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家玉龙开九关

  •   “龙皇,再度在封印中沉睡吧,永远地沉睡!”
      “承受我的第二重大礼!”
      太子折扇倏然一合,凌空向下一指。
      摔在地上的五行定元阵之阵图宛如受到了牵引一般,倏然跃到了空中!
      精光大盛,不住地自阵图中撕裂而出,贯满禁天圣殿。
      那是晶亮、纯粹的光,没有半点渣滓,无形无色,纯粹之极。
      光的一段,聚拢在药师老鬼的手里,而另一段,则聚合成一座巨大的五行定元阵,将整个圣殿都困在中间。
      圣殿中本来布下的那个暗之五行定元阵,那个用来聚敛九灵儿魂魄的阵法,此时化为暗夜妖红的赤黑之洞,与天上月宫中晶亮的光之阵图相映衬,一光一暗,将龙皇封锁在中间。
      龙皇脸色激变,左手倏然抬起,上指苍天。
      “我威……”
      一句清啸才呼到一半,倏然止住。
      因为那苍远的青天已经不见,永远晴朗的北极天空,竟阴云密布。
      那不是云,而是密密麻麻的甲胄,是万千精兵。
      每一名精兵身上,都披着闪亮的盔甲,盔甲上布满了符箓,克制着龙皇的力量。他们的面容,却是苍白的骷髅,宛如征战千年的亡灵。
      同时,光之阵图发出一阵山岳崩摧般的巨响!
      禁天之峰猛然断裂成无数截,凌空瓦解。
      龙皇的身躯却并不降落,因为那无形的光,已将他死死困住。
      猛然一声清响,他体内的四极逍遥剑竟不受他的控制,冲霄而起,化为一道长几百丈的龙气,横亘在他头顶。清响之声不绝,玄陛天书,两藏千佛珠,九灵御魔镜,也纷纷暴散成清光,弥漫在龙皇身侧。
      精光耀眼,横亘百里,将龙皇的一切去路全都围锁住。
      龙皇一声悲啸,他的身体忽然变得透明。
      普天之下,三界之中,他唯一惧怕的,就是五行定元阵。
      那几乎是专为他而打造的阵法,绝不容他有丝毫的抵抗。
      一道道影子自他身上剥离,整齐地排列成一行。水、金、木、火、土,玄、白、青、赤、黄,五个不同颜色而又透明的龙皇影子矗立在五行定元阵的光芒中,全都不能行动分毫。
      他的无尽威严,无穷力量,也全都被分成了五重,每一重就是一片影子。
      一重影子中只有水,为玄色。
      一重影子中只有金,为白色。
      一重影子中只有木,为青色。
      一重影子中只有火,为赤色。
      一重影子中只有土,为黄色。
      这五行定元阵,乃是借助四种先天秘宝与天地清浊之气,将阵中之人分解为纯粹的五行之气。
      五行之气相互混杂嬗变,是为万物。若各各分离,则为无知无觉之物。既然无知无觉,也就不难打败、镇压。
      这就是五行定元阵的秘密。
      这秘密说起来容易,但要想成功,却谈何容易。
      人为万物之首,五行入体,已具灵气,是为魂魄精灵。尤其是修道之人,心神坚定,五行化为神通,稳固无比。要想将它们纯化、分离,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若有半点不纯,则不能完全封锢,功亏一篑。
      尤其是龙皇这样的人,已得天命,秉天而生,一点细微的力量,都可化为绝杀。
      所以,必须用太初四宝为导引,才能够将龙皇困住。
      太初四宝,乃是由先天纯阳之气所化,阴阳二气,又是五行之源,因此,才能将五行之金木水火土轻易自龙皇躯体内分离出去。
      五行定元阵能困住他一次,就能困住第二次。
      这就是苏犹怜的绝杀。
      她从上禁天之峰起,就筹划好了这一绝杀。
      要杀龙皇,必须要用五行定元阵。
      要布五行定元阵,必须聚齐光之四宝。
      普天之下,也只有龙皇自己,才能重聚光、暗四宝。
      而她,就利用龙皇的希冀,让他亲手集齐太初四宝,在自己的脚下布好阵图,然后投身进去。
      她用他的爱情杀死他,来守护自己的爱情。
      
      水为神,灵变。
      金为心,神通。
      木为意,太虚。
      火为形,钧烈。
      土为体,不朽。
      然后分别镇压,只要封印稳固,则永世不得逃脱。
      水金木火土,五行定元,五个影子越来越清晰。龙皇的本身,却越来越消淡。
      他的手,仍然紧紧扼住苏犹怜,那是刻骨的恨意。
      他无比地憎恨着这个苍白的女子,并不是因为她陷害他,而是因为她毁灭了他最后的希望。
      他不是不知道,让五行定元阵重现世间有多么危险。百年来,他提到五行定元阵几个字,都禁不住因愤怒而颤栗。
      他也不是不知道,光暗四宝,彼此感应。集齐暗之四宝,光之四宝便在不远。他将亲手把自己的生命,置于极大危险之中。
      但他依旧决然涉险,只因为那已是他唯一的希望。
      ——可如今,连五行定元阵都找不出九灵儿的魂魄,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为何这么残忍,将他所有的希望都打碎?
      他憎恨她,甚至超过了太子。
      就算身入地狱,也要拖着她一起下去!
      绝不放手!
      
      突然,其中的一个影子动摇起来。
      那是玄色影子,五行中的水。
      太子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般,一个箭步就窜到了药师老鬼身后,抓住他的衣襟,惨声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药师老鬼却丝毫都不动容,双目盯着五行定元阵中的影子,目中神光变幻,缓缓道:“我听说龙皇再出世之时,只取回了心意形体,留着神并未取回。也许,是由于不完整,才无法再度完整封印……”
      他抬头,看着桂树上紧缚着的李玄。
      “据说,龙皇之神,就封印在他体内。”
      李玄目光安静无比,似乎根本听不到他们说的是什么。
      太子跳了起来:“杀了他!赶紧杀了他!”
      药师老鬼轻轻挥袖,挡住了他。
      “不能杀。他一死,龙皇之神立即就会回归。神为龙皇前世修为,由于并未被五行定元阵封印,因此李玄一死,龙皇立即就会回复前世修为。”
      “没有被五行定元阵封住的前世修为。”
      太子脸色苍白。他自然明白,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五行定元阵已经封住了龙皇的今世修为,绝没有办法再对付前世修为。
      怎么办?
      他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药师老鬼沉吟着,道:“立即将李玄带走,越远越好!只要离得足够远,以龙皇被困住的修为,是无法取回神的。而只要将龙皇封印住,他就永远都无法取回前世之神!”
      太子大喜,厉声道:“赶紧将他带走,赶紧!”
      他吼了一阵,忽然笑了起来。
      “我是被吓傻了么?清凉月宫只有我能指挥得了。看来只能由我亲自押送了。”
      玄影剧振,龙皇发出一声激烈的啸声。
      “玉鼎赤!”
      
      玉鼎赤燹龙终于逃出来了。
      为什么说是逃?
      因为它受够了五行定元阵,受够了雪妖。
      四次进阵,它受了多少痛苦!连修为都减少了不少。虽然玉鼎赤非常不屑于修炼,因为有龙皇在就足够了,但它仍然很痛惜失去的修为。所以,它坚决不再进阵了,连五行定元阵都不愿看一眼。
      离得越远越好。
      所以,虽然龙皇告诉它,这次不需要它们配合,但聪明的玉鼎赤还是不愿意呆在禁天之峰上。它扯了个谎就逃了下来。
      反正龙皇大人能搞定天下任何事情,它呆在那里也没什么用。
      溜达溜达去。
      它看到了三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
      三个女孩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打扮得也一模一样,手中拿着的剑也一模一样。
      神圣的玉鼎赤对女人没有兴趣,所以玉鼎赤决定走开。
      不如溜达溜达去。
      三个女人却不让它走开。
      “我叫崔蔼然,是大姐。”
      “我叫崔嫣然,是二姐。”
      “我叫崔翩然,是三姐……不对,是三妹。”
      三人一齐叫:“我们要杀你!”
      杀我?
      玉鼎赤歪着巨大的脑袋看着她们。
      为什么要杀这么有风度有爱心有幽默感有身份的龙呢?
      难道她们不懂得欣赏与崇拜么?
      还是说,这只是个玩笑?
      它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尖叫着冲了上来。
      三把剑闪着光,刺在它身上。不痛不痒。连它那巨大的鳞片都刺不透。
      果然是玩笑啊。
      玉鼎赤放下心来。对于这么有风度有爱心有幽默感有身份的龙,谁忍心杀呢?
      不保护珍稀物种了么?
      还是溜达溜达去。
      它倒背着手,悠闲地踱着步子,向外面走去。
      咦?什么东西叮叮当当地响?它奇怪的转过身来,就见崔氏三姊妹正恶狠狠地朝着它的尾巴一阵猛砍,砍得火星四冒。
      她们真的想杀我么?
      玉鼎赤迷惑了。它巨大的眼睛中含满了泪水。连这么有风度有爱心有幽默感有身份的龙,都忍心下手?
      玉鼎赤的双眼中长含泪水。
      可是,就算我被五行定元阵和雪妖那妖女折磨得只有一半修为了,就算我还要分出一半的修为来封印妖魔,就算我是四大神龙中修为最低的,可也不是你们三个傻女人能欺负的啊。
      玉鼎赤轻轻甩了甩尾巴。
      三声惨叫,崔氏三姊妹全都暴跌出去。
      强大的玉鼎赤满意地笑了,背着手又开始踱步。
      继续溜达溜达去。
      
      玉鼎赤燹龙溜走的瞬间,玄天霸海龙也立即就溜了。
      它才不受这份罪呢!
      它的修为,只能为龙皇跟自己使用,可不能便宜了那只小小的雪妖。玄天霸海龙轻轻吐出一阵水雾,将自己隐没。这样,它就不用怕别人发现了。
      找个地方喝水去吧。
      它溜下了禁天之峰,想找个有清澈甘甜之水的地方。
      枕石漱泉。
      突然,它身体周围出现了无数细小的剑芒,每一把剑芒都是圆鼓鼓的轴形,并没有尖锐的锋。玄天霸海龙有些奇怪,倏然,那些剑芒全都打开,却是一本本的书形,无数的文字在上面滚动着,同时,朗朗读书声在他耳边响起。
      玄天霸海龙立即头晕眼花。这辈子它最怕的就是读书了!
      它宁可去撞墙去挖山去赴汤去蹈火,也不愿意读书啊!
      为什么呢?
      因为他体型太大了啊!
      这么大,这么巨大的一条龙,拿着一本小小的书在认真地读,这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一定会笑死人丢死人的。所以玄天霸海龙谈书色变,一生跟书绝缘。
      但有的时候,龙就是会有这样的强迫症,越怕的东西,就越无法避开。这些书跟文字才一出现,玄天霸海龙的目光就忍不住盯了上去,紧紧盯着。书旋转,文字滚动,它的目光也跟着旋转、滚动。
      它的双眼变得一圈、一圈、又一圈,越转越晕,终于忍不住仰天摔倒在地,巨大的身躯砸得周围的山都振动起来。
      它闭着眼睛,一阵狂吼,龙气冲出,将这些剑芒全都炸裂。
      头晕才稍微好了些,它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就见面前站着四位白面书生,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卷讨厌的书。
      玄天霸海龙立即就准备撤。
      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可一般说不清的,都是他这个兵,而不是秀才啊!何况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本书!
      太可怕了!
      卢家四兄弟也吃了一惊。
      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焚香沐浴,颂读了一整天圣贤书后的一击,居然只是将玄天霸海龙打了个跟头,丝毫未伤。
      如果他们知道,玄天霸海龙之所以会摔倒,根本不是因为剑芒之威力,他们又会多么吃惊呢?
      四大神龙,真是太可怕了!
      他们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无力感,在校小学生跟神龙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们会死么?
      那就舍身取义吧。
      卢家四兄弟挺起了胸膛,目光坚毅地看着玄天霸海龙。
      玄天霸海龙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他们……他们要干什么?
      它那颗多疑的心,禁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难道他们想抓起我来,逼着我念书念到老么?
      太悲惨了!
      一想到它的下半生将要与书相伴,一双硕大强壮粗暴的爪中拿着一本书,玄天霸海龙就觉得简直是末日景象。
      龙威怒发,伴随着一声惨叫:“不要过来!”
      海涛声自虚无中飘起,那是玄天霸海龙的身外灵台,怒发而为天崩地裂的海啸,轰然卷出。
      可怜卢家四兄弟根本没有这种恶毒之心,就被灵台怒涛击中,遍体鳞伤,摔倒在地。
      而玄天霸海龙也目光呆滞,受迫害妄想症发作,不住喃喃道:“书!书!书!”
      
      皇极惊世龙身子重重砸在山峰下面,没事。
      玄天霸海龙足足诱惑了它半个时辰,才让它同意一起逃走。
      “干吧!”
      随着一声强健有力的吼声,皇极惊世龙砸在了禁天之峰下面。玄天霸海龙早就没有了影子。
      皇极惊世龙不知道该去哪里,它就走向自己本命的方向。
      它秉地而生,地为西,它一摇一晃地向西走去,心中很茫然。
      它习惯了呆在龙皇身边,龙皇说做什么,就大吼一声“干吧”,执行皇命。现在让它逃出来,它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它采了一朵冰花,拿在爪里,觉得百无聊赖。
      ——还是回去吧。还是呆在皇的身边舒服些。
      皇极惊世龙转身向回走去。
      一只暗红色的灯笼在它面前隐约出现,刹那间鬼气森森,四周忽然暗了下来。红灯在万条黑气中载沉载浮着,发出一声悠长的鬼吟。
      皇极惊世龙并不怕鬼。身为四大神龙之一,它无所惧怕。何况,再狞厉的鬼也禁不住它龙威一振。
      它摇了摇巨大的脑袋,猛地红灯爆开。
      一点剑光迅捷无伦地向它刺了过来。剑光一闪,已到了面前,直取它的左眼!
      皇极惊世龙一呆,不明白红灯怎么会变成了剑光。它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龙尾已横扫过来,啪的一声将剑光击成粉碎。
      郑百年一个倒翻跃回,脸色已苍白。
      方才那一剑,已出尽了他的全力,又在红玉掩护之下,却仍不能创伤皇极惊世龙。
      皇极惊世龙歪头看了他们一眼。
      敌人。
      它发出了一声嘹亮的怒吼。
      敌人就要歼灭。
      嗵嗵嗵一阵爆响,皇极惊世龙庞大无比的身躯冲了过来。
      封常青一声惨叫,双腿一动不动。他已经吓晕过去了。郑百年抓住他的衣领,使劲一甩手,将他丢了出去。身前涌来一阵大劲,皇极惊世龙狠狠撞在了他身上。
      郑百年一口鲜血喷出,喀喇喇几声响,左胸八根肋骨一齐折断。
      边令诚抱着红玉一阵狠跑,远远听着皇极惊世龙嘹亮的龙吟声,腿肚子一阵抽筋,噗通一声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