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传奇

  •          剑光就要自她头顶刺落,突然聂隐娘一声轻叱:“开始!”
            一颗青色的丹药从她掌中飞出,越过飞舞的枫叶,堪堪落在红线眼前,红线的紫眸猛然亮起,一瞬之间,就已恢复了犀利的神采,她受伤的右手一拨,长剑已被交到左手,而后凌空抽下!
            满天紫花再次盛开,争先恐后的绽放,在漆黑的夜空中织成大团锦绣。
            第四剑,自她的左手呼啸而出!
            这一剑绝非主人传授,而是真正的属于红线——只属于她!
            然而,她的目标不是主人的天河剑,而是那枚丹药。
            夜空中传来一声轻响,那枚丹药被她长剑劈中,瞬间化为尘芥,剑气催动下,无数青色的微粒瞬息散开,悄然绽放在月色中!
            一股奇异的香气带着淡淡的腥味,弥散得无处不在。
            主人的脸色立刻惨变!她顾不得迎击红线顺势而下的剑招,而是抬起衣袖,用力掩住口鼻。
            然而,还是晚了!那股淡淡的香气瞬间化为一道寒冰,随着她的血脉游走,她全身的经络血脉,竟在这一刻,一起剧烈抽搐,向骨髓深处不住牵引收缩!
            这种痛苦瞬间而来,发自神髓深处,无论有多么高的内力,也完全无法阻挡!
            主人全身剧烈颤抖,不由向地上跪了下去。
            这时,红线那一剑携着满天异香,向她凌空斩下!
            就在这一刻,聂隐娘的血影针、柳毅的珊瑚枝也同时出手!两人的招式与红线那一剑配合得丝丝入扣,恰到好处,虽然是第一次出手,却仿佛训练了无数次。
            出手后,聂隐娘和柳毅对视一眼,同时感到一阵虚脱,因为这一击已经倾注了他们的全力,再也没有下一击了。
            三股劲气合为一体,将地上血红的枫叶如数带起,轰天震地的巨大声浪宛如地崩天裂一般在枫林中疾啸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向正在痛苦中抽搐的主人轰天裂地的压下!
            这是蓄谋已久的一击,这是全力以赴的一击,这是再无退路的一击!
            若这样他们都还胜不了主人,他们就只有死!
            主人半跪在落叶中,不住喘息,巨大的龙卷仿佛要将她纤弱的身体整个吹起,四周的时空也仿佛被生生撕裂,一切都变得错乱颠倒,不再真实。
            恍惚中主人猛地抬手,天河剑发出一团烈日般刺目的光芒,向那团龙卷迎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两团巨大的力量迎面撞击在一起,四周的枫叶、树枝、山石、泥土完全爆散,雷裂山崩,四周峰峦回响不绝,碎叶乱舞,星月隐没,整个树林宛如被撕裂成无数碎片,然后又要被狂风吹到天地尽头。
            聂隐娘、柳毅被高高抛起,重重跌入泥土中。两人全身关节仿佛都被震碎,呕出几口鲜血,再也无法站起来。
            夜风吹起满天碎屑,整个天空,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红雾中。
            风起叶落,宛如梦幻。
            也不知过了多久,碎枫终于散尽,两人向树林中心望去。
            红线半倚半躺在一棵倒伏的枫树上,胸口微微起伏着,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已将她的大半个身子染红。
            她的眼中,却透着冰冷的笑意。
            而主人,依旧半跪在落叶堆中,天河剑已然折断,被抛弃在一旁的泥土里。文龙剑却从她肋下刺入,将她的身子整个穿透。她跪在地上,身子仍在不住瑟缩,双手却紧紧握住文龙剑剑柄,指节都因用力而苍白,似乎将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双手上。
            主人徐徐起头,苍白的脸上却是一片森冷的笑容。
            嘶的一声轻响,她竟将文龙剑从体内续续掣出,她每一动作,大股鲜血从伤口涌出,然而她却毫不在意。
            “咻……”宝剑和骨骼摩擦的声音听去让人寒毛倒竖,然而更加森然的却是她嘶哑的笑声:“很好,很好,你们竟然连天狐内丹都找到了……”
            聂隐娘挣扎着坐了起来,她大口喘息着,望着主人怆然笑道:“不是我们,是任氏。”
            “那天夜里,你折磨红娘至死的时候,她用自己的指甲,在手心中刻下了四个字:天狐内丹。”聂隐娘喘息了一阵,抬头看了看阴云后的明月,低声笑道:“云梦沉香是天下唯一能暂时克制牵肌丹的药物,然而这种药物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旦和天狐内丹的香气混合,就会起到相反的功效——它会让牵肌丹的毒性在瞬间发作,而且比平时还要厉害数倍。”
            柳毅躺在泥土中,一面咳嗽,一面接口道:“天狐内丹,本来是天下难寻的灵药,需要千头灵狐的精魂炼制,若真的要找,休说区区一个修罗小镇,就算踏遍天涯海角也未必就能寻来。然而,连你也没有想到的是,知道牵肌丹秘密的人不止红娘,还有任氏。”
            说着,他也忍不住微笑起来:“任氏在初见我们的时候,说她有做荆柯刺杀秦王的把握,而最后她临死时,交给了我们一粒丹药。我不由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想,或者她所说的把握,也就是云梦沉香的克星?”
            聂隐娘深深吸了一口气,夜晚的冷风让她胸前的伤口更痛,却也让她更加清醒。她断续着道:“再加上,任氏一直与灵狐为伍,所以我们猜想,她很有可能已经练成了天狐内丹。因此,我们真正的赌注,一半是红线,一半是这枚内丹……你胜了前一半,却败给了另一半。”
            主人点了点头,嘶声轻笑,一面缓缓将长剑掣出,道:“很好,红娘、任氏、红线、聂隐娘、柳毅,这些传奇中我最得意的弟子,都参与了这场刺杀我的行动。”
            大团鲜血从她胸口涌出,将她娇小的身体整个染红,聂隐娘一时竟无以相对。
            无论如何,是她从尘世的杀戮中将他们救出,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然后又将他们塑造为天下无双的传奇。
            她是他们的恩人、师父、主人。
            然而,红线的文龙宝剑、任氏的天狐内丹、红娘的牵机毒药、她的针,柳毅的智谋,都被用在了这场刺杀她的行动中!
            这不仅是以下克上的刺杀,也是对多年抚育之恩、授业之情的斩断!
            聂隐娘心中不由有些发涩,默然良久,才叹息道:“是你要杀我们,我们不过自保……”
            主人摇头道:“我不杀你们,你们也迟早会叛变。没有人,喜欢昼夜颠倒、全身浴血的生活;没有人不向往自由,不向往阳光。”
            “你知道?”聂隐娘摇了摇头,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厉声道:“那又为什么……”她的话刚说了一半,伤口一阵抽痛,几乎就要跌倒。
            主人微微冷笑,并不说话。
            柳毅从一旁扶住她,两人一起踉跄着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在红线身边坐下。
            聂隐娘撕下一幅裙裾,为红线包扎伤口。
            伤口是如此之深,只怕永生都不会愈合。
            急剧的失血,让红线的脸色几乎透明,她的神智渐渐模糊,额头浸出一阵冷汗,沾湿了那一派细密书写着的太乙神名。
            濒临昏迷,那双寒冰般的紫色眸子也渐渐合上,但她身上发出的隐隐杀气,仍然让人不忍谛视。
            聂隐娘心中升起一阵难言的感觉。
            这就是红线。
            一个强大无匹的杀戮机器,一个执着而孤高的少女,却也是柳毅心中最重的人。
            烈火岛,冰雪,海风,无尽杀戮的童年……
            他们曾有的共同记忆,是她和柳毅永远也不会有的。
            有时候,少年时不灭的记忆,是如此温暖,却也是如此残酷,一开始没有走入的人,便永远不再有机会走入。
            柳毅,这个在修罗镇中和她生死与共的男子,竟为了保护他心中的那段记忆,曾向她施展杀手。
            难道,这不过因为,他们的相遇,比她晚了一点么?
            难道,相见恨晚,这就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错?
            想到这里,聂隐娘的心中有些酸涩,手上的动作也凌乱起来。
            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仿佛在夜色中开启:
            只要她略略做一点手脚,红线,传奇中最优秀的刺客,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而后……
            聂隐娘心中一惊,用力摇了摇头,将这种恶念赶出脑海。
            她虽然不喜欢红线,甚至盼望她能离开自己和柳毅,走得越远越好。
            但这一刻,她绝不想看到她死去。
            因为,她也是他们的伙伴。
            ——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
            她深吸一口气,让纷杂的思绪消失在夜风中。
            她感到自己的心重新纯粹起来。
            聂隐娘回头望着主人,淡淡道:“刚才,你对我用了摄心术么?”
            主人微笑道:“是。不过,摄心术唤起的,是你心中久已存在的欲望。”
            她的声音微沉:“你想她死。”
            聂隐娘断然摇头道:“想她死的,是你。”她默然片刻,又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主人望着空中的冷月,轻笑道:“生死无常,这些无谓的真相,又何必要知道?”
            聂隐娘深吸一口气,道:“我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这样对我们,对待这些你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子?”
            主人低下头,看着胸前沾血的长剑,冷幽的剑光将她苍白的脸映得有些诡异。她轻轻摇头:“你错了,我要杀你们,并不是因为恨,而是我实在太珍爱你们。”她一时气结,咳嗽了几声,又笑道:“你们是我最好的作品,最好的传奇,我深深的珍爱你们中的每一个人。就算红娘,那些仇恨相对于我的爱而言,也是微不足道……”
            聂隐娘摇了摇头,胸口禁不住一阵起伏:“爱?这就是你对我们的爱?让我们在修罗镇上自相残杀,一个不留,这就是你对我们的珍爱?霍小玉、红娘身上的累累酷刑,就是你对我们的珍爱!”
            主人默默看着她,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怆然:“红娘,只不过是结局的需要,而霍小玉……”
            她的声音第一次透出浓浓的悲伤:“我不想这样对他……”
            她低头轻笑了一下,笑容却涩得发苦:“然而,我更不想让他看到我变化后的样子,让他听到我被牵肌丹折磨得嘶哑的声音。”
            聂隐娘看着她,她静如止水的目光也荡起了深深涟漪,仿佛秋天的寂静的深潭,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被微风振起。
            聂隐娘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禁怔道:“难道,你也爱着霍小玉?”
            主人摇了摇头,良久不语,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是的,任何人,都会有一段难以抹去的回忆,当初那些点滴的幸福,逝去后,就成为一生的珍爱。每当想起来,都会感到莫名的悲哀。
            或许属于主人的这段回忆,竟也是同霍小玉生死与共的。
            然而,她最终凄然笑道:“我说过,我是传奇的主人,我爱你们每一个人。”
            聂隐娘一时无语。一时间,霍小玉那张苍白消瘦的面孔浮上眼前,他对主人的爱意是如此执着,至死不休,但主人对他呢?如果也真的是爱,那这份爱是多么残忍。她摧毁了他的身体,然后将他抛弃在荒山大殿中,任他在孤独的黑暗中生活了整整五年,最后一次短暂的相见,面纱后的她依旧是如此冷静、残忍,剥下了他的刺青。
            这难道就是她的爱?
            聂隐娘不禁叹息了一声,久久不能出言。
            主人的神色渐渐恢复,平静的道:“你们也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在这短暂的一生中,我自负天赐奇才,聪明绝顶。奇门遁甲、诗词书画,剑法内功,只要到我手中,无一不在短短数年中,臻于一流境界。……然而,你们可知道,这一切是怎么来的么?”
            聂隐娘有些迟疑,正如霍小玉所说,她是不世出的天才,是上天赐予人间的传奇,然而她也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上天如此慷慨,给了她如此多常人难以企及的才能。
            主人淡淡笑道:“富可敌国、武功盖世、名动江湖……你们羡慕我么?然而这不过是一场交换,一生供奉,一个我要用我的心、我的血、我的每一寸的骨肉,去一点点偿还的债。”
            她的目光渐渐从柳毅、聂隐娘脸上扫过:“我知道,你们都恨我,恨我给了你们不见天日的童年。当别的孩子在父母怀中玩耍、哭泣的时候,你们却要擦干眼泪,扎起伤口,完成一场又一场永无止尽的刺杀。然而,如果在我小时候,谁告诉我能给我和弟弟一碗饭可以吃饱、一袭破衣可以避寒、几片碎瓦可以栖身,我一定愿意为他去杀人,哪怕,杀尽天下所有的人。”
            聂隐娘一怔:“弟弟?”
            主人笑了:“是的,我有一个弟弟,他一定是世间最聪明、美丽的男子——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很多年过去了,她的悲哀仿佛压在箱底的绣缎,虽然被岁月退去了色泽,都要看不出底色,但还是一针一脚,密密麻麻,宛如绣在人的心上。
            聂隐娘心中也不禁一痛:“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人将目光投向夜色深处,缓缓道:“我父亲是一个读书人,久试不第,也渐渐淡了功名的念头,在族里长辈的推荐下,去一个做官的亲戚家教书,讨一份生计。不久,那亲戚卷入了一场谋反的重案,被判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我父母也被斩首,我和弟弟因为年幼,仅罚没为奴。被辗转转卖的日子里,五岁的弟弟染上重病……”
            主人的声音中也透出些许苦涩:“为了给弟弟一线生机,我冒着死罪,带着他逃入山林,可是,他的寒疾却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每一次都会全身抽搐,痛不欲生。为了让他好受一点,我搜肠刮肚,把从书上看来的故事一个个讲给他听。”
            聂隐娘禁不住道:“传奇?”
            主人点了点头:“我至今仍感谢命运,让我在无意中看到了父亲房中那套《太平广记》。于是那些花前月下的传说,光怪陆离的世界,都被我用心熬成一剂剂汤药,安抚弟弟那被疾病折磨的心。”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弟弟变得很安静、很听话。他大半时间都昏睡着,一旦醒来,就会睁开清澈的双眼,静静的听我讲那些唐人写下的传奇。我真希望,能永远陪他讲下去……”
            “可惜,好景不长,一次抽搐后,他死里逃生,但声音和听觉却都永远失去了,他再也听不到我的故事了。于是,我将唯一的夹衣拆掉,做了几个布娃娃。娃娃们的脸上蒙着一层白布,我用烧焦的木炭,在上面画出一个个传奇中的人物,然后用他们,为弟弟演出一场场无声的风花雪月。”
            “他总是看着我的表演,然后痴痴的笑着。从他的笑容中,我知道,在这一刹那,他的灵魂脱离了病痛的折磨,回到了光怪陆离,神仙往来的世界中去了。我也第一次明白,原来我描绘的传奇是如此的奇妙,能让弟弟暂时忘记病痛,得到片刻安宁。”
            主人轻轻叹息了一声,苦涩一点点爬上她的眉心:“然而,传奇能缓解他的痛苦,却不能延续他的生命。他终于还是到了弥留之际。”
            “那是一个中秋之夜,他回光返照般的清醒过来,用小手围成圈,端到嘴边,比划出和父母一起吃月饼的场景。我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于是我哄他入睡后,带上早已打磨好的匕首,下山了。”
            聂隐娘犹豫了片刻,疑惑的道:“你想要抢劫?”
            主人淡淡一笑:“是的,但不是为了抢来金银,而是为了给弥留之际的弟弟带回一个月饼。我埋伏在城中最繁华的万花巷牌楼下,鼓起勇气,向最华丽的马车冲了过去……可想而知,我人生中第一次行刺完全失败,就在我被家丁拳打脚踢得几乎失去知觉时,马车的主人却卷起了帘子,他拾起了我掉落在地上的布娃娃。”
            主人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是天下第一画院西麓画院的首席画师,非衣。他替我擦去了手上的血痕,并告诉我我是一个绘画的天才。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买下了那个娃娃,并愿意收我为徒。我没有跟他走,而是用他给的钱,买下了城中所有最贵的月饼,奔回我们栖身的那个山洞。”
             “我回去的时候,月亮还没有落下去,还是那么圆,那么明亮。只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禁不住颤抖起来:“他的身体已只剩下淡淡余温了……”
            聂隐娘不禁一震:“怎么会这样……”
            主人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夜色中,她的肩头微微颤动,过了良久才平息下来,轻声道:“我以为我会和他一起死去,但是我没有,我将剩下的布娃娃和满包的月饼和他一起葬在山洞深处,两天后,我再度收拾行囊,下山了。”
            “我找到了百里之外的西麓画院。非衣画师却游仙在外。凭着他的印信,我顺利进入了画院,在众人的鄙夷中,不眠不休的学习、演练画技。直到三年之后的一个夜晚,我彻夜未眠,在画院最大的照壁上画上了十二幅唐传奇长卷。从此一举成名。”
            她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冷笑:“原来看不起我的人,都为我的画作惊叹,只有我才知道,那幅画是怎样诞生的。它不光凝结了我的心血,还有我弟弟那仅仅六岁的生命啊。那一夜,我落下的每一笔,都仿佛镌刻在他脆弱的生命上。”
            她望着月空,微笑着重复了一次:“是的,我就是这样,一笔笔将他镌刻成了永恒。”
            一笔笔镌刻,永恒的生命。
            这句话让聂隐娘和柳毅不禁想起那些布娃娃脸上的描绘。那是同伴们惟妙惟肖的死状。两人心中升起一阵寒意,一时无语。
            主人续而道:“自此之后,我便成为蜚声全国的画师,甚至非衣的名字,都因我的崛起而渐渐被人遗忘。自此,我开始了一生中第一段辉煌的岁月。那些日子,真应了‘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古话,我的时运好得不可置信。当我受人追杀,跌落山谷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位名铏的唐时剑仙留下的书、剑。我在山谷住了七年,当我走出去的时候,已是江湖第一流的剑术高手。当我因误杀而自责、沉沦入对弟弟的思念时,一个长得似极了弟弟的男子来到我身边,为我建造了一处最幽静的隐居之所,承诺用他毕生的岁月来陪伴我……”
            她顿了顿,重重道:“一切都如此巧合。我需要金钱的时候,上天给我金钱,我需要武功时,上天给我武功,我需要爱情时,上天给我爱情!然而,面对上天的恩赐,我感到的不是幸福,而是惶恐——它给予了这么多,要的到底又是什么?”她后然回头,注视着聂隐娘,似乎想从她这里找到答案。
            聂隐娘身子一颤,低头回避她的目光。
            主人却自嘲的笑了笑:“我早该想到的。非衣,其实是裴字,是一个姓氏,铏,是一个名字。”
            聂隐娘一怔:“裴铏?”似乎想起了什么。
            裴铏,是最早的一部传奇集《传奇》的作者。自他之后,所有传奇都因此得名。
            主人将目光投向远方:“世间或者根本没有一个叫做非衣的画师,也没有一个以铏为名的剑仙,这一切,不过是神明在提醒我的使命,我要像唐时的那位天才一样创造经典——他给了我这一切,不过是要借我的手、我的心,描画出一部伟大的传奇。”
            “传奇……”聂隐娘若有所悟,禁不住喃喃重复这两个字。
            “一切只因为……”主人的笑容有些苦涩:“司职艺术的神明就是我最大的读者。我拥有的一切,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的恩赐。因为他也不知道,下一刻从我手中,到底会创造出怎样的传奇。所以,他纵容我,保护我,让我在这个世界上过得如此尊贵、享尽繁华……”
            她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有些怆然,一丝丝散入秋风,仿佛也沦陷入悲伤的回忆中去了。
            只有月光,流水般漫过大地。
            是的,司职艺术的神明是如此慷慨,给予他选定者天分、财富、地位……
            然而,决不是慷慨到不求回报。
            他是如此辎铢必较,将给予你的每一笔财富,都放在了无形的天平上。另一端,则要用你的作品来供奉。
            他给的越重,天平那边所求也就越重。所以,你会情不自禁,将自己的所有聪明才智,所有爱、所有的恨放上去,最后直到每一分血,每一块肉,每一次呼吸,每一滴眼泪……
            其实,每一个偶然拥有天分的孩子,都承诺了一个交易。你接过神明手中的糖果,然后就成了他的奴隶,从此呕心沥血,永远为他创造出灿烂的作品。
            艺术的神明是如此善良。他让那些一无所有、心中充满伤痕的孩子们,能够有一天高居人上,用无尽的繁华和无边的赞叹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然而他也是如此的恶毒,要你用一生来偿还他的恩德。
            生为天才的第一天起,就与艺术之神结下了不可违背的契约。你将永远在分娩般的剧痛中挣扎,供奉出自己最后一滴血。不能半途而废,也不能止步不前,更不能重复自己的创造。
            因为,你只是神明的宠妃。小心翼翼伴随着那强大、暴虐、善变的君王。当你还能取悦他时,他会给你无尽的宠爱,可以让你权重天下,门楣生辉,但一旦有一天,你才思枯竭,那就重蹈妃子们色衰爱驰的命运,他会收回曾赐给你的一切,让你重新成为不值一文的泥土。
            甚至,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奉献出全部。他会夺走你的亲人,你的爱人,让你孤独的留在世间,永远只作他的妃子,只作他的奴隶。
            这就是他想要的供奉。
            
            聂隐娘的心中不禁有点恻然,抬头望向主人。
            主人孩子般的脸庞上露出一片纯净的笑意:“我早知如此,但却心甘情愿,接受我的命运。神明既然用裴铏的名字来告谕我,就意味着,他要我供奉的,绝不是对唐传奇的模仿,而是一个崭新的、超越了唐人旧作的传奇……于是,我在一夜之间,烧掉了自己画过的所有画卷,因为我明白,用笔画下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超越传奇本身。我要用更深沉的笔来写。”
            聂隐娘的心中一震,她已经隐约明白了,这篇传奇将以怎样残忍的方式诞生。
            主人的声音依旧淡然:“为此,我创造了传奇,创造了你们。修罗镇就是我的画布,我的力量就是画笔,而你们,就是我笔下那栩栩如生的人物。”
            她望着浑圆的皓月,声音中流露出淡淡的苍凉:“为了这场供奉,我无意中将弟弟推上了祭台,而后又刻意的,将霍小玉、将我自己、将我最心爱的传奇们奉献上去。我宛如传说中那献祭了孩子的母亲,孩子的每一次皱眉,每一声啼哭,都让我痛断肝肠。但是……”
            她的声音低到极处,却陡然一凛:“但是我不后悔。”
            “这篇会聚了十二传奇人物的全新长卷,将以‘步非烟’的名字命名,从而在世间万古流传。它将超越了唐人的《步非烟传》,成为天下无双无对的传奇。”
            她静静的望着聂隐娘和柳毅,面色平静如水,一字字道:“这就是我一心一意描画的,第十三篇传奇。”
            
            聂隐娘怔了怔,似乎还在思索她话中的含义。她艰难的点了点头:“原来第十三篇叫做《步非烟》的传奇,并不是唐人写的《步非烟传》,而是我们在修罗镇上演出的故事。”
            主人淡淡笑道:“不错,这才是以我为名的传奇,才是只属于我的传奇。这也是我为神明献上的最珍贵的祭品、生命的供奉。”
            她深深的看了柳毅、聂隐娘和红线一眼:“你们的,和我的生命。我们的人生,这就是一部最好的传奇。前人没有写过,以后也不会再有。”
            聂隐娘与柳毅深吸一口气,他们听出了话中的疯狂、残刻,却无法否认她的话。
            主人平静的眸子中又透出一缕苦涩:“但是,你们的传奇刚刚上演到鼎盛年华,我的生命却已经到了尽头,你们是我最好的作品,作为创造了你们的我,不忍心让你们孤独的留在这个污浊的世界。所以,我不得不提前让你们走向结局。”
            她的脸上露出一缕微笑,却真宛如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般纯净:“最完美的,传奇的结局。”
            聂隐娘、柳毅被她的笑容所慑,一时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让你们来到修罗小镇,按照我希望的结局死去。我创造了你们,又毁灭你们,这就是传奇的写法,也是创作者的特权。”她仰头望着如霜的月色,一字字道:“从此,这以我命名的传说,将会在人间代代流传,成为不可复写的经典。”
            聂隐娘终于忍不住打断她:“可是,你信奉的神明真的存在么?即便存在,为了完成这虚无飘渺的祭祀,你就要让我们全部死去?”
            主人回头看着她,冷冷道:“在神明眼中,完美的艺术比生命珍贵一万倍。为了这个伟大的传奇没有遗憾,为了让艺术的神明得到欢愉,献出你们短暂的生命又有什么可惜?”
            聂隐娘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加宝贵!”
            主人摇头道:“人生苦短,不过百年,而一部完美的传奇却会万古流传。你或许现在还不明白,但总有一天,会同意我的看法。”
            聂隐娘摇了摇头,她这一生中,曾见过不少执着的人。有人执着于权力,有人执着于金钱,就在传奇中,王仙客执于亲情,谢小娥执于仇恨,霍小玉执着爱……他们都将所执的人和物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不惜用一生的时间去寻找、守护。然而,他们那无所不能的主人,却执着于一个虚无飘渺的传奇,一个会流传千古的故事,不惜抛弃她锦衣玉食,叱咤风云的生活。这却是聂隐娘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
            所谓传奇、所谓艺术,真的也能让人执着如是么?聂隐娘也不禁有些迷茫起来。
            就在这时,柳毅从身后握住聂隐娘和红线的手,淡淡道:“我只知道,我们会一起走出修罗镇,至于这部万古流传的传奇,还是留给你慢慢写去吧。”
            主人突然抬起头,她体内的长剑已被她完全掣出,轻轻握在手中。只见她看着三人,眼光有些讥诮:“你真的以为,我会任由你们改写我的结尾么?”
            她向着三人冷冷一笑,这一笑,无尽森然之气顿时扑面而来:“你忘了,我是传奇的缔造者,只有我才能决定传奇的结尾……”
            她仰头望着月空,嘶哑的声音也变得空灵:“全灭的结尾,你喜欢么?”
            月色如流水般倾泻而下,仿佛在回应她的疑问。
            柳毅一怔,道:“不好!”正要拉着几人一起躲开,然而已经晚了!
            紫气暴涨,她手中的长剑突然轮转开来,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被抽得越来越紧,而另一股灼热的气流,也在这被封闭的空间中不住膨胀,仿佛随时都要炸裂开来。
            聂隐娘、柳毅、红线眼睁睁的看着这团气流将空间涨满,嘶咬冲突,却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或许,让最后的传奇和它的缔造者一起,同归于尽,化为尘埃,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吧。
            
            紫光团结,空气越崩越紧,耀眼的剑光中,柳毅突然发现,主人的剑华中间并非完全严密,或许是由于牵肌丹的作用,或许是她胸前那道透体而过的伤痕,长剑每舞一周都会出现一道极小的空隙。然而,这个空隙稍纵即逝,最多也只容一人冒险通过。
            红线、聂隐娘、还有自己,笃定只有一个人,有机会突破剑气的包围。
            这一线生的机会,竟然是那么残酷,让谁冒险一试,冲出包围;又让谁和谁,最后面对死亡?
            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柳毅心头同时涌起千头万绪,难以决断。
            在人生的赌局中,他一直是个太理智的赌徒。任周围如何喧嚣,他总能冷眼旁观,用自己的一切力量计算,计算最大的几率,计算最大的利益。然而,现在,到了最关键的一场赌局,他的心竟已完全迷茫。
            谁去谁留?不是算不出,而是根本没有了去算的勇气。
            他眼角的余光不由自主的瞥向身边的两位女子。
            聂隐娘怔怔的望着铺天盖地的剑光,眸子睁得极大,她的心中有恐惧,有无奈,也有不甘。还在全神贯注的寻找着反击的机会。她就是这样一类人,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会放弃。
            在这充满杀戮的修罗镇上,正是她的坚持,她的坚强,她的坚信,让两人一步步扶持着,走到了今天。
            红线的脸上却透出冰冷的微笑,看着曾属于自己的文龙宝剑呼啸而来,她的眼中,第一次退去了对杀戮的狂热,而透出淡淡的倦意。
            十几年的刺杀生涯,孤独寂寞,阴冷昏暗,夺去的是被杀者的生命,同时,也将杀人者的心一点点磨得宛如铁石。
            厌恶、疲惫,将他们的灵魂腐蚀得枯槁不已,最终也将沉沉死去。为了让自己能活得更像一个人,他们不得不给自己找出一些梦想,一些慰藉。
            或许她对杀戮的沉醉也不过是一种慰藉,只有一次次,将冰冷的剑锋刺入对方的胸口,那种热血的弥散腥味,血流奔涌的声音,才能掩盖她心底深处的疲倦。
            如今,红线终于抛开了她的长剑,让那颗铁石般的心灵整个松开,她注视着曾属于自己的文龙剑,眼中又渐渐凝起一抹幽静的紫光,仿佛初秋天空下,最亮的那一颗星辰。她仿佛在静静等候着什么。
            她要用自己的鲜血,迎接最后一场杀戮的盛宴!
            这是最后的血。她的血。
            十年前,那个孤独的小岛上,持剑站在他对面的紫衣少女,满身伤痕,半面浴血,眼中也曾闪耀过这样的神光。
            身上那道为她而刻画下的剑痕,至今仍在隐隐作痛……
            剑气满天,将柳毅强行从回忆中惊醒,时间已不容他再想!
            主人的剑气透空传来,柳毅甚至能感到,这并不像杀人的剑气,而宛如一首故事结尾处的歌谣,没有愤怒,也没有癫狂,却带着空明的解脱,让你忍不住在它的拥抱下,沉沉安眠。
            在这千钧一发中,柳毅突然向聂隐娘腰上一推!
            他将她向那道剑气的罅隙推了出去,而后回过头,紧紧把将红线护在怀中……
            
            红线第一次没抗拒,而只是默默凝视他的双眼。
            柳毅脸上掠过欣慰的笑,从胸前取出一块紫色的丝绸包裹,轻轻托在手上。
            这个包裹,在修罗镇的土穴中,聂隐娘曾看到过一次。为了这个包裹,两个信任的伙伴几乎兵戎相见。
            而今,它被托在苍白的掌中,仍然宛如一个价值连城的珍宝。
            柳毅的手停滞在半空,低头喘息,那个简单的动作,却似乎耗去了他全部的精力。
            刚才,为了将聂隐娘推出主人的剑气包围,他已经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全身的筋脉,也被凌厉剑气挫伤。
            鲜血,从他眼中、口中不断渗出,让他清俊的面容,看上去也有几分可怕。
            他的动作虚弱无力,但他的笑容却依旧如同海边的朝阳,给人无比的温暖。就在这笑容中,他颤抖着将那包裹层层解开。
            柳毅轻轻笑道:“你赢了,我们终于还是没能一起离开这杀戮之地。”
            这是一片缤纷的翠羽。
            翠色已有几分凋零,看上去已经过了许多年头。但每一丝羽络都完整无缺,看出它是怎样的被珍惜,被呵护来。
            他将这片翠羽一点点托向红线。
            一片小小的羽毛,在他手中,却仿佛有千斤之重。
            
            翠羽在夜风中摇曳,时光仿佛在一瞬间倒流开去……
            那是一个多年前的赌约。
            海边的孤崖上,两个衣衫单薄的孩子长跪雪中。
            柳毅低头在雪地上喋喋不休的画着圈,突然,一只冻僵的海鸟坠落下来,几乎砸到他的头。
            柳毅捧起海鸟,这只海鸟的左翼上有一个很深的创口,鲜血将它翠玉般的羽毛都染成了红色。
            柳毅大惊小怪地跳了起来,想到师父可能就窥测在旁,又赶紧跪了下去。他在地上画着圈儿问对面的紫衣女孩:“怎么办呢?它快死了。”
            紫衣女孩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柳毅皱着眉头,在海鸟身上按了几下,人体穴道的课程,三天前刚刚学过,可是鸟的呢?
            他迟疑了片刻,找不到别的方法,只好将海鸟放入胸口处。
            鸟身宛如一块冻了三天三夜的冰,紧贴在胸前,激得柳毅呲牙咧嘴,他紧紧咬住牙关,才没将小鸟丢开。
            好容易缓过气,柳毅一抬头,就看到了紫衣女孩嘴角微微弯起。
            这是他第一次看她笑。
            紫衣女孩发现柳毅在看她,脸一板,又恢复了冰霜之容。
            柳毅却久久怔住了。
            没想到她也会笑,更没想到她的笑容,竟然也会如此纯净,宛如海天之上,偶然吹过的微风。
            恍惚中,胸前海鸟的身体渐渐也不那么冷了。
            后来,师父特许他暂时离开思过崖,替他去海底采摘珊瑚枝,他悄悄将还未痊愈的海鸟放到了紫衣女孩脚下。
            等他回来的时候,却看到小鸟已经被她捧在胸前了……
            三天后,那只重新变得翠色欲滴的海鸟,徐徐展开双翼,在紫衣女孩指间飞去。
            女孩目送它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海天之际。
            那一刻,他看到了她紫色双眸中神光耀动,似乎那月色下,泛起点点波澜的幽潭。
            那点涟漪,包含着怎样的羡慕与企盼。虽然稍纵即逝,却已深深镌刻在柳毅心中。
            原来,她也是如此向往自由。
            我们一定要得到自由。
            年幼的柳毅望着荒凉的孤岛,不禁默默地想。
            一只翠羽打着圈儿,从空中坠下,仿佛那重获新生的海鸟,在自由的空气中写下一行无形的文字,那是它对两人的感恩和祝愿。
            
            一年后,一场惨烈的训练。
            对决的,骇然正是近年来纵横东海上的日本浪人。
            敌人神出鬼没,一丛灌木,一方泥土,一棵枯木,都随时会化为雪亮的长刀!
            热血溅入眼睛,酸痛得想要流泪,世界整个变得血红,但手上刺出的剑却不能停止!
            紫衣女孩也不知杀了多少个人,她渐渐感到自己的手和手中的剑一样,都快被人的骨肉生生磨钝。
            噗的一声轻响,她的长剑刺入敌人的眉心,血与脑髓混合成粉红的色泽,溅到她的脸上。这样的场景本已见过多次,但她不知为何,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恶心。
            她的身子一凛,向后退了一步。
            突然,她身后的那块石头突然变幻,化为一柄冰冷的利刃,向她横劈而下。
            紫衣女孩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却没有回剑抵挡。
            那一瞬间,柳毅什么也没有想,几乎本能地甩开自己眼前的敌人,扑了上去。大团的血花在风中飞散,宛如满天落雪,散盖了紫衣女孩全身
            他为她挡住了这一剑。
            他苏醒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她正在替他包扎伤口。
            她包扎的方式也迥异老师的传授,极为粗糙,毫无章法,但却实用。
            她冷冷地说,为什么救她,为什么不看着她死去。
            柳毅看着她冰冷的双眼,说不出理由。
            是的,这样的生活,一场接着一场刺杀,鲜血成海,尸骨堆积,宛如漫长而可怕的梦魇,却是永无苏醒的可能。
            这海中的孤岛,断绝了一切出路,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络,只不过一片修罗道场,不过是疯狂杀戮的炼狱。
            在炼狱中,没有人,找得到活下去的理由。
            柳毅咬了咬失血的双唇,从胸口处掏出了一件东西,递给她。
            那正是一年前的那片翠羽。
            他斩钉截铁的说:“我打赌,我们一定能一起离开。”
            
            三年后,在最后刺杀的对决前,两人再度见面了。
            两人都已经成长为足以独当一面的刺客。
            差的只是这最后的考验。
            他们已经知道了最后刺杀的规则——这些一同生活了数年的伙伴,必须杀死彼此,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片杀戮之地。
            两人相对,久久无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毅咬牙说,不要因为我救过你,而对我手下留情。
            如果最后非要对决,我希望,那是公平的对决。
            女孩默然片刻,转身离去。
            她身后,那枚翠羽在空中打着悬圈儿,轻轻飘落。
            她也留下了一个赌约:
            “我也打赌,我们不可能一起离开。”
            
            枫林落血,剑光流转。
            天河剑辉煌无匹的光华中,柳毅轻轻咳血,将手中的翠羽举起,微微苦笑:“你赢了,我们不能一起离开……”
            他的声音变得沉着、坚定:“但是,我们却可以一起留下。”
            他望着她,一字字道:“我们会自由地在一起,永远。”
            “这是我们的传奇,再没有人能改变……”
            红线的眼中也涌起了粼粼波光,她终于伸出手去,想接过那枚珍藏多年的翠羽。
            这是多年前,那受伤的小生灵的祝福。
            是自由的祝福。
            也是爱的祝福。
            这祝福的力量,让传奇中人挣脱了书页的束缚,一个个变得立体鲜活,有了自己的命运;这力量,让传奇的撰写者,再也无法决定他们的结局!
            他们,不再是一个个冠以传奇之名的符号,而是真正的人。
            人的尊严,在这一刻迸发出连神明都要退避的光辉。
            ——传奇,第一次因人而设。
            因人而伟大。
            
            翠羽还没来得及交到她的手中,砰的一声巨响,那蓬紫光终于完全炸开!
            无数棵枫树轰然倒地,血红的枫叶满天乱舞,将飞溅的血迹掩盖得无影无踪。
            大地振荡,山峦嘶吼,摇曳的紫光中,聂隐娘最后看见,柳毅将红线搂在怀中,似乎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似乎没有。
            两人的身影猛地一晃,已被紫光吞没。
            聂隐娘惊呼一声,想要折转身去,一阵更加猛烈的爆炸袭来,将她震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