼睛。我感到一阵兴奋:我来拯救他们了!
      “族人们,你们被那些愚蠢自大的人类关在铁笼子里面,你们可曾想过,外面的世界有你们喜欢的小鸟、美食、有你们想要的一切?不要再玩那个猫抓板了,去抓蕾丝窗帘、真皮沙发,那才是练爪子的好地方呢。去屋顶上晒个太阳,去河边喝水。高兴了就坐在超市门口喵呜喵呜叫,你就会得到一大根火腿肠!外面的世界这么美好,为什么困守在这个笼子里呢?为什么要做他们的奴隶被卖来卖去,而你们本该是主人,他们才是猫奴!出来吧,我的族人,从笼子里出来,因为,伟大的超猫侠,现在给你们自由!”
      我化成一团旋风,将所有笼子上的锁都抓开。所有的猫咪们都欢呼着,走了出来。
      “嘿,超猫侠,你说的美食在哪里?”
      他们围着我,叽叽喳喳。我很帅气地打了个响指:“跟我来!”
      宠物店外面不远就是个很大的披萨店,外卖跟生意都很火,口味相当不错,是我的御用餐厨之一。我双腿直立着冲了进去,将右爪子比划成手枪的形状,摆出美国西部片里的牛仔姿势:
      “打劫!把披萨统统交出来!”
      店里的客人见到我,全都尖叫起来,落荒而逃。大获全胜。我和族人们们欢呼着,跳上了桌子,将客人们留下的饭菜当成自己点的单,痛快地大嚼了起来。
      “味道怎么样?”
      “好吃极了!”
      披萨店成了个欢乐的派对,我们吃着披萨,唱着歌,尽情地欢乐着。这才是猫咪应该过的生活。他们应该知道自由的美妙滋味吧。
      “嘿,超猫侠,你和我们长得都不一样,是新品种吧?那你有血统证书吗?”
      血统证书?“没有。”我摇了摇头。
      所有猫都停下狂欢,看着我。他们开始窃窃私语:“怪不得呢。瞧他那耳朵,那么尖。”说这句话的,是一只苏格兰折耳猫。
      “他的毛太黑了,没有层渐的银色。”金吉拉说。
      “我敢说他永远都长不出美丽的花纹!”美国短毛猫的话有点大声。
      “哦,那你是一只流浪猫了?”
      所有的猫都后退了一步,似乎怕我身上有跳蚤。这句话触怒了我:“我是有主人的,我的主人叫莱拉,她很爱我的。”
      “得了吧,超猫侠,她要爱你,还会让你半夜跑出来?”
      “我们回去吧。”所有的猫都打着哈欠,拍着肚子,向外走去。
      “你们回哪里?”我拦住他们。
      “当然是回宠物店了!我们跟你不一样,我们可都是有血统证书的,我们的血统高贵无比,可以追溯到伊丽莎白时代!我们高贵的血统足以让我们能找到一位有钱的主人,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你也不要整天不务正业了,你该想想以后的生活。”
      “可你们不想要自由吗?”
      “自由?没有主人的话,那样的自由会害死我们的。”
      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回到宠物店,爬进了笼子,自己关上门,开始打盹。我呆呆地看着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自由竟然这样理解。
      “我敢打赌,他是只流浪猫。”
      “一定是的。你看他的谈吐,太粗俗了,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哪有我们优雅。”
      我默默地转身,走回了宿舍。
      莱拉已经睡着了,我跳到上铺,钻进了她的被窝。
      今晚我需要点温暖。
      莱拉轻轻搂住我,坦白讲,睡在她怀里可真是温暖。可我是凯撒,我需要的是克丽奥佩托拉这样的女王,而不是个又厌食症又害羞的小姑娘。我叹着气,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Chapter 2:
      
      第二天,莱拉黑着眼圈给我准备早饭。我感到一丝歉意,昨晚呼噜打的太响了。但我随即释然,猫奴的责任,不就是照顾好主人吗?她应该感到光荣才是。
      我不该这么儿女情长,而该想些大事。
      解救同类看来不太现实,那些猫类中毒太深,他们被人类洗脑了,以为生活就是找位好主人衣食无忧。他们忘了自由的真谛。什么狗屁血统证书,内心的高贵才是真正的高贵。对于我这样优雅到骨子里的贵族,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荣耀,自由!那才是我想要的一切!
      于是,我设立了个更大的目标,解救人类。警察局是最好的所在,这里肯定有很多的冤假错案,一定有很多备受折磨的人在等待着超猫侠的拯救。猫要成为人类的拯救者,就这么定了!
      我兴冲冲地计划着。第一步,我要设计个面具。超猫侠的行头不能太简单,那会让其他超级英雄嘲笑的。我从垃圾桶里翻出上次那条黑“丝巾”,你能想想这条丝巾神奇的样子吗?它是个L形,拐角的地方还特别加厚了,正好可以捂住嘴。它从拐角处分开,一半很长,一半很短,呈圆筒形,顶端还破了一个洞。总之,它是完美的,除了捂在嘴上时有点臭脚丫子的味道。但是超猫侠岂会在乎这点小事?我拿过来,在上面画了个猫脸。就是大大的脸尖尖的耳朵舌头伸在外面的样子,然后,我套在头上,在镜子前威风凛凛地走着。
      太有范了!
      不知怎的,这造型让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骑士团。
      忘了告诉大家,我们这个世界是有骑士的。却不是中世纪满身甲胄、骑着笨马那种。不怕伤诸位自尊的讲,我所在的世界比你们的发达多了,骑士们的坐骑是一种被称为Angel的机体,它可以飞翔空中、下潜深海,还可以发射导弹,比马名贵和有用多了。如果这一切让你们贫瘠的想象力感到困惑的话,可以参考电影里的《变形金刚》里的那种机械庞然大物。
      只有最强大的骑士,才能加入玫瑰骑士团,全世界也不过有26个而已。因为他们的代号是按照字母排序的,多了就排不下啦。
      我挺起胸膛,像个骑士那样走来走去。
      这一瞬间,我已想好了超猫侠的英文译名,这样当我的事迹传遍好莱坞时,制片商们就不会为片名大伤脑经。按玫瑰骑士团的传统,用名字的首字母排序的话,凯撒(Caesar),就该是Knight C。可Knight C已经有人了,于是我在C头顶上加了一个2字。C的平方,双倍足料!
      完美的准备,行动开始!
      晚上9点钟,是警察局最繁忙的时刻。我蹲在屋顶上,仔细聆听着里面传来的审讯声,拷打声,开枪声,犯人死去声……
      太惨了……这集《监狱风云》真是太惨了!我胸中的正义感开始爆棚,将我的毛全都炸起来了。我一爪踹碎天窗,跳了下去。
      “统统给我举起手来!”
      我的出场一定是将他们震慑住了。那个正在看《监狱风云》的胖警察拿着汉堡,呆呆地看着我。洋葱丝从他嘴中慢慢绽放,带着芝士的褴褛香味。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固,这座警察局陷入了死寂。只有《监狱风云》中的角色,还在嘶声裂肺地惨叫着。
      “统统给我举起手来!你们听不懂人话吗?我可是用你们的语言跟你们交谈!”
      全部人员都用惊恐的神情看着我。那个上班时间看《监狱风云》的肥吃肥喝的胖子转头向另外一个人说:“猫在说话耶!你看到没有?猫在说话耶!”
      猫说话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人类蠢到以为宠物听不懂人话吗?那你怎么期望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一叫就能把球捡回来?笨!
      ——等等,“听懂”和“说”好像是两码事?那么,我为什么能说人话?
      这个复杂的问题一下子击溃了我,我脑袋里一片混沌,尝试着喵呜了一声,没问题,我没有失去猫咪的语言功能,太好了!我又尝试着“统统给我举起手来”也没问题!
      超猫侠学会一门外语了,真酷!
      “有什么好奇怪的?统统举起手来!超猫侠来拯救正义、摧毁邪恶啦!”
      那个比波斯猫还肥的家伙立即脸色惊恐,怪叫一声:“猫会说话啦!”噗通一声,他钻进了桌子底下。但他的屁股实在太大,卡在外面,拼命地摇晃着。那样子实在可笑极了。伴随着他这一声惨叫,死寂的警察局立即沸腾起来。
      “猫会说话啦!”
      “有妖怪啊!”
      他们疯狂地乱跳乱钻着,有的打翻了饮水机,有的脚绊在凳子里不去拿开凳子,反而惨叫“妖怪抓住我啦妖怪抓住我啦”,还有些人撞在一起,也不换个方向,不停地互相撞着一直到撞晕。
      真是太好玩了。人类真蠢。
      为什么不让它更好玩些呢?我一跳就将出口堵住,用力做了个鬼脸:“哇!”
      你能相信有两个人直接吓晕了吗?人流疯狂地向另一边跑去。我跟在身后四处追逐他们,一会扮成猫旋风,一会扮成猫漂浮,一会吊挂猫,一会吐舌头猫。警察局变成了化妆舞会,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等等,我这是在干什么!
      不是来解救犯人的吗?怎么把警察当老鼠追着玩?我是不是秀逗啦?
      不行,超猫侠要做正事了。我突然清醒过来,大摇大摆地走进刑拘室。这个季节犯人可真少,我走到最后一间,才看到几个戴着手铐的不良少年。他们躲在桌子下,吓得哆哆嗦嗦的。
      我向他们走过去,用骑士解救平民的姿态,优雅欠身:“先生们,你们好。”
      “哇……”仅存的几个人全都吓昏了。
      这下全完了。
      我懊恼极了,却不知怎么让他们苏醒过来。远方传来警笛声,看来敌人的援军就快到了。双拳难敌四手,我决定暂时撤退,保存实力。
      于是,我只好用在墙上留下了“超猫侠”以及“Knight C平方”的双语署名,蹒跚着走出了警察局。
      我垂头丧气地走着,路灯将我的影子拉的老长。
      我可是跟古代帝王同名的伟猫啊,注定要做件大事的。我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从我黑底白花的毛色上就能看出命运非同平凡的轨迹!
      我蔫头蔫脑地回到了窝里,盘起了身子。莱拉叫我的时候,我都没有搭腔。我受到打击了。连我这样的猫居然也有弱点,关键时刻竟和别的猫一样贪玩,这让我很受伤。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醒来的时候我果然觉得好多了。我精神百倍,可以跟小鸟好好打一架,或者将宿舍弄的一团糟……等等,我不能再干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我要做一件真正的大事!
      蒙面巾先拿来!
      咦?它也变了。干净了。上面画的猫脸用线绣了起来。虽然我是个粗人,没啥艺术细胞,但仍然觉得现在的猫脸比我画的好看多了。莱拉就有挺多的艺术细胞的。我将蒙面巾戴上,在镜子前跑了一圈。更加威风凛凛了!
      我发出一声得意的喵呜。
      完美。
      完美的早晨,我将昨天的事情全都忘记了。
      开始吧。筹划一件真正的大事。要占据各大报纸的头条,让60亿人类为之齐声膜拜,要100年后的历史学家为之津津乐道、皓首穷经。
      对于这一点我筹之烂熟。我要举办一场美食大赛。大赛上全都是猫罐头。有吞拿鱼和虾的,有白饭鱼的,有牛肉的,有鸡肉的,统统都是我最爱吃的!这个大赛要面向全世界召开,只允许人类参赛。街角那只小癞皮猫可不准浑水摸鱼。
      至于这个比赛的意义嘛,就在于向人类宣示,真正好吃的食物乃是猫罐头,这枚小小的金属罐子里装着天下美味的极致,可比什么法式大餐、巴西烧烤,满汉全席高明多了。人类现在有太多争执,就在于对美的认知不统一。只要人类能发自内心的认识到,猫罐头才是超越了文化、种族、地域的真正美味,他们的思维就会变得纯粹。人类忙碌一生,得到豪宅名车,亿万家产,都不如一只霸占猫罐头的猫咪幸福——最高的美就是简单,最高的幸福就是猫罐头。想明白了这一点,人类的内心就会得到平静。这是哲学,也是诗学。当然再往下还有很多环境保护学的意义可以挖掘,就不再累述了,总之这是伟大的思想曙光,必须向人类启蒙。
      参赛方式嘛,大家在赛场乒乒乓乓一顿狠吃啊,谁吃的最多,就获得冠军。冠军的名字也很霸气:极品罐头杯大满贯冠军!以后这场赛事会越办越多,形成个系列赛,有的在草地上举行,就叫草地大满贯;有的在泥地上举行,就叫泥地大满贯。抢吃可不行,这是绅士的运动,要在中间设个网子隔开,选手一边一个分别吃。要是打平了,就拿出七个罐头来,看谁先吃完,这叫抢七……
      太经典了!
      必须得找到德高望重的人来当评委才行。这也没什么好考虑的,因为人类早就给我选出来了。三位大公!哦,又忘了告诉大家,我们这个世界是有公爵的,玫瑰骑士团的骑士们就效忠于他们。其中三位地位最高的,被称为大公。玛薇丝大公,亚当斯大公,卓望野大公,真是天造地设的三大评委啊。
      等等,卓大公不行。不是我嫌他太老,而是因为莱拉暗恋上他的孙子——小卓。那还是委屈老卓一点,不要他当评委了,换小卓顶上吧。虽然他一定会觉得很遗憾,甚至会动用手中的权力来压迫我以求取得这一席位,但我是不会屈服的。
      我开始写邀请函。
      必须要写得很正式很有外交辞令才行,三位大公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个我最在行了。
      “你好:这是你母亲的留言。来当极品罐头杯大满贯的评委吧,哦对了,不要关上你家的前门,还有不要在院子设防哦。
      你真诚的,
      妈妈(不是超猫侠哦)”
      太好了。冒充他们的妈妈,会让他们更愿意来参加的。这是我小小的诡计,我预计它会得到完美的执行。我一连写了三份,分别装在了信封中。
      “玛薇丝收。”
      “亚当斯收。” 这俩人的名字还挺对称的,说不定是有点啥猫腻。
       “小卓收。”
      我可不能大意,万一卓大公先拿到信,他一定要来怎么办?我拿起笔,在后面加上了个括号“老卓不要收”。这下子一切就都完美了。
      投到邮箱里,他们就能收到了。
      Bingo!
      超猫侠的计划无懈可击。接下来要为比赛准备物资了。洗劫猫罐头店,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猫罐头,报名参赛的选手会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参加人类吃猫罐头大赛。第一个冠军意义重大,一定会载入史册的。我想他们一定明白这一点。也许我该找个赞助商,出售个冠名权什么的。
      戴上我可爱的蒙面巾,唱起我华丽的小曲,超猫侠在行动!
      比起街角的披萨店,我更喜欢这家猫罐头店。这家店真是太神奇了,我都弄不懂它到底有多少猫罐头,怎么卖都卖不完。洗劫了它,足够全部的大满贯选手吃了!
      你就是赞助商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一根横幅,上面写着:超猫侠——极品罐头杯大满贯唯一冠名赞助商。这个荣誉,必须授予这个罐头店。然后,我再从那里面拿罐头,就不算洗劫了吧?赞助商出点比赛用品,这是天经地义啊。店主要是知道了,一定喜极而泣的。先不要告诉他,我要给他个惊喜。
      所以,我特意选了个夜深人静没人的时候,将横幅挂在了店的玻璃门上。我想像着第二天店主过来,看到这个横幅的表情,他一定比中了乐透头奖还要开心。
      我真是个向人间播撒欢乐的小猫咪啊。
      突然,背后有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原来你就是超猫侠。”
      
      
    Chapter 3:
      
      我转头,一个白色的人影微笑看着我。
      他倚在路灯柱上,晕黄的灯光恰好将他所站的地方照亮。夜风吹起他棕色的短发,露出一张英俊而温文的脸。但和那张天使般的面孔截然相反,他身上的穿着真可算是奇装异服。上衣有点像军装,又有点宫廷元素,层层贴满了白色的亮片,点缀着金色绶带和勋章。领口向下的部分故意撕开了一道深深的V字。那是一种看上去毫无章法其实却精心设计过的凌乱。紧身长裤和造型夸张的军靴本是本季雷款,时尚杀手,却意外地被他驾驭了,镶着碎钻的裤线恰好烘托出他笔直修长的双腿,并不觉得突兀。
      我记起来了,这是上个时代某位摇滚巨星的演出服之一。我在电视上看见过,现在若不是博物馆中的收藏品,就是拍卖会上的天价货,此刻竟被他穿在身上,还穿得这么好看。
      有品,有范,有钱!我赞不绝口。
      那人沿着街道走来,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却又被反射出,他就像是全身都在发光一样,几乎闪瞎了我的猫眼。
      我瞬间就被他迷住了。这是我心目完美的主人的形象!
      从容!
      个性!
      不乏耐心而又能力超群!
      我一溜小跑就向他跑了过去。我站在他脚下,向他仰望。从这个角度看,他更加高大了。我不禁冲他喵呜了两声。
      他蹲了下来——真是个善解猫意的人!
      我喜欢他抚摸着我的头跟我说话的样子,坦白说吧,我被他迷住了。什么莱拉,我忘记了!我想要他做我的主人!我一定会是他最喜欢的小猫咪!
      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冲我晃了晃。
      “这样子可是无法寄到的。”
      他耐心地向我解释:“你要写清楚邮编、地址,还要贴上邮票才行。”
      他一说,我一下子就懂了!不像莱拉,罗里八嗦絮絮叨叨,半天还找不到重点。简直拿我当小孩子耍。
      “走吧,我带你去找他。”
      他手中拿着的是我寄给亚当斯大公的信。刚才我明明丢入了信筒,不知怎么又回到了他手上。
      嗯!我用力地点头,跟着他走去。
      
      “可怜的小猫咪,就这样被人骗走了。”
      一个妩媚声音从街角的尽头传了过来:“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亚当斯大公的守护骑士,Rafa。”
      守护骑士?我不禁乍舌。要知道,整个玫瑰骑士团里也只有三位骑士称得上守护骑士,是这个世界里极有声望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忠诚、强大、惜名,是骑士精神的楷模。
      耶!我就知道,我的主人注定是与众不同的!
      我看向Rafa的目光更热烈:“是亚当斯大公来派来的么?哦,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他派你接我去他家,商讨猫罐头大满贯的对不对?本来我是不和中间人接洽的,但既然是你,我就勉为其难将就一下……”我突然闭上了嘴——那封信既然还没寄出去,亚当斯大公自然还不知道猫罐头大满贯的事,更不会派人来接我。
      那他是来干什么的?我那聪慧过“人”的大脑似乎有些转不过来了。
      黑暗中,那个妩媚的声音笑了笑:“知道他要带你去哪里吗?51区。”
      51区?听起来挺好玩的样子。我迷惑地看了看Rafa。
      “可怜的小猫咪,看来你还不知道面临的命运是什么样子。你会被肢解,详细研究。你会被大卸八块啊!”
      人影缓缓走到我们面前,站住。
      这个女人很好看,这是我的第一印象。比莱拉好看多了!她也很完美,如果不是我已经找到了满意的主人的话,我一定会选她。真是伤脑筋,要不就一个好主人都没有,要不就突然来了两个。
      我真是太幸福了。
      等等……什么?肢解?大卸八块?这些听起来一点都不好玩!
      我怀疑地看着Rafa:“她说的不是真的,是不是?”
      我满含期盼地看着他,希望他说出否定的回答。找到一个完美的主人并不容易,我可不想见异思迁。我是只守旧的猫咪。
      Rafa没有否认:“你是只很特殊的猫,你会说话,拥有超强的力量,我们的确想好好研究你。”
      女人纵情一笑:“是好好研究你的尸体吧!否则,怎么可能出动骑士R的大驾呢?”
      Rafa:“51区有很多精妙的科技,并不需要杀死它。”
      我打断他们的话:“你?你没想过收养我?”
      我哀恳地看着他,说句话吧,主人。你在拯救一颗绝望的灵魂。
      Rafa摇了摇头:“我在工作。”
      我绝望了。
      女人柔媚地笑了起来:“到我这边来吧。我收养你。”
      能在绝望的时候听到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Rafa,是你不珍惜我,不是我背叛你!我跳了起来,向女人蹿去。
      我一头撞在了一团看不见的东西上面,顿时头昏眼花。可我连撞着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一下撞的可真不轻,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惨叫一声,萎顿在地上。
      女人笑了笑:“果然不愧是以防御著称的R骑士,看来,你被他的粒子盾困住了。要不要我救你?要的话就求我哦,叫声主人我就救你。”
      她的话半真半假,带着点戏谑。我很想叫这声主人,但一开口,却咳出了一口血。我立即就懵了,我……我吐血了?我受内伤了!
      女人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嚓的一声轻响,一道透明的裂痕,出现在Rafa身前三尺之处。那就是我撞的头昏眼花的地方。女人的手从裂痕中伸入,抓住了我。
      “快叫哦,再不叫就来不及了。”
      我大惊,努力想叫,但越急越叫不出来。
      女人:“不想跟我走吗?带你去个好地方喔。那里有很多你的同类。”
      同类,是猫咪么?坦率地说,我不喜欢这些同类。那些自认为有血统证书的贵族猫背叛了我。而街头肮脏的流浪猫我又看不上。
      “不。”女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你现在不能被称为猫了。你被潘多拉魔盒照射过,因而获得了高等智慧和力量。你已成为‘妖族’的一员,如果肯跟我回妖族的聚居地继续修炼,这种力量还会越来越强,那时候你就再也不怕人类了。”
      什么妖族?什么魔盒?
      我还不能完全明白她的话,但真的很想跟她走。可是,我为什么叫不出来?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急得满头大汗。
      女人猛然后退,她背后倏然也出现了一只透明罩。罩上的裂痕缓缓收缩,终至于不见。她跟我一起被锁进了两只粒子盾中间。
      Rafa:“好身手,我现在对你也感兴趣了。”
      女人:“对不起,我已经有男友了。你愿意做地下情人吗?”她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猛然一掌击在粒子盾上。裂痕纹波般扩开,粒子盾上银光闪动,不住地崩解。但,也在不住地重生。
      Rafa:“不要浪费力气了。你既然知道我以防御著称,就应该知道,我能同时开启十二层粒子盾。以你的力量,顶多能同时攻破三层,而在你攻击剩余的粒子盾时,我有足够的时间修复被攻破的部分。你绝无可能逃出去。”
      女人的眉头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眼巴巴地看着她。从她的神情中,我知道,Rafa说的没错。完了。
      呕,这是什么世界?两个完美的主人人选摆在我面前,但我却要被抓走!
      女人笑了笑:“小猫咪,看来我保护不了你了。”
      “你可是第一只计划之外、偶然得到潘多拉魔盒照射的妖族呢。可真是可惜。”
      她的样子倏然变化,九条白色的光影从她背后闪现。我赫然看清,那竟是九条尾巴!女人的脸也变了,变得尖尖的,妖异狐媚。砰的一声巨响,九条尾巴全都击在了粒子盾上。粒子盾一阵剧烈的震荡,轰然爆出了一个大洞。女人飞翔而出,盘踞在天上,就像是一只白色的大鸟。
      Rafa一惊:“九尾天狐?”
      女人刺耳地尖笑了一声:“看来我只能执行命令的第二部分了。”
      她猛然冲了下来,带起九道白影!
      Rafa手一扬,粒子盾再度结成,护在身前。但在白影之前,粒子盾显得脆弱之极。女人转眼冲到了他身前,手指扬起。
      但是,她……她为什么向我抓了过来?我呆呆地看着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Rafa一把将我拎开,手臂上猛然弹起一只合金盾,将女人挡住。但,女人尖锐的指爪,已几乎将合金盾抓透。
      我:“你……要杀我?”
      我真的懵了。
      女人:“是的。既然我带不走你,那就只有杀掉你,让他也无法带走你。”
      Rafa叹了口气:“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女人侧头聆听了一下:“哦,你的Angel赶过来了。我只有十秒的时间了。那么,一击定输赢吧。看看你能护住这只小猫咪,还是我能杀了它。”
      什么?什么时候我变成主要目标了?
      女人身子一旋,眼中的碧光跟身后白影融为一体,猛然扩发为一股极为凌厉的压力,向四周压了下来。碧光白影越来越收缩,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都要窒息了。
      我的心在流泪,为什么?为什么这两个看上去很美的人都想杀我?你们可都是我的完美主人人选啊!
      我抱着头,哀哭起来。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想吃披萨,我想窝在被窝里睡懒觉!我想晒着太阳打着滚,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有一大堆吃的!我不想死!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来:“凯撒!”
      是莱拉!
      是莱拉的声音!
      我猛然仰起头来。莱拉抓着书包,在街的另一头大喊着。
      她看到我,向我冲了过来。
      “凯撒!”
      碧光白影猛然爆发,汇成一股旋风,向我当头猛压了下来。我大喊着:“莱拉,不要过来!危险!”
      但莱拉并没有听我的话,她喊着我的名字,扑到了我面前。
      我泪流满面:“莱拉,对不起……”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始终无法叫出那声“主人”,有什么东西梗在我的心头,使我无法喊出那一声。那是莱拉。我知道她一直很爱我,我知道。虽然我经常抱怨她懦弱普通平凡,可是,我其实早就承认她是我的主人了。只是我的虚荣心作怪,才会想着要逃开她。
      呕,莱拉,我也是爱你的!
      我喊出这句煽情的台词后,紧紧抱住了莱拉。如果要死,我要跟她一起死。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在我耳边炸开,震得我头昏眼花。莱拉可挡不住这样的冲击,她昏倒在地上,但双手仍然紧紧地抱着我。
      我害死了她!
      我大哭起来。
      Rafa:“放心吧,她没有事,只是昏过去了。”
      一枚巨大的合金盾缓缓在空中转动着,挡在我们面前。旁边是一尊巨大的Angel机体。
      那只九尾狐已经不见了。
      我抬起泪眼,惊讶地看着Rafa:“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afa笑了笑:“简单而言,你无意中被卷入了一场战争中。人类和妖族的战争。”
      我点了点头,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
      天文台上的黑色盒子,应该就是那女人说的潘多拉之盒,我吞进去那些棉花糖一样的光斑时,就被“照射”了,于是我得到力量,化身称“超猫侠”——也就是那个女人所谓的“妖族”。这对我并不难理解,我看过太多美式英雄漫画了。被辐射,被蜘蛛叮,然后就成为了超级英雄。
      “战争”这个词让我兴奋起来,自古以来,战场都英雄最好的去处,我,这只叫做凯撒的猫,注定要在即将来临的战争中青史留名。
      可我突然泻了气——在这场战争中,我应该是妖族的一员,还是人类的一员呢?漫画里的英雄们不会面临我的窘境,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保护人类就可以了。但现在,人类和妖族是敌人了。
      妖都是动物修炼来的,我曾是一只猫咪,自然也该是妖族的一员。可我并不敌视人类啊。没有他们,我们哪来的匹萨、烤鸡、皮垫子和毕恭毕敬的猫奴?更何况,我最爱的主人也是人类!
      两难的境地让我那过人的智慧生了锈:“我们……为什么要打仗呢?”
      Rafa的神色里有一丝迟疑,他思索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也许,是因为人类做的不够好吧。”
      我想了很久,才明白了他的话。
      在莱拉的照料下我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我也知道,世界上除了幸福的宠物外,还有很多别的动物。街头的流浪猫,实验室里被解剖的猫狗,饲养场里等待屠宰的牛羊,还有电视里那些被驱赶的野生动物……如果这些动物中也和我一样,掌握了超自然的力量……他们会报复人类吗?他们会向这个伤害过他们的世界开战吗?现在的世界会在战争中变成什么样?
      ——那我的主人莱拉又该怎么办?
      我不敢再想下去,可怜巴巴地看着Rafa:“骑士R,你会守护这个世界么?”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不觉中,我已站在了人类的立场上。
      Rafa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定会的。”
      太好了,我几乎感动得流泪了。
      等等,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是妖族一员。如果骑士们誓在这场战争中保护人类的话,我又算什么呢?Rafa要怎样对待我?是立即杀了我除掉后患?还是将我带去51区作为样本研究?
      太可怕了。
      Rafa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温柔的笑打消了我的惶恐:“我很想将你带走,但是,这个女孩子很爱你,若是失去了你,她一定很难过。她让我打消了带走你的念头。你想不想留在她身边?”
      我努力地点着头,眼含泪花。
      Rafa拿出一枚胶囊:“吃下去。吃下去你就可以跟她在一起了。这枚药丸会对你的身体稍有伤害,但不会致命。你愿意吗?”
      我愿意。只要能留在莱拉身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一把抓过来,吞了下去。
      Rafa走到机体身边:“睡吧。醒来后一切就都会好的。”
      我觉得眼皮一阵沉重,忍不住就睡着了。
      
  •   
    尾声:
      
      等我醒来时,习惯性地摸了摸身周。温暖的被窝,柔软的枕头,一切都那么熟悉。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继续睡吧。我还要再打个盹。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莱拉!
      莱拉就躺在我身边,迷迷糊糊地,伸手揽住了我。
      “凯撒,我做了梦,有很多坏人要杀你,我扑上去救你,却被他们打昏了。对不起,凯撒,我真没用。”
      哦,那可不是个梦。不过,你要是当成是梦也不错。
      “凯撒,我以后要坚强些,我要保护你哦。”
      喵呜喵呜,我爬到她臂弯里,心满意足。似乎有一种很温暖的东西,从莱拉的身体里溢出,充满了被窝,将我全身包围起来。
      这令我很舒服。
      也许,这就叫做爱吧,平时被小心翼翼地装起来,藏在人和宠物们的心底。坚硬的外壳里,盛着世间最美好也最简单的温暖。需要用一点小契机、一点小耐心才能撬开。
      就和那些猫罐头一样。
      如果人类和动物们,都能将心底的猫罐头打开,留给彼此,也许就再不会有战争了。
      我看着熟睡的莱拉,轻轻叹了口气。
      未来的世界也许会有很多改变,有恐惧,有仇恨,有不可避免的战争。所以,你也要坚强些哦,也要更美丽。才配做凯撒的主人。
      而我,将在枕边守着你,让你无忧无虑地去做一个灰姑娘的美梦,梦中有你的南瓜车,有你华丽的礼服,有午夜钟声来临也不会消失的水晶鞋。
      当然,还有你心爱的王子。
      而我,将会永远永远,与你在一起。做守护你小小的骑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