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霍小玉

  •          大殿的正门紧闭,左侧石阶上的一扇略小的石门却微微开启,从里面透出隐幽的光芒。
            柳毅看着那道石门,脸上浮出一缕冷笑:“霍王府,莫非,我们遇到的下一位传奇是……”
            “霍小玉!”还不待他说完,身后的聂隐娘已然接口道。柳毅回过头,只见她押着谢小娥,也来到了殿墙下。
            柳毅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悦,对聂隐娘微笑道:“不错,是她。她的故事,本是唐传奇中最负盛名的篇章之一,想来我们要见到的这位传奇也是位可怕的对手——主人绝不会让一个庸碌之人得到她的名字。”
            聂隐娘点了点头:“小玉虽为霍王之女,但由于母亲出身低贱,霍王死后,便被兄弟赶出家门。她将一生托付给仰慕的书生李益,却不想遇人不淑,被李生负心抛弃。霍小玉在家中苦等数年,却了无消息。后来幸而得到黄衫客仗义相助,将李生强行劫往霍小玉处。霍小玉面斥薄幸之人,然后恸绝而死。”
            柳毅点了点头,微吟道:“‘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征痛黄泉,皆君所致。’好一个多情而绝决的女子,想来绝非易与之辈。”
            上一句话,说的是唐传奇中的霍小玉,而后一句,却是说的隐藏在霍王府中的敌人。
            他话音未落,一直气息奄然的谢小娥却突然爆出一声冷笑。
            聂隐娘怔了怔:“你笑什么?”
            或许是穴道被制,挣脱无望;又或许是太过虚弱,已无力反抗,谢小娥脸上狂态稍稍减去,眸子也清明了些,只听她哑声道:“我笑你们的愚蠢!霍小玉才不是什么多情女子,而是一个男人,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柳毅讶然道:“你是说,传奇中的霍小玉,其实是个男人?”
            谢小娥嗓音极其嘶哑,听去仿佛毒蛇抽气一般,咝咝笑道:“霍小玉是主人手下的第一个传奇,说起来,我们还应该叫他一声师兄。他是一个伟大的刺客,你们永远无法想象,他在主人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就连红线,也不足以和他相提并论。他现在就在这大殿里,你们要是走进去,就绝没有走出来的一天。”
            柳毅有些疑然:“你又如何知道的?”他顿了顿,又道:“还是说,你拿到了他的名卷?”
            谢小娥眼中又迸出仇恨的光:“是的,我拿到了他的名卷,但我从来没想过在修罗镇中找他,因为,我要找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哥哥王仙客!”
            她说到王仙客三个字,声音陡然一梗,尾音长长地拉开去,似哭又似笑,一直拉到气息用尽,喉间又是一阵抽搐。这声音久久回荡在空寂的山谷中,听去足以令人汗毛倒立。
            柳毅摇了摇头,又对聂隐娘道:“你也听到了,我们的师兄、主人的爱徒、霍小玉正在这大殿中,以逸待劳地等着我们,随时准备取我们的性命。而如今这里四面环山,分明是一个死谷,出路只可能在大殿中。我们必须进去才能找到回修罗镇的路。你如果非要带上她,那也由你,只是事先说好,到时候我自顾不暇,可没法帮你保护这个疯子。”
            聂隐娘看了柳毅一眼,冷冷道:“或许疯子也有疯子的用处。”她回头对谢小娥道:“你看过霍小玉的名卷,是否知道他的特长是什么?”
            谢小娥怪笑几下,又压低声音:“名卷我看过后就烧了,但上面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的特长、或者弱点我都知道……”她的声音突然拔起,只震得人耳膜发疼:“可我偏偏不告诉你!我就是要看你怎样死在他手上!”她哭一般的笑声充盈于山谷中,宛如山魈夜号一般。
            聂隐娘皱了皱眉,忍不住退开了两步。她无可奈何地将目光投向柳毅,却见他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个结果,低头轻咳,似乎要强忍住发笑。
            聂隐娘脸上掠过一丝怒意,反而被激起了争强好胜之心,一把扭过还在狂笑的谢小娥,押着她向石阶上走去。
            柳毅也不去拦她,只跟在身后。
            
            石门只是虚掩着,聂隐娘伸出尖尖的指甲,相门敲去。还没等她发力,这道门却发出吱的一声轻响,自己打开了。
            门后露出一张精致而怪异的脸,睁着两只漆黑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聂隐娘。
            这样的一个恐怖的夜晚,这样一张苍白如纸的怪脸,突然矗立在离自己不到一尺的地方,任谁都忍不住吓一大跳。
            聂隐娘不由退后一步,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咬住嘴唇,才勉强没让自己惊出声来。
            来人裂开嘴,在脸上聚出一个僵硬无比的笑容,深深鞠了一躬,向一旁侧开了身,似乎是要请她进去。聂隐娘还在犹豫,那人提起手中的一盏红色的宫灯,灯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霍字,向聂隐娘晃了两晃,仿佛一个殷勤邀客的仆人。
            聂隐娘点了点头,扶起谢小娥,向里面走去。来人依旧保持着谦卑的姿态,将灯笼照向前方。
            就在聂隐娘从那人身边走过的瞬间,她扶着谢小娥的手突然抬了抬,仿佛不堪谢小娥的重量,要将她的手臂从右肩换到左肩。就在这火光电石的瞬间,她的左手突然从谢小娥腋下穿了过去,两指间的一点寒芒,深深刺入那人的胸膛。
            这一枚仅剩的血影针,正是刚才从王仙客尸体上拔出的,已经被拭去了毒性。聂隐娘这一针扎得极准,正对章门穴,在银针触到对方衣襟的一瞬,她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意:银针一旦入体,对方立刻就会倒下。
            然而,当银针碰到来人身体的一刻,聂隐娘脸上的笑容却瞬息凝固!
            四寸长的银针仿佛碰到了某件极硬之物,猛地向下一弯,差点折断。聂隐娘手腕一涩,银针险些脱手。好在她应变及时,再度发力,银针勉强刺入,然而刺入的仿佛完全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截枯木!
            聂隐娘讶然抬头,就见来人脸上裂开一个诡异无比的笑容。突然,持灯笼的手猛地挥了过来,灯笼高高抛在半空中,落在一旁,却并未熄灭,那条挥舞的手臂带着呼呼风声,向聂隐娘横扫而下。
            这一击力量极大,聂隐娘不敢硬接,猛地按住谢小娥,两人身子同时一矮。那条手臂从她头顶呼啸而过,狠狠地砸在身后的石门上。
            只听锵的一声巨响,只砸得石屑纷飞,竟宛如一条铁棍扫在了门上。
            聂隐娘不禁大愕。此人方才明明只提着一只灯笼,而今灯笼也被抛开,应该是赤手空拳才对,又哪来的铁棍?难道他能在这样短暂的一瞬间,从虚空中掣出了一把兵器?还是他的内力已经强到能用血肉之躯,将石门砸得碎屑乱飞?无论是哪一种,都可谓匪夷所思,聂隐娘的心不禁冷到了极点。
            万幸的是,那人并未追击,只是缓缓收起手臂,再度躬下腰,恢复了邀请的姿态,神色僵硬而谦卑,仿佛刚才那一击,完全只是出自本能。
            聂隐娘倒吸了一口气,这样的邀请,是去还是不去?
            正在迟疑,柳毅却缓步走了过来,将落在地上的灯笼拾起,拍了拍上面的尘土。他的动作十分悠闲,仿佛全然无视一旁的强敌。而那人也只是继续邀请着,并未有所举动。
            聂隐娘正在诧异,柳毅淡淡笑道:“你用不着害怕,他本来就不是人。”说着将灯笼往那人身上照去。
            光略盛了一些,照出来人一张宛如面具的脸。那张脸的五官极为端正,甚至可以说颇为俊秀,然而看去却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依旧默默站在当地,笑容极为僵硬,嘴角牵动,却没有发出声息。
            柳毅注视着他,赞道:“没想到天下竟有如此精致的人偶。”
            聂隐娘一怔:“人偶?”
            柳毅点了点头,对聂隐娘道:“不信你看。”话音未落,他突然挥起灯笼的木柄,向来人头上削去。
            来人身体直直往后一退,右手高举,重重抡下。趁着火光,只见半空中他的手臂竟然转动起来,随着一声细微响动,手臂上那层苍白皮肤突然裂开,向中间陷下。就在转眼之间,那条手臂已然变成了一根铁棍,向柳毅当头劈下。火光风影中,柳毅的身体游龙般向后疾退,没想到那人铁臂一转,竟改变了方向,手肘向外弯折,向柳毅弹击而来!
            人类的手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弯折到这种程度。
            聂隐娘目瞪口呆,只见柳毅侧身让开铁臂追击,足尖一点,再度跃起,这一下已退开了一丈开外。
            那人并不再追,而是缓缓收回手臂。只听他臂上噼啪微响,皮肤、手掌又翻裹上来,那条精光闪亮的铁棍迅速还原为一条人臂。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又缓缓鞠躬,再度恢复了邀约的姿态。
            聂隐娘大为惊愕,向后退了一步,她身边的谢小娥却仿佛早有准备,只是幸灾乐祸地望着两人。
            柳毅在身后叹息道:“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变换招数,方才一时大意,险些被他击中。”
            他提着灯笼来到聂隐娘身边,道:“不过不用害怕,只要不主动攻击,他是不会还手的。”
            聂隐娘没有答话,只是一把夺过灯笼,小心翼翼地将光聚在那人身上。她一面将灯笼贴近,以图能看得更加清楚;一面又极力不触上那人的身体,以免引动他狂悍的反击。
            她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惊惧,但手腕仍止不住微微有些颤抖。摇曳的火光下,照出一片细腻的皮肤来。皮肤细腻柔滑,宛如女子,上面还隐约能看出细细的汗毛,实在是逼肖之极。她再往上照,那人脖子上露出隐约的筋络,除了没有呼吸之外,竟完全和真人毫无二致。
            然而脖子的下方,赫然现出一排蝇头小楷,字体清秀雅致,深陷入皮肤之中,仿佛不是写刻,而是整体熔铸上去的。
            戊十八 某年某月某日造。
            聂隐娘深深吸了一口气:“难道真的是人偶……什么人能造出这样的人偶?”
            传说西蜀诸葛亮制造木牛流马,能载物行走,自剑阁直抵祁山大寨,往来搬运粮草,助蜀军取得北原大捷。聂隐娘本以为,这不过是小说家的夸饰之辞,却没想到在这深山古宅中,竟亲眼见到比木牛流马还要精致数倍的机关偶人。这个偶人不仅能行动如常,而且还能根据对方攻击的招式反击,其威力之大,也只有传说中少林寺的十八铜人差相仿佛。
            柳毅叹息了一声,握住她轻颤的手,让她手中的灯笼略略向下一指。
            昏黄的光晕随着他的举动往下微沉,照出一个火红的漆印,上面骇然是个篆书的“霍”字!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不用看谢小娥手中的名卷,他们也能猜想到霍小玉的特长是什么了。
            然而他们却想不出他的弱点。
            至少,作为一个机关制造者,他手下的人偶完美得惊人。一个排名为戊十八的人偶,已具备了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谁又知道他手中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偶人,而他本人又是多么可怕?
            两人尚在迟疑,戊十八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将伸长的手臂在空中挥动了几下。一声轻响,他的手腕再度裂开一条间隙,一幅白色的绢书从他臂中垂下。
            上面是一幅小小的手札:
            “我为玉树,君为秋风。风来云动,树泛秋声。今我思君,君胡不行?”
            是应邀而往,还是及早抽身而退?聂隐娘将目光投向柳毅。
            柳毅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意,摇头道:“霍小玉既能如此安排,只怕不会容我们平安走出这扇大门。”
            话音甫落,他们身后传来一声轰然巨响,那道石门已经阖上,丝丝密扣,连一丝光线也透不过来。
            聂隐娘本能地将目光投向柳毅,心中却暗自一惊。她突然发现,自己竟已经习惯了在行动前先去征求他的意见,这是她多年独行的生涯中从未有过的。
            或许,女人本身既不懒惰、也不愚蠢,只是当她身边有了一个男人的时候,却总会不由自主地松懈下来,由他去冲锋陷阵,自己却在一旁坐享其成。于是也就越来越懒,越来越蠢,最终成为一个只会在黑暗中尖叫的废物。
            这对于聂隐娘来说,实在是个危险的先兆。
            她摇了摇头,似乎要将这些征兆都甩出自己的脑海,她定了定神,尝试着做出以前那种婉媚而坚定的微笑来,却多少有些生硬。她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如此,何妨去见见这个素未平生的大师兄?”她故意不再看柳毅,拉起谢小娥,径直向漆黑的大殿中走去。
            柳毅也不阻拦,只是跟在她们身后。
            戊十八似乎能察觉出他们的行动,抢先一步,挡在了三人前面,他有些僵硬地摇了摇头,将手指向一旁,示意他们避开正殿,向侧面的一扇侧门而去。
            聂隐娘正要移步,戊十八已将侧门推开。门轴发出一声锈蚀后的涩响,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开启过。
            门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完全由巨大的石块垒成,散发出一股霉烂的气息。聂隐娘刚刚踏足其中,一片呛人的尘土飞扬而起,她一面挥袖,将尘土拂开,一面提过灯笼,细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只见这条通道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木材、铁器,有圆形、方形、连环、棱锥、直条多种样子,大的足有数人高,小的仅如蚕豆,真可谓千形万态,不一而足,仿佛是一座巨大的仓库。
            聂隐娘拖起谢小娥,缓缓向前走去,四周的器物也在不断变化,有的是几个叠在一起的巨大柜子;有的是一轮残缺了半截的风车;有的是两把奇形怪状的椅子,被倒扣在一处;还有的竟是一头硕大的木虎,花纹斑驳,爪鬣飞扬,似乎随时都会从尘埃中苏醒过来,发出一声震天裂地的长啸!
            然而这一切比起通道尽头的景象,实在是不足为奇。
            尽头又是一扇门,而门的两侧高高地堆起数人高的垃圾,就宛如两座怪诞的小山。灯光逼近,却照出一片惊人之景——两座垃圾小山里边,竟骇然布满了人的头、手、足、内脏、躯干!
            
            
            
            •《霍小玉》选译:
            
            大历年间,陇西名士李益刚中了进士,自矜风流,思得佳偶,良久不能如愿。有媒婆鲍十一娘对他说有一女子名霍小玉,乃是霍王小女,霍王死后,被兄弟赶出家门,此时住在郑曲。霍小玉貌若天仙,风华绝代,足可匹配。李生大喜,急忙前往。
         小玉母设酒款待李生,小玉出来后,只见宛如琼林玉树,俊美异常。李生不觉倾倒,小玉也爱慕李生才华,两人一见倾心,虽结为秦晋之好,李生留宿于此,两人感情极笃,闺中之乐,恍非人间。如此过了两年,李生授了郑县主簿之官,将要去时,小玉对李生道:\"我知道郎君年少才高,一定有很多豪门阔族争相联姻,但我今年才十八,郎君才二十二,离郎君壮年之时,还有八年。我知道自己乃是蒲柳之姿,不足奉君子,就请郎君爱我之情能维系八年,然后我将削发为尼,也于愿足矣。\"
         李生大为感动,就与小玉相约,最晚八月,必定会将小玉迎过去。两人依依惜别,不料家中太夫人已替他定下了一门亲事,乃是他的表妹卢氏。李生不敢违抗,只能顺从母意。他自觉愧对小玉,便不敢再去霍宅,偶尔要经过时,也宁愿绕道而走。小玉相思成疾,苦思见李生一面,却无法传达给李生。小玉怨愤深重,病情越发沉重。听说此事之人无不感慨怜惜。
         到了第二年三月,李生与五六位朋友到崇敬寺赏玩牡丹,正吟咏之际,忽然一位身穿黄纻衫的豪侠之士走上前来,说是特慕李生之命,极力邀请李生去家中做客。李生推却不过,只好前行,黄衫客领着他一直走到了霍小玉的门前,李生惊惶欲走,黄衫客急忙命令仆从挡住他,强邀入了霍宅。
         先前霍小玉梦见一位黄衣人抱了李生放到她面前,起床之后,便相信今日定能与李生相见,于是便开始梳妆打扮。才打扮整齐,黄衫客便挟持着李生抢入。小玉大喜,顾不得病体沉重,忙起来迎接。李生坐在厅中,见到小玉形销骨立,弱质可怜,一时也心中恻楚,但错在自己,也说不出话来。小玉忍病强起,侧身转面,斜视李生良久,将杯酒倾泻于地,说:“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征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李生感痛,小玉抓住李生手臂,痛哭数声而亡。李生回家之后,但觉天地茫茫,似乎都变了颜色。此后他疑心病日渐严重,每每怀疑自己的妻子不贞洁,最后终于离异。后来再娶了三次,都是这般下场。听闻此事的人都说这是李生薄幸的报应。
         非烟案:霍小玉与李娃俱为倡门之女,惜所遇者大不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