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红娘

  •          机关蛟吞噬谢小娥后,慢慢沉入湖底,再也不见踪迹。柳毅与聂隐娘这才勉力爬上湖岸,却已心力交瘁,寸步难行。两人什么也顾不得,倒在湖边泥泞的湿地上,昏睡了过去。
            但他们并未睡多久,就醒了过来。因为他们太乏、太饿,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睡觉的时间。
            他们都是优秀的刺客,自然知道时间的可贵。多一分钟,一秒钟,可能死的就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刺客本就是要跟别人比拼时间,看谁能在这世间呆的更久一些。
            他们相扶着坐起身来。经过这场小睡,他们的真气只恢复了四五成。但他们的配合却更为默契,如果有人因为他们的狼狈而看不起他们,那他实在是错到死了。
            两人抬起头,这才看到,淡青的天空中,朝阳正布满整个东天,染照出一片赤雪般的朝霞来,整个大地笼罩在奇异的血色中。
            那是光亮,辉煌的红,宛如人心中奔涌的鲜血。
            黑夜原来已经过去,外面又已是新的一天。
            柳毅深深吸了口气,他忽然有了信心!
            能够从霍小玉的宫殿中走出来,搏击宛如神魔的巨蛟而不死,无论什么人,信心都会大涨的。他渐渐握紧了双手,手上伤痕累累,伤口中还不断有鲜血溢出,但此刻他却坚定相信,自己能够靠着这双手走出去,告别这充满杀戮的修罗小镇,告别梦魇一般盘踞在他心头十年的传奇。
            聂隐娘没有说话,她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腿。腿上是谢小娥的断手,就算已离体这么久,它都不肯松开,仍然牢牢地抓在聂隐娘的身上。聂隐娘的目中有些怅然,她似乎还在为谢小娥的执着、疯狂而震撼。然后,她用力掰开那些僵硬的手指,将其中一只断手拿了起来。
            鲜血将整个手臂染红,隐约之间,手肘上现出一片图画来。
            谢小娥的刺青。
            湖泊滔滔中,航行着一艘大船,船上张灯结彩,似乎在做什么喜事。但雪亮的灯光照耀下,却现出两个面目狰狞的男子,正逼迫一位妙龄女子向湖中跳去。图画笔意虽简,但人物表情生动之极,那跃水的女子,更是像极了谢小娥,尤其是那又疯狂又执拗的神情,看得聂隐娘不禁一怔。
            柳毅注目着刺青,微微苦笑道:“看来主人很喜欢更改传奇的结局。李公佐《谢小娥传》中本言小娥刺杀申春、申兰,报仇雪恨;但在这刺青中,却是她被逼跳湖而死。”
            聂隐娘的心一沉,谢小娥正是死在湖里。
            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主人还是让谢小娥按照刺青的结局死去。一切的变数,一切的努力对于主人,仿佛都只是徒劳的,他就宛如在黑暗深处操纵着提线的工匠,看着自己手下的偶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在舞台上演出,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看着他们妄图挣脱提线的束缚,挣扎求存,但最后,却还是要按照他的剧本谢幕。
            柳毅看着刺青,神色有些阴沉,最后终于释然笑道:“或许,这次只是巧合……”
            聂隐娘摇了摇头,因为他们看到的每一个传奇中的人物,无论是王仙客、裴航还是任氏、谢小娥,都是按照主人早就安排好的结局死去的,没有一个人能逃脱。
            朝阳在湖水中洒开点点金光。湖边只有一条小径,穿过正走向成熟的农田。却不知通向何方,聂隐娘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无奈。
            柳毅小心翼翼地将刺青割下、收起,而后轻拍聂隐娘的肩头,微笑道:“走吧,无论如何,我们终究要走下去。”
            聂隐娘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全身濡湿,长发散乱,看上去比初见之时狼狈了许多,但初生的朝阳落在他清俊的脸上,让他温文的微笑显出前所未有的绝决来。
            聂隐娘知道,这绝决背后,也有恐惧,也有无奈,就如同此刻的自己。但是无论如何,眼前这条路既然开头,就必须走下去,因此,何不带着微笑走下去?
            何况,如今他们虽然损失了内力,损失了天下无双的自信,损失了不与人谋的孤傲,但是他们却有了彼此,有了信任,有了鼓励。
            这就已经足够。
            聂隐娘缓缓站起身来,和柳毅彼此搀扶着,向前方的小路走去,依偎着彼此的体温,他们的脚步也渐渐变得沉稳,一步步踏在潮湿的泥土上。
            两边农田里的麦穗迎着晨风起伏,卷起好大一片金浪,而足下的泥土却由于朝阳高升,越来越温暖起来,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站住!”
            柳毅一愕止步,这喝叱之声是从左边传来的。
            农田的左边,依然是农田,只是,却植了几十棵翠竹,朝阳垂照而下,将竹影长长地拉在农田上,一如随风摇曳的绿浪。翠竹环绕中,有一方不大的土丘,上面影影绰绰地立着几个人。
            柳毅和聂隐娘对视一眼,笑容中都有些无奈,看来,在这修罗镇中,想求片刻安身都不可得了。
            那声音又传了过来:“有我在这里,没有人能抢你的布娃娃。”
            那声音非常清澈,却也非常沉缓,一字一句,仿佛在说着某件重大的事,然而为的却不过是一个布娃娃,这未免有些好笑。
            然而聂隐娘和柳毅却笑不出来。
            布娃娃。
            至今为止,修罗镇上只出现过一个布娃娃。就是曾被一个疯丫头抱在怀中,最后又屡次在两人面前出现的娃娃;那个宛如魔鬼请贴、死亡诏书一般的娃娃;那个曾经记录下裴航、王仙客、任氏垂死之容的布娃娃。
            两人忍不住向那翠竹林望去。
            朝霞满天,竹影婆娑。
            只见一个红衣人,头顶白玉冠,身披一袭硕大的鹤氅,持剑立于土丘之上。他身材极为纤瘦,却又高挑出奇,几乎足任何一个正常人抬头仰视。那袭鹤氅也同样长大,羽毛分拂,一直披垂到脚下。
            他的身材和装扮真可谓骇人耳目,聂隐娘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在这样的小镇上,绝不会有居民如此装扮。
            正在这时,那人回过头看了聂隐娘一眼。
            行踪已然曝露,聂隐娘深吸了一口气,索性上前几步,来到那人面前,脸上露出镇定的微笑道:“传奇?”
            对方既然在此处出现,必然早有准备,与其躲躲闪闪,不如先发制人。
            那人微微侧目,向聂隐娘和柳毅一瞥,缓缓伸手,将身上的鹤氅扯下。
            鹤氅下是一件绯红的衣衫,红的宛如在鲜血中浸泡而成。衣衫胸前骇然绣着一只更为通红的巨鹰,巨鹰昂首啸天,钢爪厉喙,生动非常,看去真如随时会裂衣而出,干云直上一般。
            聂隐娘忍不住惊呼出声:“血鹰衣!”
            她不禁回头去看柳毅,柳毅同样也是一脸惊愕。
            血鹰衣,是当时轰传天下的天罗密宝之一,据说穿上此衣能瞬间极大提高人的潜力,击杀一位武功高于自己数倍的高手。
            然而自从横行一时的天罗教得到此宝后,血鹰衣就成了教主独属的利器,此刻又怎么会穿在这个人身上?
            聂隐娘强行平复着自己的惊愕,对柳毅道:“难道,难道他是……”聂隐娘顿了顿,才说出后边几个字:“天罗教……”
            天罗教二十年前风云一时,少林武当两大派都曾遭到屠灭,天罗教主也曾数度现身江湖,但自从与华音阁一战后,已经销声匿迹,退回西昆仑山。何况就算天罗教重出江湖,区区修罗小镇,又岂能劳动教主大驾?
            柳毅摇了摇头,道:“你有没有觉得他头上的白玉冠也有些眼熟?”
            聂隐娘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柳毅道:“传说蜀山派掌门陆飞羽得道飞升后,就留下了这顶飞羽天下冠,作为掌门人世代传承的信物。”
            聂隐娘一怔:“不错,但这飞羽天下冠怎么会也在他手上?难道……”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天罗教又灭了蜀山派?”
            柳毅再次摇头:“或许不是,看他的佩剑。”
            聂隐娘抬眼望去,那人正好把佩剑拔出,剑尖斜举,一道赤色的龙痕,从剑身蜿蜒而下。聂隐娘张了张嘴:“天……”再也不出话来。
            柳毅沉色道:“不错,是天都剑。华音阁主的天都剑。不过自从唐开元年间,华音阁主简碧尘与摩云书院一战后,这柄剑就被封存,仅作为礼器存在,决少以之御敌。”
            聂隐娘摇了摇头,华音阁立世数百年,声势之盛,真可谓无人能及,若说天罗教击败华音阁,夺得了天都剑,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若说华音阁同时夺得了血鹰衣、飞羽天下冠,也是骇人听闻之事。如今此人身着三件轰动天下的密宝,出现在修罗镇,却又是什么原因呢?
            柳毅沉色道:“三件本不可能同时出现的绝世密宝一起出现,只可能有一个原因,”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它们都是赝品。”
            聂隐娘正在惊愕,就听另一个声音道:“把娃娃交出来。”聂隐娘抬头看去,却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江湖客站在那人对面,卷发黑肤,游侠装扮,露出些不耐烦的神色来。
            那个红衣人突然将长剑在空中一挥,对那江湖客一字字道:“休想。”
            那江湖客脚下,瑟缩着一个女孩,衣服脏得几乎看不出颜色,脸上也抹了些泥土,露出一丝带些呆痴的笑容,聂隐娘猛然觉得有些面熟,骇然竟是整天在镇上流浪的疯丫头。
            疯丫头怀中抱了个肮脏的娃娃。
            娃娃头大身小,浸满污渍,不时有发黑的稻草从破布下支棱出来。
            柳毅心中一沉,果然是这个娃娃。它竟然在经过无数血案之后,又奇迹般的回到了她怀中。
            聂隐娘脸上的神色更为惊讶——这个娃娃从额头以下,都包裹在一层白纱之中,仿佛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
            ——这样的装扮,聂隐娘曾经见到过一次。
            黑暗的大殿之中,霍小玉拼命保护的那个人偶,脸上也蒙着这样一层薄纱。也正是这个人偶,最后透过层层白纱,对她诡异一笑,而后伸出手去,发动了湖底的机关蛟。
            如果,这娃娃有着和人偶一模一样的面容,那么她就可以知道主人是谁了,这个困惑了她整个生命的谜底,也就从此揭开!
            聂隐娘忍不住冲了过去,一把将布娃娃抢过!
            布娃娃被她翻转过来,一蓬乌黑的长发垂散下,极直也极为整洁,几乎将整个脸遮住,撕开那层白纱,肮脏的破布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张清瘦的面孔,和面孔上那充满欣喜和渴求的神情,传神之极。只是娃娃的两只眼睛却只剩下深深的空洞。
            霍小玉。
            暗夜中那张苍白而清俊的脸,在阳光下看起来显得有些凄怆。
            聂隐娘和柳毅齐齐变色。
            霍小玉垂死的神情,被刻画得如此逼肖!这烟火落石中的一瞬,本应是旁人无法得知的。若不是当时,聂隐娘掠过霍小玉身边去取桌上的刺青,她也无法看到。可是这幅画的作者,又是如何将这本无由得见的一幕刻画在白布上的?
            聂隐娘甚至忍不住去想,难道最后出来与霍小玉一见的人偶,其实不是人偶,而真的是主人本人?
            四周晨风吹动稻穗,发出沙沙的轻响,仿佛幽暗中主人的冷笑。
            聂隐娘正在出神,柳毅伸手将娃娃接了过去。
            娃娃正在他们手上交接,一声尖锐的哭泣却响了起来。
            疯丫头见到布娃娃被抢之后,眼眶里本就蓄满了一池泪水,这时见传到了另一个人手中,再无还给自己的希望,于是忍不住,哇哇痛哭了起来。
            那个极高的红衣人缓缓回头,注目着他们,冷冷道:“你们是谁?”
            “我?”柳毅将那个娃娃放在手中,随意翻转着,笑道:“刺客。”
            话音未落,柳毅突然将手中的娃娃抛起,娃娃在空中滑落,影子恰好在红衣人眼前一挡,就在这一瞬间,柳毅手中的珊瑚枝已然出手!几乎同时,三枚血影针横扫而至!出手瞬间,聂隐娘和柳毅彼此看了一眼,两人甚至没有相约,靠的只是心中的一点灵犀。
            那极高的红衣人猝然不防,闪开柳毅的珊瑚,一面将手中长剑撤回,向银针上斩落。噼啪声响,银针落地,那人长长松了一口气,似乎在庆幸自己的剑法不弱,就在此时,聂隐娘又一蓬血影针已无声无息的飞到。
            那人似乎极少御敌,竟然慌乱起来,向后跃去,还不待他起身,柳毅一掌已击在他肩上。
            那人整个被击得飞了起来,重重跌入泥土中。
            得手如此容易,柳毅和聂隐娘反而有些惊讶。那人挣扎着从土中爬起来,白玉冠歪在一旁,露出几缕柔亮的青丝来。聂隐娘一怔,那个极高的怪人竟然是一位身材玲珑的小姑娘。她方才站立的地方竟是两条高高的竹笋,她整个站在上面,又将长大的鹤氅垂下,这才显得身材高瘦异常。
            聂隐娘面色微沉,上前一步,从一旁拾起她手中的天都剑,只见剑柄上刻着一排小字:“随意坊造”几个字。
            随意坊,是当今武林中最大的赝品生产地,专门生产各种仿版的名剑、密宝,满足一些少男少女的虚荣心。
            聂隐娘又好气又好笑,长剑一横,已抵上了小姑娘的咽喉,那小姑娘一面急忙将白玉冠扶正,一面望着聂隐娘,眼中竟全无惧意,嘻嘻笑道:“开个玩笑,别生气啊……”
            聂隐娘冷冷道:“你也是传奇之一?”
            小姑娘偏着头,点头笑道:“柳毅师兄好,师姐好,我叫红娘。”
            聂隐娘疑然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柳毅?”
            红娘调皮的笑道:“因为我拿到了他的名卷啊。”
            她倒是无比坦诚,再加上嬉皮笑脸,聂隐娘反而不好出手,只得冷哼了一声:“我真不明白,传奇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柳毅缓步走上前来,接口道:“我最不明白的是,她的武功并不算太差,但却仿佛完全没有对敌的经验,这太不符合传奇的训练标准。”他看了红娘一眼,道:“你到底杀过人没有?”
            红娘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加入传奇,不过一年,还没有来得及执行任务呢,修罗镇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本来想表现好一点,才花了所有的积蓄,去买了这些装备……”
            柳毅打断她:“你说,你加入传奇才一年?”他的眼中透出一丝冷光:“不可能。红娘是和我们一起受训的传奇。”
            “——你到底是谁?”他的眼中,已经有了杀意。
            自称红娘的女孩有些委屈,道:“我没有骗你们啊,我是第二任的红娘。”
            聂隐娘讶然,皱眉道:“第二任?那以前的红娘呢?”
            红娘吐了口气,道:“她死了。五年前就死了。我求了主人整整一年,才代替了她的位置。”
            五年前……聂隐娘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不由身子一震,追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红娘撇了撇嘴道:“她是叛徒,刺杀主人,所以主人把她杀了。”
            果然不出所料,五年前刺杀主人的传奇,正是第一任的红娘。
            聂隐娘的脸色更沉:“传奇的秘密,天下少有闻之者,你在加入传奇前,又怎么会知道有红娘这个人?”
            红娘轻轻叹了口气,挑着自己长长的指甲,漫不经心的道:“因为第一任的红娘,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啊。”
            “还在撒谎!”聂隐娘已有了怒意:“按传奇的规矩,刺客绝不可以有局外的亲人,要么一起加入传奇,要么就得把他们杀掉!”
            红娘抬头望了望天空,脸上流露满不在乎的表情:“没错,三岁那年,我们的父母都死了,她加入了传奇。为了不让主人知道我的存在,她把我藏了起来,锁在一间地下的小屋里,锁了整整十三年。小屋里没有阳光,没有伙伴,没有玩具,什么都没有。”
            她深深叹息了一声:“或者正因为我从小就知道了寂寞的滋味,才适合做一个刺客罢……她每七天才会来给我送一次食物和水。如果有一天她死了,我就会被活活饿死……还好十三岁那年,我抓住机会偷偷跑了出来,她找不到我,一怒之下把那间地下室烧掉了。我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看着满天的火焰,不停的笑,十三年来,我第一次知道笑是什么,于是笑了整整一夜,我终于自由了。”她一面说着,一面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她的话语中充斥着孩子们特有的满不在乎、故作旷达,但聂隐娘却看到,她的眼角已经有了泪光。
            算来她如今也不过十九岁,还是个孩子。
            聂隐娘不由有些动容。
            红娘又笑了笑,玲珑的鼻子宛如被风吹皱了起来,轻声道:“后来,她死了,我无处可去,于是去见了主人,主人也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去求一个一直要杀死自己的人收留。但或许是嘉许我的勇气吧,他最后还是留下了我。于是,我就成了现在的红娘。”
            聂隐娘迟疑了片刻,问道:“他杀了你的姐姐,你还为他卖命?”
            红娘低下头,麻木的笑了一声,道:“我从来没把她当作姐姐。她是正妻的孩子,而我是丫头生的。从小,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她的,我只能看看。她生气地时候,我还要做她的出气筒,被她打骂。她养了我十三年,我非但不感激她,还恨她。”她默然了一会,又抬头笑道:“何况就算是亲姐姐也无所谓,我就是要站在阳光下,用最好的剑,穿最好的衣,成为最高的高手,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
            聂隐娘不由摇了摇头,每个传奇都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也许,并不必苛责她的冷漠。
            柳毅似乎对她的身世毫无兴趣,只指着那个江湖客和疯丫头道:“这两个人是哪里来的?”
            红娘笑道:“他们啊,是我从镇上找来的,陪我演这出戏。
            她指着那个疯丫头道:“她偷吃我的糖果,却不能吐出来还我,所以只有做我的戏子了。”又指着江湖客道:“这位大侠好打包不平,觉得我剖开她的肚子,取回糖果的做法太残忍,想要替她出头,所以也来跑龙套。”说罢仿佛觉得十分得意,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柳毅冷冷看着他们,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又落到红娘身上:“自从五年前上一任红娘行刺后,我就没面见过主人,我只想知道,这一年来,主人是如何训练你的。”
            “这一年……”红娘喃喃念着这几个字,满脸笑容顿时凝固,仿佛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突然躬下身去,紧紧抱住头,脸上闪过一片痛苦的表情:“我想不起来了,真的想不起来了,就好似恶梦一样,我每次去想,头就会好痛,好痛……”
            柳毅冷冷看着她,似乎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最后刺杀呢?如果你受过最后刺杀的训练,就绝不会想不起来。”
            听到最后刺杀这四个字,聂隐娘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柳毅说得不错,只要受过刺杀训练,那一幕就会宛如魔魇一般留在脑海中,一生一世都无法忘记。
            她的最后刺杀,在一个雨夜的森林里。傍晚,老师发给那群同门学艺了三年的孩子们一人一把柴刀,然后要他们穿过森林,来到森林尽头。只有第一个走出森林的人才有活下去的资格,其他的,都将被杀死。
            森林里有野狼,有机关,有陷阱,还有同伴冰冷而疯狂的刀锋。
            最后是她,踩着同伴的尸体,走出了树林,那天的月色是那么冷,身上的血却是那么热……
            聂隐娘深吸一口气,强行止住自己的思绪,然而在不知不觉中,她手上的长剑已经偏开了。
            红娘却趁她不备,悄悄从泥土中坐了起来,突然纵身一跃,向竹林后的小河跳去。
            猛地,站在一旁的江湖客身子一偏,手一扯,他披着的斗篷竟被他扯了下来,跟着迎风鼓动,兜头盖脑地将红娘笼住,他双手极为灵活地圈动着,那斗篷极大,红娘身材又小,竟被他将斗篷的四个角一齐握住,形成一个巨大的包袱,将她包得严严实实的!红娘发出一阵闷哑的惊呼,江湖客身子冲天而起,竟然无比灵捷,一跃就是两丈,眨眼没入了农田深处!
            
            
            
            •《莺莺传》选译:
            
            唐贞元年间,有位秀才名叫张生,暂住在普救寺中。另有寡妇崔氏,将回长安,路过寺院,也住在其中。恰巧碰上兵乱,张生认识镇守此地的将军,于是借了兵来,守住普救寺,救下崔氏一家。崔氏感激张生的救命之恩,就设宴招待张生,而且命自己的女儿跟张生结为兄妹。
         张生一见崔女,顿时惊为天人,几乎失去把持。宴退之后,张生私下里笼络崔家婢女红娘,找了个机会将自己的心事说给了红娘听。红娘认为崔女操行贞洁,恐怕张生难以如愿,不过她献策说崔女喜欢文章诗句,如果张生以情诗挑之,未尝没有机会。张生大喜,立即写了两首春词,命红娘带给崔女。
         晚上,红娘带回了崔女所回的诗,写道:\"待月西厢下,近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张生读诗,知道崔女似有所指。晚上张生攀着杏树过墙,来到了崔家院的西厢,果然见到了崔女。但崔女颜色甚厉,劝谕张生不要痴心妄想。张生仍由原路攀回,只好打消了这份念头。但怀思念想,相思成疾。
         又过了几日,张生正独自凭槛,忽见红娘抱衾而来,而崔女随后也至。张生大喜过望,目注美人,疑非人间。此后两情相悦,时时偷相往来。崔女琴音很妙,但从不轻弹,张生求了几次,都不肯鼓琴。如此过了一年,张生要去京城赴考,两人相别,崔女这才取出琴来,为张生弹奏《霓裳羽衣曲》,才弹了一会,就怨切不能终曲。两人啼哭而别。
         张生没有考上进士,滞留京城,竟不再去与崔女会面。后来崔女嫁了别人,张生从其家经过时,谎称是其表兄,请求见崔女一面。但崔女却坚决不肯与他见面,只赋诗一首送给他:“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两人从此再不相见。
         非烟案:张生之薄幸,有胜于李益者。则唐传奇中,薄幸男子多矣,足见柳毅、仙客之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