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灰飞尽古今平

  •   
      以万物为刍狗的龙皇,竟然停止了杀戮?
      究竟什么人,能有这样的力量?
      李玄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就见一道银色的光芒从自己身上蔓延开。
      这光芒温暖而熟悉,似乎在他射出那惊天一箭时,就已如游丝般潜藏在他血脉中。
      又或者,还要更早。
      一种错觉自李玄心中升起:或许,这光芒从未真正离开过他的身体,一直在不可知处默默守护着他,让他逃过一次又一次必死的灾劫。
      那熟悉的悲伤,也渐渐充盈了心头。
      李玄竟有了一种落泪的冲动。
      光芒逐渐变强,化为实体。
      天地清辉,似乎也随着这道光浅浅荡开,在漫天苍蓝中,撑开一片小小的世界。
      这片世界是那么安静,祥和,绝没有任何力量愿意去打搅它。只要靠近它,所有的狂暴,烦躁便全都宁帖下来,归于与它一样的宁谧。
      光芒,化成羽翼,伸展在李玄的双臂之下,将他托了起来。龙皇之威严能够笼罩尽天地万物,只有这双光翼,是他唯一不能涵盖的。
      李玄狂喜,忍不住大喊道:“君千殇!是君千殇!我们得救了!”
      他兴奋地大跳大嚷着,简直不能自已。
      这双光翼出现,就表明君千殇不会置身事外。
      只要君千殇出手,石星御还能不束手就擒么?
      一百年前,就是君千殇以轮回之剑,将石星御打败的啊!
      再施展一次!
      李玄的忧伤一扫而尽,简直乐开了花。
      
      光翼徐徐展开,自李玄身上脱落,在半空中,汇聚成一个被光团拥抱的影子。
      没有人能看清这影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正如没有人知道天意究竟若何。
      那似乎是纯粹的光,自宇宙初生时就已存在,此后没有任何一点改变。沧海桑田,浮庶生死,都不能于他有丝毫影响。
      虚空中传来轻微的响声。
      这声音是那么遥远,仿佛王母苑囿中的一朵夭桃,在九天之外轻轻陨落。
      又是那么临近,仿佛一根被撩动的弦,就在心灵最柔弱处炸开惊雷。
      那是阳光亲吻的层冰,在春风中破开了第一缕裂纹;是经冬蛰伏的新芽,在泥土中萌发了第一点新绿;是破茧而出的蝴蝶,在春条上抽开了第一缕轻丝。
      那是天地间至美的节拍,带着久蛰重生的欣喜,轻轻奏响在湛蓝的天幕下。
      鲜花,从虚空中浮现,一朵、两朵……
      缓缓盛开在苍蓝的飞雪中。
      寒气肆虐的北极大地,竟渐渐成为一片花海。鲜花在无尽飞雪中徐徐绽放,越开越多,这片亘古冰封的大地上,第一次透出温暖的春色。
      花香摇曳,银色人影渐渐清晰,仿佛从来高难问的天意,第一次向世人展现了温暖的笑容。
      他的身体隐没在光芒后,只余下淡淡的影子,六对巨大的光翼轻轻展开,将破碎的苍穹遮蔽。漫天苍蓝飞雪被隔绝在光翼之外,无声坠落。
      花海中,六对光翼轻轻折伸,像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声叹息带着无尽的温暖与慈悲,抚过每个人遍体疮痍的躯体,让温暖重新流入冻僵的血脉。
      那一刻,众人都禁不住抬起头,仰望这道光芒。
      光芒虽强烈,但并不灼目,正如其中蕴含了可创生天地的力量,却绝没有半分威严。
      他就像是婴儿睁开双眼看到的一缕光,永远不会伤害任何人。
      ——是君千殇!
      ——我们得救了!
      一种劫后余生的大欣喜、大庄严、大敬畏在人群中传递,鲜花般开满大地。
      人们忍不住喜极而泣。
      谁也看不到,这光芒后的容颜,却是如此忧伤。
      
      光芒后,眉峰淡淡地锁着,凝视着眼前这个宛如神魔的男子。
      那亦是天上地下,他的光唯一不能照入的地方。
      隔了一百年,隔了无数杀戮,牺牲,悲欢,灾劫后,他们又相对于一起。
      光翼舒卷,龙气飘摇,天青得可怕。
      苍蓝之雪纷纷落下,那么慢,那么静寂。就像是每一颗跳动的心,慢慢冻成恐惧。
      因为每个人都发现,他们两人的气势竟然势均力敌,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占到绝对的优势!
      君千殇压不倒石星御,石星御也绝压不倒君千殇!
      仿佛光明与黑暗,注定要并生在这个世界上。
      他们若一战,赢的会是谁?
      没有人可以回答!
      而北极是石星御的老巢,他还有四大神龙……
      两人静静对视着,胜败的天平,似乎在慢慢向石星御倾斜。
      没有人怀疑,如果石星御胜了君千殇之后,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屠大国灭小城,君临天下,杀尽所有人……
      从那双冰冷眸子中透出的光,清楚地传递出一个信念:为了九灵儿,他不惧身染浩劫!
      天地之下,仿佛只剩下了两个人,其余的人,不过是这场战争的筹码与牺牲。
      石星御。
      君千殇。
      
      沉静,宛如窒息一般的沉静。
      像是审判前的一刻,等待命运的宣示。
      
      石星御淡淡一笑,道:“一百年过去了,我本以为我已成神……”
      他的笑容空青无比,亦如那隐秘的蓝天:“在你面前,我仍是魔。”
      他的笑,是那么感伤,那么落寞
      我仍是魔。
      自出世以来,石星御第一次承认,自己是魔。
      这,意味着什么?
      
      君千殇缓缓摇头。
      流云般的光自他身上散出,在石星御面前盛开一地鲜花。那是天眷的仁慈,赋予这些美丽以生命。从此,它们将受地水火风之眷顾,永远不会枯萎、凋谢。
      那亦是这个世界对君千殇的敬仰。
      “你不是魔。”
      光翼抬起,指向石星御的心口。
      点点光晕自翼尖上散出,像是影子一般投在石星御的胸前:
      “你不是魔,你早就不是魔了。”
      这句话似乎给了石星御极大的震动,一瞬间,他阖上双目,似乎在剧烈地挣扎着。
      是的,他不是魔,他的力量没有半点魔之渣滓,只有无尽的天之力量。他像神明一样,看透玄冥虚无,力量无穷无尽,就算天地崩裂,肉身殒坏,他亦不死。
      所以太子的十重大礼只能重创他的肉体,却无法消灭他。一旦他的战意被热火般的爱激发,他立时就能斩将夺旗,屠城灭将。
      他是神,他怎能不是神呢?
      他的一举一动都神圣无比,令地水火风心甘情愿地钦伏。
      他是神,他上关天命,每一动而天地皆惊。
      他若不是神,谁又是神?
      但他又如何能是神?
      谁来保护这座山峰?
      谁让它永垂不倒、让那柔媚的浅笑能自由地绽放在世间?
      
      石星御张开双手,仿佛要抱住整座禁天之峰。
      “不,我是魔。”
      他的心轻轻地抽搐着,昂首望天。
      天仍然是一片青蓝色,宛如他刚出世时,终南山顶的天。
      那时,他轻轻站在天地间,仰面望着惊惧于他的紫极老人。
      “紫尊,我不是魔。”
      是的,他无比清晰地记着这句话。
      “雪圣,我不是魔。”
      “日皇,我不是魔。”
      他不是魔,谁来守护她?谁来守护他的爱情?
      “——不,我是魔。”
      他张开双手,滔天魔气自骨髓的深处涌出,瞬间充满了他的身躯。天色仿佛亦被映照成黑暗,漫天卷舞的苍蓝之雪,在这瞬间,变成黑血。
      每一朵雪,是一只哭哑了的眼。
      我是魔。
      石星御的面容,身形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双眸变成一片漆黑。妖异的蓝华围绕着他,让这两点漆黑变得深邃无比,仿佛连整个世界都可以埋葬。
      
      ——我是魔。
      ——不然,谁来守护她。
      
      ——我是魔。
      ——若不成魔,谁又来守护我的所爱?
      
      所有禁忌的力量在这瞬间打开,沧海倒翻,山峦崩摧,世界沉沦,诸天陨落。
      神圣的一切,全都变成滔滔魔炎,在石星御体内轰然爆发。他不再压抑的力量立即形成一道巨大的冲击波,贯穿整个北极!
      天青色的空中,立即如炸雷般响起一阵轰鸣,万丈七彩的极光凭天垂落,仿佛虚无之翼,环绕在石星御身后。
      那是他的无上威严,绝不容任何人染指。
      不然,谁来守护他的爱情?
      他感到自己体内每一滴血液,都在欢愉地哀鸣着,迎接这本来就属于它的一切。
      果然,我还是适合做魔么?
      石星御静静地叹息着,双手张开,任由天地间的一切暴戾之力灌输到自己体内,纯化成威严之极的龙皇之气。
      轰,大地震响。
      轰,天空震响。
      轰,极光震响。
      轰,龙皇那似乎没有变化、却又覆盖整个天地的躯体震响。
      一连串隐约的秘语响起,迅速流过这片大地。
      宁静的大地,明显地躁动起来。
      那是蛰伏在黑暗中的妖魔,全都接收到了龙皇的召唤。
      它们的魔皇,觉醒了。大魔国,需要子民。
      来大魔国吧,建立属于我们的国家。以龙皇之名义,我许诺你们可以自由地生活在阳光下。
      妖魔们疯狂地用它们的语言,传递着这个消息。那是它们期盼了一千年、一万年的愿望啊!
      
      石星御慢慢抬头,深邃的眸子逆着君千殇。
      “是你,让我明白,我只能为魔。”
      
      君千殇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掌握天下,知道每位生灵的每丝变化。
      因此,他也能感知到他们一切的痛苦。
      他垂着首,静静地接受石星御的目光,看着他从神之边缘,转而为魔。
      他本该出手,阻止这一切的。
      但他没有。
      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不再杀戮了,好么?”
      
      石星御沉吟。
      “好。”
      
      君千殇的目光渐渐收回。
      “我还会再来的……”
      光翼渐渐消散,褪却,消失在刚刚出现过的地方。
      万朵鲜花瞬间枯萎,化为尘埃。
      这片世界,只有石星御的威严存在。
      每个人都笼罩于其下。
      每个人都颤栗。他们就好像是一只只卑微的蜗牛,突然被夺走了坚硬的壳。
      君千殇就是他们的壳,失去了君千殇的保护,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脆弱。
      十重大礼,天地大阵,清凉月宫,药师战神,都是那么可笑,根本不可能杀得了龙皇。
      他们太幼稚了!
      石星御冷冷看着他们。
      “今日,我暂且不杀你们。但从此再不许踏足北极一步。大魔国将成为只有妖魔才能通行的国度。”
      他没有说下去。
      众人心中感到一阵寒冷,妖魔的国度?那人类又当如何?
      一旁,玉鼎赤燹龙揣测圣意,大声补充道:“你们将全体成为妖魔的通缉犯!”
      它打了个哈欠,众人面前立即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火之匾额,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数行大字:
      “大魔国罪大恶极之通缉犯名录:李玄、唐太子、简碧尘、石紫凝、李药师、叶法善……”
      它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地道:“这人死了,不算……”
      它骤然大吼一声:“伟大的玉鼎赤是不会出错的!就算他死了,也要通辑他!通辑死他!”
      它本来在叶法善的名字上打了个叉,但玉鼎赤的伟大让它不能质疑自己的决定,它赶紧在叉旁边又加了叶法善的名字,这才满意地向下写着,一个个将他们的名字都写全了,看了一眼歪歪扭扭的通缉令,自己觉得很满意。
      这幅好字,在龙中可称第一了!
      王羲之亲笔啊!
      他得意万分,横尾一扫,将李玄等人扫飞。然后,他谄媚地看着龙皇,希望他能给自己几句奖赏。
      龙皇瞪了它一眼,踏着漫天极光,向禁天之峰走去。
      在这个世界上,他只关心一件事。
      那就是,这座山峰永远不要倒,那个人儿永远快乐。
      为此,他甘心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