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凄古血生铜花

  •   浮空岛上,龙穆悠闲地看着这场毁天灭地般的决斗。
      “你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呢……”
      他赞赏地看着李玄。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龙皇亦不得不以郑重之姿态对战,这就是李玄赢得的最大的尊敬。
      李玄那特异的体质,连龙穆都不由得惊讶起来。眼见龙皇几度施展龙力,焚灭李玄之肉体,却始终无法将他真正击倒,龙穆觉得饶有兴味。
      伟大的龙皇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么。
      只有他,才能这么悠闲地以鉴赏的目光看待这场决战,也只有他,才能够看清楚,与龙皇作战的,并不只有李玄。
      或者可以说,李玄仅仅只是个棋子。
      药师老鬼面容透射出少有的肃穆,十指虚按空中,天地大阵宛如一柄巨大的竖琴,被他凌空弹奏着。虽然只有四根琴弦,但在老鬼纶指妙音驱动之下,仍足以呈现一幕华美的乐章。
      天、地、山、泽四种战云或凝重,或宏大,或灵秀,或峻伟。其中蕴含的元气浩浩淼淼,几无穷尽。李玄一点修为根底都没有,只不过体质特殊,身具平天三宝而已,若是任由这些战云涌入体内,只怕会立即爆体而亡,哪还能克敌制胜?但经过药师老鬼的纶指调配之后,各种力量化为一体,暴戾之气顿被消减,再入李玄体内,已可随便驱使。
      龙穆双眸之间精光闪了闪,李玄的身躯就仿佛透明一般,被看得清清楚楚。
      他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即使在李玄体内的真气,也仍然受着药师老鬼的控制。四阵战云各有不同妙用,在老鬼指点之下,分进合击,井然有序。
      这哪里是李玄跟龙皇打,简直就是药师老鬼亲自上阵啊!
      算起来,自这场大战开始以来,五行大阵、十万鬼兵、太子、叶法善、摩云书院众弟子……
      甚至于华音阁主简碧尘、大唐战神李靖都参与了对石星御的围攻。
      以众凌寡,太卑鄙了。
      龙穆学着药师老鬼的拍子,轻轻叩打着手指。顺着节拍轻轻哼出歌声,徐徐向禁天之峰行去。
      他才不会那么无聊,去跟龙皇拼个你死我活。
      他要将苏犹怜“偷”出来。
      
      太子的目光紧紧盯在大战场中。
      李玄所化的战神的确威力无边,居然一时和龙皇战了个旗鼓相当,这令他稍稍松了口气。
      第十重大礼,压轴大戏,总算没有让他失望。
      但他却无法放心,只要龙皇没有死,一切就随时可能逆化。他一定要想个办法,趁战事胶着之时,再伺机重创龙皇。
      他突然想到了一人,忍不住欢呼道:
      “简主……”
      华音阁主受祈天神术所佑,是对付龙皇的最强法宝,太子岂肯放过。
      一句话才出口,陡然之间,一股寒意潮水般散开,太子欢呼立化惨叫,身子一缩,隐没在清凉月宫中。
      桂树天香披拂而下,将他紧紧护住,他的惊恐,却无法躲避简碧尘那淡淡的眸子。
      也因,他已看到,简碧尘的手,挽着一个人。
      虽被李玄挡住,但亦已重伤在那一握之下的龙薇儿。
      龙薇儿犹自在睡着,娇嫩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痛苦之色。人生对于她,就是一场噩梦。无论醒来还是睡着都是一样。
      简碧尘的眸子越来越冷,太子忍不住簌簌发抖。他多疑的性格此时产生出致命的压力:无论是清凉月宫,还是天香桂树,都无法让他具有挡住简碧尘一剑的信心。
      他几乎忍不住拿出密旨,命令药师召回战神,为他抵挡简碧尘一剑!
      就在此时,龙薇儿呢喃一声,悠悠醒来。
      简碧尘面色微微变了变。
      她无法在这个小孩子面前,杀死她嫡亲的哥哥。
      她也不想让薇儿看到眼前的一切,更不想让她知道真相。
      “灵奴。”
      一阵微紫淡芒闪过,她的身影渐渐在空中隐没。
      冷冽之感渐渐被风吹散,化为漫天凤啼,消失空中。
      太子一交跌倒在地,几乎虚脱。
      
      李玄就像是上古神魔大战中疯狂的共工,双目越来越赤红,风火雷电在他身周旋转着,每一动,则天地皆惊。
      北极上空那片天幕本被龙皇威严覆盖,苍蓝之雪纷纷洒落,尽沐龙皇那灭世之威。但随着李玄与战云融合得越来越完美,那片苍蓝之天被他搅得一片混乱。
      他的身形并没有变,仍然是那么巨大,但具现出的威严,却增加了几倍。平天冠、浩瀚战甲、五云战靴也全都现出了本来模样,每一件都几十丈长短,放射出万道光芒,覆盖在李玄身上。
      在北极冷幽而美丽的天际,巨大的战神顶天立地,宛如一轮太阳,烤灼着冰冷、苍凉的大地。
      他每一出手,便有一座卦阵随着雷霆而动,将战云疯狂鼓涌到他体内,随之具现出与卦相相合的无尽威力来。
      乾,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李玄身子腾空,双足猛然一踏,大地被他踩出个巨大的坑,深陷下去。他凌空暴起,就宛如一片黑云般,向着石星御压了下去。苍天骤暗,几乎被他巨大的身躯完全遮蔽住。
      坤,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李玄一击不中,身子立即退回。凭借着如此高大的身躯,他只需跨开半步,便与禁天之峰拉开几十丈的距离。跟着双足横跨,前后左右跨了四步,凌厉的拳风自四面八方向石星御逼了过来。
      艮,无咎。利永贞。
      一团沉雄之气将李玄全身包围住,那是艮山之气,如中央黄土之气,绵绵无休,坚不可破。李玄一声大吼,冲天而起,竟什么招式也不施展,将身体狠命地向龙皇撞去。
      兑,商兑未宁,介疾有喜。
      随着他身形晃动,满空战云倏然分解,凝结,被高高抬起。战云被巨大的力量挤压着,在天空中结成一团漆黑的云彩。暗色风暴在中间肆虐,摇摆,突然一声轻响,黑云化成漫天暴雨,凌空怒舞。每一雨丝都被李玄凝化成比钢还坚硬的水刃,暴斩禁天之峰。
      但无论李玄的攻击多么强烈,石星御只是淡淡一挥手,就会将之全部化解。跟着一指点出,无论李玄如何闪避,这一指必定会直中他的额头,凌厉龙气跟着透下,将他的血肉疯狂析噬。
      然而,李玄的潜力就似是无穷无尽一般,龙皇身上的光芒,也越来越重,越来越明亮。
      
      龙穆轻轻踏上禁天之峰。
      没有人发现他,在大乘佛法的护卫下,他就像是一粒微尘,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
      苍蓝之圣殿闪着淡淡的光,并不拒绝这位美丽而温雅的访客。
      龙穆轻轻走进宫殿。
      他的姿态十分从容,目光悠然扫过披拂的幕幔。他对龙皇的审美显得非常不屑。如此威严的圣殿中,怎会只有这么简陋的装饰呢?
      要摆满名花,砌满美玉,天香做氛,缭之杜衡才能为美人之室啊。到处堆着这么多冰,不怕寒了美人的芳颜么?幕幔上连一点纹饰都没有,不怕美人厌倦么?
      他好整以暇地走过长长的殿阶,走得腿都酸了。
      突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
      “站住,小王子。再走一步,你就进入龙皇的禁区了。”
      龙穆倏然收回目光,凝聚在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一只高座,由最精美温润的玉石砌就。亦没有半分雕饰,只是高大。与禁天之峰,苍蓝圣殿恰好相符,透射出苍茫雄浑之美来。
      玉座温润,宛如最腻的羊脂,距离龙穆十几丈,他仍能感觉到玉所散发出的淡淡柔光,仿佛透入了肌肤深处,轻轻揉磨。
      但打动他的不是玉座,虽然这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纯净的美玉。
      他的目光,凝结在玉座中间那团洁白的影子上。
      那人儿宛如一团轻绵,伏在玉座上。
      玉座高大,她那娇怯怯的身子只能占满半边,慵懒地斜靠在扶手上。雪袖层层退开,露出一段皎洁丰腻的手臂,将香腮轻轻托起,待看不看地望着龙穆。
      她对龙穆的兴趣,远远不及指甲上新涂的蔻丹。她轻轻吐着气,好让指甲早些干。
      春葱般的纤指,被蔻丹的艳红映照着,正是新妆初峻的妖娆。
      龙穆目中闪过一丝惊愕。
      他曾经数度想过再见到苏犹怜时,会是什么样子。他也想象过,被龙皇抓走的苏犹怜,会遭受什么样的折磨。
      他这次远踏北极大魔国,本是想不顾一切,救出苏犹怜的,但他没有想到,在苍蓝圣殿中见到的苏犹怜,如此妖娆妩媚,好像成了另一个人。
      一位完全不认识他的女子。
      龙穆眉头轻轻蹙起。
      这颠覆了他所有的想象,同时又感到一丝惆怅。
      ——她怎会对他连一丝印象都没有呢?
      他摇了摇头,奋力将这些影像全都驱赶出脑海外,道:“快跟我走,回书院再说。”
      女子连眼睛都不抬起,淡淡道:“你认错人了。”
      龙穆跨上几步,向她手上抓去。他满腹疑窦,目前最好的办法,显然是将苏犹怜赶紧带走。
      女子轻轻瞟了一眼,柔声道:“你越过界了……”
      一声龙啸惊天动地般在禁天之峰上响起,高出云表的冰峰一阵颤抖,似乎有只巨大的爬行动物正迅捷无论地自峰底爬上,倏然,漫天幕幔被风吹起,一只巨大的龙头霍然出现在龙穆面前!
      
      伟大的玉鼎赤燹龙,终于赶回了禁天之峰。
      它一眼就见到那抹蓝影,心中一阵狂喜。龙皇之威严还在,那就不算救驾来迟。然后它才看到了那个顶天立地的战神。它立即乖乖地把爪子跟火收起,向远处躲去。多么可怕啊!你看他那脚丫子,简直跟山一样大。被这么大的脚丫子踩中,不死也重伤啊。
      但高贵如龙皇都在作战,他最钟爱的玉鼎赤不能闲着啊。
      玉鼎赤谨慎而热切地打量着周围。
      找谁对决呢?
      清凉月宫……太诡异……
      天地大阵……人太多……
      叶法善……已经死了……
      上天对它太好了!它发现了正在苍蓝圣殿中图谋不轨的龙穆。
      就是这家伙!玉鼎赤立即轰隆隆地带着天降神火,攀峰而上,凶狠万分地对着龙穆。
      为了捍卫龙皇的女人,它要跟他拼命!
      
      在李玄第七十二次疯狂扑击之后,龙皇终于厌倦了,两根手指一齐捺向李玄额头。
      巨大的身躯仿佛被两尊看不见的神将抓住,猛力摔了出去。轰然落在十里外。如此之远,犹然砸得禁天之峰一阵颤动。
      龙皇淡淡道:“为了让你们安心死去,我特意不出全力,让你们可以尽情施展最强绝招。卫公,你为何还有保留呢?”
      药师老鬼叹了口气:“龙皇说的不错,在龙皇面前,我的确没有资格保留。”
      他轻轻挥了挥手,悬挂在天地大阵中心的清凉月宫,忽然疾旋起来。圆月渐渐上升,宛如真实的月亮,悬照在天宇之表。无数金黄色的光芒自月中溢出,化成一个个巨大的光轮。
      这一幕,像极了叶法善与天地大阵同时现身时的情景。不同的是,光轮中锁住的,并不是组成天地大阵的秘法丁甲,而是一个个漆黑的妖魔。
      它们的身躯上刻满了各种各样的伤,才一出现,便对人发出一阵狂吼,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黏稠的各色血液自它们身上滴下,展示着被镇压的岁月里,他们所遭受的酷刑。如果它们得到自由,它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将所有人撕成碎片。
      这是被龙皇镇压的妖魔。龙穆击溃紫阳之珠后,它们便被放出,随即被天地大阵捉住,成为药师老鬼的最后一击。
      它们无法突破光轮,只能在其中惨叫。又恨又怕的惨叫。
      药师老鬼枯瘦的手伸出,一杆旌旗出现在手心。手一抖,旌旗化成一道青光,插入一只光泡中。受了光轮的禁锢,那只妖魔完全无法躲闪,青光直没入脊背,迅速不见了。妖魔惨吼一声,身子骤然涨大,砰地散开。戾气冲天而起,光轮变成一团漆黑,被夜空吞没。
      但那股满含着怨恨憎恶的戾气,却连龙皇都不敢轻视!
      这道青光将妖魔心中的怨恨无限度地增大,最终连它的身体都无法承受,爆体而死。
      这是何等的怨恨?
      药师老鬼面容肃穆,出手不停。青光散乱,九十九只金黄色的光轮,尽皆化为漆黑。
      他慢慢垂手,一字字道:“龙皇,我曾经说过一句话,真正的杀招,一招便足够。”
      天地隐隐震动着,似乎也在为他将要说出的那句话而颤栗:
      “群魔幻生,接我这干冒天怒的一招吧!”
      九十九只漆黑的光轮,倏然迸开!
      戾气冲天而起,化成无边厉啸,刹那间天地全都被狂涌的魔气充满。
      怨憎、愤怒、仇恨、厉杀……千万种狂暴的情绪一一具化成万千魔影,在空中急速扭曲中,魔气吞吐,幻化成一道巨大的漆黑龙卷,轰然没入了李玄体内。
      李玄惨叫一声,双手按住自己的胸膛,用力撕裂开。痛苦钻进他的身体深处,狠狠噬咬着他的神髓。只有将身体扯破,洞开,才能够缓解这种痛苦。他那上接天下接地的躯体,在沾到魔气的一瞬间,便迅速地变得漆黑。
      他发出一声压抑的嘶吼,胸口忽然裂开。
      一只巨大的眸子自他肉体中生出,凌厉而怨毒地盯着石星御。
      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驱使,带着蚀天之魔炎,向龙皇攻去。
      巨大的龙卷宛如一条垂天之翼,紧紧束缚在他身上。他所经过之处,苍蓝的雪原立即变成漆黑。灰败,破损,衰老,陨落。
      他变成了无意识,无灵魂,混沌的一团,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充斥着仇恨憎恶,狂风一般卷向龙皇!
      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