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天亦老

  •   石星御周身一震,冰冷仿佛藤蔓,伸出尖锐的触脚,瞬间爬满整个世界。
      他仿佛感受到什么,惊恐地睁开双眼。
      他看到的,是一点点淡碎的烟尘,呈现出七彩之色,宛如最通透的琉璃,在他眼前飘散。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象,忍不住心神一窒。
      这美,美得凄艳,美得窒息。美得让他的心,抽搐般痛了起来。
      他用尽全部心力,嘶叫道:“不!”
      九灵儿,就在他面前,化为最凄艳迷离的琉璃尘埃。
      从点在他额头上的那一指开始。
      那一指,点点破碎。
      那破碎,蔓延开去,无可挽回。
      她就像是一个美丽的梦,在缓慢无比地醒来。醒来,无论多么美丽都将失去。
      石星御狂叫道:“不!”
      他冲了上去。
      五行定元阵立即被他狂乱的威严冲得四分五裂,他冲上去,抱住了九灵儿刚刚凝聚的身躯。
      身躯在碰触到他的瞬间,亦化为琉璃之尘。
      九灵儿在微笑,但她的微笑是在告别。
      ——放开我吧,我们的缘分已尽了。
      “不!”
      石星御用力抱住她,她的身躯立即化为无数七彩的尘埃,飘空舞着。无论他多么用力,都无法抱住一片真实。
      他狂乱地伸出双手,想要将九灵儿化为的尘收束,龙皇之威严在禁天之峰上咆哮着,化为无边的龙气,化为能顷刻间屠城灭国的可怕招数——但无法收束住这越散越细的香尘。
      “不!”
      他狂乱地在峰顶踉跄行走,宛如一条在上古破碎的天穹下绝望飞舞的巨龙,幽蓝的长发就是他天地间唯一的伴侣。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琉璃之尘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他的双目血红,充满了绝望。
      失去,在得到的一刹那!
      巨大的喜悦逆转而成的绝望,几乎将他击溃。
      他猛然一把将苏犹怜拖过来,五行定元阵化生出的太极丝毫无法阻挡他的愤怒。
      已具化出鳞片的手掌紧紧卡住苏犹怜的脖子,将她的身体悬空抵在巨大的冰柱上。
      龙皇咆哮:“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苏犹怜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抵挡,没有恐惧,没有怜悯。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带着早就接受天命的宁静。
      “我骗了你。”
      “五行定元阵无法凝聚九灵儿的魂魄。”
      雷纹噼啪作响,一枚枚巨大的鳞片在他肌肤上不断凝形,破体而出,将那袭蓝衫撑得支离破碎。
      血泪迸落,他断然摇头:“不可能!五行定元阵明明能聚敛任何人的精气,用暗之秘宝催化的阵法,能够打开冥界,将死人的魂魄拘来,这绝不会错!”
      苏犹怜静静地看着他。
      那是一个秘密。
      足以杀死龙皇的秘密。
      她带着这个秘密,带着五行定元阵的阵图,来到禁天之峰,为了杀死龙皇,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
      “只因为,九灵儿已经没有魂魄了。”
      “她临死的时候,将自己所有的魂魄都震碎了。”
      “她要你完全忘记她。”
      那是心魔一战中,九灵儿死在她怀中时,对她说的话。
      也是杀死龙皇的秘密。
      这秘密,只有苏犹怜一个人知道。
      只有她知道。
      龙皇像是突然受到了雷击,滔天的龙威骤然收缩。
      ——要完全忘记她么?
      他仰天发出一阵惨笑。
      她要他完全忘记她。
      忘记了,他还要生命做什么?忘记了,他还能证明什么?
      灵儿,灵儿,你是要让我终生为魔么?
      我摈弃了魔之原罪,带着连诸天都恐惧的神之光辉再度降临时,你让我忘记你么?
      可我无法做到啊!
      泪,再度纷纷流下。
      血泪。
      龙皇的双眸完全陷入了深红色,那是血,化成了泪。
      那张冰冷如玉的脸上,一道道裂纹破碎开去。
      龙鳞之纹。
      血泪沿着道道龙纹,无声坠落。
      
      苏犹怜脸上现出了一丝怜悯。
      “对不起。”
      龙皇一声咆哮。
      “住口!”
      他的手掌猛然用力,禁天之威严轰然四击,整座冰峰为之哀鸣。
      “你从一开始就骗了我!”
      “卑微的蚁虫,你竟敢践踏龙皇之尊严!”
      苏犹怜一声惨叫,光芒在她面前轰然炸开。
      
      石星御不见了,禁天之峰也不见了。
      浩瀚无边的星空再现,星辰,银汉,却全都散发着蓝盈盈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妖异而璀璨。
      她就漂浮在星云中间,浓烈的光芒将她紧紧包裹着,腐蚀着她的衣物。衣衫如蝴蝶般片片飘飞开去,她仿佛融化成一片雪。
      寸缕不着的雪。
      她甚至来不及感到寒冷和羞惧,灵魂就燃烧起来,痛苦宛如从骨髓深处滋生而出,瞬息布满全身。
      那些光像针一样刺入她的身体,侵吞着她的意识。
      她用力地挣扎着,却无法动弹分毫。
      这片星云,包含着强大的力量,让她无法抗拒,只能顺从地接受着一切。
      她忍不住颤抖,因为她知道,更大的痛苦将降临到她身上。
      她将承受龙皇那狂乱的暴戾。
      因为,她是这阴谋的始作俑者。
      她用力挣扎,却在这一刻,发觉那道拥裹着她的光,在变化。
      钧天雷裂。
      一条威严之极的蓝色巨龙自光中生出,将她的身躯紧紧缠绕住,宛如裹在蓝茧中的蚕。
      她的呻吟激发了巨龙的咆哮,带着山峦崩摧的威严,一层层炸响在她身周。
      她无法抗争,只能恐惧地看着巨大而狰狞的龙首渐渐靠近她的脸。
      森冷的恐惧伴随着龙之威严降临,将她颤抖的身体围裹住。
      她从未如此惊恐过。
      龙皇也从未如此震怒。
      他化为怒龙,在星云中破空狂舞,将一颗颗星辰击成粉碎。星火夹杂着陨石,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燃烧着雪妖战栗的恐惧。
      “你的轮回,都是罪孽!”
      巨龙的咆哮贯穿雪妖,坚如钢铁的龙爪死死按住她,让她无法逃避审判。
      “我要从你魂魄中剜出你的轮回,让你也魂飞魄散!”
      随着一声怒吼,巨龙猛然撞在了雪妖的身上。
      雪妖凄声惨叫,剧烈的疼痛感仿佛炸开一般,在她身体中蔓延。那是她不能承受的痛楚,宛如天地开辟时的第一斧,重重斫在她娇弱的躯体上。
      痉挛,抽搐,断续的呼吸,都无法消减半点痛苦,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只能发出一声细细的呻吟。
      这呻吟却更激发了巨龙的暴怒,龙尾怒卷,猛然缠紧。她纤长的双腿顿时被禁锢,宛如一只努力绷紧的鱼尾。
      巨龙腾身缠绕,缓缓收紧,粗大的鳞片一点点磨过她赤裸的身体,发出细碎的声响。她冰雪般莹洁的肌肤上顿时现出道道嫣红。
      龙鳞烈火般灼热,寸寸凌迟,似乎将她的灵魂都要剜出!
      这是比泥犁炼狱的万种酷刑还要残忍的折磨。
      雪妖用力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淡淡的腥甜在烈烈飙风中迸散。
      龙尾突然用力,将她苍白的身体拉长,强迫她极为痛苦的后仰着,玉体横陈于幽蓝夜空中,弯曲如一道雪白的彩虹。
      四周涌动的飙风刹那间静寂。
      仿佛天地突然停止了崩裂、劫灰突然停止了翔舞,怒涛卷涌的星海中,突然撕开一线琉璃天地。所有的光芒,都投照下来,静静瞩目着这宇宙间最后一抹凄伤顽艳的虹。
      只有飞扬的星之尘埃,无声陨落。
      万点幽蓝的流萤,落到她被紧紧捆缚的身体上,却又被迅速炽热的龙鳞烤成灰烬。
      
      巨龙也在看着她,血红的龙睛死死盯住她的双眸。
      她的眸子因惊惧、痛苦而涣散,再也不复那冷冷的宁静。
      这让巨龙感到一丝残忍的快意——任何冒犯了龙之威严的人,都将遭受惩罚。
      它伸出一只尖锐的龙爪,强行托起雪妖消瘦的下颚,一字字道:“她在哪里?”
      雪妖无力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消……消失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自己的痛呼打断!
      低沉的龙啸声宛如狂雷,撞击着雪妖孱弱的躯体,激打出一簇簇雪艳的浪花,将她千年修炼的娇盈身躯扭曲、揉碎。
      最严酷的虐刑,都无法舒缓巨龙的震怒。
      它感觉到自己的怒火越来越炽烈,燃烧着雪妖的同时,也焚毁着自己的躯体。它急需发泄,否则,也许会将这片天空刺穿。
      饱含怒恨的龙尾收缩,将雪妖牢牢禁锢身下,一只巨大的龙爪紧紧扼住她的脖子,寸余长的指甲已刺入了她的血肉。
      “她,在,哪,里?”
      雪妖勉强睁开双眼,气如游丝,但她的话却是如此残忍,每一个字却都仿佛带着尖刀,划出血淋淋的口子。
      “她消失了……”
      “永远。”
      厉啸破碎了苍穹,龙身猛的一震,撞上雪妖的身体。
      雪妖连惨叫的力气都已丧失,只能无力地承受这一切,细微的呻吟声孽生着,像是一朵被风雨蹂躏尽了的花。
      她孱弱地依偎在巨龙那强大的躯体上,沾湿的长发贴上她苍白如纸的双颊,凌乱而无力。
      几乎死去。
      昏沉的意识中满是撕裂般的痛楚,她能感觉到,巨龙正在一点点进入她的身体,车裂她的尊严,刀剐她的灵魂。
      她的灵魂是一片洁白的处女地,从未有人侵入过。
      那是雪妖不同于任何物种的洁白,不能承受半点污秽。
      那是千年的苦难中,她为自己保留下的仅有。
      但现在,却被龙威一点点侵入,恣意横扫着灵魂中所有的一切。
      巨大的痛楚与羞辱袭来,雪妖泪流满面,几欲昏迷中,她凄声呼喊道:“杀了我,也改变不了这一切……”
      “……她消失了,永远消失了!”
      巨龙停止了举动。
      它垂下巨大的头颅,紧紧帖靠着雪妖被汗水濡湿的额头。
      嘶哑而低沉的咆哮,在她耳边发出阵阵雷鸣:
      “杀你千万遍,也抵不过你的罪。”
      “我要你永远沦为我的奴隶。”
      “你体内将被种下蛰龙,永受炼狱之苦!”
      巨龙猛地一窜,雪妖细细的呻吟声中充满了痛楚,全身剧烈地抽搐着。
      巨龙完全进入了她的躯体,如此暴虐,带起一串细细的血珠。
      她苍白地抖动着,想要将它摆脱。但巨大的龙爪死死按住她,让她无法做任何有用的抵抗。
      血红的龙睛盯着她,冷冷地玩赏着她的痛苦,她的恐惧,她的屈辱。
      她竟然敢欺骗伟大的龙皇!
      那就让她品尝到地狱的滋味!
      巨龙缓缓在她的意识内探索着,这让雪妖激发出一阵阵的抽搐。她的躯体娇拧,扭动,粗长的龙身却越缠越紧,禁锢她的每一分挣扎。
      龙皇神圣的威严,宛如潮水将她淹没。渐渐地,她的意识越来越涣散。
      痛苦,仿佛消失了一般,化成暖洋洋的潮,将她吞没。
      她知道,这代表她的意识,在龙皇的侵吞下渐渐消灭。
      但她不想动,不想抵抗。
      迎接着巨龙越来越猛烈的冲撞,她知道自己无法抵抗,她所有的力量,都将在这摧毁一切的威严面前,融化成一滴春水。
      那是雪的本相啊,她又如何拒绝。
      轻轻地,雪妖抽泣起来。
      那是最无力的抵抗。
      巨龙的身躯猛然停止。它仍停留在雪妖的躯体内,侵吞着她的意识,它的动作却遽然停止。
      雪妖的抽泣,宛如一柄尖刀,轻轻地撩拨着它的心。
      它的心,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刺痛。
      它忍不住抬起头,发出一声茫然的龙吟!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第一重大礼,龙皇可喜欢?”
      万千星辰,突然崩毁。
      
      星空陨落,他们仍然站在圣殿之中,没有丝毫改变。
      石星御伫立于破碎的苍穹下,蓝衫落落,不染尘埃,他依旧如执掌天下的帝王,高贵、庄严、冷静、强大。
      只有苏犹怜知道,那一切都绝非幻象,都是最残酷的真实。
      巨大的冰柱前,苏犹怜轻轻颤栗,在石星御紧扼的手中枯萎、凋谢。
      石星御猛然抬头。
      湛蓝永晴的天上,倏然出现了一轮圆月。
      金黄的圆月。
      月中一株桂树扶摇飘洒,随风而动,天香淡沁,笼着一座黄金宫殿。
      太子与药师老鬼,就站在宫殿之前。
      太子脸色冷冷的,没有喜,也没有怒。但那份得意,却无论如何都掩蔽不住。
      老鬼站在他身后,却是满脸疲倦之容。
      折扇缓摇,轻轻敲击着那张阴冷而清俊脸,太子悠然道:“喜欢么?”
      龙皇血红的双眼抬起,惨然盯着太子。
      “汝敢逆我?”
      皇者之气伴随着无上龙威轰然爆发,卷成一道无形的宏大气流,上冲于天。宛如鲲鹏抟风运海,振北图南一般。清凉月宫也不禁簌簌而动,似乎无法抗拒这逆天之威严。
      太子却并不惊慌,反而以鉴赏的目光悠然凝视着龙皇的禁天之威。就像是欣赏着自己的无上功勋。
      是的,这个天上天下独一无二的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功勋,随着那一一布设下的十重大礼。
      十面埋伏。
      “谁叫你是龙皇呢?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皇,那就是我人中之皇!杀了你,我的功勋便无人能及,在帝位之争中,我的那几个笨蛋哥哥又怎能胜得过我?”
      折扇在脸颊上轻轻地敲着,太子阴沉沉的脸难得的明亮起来:“说吧,龙皇,喜欢我的第一重大礼么?被亲信的女人欺骗的感觉如何?”
      “住口!”
      龙威曼舞,天地风雷俱变。他的威严与天地同在,天为之怒,地为之惊。
      雪妖已让他震怒无比,太子的出现,更让他的怒气狂烈无极,欲焚裂天下。
      “天上天下,唯我不灭!谁能杀我?”
      太子的笑容倏顿,他的温煦与儒雅在这瞬间尽皆隐去,面容变得有些狰狞,宛如一条剧毒之蛇,嘶啸着自黄金面具中游出,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敌人。
      他的瞳仁呈一条细丝,垂直悬在眼眸的正中间,养在一团惨白的眼白中,看去妖异无比。
      他轻轻道:“是的,我能杀你!”
      桂树披拂,枝条曼舞,一个人影被桂枝绑缚着,提到了龙皇面前。
      那是李玄。无数枝条自他体内生出,跟那株巨大的桂树之枝攀附在一起,将他缚得紧紧的,不能动弹分毫。
      他的脸色,仍是那么平静,仿佛整颗心,都已空了。
      苏犹怜的心轻轻抽搐着。
      太子好整以暇地看了李玄一眼,又看了龙皇一眼,悠然道:“龙皇,你忘了他。”
      龙皇傲然不答。一个小小的李玄,能够做的了什么?
      “不错,他的确做不了什么,但他却是我的第二重大礼。龙皇,记得么?我将他带到大魔国,当作礼物送给你。他就是我的第二重大礼,因为他的体内有清凉钥!”
      太子一把将李玄的胸衣扯开,冰凉的手指沿着他的脖子划下,划到左胸不停跳动的地方
      “知道么,龙皇,就连清凉月宫中,也只存有三枚天香桂实。传说每一枚桂实都要千年时间才能养成,有着无穷妙用。但我却用在了他身上,只为将清凉钥锁在他体内。一旦失去清凉钥,我将再无法自如地驾驭清凉月宫,而九天清凉气与九天罡风这两大利器,也就无法施展……但,他是我的第二重大礼。”
      “因为……龙皇需要清凉钥,就必须将他留在身边。而只要他在,就能凑齐光之太初四宝!”
      龙皇脸色骤变。
      光之太初四宝!与暗之四宝相反相成的光之四宝!
      ——四极逍遥剑在他身上,九灵御魔镜跟两藏千佛珠在苏犹怜身上,玄陛天书在李玄身上。
      光之太初四宝,竟以这种巧妙的因缘,聚齐了。
      五行定元阵,本就有两种用法。
      暗之五行定元阵,搜索重塑亡灵。
      光之五行定元阵,打散封锁生魂。
      
      阵法,从那一刻逆行。
      由暗至光,由生转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