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云拖玉下昆山

  •   青帝真炁龙化成一阵烟,飘然而下。
      三条龙都走了,它才不会那么笨,还留在峰顶呢。
      要是有什么出血出力的事,还不轮到他头上?龙皇虽然伟大英明,但当只有一个选择时,无论多么英明,做出的决断都是一样的。
      它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暖暖的秋天,暖暖的北极冰雪,睡上暖暖的一觉,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它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一阵哈哈狂笑自天空降落,青帝真炁龙抬头观看,只见一只很好看的玉舟停在空中,一朵透明的曼荼罗花自舟中缓缓降落,一人银盔银甲,站在曼荼罗花瓣中,手持一柄光华闪亮的宝刀。
      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半点高手的样子。
      可一看到那人的模样,青帝真炁龙就像是被打了一拳一样。
      太丑了!
      “鼻屎。”
      青帝真炁龙用精准的语言给他下了个定义。
      胡突干雄姿英发地站在它面前,期待一双赞叹的眼睛。
      他就是美之化身,不是么?这凌空一跃,凝结了他多少美学的心得啊。
      他为青帝真炁龙这一句话而窒住,感到困惑不已。
      “鼻屎?什么鼻屎?”
      青帝真炁龙轻蔑地瞥了一眼,道:“你长得像鼻屎。”
      胡突干暴怒了。
      怎么可以将胡大老爷与那么恶心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怎么可以?
      胡突干大吼一声,真气贯注进金刚刃!
      刃身上那虚无的花影立即旋转起来,飙射出一朵朵惨烈的杀戮之花。胡突干一声大喝,身子倏然消失。
      下一瞬间,他已出现在青帝真炁龙巨大的脑袋之后,金刚刃怒卷狂风,向着青帝真炁龙一刀劈下!
      青帝真炁龙打了个哈欠,手指向后弹了弹。
      胡突干惨叫一声,金刚刃脱手飞出,笨重的身子摔在了十几米外!
      青帝真炁龙仰头,却看到龙薇儿花容失色,尖叫道:“你……你不要杀我!”
      青帝真炁龙摇了摇脑袋,依旧觉得很无聊。
      “鲜卑。”
      
      这时,一声龙啸贯穿了周围千里空间。
      “玉鼎赤!”
      龙皇那宇宙一般浩瀚的威严瞬间弥漫整个大千世界。
      玉鼎赤燹龙悚然动容!
      玄天霸海龙悚然动容!
      皇极惊世龙悚然动容!
      青帝真炁龙悚然动容!
      它们齐齐飞舞而起,向着禁天之峰飞去!
      开小差被龙皇发现了!这下惨了!
      而更大的惊惧笼罩着它们那颗强大但柔弱的心:
      龙皇有危险!
      
      太子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不要呼唤四大神龙了,它们是不可能赶过来的!”
      石星御没有回答。
      他怔怔地望着虚空。
      空中,是飘散的碎屑,三生石的碎屑。
      一点点,微小的轻尘,浮在空中,飘过石星御的眼前。
      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自己生命中飘走,飘过百年的轮回,飘过三生,永远都不会回来。
      那一点点一丝丝一缕缕的三生幻影,已不在了。
      它不再是寄托了三生影像的奇异之石,只是碎尘,浮屑,没有半点光彩,没有丝毫回忆。
      没有回忆了,连最后的这点牵挂,也都消失殆尽!
      一点泪光自石星御苍蓝的眸中溢出,消散,化成一样的微尘。
      心,痛如尘。
      那是向他最后的告别么?
      只是为了最后见他一面,最后向他道一次别?
      石星御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他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
      没有了你,我的生命有何意义?
      
      天香月桂扶摇而起,缚着李玄缓缓向天外飞去。随着李玄离得越来越远,石星御那玄色的影子,振动就越来越小。五行定元阵精光大盛,拉得那五只影子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远。
      阵法的力量,已几乎将石星御完全控制住。只需要再多加一点,就可将他封印。
      石星御之面上,却没有惊惶,只有怅惘。
      仿佛沉浸在三生的一回眸里。
      不再关心生死轮回。
      他紧紧执着苏犹怜的手,紧紧的,带着怨念与执着。
      他唯一憎恨的,就是这个苍白的女子。
      上天入地,他都不会放过她!
      
      青帝真炁龙昂起巨大的龙头回望,禁天之峰上冲天的光芒映进了它的眼帘。
      它的龙颜立即变了。
      这么强大的光芒中,居然看不到龙皇的威严!
      皇,出了什么事?
      它骤然一个转身,身子腾空而起,向禁天之峰冲去。
      猛地,一个人扑了上来,一把抱住它的大腿,用哀求的声音道:“你能不能告诉我,‘鲜卑’究竟是什么意思?”
      青帝真炁龙不耐烦地道:“快放手,我要去救皇!”
      胡突干大声道:“你要不告诉我,我死都不放手!”
      那好办,青帝真炁龙一声龙吟,一道巨大的龙卷骤然出现,饿龙一般卷起胡突干的身躯,砰的一声狠狠砸在地上。
      青帝真炁龙嘟囔了一声:“鲜卑!”就要腾空而起,去救龙皇。
      但就在它刚离地的瞬间,大腿又被紧紧抱住了。胡突干炽烈的目光中充满了求知的渴望:“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感觉到这之中充满了语言的艺术之美啊!”
      “我要领略它!”
      青帝真炁龙歪着头看了他一眼。
      它确定,它看到的是一只秃着头,满脸黝黑,暴牙环眼,面目丑陋的家伙。
      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谈什么语言的艺术之美?
      但胡突干那炽烈的目光强烈地感染了青帝真炁龙。它想起了那段岁月,那段它尽全力用语言的艺术之美感染皇的岁月。
      啊,多么美丽的回忆啊!
      呕……有这样的回忆的时候,能不能不用你那张脸对着我?
      青帝真炁龙使劲一腿将胡突干蹬开。它不能再在这里多做停留了,皇需要它。
      胡突干冲上来抱住它的左腿:“求求你,告诉我吧!”
      狠劲一脚,蹬开,肚破肠流!
      胡突干冲上来抱住它的右腿:“我一定要了解这份美啊!”
      巨大的龙卷,吹开,血肉横飞!
      显然,青帝真炁龙轻视了胡突干对于美强烈的攫取欲望。几十个回合下来,青帝真炁龙都气喘吁吁了,胡突干眼中的炽烈表情却丝毫都不减。
      尽管他已经遍体鳞伤,但美的诉求让他不屈不挠一次又一次地扑了上来。
      龙卷,一次比一次大,却无法击退蟑螂一样的胡突干。终于,青帝真炁龙精疲力尽,它抓着胡突干,声嘶力竭地吼道:“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我?我要去救皇!”
      胡突干:“求求你,告诉我,什么叫鲜卑!”
      青帝真炁龙热泪盈眶。
      这个人,真有着为语言的艺术之美而献身的精神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有着同样的执着。
      所谓佞臣,难道不是将语言的艺术之美运用到巅峰境界的执人么?
      “所谓鲜卑,就是鲜有之卑鄙的意思。”
      他不耐烦地打发了胡突干,想要飞起。没想到他的大腿被更紧地抱住了,胡突干的眼神更炽烈,求知欲更强:
      “什么叫执人?我能感觉到渗透进这个词中的美啊!”
      “执人就是执着之人!你不要再问了,我现在处于哽咽期。”
      “哽咽期!哽咽期!好美的名字!告诉我告诉我!”
      “你……你难道从我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么?我在哽咽啊!当然是处于哽咽期!”
      一人一龙,紧紧拥抱着,探讨着伟大的语言之艺术之美。谁都无法离开谁。奇怪的是,青帝真炁龙居然颇有知己之感。
      皇,伟大的皇,不是我不肯去救你,实在是因为我脱不了身啊!
      
      太子疯狂地大笑起来。他准备的第三重陷阱,已然发挥了效用。
      矫圣旨之名,以摩云书院的弟子去牵制四大龙神,断其左膀右臂。
      这是他送给龙皇的第三重礼。
      胜利的曙光,一点点自地平线下升起,终将撕裂苍蓝的天穹。
      
      从胡突干被第一下龙卷击中,鲜血飙出之时,龙薇儿就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人与龙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胡突干绝对没有办法战胜神龙的,连挡都挡不住!
      当然,她不知道后面戏剧性的发展。
      她一定要做些什么,拯救胡突干。否则,他一定会被杀死的!
      但她的修为实在太低了,连剑羽都未修成,囊中宝贝虽多,但以她的修为,还运用不了。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回去搬救兵!
      龙薇儿眼睛一亮,想到了这唯一可行的办法!
      她驾起逐日旭光舟,一溜青烟地跑回了书院。那时,青帝真炁龙正吐出那句“鲜卑”。
      先找紫极老人!不在。
      再找谢哥哥,不在。
      又找六大常傅,咦,怎么也不在?
      龙薇儿没有主意了,驾着逐日旭光舟,在书院中乱窜。猛然,她发现一个人,正躺在绛云顶上晒太阳。
      那是龙穆。书院中一个人都没有,对于龙穆来讲,实在是难能可贵的清闲片刻。他很想躺下来,好好想想最近的事情。可惜他刚刚合眼不多久,就被一声尖叫惊醒!
      “龙穆哥哥,快救命啊!”
      龙穆睁眼,就见龙薇儿一脸惊惶地奔过来,抓着他的手就向外拖。
      龙穆有些奇怪:“没有人追你杀你啊,救什么命?”
      “同学们在挑战四大神龙,死的死伤的伤,你再不去,就全军覆没了!”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对这样的事没有兴趣。”
      “可是……你要是不去,胡突干哥哥就没命了!”
      “没兴趣!”
      “李玄哥哥就没命了!”
      “没兴趣!”
      “苏犹怜姐姐就没命了!”
      “没……什么?你说什么?”
      龙穆脸色一变,翻身而起。虽然梦魔已经死去,他心中的阴影几乎完全解开,但他仍记得跟李玄的赌约。对于这个美丽的雪妖,他的心依旧有着一份牵挂。
      龙薇儿吓了一跳,怯怯地道:“苏姐姐被龙皇抓在手中,咬牙切齿的,边上好几个人围着打……我远远地看到的……好可怕……”
      龙薇儿这语无伦次的描述让龙穆的行动骤然快了起来,他一声长啸,窜上了浮空岛。轰然暴响中,流星般向北极飞去。
      “龙皇么?难怪我无法找到她的踪迹啊……”
      龙穆英俊的面容渐渐冷肃下来,地狱之国打开,王子率领着万千暗黑军团,蜂拥而出,即将扰乱这片大地。
      北极大魔国就在眼前。
      透过浮空岛的彩光,他看到了正和青帝真炁龙纠缠的胡突干。
      他才不会去救他呢。他要给龙皇一个惊喜。
      他眉峰抬起,目光锁住了禁天之峰之顶。
      那上面,沉沉的阴云也锁不住一片紫芒。
      那是龙皇运用无上威严,从九极定乾旌中提炼出的大绝灭光线,也是龙皇用以镇压群魔的秘宝。
      若是这枚宝贝粉碎的话,被镇压的群魔将破空出世。
      伟大的龙皇会如何呢?
      龙穆嘴角浮现出一丝阴冷的微笑,浮空岛迅捷无比地向绝灭紫珠飞去。
      
      龙薇儿静静立着,目光渐渐变得空洞。她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机,就像是一只木偶一般。她静静地躺了下来。
      她的使命,就是将这个讯息带给龙穆,然后,就会成全第四重大礼的杀劫。
      一团金黄在她身侧出现,托着她慢慢升起,飞入朗朗的天空中。
      那里,有一轮无比巨大的圆月。
      
      极地深处,紫光笼罩。
      紫珠泛着淡淡的光芒,似是在警告每一个靠近者:近则必死!
      无数绝灭光线自紫珠上腾起,汇聚成一朵紫色莲花,缓缓降入禁天之峰下的巨大深洞中去。一阵哀嚎隐隐腾了起来,大魔国的地面也随之引发一阵轻微的震动。
      以龙皇之威严与四大神龙之元气贯注的绝灭紫珠,正承担着大魔国最重要的任务——镇压群魔。
      如果毁掉这枚紫珠呢?
      就算不能重创龙皇,也势必会闹得他手忙脚乱。
      而元气贯注于其中的四大神龙,是否也会随之重伤呢?
      龙穆嘴角斜斜挑起一丝嘲讽的笑。这让他像极了筹谋着恶作剧的孩子。
      极地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投下淡淡的影子,宛如照耀着一株初春的花树。
      他始终都交织在花树的光与暗之间,是恶魔与孩子的结合。
      双手合十,背后,浮空岛上那巨大的佛像也跟着双手合十。一点精光自他额头迸发而出,佛像的双眸之间,却张开了一只天眼,毫光柔和,聚成一条线,与龙穆额头的精光相连。
      那一瞬间,龙穆身上一切芜杂全都被剥离,他双手缓缓张开,升到半空中,脸上尽是慈悲柔和。
      光芒绽放,聚成一朵巨大的光之白莲,浮沉在龙穆周围。龙穆盘膝静坐,庄严之光芒将他环绕住,他低眉闭目,就似是一尊古佛,在宇宙的烦嚣中寂静。
      然后,他双眸倏然张开。脸上又恢复了光与暗之王子的冷傲,一片庄严,尽皆化为一朵莲花,在他手中蓬然开放。
      “和我一起陨落吧,龙皇!”
      白莲轰然暴涨,向绝灭紫珠飞去。
      紫珠也仿佛感受到白莲中蕴含的巨大威能,绝灭光线骤然顿住。
      禁天之峰上的青天忽地大放光明,那轮烈日是如此大,如此亮,阳光如同实质一般,轰进了紫珠。
      紫珠顿时盘旋宛如山岳,周围尽是密密麻麻激烈旋转着的绝灭光线,向白莲绽开。
      白莲与紫珠撞在一起,却无声无息。
      白莲就似是一抹含愁的影子,沁入了紫珠之中。
      紫珠倏然收缩。
      一声悠长的佛号在大千世界中回响,龙穆突然一口鲜血喷出。
      紫珠缓缓散成三瓣,每一瓣中,都包着一朵莲花。莲花盛开,中间坐着一尊小小的佛陀。白衣,肃穆,头上顶着小小的金冠,面容与龙穆一般无二。他们齐齐望向龙穆,脸上显欢喜之容。
      龙穆也合十做欢喜之色,手向下一指。
      三尊佛陀脸现慈悲之色,亦是双手向下一指。
      紫珠宛如天人五衰时的病垢,自白莲上坠落。
      刹那间,紫芒大盛,幻化成纯粹的封神炼魔绝灭光线,向禁天之峰下、龙皇封住群魔的无底洞轰去。
      群魔一齐悲号,似乎看到了他们的命运。
      那是注定的,它们永远都不会获得救赎。
      群魔出世,只会成为牵制龙皇的第四重礼物,陨落在它们曾拜为王者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