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星点剑黄金轭

  •   李玄如一团火,撞进了天地大阵中。火与金立即搅成了一团。
      那是他的宿命,永远永远无法摆脱的宿命。
      那是刻在荒漠绿洲之崖,镌在幻蜃天堑之墟上的铭言,永远不能违背,永远无法解脱。
      “定远遇承香公主于此,千秋万世,永不相弃。”
      “心远自定,唯香是承。”
      
      两柄剑,两道闪烁于天地间的杀气。
      如上古玄凤,御飞翔而为杀戮之羽剑。
      如诸天星辰,挟阵云而为肃杀之星剑。
      双剑并张,沉凝灵动之气共舞,组合成完美的杀阵。
      直指龙皇。
      天地大阵,十万神兵,第七重礼物。
      
      龙皇的手缓缓抬起,苍蓝色的发垂下来,在他身后形成一束流泻的星之尾羽。
      星御。
      他就像是刺破苍穹的彗星,带着来自另一个宇宙的无上光华,瞬间照亮了万古沉寂的夜幕。
      无论什么杀戮,在他的威严面前,都显得那么可笑。
      他随时都可打破它,就像是打碎一只盛满葡萄美酒的琉璃盏。
      却倏然停止。
      
      五行定元阵,重新迸射出毫光。
      那是绘在禁天之峰上的阵图,此时一段段连接起来。巨大的五行影像凌空出现,疯狂地吸噬着夭红的新血。
      苏犹怜的血。
      龙鼎血华,泥犁盘,清凉钥,雪天锋,被次第点亮,却全都是血红色。
      苏犹怜的血。
      即将死去的雪妖苍白如纸,无人问津地躺在阵法中央,她的血成了引导这个阵法的关键。
      于是,五行定元阵再现,不是封印龙皇的光之阵法,而是由暗之秘宝催发的魂魄聚敛之阵。
      龙皇猝然动容。
      星之杀气自他身上消失,完完全全地消失。
      他转过身,死死盯着这个阵法。
      光之羽剑,暗之星剑,都无法引起他丝毫的关注,他盯着这个阵法,脸上呈现出一抹震惊。
      他忍不住一步步向这个阵法靠近。
      近得能沐浴阵中的光芒。
      龙皇的威严与力量宛如冰雪砌成的圣殿,在这光芒的照耀下缓缓崩摧。
      他仿佛能真切的感受到,百年杀戮的无边罪孽,化为沉沉实质,坠压着他的身体。只有这座法阵的光芒能完成他的救赎。
      他饱含泪光,死死地盯着阵中的每个变化。
      
      一道清光自苏犹怜胸口腾出,直冲苍天。
      湛蓝的天幕,两个淡淡的身影。
      “相信自己的心,替我活下去。”
      “替我看着,这一切的终结。”
      “替我埋葬,这所有的因缘。”
      一个身影将手轻轻按在另一个的胸前,淡淡的光自她身上发出,传递进了对方的身体中。
      于是,温暖的光在苏犹怜心中汇聚,幽幽闪烁着。
      一声悠长的叹息响起。
      天地间最后的那缕光芒,终于停止了孤独的漂泊,找到了栖息之地。
      慢慢地,一个娇媚的笑容在光中凝结,向着石星御盈盈一笑。
      石星御周身剧震。
      
      九灵儿……九灵儿……
      我终于见到你了……
      你为什么不肯见我?
      我的威严、我的国度、我的生命都是为你准备的啊!
      
      我的痛苦、欢喜、威严、尊荣,都只为你。
      为你盛开,为你凋谢。
      
      他不禁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天幕中那缓缓消失的幻影。
      泪洒衣襟,一点点冷却着他狂乱而残忍的杀意。
      九灵儿……我终于知道你在何处了……
      原来,你将三生石交给这只雪妖时,最后的一线魂魄,已寄身在她的体内。
      难怪,我上天入地,遍索三界,也找不到你的踪迹……
      他猛地上前一步,紧紧抱住那具将要死去的身体。
      你不会死……
      我绝不会让你再度在我面前死去……
      我不能失去你两次,绝不。
      
      光芒,自他体内腾起,中间包裹着一条小小的,精光闪耀的龙。
      泪水,从他苍蓝的双目中无声坠落,温暖着苏犹怜渐渐冰冷的脸。
      光龙夭矫翻腾,向她身体降下。
      你不会死的……一定不会!
      我要永远、永远跟你在一起,再也不会失去你。
      九灵儿……
      
      大地轰鸣,禁天之峰的残骸猛然陷落,迸发出一阵剧烈的震荡。三团百丈大的紫芒,缭绕着无穷无尽的封神炼魔绝灭光线,向龙皇轰去。
      那是悬挂在半天空中的紫珠,被龙穆以大乘佛法震碎,所形成的巨大冲激。
      这紫珠乃是九极定乾旌的精华,九十九名妖魔均非泛泛之辈,却被这紫珠死死镇压在地底,紫珠威力,可想而知。
      此时,受了大乘佛法的引发,紫珠中蕴含的绝灭光线宛如煮沸了的水一般,滚涌不休,三团紫火挤压爆炸着,向石星御猛轰而下。
      石星御却仿若无觉,只凝视着怀中这个正在死去的女子。
      他的全部神思,都倾注在她身上。
      绝不能失去你两次……
      他的龙力化成细细的光,牵引成龙形,没入那具几乎没有温度的身躯,一点一点,引发着早已枯竭的生机。
      此外,就算天塌地陷,他都不看一眼。
      
      紫芒电转,轰然击在石星御的背上。
      冲天龙气迸发,化成一条透明的巨龙,将石星御护住。三团紫芒宛如天雷一般怒震着,幻化成千余丈长的一道紫电秘雷,完完全全地、毫无阻挡地击中巨龙。
      莽苍的龙啸贯穿宇宙,这条龙影慢慢变淡,消失在北极冰冷的风中。三团紫电也逐渐暗淡,嘶嘶作响着,化为尘芥。
      石星御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立即变得苍白。
      这条巨龙乃是他的身外化身。是他在元神之外、用超凡入圣的修为所炼成的第二元神。若是正面对阵,有他的威严指引,什么样的攻击能够伤巨龙分毫?但现在,他的全部心神都在怀中女子身上,那巨龙几乎是自发地保护他,又怎能受得了封神炼魔光线的雷霆一击?
      巨龙消散,他的心神立即受了重创。
      但他全然不顾。
      他的世界中,只有怀中这个娇弱的身躯,这苍白的面容。
      他全身,全心,都在维系着她渐渐消逝的生命。
      “出剑!”
      太子一声厉啸。
      简碧尘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终于强忍着,手向下一划。
      玄凤纷飞,无数光羽散乱,化成漫天剑华。
      玄凤,盘旋直上天宇,刹那间天地晦暝,无数星辰在玄凤身周闪现,化成一道道凌乱旋绕的星图,与玄凤相合为一,轰天而下。
      七枚紫辰全都暴散,化成最精纯的力量,沿着紫气清光盘沿而下,灌输到星剑之中。
      这一剑,连一座城池都能劈开!
      但七星剑如是威猛,都无法掩盖玄凤羽剑的光辉。升腾的四翼之凤,就像是一切生灵的王者,在它面前,万物皆只堪臣服,只有罪孽,只能等待它的垂罚。
      清凉月宫一阵剧烈的摇晃,竟被这爆发出的巨大力量震得倒退三里多,巨大的桂树轰然飘移,良久才稳住。
      北极之地,仿佛遭受过灭世天劫一般,满目疮痍。
      禁天之峰,或者大魔国,全都不在了,只有一个巨大的深坑,深得仿佛已洞穿了地肺。幽微的火光从深不可知处透出,隐约照出炼狱的影像。
      一切已成废墟。
      没有人,没有建筑,没有声息。
      整个大魔国,仿佛成了一片死寂的空洞。
      太子爆发出一阵狂笑。
      “石星御,你终于死了!”
      药师老鬼咳嗽了一声,道:“太子。”
      太子的狂笑立即扼住。
      尘埃飞扬,徐徐散开。
      巨坑深处,石星御依旧双臂环绕,紧紧护着怀中的女子。
      龙气微淡,自他口中吞吐,没入女子体内。淡淡的光芒,自她体内升起,化为身周萦绕的光影,将她与这末世浩劫隔开。
      他已完全不具有龙皇的威严。
      先被紫珠击散身外化身,又经简碧尘与叶法善联手一击,他原本百劫不灭之躯,已遭巨创。
      一道剑痕,自肩胛贯下,斜斜划过整个背脊,露出森森白骨。
      但没有一丝血流出。
      这道剑伤,在入骨的一瞬间,就被巨大的力量灼焦,将所有创痛全都封入骨髓,让这伤口永不愈合、永远燃烧着蚀骨的剧痛。
      苍蓝长发几乎全都焦灼,化为漆黑的色泽,被乱风吹散在女子苍白的娇靥上。那女子却没受到丝毫伤害,连衣角都没被掀动半点。
      石星御的脸上依旧浮着淡淡的笑容,静静凝视着她。
      如果这个世间没有真爱,那我就相信我的心。
      天地崩摧,星陨月坠。
      我也要亲手为你隔绝出一片世界来,让你一尘不染地活在里面。
      为此,我不惧满身疮痍,形神俱灭。
      
      太子的惊慌慢慢消散,他终于看清楚,此时的石星御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龙皇。
      他长舒了一口气:
      “降天罚。”
      梦幻泡影再度明亮起来,战云缓缓凝结。
      北极之上的天本是湛湛晴空,呈现出纯粹的蓝色,此时被天地大阵一逼,天幕竟染上了一层妖异的金黄。战云带着浓重的肃杀之意,慢慢地向阵中心的月宫汇去。
      月中桂树在一片金黄中,显得那么清晰,那么宁静。
      叶法善星剑铮然一弹,剑上七眸一阵闪烁,清光暴散,搀杂在翻滚的战云中,向桂树涌卷而去。
      天香披拂,桂树枝条仿佛接受了极大的滋润,渐渐滋长,几乎攀爬上了空中那张金色的战旗。战旗卷着九天罡风,将清光、阵云一起包裹起来,循着桂树枝干慢慢纳入梢头浮沉的金篆玉箓中去。
      啪啦啦一阵巨响,空中突然炸开几千朵雷火。
      雷火寂静,悬浮空中,就仿佛是琉璃烧就,光莹婉转,夺目之极。叶法善的面容却极为凝重,星剑缓缓移动着,生恐惊动了这些雷火。符咒雪片一般飞去,打在雷火之中,那些雷火慢慢汇聚在一起,猛地爆发开来。
      一条千丈雷芒倏然在空中拉开,带着灭世之威绝,向石星御凌空劈下!
      这一击,蕴含了天地大阵与清凉月宫的至高威能,这一击施展后,叶法善脸色骤然苍白,一口鲜血喷出。
      这一击,绝非血肉之躯所能承受。这是叶法善与太子在战前精心推演的一击,融合了天地大阵、清凉月宫、叶法善、太子的全部力量,本就是与全盛状态下的龙皇决战用的。
      永劫雷火,便是他的第八重大礼。
      他对之有着绝对的信心。
      
      石星御却只是淡淡微笑望着怀中女子,不避,不闪。
      金黄的雷霆轰在他身上,他一动不动。
      鲜血,自他嘴中沁出。他咬住牙,不让它喷出。
      他静静地承受住天劫地变,用温柔与坚忍,守护她。
      这是他为她隔绝出来的世界,不能让任何人打搅。
      哪怕是自己的血。
      
      所有人都禁不住动容。
      雷火轰击下,天地万物、芸芸众生都被强行剥夺了所有色泽,化为惨白的影子,只有这个男子脸上的一抹微笑,还保存着动人的颜色。
      那么沉静,那么温柔,仿佛天空中最后一颗星辰,孤独照耀着这即将化为劫灰的世界。
      山岳哀鸣,似乎也被这静静的微笑所打动。
      北极之地,已完全成了一片废墟,就算上古黄帝与蚩尤的洪荒一战,也未必惨烈到这种程度。
      焦灰中,石星御缓缓抬头。
      他仿佛受了千年酷刑一般,人世间所有的折磨,全都具现在他身上。
      他的蓝发,化为墨黑;他的血,几乎干枯;他的一半身躯,几乎化为了骷髅。
      龙皇宛如苍天之威严,在神雷暴轰之下,陨灭殆尽。
      但他仍执着地用那只完好的手臂,轻柔地搂着怀中的女子,静静微笑着,守护她。
      他轻轻低头,龙气微茫,几乎只剩下游丝般细,从口中吐出,毫无保留地灌输到她的身躯里。
      无论什么样的伤,什么样的灾难。
      他不放手。
      
      叶法善呆了呆。
      他没有想到,石星御居然完全不招架,不还手。
      这还是魔么?
      他迟疑了良久,长剑再指,金黄色雷火慢慢凝结,具现,化成千丈绝灭神雷。
      这是他的使命,他无法停止。
      石星御必死。
      这一雷轰下,石星御残存的龙气,就将灰飞烟灭。
      一切都会结束。
      然而石星御的身躯,仍然一动不动。
      因为他已感受到了一线微茫的心跳,只要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时间,他就可以救活她。
      他与她的爱情,就将跨越天人生死之隔,重新相聚。
      而只要他的手一离开,只要龙气断绝分毫,怀中的这个女子,就会死去。
      他不能失去她两次。
      所以,就算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他也不放手。
      
      神雷轰然落下,星陨月坠。
      
      石星御温柔微笑。
      
      苏犹怜的脸渐渐透出一抹娇红。
      
      这一切,却都将在神雷击下的瞬间,化为灰烬。
      石星御嘴角沁出的血,在他残破的衣衫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皱纹。
      
      突然,一道烽火逆天冲起,重重击中神雷。叶法善全副精力都放在龙皇身上,哪里还能防得了这一击?烽火炽烈地燃烧着,透入到神雷中,立时就仿佛两军交战,万千兵马轰然撞到一起一般,那道神雷搅着烽火,立即炸了开来。叶法善躲闪不及,一条左臂立即被炸得粉碎!
      他急忙连画几道符,将伤势镇住,就见烽火漫天,向天地大阵上罩去。他不由得骇然变色,星剑一引,一道剑气向烽火刺下。
      铮然声响中,烽火中探出一柄刀,叶法善与之一接,身子不由得剧震,几乎摔落空中。那柄刀也不管他,向着天地大阵又是一阵怒冲。
      
      漫天烽火,片片洒落,合着一声声暴响的雷霆。
      却无法遮掩石星御嘴角的那一丝微笑。
      因为,他终于看到,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的脸颊上,泛起一点嫣红。
      他,终于,挽回她的生命。
      他,还求什么?
      他三生中许下的无数诺言,都在这一刻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