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弦五十为君弹

  •   
      龙皇城之外,是一片未开垦的荒原,上面散落着小小的村落。
      整个大魔国中没有一个人类,这些村落中居住的也是妖魔。它们大多是修为比较低的妖类,居住在王城中自惭形秽,因此,便自行在荒原上结成一个个小小的村落。
      大魔国的气候极为残酷,冰雪漫天,几乎没有任何作物生长,草木、动物的种类都极为稀少,村落中的妖类生活艰难,但它们没有任何抱怨,毕竟,能提供一个庇身之所,便是对它们最大的恩赐了。
      所以,它们永远都很感激龙皇,永远、永远。
      
      大魔国在迅速壮大,几乎所有的妖魔全都汇聚到了苍蓝之雪下。
      这一切,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半个月,大魔国已成型。村落,王城,臣民,军队,便都齐备,虽然只有十几万子民,但大地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轻视大魔国。
      龙皇自开国盛典后,便再没有出现过。治理国家的任务,便由第一权臣玉鼎赤来担任。无论它下的命令多么荒诞不经,臣民们也一一遵从。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
      
      黄山村几乎是大魔国村落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最靠近大唐的村落。但它却可以说的上“富饶”,因为它座落在一个小小的山坳中,雪,被山挡住了,便不那么寒冷。山南的坳中,生长着一片小小的树林,难得的,有一条小溪自林中穿过,黄山村便座落在小溪的两边。
      正是由于小溪的滋润与山坳的遮蔽,这里稍有物产。狍子等小动物到溪边饮水,厚厚积叶下生长着耐寒的草木,溪里,繁育着身披坚韧鳞甲滋味鲜美的白鱼。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珍贵之极的老参。
      所以,黄山村虽然小,日子却不难过。
      小韶挎着一只篮子,走在溪边。
      她在采摘今天的食物。她来到黄山村已经十几天了,已经适应了这里艰苦的生活。她不怕苦,她只怕整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黄山村的居民都是从黄山搬来的,那里物产极为丰富,但小韶却一点都不快乐。她本有个快乐的家庭,但在三年前,她亲眼目睹一位神仙样的人物自天而降,将她的父母兄长全都杀死。她拼命躲进石缝里,才逃过仙人的搜索。从那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出来觅食,只有月黑风高的夜晚,才敢到洞口挖点黄精山药吃。
      她都几乎忘记在阳光下行走的感觉,所以,黄山村的日子虽然艰苦,但小韶却觉得像是进了天堂一般。
      今天的收获并不多,好在小韶很容易满足。洛爷爷告诉过她,妖类跟自然是一体的,不能对自然索取过度,要像保护自己一样保护自然。小韶从不捉活的东西,她愿意跟狍子、白鱼做朋友,只采点蘑菇什么的,放在篮子里。
      她突然“呀”的一声,惊讶地顿住了脚,双手紧紧抱住了篮子。
      一个人躺在小溪边,一动不动。他似乎是想挣扎着到溪里喝一口水,但可怕的风雪夺走了他的力气,让他昏倒在触摸到水之前。一只破烂的袍子盖住了他的身体,是那么单薄。他露出的手腕早就被冻成了苍白色,一缕金黄色的长发自袍中露出来,就像是被风雪遮蔽的阳光。
      那个人正在一点点死去。
      小韶惊慌起来,她从未见过人在她面前死去。她本能地想冲上去,将那人拉起来,但她又猛地停住了。
      那是“人”啊,是它们妖族的敌人。她的父母兄长,就是被全身闪着光芒的“人”杀死的。
      她怎么可以去救自己的敌人?
      她轻轻咬住嘴唇,努力地想让自己的心肠硬起来,绕过这个即将倒毙的人,但那缕露在风雪中的金发是那么无辜,让她无法恨。
      小韶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好想好想救他,虽然“人”杀了她的父母兄长,但她不想恨任何人,即使她有了力量了,她也不想报仇。因为她知道,当她杀了她的敌人后,也会有个像她一样的孩子,尝受亲人失去的痛苦。
      可是……可是龙皇严令,不准人类进入大魔国的。龙皇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呀。
      小韶的心好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洛爷爷在就好了,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人一阵痉挛,僵硬的身体内仿佛燃起了最后一丝力气,他吃力地伸出手,想要触摸结了微冰的溪流。
      “水……”
      小韶情不自禁地跨上一步,想要扶住他。她忘了自己手中还挎着篮子,于是,那只篮子从她手中滚落,狠狠砸在那人头上。蘑菇、黄精、柴火噼里啪啦地落下,砸得那人满头满脸都是。
      小韶吓坏了,一面说着“对不起!”,一面抢上去想抓住篮子,但她又忘了这是在小溪边,她的脚狠狠踩在那人手上,她急忙跳开,却一下子跳进了小溪中,寒冷的水夹杂着破碎的冰溅满那人全身。
      小韶更慌更乱,急忙从水中跳了起来,想从冷水中抱起那人。但她又忘了这是在树林子里,“砰”的一声,她的头狠狠撞在树干上。小韶“哎呦”一声,双手情不自禁地伸向脑后,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人刚被她抱起,“咣当”落在地上。痉挛的双手终于不再挣扎,安静地闭上了双眼。
      小韶扑上去,一路踩着那人的小腿、腹部、胸口,抱住了他的头。
      “你不能死啊!”
      那人一动不动。小韶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吃力地将他抱起,走向自己那间小小的茅屋。
      她不能再放任这人不管了,因为那将会让她负疚一辈子。
      
      小小的茅屋中生着一堆小小的火,映得屋子里很温暖。这是一间简陋的屋子,没有任何陈设,但却是小韶的家。
      她手忙脚乱地将那人拖到床上,手忙脚乱地倒了一杯热水,凑在那人唇边。热水从她颤抖的手中洒落,烫得她自己都尖叫起来,却还是没法将水饮进那人口中。
      如果他本只是昏迷,被她一阵践踏与溅水之后,就成了濒危了。
      小韶哭了出来。你不能死啊,你不能成为我第一个杀的人!我不会杀人的,过去不会,未来也不会。你不要逼我破例啊。
      她忽然想起了身为猎户的洛爷爷经常做的事情,眼睛亮了起来。
      “砰”的一声,她冲出门去,过不了一刻钟,她“砰”的一声又冲了回来了。她手中拿着一抱木材,和一堆稻草。她吃力地劳作着,将那人身下的床板被褥拆开,换上几根粗大的木材,然后生了一堆火。
      洛爷爷每次打到野猪,就是这样架到火上烤,不一会子,猪就熟了,肉变成金黄色,油嗞啦嗞啦地响,满屋都是香气……
      小韶吞了口口水,拨这开柴火,让火焰窜得更高,烘烤着那人僵硬的躯体。
      她能感到那人在慢慢融化,不由欣喜地笑了。伸袖使劲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
      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美丽的姑娘,你这样很让我尴尬呢。”
      小韶吃了一惊,就见不知何时,火上的那人抬起头来,眼睛中充满了一丝笑意,看着她。小韶一阵惊慌,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他身下的柴堆被她一脚蹬倒,那人一声惨叫,摔倒在火里,立即烧了起来。
      小韶手忙脚乱,想找水,找不到!她几乎就快急死了,身子扑了上去,竟然想用身子将火压熄。一双手从火中伸出,将她抱了起来。
      火,早就在两人的折磨下消灭了,那人抱着小韶,将她放在地上。
      火焰将他的袍子烧残了,露出满头金发来,就像是阳光,忽然照进了茅屋里。
      小韶忽然发现,他的眼波,竟是那么温柔,仿佛只是轻轻一眼,已然看进了她的心底。她忍不住一阵惊慌,脸腾的红了起来。
      她猛然一扭身,从那人怀中蹦了起来。那人猝不及防,被推倒倒在床上。小韶狼狈万分地冲上去,赶紧将他扶起来。她像是小鹿一样左跳一下、右跳一下,几乎将屋子都拆翻了,终于收拾好了一切。
      
      火,重新生了起来,火架,也重新搭上了。
      一锅蘑菇汤,接受着火苗的炙烤,慢慢将香味透出。火苗的温暖,蘑菇汤的香气,让这个小小的茅屋变得温馨而暖和。
      小韶坐在火边,拿着木勺搅着汤锅,脸红红的,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少年坐在床边,脱下湿淋淋的袍子,裹在小韶的棉被中,手里捧着一杯热茶,慢慢啜着。寒冷一点点散去,生机,渐渐透入他的躯体。
      “谢谢你。”
      他看着这位善良的少女。
      小韶的脸更加红了。
      “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了。”
      少年奇怪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怪你呢?是你救了我啊。”
      小韶的脸红得就跟过年门上贴的对联一样,她嗫嚅着,忽然站了起来,大声道:“对不起,其实你身上的水跟脚印都是我弄的!不是我救了你,是我害你才是!”
      少年笑了。
      金发自棉被的缝隙中透出,妆点着他的笑容。他的笑容很温柔呢,让小韶情不自禁地幻想,要是整天沐浴在这样的笑容中,该是多么幸福呀。
      “傻孩子,我怎么会怪你呢?要不是你,我早就冻死在溪边了。”
      “你是我的恩人,我将永远铭记你的恩情。”
      小韶一下子跳了起来:
      “不……不要这么说,请不要这么说!”
      少年轻轻一笑,低头啜饮手中的热茶。
      茅屋中陷入静谧,让小韶一阵心慌,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她急忙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呢?大魔国是不准人类进入的。”
      少年笑了笑:“不准人类进入么?我并不知道这个规矩呢。我喜欢在这片大地上到处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年轻而善良的姑娘,能否允许我用琴声来表达感激?”
      他轻轻抽出一只形式古拙的竖琴。那是由橄榄木雕成的柔静琴身,像是两位贴背舞蹈的舞娘,中间竖着五只琴弦。一枚铁簪自中间贯过,将琴身与琴弦簪在一起。舞娘静止在飞天翔舞的一瞬间,像是两只开屏的孔雀。
      少年轻轻抱起竖琴,金色长发垂下,眼睛轻轻合拢,纤长的手指在弦上轻轻一划。
      流云般的琴音,立即充满了整间茅屋。
      乐声清澈之极,小韶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就像是不再有漫天风雪,她回到了黄山故乡,她的家人都围绕在她身边,爱抚着她,带着她乘着天上清凉的云,飞过一座座山川。没有人再叫她“妖”,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惊喜无比,赞叹她那宁静的容貌。他们将好吃的果子拿出来,像是款待远方的稀客一样满怀情谊地看着她。
      那是多么美好的世界啊。
      泪水从小韶的眼中垂下,她能感受到母亲的叮咛,在耳边轻柔地响着。远处的花开了,山绿了,隔壁的小哥哥过来,满脸羞涩地邀请自己去踏青……
      好美好美的景象啊……
      小韶情不自禁掩住了面,泪水从手指间透出。
      如果……如果黄山也像大魔国这样该多好啊……
      琴音轻轻停住,少年歉然道:“是我的琴声不好听么?你哭了。”
      小韶道:“不!不!我很愿意听,你再弹一曲,好么?”
      她哀求地看着少年,满含泪水的大眼睛是那么纯洁。
      “好的。”
      静静的琴声再度响起,却剥离了所有的痛苦。琴声是欢乐的,只是听的人的心情不同,所以才有了悲喜。
      但这一次,小韶不再流泪。
      琴声是那么纯净,像是山石上干净的泉水,没有悲伤,不再追怀。
      像是一只洁白的白鸽,在春风里飞翔,清凉的风一阵阵灌进脖子里,弄得头发痒痒的。远远的天,是一片蓝色,白白的云飘着,就像是身上的裙子一样。
      永远在年轻中飞翔,飞翔在年轻的梦里面。
      小韶脸上露出一阵甜蜜的笑容,沉浸在琴声的包围中。
      就像是沉浸在金色的微笑中一样,永远永远,不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