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聂隐娘

  •          裴航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四周寂静无声,他打开自己的房门,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了下来。
            桌上摆着一只不大不小的木桶,揭开桶盖,里边盛了七分满的清水,上面漂着一把木勺。木桶虽然简朴,却是裴航特意叫来镇上最好的匠人,用镇西的最好槐木现造的。这样槐木的香气才能渗入水中,将山泉的甘甜完全衬托出来。裴航脸色冰冷,持起木勺递到嘴边,却久久不饮,一直注视着窗外的院子。
            三更的梆子,突然敲响。一道青白色的人影从老板房中闪了出来,那人轻轻将房门带上,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才蹑手蹑脚的向大门摸去。
            幽风扶过,低低的云翳散开了一线月影,正好罩在来人脸上。
            狭长的白脸,螺黛满额,嫣红盈腮,朦朦胧胧中,却极似傍晚见到的云英。
            裴航等她出了大门,才起身跟了过去。
            
            裴航站在客栈对面的一间阁楼下,却并不急着敲门,而是仔细整了整衣袖。
            他眸中又透出那种鹰隼般的笑意——守候了七日七夜,终于亲眼看见第一头猎物已经躲进了屋子,他岂能不笑?
            哚哚哚,扣击门环的声音响起,窗口亮起一点火光,里边传来女人低低的声音:“谁?”
            裴航答道:“云英姑娘,在下裴航。”
            吱的一声,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透出云英那张惨白的脸,柔声道:“这么晚了,公子有何贵干?”
            裴航似笑非笑的道:“却不知半夜三更,姑娘去客栈老板的房间,又有何贵干?”
            云英弯下腰去,嗤嗤笑了一阵,倚着门柱站直了身体,媚眼斜乜道:“公子真是故意取笑,乐户人家,又说得起什么贵干?当然是去做买卖的。”
            “什么买卖?”
            云英又笑了起来,扬起手上的丝巾,向裴航摔去:“自然是大好买卖,男人都喜欢的买卖。”
            裴航隔着袖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冷冷道:“这个买卖,和我做不做得?”
            云英笑得花枝乱颤:“人说婊子无情,只要有钱,云英自然就做得,只是公子不急着找人了么?”
            裴航隐秘一笑道:“急,只不过见到你就更急了。”
            “公子真会说笑。”云英娇笑着顺势向裴航怀中倒去。裴航却借力一侧身,将她横抱起来,向屋里走去。
            屋内一片漆黑,裴航抱着云英,在屋内走了几步。
            怀中云英低声笑道:“公子,别找了,床在那边。”
            裴航的笑意里有些阴沉:“急着上床干什么?你不怕死在上面?”
            云英也笑道:“云英是怕你死在上边。”
            裴航低声笑道:“你不妨试试?”话音未落,回身将云英按倒在床上,两人顿时纠缠在了一起。
            黑暗中,云英的笑声渐渐低了下去,变成微微的喘息。
            锦帐低垂,衣带零落。
            突然,一道青白色的光芒从云英身前窜起,只听云英闷哼了一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顿时在房间中弥散开来。
            裴航冷冷一笑,漫不经心的披衣而起,顺手点燃了一旁的蜡烛。
            火光摇曳,照出一片恐怖之景。
            云英脖子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只精钢打造的鸟爪。钢爪从一侧穿过云英的喉咙,直入床板,将她生生钉在了上面。鲜血受了钢爪的阻止,并未立即喷涌而出,而是化为五道涓涓细流,浸渍而下。
            云英细长的双眼张得滚圆,仿佛随时要突出眼眶,喉咙中不时响起抽搐的声音,听去让人毛骨悚然。那只钢爪切断声带,却精确的避开了气管和主动脉,她不能出声,却一时还不会死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鲜血流干。
            裴航笑着道:“天鹰神爪的滋味如何?江湖上或许有人知道裴航双手六枝鹰爪功妙绝天下,却没有想到,百年前名动天下的天鹰神爪,却成了裴某的第三只手。”
            云英赤裸的肌肤在湿冷的空气中颤抖,眼中全是惊愕之色,似乎还不相信裴航会动手杀她。
            裴航猝然止住笑,一把揭起床褥,拉出一条金环小蛇,森然道:“就凭这种伎俩也想杀死我?”
            云英的嘴唇灰淡下去,她努力的睁了睁眼睛,又摇了摇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裴航冷冷道:“‘传奇’是江湖上最负盛名的杀手组织,我们虽然只有十二个人,但每一个都是最完美的杀人机器。五年前,我曾问主人‘传奇’中到底谁最强,主人只告诉我,‘传奇’各有所长,必要时,每人都有杀死其他十一人的实力。你我既然都是‘传奇’之一,就不应该过分轻视对方。”
            云英仍然只是艰难的摇头。
            裴航继续道:“我在客栈观察这间阁楼七日七夜,都没有对你出手,不过因为还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你却如此急功近利,妄想借着床第欢爱,放出褥下的金线蛇将我毒杀。”他细长的手爪一用力,那条小蛇顿时断为两截,一股墨绿的腥血标出去老远:“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对手想得太愚蠢。”
            云英喉头哽咽了两声,似乎想说什么。
            裴航欣赏的看着她被痛苦扭曲的脸,冷笑道:“你想杀我,我却不怪你。我们虽为同门,彼此却从未谋面,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任务值得两位‘传奇’联手。只有这次例外——这一次,我们这次接到的任务 ,却是完全一样的的!那就是杀死其他十一人!”他微叹了一声:“这是最后的任务,幸存下来的那一个,将得到自由之身。这就是我们无法选择的命运,你也不必怪我。”
            云英脸色灰白如纸,眼中却透出仇恨的光芒。
            裴航上前几步,俯身拾起她松松垂下的发髻。她的头发极粗,极黑,盘在脑后一大团,入手又滑又沉。裴航道:“同门一场,我不妨让你死得明白。之所以我能这么快识破你,主要是因为你运气太差。我们接到任务的同时,还附有一幅小小的蓝色卷轴,上边是随意抽发的另一位‘传奇’的绝密档案。而我分到的,恰好是你。”
            他从袖中掏出一只不到两寸高的象牙卷轴,徐徐展开,卷帙经络交织,透出一种诡异的蓝色,他低声念道:“代号:聂隐娘。年龄:二十三岁。武器:飞血针 特长:易容。”他笑了笑,道:“既然你的特长是易容,想必眼下这张脸,也未必是你的真面目罢?只可惜,你扮的乡村暗娼实在不得神髓——你掩饰得了容貌,却掩饰不了你身上的气味——嗜血之气。”
            裴航轻轻叹息了一声,将细长的手指探入她发髻深处,一面搜寻,一面迫使她抬起脸:“告诉我,你分得的那幅名卷呢?在哪里?”
            “云英”努力想躲开他的手,却已力不从心,挣扎中,喉间血沫汩汩而出。
            发髻中空无一物,裴航失望的收回了手,又在她身边翻检起来,凌乱的床褥边散落着脱下的衣服,压着一个竹篮,里边盛着上次见到的镀银酒杯外,还叠放着几只纸折的黑驴。
            裴航一无所获,似乎有些不耐烦,拿起其中一只酒杯,轻轻抚摩道:“不肯交出来也罢,我自己也能找到他们……我累了,只想快点结果你,剥下那块刻有你名字的刺青,向主人交差……”他脸上露出阴寒的笑容,一把拉住云英的长发,将她的身体连同血鹰爪一起从床板上拔起,另一手将酒杯放在她的咽喉下,接住点滴流淌的鲜血:
            “这种刺青只有传奇的成员才有,由极为特殊的油墨刺成,平日只是一些肉眼难见的针孔,只有在鲜血的浸染下,才能显出。你这一枚将是我第一份收藏,等集齐十一枚,我就能向主人换回自由之身了。”
            云英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头颅无力的垂在胸前,任他摆布。
            裴航接了满满一杯血,又暧昧的一笑道:“刚刚在床上的时候,我已经在你身上探察过了——每一寸皮肤很光滑,毫无瑕疵,那枚刺青只可能藏在你发根的头皮上。”他似乎为自己的推论深感得意,将盛满鲜血的酒杯举在眼前,做了个干杯的姿态,正要当头向云英浇下。
            然而,他感到喉咙里边很渴。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有几个时辰没有喝过水了。
            他看着酒杯中猩红的液体,嘴角牵动,透出一个诡秘的笑容:“唐传奇中,裴航曾经向云英讨过一碗水喝,方才在山路上,我也曾讨过一回,只可惜小姐的水囊却空了。如今这杯玉露琼浆,乃小姐心血凝成,甘美无比,小生却是却之不恭了。”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昂头,就要饮尽。
            就在这一刻,十数道冰冷的幽光,无声无息的穿透帷幕,向裴航飞袭而至。
            裴航的笑声戛然而止,那些幽光来势极快,都闪着妖艳的色泽,显然喂有剧毒!房中地势极为狭窄,避无可避,连他眼前那支银杯,也被生生洞穿!
            裴航猛然将杯子抛开,向后一仰,整个身子就如从腰间折开,那十二枚银针擦着他的胸前飞了过去。还不待他起身,另外二十四道幽光又已当面袭来!
            裴航大喝一声,半截身子触地弹起,全身气息提到极至,崔起双手十二只指爪,轮转如风,卷起一团青气,向那些幽光当头罩下。只听几声轻微的响动,幽光触上裴航足有寸长的指甲,就宛如被钢铁阻断一般,纷纷落地,还原为一枚枚五存余长的银针。
            然而,裴航的动作却瞬间凝滞,他已击落了二十四枚银针中的二十三枚,却还是有一枚最细的银针,划破了他的右手小指指尖!
            裴航毫不迟疑,狂声怒喝,一把将小指扭住,用力一折,竟将它生生撕下。
            正在这时,另外一批银针又已追踪而至。
            这次的银针比刚才那些多了一倍,也快了一倍。
            显然,这才是对方的真正杀着所在。
            裴航的怒意却瞬间冰冷——这是所有‘传奇’必须具备的素质——越是危险,也就越是冷静。他突然一脚探出,将云英的尸体从地上勾起,伸手去取还留在尸体咽喉上的天鹰神瓜。
            银针电射,但他的手更快,已经触到了血鹰爪的爪柄。一阵熟悉的冰凉顺着他微微颤抖的指尖传来,他的手立刻不再颤抖,而变得又沉又稳。他的自信也在一瞬之间回归——他相信只要他装上天鹰爪,随手一挡,就能将这些毒针捏成段段废铁!
            然而,难以名状的恐惧瞬间又将这些自信完全吞没——天鹰爪竟然被云英的喉骨牢牢卡住,一时无法拔出!
            裴航冷汗淋漓,用力一拔,云英的尸体弹起,整个贴在了他身上,灰色的双目仿佛随时要脱眶而出,而惨白的嘴唇依旧大张着,似乎正在发出一阵无声的大笑。一股魔魇般的力量从已经死亡的身体里透出,正在和裴航争抢这把杀人的利器!
            裴航心中一惊,手上略微迟疑,就在这瞬间,三十六枚毒针已经没体而入。
            裴航大声道:“谁?”他的声音却嘶哑无比,透着绝望的恐惧。
            “我。”一个窈窕的影子从帷幕后徐徐走出。
            烛光稍盛,照出一双婉如新月的秀眉,和秋水为神的眸子。那女子款款上前,将手中的烛台放下,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椅子上的尘埃,拾起及地的裙裾,倚着椅背坐了下来。
            她的动作极其优雅、闲适中透出一种难言的魅惑。
            裴航感到一阵暖流正随着血液遍及全身,他的心却冷到极点。这是传奇中最凌厉的一种毒药,中毒后,肢体会立刻僵硬,再过一刻,剧毒就会随血攻心,无药可解。
            他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女子淡淡笑道:“聂隐娘”
            裴航喃喃道:“聂隐娘?”却不禁一愕:“你是聂隐娘,她又是谁?”
            聂隐娘眼中的笑意更弄:“她是云英。”
            裴航怒道:“不可能,我们的名字,来自于十二篇不同的唐传奇,我既然叫了裴航,传奇中就不可能再有人叫云英!”
            聂隐娘伸出食指,轻轻放在唇上,示意他放低声音,道:“你说得对,可她并不是传奇中人。”
            裴航一怔,道:“那她是谁?”
            聂隐娘淡淡笑道:“我说过了,她是修罗镇暗娼,云英。我所做的,不过是给了她十两银子,让她提着篮子,跟在我后边。”
            裴航目不转睛的看着聂隐娘:“这么说 ,那天驴上和我答话的是你?提篮的侍女才是这个云英?”
            聂隐娘笑道:“你还不算太笨。那天山路上,我将她妆为村姑,而自己则借了她的容貌和声音,和你相见。”
            裴航渐渐回忆起当日的情景,摇头道:“其实我当日已经看出你的容貌有异,只是却没想到你会和她交换身份。”
            聂隐娘悠然道:“其实所谓易容之术,远没有传说中的神奇,要说能完全扮作一个人,让他父母妻子不识,是绝对不能的,但要扮作一个你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就要容易很多。另外,要把自己扮得更美,颇为不易,但要扮作一个满脸粉黛的下等村妓,却是容易之极。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的身材比她要好得多,但当时我一身大氅,又骑在驴上,你也就不会在意了。”
            裴航全身的血液也开始渐渐冷却:“今天为什么换了真的云英?”
            聂隐娘又叹息一声,道:“你的手指能探察出世间的一切,自然也能识破我脸上的秘密,所以今晚这一场风流债,却只得让云英代还了。何况正如你所说,传奇中的每一个人,都不能轻视,我站在幕后,自然能更有把握一些。”她又对裴航一笑,道:“只不过,她虽收了我的重金,戏却演得普普通通,也不知是色令智昏,还是太相信自己,你竟然没有觉察出不同来。”
            裴航冷哼道:“这么说,这一切你早就安排好了?”
            聂隐娘嫣然道:“是。我是个胆小的人,由于我手中的名卷不是你的,更不敢轻举妄动。你在客栈的楼上看了我七天,我也在阁楼里看了你七天。除了知道你很爱喝水之外,一无所获。还好,你威逼那女孩交出娃娃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你的手,而且,衣袖深处还透出一丝金属的闪光。于是我不禁猜想,难道传说中的天鹰神爪,真的就在你身上?”
            裴航摇头道:“那个小姑娘,也是你派去的?”
            聂隐娘摇头笑道:“也不全是。当日她到我门口讨饭,我也对那个娃娃好奇了好一阵,但最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因此我就让她到客栈里去找你。我想,这么有意思的东西 ,你也一定不会放过。怎样?是不是很佩服我的一番安排?”
            裴航冷哼了一声:“我是佩服你的勇气,若我并不是一上来就用天鹰神爪,而是用普通的招式向她出手,你的诡计岂非立刻就会被识破?”
            聂隐娘笑道:“正如你所说,决没有人会轻视另一位‘传奇’,你既然认定了她是我,就只会一招制敌。”
            裴航点了点头:“所以,你就在云英的身体上动了手脚?”
            聂隐娘道:“传奇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必杀的绝技,只要能让你的天鹰爪无法出手,我就有必胜的自信。于是,我暗中给她吃下了锁骨丹,让她全身肌肉骨骼慢慢收缩。因此,无论天鹰爪攻击她身上哪个部位,都会被她的骨肉锁住片刻。而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裴航默然片刻,又道:“让我分神去喝水,也是你的诡计?”
            聂隐娘摇头道:“分不分神,其实差别不大。只是和你不同,我是个善良的刺客,从不在死前折磨猎物,而且杀死他们之前,都会让他们达成最后的心愿。这七天的观察中,我发现你有严重的消渴病,必须不停的饮水。所以,特意找来了不少杯子,让你死前能自在一点,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裴航叹息一声,一时无语。良久才道:“既然你什么都想好了,为什么还不动手?”
            聂隐娘笑道:“我在等——等毒药发作。”
            她瞥了一眼屋角的更漏,袅袅的站起身,来:“毒发之时,你会全身爆血,这样,我比较容你看清你身上刺青的位置。”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烛台捧起,向裴航走来。她一面踱步,一面轻声吟诵道:“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
             “再见,裴公子。”
            她手中烛光重重一跳。
            裴航禁不住惨叫起来,他全身的血管瞬息急速膨胀开,仿佛一条条长蛇,在绷得薄如蝉翼的皮肤下跳动,突然,无数声闷响从黑暗中传来,血管炸裂,大蓬鲜血从身体的各个角落飞溅而出。
            赤红的躯体仿佛一截枯朽的木头,缓缓倒了下去。
            聂隐娘看着他,挥袖拂去空气中的血腥之气。而后俯下身,小心从他右臂上剥下一块皮肤。
            那上边刺着一副图案,正是唐传奇《云英传》中裴航在蓝桥相会云英的场面,他微笑着,接过云英递过的一勺琼浆。画面的下脚,一只白兔正握着玉杵捣药,石臼却不小心翻倒,一枚琼枝正好被压在石臼下。画工清淡细致,衬着略黄的皮肤,真仿佛是夹在古卷中的一副插画,古老而灵动。
            聂隐娘将刺青收起,轻轻叹息了一声。又将地上那幅写有她名字的蓝色卷轴拾起,放在烛火上。直到看见整张纸都化成了灰烬,她才俯身拉过被褥,盖上裴航毫无血色的脸,起身离去。
            砰——砰——
            门外却传来一阵诡异的敲门声。
            
            
            
            ·《聂隐娘》选译:
            
            聂隐娘是大将聂锋之女,当她十岁的时候,有位尼姑上门乞讨,见了隐娘,非常喜爱,一定要收隐娘做徒弟。聂锋命人将她赶了出去,但到了晚上,隐娘便失踪了,再也找不回来。
         过了五年,那位尼姑忽然将隐娘送了回来,聂锋便问隐娘都学了些什么,隐娘说尼姑教她飞仙剑术,已经练到身剑合一,可杀人于无形了。聂锋惊叹,也不知是福是祸。后来,隐娘自己作主,嫁给了一位磨镜为生的少年为妻。
         又过了几年,聂锋去世后,大帅魏博听闻隐娘的名声,就遣送金帛,聘请她为左右吏。到了元和年间,魏博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不和,就让隐娘去刺杀刘昌裔。刘昌裔善能卜算,算到了隐娘将行刺于他,于是就早早地来到了城北等候。就见一男一女乘着黑白驴行来,男子嫌道边的喜鹊聒噪,拿弓来射,数发不中,女子接过弓来,一发将喜鹊击毙。刘昌裔知道这就是聂隐娘,于是上前相见,说明自己的身份。聂隐娘见刘昌裔是个大有气度的人,比魏博高明许多,就投靠了刘昌裔,对他说:“魏博知道我投靠了您,必定还会再派人来,需要早做准备。”
         果然,魏博又派了刺客精精儿前来刺杀,夜晚只见剑光纷乱如雪,聂隐娘与精精儿剧斗几个时辰,终于将精精儿击败。刘昌裔大喜,聂隐娘却面有愁容,因为精精儿还有个师兄叫空空儿,此人剑术高过精精儿十倍,几可通神,就连聂隐娘也斗不过他。聂隐娘就让刘昌裔将于阗玉围在脖子上,而自己化为极小的飞虫,钻入到刘昌裔的肚子里,随机应变。
         刘昌裔听聂隐娘说的如此厉害,也有些惊惶,半夜也未睡熟。猛然就听脖子上的玉石铿然厉响,就见聂隐娘从他肚中跃出,满面笑容地说:“空空儿这个人极重身份,一击不中,就再也不会来了!”
         刘昌裔取下脖子上的玉围,就见上面有一道匕首划出的裂痕,深有数寸,这才知道空空儿的厉害,不禁大为后怕,更加敬重隐娘。但隐娘不愿在红尘中多留,飘然远去,再没有人知道其行踪了。
         非烟案:我始终没想明白,聂隐娘为何要嫁磨镜少年为妻。他究竟有何异处呢?无端端做了传奇了一角。
         (出《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