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宫散萤天似水

  •   
      北极之地,没有昼也没有夜。
      妖族们整日地劳作着,为了龙皇城能多壮美一点,他们愿意多耗十倍的心血。但在某一刻,他们齐齐放下了手中的活计,静默地走回家中,安静地休息。他们经过彼此的身边时,用微笑互相打着招呼,那微笑是如此平静,如此温和。
      他们休息了两个时辰,就迫不及待地醒来,全部聚集到中心广场上去。
      妖族并没有人的身体,他们形状各异,有的像山岳一样庞大,有的细小如微尘。有的美艳妖娆,有的风骨俊秀,但大多数却丑陋怪异。或兽面人身,或三首六臂,或遍体鳞甲,或千手千眼。或为巨灵,或为山魈,或为水怪,或为狮象,或为龙虎,为藤萝,为老树,为花,为石,为蜂蝶精灵,为微尘芥子。
      但这一刻,他们全都穿戴上了最好的衣饰,带着最大的敬畏与虔诚,簇拥在广场上,仰面望着中心的圣峰。
      他们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期待无比,却不敢大声喊出来。对皇与公主的敬仰,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喧哗。他们彼此注目,禁不住热泪盈眶。
      巨大的、方圆七十里的广场,被各种物产填满。鲜花,果实,作物,珍奇,只要人间有的,这里全都能找到。这不是他们从天下搜集而来,而是他们找来种子,运用妖力,在大魔国培植出来的。他们坚信,只要他们的家园在,就算满地冰雪,他们也能让鲜花盛开,作物生长。为此,不惜损耗大量的妖力,在苍蓝广场上盛开出人间仙境。
      一株株花树绽放,它们的根就生长在冰雪中,但它们有翠绿的叶,娇媚的蕊。苍蓝之雪轻轻飘落,它们枝叶扶疏,灿然盛开,仿佛要将百年的寂寞也在这一刻补偿。它们周围,是稻谷、小麦、粟子、亚麻,是生长在鲁、晋、湘、赣的所有作物。杨树、柳树、松树、柏树错落于其间,偶尔点缀的,是来自异域殊方的奇花异草。小鹿在其中奔跑着,狮子慵懒地打着哈欠。于这一刻,它们一齐抬头上望,望着那宏伟的圣峰。
      这一刻,他们热泪盈眶。这一刻,他们竭尽心力,用最大的虔诚让北极开满鲜花,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来迎接他们的皇、他们的公主。
      迎接大魔国的开国盛典。
      一缕淡淡的清光自峰顶圣殿中亮起,顷刻间将整座龙皇城都照得透亮。禁天之峰通体翠绿,仿佛全是由绿玉雕成的一般,盈盈通透,矗立入苍天。那座威严之圣殿,也仿佛变得透明,成了神仙宫阙。
      这一刻,圣洁无比,威严无比。所有妖族,都禁不住昂头观望,屏住了呼吸。
      一只庞大的巨龙轰然落下,那是皇极惊世龙。它正落在苍蓝广场的正中央,恰在圣峰的前侧,却没有压损一毫鲜花。莽然龙吟声中,皇极惊世龙身外灵台幻化,千重黄气冲天而起,就宛如巨大的山峰堆叠,重重而落,化成一座巨大的高台,约有禁天之峰三分之一高,矗立在广场之中。
      仿佛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妖族的心全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他们的公主,他们的皇,即将降临!
      又是一声霹雳震响,满空红光闪耀,玉鼎赤燹龙巨大的身躯舞空而现。玉鼎脸上也一反常态,没有半点戏谑,肃穆无比地缓缓降下,红光火烈迸发,它巨大无比的头颅缓缓抬起,阔口张开,猛然哄嗵哄嗵一阵响,三只火弹从它口中喷出,飞到半空中,一齐炸开。顿时漫天都是烈烈火花,分形成千姿百态,慢慢垂落。
      空中花树绽放,鱼龙曼延,每一丝火花都在不断变化着,带起灼烈炸响。整个天幕,整座龙皇城都化成火花之海洋,璀璨无比,美丽无比。
      妖族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们死死地咬住嘴唇,才能屏住那提到嗓子眼上的一声欢呼。
      与此同时,一道美丽之极的彩虹,从苍蓝圣殿中拉出,倏然横过万里长空。
      玄天霸海龙巨大的身形显现,在苍蓝的天幕下轻轻喷洒着一弯飞雨。飞雨在湛然永晴的阳光下化为绚丽的彩虹。这彩虹出现得是那么突然,那么灿烂,妖族们只能任由眼睛张得越来越大,身体无助地颤抖着,软弱无力地经受着这股天地大美的侵袭。
      一座美丽之极的马车,在圣峰尽头悠悠出现,踏着彩虹铺出的桥,无声无息地向下飞来。
      白色的马车,皎洁如一轮明月,在漫天苍蓝灿红交织之中,显得是那么娴静,那么圣洁。当先飞舞的,是六条白色的玉龙,矫健的身姿就像是天空中浮动的六道光。而车身上,是一双静静扇舞着的巨大翅膀。每一下扇舞,洁白的羽毛便飘飞而下,与苍蓝圣雪交舞在一起,美丽到几乎令人窒息。
      青帝真炁龙化身为人形,一身古衣冠,白衣胜雪,峨冠高筑,宛如上古仙人,执辔肃穆,鞭打着六龙,沿着禁天之峰缓缓盘旋而下。
      龙御,羽车。
      所有的妖族再也忍禁不住,喊出了他们压抑在心底的一声欢呼。他们用力地将自己费尽心血耕种出的作物抛上半空,因为那是他们的献祭,是他们对自己的皇、自己的公主的敬奉啊!
      他们热泪盈眶,只有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才能表达自己心中的激情。他们使劲用手掩着自己的面,生怕只要再多一丝激动,自己的呼吸就会猝止。
      整座龙皇城,在这瞬间有了生命。鲜花、作物,混合在漫天圣雪、纷纷龙火中,激荡盈天,几乎一直冲到禁天之峰的顶端。
      这是最真实的欢喜,这是最真实的敬畏,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庄严。
      这一刻,他们决心,就算粉身碎骨,也要保住这座城池。他们真诚地祝愿,他们的皇与公主,能够永远在一起,真诚相爱,永远统御着他们的臣民。
      
      羽车龙驾,缓缓降落,停在皇极惊世龙化身的巨大高台下。
      神龙漫长吟啸,垂下头颅,身体化成宏巨深广的阶梯,一直垂到羽车之前。
      羽车停稳,一个蓝色的身影渐渐在虚空中显现。
      石星御。
      他静静地伫立在羽车前,身后是高台垂下的无尽阶梯,似乎一直通向天之尽头。
      晨曦在他身上洒落,照出他宛如冰玉的容颜。那容颜并未刻意修饰,也无需修饰,因为天底下再没有任何的装饰能匹配他的无上荣光。
      唯有一袭落落蓝衫,不染尘埃。
      只是,这蓝色却是如此纯净,仿佛孩提时代的天空,并未有一丝力量,只是纯粹的蓝,蓝得让人心碎。
      湛蓝目光抬起,凝伫在羽车前的帷帘上,一瞬不瞬。他眼前的世界,仿佛只剩下这面小小帷帘,身后漫天喜色,万众如雷欢呼都与他无关。
      今日——龙皇天授元年九月九日。
      在万千妖魔,是亏欠了千年的盛典;在于他,却是晚了三生的等待。
      只等一个人的到来。
      萧索的蓝色身影伫立高台下,并不耀眼,却仿佛已遮蔽了整个天穹。
      妖魔们屏住呼吸,凝望着他们的皇,数度热泪盈眶,震天欢呼渐渐化为哽咽,他们情不自禁匍匐在地,忘情亲吻着象征龙皇之无上威严的北极大地。
      
      石星御静静伫立,本来沉静如海的气息,竟有了不该有的波动。
      风过,绘着九鸾九凤的帷帘卷起。
      一只玲珑娇小的绣鞋,轻轻踏在冰冷的大地上。
      鞋头绣着一只颤巍巍的蝴蝶,鞋身上绣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不沾半点尘泥。浅弓一痕,衬得那只纤足盈盈一握,宛似月初的微月一钩。
      这足尖简简单单一点,带着多少妖娆,多少娇俏。
      一如百年前,那个含笑带嗔的可人儿,化身出九重幻影,尽皆围绕着他,在猩红的地毯上踏歌曼舞。
      春华。秋月。龙影。凤仪。星魅。雪魂。玉娆。金坚。平湖。黛山。
      十支舞。
      十分精神。
      十种要郎娇赞的心意。
      十面埋伏。
      
      石星御如蒙雷击。
      花香浮动,那满身吉服的可人儿挑帘而出,迎着绚烂的晨光,缓缓站直了妖娆的身姿,隔着一个拥抱的距离,微笑着凝视他。
      诸天的光芒在她脸上凝聚,照出那美得不似人间的容颜。
      那容颜或者还带着苏犹怜的轮廓,却又是那么恍惚,温润如玉的脸庞上,真真切切地勾勒着九灵儿的眉黛,九灵儿的胭脂,九灵儿的妖娆。
      就连嘴角那微微浅笑,眸子中盈盈顾盼,都是那么神似。
      樱唇微破,一笑倾城。
      那一笑,抹去了三生的轮回,抹去了无数的光阴,抹去了阴阳的隔阂。偌大的禁天之峰仿佛也黯淡了晨光,回到百年前的那个新婚的月夜。
      眼前这个妩媚微笑的女子,分明就是当年那身着嫁衣,揭起盖头,对着他盈盈一顾的九灵儿!
      是他的九灵儿啊。
      石星御的视线渐渐模糊,晨风拂过,泪水洒落衣襟。他静静看着她,任泪水在万千臣民面前恣意流淌,却不肯将视线挪开丝毫。
      恍惚中,苏犹怜走到他面前,轻轻踮起足尖,用嫁衣的丝袖拭去他的泪痕,婉转耳语道:
      “你是我的皇啊,可不要在开国盛典时流泪。”
      带着万般柔情的纤纤一指,撒娇似地轻轻点在他的额头。
      石星御闭上了眼睛。
      ——连那似笑似嗔的语调,都似极了九灵儿。
      灵儿,你真的回到我身边了么?
      那一刻,他相信了天命,相信了轮回,相信了三生。
      那一刻,他恨不得跪拜在残刻的命运面前。
      那一刻,他宁愿信仰天下所有的神明。
      
      苏犹怜也静静地看着他。她能清楚地感到他心中的每一丝震动,每一次颤栗。
      但却再没有了当初的感动。
      这份注定了不属于她的爱,褪去了让她诚心祝福的光辉,只剩下冰冷的刺痛。
      爱得越深,刺得就越深。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她牵着石星御,还是石星御牵着她。两人携手走上那座皇极惊世龙化身的高台。
      一步步,仿佛跨过岁月、跨过轮回那么漫长。
      耳畔,是万千妖魔的欢呼,震耳欲聋。
      她用余光扫向石星御。他已恢复了昔日的沉静与完美,不再是一个在爱情中颤栗的男子,而是坐拥天下的帝王。
      历经三生的磨难,他终于又拥有了一切。
      倾绝天下的力量,笼盖万方的威严,刻骨铭心的爱情。
      龙皇的威严从他的手上弥散开来,化为沉沉暖意,拥抱着她,保护着她,不让她承受哪怕一丝晨风的清寒。
      她的嘴角,却缓缓挑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两人携手站在高台的顶端,俯瞰这座开满鲜花的城池,接受着万千臣民的欢呼与祝福。
      宏伟的广场上,各形各状的妖魔们身着盛妆,跪伏在冰雪大地上,巨灵、山魈、水怪、狮象、龙虎、藤萝、老树、花石、蜂蝶精灵,微尘芥子……无不带着虔诚与祝福,仰望着他们的皇。
      他们身后,是一条条纵横交布的街道。街道旁密密匝匝地罗列着集市、房屋、构栏、店铺。在妖力的维持下,参天古木垂下万千藤蔓,深潭幽池中鱼龙曼演,整齐的花圃承接着阳光……
      再之后,是湛然永晴的北极天幕,苍蓝的落雪无声自虚空中陨落,又融化在虚空中,仿佛一场永无终止的蓝色烟花,降临在这新生的国度。
      一切都一尘不染,焕发出勃勃生机。
      虽然这座城市还刚刚建立,但在万千妖魔的勤劳经营下,它迟早会成为比长安还要伟大的都城。
      这一点,没有人怀疑。
      苏犹怜的心开始轻轻抽搐。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幕啊,是妖族们祈盼了百年的梦。
      真的要这样作么?真的要打碎这一切么?
      她的眸子中,一点泪光轻轻荡开。
      
      庆典达到了高潮,烟花在天空中绽开无数瑰奇的图案。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获得了龙皇的许可,一步步爬上高台,来敬献妖族们的礼物。
      老者身体极为消瘦,手臂干枯,宛如一截树枝,须发却极长,几乎拖到了地上。
      “大魔国内九万八千臣民,将这盏云浆献给龙皇。”
      这位苍老的千年树妖,虔诚地跪伏在地上,将琉璃盏举过头顶。
      这盏云浆是大魔国内所有妖族心血的凝结。每一只妖族,都在七日内用自己的最大的妖力摧开一种鲜花。随着每个人的修为高低不同,他们奉献的鲜花种类也各异,有的是月宫桂树,有的是海外奇葩,有的却只是一株小小萱草。但无论奇异还是寻常,都凝聚了他们最大的力量。这些鲜花的蕊被集中起来,再交给一百位修为最高的妖魔,用他们的元丹之火炼化,又是七日后,才凝出一杯琼浆。
      他没有说,这杯云浆花费了妖族们多少心血。这些日子来,他们日夜操劳,小心翼翼的培养着属于自己的花朵,几乎不眠不休。那些负责炼化琼浆的妖魔,更是心力交瘁。但他们无怨无悔。因为每一朵花都代表了他们自己,他们要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伟大的皇。
      万千妖魔们远远望着那杯通透的琉璃,欢喜的热泪渐渐打湿了眼眶,他们相信,皇能感受到他们的心意。
      只要皇喜欢,就足够了。
      云浆未饮,在树妖布满藤蔓的手中微微颤动。
      石星御静静注视着那杯云浆,似乎也感到了它的沉重——那一杯小小的琉璃盏,承载了妖魔们多少的心意啊。
      灿然晨曦中,石星御展颜微笑,轻轻抬手。琉璃盏自树妖手中升起,被他悬托于虚空。
      一道极为温和的清光从他指间流泻而出,将云浆自琉璃盏中托起,化为一团光露,在虚空中轻轻旋转。又是数道清光贯下,那尊精致的琉璃盏,竟被从中心切开。
      光影浮动,两瓣琉璃在虚空中缓缓融化,又从新熔铸起来。很快,那朵碗盏大的莲花,便化为两朵并蒂而生、形体略小的莲盏。云浆在虚空中旋转,直到新的莲花盏成型、凝固,才缓缓降落,分别落入两朵莲心中。
      那尊琉璃盏就这样被一分为二,满杯云浆却并未有半点洒落。
      石星御将两只并蒂莲盏摘下,分握于双手中。
      他转向众人,将其中一支莲盏高高举起,向他的九万八千臣民朗声宣布:“从今而后,所以敬献给龙皇的礼物,都要一分为二。”
      “只因有一个人,亦将成为龙皇城的主人。”
      那支莲花琉璃盏在空中划出瑰色的弧,穿过万千妖魔的目光,轻轻递到苏犹怜面前。如此优雅,如此温柔,仿佛初春的花园中,君王为心爱的公主摘下清晨的第一朵鲜花。
      “她便是你们的公主——九灵儿。”
      龙皇温柔微笑,在开国盛典上,面向所有子民,一字字宣布着他的誓言。
      “从今天起,她将分享我的一切权位、力量、荣耀与永生。”
      “大魔国所有子民,必须爱与尊重她,就如爱与尊重我一样。”
      “我将爱她,千秋万岁,生生世世,而至永远。”
      每一字,都仿佛铭刻在岁月上,照亮卑微的尘世,发出永恒不朽的光辉。
      那是魔王在对公主述说着挚爱的诺言。
      天地众生为证,岁月轮回为证。
      四周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仿佛芸芸众生,都为这誓言中沉沉的爱意所震撼。
      片刻后,万千妖魔齐声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欢呼,在广场上雀跃飞翔,每个人都由衷地感到幸福,仿佛他们卑微的生命也被这誓言照亮。
      他们终于见证了一段传奇。
      万众欢呼声中,石星御微笑抬手。
      仿佛受了了龙皇的召唤,一道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的灿烂光华,流星般划破北极天空,自万里晴空中陨落而下。惊叹中,这道光华在苏犹怜面前停滞住,变幻的彩晕徐徐散开,露出本来的样子。
      那是一顶后冠。
      这顶后冠绝无任何装饰,只是通透无暇,通透得宛如一道光。
      它并非以金银珠玉制成,而是以北极极光炼化,带着来自另一个宇宙的光辉。光影徐徐变化,化为鸾凤花叶,星辰山川,虬缦纷演,无穷无尽。每一道光晕,每一缕色彩,都是世人无法想象的瑰奇。
      那曾布满整个天穹的壮丽,那曾让万里荒原熠熠生辉的奇迹,那曾让无数旅人扼腕叹息的奇景,最后,被提炼熔铸入这顶小小后冠中,将戴于公主的头上。
      从此,那天地动容的美丽被收束珍藏,只点缀她一人的风华。
      石星御湛蓝的双眸中再没有一丝如天的威严,只有无尽的爱恋。
      他久久凝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的一颦一笑刻入记忆。
      ——那是怎样的容颜,看过了三生,也无法看够。
      良久,他轻轻叹息一声,无尽轻柔地,将这顶后冠戴在她头上,为她拢起鬓边的每一丝散发。
      那一刻,彩虹凌空,飞羽乱落。
      万千妖魔齐声欢呼万岁,整个龙皇城顿时陷入了忘情地狂欢。
      石星御却全然不顾,一切的喧嚣,仿佛都与他无关。他的眼中只有她,只有穿透三生的宁静。
      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她的秀发,抚过鬓边的散发,抚过她精心修饰的面容。
      一寸寸。
      一次次。
      苏犹怜一动不动地承受着这一切,脸上始终保持着甜美的微笑,心思却仿佛早已飞到九天之外。
      不远处,那跪献云浆的树妖禁不住喜极而泣,热泪打湿了高台。
      那一刻,有多少欢乐的泪水,从妖魔们本已枯槁的眼中滑落。
      他们由衷的希望,皇和公主能就此相伴,一生一世。
      
      不知过了多久,石星御脸上渐渐恢复了往日的从容。
      他对苏犹怜微笑道:“优雅而温和的公主,应该给敬献礼物的臣子一声答谢。”他抬手指向还在跪拜的树妖。
      苏犹怜看着他,甜甜笑着,点了点头。她将石星御手中的琉璃盏轻轻接过,缓步走到树妖面前。
      苍老的树妖用衣袖不住擦拭着眼睛,似乎还没有从狂喜中恢复。
      苏犹怜轻轻俯下身,凝视着树妖那张皱纹交布的脸。精致的酒盏握在她手中,轻轻转侧把玩。
      云浆通透的色泽映在她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瑰丽的影子。她的美丽宛如一株开满鲜花的藤蔓,妖艳、凄伤,带着刻骨的刺。
      树妖低下了头,仿佛不敢谛视那完美的容颜。
      苏犹怜轻轻微笑,每一字,都那么轻,仿佛吹起指尖的落花:
      “认识我么?我是谁?”
      树妖错愕地抬头,混浊的眼睛里透出些许诧异,些许迷茫,他喃喃道:
      “您,您是九公主啊。”
      苏犹怜笑了。
      她注视着手中的琉璃盏,手指微微颤动,琼浆也随着她的动作,便在杯中不住澹荡。
      残忍的笑容在她眼底一闪即逝。
      砰。
      只盈盈一握,苏犹怜手中的琉璃盏就已粉碎,琼浆和着鲜血,从她纤细的指间滴落,倾洒在冰冷的高台上,溅起一片美丽的烟雾。
      欢乐的气氛也在这一刻骤然破碎。
      飞花、落羽骤然凝结,龙皇城中只剩下死一般的沉寂。
      树妖愕然抬头,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脸上的喜色迅速凝结,连皱纹都那么苍白。
      晨风中,苏犹怜轻轻挥着被鲜血沾湿的手,那么随意,似乎只是新妆初竣的女子,在等待着指尖的丹蔻早些干涸。
      在万千妖魔惊骇的目光中,她缓缓站起,轻轻叹息了一声:
      “你们认错人了呢。”
      “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九公主。”
      她的声音是那么轻,那么柔,那么动听,仿佛在说着哪里的山花将会盛开,哪里的月色将会鼎盛。但每一个字,都如惊雷,轰击在万千狂欢的妖魔的心上,将他们的心中的欢愉、希冀、祈盼点点击沉。
      无数双错愕的眼睛死死盯着她,透着令人窒息的惶恐。
      苏犹怜却只是轻轻微笑,一字一顿道:“她死了。”
      “你们的皇,亲手杀了她。”
      四下一片惊呼,巨大的惊愕中充满了恐惧,让每一个听到的人感到彻骨的森寒。
      苏犹怜抛开万千妖魔的注视,抬起头,带着甜美的笑,望向石星御。
      她看到,他的脸色已化为苍白。
      ——痛么?
      苏犹怜心中涌起了一丝残忍的快意,抬起丝袖,轻轻擦拭手上的水渍与血痕。
      石星御上前一步,猛地握住她的手,死死盯住她,仿佛要将她看透。
      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仿佛每一个字都从灵魂深处镂出:
      “灵儿……”
      这是一声呼唤带着巨大的惊愕,带着深深的失望,也带着刻骨铭心的伤痛,让人不忍卒听。
      苏犹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仿佛要看清他脸上的每一分痛苦。
      那一刻,他的沉静与从容的风仪化为乌有,是那么惶惑。
      这一刻,他湛蓝如苍穹的眸子褪去颜色,是那么苍白。
      这一刻,那挥手之间屠城灭国的皇,是那么脆弱,那么悲伤。
      
      伤人的快意,仿佛投入水中的铁,缓缓沉沦,最后却深深没入自己的心。
      苏犹怜也不由动容。
      她忍不住问自己,应该这样伤害他么?
      是他不惜承受天地劫灭之罪、神雷轰击之痛,也要将她从死亡的渊薮里救起;是他携着她的手,走上百级高台,接受万千臣民的朝贺。是他亲手为她戴上后冠,轻轻拂过她的发,承诺从今而后,她将分享他的一切权位、荣耀、永生。
      而她却在这场妖族祈盼千年的开国盛典上,当着他的所有臣民,如此决绝的伤害他,不顾他的尊严,不留半点余地。
      非要这样做么?
      一阵疼痛传来,握住她的手是那么用力,仿佛要将她揉碎。但她清晰地感到,那微凉的手指在轻轻颤抖。
      这双手,曾控御四极逍遥剑,让地水火风甘心钦服;曾轻轻一握,将天地大阵数万甲兵化为乌有,也曾一刀刀,在冰冷的雕塑上铭刻出刻骨的相思。
      如今,却是那么僵硬,那么无力。
      她知道,普天之下,也只有她能伤他伤得这样深。
      他将那令天地众生颤栗的力量、令帝王将相也要仰视的威严、令岁月轮回也不禁叹息的爱情,化为挚爱的礼物,用最大的虔诚与谦恭,跪奉在她的面前。
      她却如此残忍地,将它们轻轻扫入灰土。
      该这样么?
      ——灵儿。
      石星御深深地看着她,没有愤怒,没有仇恨。
      在那一刻,她甚至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丝祈求。
      祈求她,不要伤自己伤得那么深。
      当一个人面对千军万马时,他傲立于阵前,斩将夺旗,绝不示弱;在面对轮回之剑时,他宁可被分形镇压、斩入轮回,也不求半点宽恕。
      而如今,他在求她。
      苏犹怜的心轻轻抽搐,有那么一刻,她真的想收回自己的刺,给他,也给自己一点退路。
      但,不行。这场错误的重生在今天就要终止。
      绝没有未来。
      一声幽幽的叹息被晨风吹散,她的脸上又浮现出甜美而苍白的笑容。
      轻轻地,她投入他的怀抱,如三天前那样,紧紧偎依在他胸前,轻轻逗弄他的幽蓝的散发。
      每一个字都吐气如兰,仿佛情人的耳语,但却又那么清晰,在空寂的广场上传布开去:“杀她的,不是心魔,正是你的心啊。”
      纤细的手指放在他的心口上,如此温柔,似乎要亲手触摸它的破碎。
      如愿以偿地,她感到,指尖下石星御的身体重重一颤。
      而后,她展颜一笑,伸手在头上猛地一拂。
      那北极光炼成的后冠从头上摔落,在地上碎为片片琉璃。
      每一个字都宛如锋利的刀,刺出淋漓的鲜血:
      “正是你,让她神形俱灭,永不超生。”
      一切都沉寂下来。所有的空气,都仿佛一瞬间被抽空。
      狂烈的杀气逆天而下,雷鸣般劈在高台上,大地一阵悲鸣。
      一瞬间,石星御湛蓝的眸子瞬间化为血红,满头长发在风中炸开,
      苏犹怜微笑,似乎看到了早已预料到的结局。
      “我不是九灵儿。我是一只卑微的雪妖。”
      她霍然抬头,逆着龙皇的目光,温柔而坚决地:“杀,了,我!”
      纤手一划,撕开绣满彩凤的嫁衣,露出凝脂一般的肌肤。
      乱云翻滚,瞬间遮蔽了湛蓝的天穹。
      一条透明的巨龙显出狰狞之相,从石星御体内升腾而出,在空中裂空狂舞,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
      万千妖魔颤抖跪下,他们的所有喜悦与祈盼都被巨大的恐惧撕碎。香花、飞羽、彩虹、烟火被狂舞的巨龙扫为漫空劫灰,纷扬而落。
      天地,仿佛回归到洪荒时代,一切希冀都化为乌有,只有永远的黑暗与绝望。
      “杀了我!”她毫无畏惧。
      巨龙嘶啸,石星御一把扼住她的咽喉,一片片深蓝色的龙鳞在他手臂上崩裂而出!
      这优雅、温柔、曾为她戴上后冠的手顷刻化为狰狞的龙爪,要将她的身体撕裂。
      苏犹怜被钉在空中,完全无法呼吸,但她却并不挣扎,只静静看着眼前这狂怒的魔王,脸上依旧是甜美的笑:“杀了我。”
      怒龙狂舞,天火乱坠。
      突然,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那一刻,她的目光是那么苍白、孱弱,充满了凄伤:
      “杀了九灵儿。”
      五个字,仿佛五道太古惊雷,重重击在那条腾空乱舞的巨龙身上。
      轰然一声巨响,即将撕裂苍穹、宰割天下的巨龙寸寸消散,化于无形。
      石星御怆然后退!
      他的手已恢复了最初的样子,却不再扼在苏犹怜咽喉,而只是用苍白的指节,凌乱地掩着自己的双唇。
      鲜血不断从唇间咳出。
      苏犹怜默默等候着,等候着他什么时候再化身怒龙,将自己裂为齑粉。
      他却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
      一声叹息。
      
      漫天暴虐之气渐渐消散,北极上空又恢复了湛蓝晴空。
      无尽晴空下,他转身离开。
      片刻间,苍蓝的身影融入了天幕,再不回头。
      
      苏犹怜怔怔地站在高台上,身周是万千妖魔宛如针砭的目光。
      那目光中,有伤痛,失望,也有深深的愤怒与仇恨。
      她那一刻,真诚地希望,他们会冲上前来,将这个破坏了它们千年盛典的女子撕碎。
      ——杀了我吧。杀了这个欺骗了你们的皇的女人。
      心底深处,那只甘愿在死亡中沉眠的雪妖在悲伤地求告着。
      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
      他们也只是叹息一声,渐渐散去。
      瞬间,那万妖欢腾的广场褪去了绚烂的色泽,化为一片空寂。
      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寂寞,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