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凝云颓不流

  •   太子惊愕地尖叫了一声。
      他竭尽心力,布散在北极天空上的甲兵,那遮蔽天穹的埋伏,不知何时,消失了。他不知道他们消失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令他们消失。
      那片天宇,又恢复了空晴。
      苍蓝色的空晴。
      天,是那么纯粹,那么湛然,仿佛是上古留下的一块纯玉,没有半点渣滓,不受半点沾染。
      那片天,干净得让人恐惧。
      太子想要尖叫,却发觉自己已无法发出声音。他颤抖着伸出双手,掐紧自己的脖子。
      只有这样,才让他能够呼吸。
      他愕然发现,天空竟然飘起雪来。
      大片大片苍蓝色的雪,带着淡淡荧光,自天幕落下,将北极大地覆盖上一层浅浅的蓝色。蓝色越积越厚,将整个大地与天空完全封锁其中。
      太子用力地嘶吼,却无声息发出。他的心越来越沉,越来越凉。
      龙皇之威严,再度君临这个世界。
      
      “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最好的世界,就是只有你与我的世界……”
      “为你,我将杀尽所有人。”
      魔王跪倒在公主面前,说着血的誓言。
      
      龙皇再度站在禁天之峰的边缘,苍蓝色的眸子凝视着这片蓝天。
      雪,纷纷而下,覆盖在他身上。
      他已变得完美。
      没有任何伤痕能驻留在他身上,他的力量已变得完整,甚至比未受伤时,还要强大。
      苍蓝色的发逆风飞扬,与漫天蓝雪交缠在一起,在他身周摇曳成一团蓝色的舞,他就静静立在那里,却仿佛天地都在躬身听命。
      蓝色的王者,用静静的目光,巡视着他的领土。所有一切,都是他的臣子,因他一个命令而灰飞烟灭。
      蓝色越密,越冷,渐渐凝成王者眸中的一点锋芒。
      
      太子的惊愕在这瞬间达到顶点。
      他无法相信,方才还垂死挣扎的龙皇,怎会突然完全恢复!
      这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
      
      龙皇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寒冷瞬时冻入了他的骨髓。
      太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天地大阵,清凉月宫,保护我!”
      “我的十重礼物,替我杀了龙皇吧,杀了他!”
      他语无伦次地狂吼着,拼力地向月宫深处退缩着。但他心中的恐惧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减少,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月宫能够抵挡住龙皇之威严!
      
      龙皇的眸子偏偏盯在他身上,无比冷漠地看着他。
      太子的惨叫声嘎然而至,因为他已明白,他无法逃脱。
      龙皇面容一沉,猝然出手。
      天地大阵滚滚而动,十万丁甲卷起金黄色的风暴,八种战云,八种力量交汇在一起,向龙皇怒冲而去。
      他知道,这并不能伤害龙皇,所以他闪电般窜到李玄身旁,双掌已扼住了李玄的脖子。
      他必须要取回清凉钥,完全启动清凉月宫。
      他再也不能有丝毫保留了,慢上一瞬,也许就会殒命于此。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淡淡道:“定。”
      八阵战云倏然在空中顿住,宛如一条金灿灿的河流,永恒固定在天宇之上。清冷的雪光照着它,不带丝毫的杀气。
      战云停驻在将要接触到禁天之峰的一瞬间。
      龙皇萧然而立,仿佛完全看不到战云的临近。亦仿佛有足够的傲然,可以在瞬息间令它灰飞烟灭。
      药师老鬼叹息着,自月宫中走了出来。
      “老头子才隐退了几年,天地大阵怎就衰落成这样了呢?”
      他伸出手,仿佛在抚摸着天地大阵。
      就像是抚摸着最珍爱的宝贝,衰老的面容上透出一丝爱怜。
      “这可是平吴、破突厥、定吐谷浑的阵法啊,你的锋芒怎会如此黯淡?”
      大阵发出一阵哀鸣,仿佛在应和着药师老鬼的感伤。
      天地大阵,本是亡灵之阵。
      四万亡灵。
      他们都是数十年前,跟随着李靖征战四方、平定大唐天下的将士。他们血染疆场,死为国殇,却并未冷却心中的热血。他们不愿落入轮回,于是心甘情愿,化为鬼兵,继续追随着他们的战神。
      这就是天地大阵本来的面目。
      当初太子为了困住简碧尘,向李靖借来阵图。随后又背着他,请叶法善施以邪法祭炼,强行召集役使四方孤魂,将四万鬼兵之阵扩大到十万之数,以对付龙皇。
      然而,这些被强行囚禁阵中的亡灵,又岂能和情愿放弃轮回、也要征战沙场的将士相比?
      是以,天地大阵中,怨怒充盈。
      鬼兵数量虽然增加,但却牵制了天地大阵的真正力量。
      药师老鬼轻轻叹息,缓缓伸出一指,虚点在阵中:“走吧。这本不是你们的战场。”
      他这句话一出,凄厉的鬼啸四起,阵中一大半甲胄鲜明的鬼兵发出痛苦嘶啸,身形渐渐扭曲、融化。
      一阵阵黑烟从阵中升起,嘶啸盘旋,在阵中狂乱冲袭,仿佛在发泄被邪法囚禁、役使的怨气。
      另一半鬼兵却一动不动,他们的盔甲略显陈旧,上面布满了刀痕血迹,但神色却极为坚毅,任由那些黑影在他们面前恣意穿行,却看也不看一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些黑影终于停止了发泄,凄声哀啸着,消散而去。
      渐渐地,大阵在变化着。
      八卦符形重新出现,却不再那么霸道,那么肃杀。天地元气在阵法中流动着,宛如风行草上,水自东来,是那么自然。这余下四万甲兵的天地大阵,自从有了药师老鬼后,就仿佛一个人忽然有了灵魂。
      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龙皇的眸子抬起,盯在老鬼身上。
      他的威严,第一次,有了不能达到的地方。药师老鬼仍然衰朽、苍老,但龙皇的目光,却无法穿透他。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都不再有黄金色的浮华,而具化成真实,为蒙蒙白气所笼盖,浮沉在老鬼身侧,将一切力量隔绝。他就像是处在一片化外世界之中。
      这片世界里,没有龙皇,药师老鬼是一切的主宰。
      苍蓝之瀑流泻,龙皇的目逆起,望向这座让他摸不清虚实的阵法。
      “好阵。”
      药师老鬼沉吟着,似乎还沉浸在对往日荣光的回忆中,龙皇的称赞并没有打断他。
      八卦元气不住变幻着,浓浓白雾将阵法完全遮蔽住,只剩下站在白雾之上的老鬼。
      良久,老鬼抬头:“再好的阵法,亦无法困住龙皇。”
      他的眸子中忽然透出一丝锐利:
      “可我有天地正气,只要有我在,就不许龙皇妄杀!”
      龙皇淡淡一笑。
      他张开手,仿佛想要环抱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人了!”
      “即使我尊为龙皇,亦无法守护我之所爱。我不能失去她两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你们这些人都杀掉。”
      “那么,我就再也不会失去她,永远都不会。”
      苍蓝之光芒自他目中爆出,激扬着漫天蓝发,仿佛一尊上古魔神,逆天而立。
      那是血之誓约。
      药师老鬼脸上的皱纹更深。
      这是多么疯狂的想法啊。
      但他又能理解眼前这个魔王。
      他也有心爱的人,为了她能幸福地活着,他也愿意做任何事情。
      但,天下那么多有情人啊。为自己的爱情而去毁灭别人的爱情,是卑鄙的。
      仿佛要抬头,才能将这个蓝色的身影看全,药师老鬼发出一声轻叹。
      他非常不愿意与这样的人作战。
      龙皇之肃杀穿越长空,指向他。
      “就自你开始。”
      老鬼沉默片刻,遂即微笑:“老朽可真是荣幸啊。”
      蓝色的光芒轰然在长空中爆发,流泻成一道冲天长河。
      “我威如天!”
      浩茫茫的龙吟声贯天动地,龙皇之威严再度降临,伴随着漫天晶蓝之雪,冰寒彻骨。每一朵雪花,都呈现出六龙之形,每一片雪,都凝结着龙皇无上之威严。
      苍蓝之雪纷纷而下。
      天哭。
      
      药师老鬼倏然抬头。
      “天地大阵,天惊地动,但战争,还是要靠人啊。”
      他倏然抬手。
      “火。”
      漫天白雾中透出一道红光,离火符形的战云撩乱成一团阳火,怒冲奔涌进药师老鬼的身躯。药师老鬼体内红光迸射,身躯竟然渐渐涨大起来。
      一丈,两丈,三丈……
      一直涨到三十多丈高,涨势才渐渐止歇。老鬼踏在白雾之上,虽没有禁天之峰高,但亦相差无几。这法天相地的神通施展开,所有的人都惊得桥舌不下。就连一直昏迷在地上的李玄,也被这隆隆风雷之声惊醒,骇然望向这顶天立地的巨人。
      他虽早知道老鬼定非常人,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竟然“非常”到这种程度。
      变大之后的老鬼双目中精光四射,躯内红光鼓涌,似乎随时都会奔逸冲出。他一声清啸,猛然一掌凌空劈下。
      一股洪流暴射而出,带起百余丈长的巨涛,疾冲而出。烈火炎炎,上腾为万千火苗,霎时宛如火山爆发一般,满空都是光华乱舞,交织错乱成一片火海,将纷纷洒落的蓝雪尽皆蒸为水汽。
      药师老鬼淡淡道:
      “风。”
      白雾再度张开,巽风符形冲天舞起,幻化成一片透明的青雾,没入药师老鬼的身躯。药师老鬼高如山岳的躯体顿时变得轻灵了起来,空间猛然一阵模糊,那巨大的身躯已然消失!
      他倏然出现在龙皇身后,巨拳蕴含着无上之风、火玄力,向龙皇猛然轰下。
      这一击,才是天地大阵最强的力量。
      天地大阵聚合天地元力,可透过平天三宝具化入体。若由大唐卫国公李靖亲自主持,可将阵中所有人的修为全都聚合到一人身上,造出力敌千万人的战神来。是以李靖平吴、灭突厥、定吐谷浑,全都依仗这个法阵的功劳。
      此时三十年沉寂,牛刀小试,一击仍有天地之威!
      
      龙皇眸子猝然抬起。
      “我威如天!”
      湛蓝色的天穹突然压下。
      “我威如天!”
      世间万物仿佛突然消隐,只剩下龙皇那傲岸的身躯。
      药师老鬼若是顶天立地,他便已高出天外。
      药师老鬼倏然有种错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大鹏鸟,飞翔在宇宙之间。大鹏虽大,但宇宙浩瀚无极,就连大鹏也无法触及到边缘。
      他轰出的风火一拳,仿佛一点微弱的萤火,只足够照耀出龙皇如冰玉雕琢的容颜。
      “我威如天!”
      药师老鬼身子重重坠下,风火一拳已粉碎。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你……你竟然觉悟到如此强大的力量……”
      “你是魔啊……”
      巨大的身躯摔倒在地上,外面的风火劲力碎裂,现出他衰朽的身子来。
      龙皇淡淡一笑。
      “若堕身为魔能成全我爱,我又何妨成魔?”
      他慢慢伸手,手中一阵光芒闪过,具化成一截小小的影像。
      ——那是一团火,凝结成离卦的形状。再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卦的每一笔划,都是由细小的人影组成的。
      这团火托在龙皇的掌中,就像是个精致的玩具。
      “想见到魔么?”
      冰冷的弧度自他嘴角缓缓挑起:
      “我成全你们。”
      他轻轻一握,离火之卦猛然破裂,粉碎。
      天地大阵兴起的浓雾中,忽然爆出一团血光。惨叫声在响起的一瞬间,便戛然止住。
      惨象,就停顿在发生的那一刻。
      天地大阵的八分之一,结成离火战云的五千人,只剩下磷磷白骨。他们是身经百战的亡灵,他们虽早就死去,但魂魄却仍然寄宿在躯壳之中,为他们的国家而战。而此时,魂魄已完全碎散,化为尘埃。地狱之血自虚空中迸出,将骨架浸得血红。
      五千死灵,五千身经百战的英魂,在一瞬间,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陨落在龙皇手中。
      龙皇的手再度张开。
      巽风之卦。
      五千灵魂,落入魔王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