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玉碎凤凰叫

  •   太子眉中孕着一丝笑意,四重礼物之后,他似乎已看到了胜利的影子。他指挥着月宫缓缓升起,一面垂首鞠躬:
      “恭请简主降临。”

      凤啼声回响在清凉月宫中,纷落成漫天漆黑之羽。
      一袭黑色的鹤氅,仿佛兰之初绽,在月宫的正中间徐徐打开,被散乱的罡风一吹,立即舞起暗夜之清华,映衬着那张青铜之魔面清冷旷绝,宛如神魔。
      简碧尘轻轻踏在月宫黄金砌就的土地上,所有的情感都被那青铜面具隔绝,宛如霜之羽人,夜之灵仙。
      太子躬身行礼,恭谨无比道:“请简主出剑。”
      简碧尘的眉头皱了皱。
      太子起身,道:“五行定元阵只能将龙皇分解为五行之神心意形体,只有借助高绝的修为,将五行之影打散,分成互不相连的五部分,才能够分别封印。百年前,这一剑由君千殇出手,百年之后,却只有简主能胜任。”
      他细细的眸子孕出了笑意:“君千殇已鸿飞天外,无迹可循。天下修为再没有人能胜过龙皇。但简主却是唯一的例外,因为简主受祈天神术1福佑,有着不败的天命。”
      “就请简主出剑。这一剑出,要不是龙皇被封印,就是龙薇儿死。所以,务必请简主尽全力才是。”
      “简主总该知道,那小丫头身上已被我种下符咒,一切意识都为我所控,我随时都可以杀她。”
      简碧尘显然很明白这一点。他的目光落在龙皇面上。
      五行定元阵的光芒,将龙皇分成了五部分,水金木火土,已然分离。只是,五只手都死死地攥着一件东西,那就是苏犹怜。
      他在怨恨这个女子么?
      简碧尘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忍。
      他虽未亲自莅临,但禁天之峰上发生的一切,却无不历历在目。
      他的目光渐渐冰冷,真气缓缓提起。
      偌大的清凉月宫,骤然冷却。
      罡风,桂树,宫殿,阵法,所有的一切,它们所蕴含的力量全都疯狂地向简碧尘聚拢而来,在他身周三丈处,结成一个巨大的光轮,然后崩解、分化,变成纯粹的力量,为他所吸纳。
      他就仿佛是君王,在他的天下恣意抽调百万大军。
      力量结成光,光结成羽,片片飞散,仿佛是太空中飞舞的玄鸟,渐渐凝成一柄剑的模样。
      一尺,两尺,三尺……
      羽剑不住增长着,摄人的锋芒映得众人须眉尽碧。
      清凉月宫,都不禁受了它的影响,轻微地颤抖起来。太子脸上闪过一阵恐惧之色,单单是站在这柄剑旁,就能感受到那刺骨的杀气!
      这柄剑若是斩出,又有谁能够接下?
      天地震荡,太子脸上脸上慢慢泛起一阵喜色。
      “龙皇,这就是我送你的第五重大礼!”
      
      所有的振动全都停止,那柄剑,已凝为实体,剑身上的杀气,也增至最强。
      简碧尘目中寒光,也最为彻骨。
      封魔之绝剑,一触即发。
      突然,一声娇叱传了过来:
      “住手!”
      一道紫色的身影倏然飞起,剑羽暴射,瞬间穿透了清凉月宫的层层防御,直透而入!
      太子脸色立变。
      失去了清凉钥,九天清凉气与九天罡风无法调动,清凉月宫的防御几乎是降到了最低。而为了潜入大魔国,引动五行定元阵,清凉月宫只能停在禁天之峰上。这也就予偷袭者以可乘之机。
      但龙皇被困,四大神龙未曾赶回来,又有谁会偷袭?
      那人身形极快无比,一闪之间,已窜过了三人身侧。
      简碧尘与药师老鬼都一动不动,太子舞动扇子,将三人护住。那人影却对他们连看都不看,一蓬猫眼般的剑光闪起,飞射到了天香桂树之上。
      清啸声再起,剑光明亮,桂枝断成两截,那人一把将李玄抱起,身子落雷般贯下!
      那人腿长剑长,不是别人,正是石紫凝。
      而她投向之处,不是别处,正是五行定元阵!
      李玄一靠近,本被阵法钳住住的龙皇五行幻影,立即剧烈地晃动起来!
      龙皇低垂的眼眸,猛然抬起!
      巨大的威严,再度君临这片天地。
      
      太子脸色惨变,石紫凝,难道不是他为龙皇准备的礼物之一么?
      她是石国后人,也是普天之下,龙皇唯一不会痛下杀手的血脉,本是最好的护体利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脱离了控制,来坏自己的好事?
      他的眼睛毒蛇般钉在石紫凝脸上,似乎要钻入她眉心处的阴霾,将那个虚弱的影子生生剜出。
      ——心魔,难道你要背叛我们的契约么?
      太子厉声道:“拦住她!拦住她!”
      
      皇极惊世龙甩开郑百年、封常青、边令诚,迈开大步,笔直地向禁天之峰冲去。
      它向来都是这么直,说话直,行事直,连走路也直。绝不拐半点弯。
      咪呜咪呜。
      一阵奶声奶气的叫声传了过来。
      皇极惊世龙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啊,多么可爱的小猫咪啊,你看它通体雪白,长长的绒毛将小小的身子覆盖住,露出一双大大的,纯洁无瑕的眼睛来。它就蹲在路边,两只后爪坐着,两只前爪蹲着,仰着脸,冲着皇极惊世龙奶声奶气地叫,让皇极惊世龙心中不禁涌起了一阵柔情。
      小宝贝,你怎么了?找不到妈妈了么?
      皇极惊世龙将脚步放轻,温柔无比地走近小猫咪,低下头去,一面低低地发出轻柔的声音,一面举起前爪,想要抚摸一下它那软软的,可爱无比的小额头。
      哪知那只小猫咪骤然身子暴涨,瞬间变成了一只三头巨身的怪兽,六眼如铜铃,大口如血盆,冲着皇极惊世龙一声“哇呀呀”的怪叫。
      皇极惊世龙一声惨叫,吓得掉头就跑!
      它完全忘记了要去救龙皇,也完全忘记自己是天下最强大的神龙。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实在太可怕了,皇极惊世龙那颗耿直的心完全无法拐弯,无法承受,就这么闷头疾冲,向外奔去。
      他奔过了山,奔过了河,也不知奔到哪里去了。
      咕噜乐得在地上打滚。
      谁说四大神龙是天下最强大的?明明是我们咕噜么。
      咕噜乐了一阵,又变回了那只玉雪可爱的小猫咪,蹲在路边,奶声奶气地叫着,准备伏击第二条龙。
      多年之后,当四大神龙跟三大宠物成为同事之后,皇极惊世龙犹然对这只乖巧无比的小猫咪充满了恐惧。
      
      石紫凝显然胸有成竹,身子暴射而下,手猛用力,将李玄甩向阵中,跟着嗡然震响,猫眼般的碧光自额头暴散而出,护住全身。她凌空悬浮,冰冷的剑芒已然聚成一朵杀气之羽,向着月宫疾刺而去。
      摩云书院中的学生,石紫凝的剑术最高。气、华、羽、神、仙、圣,剑道中的六重境界,石紫凝已隐然突破剑羽,而晋为剑神。一剑怒冲,嗡然声响中,剑身上突出一道八尺长的剑气,带起一阵星辰般的毫光。这一剑,已颇有高手风范,绝不容小觑。
      太子钢牙几乎咬碎。
      要打败石紫凝并不难,但要在李玄坠入阵中之前打败石紫凝,就千难万难,几乎不可能。
      一旦李玄落入阵中,前世修为觉醒的龙皇,又如何挡?如何破?
      太子顿足捶胸,如丧考妣。
      他绝不该这样轻信,居然和心魔这样反复无常的人结盟;更不该如此大意,没有早早将李玄带走。这家伙真是个祸水啊!
      哪知就在这一刻,奇变陡生。
      石紫凝一剑刺出后,身子倏然降落,竟抢在李玄之前,落入了阵中。
      这一剑的威势,也跟着她一起降落。她姿势不变,真气更提,这一剑威力嗡然暴涨了几乎一倍,带着悍然决然之杀意,猛刺而出。
      剑锋所取者,赫然是苏犹怜。
      
      玄天霸海龙最服膺一句话:读书可以误国。
      这书太可怕了,连国都可以误,何况它一只神龙?
      它虽然自命不凡,但论起修为来,只有皇才可以轻易屠灭一小国。它们四大神龙都没有这份能耐啊。读书可以误国,自然可以屠龙。
      所以,它人生的信条就是:少跟读书人打交道。
      卢家四兄弟虽然摇摇晃晃,被他打得遍体鳞伤,他心中的恐惧仍然未减少分毫。
      那是四位读书人啊,四个书生!
      简直太可怕了!
      这时,龙皇的啸声传遍了神州大地。
      “玉鼎赤!”
      玄天霸海龙吃了一惊。
      虽然呼唤的不是它,但它知道,龙皇有难。
      皇有难,它们必须要赶回去!
      它心中的敬畏更增——这四位书生才到大魔国来,就让皇陷入险境,书生太可怕了!
      它的斗志几乎降到了最低点,甩头摆尾,就要向禁天之峰飞去。
      太可怕了,还是呆在皇身边安全些。皇是无所不能的。
      卢家四兄弟忍痛咬牙,同声道:“休走!”
      玄天霸海龙应声住脚,四只粗大的龙腿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们会不会再拿着书砸自己?
      还会不会用读书声那样的贯耳魔音折磨自己?
      太可怕了!
      玄天霸海龙使劲克制着,才没有叫出声来。但看在卢家四兄弟眼中,这幅景象就变成了这样:这只庞然大物转过身来,幽深的眸子充满杀机地安静看着他们,大嘴忽张忽翕,似是要将他们吞噬。
      不能再等待了啊……
      剧痛自他们骨髓深处崩生,卢长涣一声清啸,长吟道: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卢家四兄弟精神陡然一长。
      玄天霸海龙立即一阵头晕眼花。它那颗多疑而敏感的心完全被一个念头充满。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我不会啊!
      我不会啊!!
      我不会啊!!!
      玄天霸海龙又急又燥,又羞又愧。只听轰然一声暴响,一面巨大的旌旗缓缓自卢家四兄弟面前升起。
      旌旗样式奇古,几乎没有任何花纹,只在中间绣着九只太阳,每只太阳中间跳跃飞舞着一只三足火乌。日乌宛如活的一般,迸发出炽烈的火气,那柄旌旗就宛如燃烧着一般,呈现出一朵烈焰之红莲之形。
      玄天霸海龙神色骤变:“九极定乾旌?”
      他心中的敬畏惊惧更胜,忍不住尖叫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最怕九极定乾旌?”
      书生难道是无所不能的么?
      玄天霸海龙乃秉水所生,水能克火,连玉鼎赤燹龙那么凌厉的先天真火,都无法对它造成任何伤害,但天之九阳并非普通的先天真火,那是宇宙开辟时初孕的阳火真炎,不灭不死,后为天帝十子所得,修成大日之身。天帝十子修为突飞猛进,变得骄狂起来,不守天条,十日同时悬照大地,几乎将亿万生灵全都烤死。终于惹怒了上古大神后羿,伐建木为弓箭,连歼九日。后羿也因力尽而死。
      那时,玄天霸海龙还是一条小小的龙,十日临空,火海遍天的场景让它印象深刻,永远都无法从心底抹去,已成为心理阴影。此时重与九日相逢,而且操纵九日的还是最可怕的读书人,怎不让它面容惨变!
      卢家四兄弟哪里想得到它这么丰富的心理活动?一曲吟罢,四兄弟都是精神一长,口中不停念动各种咒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大音稀声,大象无形……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太史公曰……其身正,不令而行……”
      “赵客曼胡缨,吴钩霜雪明……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随着一声声长吟短咒,九极定乾旌上的九枚太阳,一一迸射出炽亮的光芒。日中神乌发出嘹亮的啼叫,似要离旗而出。只是它们的双目全被剜去,神魂受了九极定乾旌的制约,一时未能脱躯变化,展现阳火金炎的真正威力。而封神炼魔绝灭光线被龙皇抽去之后,神乌威能又减了一半。饶是如此,阳火金炎暴射,仍将玄天霸海龙的身外灵台消蚀了极大一块。
      但最创伤玄天霸海龙的,不是九极定乾旌,而是那不住贯耳而入的念书声。
      那个念头也不住在它心底翻腾: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他会不会也让自己吟一首???
      我不会啊!
      我不会啊!!
      我不会啊!!!
      卢长涣双目精光暴射,他们四兄弟的修为别出蹊径,可借圣贤之书将真气凝结,灌入九极定乾旌中。杀招已然成型。
      九只神乌全都鼓踊奋飞,脱离旌上太阳束缚,显出几丈长的本身,傲然骄啼,围着九极定乾旌激烈飞舞,有时撞在一起,便迸射出一团激烈的火花。
      九阳聚首,一击破天。
      这就是卢长涣敢于挑战玄天霸海龙的秘密武器。
      但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玄天霸海龙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四只龙肢不住抽搐着,口吐白沫,竟然晕了过去。
      卢家四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头威力无双的神龙怎么了。
      难道它忽然发了羊角疯?
      太可怜了。卢家四兄弟对敌人是仁慈的。他们围坐在玄天霸海龙身边,决定念《往生咒》《斩鬼录》《逍遥游》《易经》来超度它。
      他们说做就做,朗朗读书声立即响起。
      为什么玄天霸海龙口中的白沫越来越多、眼越翻越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