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谢小娥

  •          聂隐娘拉开舱门,雨气夹着夜晚的寒风,卷啸过来。
            甲板上空无一人。
            小船船头,却已生生撞在对面一艘大船之上,木屑乱飞。对面那艘大船有两层阁楼大小,通体由上好木材制成,船窗上刻着木雕的花朵,几条紫色流苏从窗口垂下,在风雨中乱舞。
            这艘船看开更像一只精致的画舫。如果出现在秦淮河中、西湖桥下那是再合适不过。然而这里却是荒僻之极的鹿头江,真不知道,它是如何穿越重重峰峦险滩,来到这蛮山穷水之中。
            风雨飘摇,笛声幽咽。
            窗口透出暗红的灯光,一个女子纤细的侧影投照在船窗上,她半低着头,玉指在长笛上轻轻移动,玉浪滔天,但那细细的笛声却依旧显得无比清晰,仿佛露滴风荷,哪怕千万种声音一起响起,你听到的却还是这一声。
            她似乎知道了聂隐娘的来到,停止了吹奏,起身向甲板上走去。
            画舫舱门开启。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撑着一柄油纸伞,站在甲板上。
            夜风吹起她身上单薄的衣衫,她的身体就仿佛一朵风中花朵,随时都要飘落下来。而她腰间的那只玉笛却透出森寒的冷光,宛如云母从暴雨中采下的一条闪电。
            聂隐娘勉强掩饰着自己的疲倦与伤痛,冷冷道:“你是谁?”
            那女子撑着伞,一步步向她走来。她容貌始终隐藏在阴暗的雨色之中,神秘莫测。她站在船舷前,反照的水光映出她樱红色的双唇,也似乎带上了氤氲水气:“我本在江上看雨,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声音略有些沙哑,却带着莫名的诱惑,仿佛与着朦胧波纹一起,缓缓振荡着。
            聂隐娘冷冷道:“谁叫你的名字,你怕是听错了吧?”
            那女子嘴唇微微上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我从来不会错,半盏茶的功夫前,有人在你的船上,叫‘小娥’。小娥,就是我。”她顿了顿,又注视着聂隐娘道:“我还知道,那人就是我的哥哥。”
            聂隐娘陡然一惊,不禁失声道:“你是谢小娥?”
            那自称谢小娥的女子点了点头:“我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我没法选择。”她又微微一笑:“你也没法选择自己的名字罢,传奇中的人,都是一样。”
            听到传奇这两个字,聂隐娘真恨不得能立刻晕倒在地上。不过好在她心中越是叫苦,笑容就越是镇定。
            聂隐娘也微笑道:“我叫聂隐娘。”
            谢小娥点了点头:“聂隐娘,你现在可以带我去见我哥哥了,我知道他一定很想见我。”
            聂隐娘苦笑了一下,推开小船舱门道:“请。”
            谢小娥叹息了一声,缓步向小船走了过来。那艘画舫和小船之间,大约有数尺的落差,但她走来的时候,却如同一只踏在平地上,让人一点也感不到她身体的起伏。
            只因为,她的身体本来就宛如这夜空中的水气一样,随影赋形,灵动无比。
            她轻轻走过聂隐娘身边。轻柔的裙裾云朵一般从她眼前掠过。
            聂隐娘双手紧紧握住飞血针,却始终没有出手。她不出手,是因为现在的她,连一分胜算都没有。
            谢小娥走到船舱中间,轻轻收起纸伞,放在一旁。
            火光第一次照亮了她的脸。她的脸苍白而充满灵气,美丽中又含着几分英武,若不是眉梢眼角多了几分媚意,真和王仙客毫无两样。
            她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昏迷的王仙客扶起,低声唤道:“哥哥。”
            她清冷的眸子中仿佛有水光耀动,她轻轻道:“我是小娥。”
            看到她脸上的脉脉温情,聂隐娘长长松了一口气。
            谢小娥褪下王仙客的红袍,发现了他背上的那根银针,手指轻轻一扣,银针破体飞出,落在她掌心上。
            谢小娥对着灯光,仔细观察那枚银针,柔声道:“这支血影针并没有带毒,看来你还不想杀死我哥哥。”纤指一弹,银针穿破船舱壁板,落入江中。
            王仙客悠悠醒转,刚张开眼睛,立刻瞠目结舌:“你,你……”
            谢小娥的脸上绽出动人的微笑:“我是小娥。”
            王仙客愕然,赶紧揉了揉眼睛,似乎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而后眼眶立刻被热泪充满,喃喃道:“小娥,你真的是小娥……我终于找到你了!”
            谢小娥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面前这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脸上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欢乐和悲哀,两行清泪不知不觉中点滴落下。
            王仙客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谢小娥也紧紧抱着他,纤秀的下颚深深埋入他的肩头,相拥良久,眼泪都打湿了彼此的衣衫。
            “小娥,我找了你十八年,十八年……”王仙客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已不成句子。
            “哥哥,请不要再离开我!”谢小娥流泪仰望阴云密布的天空,似乎说给王仙客听,又似乎在向上苍祈求。她的声音更加嘶哑,在夜雨中散开,轻轻震颤着。
            雨下得更大。
            聂隐娘忍不住转开脸去,不想打扰这份浓浓的情意。船外的风雨将两人哽咽的声音掩盖起来。
            过了片刻,又听谢小娥道:“哥哥,出生以来,你从来没有照顾过我,今天见面难道不想送我一件礼物?”
            王仙客满脸幸福,将双臂又抱紧了些:“想,你要什么,只要我有……”
            谢小娥笑了笑:“你一定有。”
            王仙客道:“到底是什么?”
            聂隐娘的目光正在四处游移,却似乎看到一道疯狂的神光,从谢小娥眼底透出。聂隐娘一愕,正在怀疑自己是否眼花,就听谢小娥清清楚楚的道:
            “你!”
            一道夺目的寒光在两人之间喷薄而出,噗的一声轻响,大蓬血花飞溅了出去。
            聂隐娘大惊,只见一柄匕首已经穿过了王仙客的左肩,将他生生钉在船板上!
            “你疯了!”聂隐娘失色道。
            谢小娥转过头,无比冷静的道:“住嘴!我现在用一只手指就可以杀死你。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打扰我们兄妹重逢!”她一回过头,却又立刻沉浸入狂悲狂喜的情感中,似乎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王仙客旧伤未愈,又被新创,全身气脉顿时散乱下去,连挣扎也力不从心,只能不住咳嗽着。
            他脸上热泪未干,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缓缓向谢小娥伸出手去:“小娥,你,你……”
            谢小娥一把握住他的手,紧紧贴在胸前,眼中盈满热泪:“哥哥,我好想你,好想和你在一起!”话音未落,她猛地一挥手,又一柄匕首插入了王仙客的身体。
            “小娥……”王仙客望着她,痛苦深深的爬上了他的脸。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做?”
            “哥哥……”谢小娥泣不成声,她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那只苍白的手中仿佛蕴涵着无尽柔情,要仔细抚平他脸上的痛苦。
            谢小娥嘶声道:“哥哥,你可知道,我不是你的妹妹,我是你的弟弟啊!”
            王仙客大惊:“怎么可能,怎么……”
            “怎么可能……”谢小娥凄厉的笑了两声,又抽泣了两声,双唇颤抖,似乎完全难以出言:“孪生兄妹……孪生兄妹怎么可能这么像,我们是兄弟,不,我们分明就是一个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她突然回手往胸前一撕,上衣立刻破为碎片。
            肩若削成,腰如裹素。然而,却是男儿之身。
            火光摇曳,照出她凝脂一般的肌肤上,遍布着极粗的疤痕,一直贯穿整个身体——仿佛他整个人早已被断为数块,又被重新拼接起来一般。
            王仙客的眼中也涌出泪水,仿佛那每一条伤痕都化作皮鞭,狠狠抽在他心头,嘶声道:“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谢小娥眼中的笑意和泪水混杂,交织出一种刻骨的仇恨来:“都是拜你所赐!我们在母体的时候,本是联体双生。可是刚一出世,父母就请来庸医,强行把我们分开!为了保全你有个完整的身体,他们把我的内脏割得残缺不全,最可恨的是,他们彻底夺走了我的尊严,把我变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你健康的活了下来,我却带着无数的残疾,像用剩下了的垃圾一样,被扔在草丛中……幸好主人发现了我,让我起死回生。主人治好了我内脏上的伤势,却无法恢复我的性别。于是,我就成了谢小娥!”
            她眼中窜出鬼魅一般的火焰,触目惊心,让人怀疑在许多年前的那场恐怖的手术中,她早已死去,现在存在世间的,不过是一个孤独的怨魂!
            王仙客泪流满面,道:“小娥,小娥……”
            谢小娥突然跳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不要叫我的名字!”她猛然一刀,割在王仙客喉咙上。
            鲜血并未喷涌,而只是缓缓流出。
            她切断了声带。
            王仙客干涩的嘴唇张了张,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谢小娥安静下来,轻轻抚摸着王仙客的肩膀、胸膛、手臂,那是一具属于男人的完美躯体。她的眼中充满羡慕,也充满痛苦:“本来是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分为两份?本是一样的身子,为什么我偏偏成了女人!”她又发起狂来,拼命的撕扯着自己的发髻,将头上的发钗拔下,一支支刺入王仙客的身体。那些金鸾翠凤扭曲了美丽的姿态,带着一缕缕强行撕扯下青丝,悲哀的颤动着,宛如谢小娥破碎的心。
            过了良久,她的动作才缓慢下来。轻轻举起右手,将耳环强行扯下,两只玲珑的耳垂上立刻涌出鲜血,她注视着手上那对带血的金环,一字字道:“我恨你,恨我们的父母,恨那个操刀的庸医!我求主人教我武功,教我杀人,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个干干净净!终于,在十岁那年,我找到了那个庸医,也把他的内脏一寸寸割了下来。可惜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已经死了,否则我也会把他们从头劈开!就剩下你——我亲爱的哥哥,我唯一的亲人,我找了整整十八年,才知道你也在传奇之中……”
            她的身子整个伏在王仙客身上,纵声痛哭,每哭一句,用那枚细小的耳环在他脸上画一个十字。她画得极其用力,不仅耳环完全没入了他的血肉,连她足有一寸长的指甲,也深深陷了进去。
            王仙客俊秀的脸瞬时已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聂隐娘再也忍不住,冲了上来:“住手!”
            谢小娥秀眉倒竖,抬起满是血污的手,将腰间的玉笛掷出。
            玉笛带着利啸飞来,这一掷力道极沉,来势极快!
            聂隐娘纵身跃起,不料胸口旧伤牵动,剧痛之下,气息顿时一滞!只听一声闷响,玉笛生生击在她的胸口,聂隐娘呛出一口鲜血,俯身倒了下去。
            谢小娥却似乎突然冷静了下来,回头望着王仙客,怔怔的一笑,道:“哥哥,你冷么?”
            王仙客紧闭双目,摇了摇头。
            谢小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将炉火移到他身旁,还轻轻捧起他冰冷的左手,在唇边呵护着:“好些了么?”
            王仙客已无力点头。
            谢小娥将他的左手放开,又捧起另一只,柔声道:“待会胸腔被打开,你会觉得冷的。”
            她话语中的殷殷关切毫无作伪,完全发自内心,听去却让人倍感恐怖。
            她揉了半晌,直到王仙客手足都热了起来,她才小心翼翼的脱去他身上的红袍。
            鲜血从王仙客身下淌出,在船板上拖开一片巨大的阴影……
            
            猩红的血液流过聂隐娘的额头,她似乎清醒了一点,努力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幅更为可怕的场景!
            谢小娥用十一只匕首,将王仙客牢牢钉在甲板上,而后手中还握着一只,正在剖刮王仙客的内脏!
            她手中的匕首在王仙客体内缓缓游动,还不忘随时伸手去拍打他的脸,轻声唤道:“哥哥,坚持住,别睡着,这个时候睡着,就永远醒不来了!”
            聂隐娘心中升起一片怒火,她也做了十年刺客,杀了不少有辜或者无辜的人,然而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残酷而疯狂的杀手!
            何况,她所残杀的,正是她在世间唯一的亲人。
            她趁着谢小娥正在一心一意的施加酷刑,慢慢坐了起来,将一枚血影针藏在两指之间,轻轻向王仙客和谢小娥所在之处递了过去。
            谢小娥低着头,仔细的剥刮着什么。她的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有悲哀,只是非常认真,似乎在从事着一件庄严的事业,一丝不苟,丝毫没有注意到聂隐娘的举动。
            就在聂隐娘的手指就要触到谢小娥的一刹那。王仙客一直低垂的头突然抬了起来,他的眼中再也没有了狂乱之气,第一次显得如此清澈。
            聂隐娘被他目光一触,忍不住怔了怔。
            他望着聂隐娘,脸上有些惭愧,也有些感激,终于艰难的摇了摇头。
            她明白了,他不愿意看着小娥死。
            他深深的望着她,浴血的双眼中尽是祈求之意。聂隐娘实在不忍看下去,只得点了点头。他破碎的肌肉牵动,浮出一个笑容来,然后头无力的垂下,将目光指向自己的心脏。
            聂隐娘迟疑了片刻。
            谢小娥正缓缓的抬起手臂,用匕首刺穿他右侧的身体。
            聂隐娘闭上双眼,咬着牙一针推了下去,银针从后背直没心脏。
            这一针萃炼了剧毒,手法极稳也极准。
            王仙客心脏重重一震,就永远停止了跳动。
            非人的折磨终结了。
            传奇中第一守财奴,王仙客,终于在这满船金玉的陪葬中死去,他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好刺客,但却一生都在想做一个好哥哥。一生都在寻找他的妹妹,唯一的妹妹。
            聂隐娘的眼泪都快忍不住落下。
            谢小娥终于察觉出异样,惊讶的抬起头来。眼前却是一张毫无生气的脸。
            他死了!
            谢小娥完全怔住,她拼命摇着他的身体,血花飞溅,溽湿了她的脸,然而最终也不过证实了他的死亡。
            他死了。
            再也不会夺走她的身体,再也不会成为她深夜的梦魇。却再也不会四方寻找她,抱着她哭泣,叫她小娥了!
            谢小娥沾满鲜血的手渐渐冰冷,心中突然感到一阵空寂。王仙客,她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也是最后的仇人,终于死去,她的仇恨,终于失去了最后的依托,化归尘土,但她的爱呢?
            她唯一爱的人,是否也已在刚才那一刻死去?还是她永远都生活在仇恨中,从来没有爱过别人?
            爱本不曾存在过,仇恨又已死去,那她活在世上,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鲜血顺着她的指间滴落,越来越慢,终将凝结。而她,还紧紧握着那团破碎的血肉。
            这些曾是他们共同拥有的东西,如今却被永远的抛弃在了两人的身体之外,发着浓浓的血腥之气。它们,很快就会腐败,就会化为烂泥,毫无用处。那她抢夺来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她的哥哥,她唯一的亲人,那个寻找了她一辈子,那个刚刚还在深深拥抱她,呼唤她的名字的男人呢?
            如果,刚才她没有刺出那一剑,是否他们现在还在紧紧相拥,互述衷肠?是否他们从此就会彼此依靠,不再孤单?
            日日夜夜的寂寞,终于有了生死依偎的伙伴;无穷无尽的寒冷,终于有了彼此依偎的温度,这岂非是她一直企盼的?
            然而,就在刚才,她亲手将这点企盼,化成了一团团快速腐败的血肉!
            谢小娥突然跪了下来,无边的懊悔顿时侵占了她的心灵。她伏倒在王仙客残破的尸体上,放声痛哭。
            死亡的痛苦,第一次如此真切撕开她的心,夜风吹拂,撩起她的衣袂,瞬间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自己一生的挚爱,也要如自己制造的千百尸体一样,化为尘土。
            她紧紧抱住王仙客,尽情呼吸那残存的体温,直到自己身上都被鲜血染透——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所爱者的拥抱中沉沦。
            
            聂隐娘厌恶的望着她,冷冷道:“人都死了,哭有什么用!”
            谢小娥猛然转过脸,清秀的脸上已被仇恨完全扭曲,她一字字道:“是你,是你杀了我哥哥!”
            聂隐娘怒道:“杀他的是你!”
            谢小娥恶狠狠的道:“你胡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他,我只是帮他把那些罪恶的内脏挖出来!那些内脏,不过是被庸医弄脏了的污血,不配留在他体内!没有了它们,哥哥就会变得干干净净,就像在母亲身体里的时候一样,和我永远在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分开……我立刻就要成功了,你却杀了他!”她霍然站了起来:“你杀了我最爱的人,你杀了我哥哥!”
            她的声音突然一拔,却是尖锐得惊人:“我要为他报仇!”
            
            
            
            •《谢小娥传》选译:
            
            谢小娥是豫章商人的女儿,八岁丧母,后来嫁给历阳侠客段居贞为妻。父与夫常常一起做生意,谢小娥十四岁时,父与夫同时被剧盗杀害,谢小娥也受了重伤,落水被救,她立誓报仇,晚上梦见父亲丈夫托梦告诉自己仇人的姓名为申兰、申春,她就将这四个字书于衣中,乔装打扮为男子,四处寻访。
         有一天,她走到浔阳郡的时候,忽然就见一户人家招雇仆人,名字正是申兰。小娥大喜,就应召入了申家。她心中虽然悲愤,但却极为恭顺,对申兰也极为亲爱,在申家两年多,很得合府上下的欢心,也没有人怀疑她是女子。
         申兰申春本是同宗兄弟,也是有名的江洋大盗。一天申春与众贼一起在申兰家聚饮,众贼欢呼畅饮,醉饱乃去。申春沉醉,就在申兰家住下了。
         小娥悄悄将申春锁在门内,抽佩刀,斩断申兰之头,然后大声将邻居全都唤来,擒住申春,缴获了大批脏物。小娥已秘密记住申兰申春同党众贼的姓名,报官一一擒获,全都归案。
         浔阳太守张公旌表小娥为父夫报仇的节义,免其死罪,附近的豪族闻小娥之名,都来求聘。但小娥却誓心不嫁,削发为尼,法号仍为:小娥。
         非烟案:小娥可谓烈女也。但古代烈女传中的故事,恰恰最为悲哀,不忍卒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