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步非烟

  •          一道绯红的光芒倏的亮起,冷电般从坟底射出,向那条黑影迎面击来!那条黑影似乎微微一怔,如飞花落雪般飘起,避开了红光的迎击。影子仿佛毫无重量,在林中飘飞。就在这时,几道幽微的白光毫无声息的横插上来,将黑影的后路完全封死。
            血影针。
            无双无对的血影针。
            聂隐娘站在月光下,她眼中的泪痕已经冷却,脸上也看不出些许悲伤,有的只是冷静、绝决、和一击必得的自信。
            她的对面,站着柳毅。他身上的白衣已完全被鲜血染红,肋下自后背,一条长长的剑痕似乎要将他整个劈开。然而他还没有死,还能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招!
            黑影瞬间已被红光白影牢牢围住,再也无法脱身!那条黑影仿佛明白了对手的诡计,发出一声冷笑,身形竟然凭空折转,向树林上方拔去。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凌厉之极的剑光破空劈下!
            满天剑光结成无数朵紫莲,在枫林上空盛开。剑气催逼,满天红叶乱落如雨,那一剑是如此简单,没有分毫变化,但从天到地,草木土石,万物众生,仿佛都被这一剑生生劈开!
            红线。
            红线紫色的眸子在月光下变得极细,与掌中的剑华互相辉映,从上而下,向黑影凌空扑下!
            剑光斑驳中,黑影猛地抬头,猝不及防然间,黑影衣袖抬起,仿佛扬起了一件极其柔软之物,向红线的长剑生生迎了上去。
            红线剑光催动,嘴角缓缓浮出一抹冷笑——她仿佛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从对方的胸口扑面而来。
            无论那人手中的到底是什么,都无法挡住她这一剑,绝对不能!
            噗的一声轻响,长剑已经刺入了那物之中,剑势竟然为之稍稍一滞。红线细如猫眼的眸子猛地收缩,那物柔软之极,但却从中传来一股阴柔之极,却又浩荡之极的内力,竟将红线的剑气完全挡住,不能再进半分。
            这样的阻挡,在她剑法大成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
            红线紫眸深处神光跃动,遇强更强一向是她的原则,对方强悍的力量更激起了她争胜之心。红线手腕一沉,内力催动,全身真气逼压而上,要将眼前这物强行刺穿!
            那股阴柔之力竟也越来越盛,和她恰好抗衡。文龙宝剑在两股力量的压迫下,剑身缓缓弯曲,一直折到不能再折的角度,好似一个不住颤动的环,随时都有可能折断!
            红线眼中的紫光亮到极处,一声怒叱,手上全力刺出,再不留半点内力护体!
            就在此刻,柳毅的珊瑚光与聂隐娘的血影针也追随而上。
            那条黑影袍袖翻飞,一手抵挡红线的剑,一手向珊瑚光与血影针抓去,黑影腹背受敌,略一分神,红线剑气趁机恶扑而下!
            四周龙吟不绝,彩光陆离,红叶翻飞,几团力量完全撞击在一起,猛地爆散!每一片飞舞的枫叶都被摧为尘芥,散了满地。连满天月光似乎都已破碎过,又被夜风重新聚拢。
            柳毅和聂隐娘被爆炸力量完全震开,摔倒在碎叶中。
            红线也被这股劲气催逼,向后退了三丈,才站定身形。她长剑卓然高举,剑尖上,赫然挑着一个已破碎不堪的娃娃。娃娃填充的草屑都已散落,只剩下一张空皮,上面画着的人像也已残破,再也看不清楚。
            红线紫色的眸子转动,目光在娃娃身上久久停驻,她并没有看娃娃上的人像,而只是为对手的力量震惊。
            一个布娃娃,竟然挡住了她那宛如开天辟地般的一剑。
            聂隐娘、柳毅也是一脸惊愕,忍不住抬起头向那条黑影看去。
            “是你?”聂隐娘虽然早有准备,还是不禁惊呼出声。
            红线无坚不摧的的剑气,终究没有完全落空,它撕开了黑影长长的面纱,露出了黑影本来的面貌。
            黑纱下,是一头棕黄的散发,和一张苍白如纸的脸。那张脸看上去依旧秀美动人,然而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垂死之气。骇然正是他们在修罗镇上初见的抱着娃娃的小女孩。
            她打量着三人,目光是如此苍老,仿佛一个走到生命尽头的老者,正从阁楼的窗口,漠然注视着楼下熙来攘往的芸芸众生。
            然而,她的脸看去却极为年幼,仿佛只有十一二岁,甚至比聂隐娘初见到的时候,还要年轻。
            柳毅捂住胸前的伤口,淡淡笑道:“谁能想到,流浪在小镇的孤女,竟然是叱咤风云的传奇主人。”他摇了摇头,又道:“那所谓你亡父——也就是葬身蚁穴的男子,应该就是南柯太守吧?槐树下繁华一梦,终不过是蚁穴幻境,这正是传奇的结局。他虽是死于昆仑奴之手,但策划杀局和摆放尸体的人,必定是你。我们本该就此怀疑的,只是他的死法太过寻常,我们一时竟没有想到。等我们明白过来,想去查看尸体,却早已被裴航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那女孩淡淡微笑:“裴航,传奇中最下乘的刺客,辜负了我的期望。”
            聂隐娘皱着眉,似乎想起了什么:“以你的做派,应该只是暗中帮助昆仑奴完成杀局,没有直接出面才对。南柯太守或许根本没有见过你的本来面貌,那么,最初客栈老板所说‘父女来小镇寻亲’那番话,也是假的了?”
            那女孩笑道:“他只不过是收了我的银子,背熟那段话而已。可惜他背得实在太熟,完全超出了一个小镇老板在惊慌下的应变能力,让我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出手,终结他蹩脚的絮叨……好在,裴航并没有看出来。其实,这个游戏并非全无破绽,只是你们太沉浸其中,无法看透罢了。”
            聂隐娘和柳毅回想起来到修罗镇的日子,种种蛛丝马迹一起涌上心头,一次次解开谜底的机缘就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都被他们无心放过。如今,他们终于再度逼近了事情的真相,然而,付出的代价却如此惨痛!
            柳毅一时无语,良久才叹道:“你说得不错,我们错了开头,就再也不能错过结局。”他注视着小女孩,一字字道:“如今,我们应该叫你师父、传奇主人,或者……步非烟?”
            说着,他将一张由十一枚刺青拼结而成的图扔到地上。
            “第十三枚刺青,出自皇甫枚《非烟传》。步非烟,本是河南功曹参军武功业的妾室,后来因为爱上书生赵象,被武功业发觉,鞭挞至死。刺青上画的,本应是非烟在花园中等待情人的场面,窗台下那个男子的衣角,本不是属于昆仑奴,而是属于赵象。”
            柳毅摇了摇头:“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嬴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若不是你在红线的刺青上题下了这一首诗,我也很难肯定,第十三枚刺青原来是出自《非烟传》。我不明白的是,这个故事和你本人完全没有关系,为什么选它?难道仅仅只是喜欢传奇中那个女子?”
            主人淡淡道:“或许我只是喜欢‘步非烟’这三个字而已。”
            几人一时无语。
            这枚无数人为之付出生命的隐藏刺青,却不过是一个她随手选定的故事。若不是方才红线的剑气撕破了她的面纱,就算得知《非烟传》的内容,仍然不能知道她本来的面貌——因为她和传奇中的步非烟,其实并没有任何关系。
            她喜欢的,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或许,这个精心设计的杀局,本身不过是一个随手选定的游戏。
            然而一个游戏,就已经足以让他们惊恐失措,惶惶如丧。
            在它面前,一切自私、怀疑、妒忌、出卖,一切丑恶,都无所遁形。
            在它面前,一切决心、勇气、智慧、信任,一切美德,都如此可笑。
            全心全意的付出,求得的不过是一句笑谈,因为笑谈者的力量超出了你的极限,你的一切都是愚蠢。
            又或许,历史上那一道道无法解答的迷题,一个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传说,也不过是神祗们,偶然选定的游戏罢了。
            只是,人类是如此自扰,甘愿付出千万年的苦思。
            
            主人脸上挂着高高在上的微笑,目光从三人脸上一一扫过,道:“红线、聂隐娘、柳毅……不愧是最好的传奇,你们已经超出了我的期望。”她将残破的黑纱扔到一边,轻轻理着散发,道:“这一步,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柳毅默然了片刻,道:“昨天你杀红娘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被笛声催眠。红娘很早就发觉了笛声的异样,事先将惊神针插入了我们体内。当笛声响起的时候,我们俩假作昏睡,目的是想从你对红娘的话中,打探到你的秘密。”
            主人微笑赞道:“很好。这个计划是红娘想出来的吧。”她摇了摇头,微叹了一声:“其实我也知道,她杀了荥阳公子后,就有了求死之心,于是甘愿牺牲自己,引我出来。我只是没想到,你们的心能这么硬,竟然一直假作昏睡,眼睁睁的看着她承受一整夜的酷刑。”
            聂隐娘摇了摇头,她的声音有些凄然,也有些愤怒:“因为那本是她自己选择的赎罪。其实她虽然假扮了自己的妹妹,却心却一直在迷惑着……她自己一定事先有所感觉,所以才反复地嘱咐我们,无论听到什么,都一定不要暴露,不要阻止所发生的任何事情。”
            “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从地上跳起来,阻止你的施刑,但我还是没有。因为我若这么做了,就辜负了红娘对我们的信任,辜负了她承受的痛苦。”她注视着主人,一字字道“只是我发誓,一定会为她报仇!”
            主人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多少年了,我又看到了你眼中的愤怒、仇恨,这本是我最欣赏你的。那天,看到你倚在柳树上那种绝望的神情,我本来非常失望,失望得心都痛了。”她的笑容中带上了几分赞许:“而今,我终于明白了,那只是你们计谋的一部分,很好,很好……我始终没有看错你。”
            聂隐娘还未答话,柳毅打断她道:“我们至少知道了一件事,五年前,你中了红娘牵肌丹的剧毒。这种毒药本来绝无可救,唯有传说中可以起死复生的云梦沉香能够暂时克制。以你的力量,或许能找到云梦沉香,然而你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你的身体会一天天缩小,直到宛如一个十岁的孩子,然后全身精血干枯而死。这种返老还童,要将骨骼肌肉生生压缩,想必你忍受的痛苦,绝不比红娘、霍小玉轻。”
            主人颔首道:“你们想的不错,现在,我看上去已经只有十一二岁,也就意味着,我剩下的时间至多不会再超过三个月。”
            柳毅道:“我知道你会遁甲传音之术,我们的谈话很可能被你听到,所以,我和聂隐娘演了一出戏。我们邀红线到水下对决。就在江底,我说服了红线,让她加入我们。你的遁甲传音术虽强,却是决不可能运用到水底的。何况……”
            他的笑容中透出些许温暖:“何况,用画圈来交谈的方式,是我们小时候在小岛上约定下的,是只属于我们的方式。”
            月色,如多年前一样,在他身旁轻轻流照,将他的白衣洗得片尘不染,透出一种脉脉的光晕来。
            
            烈火岛,听起来多么酷热难当,实际上却长年冰雪笼罩。
            十年前,月光大盛,万里寒光从积雪中腾腾反照,和漆黑的海波一起轻轻摇曳。
            十数米高的孤崖如一只手臂,从海岸上伸展出去,一个紫衣女孩跪在崖边积雪中,也不知跪了多久,飘落的雪花将她的头发都染上一层皓白。
            她的身体宛如石像一般,坚硬、执着。
            师弟师妹们窃窃私语:“她又受罚了。”
            师兄师姐们暗自摇头:“她握剑的姿势总是不对。”
            师父鄙夷的说,这样握剑,出剑的一瞬间,剑尖会不经意的倾斜,这样下去,永远成不了一流剑客。
            每到这时,紫衣女孩只紧紧闭起薄唇,不争辩,却也不改正。
            于是,她常常彻夜跪在积雪中,望着远方的海波。没有人知道,她幼小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天幕和海波都蓝得发黑,唯有一轮孤月,突兀地挂在天幕中,几只惊起的海鸟发出凄厉的长鸣。
            这景象并不美丽,却足以让人永生难忘。
            另一个跪在不远处的白衣男孩,正偷偷向这边看来。
            他就是以后的柳毅,也被师父处罚了,要在这里跪上整整一夜。
            没有人知道,他是故意打碎了师父配好的毒药,因为他很好奇,这小姑娘,在夜深人静的海边,到底在干些什么。
            难道说,夜晚的思过崖上,能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奇景,所以她才如此倔强,甘愿一次次受罚?
            月已中天,凛冽的寒风让小柳毅全身颤抖,饥饿、疲倦交替袭来,他拥起薄薄的衣衫,心底不由有些后悔。
            在自己小小的木板床上美梦该多好,何况明天又要接受残酷的训练——每人必须游到数里外的琉璃岛下找回一颗鸽蛋大的蚌珠。
            那片海域里有八脚巨章、有白鲨、有各种各样的海底巨怪。
            彻夜未眠,明天难保会神智恍惚。而一点点恍惚,都可能意味着受伤、死亡。
            烈火岛上,死亡是最常见的事,他们每月都能看到死去的同伴被扔到海里。
            他冒了巨大的危险,来思过崖上探察,结果紫衣女孩却只是静静地跪在雪地中,一动不动!
            他不禁十分失望。
            他终于忍不住,开始对那女孩子讲话:“你为什么经常到这里来,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么?”
            冰雪下,紫衣女孩似乎冷冷看了他一眼,又似乎没有。
            柳毅还想再问什么,却发现,师父满脸怒容地站在面前。
            这句话给柳毅带来了灾难。
            罚跪的时候,是绝对不许交谈的。因此,受罚的期限延长到了一个月。
            一月中,柳毅渐渐学会了以跪着的姿态睡觉,然而也有被寒风吹醒,百无聊赖的时候。于是,他发明了一种新的方式,和紫衣女孩讲话。
            他在雪地上写字。
            一开始,他还是将每一个字都写得工工整整,写满了,等着紫衣女孩回答,可紫衣女孩只是冷冷看着他,柳毅没办法,只得擦掉又写。
            到后来,他发现女孩似乎根本不回应,就不由写得越来越潦草起来。他心中忍不住骂道,难道这丫头是石头,是哑巴,还是根本不识字?
            再到后来,他就只是一个一个的画圈了。
            反正只是为了解闷,反正只是写给自己看……
            
            主人冷冷的声音,将柳毅从回忆拖回了现实:“她看懂了?”
            “是的,”柳毅点头微笑道:“其实——”他的声音显出一种难得一见的温柔:“其实,她一直都懂。”
            他的目光投向主人:“然后我按照计划,和红线决斗,再装了三个时辰的死人。按照刺青,我应该是被水中蛟龙所杀,因此,我断定你会出现,来将我的尸体搬到霍王府的蛟龙潭,重新摆放一次。”
            主人微笑道:“不错,然而别说装死,就连王仙客的龟息术也骗不了我的眼睛,聂隐娘用针刺你穴道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决不容你们作假。想必你还服下了什么断绝气息的药物罢?”
            柳毅道:“正是红娘的还情丹。”
            主人望着江水,微笑道:“果然。若是一月前,这样的伎俩根本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但是如今,牵肌丹已经开始损伤我的心智和精力。”她脸上露出一些倦意:“我真的是太执着,执着于要将每一个结局,都写得那么完美,其实,早点完卷也好,因为我实在太累……”她轻轻叹息了一声,从发髻中抽出一柄短剑,缓缓拉伸出去,直到成为一汪三尺秋波,在她手中不住流动。
            她回头对红线微笑道:“十年前,我传你剑法那刻起,我就知道,你会成为二十年来,第一个逼我用剑的人。”
            唰的一声轻响,她手中的长剑流水一般展开,月光缓缓从剑上流淌而过,仿佛得到了月色的滋润,长剑锵然一声龙吟,绽放出妖夜白莲般的灿烂光华。
            “此剑名为‘天河’。二十五岁那一年,我曾以之对决魔教教主,一战之后,被我尘封至今。”她淡淡笑道:“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要用它来终结这篇我亲手写下的传奇。”
            她话音甫落,手中长剑突然一横,剑光如瀑布一般飞泻,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夺目的白光从她手中腾起,游龙般直冲天际,而后再如星河倒垂,卷起万点银光,一路崩泻而下!
            银光如水花飞溅,将周围卷舞的红叶片片洞穿。四周寒风嘶啸,真宛如置身一川巨大的瀑布下,连身形都要被卷袭而至的水气吹倒!
            红线注视着那道剑光,眼中的紫光逐渐燃烧,最终变得灼热!
            这是一个剑术的绝顶高手,在看到另一位绝顶高手时才有的神情。
            这是赞叹,是激赏,是欣慰,也是不屈居人下的傲慢!
            红线双手握住长剑,身形高高跃起,全力向那垂落的星河劈去!
            天河激荡,红线的衣衫都被溅起的银光撕裂,但她手中的长剑依旧稳如磐石——就算面前真的是九天之上垂落的星河,她也要将它完全劈开!
            主人只手握剑,静立在狂风中,棕黄的碎发被烈烈吹起,但她的表情并没有分毫变化,淡淡道:“这一招名唤‘卷舞天下’,是你十五岁那年,我亲手传给你的。你能将它练到这个程度,已经远甚我所想。”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然而,你还是胜不了我。”手腕微沉,天河剑微微一震,一道极亮的光芒从剑尖冲天而出,瞬间在空中旋转开去,红线只觉胸口劲气一滞,长剑竟被生生逼开。
            红线怒斥一声,足尖在枫叶上稍一借力,身形折转,由上而下,向天河剑再度扑来!
            “唰”一声轻响,主人剑势斜带,天河剑顿时化为流水一般,柔软之极,却也灵动之极,从红线的剑身上轻轻抹过,两剑相接,激出满天火花,向红线肋下的空挡袭去。
            红线狠狠咬牙,也不顾剑招上处于劣势,劲气全力催逼,升腾火花瞬间就被她的劲气吹灭,周围的落枫更是朵朵爆散,就连主人握剑的手,也不免微微一颤。
            主人赞道:“这一招‘叶落洞庭’,本是阴柔之极的剑招,但你化柔为钢,在劣势下强行施力,让对手剩下的变化不能施展,其中的进益,已突破了我的传授。”
            红线咬牙不答,眼中紫光更盛,突然纵身而上,避开天河剑的笼罩,向主人头顶劈下。
            主人看着她,淡淡一笑,手上突然放开,天河剑竟宛如会自己流动一般,整个铺散开来,化为一道光轮,护卫在她头顶,红线剑势已经用老,却决不变招,依旧是全力压下!
            主人微笑道:“十五年前,我一共只传了你三招剑法,‘飞龙引’是最后一招,也是你最强的一招。三招虽少,却已经足够,想必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逼你出这一招罢。然而……”她脸上笑容一冷,眼中透出凌厉冷光,她突然伸手,往轮转光轮中一点,那团飞速旋转的光轮瞬间还原为一柄长剑,被她牢牢握在手中。
            噗的一声闷响,还原后的天河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出,再收回。
            长空血乱,红线闷哼一声,向后退开七步,却仍然无法立定身形,她一声怒叱,全力将长剑往地上一插。龙吟大作,长剑深深插入泥土,她倚着剑身,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枫落如雨。
            鲜血从她手掌中淌下,将文龙宝剑染上缕缕血痕。
            她右手拇指,竟然已被主人齐根切断。
            主人淡淡的将刚才的话补完:“然而……从今而后,你再也不能用剑。这是对你背叛我的惩罚。”
            红线凝视着文龙剑上的鲜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落叶乱舞,一片片堆到她的身上,她依旧一动不动。
            主人看着她,良久,终于叹息了一声:“剑已经是你的灵魂,或许,我不应该这样折辱这样一位剑客。”
            “我终究还是爱你们的……”她将手中天河剑徐徐举起。
            “还是给你解脱罢。”
            剑尖微斜,银光从她腕底徐徐顷泻,宛如天孙抛下的一段星河。
            红线的紫眸抬起,但却已失去了方才的神光。仿佛她的灵魂,也随着那缕血痕蜿蜒而下,埋入泥土。
            在一个不能用剑的剑客眼中,还有什么是值得留恋?
            一切,都不过是死亡前虚无。
            
            
            
            •《南柯太守》选译:
            
            东平淳于棼是位好酒尚气的游侠之士,他家里有一株大古槐,枝干修长,清阴数亩。淳于棼生日之时,与群友在树下畅饮,不觉沉醉。友人都走了后,他独自在槐树下醉卧,恍恍忽忽之间,就见两个紫衣人来,说是槐安国王有请。淳于棼就跟着两人出门,进入了大槐洞中。淳于棼觉得有些惊异,但是也没敢问。只见洞中也有山川、风候、草木、道路,只是跟人间有些不同。又走了十几里,来到了城中,进了皇宫,拜见了槐安国的国王,国王将次女金枝公主瑶芳尚给他为妻,夫妻恩爱极深,淳于棼也就忘了本来,在槐安国住了下来。
         后来在公主的建议下,淳于棼官拜南柯太守,广行仁政,百姓拥戴。国王大喜,更加官进爵。夫妻共生了五男二女,儿子都授了高官,女儿都嫁入王族,一时荣耀显赫,冠绝当时。后来公主染疾身亡,淳于棼广为交结,有些功高镇主的嫌疑。国王有些忌惮他造反,就免除了他的侍卫,禁止他结交清客。淳于棼有些怨念,他母亲就对他说:\"你离家太久了,还是回去吧。\"
         于是淳于棼就忽然想起了从前的事,就见先前两位紫衣人又来送他出了槐洞。二人突然大呼,淳于棼惊醒,只见自己仍卧在槐树之下,日尚未斜。
         淳于棼感到蹊跷,就按照记忆寻找槐安国,发现庭院里的槐树下有一个蚂蚁窝,洞里有泥土推成的宫殿汉城池等等,他才恍然大悟,梦中所见到的槐安国,其实就是一个蚁穴;而槐树南边的树枝,就是他当太守的南柯郡。
         淳于棼想起梦里南柯的一切,觉得人世无常,所谓的富贵功名实在很容易就消失,不久就归隐佛门了。
         评:此章虽名《步非烟》,但主人所写传奇与唐人《步非烟传》毫无关系,故不列《非烟传》译文,而附《南柯太守传》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