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重逢

  •          寒光射目,瞬息之间,两人已被强行分开!
            万千尖锐而短促的啸音嘹啭而出。刹那之间大殿中尽皆被这些震耳欲聋的啸音充满,振荡冲击,聂隐娘与柳毅就觉身如处在暴风雨的大海一般,几乎立身不住,更不要说靠近彼此。
            又是格格几声响,大殿顶上忽然垂下一根巨大的尖刺。光芒猛地一暗,幽暗的大殿更加阴森,尖刺宛如飙轮疾旋着,殿虽空旷,聂隐娘竟无从躲闪,眼看着那尖刺越来越低,向自己头上落了下来!
            柳毅脸色一变,他忽然冲天而起,从那钢轮上越过,向尖刺扑了过去。身子还在半空中,手指猝弹,一道赤色的珊瑚光向尖刺疾射而至!
            武器早已失去,他抽下的是自己的发簪,珊瑚发簪。
            柳毅也看出霍小玉的机关极为诡异凌厉,若是让他各个击破,只怕当真要死在此处。所以,他一定要救出聂隐娘。
            嗡的两声震响,珊瑚击中尖刺,以石击钢,珊瑚立即碎开,爆出一团红粉来。柳毅本也不期望单凭这只发簪就将尖刺震开,他身子跟着扑下,向尖刺抓来。
            突然,他身后那裂地而出的钢轮,陡然止住了锐响,分散成极小的一片片!
            它们就如银色的蝴蝶,反射出妖艳的光芒,循着柳毅的视线,飞舞而前。霍小玉闷哑的狂笑声传了过来,柳毅忽然明白,霍小玉出手的对象,本就不是聂隐娘,而是他!
            可惜他明白得已太晚,而此时他的真力已尽,招式已老,再也无法反抗,只听那些银钢碎片发出一连串的碎响,瞬间组合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他困在中间。
            聂隐娘一声娇叱,血影针脱手而出!这是她最后一枚血影针,在这如恒河沙数一般的碎片中,这枚四寸长的针又能做得了什么?倘若留在手中,说不定还能救她一命。但聂隐娘还是射出了!
            银针宛如泥牛入海,不起丝毫作用。钢片嵌成的牢笼虽有孔,但仅容过指,无论如何都难脱逃。柳毅抓住它一阵猛摇,但他的心却越来越凉,因为这牢笼竟仿佛铸就的一般,绝非人力能够撼动。
            霍小玉的机关之术,竟然一强至斯!
            柳毅发出一声怒吼!聂隐娘身子一震,她翻身向钢笼扑了过去!
            显然,她也看出,只要两人有一人倒下,那么另外一人将再无力与霍小玉抗衡!
            突然,一缕锐风从她背后袭来。这锐风来得好快,一闪之间,就到了她的脑后!
            聂隐娘一惊,她顾不得救柳毅,身子急速前倾,跟着猛一低头!
            飕的一声响,那锐风紧贴着她的头顶掠过,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锐风掠走了她的几缕秀发,断发如丝,在空中曼妙飞扬。
            夺的一响,锐风深深插入了大殿柱子中。一瞥之间,聂隐娘看清楚,那锐风竟然是她的血影针!
            她心中一震!十二传奇的功夫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会红线的夺命一剑,同样也没有人会她的血影神针!那么,这一针又是从何发出的?
            一张苍白、年轻但却流露出不合乎年纪的成熟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这是个年轻的女孩,她的手中紧紧握着一只华囊,针囊。
            她定定地盯着聂隐娘,眼中华光流转,但这光芒,却是如此冷漠,死气沉沉。
            原来,她不过是一个人偶,属于聂隐娘童年的人偶。
            看着这张稚气而坚定的脸,聂隐娘的目光恍惚起来。黑暗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亮光,从那童偶身上射出,一直照进了她的心中。童偶的每一分举动,她都了解得彻头彻尾。
            她深深地记着,在那个雨夜的树林中,当自己挨到第三刀的时候,自己的的灵魂仿佛也脱出了躯壳,高高在上,看着自己冷漠而死气沉沉的眼睛。她的心也是这样急剧地变化着——要活下去,就要杀人;只有杀了面前的这个人,她才能拥有活的权力!
            而现在,她自己就是这个人,站在这里,等着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来杀,给她生存下去的权力。
            她能么?
            聂隐娘的胃忽然抽紧,她很想呕吐!
            突然,那童偶手心一阵银光闪耀,几枚血影针随着光芒掣动,宛如那抹流转的记忆,向她飙射了过来。
            由过去的生,射向今天的死。
            聂隐娘的心忽然释然,她忽然发现,这个童偶并不是自己。就算她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手中拿着血影针,她仍然不是自己,因为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绝施展不出这么老辣的血影针!
            这念头让她莫名地感到解脱,她手抬起,向血影针上抓下。
            没有人比她更懂血影针,她有把握将这夺命的飞针凌空拦下,化作自己的武器!
            只是,她的手才抬,心肺之间立即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猛然想起,自己连番作战,重伤之下,真力早就不济,空有对血影针无上的了解,却无力将其降服!
            她苍凉地笑了笑,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么?
            猛然,一个人影扑了上来,狠命撞在她的身上。聂隐娘就觉眼前一黑,不由自主被这人影撞了开来。那夺魂追命的一针,堪堪擦着她的衣边过去。聂隐娘勉力睁眼,就见谢小娥的双目如鬼火一般在她眼前亮起,嘶声道:“我要亲手为哥哥报仇,绝不容你死在一截木偶手下!”
            她一抬手,十根纤细的指爪弯曲如钩,发出道道幽光,恶狠狠地向聂隐娘面门撕去。聂隐娘只觉周身酸软,完全无法躲避!
            只听霍小玉冷冷道:“走开。”
            面前风声大作,谢小娥一声惨叫,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提了起来,用力向墙壁上丢了过去。
            木块碎响中,只听谢小娥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了声息,似乎被撞得晕厥过去。
            聂隐娘勉强睁开眼睛,就听霍小玉缓缓敲击皮鼓道:“我困住柳毅,就是要让你按照传奇的结局死去,决不容任何人破坏。”
            他的手指缓缓在鼓面上滑动着:“十年前,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时你只有十三岁,但你的眼睛却充满孤独、坚韧、仇恨和杀意,宛如一头被逼入绝境的野兽……这是一个天才的刺客才能拥有的眼神。我本以为,你会成为继我之后最好的传奇,做你的人偶,也投入了我最多的精力。”霍小玉似乎叹息了一声,鼓声陡然一厉:“但现在我很失望,你越来越倚赖柳毅,越来越从一个完美的刺客,蜕变成一个普通的女人。这是我和主人所痛心的……所以,我决定在你完全堕落前毁灭你,看着你被那个幼年的天才杀死……”
            “——她才是真正的聂隐娘,你已经不配这个名字。”
            他挥了挥手,在鼓面上敲出了一个悠扬的鼓点。那个同聂隐娘一模一样的人偶仿佛受到了什么驱动,身子倏然动了起来,手臂一阵灵活的舞动,向聂隐娘扑了过去!
            聂隐娘知道危机顷刻,顾不得身体中巨大的痛楚,咬牙跃起,向大殿的顶梁攀去。她只能赌这一赌,看霍小玉所做的人偶是不是真的完美,连轻功都会!
            霍小玉悠然赞叹道:“果然是出色的杀手,竟然让你在一瞬间就看穿了人偶的弱点。那么,再加上你的同伴呢?”
            他的手指又是一阵扣击,围坐在桌子旁的另一个童偶站了起来。那是个男孩,他生的极为清秀,手中拿着一支火红的珊瑚。
            聂隐娘身子一震:“柳毅!”
            霍小玉通过扣击发出的声音中似乎带了一丝讥讽:“就让我看一看,你是否能狠心杀了他!”
            他忽然重重一击,一个冰冷的“杀”字隔空透下!
            柳毅的童偶手指一拗,一截珊瑚应手而落,化作一缕火光,向聂隐娘窜袭而至。而同时,锐风疾响,血影针也如影附形射来!
            聂隐娘再也无法居身顶梁,手一松,向地面落下。
            两位童偶受了鼓声的摧动,揉身而上,齐齐向聂隐娘的双臂抓去。聂隐娘立身未稳,而他们的动作又实在太快、太过诡异,不得已被抓了个正着!童偶的手指硬如钢铁,紧紧扣在聂隐娘的脉门上,她稍一挣扎,便觉痛彻神髓。
            两位童偶面无表情,拖着聂隐娘向那张木桌而去。
            长得极似聂隐娘的童偶将她狠狠按倒在桌面上,苍白的手指卡住她的脖子,一面歪着头,呆滞地看着她。
            她那张精致的面孔几乎就逼在聂隐娘眼前,眸子中洋溢着婉转的光彩,却毫无表情,仿佛也是一个在痴痴凝望自己未来的孩子。而柳毅的童偶却看也不看她,只是牢牢抓住她的肩。他抓得很用力,指甲都陷入了聂隐娘的肌肤,脸上却透出阴冷的笑容,仿佛是一只抓住猎物的鹰。
            霍小玉苍白的嘴角牵出一丝笑意:他实在很喜欢这个游戏,他喜欢看着信任的人互相残杀,杀到两个人都死去为止。
            然而,他并没有立刻崔那两个人偶痛下杀手。他手下的鼓声轻响了两声。
            又一个童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却是谢小娥幼年样子。她双手捧在胸前,小心翼翼的托着一块和田美玉。
            霍小玉手下的皮鼓发出一阵阴沉的声响:“谢小娥,你是不是真的很想杀了她?”
            黑暗处传来一阵碎响,似乎是谢小娥从木屑中缓缓爬了起来,她拭了拭嘴角的血痕,嘶声道:“是。”
            霍小玉淡淡一笑,轻扣皮鼓道:“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做空空儿的机会。”
            “传奇的结局应该如此:聂隐娘围着这块和田玉,被空空儿一匕击杀。现在,我把匕首交给你。”他顿了顿,鼓声更加低沉:“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能刺穿美玉,取她性命,那么……我只好先看你的结局了。”
            谢小娥点了点头,缓缓走到聂隐娘面前,那个貌似谢小娥的人偶已将那块和田玉强行围到了聂隐娘的脖子上,而后回过头,向谢小娥伸出手臂。
            啪的一声轻响,一柄匕首从她的手臂中弹出,刺破肌肤,突兀地耸立着。
            匕首长约六寸,雪纹婉然,正是谢小娥最常用的武器。
            谢小娥回头向霍小玉一笑,嘶声道:“多谢师兄。”她突然一把向那童偶臂上的匕首折去。
            机簧发出一声裂响,那个童偶的整条手臂似乎都受了破坏,无力地垂了下去,但童偶脸上依旧冷漠,没有丝毫的痛苦。
            匕首已在谢小娥手中,划出一道寒芒,向聂隐娘全力扑下。
            霍小玉纤长的手指放在皮鼓上,仔细感受着皮鼓传来的每一分颤动,他微微抬起下颚,似乎在享受这完美的一幕。
            突然,咯的一声巨响,那个宛如钢山一般的牢笼,竟片片裂开。只见柳毅冲天而起,向霍小玉扑了下去!霍小玉脸色一变,双手向皮鼓上怒扣。
            他的身后响起了一片疾风,数十种机关一齐发动,向柳毅射了过来。他所立之处乃是大殿的根本重地,设有重重防范,这些机关全都狠辣凶猛,已是强弩之末的柳毅,可说连沾身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快要接触到的一瞬间,柳毅身子倏然一翻,藏到了霍小玉身前的大鼓之下!那鼓恰恰替他将机关挡住,柳毅双掌电般探出,轰的一阵响,这两面鼓被他齐齐击破!
            这鼓本是柳毅最后的屏障,他又为何将其击破?
            鼓中机簧密布,宛如刀刺,柳毅双掌顿时鲜血淋漓。但在同时,那些机关却全都停住,而霍小玉的脸上也现出了一丝惊恐!
            柳毅慢慢站直了身子,他脸上又再度恢复了自信的笑容。
            
            鼓声悍然中止,抓住聂隐娘的两只人偶也仿佛被突然切断了线一般,动作立即停止,只留下荒诞的姿态。
            然而,谢小娥却不受鼓声控制,她右手一抬,雪亮的匕首已抵上聂隐娘的咽喉。
            就在那一瞬间,聂隐娘从已静止的人偶手下脱身而出,一手揭下脖子上的美玉,向匕首迎了上去!
            噗的一声轻响,匕首透美玉而过,刺伤了聂隐娘的手指。匕首的去势微微一滞,聂隐娘左手一掌已然印在了谢小娥的胸前。
            谢小娥呕出一口鲜血,向后急跌下去。
            
            柳毅微笑着,他的手中握着一枚破碎的齿轮,紧紧抵在霍小玉的脖子上。虽然真气不继,但他仍有把握在一瞬间割断这截枯瘦的脖子。他悠然道:“你一定想不到我是怎么从那个牢笼中逃出的。”
            他另一只手伸出,手中是一截针,断了的血影针:“就是这截针,我在牢笼关闭的一瞬间,用它卡在了钢片的中间。所以,这个牢笼其实并没有关上。我们的惊惶,只不过是演戏给你看,我其实早就看出来,你不但听觉、说话都靠这两面鼓,更重要的是,你所有的机关,都要靠鼓声来操纵。我早就在等机会毁了这两面鼓。”
            柳毅的双手都被皮鼓下的机簧刺破,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淋漓落下,滴落在霍小玉整洁的长发上。
            霍小玉猛然抬头,额间碎发散开,露出他那只剩下两个空洞的眼睛,紧紧盯住他。漆黑的深洞衬着他异常清秀、但也异常枯槁的面容,显得格外阴森。
            虽然明知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柳毅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泛起了一阵寒意。
            忽然,慢慢的,宛如毒蛇嘶啸一般,他听到一个极度沙哑的声音响起:“拿……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