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回日月先反掌

  •   红光笔直垂下,那轮烈烈炎日顿时变得暗淡,仿佛日轮中的精气全都被吸光了一般。那道红光一直垂落到李玄手中,化成那柄巨弓上的弦。
      李玄的心,沉闷地跳起来。他感觉到极端的不妥,却说不出是为什么。他用力摇头,想要想得更明白一些,但脑海中一片混乱,无论如何都无法清晰地思考。
      他的身子完全被天地大阵的力量禁锢,几乎无法挪动,也无法制止那满含日月精气的弓箭陨落自己掌中。
      “星!”
      苍蓝之天幕上猛然突起无数点繁星,苍古的力量横袭而来,将因日月现身而破烂不堪的天幕几乎完全扫荡干净。
      那一场苍蓝之雪,终于缓缓停止,只剩下闪烁着最初之光芒的漫天星辰。
      这一刻看来,那些星星竟是如此的美丽。
      它们不带有任何色彩,也不会以任何人的意识而改变。
      但,这种矜持,只存在了一瞬间。天地大阵逆转最后的力量,轰然暴散。组成天、地、山、泽的两万甲兵,竟有大半溅血倒地,另一半几乎站都站不稳。
      那是他们最后的牺牲。
      仰望而上,诸天星辰在缓缓凝结,聚集成一只耀眼灿烂的星之矢,落在李玄身前。
      月弓,日弦,星矢。
      三象俱集,药师老鬼的血也几乎吐干。他奋起最后一点残力,猛然跃起,一掌向李玄后背上击去。
      随即,他像一片叶子般陨落了。
      这一击,已汇聚了他全部的力量。这一击,虽然未必能杀得了龙皇,但也会为未来留下一点希望吧……
      “灭!”
      李玄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体内轰转的九九妖魔之力猛地化成一道漆黑的血流,爆炸一般流过他的所有命脉。自心及胸,自胸及臂,自臂及肘,自肘及腕,猛烈地聚集到那只星矢中去。
      一只黑色的巨蛇自他的脉门腾起,狰狞的蛇牙倏然张开,随着一声尖锐的爆吼,蛇身猛然涨成千余丈长,紧紧盘绕住箭身。
      李玄心中激起一股狂暴之劲,猛然一用力,月弓日弦爆发出狂猛的劲道,被拉至最开!
      他盘古一般的身形微微蹲踞着,一轮太阳与明月炽烈地燃烧在双手盘护之中,诸天星辰凝成一缕肃杀,在日芒月辉中激烈地跳荡,化为盘舞妖异的黑天之蛇。
      这是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击,凛凛对准了石星御。
      石星御面容肃然,猛地抬手。
      他的身形飞舞空中。
      他能感受到这一招威力无穷无尽,即使是他,也不敢站在禁天之峰上硬接。
      因为,那必将毁掉这座山峰。
      从苍蓝圣殿重建的一瞬始,他就立誓,绝不容任何人碰此山峰一指。
      碰者必死!
      所以,他飞舞空中,宛如一条神威迸发的蓝龙,凌空迎接药师老鬼拼尽性命的一招。
      这一招决的不仅仅是胜败,更是生死。
      石星御双手张开,一串隐秘的符咒响起。
      那是龙语,人间界中,只有石星御才懂得的龙语。
      这串符咒才出,那残破的苍蓝之天慢慢凝结,星辰隐没,日月渐渐被天色笼盖。微小的雪再度在北极天上出现,纷纷落下,宛如龙皇之威严。
      龙皇双目中渐渐涌出浓重的杀意,他已不准备留情。
      就将定远侯连他的三生一齐陨灭吧。
      虽然有点可惜。
      他凌空跨出一步,衣袂飘扬,掠过苍蓝天幕。
      这不像是杀戮,倒似是威严之极的舞蹈,然而,滔天劲力就随着这一步而发,天地间所有的力量,无论是否属于龙皇所有,都被他这一步带起,化为统一的战阵,向李玄滚滚怒涌而去。
      李玄巨大的身形岿然不动,手中的日芒、月辉、星光、魔氛却越来越重。他的头痛得像是要裂开一般,这四种力量不断在凝聚,收缩,以形成更强、更霸的爆发力,这一切,却是以他的身体为战场,四种力量每增强一分,他体内的痛苦就疯狂地成倍增长。
      虽然他那奇异的体质仍在约束痛苦,迅速地修补着残破的肌肉、组织,但他仍旧能感觉到,痛苦在他的体内越钻越深,穿透他的肉体,穿透他的灵魂,穿透他的轮回……
      直至某一个最为深邃的点,他猛然感到痛苦停止了。那是一面坚韧之极的墙,日芒月辉星光魔氛四种力量撞在这道墙上,无法再前进一步。
      似乎,他尘封已久的某段记忆,被轻轻地碰了一下。那么清晰的记忆,只要被提起一点,就会完全想起的,但却始终无法想起这一点是什么。
      李玄焦虑之极,一个模糊的影像在他脑海里飘来飘去,再向前一步,他就可以看清楚这个影像,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走上一步。那种几乎已经在掌握,却又不断溜走的感觉让他极为烦躁而痛苦,忍不住又是一声昂天嘶叫。
      四种力量结结实实地撞在墙上后,跟着倒涌而回。两股力量交缠在一起,星月日魔之光立时强了一倍,灿然冲天而起,百丈内的苍蓝之雪立即被焚为微尘。
      李玄弓开震天,厉啸道:
      “月!”
      “日!”
      “星!”
      “灭!”
      他的双目猛地变成赤红,身子飞空而起,拼尽全部力量,那只纠缠着黑天之蛇的怒箭,宛如天降陨石,被无边的日火星芒簇拥着,向石星御暴射而去!
      这一招,汇聚了九九妖魔与天地大阵之全力,以及药师老鬼的毕世修为,这一招,几乎是大唐朝能够施展出的最强力量。
      ——这一招,若犹不能重创龙皇,天地该如何?
      龙皇双眸怒变,苍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但那并非他的杀意催动,而是被这一箭所激起。
      他不由动容。
      这一箭力量之强,连他都没有想到!
      “我!”
      “威!”
      “如!”
      “天!”
      地、水、火、风,天地间亘古就有的四大元气被龙皇瞬息之间调了过来,组成无边之元气洪涛,挡在他面前。
      “我!”
      “威!”
      “如!”
      “天!”
      水、金、木、火、土,北极千里范围内,一切有生命、无生命之物全都被龙皇以无上威严归化成五行之气,布列成玄、白、青、赤、黄五道长城,层层围绕住禁天之峰。
      “我!”
      “威!”
      “如!”
      “天!”
      三千龙气自龙皇体内冷冷爆出,宛如一天烟火,绚丽灿烂无比,激起北极漫空的极光。
      石星御身躯暴涨,浮沉于龙气之间,龙气隐隐化成无数透明龙形,旋舞飞绕在他身侧。
      这是他最强的修为,也是他称为龙皇的骄傲。
      于今一齐释放。
      因为这一箭惊天动地,也因为他绝不能让禁天之峰受到丝毫的震动。
      地水火风,金木水火土,三千龙气。
      北极刹那间仿佛回归到亿万年前的混沌时期,千里之内,已不允许任何其他的力量,连一丝都不许!
      但就在龙皇之力提升到最高最强之时,他的身形骤然顿住。
      那柄箭,带着黑天之蛇蚀骨的寒气,已然冲至了他的身前!
      不可能!
      石星御极度信任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一箭,绝非李玄或药师老鬼能驾驭!
      ——天上地下,也唯有君千殇可能做到!
      石星御不可置信地看着这枚箭,就在他犹豫的瞬间,黑天之蛇猛然张开大嘴,狠狠咬在了他的肩头。
      石星御痛苦地皱紧了眉头,刺骨的魔气暴轰而下,沿着黑天之蛇牙齿,猛然贯入了他的经髓中去。
      那残忍而熟悉的感觉,并未真正伤害他的身体,却仿佛震碎了他心底深处的某重枷锁,要释放出一种足以崩坏天地的力量。
      他的心脏,仿佛是在欢喜地迎接这久违的感觉。
      他,本就是魔的啊,这些魔气,就像游子回归故乡一样,争相要钻入他的躯体。
      “不!”
      石星御一声厉啸,手猛然扼上了黑天之蛇的脖颈。
      轰然爆响中,黑天之蛇被他生生扼断!
      星芒之矢跟着猛轰而下,将他的身子狠狠撞在禁天之峰上。
      禁天之峰猛然一阵摇晃,哪里禁得起这股大力冲撞?喀嚓一声响,冰峰几乎从中折断!
      石星御的手势猝止,脸色骇然惊变。
      仿佛比他生命更要重要的东西,就要遭受毁灭的创痛。
      他发狂一般腾空而起,苍蓝长发在风雪烈烈飞扬,将化为墨黑的天穹搅得一片凌乱。
      随着一声苍茫的龙吟,蓝色的巨龙自他身上凌空飞舞而出,瞬间缠住了禁天之峰。巨大的龙身将山峰紧紧包裹,不露出一点缝隙。那座苍蓝圣殿,则被它含在口中。
      石星御身形钉在空中,慢慢抬头。
      苍蓝之发炸开,在空中卷舞起满天狂烈。
      两点血红的眸子,冷冷对着每一个人。
      龙有逆鳞,触必杀人。
      这座禁天之峰,这座山峰上那个妩媚的女子,就是他的逆鳞。只要有人敢动她一丝一毫,他就要将整个天地都化为灰烬!
      石星御轻轻一抖,冲天魔气自他身上蜕落,就宛如蝴蝶抖落身上的蝉蜕,不染片尘。
      他仰天,一声龙吟。
      玉鼎赤燹龙,玄天霸海龙,青帝真炁龙,皇极惊世龙。
      四大神龙,同时出现,环卫在他身周。
      一道冷电,划过空中。
      那是太初四宝的四极逍遥剑,传说中龙皇的佩剑。
      自龙皇出世后,第一次握在他的指间。
      剑轻轻吟动着,似乎向久违的主人致敬,又似是为即将到来的杀戮而感到兴奋。
      
      这一刻,无论是大唐,还是西域;无论是吐蕃,还是大食;即使远在天边的流民,都不由得仰望天空。
      天空,是一片湛蓝,没有云,没有风,一片静到极限的湛蓝。
      每个人都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惊恐,似乎下一分,下一秒,便是末日来临。
      石星御缓缓举起四极逍遥剑。
      四大龙神一起具现身外灵台。
      青光如箭,不住自青帝真炁龙身上喷起,化成一天青云,围绕在它身侧。它的身躯,变得无比巨大,隐然已成为一株巨大无比的扶桑树,几乎将天地覆满。一轮红日带着万千光条,在扶桑枝头浮沉着,稍一滚动,便放射出万条精芒。大海苍淼,鼓荡出山岳般的浪涛,托着扶桑巨木与万炎之阳。而浪涛之外,是一望无垠、连绵到天之尽头的山岳。那是洪荒时代的山岳,每一座都高破青天。
      苍蓝之雪漫漫落下,将地水火风四大龙神以及他们的身外灵台全都拢于其中。
      四极逍遥剑悠然震响。
      天地间一切力量在这一刻都陷入了死寂。
      只有龙皇那无上的威严,如羲和龙车般驰过大地,巡视着每一个冒犯过他的子民。
      天地在哀鸣。
      龙皇之剑在变幻。
      这一剑劈下来,所有的因缘都会终结,所有人都将死去。
      没有任何差别,不管大唐还是大食,吐蕃还是天竺。
      这一剑,是为葬天之剑。
      
      李玄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剑逐渐凝结,化为现实,却完全无力招架。
      他的身躯依旧那么庞大,他的力量依旧那么充沛,甚至连他的斗志仍极为旺盛,特异的体质仍不停地供应着生机。
      但他,却不再抵抗。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不再抵抗,都眼睁睁地等着这一剑落下。
      这,就是命运。
      无法抵挡,只能接受。
      葬天之舞,在这一刻,揭开序幕。
      
      四极逍遥剑被龙皇捧护着,在三千龙气与苍蓝之发旋舞之下,慢慢升高。
      诸天静寂,等待着这场葬天之舞的开启。
      李玄那一箭,只是一个音符,敲开了这场葬天之舞的音符。而此时,舞幕已经揭开,无法落下。
      一切因缘,都将终结,留下一个一尘不染的世界,让他与她活在里面。
      只有两个人的世界,是最美好的。
      
      剑光,像是丰盈的少女,在苍蓝的地毯上领舞。
      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舞罢羽衣,舞破中原。
      而后,血溅大地,天下缟素。
      死亡,当真正来临时,竟是那么妖艳。
      不似末日,倒像是万人狂欢。
      
      死亡的剑峰,直指李玄。
      天、地、山、泽,一丛丛力量逐渐自李玄身上剥去,巨大的肉块剔除,骨架挫折,筋脉截断,他被硬生生地自巨大的身躯中刨除出去,回归成那个七尺的可怜虫。
      完全暴露在四极逍遥剑之下。
      这可以看出,龙皇是多么痛恨他。
      他将是第一个死在这柄剑下的人,这场葬天之舞,将由他开始。
      李玄一声惨叫,紧紧闭上了眼睛。那能感到,剑光慢慢向他身上吞来,不容他有任何反抗。
      于时,遥遥的一声叹息传来。
      剑光猛然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