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光向日金鳞开

  •   死亡,究竟是什么样子?
      是经冬蛰伏终于绽放的桃花,零落在第一场春雨里?
      是红泥小炉上新煮沸的茶,被纤手红袖误洒在云竹盘中?
      还是仿佛许久不见的故人,蓦然在心底浮现?
      在这片蓝雪纷纷的北极之地,死亡是盈盈一握。
      
      太子失控一般尖叫了起来:
      “解散!解散!你们快逃!”
      没有一个人逃。天地大阵没有丝毫的起伏。
      每个组成阵法的甲兵,脸上都露出一丝微笑。那是佛陀在枯荣双树下修行,终于觉悟后的微笑。那是对人间的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五蕴盛全都无牵无挂,不碍于心的解脱。
      龙皇轻轻握手,鲜血仿佛甘霖,带着曼舞般的柔和碎步,沿着他纤长的手指,轻盈地抚过每个人的躯体。
      暮春,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人世之烦嚣,宛如轻衫剥落,流下彻骨清凉。
      诸佛涅磐,天留清香。
      太子哭倒在地,他的心,完全被惊恐攫住。
      死亡,竟是如此妖艳,让人无法拒绝。
      
      龙皇手再度放开。
      震雷。
      生命就像是一件精致的玩具,最适合带着微笑把玩。
      爱情,宛如一场献祭,用最虔诚的血,洗涤今世的誓约。
      只有两个人的世界,是最美好的。
      将爱情放在那样的世界里,才会永恒。
      龙皇慈悲微笑,轻轻握手。
      
      我要亲手为你隔绝出一片世界,让你一尘不染地活在里面。
      为此,不怕满身疮痍,形神俱灭。
      
      为此,天下人都该死。
      
      冰冷的杀戮,苍蓝之雪纷纷而落。
      静静覆盖着,那白骨支天、碧血满地的大地。
      
      凤啼横空,掀起漫天飞羽,缓缓凝结成一只玄凤羽剑。
      剑身横亘,飞羽明灭,宛如七宝楼台,在天地大阵上空蔓延,似乎要遮蔽那片湛蓝天穹。
      龙皇略略皱眉,威严自虚空中透下,玄凤一声悲鸣,消散在空中。
      苍穹又已是一片晴明。天地大阵中的甲兵却仿佛突然惊醒般,惊恐地看着垂天峰顶上,那个苍蓝之魔神。
      血,流淌在他们身边,恐惧,深噬进他们的骨髓。
      他们忍不住惊恐地惨叫起来。
      凤啼满空,宛如末世之救赎,化成点点甘露,慰藉着他们枯萎干涩的灵魂。他们仿佛得救般抬起头。
      就见漫天黑羽翕动,简碧尘踏凤啼而来。
      冰冷之魔面覆盖在他脸上,闪烁着无尽清冷之光芒。鹤氅曳空,宛如暗夜之羽翼,浮动在他身周,泠然凝结出一柄玄凤羽剑,将他身躯缓缓托起。
      与龙皇相比,他的一身沉黑,更像是魔,但这黑色却有着无上高华之感,映衬得他宛如夜之帝王,手握千万人之性命,时而慈悲无比,时而不尽肃杀。
      他,亦是天生的王者,注定要踏足九天之上,接受万民敬拜。
      就算在龙皇之威严笼罩下,他的风采亦未有丝毫黯淡,隐然有分庭抗礼之感。
      
      龙皇的手在空中顿住。
      对此人,他亦有着一丝敬意。
      不仅仅是因为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刻,他放弃出手。
      简碧尘凌空伫立,万千凤羽垂落,一如他沉沉风华。
      “吾受祈天神术,上应天命,终生不败。”他淡淡道。
      “吾就以这份天命,请与龙皇一战。”
      他一举手,道:
      “请。”
      凤啼声清亮,简碧尘静静站在龙皇之前,没有招式,没有动作。
      他竟不肯先出手。
      
      龙皇看着他,淡淡道:“据说每一任华音阁主,皆受祈天神术之庇,终生不败。”
      简碧尘没有回答。
      这些话,他刚刚说过一遍。
      龙皇看着他,轻轻微笑:“也据说,华音阁主,绝不由女子担任。”
      话音才落,四下一阵沉寂,随即激起一片惊声。
      这个禁令并不是什么秘密,天下人皆有所闻,但龙皇为何要在这时提起?
      难道,这意味着,简碧尘竟是例外?
      众人皆将怀疑的目光投向简碧尘。
      ——难道这御凤临风、君临天下的华音阁主,竟是一位女子?
      简碧尘目中神光变幻,一时无语。
      鹤氅的阴霾下,他苍白的指节微微颤动,竟难以自制。似乎心中最痛的伤,也被这句话撕开。
      是的。
      “他”、华音阁主、简碧尘,的确是女子。
      她的存在,打破了华音阁历代的禁令[注释]。
      若非有此禁令,她何须放弃了自己的形体,用真火将躯体炼化为灰烬?
      若非有此禁令,她何须置令自己有形无质,至今鹤氅下,仍只有虚幻的影像?
      若非有此禁令,她何须受三圣主的诅咒,和相爱的人咫尺天涯,永隔参商?
      这本是天下绝传的秘密,十年来,她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承受了多少刻骨的创痛,付出了多少常人永难想象的代价。
      却在此刻,被龙皇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生生撕开,鲜血淋漓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简碧尘沉静的眼波中第一次有了涟漪。
      
      龙皇沉沉的声音在天幕中震响:
      “既如此,你僭天越命,登此权位,又何言天命?”
      这一问如雷霆陨坠,击在两人之间,激起阵阵尘埃。
      天地默然。
      良久,简碧尘轻轻抬头。
      她目中的涟漪尚有余痕,却无损她高出尘世的沉静。
      她一字字道:
      “纵如此,吾既得此天命,亦要护此天下。”
      龙皇看着她,目中渐渐露出一丝欣赏之意。
      他缓缓道:“可天命于我无用。”
      “若真有天,我便是禁天之命。”
      “你若向我出手,就死。”
      他的声音温和,似是跟故人把酒清谈,不带有丝毫威胁。
      却没有人怀疑他的话。
      简碧尘笑了。
      隔着狰狞的面具,她的笑就像是一缕清风,又仿佛天际淡淡的月色。
      “龙皇,出手吧。”
      
      只有这个女子,是让他先出手的。
      她的年纪并不大,但自有一段高华,仿若自骨中生出,深深震撼着每一个见到她的人。
      站在她面前,便会由衷地感觉到,能够君临天下的,绝不仅仅是力量。
      有的人用权力征服世界,有的人却以沉静、慈柔之风仪。
      征服,或者关怀,都能让众生匍匐在脚下,拜服。
      那亦是无法抗拒的力量,足以天下无敌。
      
      龙皇略略抬头,看着这骄傲的羽凤。
      该不该杀了她,让她的骄傲沦落成羞耻呢?
      让她坚持的天命,成为可笑的东西。
      龙皇稍微犹豫了一下。
      苍蓝之威严,静静地在天宇中蔓延着。
      “啪”的一声轻响,坎水。
      五千未入轮回的死灵,神形俱灭。
      与上几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目睹同伴的死亡。凭空消失的血肉,还未意识到死亡来临的白骨,仍然如生的姿态,被粘稠的血当头淋下,宛如刚被宰割的鱼肉,带着腥秽的热气,捧到每个人面前。
      惊惧宛如雷电轰进每个人的心底,将他们的胃搅动着,有几个人忍不住呕吐起来。
      他们生前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血污游魂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但如此血淋淋的一幕,而且是降临在曾同生共死的伙伴身上的惨状,仍让他们无法承受。
      苍蓝之雪纷纷而下,恐惧一波波蔓延、攀升,终于,突破了他们承受的极限。
      整个天地大阵中响起了阵阵哀嚎,他们的精神几乎完全崩溃。
      那是以龙皇威严所释放的恐惧,死亡与鲜血的恐怖被无限放大,深深印在他们心上。
      龙皇纤长的手指缓缓勾动,艮山之阵的影像在他掌中具现。
      随着他的动作,那组成五岳战云的艮山卦阵,倏然陷入了静止。
      五千只陶瓷般的粉偶,静静地矗立在北极蓝色的冰雪中。
      随着龙皇轻轻握掌,细细的血纹自粉偶身上蔓延,破碎。鲜血慢慢沁出,暴散成薄薄的红雾。
      死亡,像是猫咪打的哈欠,慵懒如一缕阳光,慢吞吞袭来。
      却又紧紧攫住每个人的心。
      
      简碧尘面容缓缓凝住。
      祈天神术从未失败过,每个接受此术之人,将受天之佑,绝不会败。
      那么,如果她败了呢?
      她凌空跨出一步,向龙皇袭了过来。
      她要以钧天之命,来抗拒龙皇威严。
      
      “哦,还有一个小东西。”
      龙皇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手指轻挑,一只玉台破雾而出。
      龙薇儿静静地躺在玉台上,仿佛刚睡去的百合花。
      简碧尘面容倏变。
      龙薇儿是人质,被太子置于天地大阵中,要挟简碧尘。此时,却为龙皇所掌握。
      简碧尘的心前所未有的冰冷。
      龙薇儿在太子手中时,是一个筹码,有求于她的筹码。她知道,只要自己执行太子的命令,就能挽救龙薇儿的生命。
      但龙薇儿在龙皇手中时,却只是一个玩具,一个注定要破碎的玩具。
      他无求于任何人,也不需要她做任何事。
      他只是要在她面前、在天下人目光下,残忍的破碎她最珍贵的东西,来嘲弄祈天神术的可笑。
      嘲弄天命。
      龙皇微笑:“身负天命之人,你能做得了什么呢?”
      轻轻握掌。
      简碧尘身子一振,玄凤羽剑倏然出现,带起一阵苍茫的凤啼,向龙皇斩下。
      龙皇双目中苍蓝色的光芒一闪。
      “没有天命,只有禁天之命。”
      他冷冷地盯着简碧尘,手猝然一握。
      
      简碧尘顾不得伤敌,玄鸟羽剑怒啸,向龙薇儿射去。她要抢在龙皇之前,护住龙薇儿。她绝不能让龙薇儿受到半点伤害,绝不能!
      但,有谁快得过龙皇之威严?
      简碧尘的心碎,玄凤羽剑划过天宇,竟是那么苍白。
      没有天命,只有禁天之命。
      天下人都死,留下一份干净的爱情。
      那么,握紧吧。
      
      一条人影倏然飞出,扑在龙薇儿身上。
      苍蓝之锋芒一闪,那人一声惨叫,身上的火影碎裂。
      鲜血,宛如最鲜艳的胭脂,点滴晕染在龙薇儿白玉般的容颜上,妆点着她睡去的宁谧。扑来的那人完全承受了龙皇这虚空一击。
      肌肤立即大片大片地脱落,他将如粉偶一般,失去肉体,以鲜血沐浴自己的白骨。
      但令人震惊的一幕在这瞬间出现。
      肌肤才一脱落,立即便有新的肌肤生出。才坏死的肉体下,立即生出新的肉体,取代脱落的腐肉。痛苦像潮水般卷过他的身体,引起阵阵惨叫,他忍不住放开龙薇儿,躺在地上一阵惨叫,却就是不死。
      “李玄?”
      连龙皇,都不由得惊讶起来。
      居然有人能经受龙皇威严而不死?
      李玄挣扎着爬起来,在定远侯的坚毅神识下,他似乎恢复了不少,音容笑貌中,依稀有几分往日的无赖。他单手指天:
      “只要我不死,就不会让你杀龙薇儿!”
      
      “那你就去死好了。”
      龙皇淡淡道。
      冲天威严再起,越过简碧尘的玄凤羽剑,向李玄凌空压下。
      反正所有的人都要死,无所谓哪个先、哪个后。
      他不介意先杀死这个小混混。
      李玄面容立即惨变,方才的得意全部消失:“你来真的啊!”
      他撒腿就跑。
      头脑仍然昏沉沉的,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要做些什么。心里很空,很悲伤的感觉。有一大段记忆无论如何也记不起。
      好在,定远侯的灵魂,替他弥补了部分雪天锋的伤害,让他恢复了些许往日的无赖。
      但随着九灵御魔镜破碎,定远侯的力量也在缓缓消失。
      他又已变得一无所有。
      于是,只有普通的李玄,正慌乱地躲避龙皇的惩罚。
      但,跑,怎么能跑得出龙皇的掌心?
      苍蓝威严似是随着天雪纷纷而落,将万物尽皆笼罩其中。一切都该死。
      漫天战云倏然凝结,分化成天、地、山、泽四相,集结在李玄身周。龙皇之威严与战云撞在一起,凌空响起一阵雷霆般的剧震,吓得李玄跌倒在地,却躲过了这灭世一击。
      他几乎完全吓呆了,眼见龙皇手再抬,向自己指来,伸手就将阿拉神雷掏了出来。
      这被他倚为长城、屡建奇功的宝贝,又能干得了什么呢?
      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是那么软弱无力。
      一只枯瘦之手一把将他抓住,老鬼双目闪闪发光,盯着他,就好像李玄盯着阿拉神雷一般。
      “年轻人,可不可以将你的身体借给我?”
      这是什么话?老头子疯了么?
      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在征求意见,老鬼一把抱住他,从头上揭下一块头皮,带着满头头皮屑,向李玄当头罩下。头皮屑似是满天星光,在李玄身边自由飞舞。
      李玄恶心得惨叫一声:“老鬼,你做什么!”
      药师老鬼的动作看去很缓慢,但李玄却无法躲开。“啪”的一声轻响,那张头皮紧紧粘到了他头上。
      药师老鬼抱着他笑道:“不知好歹的家伙。我将平天冠送给你,平天三宝都凑齐了,你该感激我才是!来吧,我作为第九重大礼辜负了太子的期望,我就将你变成最后的一件大礼——第十重礼,你一定不要辜负我啊!闹他个天翻地覆吧!”
      平天冠?怎么听起来跟浩瀚战甲、五云战靴差不多的样子?什么九重十重大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李玄正在疑惑着,身上骤然一阵热力透出。
      那块头皮,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胖乎乎的靴子就好像烈火一样燃烧起来,李玄就仿佛被扔进火山,惨叫声中,身体被烤成八分熟。
      仅余的乾天、坤地、艮山、兑泽四阵,猛然大放光明。
      四枚卦符就像是巨大的明灯一般,蒸腾起万丈红光,直冲苍天。四周的天地元气受了牵动,疯狂地搅动起来,瞬息之间被四大阵势消蚀、吸收,化为天地山泽之战云,直冲入李玄的体内。
      李玄惨叫声震天动地,痛苦不堪。仿佛有四柄尖刀同时插入他的体内,狠命地搅动,将他的血肉经脉粉碎,又重新组合起来。
      那种痛苦,完全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奇异的是,他居然有种脱胎换骨之感。
      大地山川,一瞬间变得亲切无比,他像是开天辟地的盘古,躺在亲手创立的宇宙之间,无论什么生灵,都满怀孺慕向着他。天地间的力量予取予求,任由他主宰。
      他瘫倒在地上,将身躯尽情伸展开,畅享着这种新奇的感觉。
      他感到自己变成了一束光,足以能够照耀所有人。
      他缓缓张开眼睛,不由得一声惊叫。
      这个世界变得好小好小啊。山岳,河流,甚至星辰,都像是玩具般可笑,似乎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将它们碾成碎片。
      他穿越了么?来到一个新的世界了么?
      他试着想坐起来,整个天地发出一阵强烈的颤抖,仿佛要倾倒一般。李玄大吃一惊,就听老鬼的声音在他脑海中震响:
      “傻孩子,不是世界变小了,而是你变大了!”
      随着这句指点,李玄猛然发现,他并没有到什么新世界,这就是他所在的世界。
      禁天之峰依旧高耸着,只不过才到他的胸前而已,上面一个苍蓝色的人影,长发飞扬,正凝视着他。
      果真是他变大了!
      他究竟变得多么大?李玄试着站起身来。
      禁天之峰猛然一阵摇晃,几乎被他一足踏倒。大地剧烈地震荡着,以极快的速度远离他的双眼。他的视野变得广阔无比,似乎连千里外的长安都能看到!
      他的头颅深深钻入了云霄中,身子才完全站直。他昂头,苍蓝的天幕宛如覆压在眉睫上一般,又似是他的斗篷,在背后流淌着。那种离天极近的感觉,让他禁不住弯下腰来,生恐一用力,就会将苍天撑破。
      他垂头下视,龙皇的眸子穿越百丈距离,注视着他。
      奇怪的是,李玄并不再有惧怕的感觉。他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冲动,抬起脚来,一脚狠狠地向禁天之峰踏去!
      他不信这一脚踩不死龙皇!
      龙皇淡淡一笑,手指伸出。
      李玄的脚倏然顿住,竟被这一指挑在空中。
      李玄吃惊地张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龙皇身上布散出的威严没有一丝增,亦没有一丝减,见到如此巨大犹如战神一般的李玄,他没有半点讶意。
      而李玄这令天地震动的猛踏,竟如清风一般,不能吹动他一丝一毫。
      这怎么可能?
      这又怎么不可能?不可战胜的龙皇,又岂会被这么简单的一击打倒?就算李玄变得跟天一样高,也是没用的!
      李玄不由得有些泄气,他还是救不了龙薇儿么?
      药师老鬼的声音直接贯穿他的脑:“果然还是不行啊,你太害怕龙皇了。”
      李玄:“你试试?你能不害怕么?”
      药师老鬼:“我以秘法运转天地大阵,将你变为战神之体。虽然只有天地山泽之力,并不完整,但应该能抗衡龙皇之力量才对。年轻人,打败你的不是龙皇,而是你——是你自己那颗恐惧的心啊。”
      李玄:“废话!我能不害怕么?”
      药师老鬼:“你能的。请看。”
      李玄脑海中忽然浮起一幅画面。
      洁白无瑕的玉台上,一个纤弱的身影静静躺着。李玄心中莫名地感到一丝振动,他忍不住俯下身来,想抱起这个人,好好看清楚。
      那是一张圣洁的脸,酷似龙薇儿,但李玄却又分明地知道,她是承香公主。那个纠缠着他三生的公主。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比的依恋,忍不住一滴热泪滚下。
      承香公主慢慢张开眼睛,充满柔情地看着他。
      一瞬间,李玄仿佛变成了定远侯,在漫天黄沙中,怔怔地看着承香公主走进妖湖魔宫。那种无力的痛楚感折磨着他的心,悱恻缠绵,永无尽头。
      在接近魔宫的瞬间,承香公主回过头来,向他远远凝望。
      那即将失去的挚爱啊……
      那虽然修为横绝世间,却无力把握住爱情的痛苦……
      血泪,自李玄的眼中流出。
      这一刻,他无比深切地明白,定远侯为何穷极三生,也要守护承香公主。
      他忍不住一声嘶吼,一拳向石星御当头轰下!
      拳势才起,天地大阵中立即闪起一团精光,艮山之阵战云纠结成五岳之形,没入了李玄体内。立即一阵狂风鼓荡在李玄身周,他击出的拳头陡然幻化成五座大山,每一座都如他身躯般大小,向着禁天之峰猛然压下。
      龙皇的眸子中终于露出了一丝讶意,似是没有料到李玄竟会如此快速地成长。
      他身子倏然舞起,逆空向五岳之拳上迎去。
      苍茫龙啸声中,一条透明的巨龙猛然在他身前出现,轰然一尾扫在五岳之上。
      李玄一声闷哼,只觉一道狂悍之极的力量怒涌过来,雷霆一般在他身前炸开。他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五岳之形立即被轰散!
      苍蓝之芒倏闪,龙皇的身影在他眼前显现。
      与他那巨大无比的身躯比较起来,龙皇还不及他的一小截指头。但一看到那双蓝色的眸子,李玄不由得一阵窒息。
      龙皇伸出一根手指,捺在了他的额头上。
      李玄一声惨叫,强横的龙气窜入他的身躯,完全无视他体内庞大的力量,迅捷无比地钻进了他的经脉中去。
      李玄惨叫声不绝,鲜血炸裂般轰出体外,带着大团大团的骨肉,刹那间巨大的身体支离破碎。他轰然倒地,龙气依旧肆虐着,仿佛锁链一般紧紧钳制着他的躯体。
      但,纵然如此强大而妖异的力量,仍无法杀死李玄。
      鲜血爆出,同样多的血立即在他体内产生,补足在失去的地方。筋骨被剔除,立即有全新的筋骨生长出来,比原来的更强、更坚。
      肉体受的创伤无论多大,都能迅速愈合,甚至连伤口都不流下一痕。
      暴悍的龙气穿过他的身体,钉在地面上,他却在下一瞬间,恢复成健康、精力充沛的李玄,甚至连体内的战云之力都没有丝毫衰减。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泪流满面。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很特殊,无论受什么伤,都能迅速愈合。就算头上被人砍了一刀,也不会死去。这本是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但对李玄来讲,却是那么悲伤。
      每当伤痕降临到他身体,他的心总是很痛、很痛。
      所以,他宁愿以冷笑话度世,将阿拉神雷当成克敌制胜的宝贝,也不愿学习任何道法武功。他不愿跟任何人争斗,也不愿介入任何纷争。他只想平平淡淡地度日,就算平庸、邋遢,也不要受一点伤。
      但命运,却不肯放过他。
      多少次,他用身体对抗着一个个强悍的敌人,任由心底的悲伤越积越厚。
      如今,他身着平天三宝,驾驭着天地大阵的无上威力,对着龙皇发起一阵又一阵的冲击。天地大阵越转越疾,他体内的力量越涌越强,施展出的招式越来越圆转如意,连龙皇都不由得郑重起来,但他心中的悲伤却越来越重。
      那感觉,就像是亲眼目睹至亲的人,在一步步坠入深渊,无论如何都挽留不住。
      好悲伤啊。
      
      他狂啸一声,双拳击在地上。
      大地轰鸣,似乎同他一样哀嚎哭泣。巨大的反弹之力让他的身躯弹起,飞跃在空中,双拳飞舞,艮山、兑泽二力连运,向龙皇暴雨般击下。
      他心中那无边的哀伤激发了他天性中少有的狂悍,双目不知不觉变得赤红。
      无论龙皇力量多大,击倒他多少次,他都要将他轰倒在双拳之下!
      一定!
      

    注释:祈天神术是至刚至阳的法术,只能施展在男子身上。简碧尘为承受祈天神术,不得不放弃女身,将肉身炼为灰烬,从此沦落到有形无质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