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丝动紫皇

  •   
      琴声飞出茅屋,静静地弥漫在小小的村落里。
      这个贫瘠而安静的村落,在琴声的环抱下,不再冰冷。
      吱呀的声音响起,茅屋之门被不断推开,一位位或苍老或年轻的村民从屋子里走出来,追溯着琴音传来的方向。
      他们的面容,都是那么安宁。这琴音美得让他们沉醉。
      就像是一个美梦,永远都不愿醒来。
      他们一面聆听着琴音,一面向小韶的家走去。他们静静地站在茅屋的外面,让琴音穿越自己的心灵,回荡在记忆的田园上。
      他们不敢再踏出一步,生恐打搅了那个静静怀抱着竖琴,弹奏的金发少年。
      那是多么宁静的欢喜啊,多少年、多少年没有的感觉了。
      如果可以,他们愿意聆听着这琴声死去。
      毫无怨言。
      
      琴声悠然停止,少年轻轻在琴弦上划出最后一指,袅袅的余波散开,在众多静谧的心灵中荡起最后一波涟漪。
      “打搅了呢,让诸位听到这么粗糙的琴音。”
      
      “不,这是我们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声音。”
      “我们应该感谢你呢。”
      村民纷纷说着,点着头,还沉浸在方才的美梦中。多少年,它们没有做过梦了。
      这世界没有一个角落属于它们,也没有一个美梦属于它们。
      这个金发少年,却用优美的竖琴之声,给了它们一个美梦。
      它们几乎能够触摸到,每一个音符的美丽。
      那是流淌在它们心中,几百年未能说出的渴望。
      许多年后,当这个国家崩坏,当它们失去最后的庇护所的时候,它们还能偶尔记起这位金发少年,记起这段早就忘了节拍的曲子。
      
      “很美呢。”
      它们喃喃地重复着。
      “真的很美呢。”
      每一位都在称赞着。它们之中,很多都活了许多许多年,见过许多美好的事物,却没有一件,能与少年的琴声相媲美。
      “也许,我们该将你献给皇。”
      洛爷爷喃喃道。他青灰色的脸上充满着赞赏,以它多年培养出的老练的眼光看着少年。这个少年,不像别的人类,让他无法恨起来。也许,人之中,也有好人吧。
      “为什么呢?”
      少年含笑问道。显然,他很满意自己的琴声能给大家带来欢乐,他为能报答这个善良的村子而感到高兴。
      “因为自从开国盛典之后,吾皇爱着的九公主,就再也没露出过笑容。”
      少年好看的眉毛皱了皱,似乎觉得洛爷爷的话有些费解。
      “为什么呢?不是传说,龙皇与九公主,相恋了三生之后才重逢的么?他们应该很幸福才是。”
      洛爷爷叹息了一声。
      “是啊。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可是,九公主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法,忘记了自己是谁。开国盛典上,她刺伤了龙皇的心,而从那之后,她自己也再没有笑过。”
      村子里的人跟他一起叹息。
      “皇也再没出现,我们都很担心他。我们希望皇跟公主能幸福快乐、永远幸福快乐下去。”
      它们的忧愁感染了少年,他也轻轻叹息一声:
      “我可以么?我只不过是个会弹琴的旅人而已。”
      洛爷爷点点头:“或许你可以的,你的琴声这么好听,也许公主听到了,会由衷地笑起来呢。”
      所有的人都露出同意的表情:“也许公主听到了,会由衷地笑起来呢。”
      少年沉吟着,手指轻轻扣在琴弦上,道:“如果你们坚持的话,我愿意陪你们去王城一趟。”
      洛爷爷跟村民们一起欢呼起来。它们为能向皇与公主敬奉上这么好的礼物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它们热爱皇,喜欢看他快乐幸福,没有任何悲伤与忧郁。
      
      它们收拾起行囊,离开了它们刚刚安定下来的小小家园,踏向了去往王城的道路。
      它们不会迷失方向,因为王城就在极光之下。那道极光绚丽无比,高悬在北极的天上,映着纷纷垂落的苍蓝之雪,漫漫卷过整个天际。
      只要向着极光走啊走,它们就会到达王城,将金发少年的竖琴声,敬奉给皇。
      或许,忧郁的公主,便会由衷地笑起来。
      一定会的,它们简单地相信。
      
      路,赶得并不快。因为,每经过一个村子,黄山村善良的村民们,就会忍不住告诉这里的人,它们听过世界上最好的琴声,它们要将这琴声敬奉给皇,而公主一听到这琴声,便会露出笑容。
      每一个它们经过的村子,都会要求金发少年弹奏上一曲,而他,就会拿出五弦竖琴,让袅袅的琴音流淌进它们的心底,给它们带来愉悦。
      每当这时,小韶、洛爷爷与所有的人都会安静地听着。小韶蹲在最前面,手托着腮,静静地看着少年那优雅的姿态,一面想,他可真像是晴天中的太阳啊。
      少年纤长的手指拨动着琴弦,那是一幅令人沉醉的图画。虽然他是个人类,令妖族们觉得不舒服,但它们也不由得赞同,他的琴声的确很优美,公主听到他的琴声,说不定真的会笑起来呢。
      它们拿出最好的食物,最好的水,招待黄山村的一行人。它们毫不厌倦地请求少年弹奏一曲又一曲,直到清晨的光透过窗棂,才恋恋不舍地送它们上路。
      许多年后,当这个国家崩坏,当它们失去最后的庇护所的时候,它们中的许多人,还能偶尔记起这位金发少年,记起这段早就遗忘了节拍的曲子。
      
      整整走了七天,弹奏了无数曲欢乐的曲子,它们终于看到了龙皇城。
      那是一座无比高大的城池,在人类的世界中,从未有过如此宏伟的建筑。
      整座城,都是由冰雕成的,被圈在蓝色巨石的城墙中。
      龙城九重,一阶比一阶更低,虔诚地护卫者中间高高突出的圣峰。这座城通透无比,坚固无比,美丽无比。无数的宝石、珍珠、珊瑚、翡翠镶嵌在冰层中,那是妖族千余年的积累,而今,它们心甘情愿地拿出来,只求能让这座城更美丽。
      它们要用自己的力量,筑建一座比长安城还要宏伟的城池。
      龙皇城。
      宏大的广场中,矗立着巨大的雕像,威严无比。圣峰高耸入天,象征着龙皇之尊严,无人可陵。神圣的苍蓝圣殿,在圣峰的尽头闪着隐秘的光辉,那么悠远、神秘、圣洁、威严。
      变幻的极光翼护在圣峰后侧,仿佛为它披上了一袭华美的梦之羽裳。
      这是只有在梦境中才会见到的伟大都城。
      这座城,就如传说中阿修罗族以神佑建立的三连城,恢宏、堂皇,永固,连众神都为之畏惧。
      少年站在城之前,昂头看着城顶的极光。
      “好美啊。”
      他由衷地赞叹着。
      此时已近黄昏,极光的光芒渐渐暗淡,如息舞的少女,褪去妖娆的华裳,洗出清秀的粉面。禁天之峰也在这样的极光笼罩下,显得分外安静。
      像是传说中的公主,独坐在宏伟的宫殿中,眉峰浅浅锁着。
      她不快乐么?
      少年轻轻叹息。
      他缓缓自怀中掏出竖琴,慢慢拨动起来。
      清润的琴声,随着他纤长的手指,流淌了出来。少年一面弹奏,一面徐徐走入了王城。
      琴声并不响亮,宛如低低的咛语,轻柔地掠过每个人的耳边。每个听到的人,都仿佛听到了一声呼唤。
      仿佛旧日的恋人,正站在阳光中,微笑着向你招手。
      它们情不自禁地停下手中的工作,向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是怎样的一位美少年啊。
      再简单粗陋的衣饰,也遮掩不住他完美的容颜。他走在王城宽阔的阶梯上,就仿佛阳光倾泻在宫殿中,柔静而夺目。
      轻轻挑动的指,徐徐移动的步,都是那么和谐,宛如一场祭春的舞蹈,让目光为之沉醉。当琴声响起时,他不再像是一个人,而是上天降下的精灵,将每个乐符精致地镶嵌到每个人的心底。
      他是月神眷恋的美少年,手持菩提枝,走过洒满朝阳的恒河边。
      他是苍蓝落雪中,唯一剩余的一缕阳光。
      少年弹着竖琴,走过它们身边。
      琴声到达的地方,便陷入静止。妖族们不愿、也不敢发出任何声息,打断这缓缓流淌的美丽。它们像是饥渴的婴儿,在琴声中啜饮着。
      一步一步,少年穿过重重城阙,向最高处走去。
      那里,是最接近禁天之峰的地方。
      那里,是龙皇盛典时的高台。
      那里,本不容许任何人亵渎。
      但如此美丽的琴声,无论如何,都不能称为亵渎。少年站在城头,金发垂下,任苍蓝之雪染满自己的身躯,任静谧之琴音在自己怀中绽放。金色的长发垂下,与他的双袖一起拥抱着竖琴,他的心神都化为了琴音,飘入龙皇城深邃的空旷中。
      他仿佛为美丽而生,他的生命,与琴音合而为一,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间。
      好美啊。
      只有听过这样的琴声,这一生才不算虚度呢。
      妖族的心底,竟同时掠过这样的念头。
      除了琴声,龙皇城中一片静寂。
      所有心灵,第一次,不因龙皇之威严而臣服。
      
      苍蓝圣殿,缓缓打开。
      冰雪的幕幔中,一个淡淡的影子斜倚在玉座上。
      玉座如冰,她的眼神是那么忧郁。
      自从开国盛典后,龙皇就再未出现过。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有漫空苍蓝的落雪,在向所有人宣誓,他的威严依旧笼盖着整个世界。
      他当日许下的诺言也没有丝毫改变。
      城中所有妖族,都恭谨地遵守着龙皇的命令,奉她为九公主,任她分享着龙皇的权力与尊严。
      只是他们投来的目光却是那么冷漠,宛如看着一个陌生人。
      一个无端闯入、无情破坏了他们生活的陌生人。
      大魔国的天空依旧晴空飘雪,苍蓝圣殿中的生活依旧是锦衣玉食。
      只是,那么陌生,那么冰冷,那么寂寞。
      日复一日。
      没有人禁锢她的行动,但她却并不想逃走。因为天下之大,却已没有属于她的世界。
      那一天,在龙穆面前,是她,带着苍白而甜美的笑,一字字说出:“我是九灵儿。”于是,通往那个喧嚣世界的最后退路,被她残酷地斩断。
      几日后,面对万千妖魔,又是她,带着同样的笑容,同样的语调说:“我不是九灵儿。”于是,属于九灵儿的苍蓝世界,也被她亲手摧毁。
      再没有任何一个世界属于她。她感到自己已只剩下一个空壳。
      在石星御狂怒化龙的一刻,她心中没有恐惧,只有迟来的解脱。她真心希望,他以最残刻的方式杀死自己,收回他错误赋予自己的生命。
      ——收回那他曾不惜神形俱灭、也要给予她的重生。
      但他没有。
      他只是转身离去,将她抛弃在华丽的宫阙中,抛弃在万众冷漠的目光里。
      苏犹怜微微冷笑,多么残酷的宽容啊。
      是惩罚我么?那么,如你所愿。
      我就用这空落的躯壳,行尸走肉般的活在被你抛弃的深宫中,做一个公主。
      永无笑容。直到死去。
      玉座发出幽微的蓝光,悲伤地照耀着她,似乎不明白她的悲伤。
      ——她拥有天底下最美丽的容颜,最壮丽的国度,她亦有天下最强者的眷恋,最传奇的爱情。
      她为什么还要紧锁眉头呢?
      
      琴声终了,绕梁不止。
      玉座中的公主似是也被琴声感染,目光凝望着少年。
      少年一身落拓的长袍,但那丛金发与笑容,却是他最美的华裳。他逆风站在台上,手握五弦竖琴时,便是最优美的精灵。
      公主的目光中有些迷惘,轻轻锁住的,是无尽的闲愁。她看着少年,像是要在少年身上发现久违的春的痕迹。
      她寂寞么?悲伤么?
      公主轻声说了句什么,侍女伴随着一片雪落到少年身边:“乐者,你能不能弹奏一曲悲伤的曲子?”
      少年沉默着,柔静地笑了:“不要叫我乐者,请叫我诗人。”
      他轻轻撩拨着琴弦:“我是一个为爱情所伤的诗人。”
      琴弦在纤长手指交缠下,再度鸣叫起来。淡淡的,像是一缕烟,绕过每一颗听到的心。
      那是花在枯萎,是记忆在消失。是眼中的泪,慢慢落下;是清晨的星,在淡淡消隐。
      是眼看着美丽的少年为爱情而落泪,善良的少女送走她的情人。
      并不忧伤,却那么怅惘。
      
      “像藤萝拥抱大树,
      紧紧依偎,
      将树心勒出年轮的印记,
      愿你如此靠紧我。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像蝴蝶飞向蓝天,
      双翼颤动,
      在空中托起露水的重量,
      愿我如此托起你。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像太阳环绕天和地,
      日日夜夜,
      越过大地与海洋的距离,
      愿我如此环绕你。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王城中的人,全都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沉浸在少年琴声所萦绕出的美丽情怀中。
      藤蔓、蝴蝶,日月。
      不过是心中相思的影子。
      我只要你爱我。
      永不分离。
      
      玉座上的公主,却仍然蹙着眉,仿佛听见,又仿佛没听见。
      怅惘的琴音,似乎还抵不过她的忧愁。
      她,是为什么而忧愁呢?
      少年停下琴声,隔着王城与圣峰的距离,静静地凝望着她。
      那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几个月的时光,让她改变了很多。他能看到那个如水般柔弱,如雪般清绝的女妖,但却也看见如月般明艳,如狐般妩媚的女子。
      这让他有些惶惑。究竟是什么让她改变的呢?
      九灵儿。那是个陌生的名字。
      苏犹怜。才那么熟悉。
      他探手入怀,小心地捧出了一朵花。
      那是一朵小小的,孱弱的花朵,只开了一半,连花蕊都那么柔弱。它躺在少年的掌心中,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灰尘。
      那实在不能说是一朵多美的花,它太过孱弱。它的营养显然不够,花瓣太薄,颜色也太淡。但少年捧在手里,却像是捧着自己的心,都不愿意让别人看一眼。
      似乎连目光,都会损害这朵花。
      他轻轻地捧着它,轻轻地捧向圣峰上的公主。
      “记得么?我说过,我要为你种一朵花。”
      “不是用千金换来的,也不是从野地采来的,而是用我十八岁青春的一年光阴,一点点种出的。”
      “然后,奉到你面前。”
      随着这句话,他将双手一点点举起。
      花,在苍蓝之雪中娇弱地绽放着,像是少年眼中的希冀。
      还有一番话,他没有说。
      男孩要爱上一个女孩,要先苦行一千年;女孩要爱上一个男孩,也要苦行一千年。然后,他们将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上一千年。
      那是他们三千年的情人。
      是的,他为了种这朵花,苦行了一千年。
      没有人知道他为了救活它,让它开放,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痛。如果血脉能让它娇艳,他会毫不犹豫地打开心房。
      他只是静静捧着它,奉献到他的公主面前。
      他只希望能让公主知道,他已苦行了一千年。
      三千年情人。
      
      公主蹙着眉,深深倚在玉座最里面。
      少年弹奏的曲子,在某一刻深深震动了她的心,但遂即又是更多的茫然。
      眼前的一切,仿佛被隔绝在了水晶屏外,只是臣子们奉献的一幕精致的演出,在欢呼与喝彩声中,万众期待,等她轻轻拍手表示一个赞许。
      心中,有点酸酸的。那些被刻意尘封的记忆,就像是一缕风拂过心头,那么惆怅。
      她能记起,曾经有过欢乐。
      那是千年生命中仅有过的数月光阴,沐浴在终南山的阳光下,和意气风发的同学们打闹、追逐,一同渡过的,单纯、喧嚣的快乐。
      她也记得,在燃烧的山峰顶上,有过一场为她燃放的烟花。
      她抬头,苍蓝之雪寂静落着,宛如漫天烟火。
      一缕缕,冻住的烟火。
      可以永恒么?
      她伸出手指,让一枚雪落在指尖上。微微的凉沁进她的身体,她柔声问着它。
      可以永恒么?
      她轻轻将雪弹开,看着它在空中飞翔着,落向宫阙下那个如阳光般鲜明的少年。
      那少年是一缕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光,多此一举地提醒着她,那些从未消失的记忆。
      摩云书院中,阳光明媚而清空,桃花乱落如雨。
      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刺痛,忍不住使劲攥住了衣袖。她痛苦地皱起眉头,感受到心被狠狠刺了一下。
      爱情是一根刺。
      刺进别人身体的同时,也会刺进自己心里。别人有多痛,自己就有多痛。
      只不过,看到别人的痛苦而快意的时候,就会忘却自己的痛。但那痛会在,深邃而不可触摸。当记忆破碎的时候,便会显露出来,狠狠刺入心灵。
      永无笑容的公主深深蹙眉。
      花,不堪苍蓝之雪的冰寒,枯萎,收缩。在它主人痴痴的目光下,寸寸化为劫灰。
      它曾生长在明珠与清泉的浇灌下,盛开在月之美少年的怀抱中。而今,它的美丽,只换取了公主淡淡一顾。
      它便死去,再也不会甦生。
      
      金发少年脸上挂着一丝静静的苦笑。
      “果然,我还是不能让你回想起么?”
      “我还是太天真了啊。”
      少年轻轻摇着头,金色随之挥洒而出。他细心地掸去花瓣上的雪,将它放回怀里。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马上,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到我的国度去了。”
      “今天,也许是我们最后一面……”
      “我虽然不能收获你的爱情,但你让我明白,想要什么东西,就尽全力去争取,不依赖别人,也不回避什么。我不是王子,也不是大日至,我是龙穆……”
      他伸出双手,似是想拥抱她。
      但他们之间,隔着无限的距离,隔着万千寂静落下的雪。
      “请允许我在离别时送你一件礼物吧……我曾是爱过你的啊……”
      他静静地转身,双手撩起落拓的袍子,向公主施了个旋转的宫廷礼。
      他的身子骤然化成一缕阳光,在王城中灿烂绽放。
      却又像是他的笑容,一瞬间在每个人心底亮起。
      然后,他倏然消失。
      王城众妖同时发出一声惊叹。
      多么华丽的美少年之魔术啊。
      他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惊讶与喜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