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云压城城欲摧

  •   剑如雷落。
      这一剑,聚合羽剑,烽火,心魔三种力量,在五行定元阵之助下,已隐隐有当年君千殇破天一剑之威。
      即将承受这一剑的,仍是被困在五行定元阵中的石星御。
      百年的光阴,仿佛被剑光劈开的巨大罅隙。
      百年前,大散关外,那封魔的一幕,即将重演。
      天地隐隐震响着,似乎要随着这一剑而陨落。
      但九天之上,却传来太子一声惊呼。
      惊呼声摇曳在苍凉的天幕上,这一剑太快,太急,连声音都无法追上。
      这一剑,本是必杀之剑,却因为这声惊呼,骤然变得不祥起来。
      
      五行光芒交织成禁锢住一切力量的阵法,以太初四宝为元枢,封印任何强大的神明。
      但现在,五行的光芒,却在渐渐消失。
      被禁锢在光芒中的五个影子,也慢慢聚合为一。
      ——合为那威严无比、连苍天都无法掩盖的龙皇。
      
      石星御静静地凝视着苏犹怜,看着她一点一点死去。
      就如他亲手杀死的一般。
      九灵御魔镜碎裂后,五行定元阵就不再完整。
      不完整的阵法,是困不住龙皇的。
      于是,灭世之威严再现。
      这一刻,他却不再杀戮,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他曾经最恨的雪妖。
      看着这个曾用他最大的希冀骗了他、一心想要杀死他的女子。
      看着她渐渐死去。
      他心中兴起了一缕淡淡的怅惘。
      
      太子满脸都是惊恐。
      他难以置信,如此精妙的一个杀局,最终怎会演变成这样?
      龙皇应该已经被封印起来啦!眼前所看到的又是什么?是噩梦么?
      他使劲掴着自己的脸,想让自己赶紧醒来。
      但,噩梦是没有终结的。
      他悄悄地,向月宫移去。他要逃,若是还呆着这里,他一定会被杀死!
      
      封魔一剑,在龙皇面前碎成片片飞羽。
      因为,五行定元阵已死去。
      龙皇抬起头,看着石紫凝。
      石紫凝眼中闪过一阵惊慌,随即便宁静起来。她紧紧握着手中的宝剑,任由鲜血滴在地上。
      如今,她只有自己可依靠。
      龙皇淡淡道:“今日你可明白?”
      石紫凝盯着他,目光中渐渐充满了仇恨。
      对于这个男子来说,天下太小了。
      他将目光投向苍穹深处,轻轻道:“你体内有我的血脉,我不杀你。走。”
      石紫凝一言不发,提着剑冲了出去。
      大殿外,是无尽的晴空,万里寒光生积雪。
      她禁不住踉跄起来,刚走了几步,就晕倒在冰雪中。
      她已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所有的希望。
      
      她的影子徐徐演化着,最终凝聚成一个消瘦而苍白的人影,从她的体内逸出,悬浮在空中。
      心魔。
      他凌空伫立,久久注视着昏迷的石紫凝,金银重瞳在阳光下,缓缓凝成猫眼般的一线,似乎在发出无声的叹息。
      夺舍大法、复国之力,都是骗她的。
      他本已和太子订立盟约,操控石紫凝来到大魔国,成为绝杀之局中的第六重大礼。
      他无法改变这场绝杀,却有自己的打算。他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在这最后关头,借她的生命阻止刺向石星御的羽剑。
      封魔一剑。
      他并不关心石星御的安危,也不关心这一剑被破坏后,将给天下带来多大的灾劫。他只是不能看到这封魔一剑,出自简碧尘的手下。
      所以,他才苦心安排,让这一剑聚合了一切的力量,借石紫凝之手发出。
      如此,龙皇被封印时那足以毁灭天地的反噬之力,就不会由简碧尘来承担。
      ——那是几乎吞噬天地的力量,在百年前,曾让君千殇也身受重伤。
      心魔抬起头,目光投向那悬停九天之上的黑色凤羽,点点幽光从金银双瞳深处浮起,幽光中竟满含了绝难一见的柔情。
      他破颜微笑,低声道:“阁主……”
      这两个字仿佛耗尽了他全部精力,他剧烈咳嗽起来,鲜血染红了破碎的衣襟。
      良久,他止住咳嗽,拭去嘴角的血痕,叹息道:“属下这样做,只因不愿看着你……独自和龙皇对决。”
      “也不想,看你承受半点伤害。”
      他将几乎难以凝形的右手抬起,轻轻抚在胸前。这个极为简单的动作,却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冰光下,那亦真亦幻的身体都因虚弱而不住颤抖,宛如一片灰白的落叶。
      心魔用尽全力站直身体,抚胸向九天上那黑色的羽凤深深一躬,苍白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属下只能侍奉到此……以后的事……阁主要多保重……”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终于被风吹散在虚空里。他的身形也缓缓破碎、消散,再度消灭为石紫凝的影子。
      他已耗尽所有力量,在宿主心中陷入沉睡,久久不会醒来。
      
      龙皇并没有去看这一切。
      他只是沉默。然后,慢慢抬头。
      苍蓝的眸子渐渐冰冷,月宫,却是那么清晰,悬在清凉天界之上。
      杀戮,即将开始。
      那是灭世的舞蹈。
      每一个凌犯龙皇尊严之人,都将死!
      
      太子惊恐地四下张望着。他发现,清凉月宫已无法庇护他。龙皇之威严才出现,便仿佛笼盖住了一切。巨大的恐惧紧紧攫压着他的心,他丝毫不怀疑,只要龙皇手一抬,他的身体就会裂为齑粉!
      他再也不敢隐瞒什么,尖声嘶啸道:“叶法善!”
      他已不敢再提这是他的第七重大礼,现在,这些礼物都只有一种用途,那就是保命!
      一个淡淡的影子在他身侧一闪。
      那是个清矍的影子,羽衣长剑,星冠芒鞋,面相苍古,萧然冲淡。
      他只出现了一瞬间,对着太子微微一躬,随即消失。
      清凉月宫的光芒,却忽然亮了起来。
      一缕金黄自桂树那巨大的躯干中腾起,迅速地升到了树梢上。树梢沉浮的金篆玉箓立即闪耀起来,映得整株桂树通透无比,宛如翠玉雕成的一般。点点金黄不住浮动,升沉在翠绿之间,幻变成无数丈余长的黄金光泡,慢慢地溢出月宫,浮沉在月宫周围。
      天空立时变得绚烂,一轮金黄的圆月周围,闪烁着千万点明星般的光点。
      沉闷的战鼓声缓缓响起,宛如一只顶天立地的巨人,在以大地为鼓,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灵;又仿佛一只巨兽的心脏,被剖开在上古的残阳下,声声悸动。
      鼓声越来越响,光泡仿佛幻影浮动一般,中间尽皆浮现出淡淡的影子。
      每个影子都身长八尺,金盔金甲,手握金戈,肃穆而立。他们仿佛是上古战神,经历了一场血战,满身疲惫,驻马休息,一息就是千万年。直到那战鼓声响,才将他们的意识渐渐唤醒。
      逼人的杀气,也自他们身上慢慢沁出。黄金色的光芒越来越亮,鼓得那光泡渐渐涨大,由一丈而扩为两丈。光泡内的人影,也随之长大,完全清醒过来。
      每个人影都发出一声嘶吼,十万光泡,十万战甲连绵成一片,顿时形成一声惊天动地的战嚎!
      天地风雷立即骤变!
      光芒冲卷着凌厉的杀气,形成一片黄金色的战云,十万点光泡迅速挪移着,组合出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种符号,战云亦同时分成八份,隐约呈现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种形状,壮丽无比地耸立在北极天空。
      那轮金黄圆月,就嵌在八阵的正中间。天地间的一切元力,都仿佛受了极大的牵引,疯狂地向阵中汇聚而去。
      八种战云越来越烈,风雷之声轰得人几乎目盲耳聋。
      天空与大地都在轻微地颤动着,仿佛无法承受天地大阵的威能。
      叶法善那消失了的身影慢慢在月宫之前凝结。八种战云形成的力量在他周围冲撞着,他就像是怒海中的一叶浮舟。
      他双手抬起,一连串透明的符文自他手中飞出,消失在战云中。
      顿时,战云疯狂地鼓涌了起来,慢慢地向他手中汇聚。
      八种力量,八种天地间的玄妙,慢慢聚合成一个八卦图的形状,在他掌心缓缓旋转着,终于凝结成型,化为一张高达数丈的金色战旗!
      战旗徐徐升起,悬停在叶法善身后,周围阵云翻滚,战旗却一动不动,仿佛在天穹中张开了一双金光灿烂的羽翼。
      一声轻响,叶法善将旗轴从战旗中抽出。
      ——那不是旗轴,而是一柄没有锋芒的宝剑,黑黝黝的,似是桃木刻成,上面绘满了各式各样的符咒。
      空气仿佛瞬间被抽空,金色战旗脱离了旗轴的束缚,顿时获得了无尽的生命,砰的一声临风展开,在虚空中猎猎作响,挥出数十丈的华彩,随时要笼盖万方!
      同时,清音袅袅,自那柄剑身上发出,剑也仿佛有了灵气。
      猛地,一点精光仿佛睁开了眼眸,倏然自剑身上腾起,贯入天宇深处。苍茫天穹上,一枚紫色的星辰同时闪亮,紫气透下,跟清光缠绕在一起。剑身上不住有眸子般的光华闪眨着,片刻功夫,一共闪烁出七点精光,而天地之间,也被七道清光、七条紫气贯满,天表之上,七枚紫色的星辰闪耀着,肃杀之极,却又带了种莫名的凄艳。
      叶法善小心翼翼地托着那柄剑,全身被剑上宛如眸子一般闪烁的七星之光笼罩。那柄剑渐渐伸长,直至百丈,所有的人,在它之前,都显得那么渺小。
      药师老鬼的眉头深深皱起:“太子,你竟强行将天地大阵的甲兵扩充到十万,这又该造下多少罪孽!”
      太子狞笑道:“为了杀掉龙皇,本王早已不惜一切代价。早知道李卫公心怀不忍,本王特意将此阵交予叶先生驾驭。这上承天地七星之力、下驱十万鬼兵的天地大阵,便是送给龙皇的第七重大礼!”
      他猝然回头,满脸的狰狞立即全都化为了谄媚之色。
      “简主,请与叶先生一齐出剑,杀了龙皇!”
      简碧尘不动,淡淡摇头。
      “我从不与人联手。”
      太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的身形丝毫不动,只是背在背后的手,猛然抓紧。
      轰隆一声响,一座玉台凭空在他身后出现,玉台上的玉刀铮然轻响,跃进了他的手中。太子看也不看,一挥手,刀准确无误地架在了玉台横躺着的人的脖子上。
      龙薇儿仍在沉睡着,完全感觉不到玉刀上的杀气。
      太子脸上的谄媚丝毫不减,柔声道:“简主,请与叶先生一齐出剑,杀了龙皇。”
      玉刀斜斜挑起,刀尖上发出一点光,牵住龙薇儿娇弱的身体,向外摔去。
      龙薇儿的面容,安详得就像是刚开放的昙花。
      摔出了清凉月宫。
      无数金戈在她身周出现,金戈上的光芒将她围住,固定在空中。金戈缓慢地刺向龙薇儿。而同时,万人金甲组成的天地大阵闪电般移动,护住了清凉月宫。
      太子柔声道:“简主,龙薇儿只有一刻钟的性命。一刻钟后,要不是龙皇死,要不是龙薇儿死。”
      他谨然一躬,缓步后退。
      简碧尘的身形僵了一僵。
      他居华音阁主之尊,纵横天下,从无人敢要挟于他。
      只有这位太子,只有龙薇儿……
      他默默存想了片刻,眼前光之凤羽再现,具化成一柄玄凤之羽剑,横亘身前。
      就在此时,一柄金戈已刺穿了龙薇儿垂下的脚踝。
      
      萦绕在李玄体外的定远侯之影,猛然回头。
      火一般的目光,直灼空中急速旋转的天地大阵。
      李玄的痛苦,让他心甘情愿地被定远侯的神识侵入体内,代替他,取代他。他不想再感知、再清醒。
      此时的他,九成的神识都已为定远侯控制。
      龙薇儿的血,从空中洒下来,慢慢溶进这丛火影之中,火影立即怒张。
      那团模糊的火之面容,倏然变得清晰起来,李玄的心感到一阵灼痛,疼痛缠搅成一簇簇凌乱的力量,透过他的血脉灌输进定远刀。
      一串心跳的声音自定远刀上传出。这柄闪烁着烽火的古刀,似乎变成了一枚灼热的心脏,滴着燃烧的血,不住地鼓荡着。
      火影越来越清晰,定远刀直指苍穹,刀气隔空冲撞着天地大阵。
      “公主……”
      一个模糊的声音在李玄心底震响。
      他的目光忍不住望向天空。
      血,化成微尘,自龙薇儿的身体中溅出,纷纷洒向他的瞳孔,就像是漫天的落梅。
      他的心凄痛无比,忍不住站起身来。
      怀中紧抱的苏犹怜,摔倒在地上。
      李玄的目光无法收回,他的身子凭空跃起一丈,向空中飞去。
      苏犹怜像是雪,静静卧在地上。
      她的眸子,在慢慢闭合,却仍执着地望着李玄。
      ——认识我么?我是谁?
      李玄脸上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双手用力抱住了头。
      一些散碎的画面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无法看清楚那是什么,只是觉得好痛苦,好痛苦。
      龙薇儿的血缓缓滴下,那些画面倏然变化,无比清晰地闪现出来。每一抹都如在目前,每一抹都带着那个洁白的影子。
      神山,妖湖,魔宫,大漠……
      巨大的声音在他脑颅中贯响着:“公主……”
      那是多么深情的呼唤,穿越了无比沧桑的岁月,带着漫漫黄沙铁血,将他深深埋住,无法呼吸。
      但他只想看清楚那些模糊的画面,他不想去想什么公主,魔王。
      他的双手使劲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他狂乱地怒吼着,但他的神识,已为定远侯控制。
      他的痛苦,也已那么渺小,无法撼动那个坚毅的男子。
      “公主……”
      他的一只手伸出去,想要拥抱苏犹怜。
      但另一只手,却执着定远刀,傲然怒指苍穹。
      他就像是上古的巨人,被从中劈成两半,面临着截然相反的命运。
      苏犹怜的眸子慢慢闭合。
      龙薇儿的血缓缓滴下。
      都是一生的眷恋,无法割舍。
      
      认识我么?
      记得我么?
      记得曾经的许诺么?
      记得那彻骨寒冷的荒原,与孱弱孤独的雪妖么?
      记得绛云顶上的风么?
      记得为我而刺入胸膛的一剑么?
      记得苏犹怜么?
      
      李玄的泪涔涔而下。
      他不记得。他不记得啊。
      但那又是多么深的眷恋,纵然被剜去了,却依然留下痕迹,永远无法填补。
      他终于看清了,他心中的空,就跟这只雪妖一模一样,一样大小,不差分毫。
      但是他不记得她啊。
      
      烽火轰然怒烧,无数透明的火之旌旗、战甲在他身周隐隐出现,带着西域之黄沙,大漠之苍凉,更助长了烽火之威势,幻化成无边之战阵,逆天而起,激荡成杀伐之风云。
      那是定远侯在催促他。
      李玄的脸色惨变,火烈之战纹在他脸上出现,他的心已几乎完全被烽火控制。
      那是从他心中迸发出的力量,完全无法抵挡。
      他要完成定远侯的传奇,他要拯救他的公主。
      这是他的宿命。他无法抗拒,只能用全部身心,去迎接烽火的洗礼。
      
      但,为何那么悲伤?

      他已无法再拒绝。
      李玄的意识逐渐模糊,已无法再看清楚躺在地上,正在死去的雪妖。
      迷迷糊糊的,他仿佛看到了一幕幻景。
      那是个美丽的雪原,干净,通透,不染半点尘污。
      那里,飞舞着一只小小的雪妖。
      雪妖也是那么美丽,美丽而温柔。
      “愿意跟我在一起么?”
      “愿意!”
      “永远永远陪着我么?”
      “永远永远。”
      他们像孩子一样拉着手,笑着,跑远了。
      那是多么美丽的梦。
      让人泪流满襟。
      
      李玄腾空跃起。一串火泪坠下,在苏犹怜身侧熊熊燃烧。
      李玄化成一道流星,向天地大阵投去。
      他所有的怨恨悲伤,全都贯注进了定远刀中,一道燃开火焰之河,向天地大阵怒轰而去。
      
      那个幻境,只出现在李玄心中。那美丽的故乡,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却无法让苏犹怜看到。
      她只能迷蒙地看到,李玄驾驭着漫天烽火,飞向前世的承诺。
      离开了她,飞向别人的传奇。
      无法忍受的冰冷,像是雪,将自己慢慢包围。
      在自己的荒原上。
      幸好,就要死去了……
      她合上双眼。
      这样,就不须看着他飞向另一个女人。
      不须看着他与别的人生死缠绵。
      不须看着最爱的人的三生轮回,不是与自己。
      静静地,感受生命的河流流淌到了尽头。她的血,漉尽了,沥干了,全都洒进了北极冰冷的土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