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三枚刺青

  •          谢小娥穴道被制,躺在不远处的泥水中。她目不转睛地盯住土门深处,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哥哥!”
            她隔得虽远,却也认出了土坑中的尸体是谁。
            谢小娥在泥水中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冲不开穴道,只得爆出一阵怒骂:“聂隐娘你不得好死!为什么折辱我哥哥的尸体!聂隐娘,我若活着一天,就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聂隐娘全然不顾她的咒骂,只默默凝视着王仙客那张沾满泥土的脸,面上的神色变化不定。
            突然,一股仇恨的火焰从她眼中腾起,她猛地冲上去,一把掣出地上的宝剑,向前方的土墙一阵乱砍!
            “出来!出来!”
            土墙上碎屑纷飞,却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写上了一排大大的“死”字,墨迹暗红,仿佛是鲜血写成。
            这些“死”字大大小小,几乎布满了整面土墙,宛如一张张讥诮的鬼脸,正嘲讽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聂隐娘一阵乱砍,土墙轰然倒塌。聂隐娘大口喘息着,累得几乎直不起腰来。她怔怔地看着眼前坍塌的土块,眼中的狂乱渐渐转为悲伤。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抚养他们长大、教他们武功的主人,会如此戏弄他们?难道,一步步摧垮他们的自信,让他们在疯狂和绝望中自相残杀,就是他的乐趣所在?
            聂隐娘突然轻笑了一声,无力的将剑抛开,双手加额,似乎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良久,她终于抬起头,向王仙客的尸体走去。
            一旁,柳毅凝视着手上的刺青,又已陷入了沉思,似乎根本无暇顾及聂隐娘的所作所为。
            聂隐娘望着王仙客残缺的躯体,心中一阵隐痛。
            如果按任氏所说,伙伴就是齐心协力,共渡难关,那么他们也是做过一次伙伴的吧。然而,她在修罗镇的第一个伙伴,那个好客热情的守财奴,那个寻找妹妹的痴心兄长,就这样被主人弃尸众前,断首示威。
            而她自己,离这样的结局,还有多远呢?
            聂隐娘眼中一热,几乎流出泪来。她小心地抱起地上的头颅,用衣袖拂去他脸上的污秽,和跪立的躯干放在一处,而后默默起身,向王仙客的尸体拜了一拜,正要推土将他埋葬,却听柳毅道:“慢!”
            聂隐娘回头,只见柳毅紧握着刺青,脸上显出兴奋之色,这让聂隐娘多少有些不快,冷冷道:“入土为安,你还要作甚么?”
            柳毅指着尸体脖子上裸露的血肉道:“你有没有发现,王仙客被剥下的刺青,竟然是扇形的?”
            聂隐娘回头看了王仙客的伤口一眼,皱眉道:“那又如何?”
            柳毅道:“现在一共见到了三块刺青,无论是你剥下裴航的,还是任氏自己剥下自己的,都是方形的一大片。而这一枚扇形的,却正好由主人亲自动手。”
            聂隐娘皱起眉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柳毅的声音有些激动:“也就是说,这些刺青本来的形状,应该就是扇形。而你和任氏都误剥下了多余的部分!”
            聂隐娘有些迟疑:“那又怎样?”
            柳毅道:“多剥下的这些,或许恰恰掩盖了一些重要的真相。”他将手中那块人皮展开:“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身上的这些刺青或许是有关联的,十二枚刺青拼在一起,会是一个完整的圆?”
            聂隐娘怔了怔,低头从怀中掏出裴航和任氏的两块刺青。两块方形的皮肤上,刺着青郁的图画。刺青的纹路从中间向两边延伸,到一定的边缘就戛然而止,剩下的是大片空白。如果将这些空白切去,赫然也是一枚扇形!
            聂隐娘一震,迅速将空白处叠起,试图将两枚刺青的边缘拼接在一处,然而却失败了。两枚刺青图案的边缘并不延续。再凑上王仙客那枚,仍然无法接续。
            她喃喃道:“可惜我们手上的刺青只有三枚,能衔接的可能性太小了。”
            柳毅摇头道:“是六枚。”他捞起衣袖,露出左臂的肌肤来。
            手臂上空空如也,对于男子而言,他的皮肤实在是太过白皙了。柳毅伸出手指,在手臂上方深深一划,鲜血立刻涌出,将他的左臂染得殷红。
            柳毅轻轻扣击着被鲜血沾湿的肌肤,不到一会,一枚青色的刺青渐渐凸现出来。他撕下一条碎布,将伤口扎紧,又仔细拭去刺青上多余的血迹。
            刺青的针法华丽而细腻,描绘着柳毅传书的故事。
            大唐仪凤年间,书生柳毅赶考落第后,行于湘水之滨,发现一位女子在道旁牧羊,容颜憔悴,衣衫褴褛。原来她是洞庭龙王的幼女,被嫁给泾川龙王之子,饱受丈夫的欺辱。柳毅同情龙女的遭遇,起了仗义之心,为她传书于千里之外的洞庭,让龙女终于得以回归父母身旁。后来几经周折,龙女与柳毅结为夫妇,成仙而去。
            画面上描绘的,正是柳毅与龙女回洞庭时的场景。柳毅赤足站在洞庭湖水当中,身后华盖如云,仙乐袅袅,鸾驾正从东方破水而来。
            柳毅远望着东方,似乎正要波涛深处迎去。水波在他足下卷起朵朵浪花,霞光万道,在他飘飞的白衣尽情变幻,更衬出他脸上踌躇满志的笑容来。
            图案壮丽恢弘,炫目之极,神龙、青鸾、仙人、海怪,在祥云的簇拥下飞扬灵动,栩栩如生,这小小的方寸之地,竟宛如浓缩了整幅洛神赋卷轴的精华。
            柳毅注目着臂上的刺青,唇际浮起一丝自嘲的微笑,至少这幅图案中,还没有画出自己恐怖的死状,比起王仙客,多少也算幸运了。
            聂隐娘将手中的刺青小心翼翼的贴了上去,不出所料,其中一枚果然能与之衔接。
            两枚刺青的图案神奇的融合在一起,两个原本毫不相关的故事,仿佛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催动下合而为一,一幅神奇诡异的人物长卷,就在两人眼前徐徐在展开。
            而这,也只不过是这幅长卷的六分之一。
            柳毅道:“你的刺青呢?”
            聂隐娘犹豫了片刻,将裙裾轻轻拾起,露出一截胫骨丰妍,粉雕玉砌的素足。她也伸出尖尖的指甲,在膝盖下方用力一划,鲜血淋漓而出,沾湿了她小腿处的皮肤。
            刺青缓缓呈现在两人眼前。一个唐装女子躺在锦帐中,脖子上围着一圈于阗美玉,一道极其狰狞刀痕从美玉上横断而过,似乎已经将玉刺透,鲜血顺着美玉流淌出来,将她身下的床褥染湿大片。
            聂隐娘凝视着自己的刺青,苦笑道:“主人看来很爱改动传奇的结局。”
            唐传奇中,聂隐娘为了报答节度使刘昌裔的礼遇之恩,连续助他躲避魏帅的数次刺杀。最后的一次,魏帅派出了绝顶高手空空儿,聂隐娘自知不敌,于是让刘昌裔脖围于阗玉入睡,三更之时,刘昌裔瞑目未睡,只听脖子上锵的一声,凌厉之极。聂隐娘从旁而出,贺道:“没有什么可顾虑了。空空儿此人宛如苍鹰,一搏不中,即翩然远逝,绝不再击。而今,他已在千里之外。”刘昌裔勘查他的于阗玉,发现果然有匕首的痕迹,只差分毫即可刺穿。
            
            聂隐娘苦笑道:“主人的意思,却是聂隐娘围着于阗玉,代替刘昌裔躺在锦帐中,被空空儿一刀击杀。看来,他引我进入传奇的第一天,就已经安排好了我最后的死状。”
            柳毅缓缓摇头道:“他不会这么容易得逞的。”撕下一片白色的衣摆,递给聂隐娘:“把它们临摹下来。”
            聂隐娘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那枚小磁石,小心的吸出了王仙客体内的那枚血影针。她用碎布沾着药水,反复擦拭了几次,将针上的毒药消解掉,而后再将白布徐徐展开,沾着地上的残血,仔细的临摹着她和柳毅身上的两枚刺青。
            柳毅持着火把,站在她身旁,火光略微趋散了黑暗,把周围照出一圈昏黄的光晕来。
            聂隐娘坐在光晕中,修长的左腿平放着,将那块白布被置于膝上。她躬下身子,用长针沾起残血,一点点描在白布上。她描得极为仔细,不像是在摹画,倒像是刺绣。
            她的右膝微微曲起,青色的裙裾徐徐退开,露出那片狰狞的刺青。火光摇曳,映衬出她小腿上玲珑的曲线,鲜血的浸润下,那片刺青的色彩越发鲜亮,衬着她光洁的肌肤,显得格外突兀。
            她的身体柔软异常,整个曲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脸上的神态却极为认真,不时侧开头,去擦开腿上的血痕,火光隐幽,照出她微微蹙眉的神态,和多少有些稚拙的手法。想不到这个江湖上第一流的用针高手,此刻看去竟宛如一个初学刺绣的女孩。
            若没有主人,或许她也只是一个在深闺中刺绣的少女罢。
            良辰美景、断壁残垣,少女心事,都会被她一点点记在五色丝线之下,然后压入厚厚的妆奁下。到了老时,再捧在手中,慢慢回忆一生。
            然而,聂隐娘手中的针,却只用来杀人。
            若能送她离开修罗镇,让她能坐在闺中,永远这样专心地刺绣……柳毅的心中不禁有些触动,手中的火光微微颤抖起来。
            那一刻,他的心中竟升起了一种保护她的冲动。
            ——若能让她离开修罗镇,我独自面对主人又何妨……
            柳毅的心一惊,顿时警觉起来:对于一个刺客而言,这种思想实在太过危险!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宝贵;没有人,比自己更值得守护。刺客的心中,只装得下自己!
            做刺客如果做成了侠客,那离死也就不远了。
            柳毅用力摇了摇头,似乎要将刚才那一点可笑的“侠义之心”甩出脑海。
            却听聂隐娘抬起头,道:“好了。”她小心收起血影针,将两块临摹好的白布裁成扇形,放在地上。
            柳毅不再多想,将剩下的三块人皮也摆了上去,两人一起仔细拼接着。
            五块刺青中,其中三块能够彼此连接,其他两块却依然分散着。
            柳毅注视着地上的刺青拼图,突然发现了什么,指着那小半个圆形的中心道:“你看,这是什么?”
            聂隐娘抢过火把,凑近一照。果然,每一枚刺青的尖端,也就是靠近圆心的位置,都会留下一小团隐约的墨迹,仿佛是不经意留下的墨污。这些墨污分开看时极不起眼,但当聚到一起的时候,却仿佛遵循着某种规律,融合成一片,显出花鸟亭台的样子。
            柳毅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这正是我要寻找的,第十三枚刺青!”
            聂隐娘一惊:“第十三枚刺青?”
            
            柳毅点了点头:“这些刺青下方的墨迹,绝非随意而为。我若没有猜错,当所有刺青聚齐,就会在这个圆环的核心处组成另一幅隐藏的图案,也就是第十三枚刺青!”
            聂隐娘蹙眉凝视着拼图中心那个更小的同心弧。原本只是每块刺青下方不经意的一点污渍,被拼接在一起后,却渐渐显示出本来的面目。
            虽然只是整个图案的四分之一,却能看出上面画着的似乎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后花园,奇花异草,蜂飞碟舞,美丽非常。花丛的深处还伫立着半座红色的小亭。小亭雕檐画栋,修建得十分精致,正是历代传奇中,无数香艳故事发生的所在,然而这个仅仅呈现了十分之一的故事却随着拼图的残缺戛然而止,只给观者留下了无尽遐想。
            聂隐娘喃喃道:“你说得不错,这是另一幅刺青,而且刺得比我们任何人的都要细致,这应该才是主人的心血所在。”她顿了顿:“但这幅刺青又是属于谁的呢?”
            柳毅道:“这幅刺青既然分别隐藏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就不应该属于某位‘传奇’。最大的可能,这幅图案属于主人。”他凝视着地上的圆形拼图,沉声道:“这副图案上面刻画的,正是某部属于主人自己的传奇!”
            聂隐娘深吸了一口气:“如此说来,我们若能解开这第十三幅刺青,就能解开主人的秘密?”
            柳毅点了点头。
            聂隐娘道:“然而,我们去哪里寻找其他几幅刺青?”
            柳毅的目光投向不远处:“至少眼前就还有一幅。”他所指处,赫然正是穴道被制的谢小娥。
            谢小娥躺在尘土中,满身污秽,她的声音都已嘶哑,但仍在不住咒骂着。
            柳毅上前去,拾起她扔在一旁的匕首,果断地抵在她的咽喉上。
            聂隐娘跟在他身后,皱眉道:“你要逼她说出刺青的所在?”
            柳毅道:“她说不说已经不重要,只要割下她的头颅,鲜血浸遍全身,总会找到我们想要的刺青的。”
            聂隐娘皱眉道:“你要杀了她?”
            柳毅道:“她现在已完全疯狂,你若不杀她,她迟早会杀你。”
            聂隐娘不禁点了点头,她抬头向谢小娥看去。柳毅适才那一击打得不轻,她原本美丽的脸已然肿胀扭曲,沾满灰土与血污,与初见时几乎判若两人,只有眸子中森冷的凶光还一如从前。
            由于牙齿被打落,她的声音也模糊起来,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似乎是聂隐娘,哥哥,报仇。
            聂隐娘心中突然一恸,她回过头,默默地看着谢小娥。
            她或许是真的疯了吧。
            只有疯子,才能躲开自己的过错,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在她心中,已经顽固地将聂隐娘当成杀死她哥哥的仇人,然后不顾一切地为唯一的亲人报仇。或许,只有在这种仇恨的支撑下,她才能活下去,才能忘记、她的哥哥其实是死在自己手中的现实。
            她如今的复仇是如此疯狂,或许也说明了,她其实是多么爱自己的哥哥。
            是的,她爱他,爱得刻骨铭心。
            就像暗夜对光的渴望,一个孤独太久的刺客,怎能不如此眷恋那份亲情?一个永远躲藏在暗夜中、满身鲜血的灵魂,又怎能忘怀那曾被人挂怀、被人珍惜的温暖?
            哥哥垂死前,渐渐冷却的拥抱,嘶声喃呢的呼唤,已定格为她心底永远的珍爱。
            然而,却也是她,怀着一颗仇恨的心,将她唯一的哥哥剖心刮腹,折磨到奄奄一息。
            为的,是他们曾共有的血肉。
            为的,是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爱与仇恨往往如此奇怪。
            
            柳毅见聂隐娘不答,手起刀落,向谢小娥喉间抹去。
            聂隐娘突然拦住他的手:“不!”
            柳毅看着她,有些嘲讽的笑道:“你想亲自动手?”
            聂隐娘摇了摇头,道:“不能杀她。”
            柳毅淡淡笑道:“难道你也起了恻隐之心?”
            聂隐娘正色道:“我不能为了一幅本可以摹画下来的刺青杀人。”
            柳毅摇头道:“不是为了刺青,而是因为她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的伙伴,现在不杀她,只怕将来一定会后悔。”
            聂隐娘依旧固执的拦着他的手,冷冷笑道:“我最后悔的,是当时没能一剑杀死红线。”
            柳毅脸色沉了下来。
            聂隐娘故意不去理他,冷笑道:“这是什么?”
            柳毅衣襟破碎,露出一块紫色的丝绸,层层叠起,仿佛包裹着一块铜钱大小的东西。
            柳毅一怔,聂隐娘突然伸手探向他胸前!
            谁也没想到,她出手竟如此绝决,不留丝毫情面。柳毅重伤未愈,猝然无妨间,竟被她夺了过去。
            聂隐娘托着这枚包裹,皱起了眉头。
            那包裹整个变成暗色,还沾满了道道汗渍与血迹,仿佛已在他胸前珍藏了多年,无论在多么凶险的情况下,都从未离身。
            “放下!”一声怒喝在她耳旁爆开,柳毅的声音高得变调,洞穴四壁的尘土,都禁不住瑟瑟落下。
            聂隐娘刚要抬头,他的身形已如闪电般跃起,向她扑去。
            重伤之下,他的身法依旧凌厉无比,竟是一击必中的打法,不留半点真气护体——就算面对最强的敌人时,他也未必会如此拼命。
            聂隐娘觉得四周一空,自己的心,也在渐渐冰冷。
            她静静地张开手,任他将包裹抢了回去。
            聂隐娘默默看着他,眼神有些陌生,似乎没想到这个清秀俊逸的白衣少年,一旦发起怒来,也是如此可怕。
            柳毅将包裹小心翼翼地放回胸前,用手长久护卫着,久久不愿放开。他的眼睛紧紧闭上,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是不愿让聂隐娘看透自己的内心。
            又过了片刻,他似乎感到自己的失态,抬头向聂隐娘望去。
            两人目光交接,却相对无言。
            这包裹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让两人大动干戈?
            阴暗的洞穴中,微弱的火光摇曳,四周空气仿佛也渐渐冷却。
            也不知过了多久,聂隐娘冰冷的声音打破沉寂:“若我没有看错,这块紫色丝绸上的蟠凤,和红线身上的一模一样。看来,你们是多年的‘伙伴’了吧?”
            柳毅默然,似乎想解释什么,最终却只摇了摇头。他缓缓将匕首收起,向一边走开。
            聂隐娘不再看他,而将谢小娥拉到一旁,解开她几处穴道,让她能够行走,却又无法施展武功。
            柳毅靠着石壁,抬头望着洞穴顶上斑驳陆离的苍苔,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聂隐娘背过身去,心中却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隐隐作痛。
            她低头用手指在沙土上无意识的刻画着,每一画都那么用力,她淡淡道:“传奇中的成员,本应该素未谋面才对。然而若我没有猜错,你和红线决不是在修罗镇上才认识的。”她的声音透出几分酸楚:“难道,你们是传奇中的一对特例?”
            柳毅脸色更加阴沉,正要开口,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轰响!
            两人骇然回头,不远处的土地竟然裂开了一个大洞,铺在地上的刺青拼图竟已随着碎土塌了下去!
            柳毅再不看聂隐娘和谢小娥一眼,向土洞处追了过去,纵身跃入了洞中。
            聂隐娘刚想跟过去,却突然想起谢小娥。她的刺青还没临摹,若此刻抛下她,或许永远也没有再见的机会。
            不容多想,聂隐娘一把拉起谢小娥,一同跳了下去。
            
            又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聂隐娘拉着谢小娥一起,在隧道中急速滑行。碎土扑面而下,聂隐娘不得不闭上了双眼。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突的一亮,两人重重跌了出来。
            月光极盛,照得聂隐娘一时睁不开眼睛。这里仿佛已经是洞穴之外,身下是一片浅浅的碎石滩,四处布满了棱角分明的乱石。好在隧道出口与浅滩的落差并不高,否则非跌个遍体鳞伤不可。
            聂隐娘抬头望去,这里竟然已是山谷的另一面,正可谓“已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眼前又是一片高崖环绕的景象。
            柳毅就站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正仰头向上看去。他默默站在月色下,仿佛已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根本忘了要追回刺青拼图的事。
            在他面前,一座雄伟已极的石制大殿傍山而建,通体由巨大的石块垒成,极其巍峨的殿壁围绕成环,雕绘着诸天星辰运转之图。东西两极各浮雕日升月恒之像,凸悬于群星之上。
            在日月浮雕之上,两头神兽横空而出,身尾尚在壁中,头颈已然向天而啸,齿牙森然,爪鬣飞扬,那一声使万类俯首的风雷巨吼,也似贯耳而来。更奇的是,两头神兽口中各吐一道烈焰,冲天而上,在殿顶舒展开来,焰顶亦各自承着一朵巨莲,上面坐落着两座空中阁楼,形状宛如明珠朝露,生于莲蕊内,霞光雾气笼罩下,通体浑成,如整玉雕就,隐约间,殿中玉柱晶栏也似透明可见。两座空中之城如一对张开的羽翼,凌踞庇护在主殿上空。
            如此壮丽的建筑,休说出现在偏僻环山小镇,就算出现在繁华中原都会也是一时奇观。更为奇异的是,殿墙的中央竟然挂着一块破旧不堪的匾额,上面纵书着三个大字:“霍王府”。
            与桃林中的山神庙不同,这块匾额长约三尺,虽然沾满尘土,仍可看出本质乃紫檀镶金而成,看去价值不菲,上面的书法亦是丰瞻华美,显然出自高明。然而,它却仿佛是古墓中挖出的故物一般,处处布满岁月的痕迹,仿佛已在泥土中等候了数百年的时光,而今终于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