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愁谢如枯兰

  •   夜色,是那么寂静。
      李玄跟随着苏犹怜,亦步亦趋。
      他就像是个影子,又像是惊恐的孩子,不肯离开大人半步。
      这几日,苏犹怜对他无微不至地呵护着。
      他会时常做噩梦,失控地尖叫起来。苏犹怜只好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冰屋中,执着他的手,看他安睡。
      然后,他才能平静。睡着的时候,偶尔嘴角会浮现出一丝笑意。
      一旦他醒来,他就会跟随着苏犹怜,无论她走到哪里,他都会跟随着。生恐离开她半步。
      三日过去了。
      终于过去了。
      而暗之太初四宝,也都集齐了。一切希冀的,都已达到。
      应该欢喜才是。
      
      苏犹怜拉起他的手,向禁天之峰走去。
      雪,化成一只只翅膀,托着她自平地升到天空。
      可以随意出入圣殿,那是龙皇对她的纵容。
      当她踏足于禁天之峰上,蓝色的宫殿就矗立在面前时,她的脚步忽然停顿。
      
      清冷的月色将禁天之峰笼住,那是一轮巨大的、银白色的圆月,禁天之峰就如一段湛蓝的影,突兀在它之中,形成一幅对比鲜明的影画。
      月光皎洁,禁天之峰上仿佛流动着透明的银色,人行其上,如在银液光海中。
      就像是一尾鱼,一低头,就可以看清楚自己的肺腑。
      所有的阴谋与卑鄙全都无所遁形。
      苏犹怜犹豫了一下,方才踏入这片月海。
      湛蓝色的幕幔,在银之光月海中飘摇着,宛如沉在海底的帆。
      苏犹怜停住脚步。
      目光,从这里穿进去,就能看到该看到的一切了。
      
      石星御,宛如一座石雕,矗立在大殿的正中央。
      满殿月光,透过垒成圣殿的巨冰,显得更为飘渺,萦绕在石星御身周,散淡成极为轻薄的月之云。石星御的手抬起,抚摸在一尊冰像之上。
      满殿冰像,全都挣脱了幕幔的遮蔽,簇拥在石星御的身周。
      它们尚未雕刻的脸,是一片空白,静静地面对着石星御。
      仿佛,是一千年的凝望,早已忘记了那人容颜。
      石星御抬起手,似乎隔着虚空,轻轻抚摸着那些冰冷的曲线,无比温柔。
      他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所有的冰像突然炸裂。
      炸裂声组成悠长绵漫的太息,回荡在圣殿中。冰像散碎成漫天晶莹的碎屑,所有的景象都不在。
      石星御仰面,月光照在他脸上。
      那张风华若神的脸,沐浴着天地初生时的宁静。
      一缕笑意攀爬上了他的眉间。
      岩石,坚冰,在这缕笑意下碎裂。
      禁天之峰低低轰响着,似乎亦不能承受。
      “从今而后,我不再需要诸位的陪伴。”
      
      苏犹怜踉跄后退。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住所的。
      她看到了什么?
      那是刻骨的相思,是即将获得的喜悦。那是爱情来临之前的甜蜜,是阴霾中透出的第一缕阳光。
      或许他真的是魔,但这缕笑,却是如此动人,透着神一般的光辉。
      即使是神,也无法像他一样,绽放出如此执着的笑。
      连轮回都挡不住。
      苏犹怜掩着面,她无法面对这缕笑容。
      因为她即将亲手打破这份希冀,将喜悦化为绝望,将爱情碾为别离。
      她,将亲手将石星御送入地狱,将这个不可一世的王者永远封锁。
      她能,只有她能,因为她掌握了这个人的致命弱点。
      那是九灵儿送给她的最后的礼物。
      然后,她的爱情将得到延续,直至天荒地老。
      用一位王者的陨落,来换取自己的幸福。可以么?
      苏犹怜心中几乎滴出血来。
      那是多么的不公平啊。
      就像一千年前,她所承受的一样。欺骗、罪恶、伤害。而今,她却在毫不吝惜地施加在他身上。
      
      李玄轻轻蹙起了眉头。
      他似乎感受到了苏犹怜心中的痛苦。
      
      有没有一个人,他会安静地陪着你,当你伤心时他就流泪,当你流泪时他就心痛?
      有没有?
      
      他走上前来,轻轻执起苏犹怜的手。
      他依旧是那么宁静,宁静得不像是李玄。
      苏犹怜大哭了起来。她紧紧抱着李玄,仿佛一旦松开,她就会永远失去他。
      为什么,要让她面临这样的抉择呢?
      这是多么的不公啊。
      李玄将她揽在怀里,承载着她的心痛。
      他的面容,仍然那么平静。心空了之后,便无法感受任何悲伤。
      
      苏犹怜仰起头,将泪水在自己脸上恣意流淌。
      她死死握住李玄的手,指甲几乎陷入了他的血肉。
      李玄面容平静,一如以往。
      苏犹怜忽然紧紧地抱住他,她抽搐一般地问:“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啊?”
      她嘶喊着,感受到无尽的孤独。
      
      一滴泪,慢慢自李玄的眼角沁出,滴落。他的脸色,仍然那么平静,仿佛是个孩子。
      他伸出手,颤抖着,为苏犹怜抹去那滴泪。
      一言不发。
      
      苏犹怜慢慢平静下来。她的面容,也渐渐冰冷。
      命运,只会掌握在自己手中,她无法掌握别人的命运,她只能尽力去卫护自己的爱情。
      是的,她是一只卑微的雪妖,只能卫护自己的爱情。
      
       “开始吧。”
      命运,带着车轮的轰响,碾过苍蓝之天际。
      苏犹怜割开手腕,蘸着流淌的鲜血,轻轻画下一笔。
      要用虔诚与牺牲,才能布下最好的五行定元阵。一笔笔,勾出一条条复杂的线条,镌上一个个灵动的符文。
      将她的修为透进去,五行定元阵就如同活了一样,跟她一起呼吸着。
      那是她亲手布下的五行定元阵。
      封锁一段真爱,封锁一段传奇。
      也封锁所有的因缘。
      
      雪缓缓下着,陨落在这片永远晴朗的禁天之峰上。
      
      这一日,大唐钦天监记载:
      天变。
      
      李玄静静地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苏犹怜蘸着自己的血,画着那玄妙的阵法。看着她将一件件暗之秘宝摆在阵法之上,看着她念着繁复深奥的咒文。
      龙鼎血华,泥犁盘,雪天锋,还有李玄体内的清凉钥。
      他静静地看着苏犹怜。
      这一刻,他在思念谁?
      
      幽蓝的帷幕挑开,宛如神明斩开了沧海,岁月撕碎了年华。
      石星御静静地自幕幔深处走出。蓝色的长袍似乎是崭新的,隐绣着龙纹。他的面容,也是一片宁静。只有在眸子的最深处,才能看到一丝跳动的喜悦与希冀。
      苏犹怜锐敏地注意到,今天的石星御,身上缺少了威严。
      他不再咄咄逼人,如剑一般森冷。
      ——是为了迎接九灵儿的降临么?
      苏犹怜心中泛起一阵难言的酸楚。
      这一刻,她竟不忍心去想石星御那张失望的脸。
      石星御看着她:“开始吧。”
      ——他等不及了么?
      他若知道来临的是失望,是欺骗,他会怎么做?
      他还会这么期待么?
      苏犹怜嘴角忍不住挑起了一丝冷笑。多么让人厌弃的命运啊。
      石星御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停止。
      苏犹怜冷冷道:“若是失败了呢?”
      石星御一怔。
      ——若是失败了呢?
      苏犹怜声音仿佛是一根针,尖锐地刺进石星御的心里。
      “若是找不到九灵儿的魂魄呢?”
      “怎么会找不到?”
      一直风仪温文的石星御突然变得有些粗暴起来,打断了苏犹怜的话。
      “五行定元阵怎会出错?”
      “暗之四宝怎会出错?”
      他冷冷盯着苏犹怜,双眸中透出一丝残刻。
      “绝不能出错,绝不能!”
      
      苏犹怜迎接着他的目光,宛如一朵秋花,迎接着万里风霜。
      她,没有丝毫的退却。
      “好。”
      她淡淡回答了一声,将指上的鲜血,洒在手中那古老的卷轴上。
      卷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急速地将鲜血吸干。一声闷哑的呼啸声传了出来,卷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挣脱了苏犹怜的掌握,飞到五行定元阵上面。
      卷轴上飞起一道道鲜红晶亮的血光,凌空组成一个小小的光之五行定元阵,然后慢慢降落,光之阵不断涨大,终于与地面上绘出的阵图融合成一片,亮光不断自阵图中腾起,将整座圣殿都映耀成血红色。
      轰隆轰隆的爆响声,不断自阵图中发出,仿佛洪荒时的巨啸。那阵图似乎变得极为沉重,连禁天之峰都承载不起,被压得不住颤抖。阵图越降越低,在圣殿正中央形成一座巨大的黑洞。血光升腾九霄,盛开一朵血莲之花,上面托着那枚小小的,三生石。
      李玄的身体忽然变成了透明的一片,清凉钥清清楚楚地显露了出来,发出一片诡异的光辉。九天清凉气升腾而出,如幽冥之月色,瞬间遮蔽了长空。
      另外三件暗之秘宝,也纷纷转动起来,随着一阵清亮的啸声,龙鼎血华中精光大盛,无边血涛夹杂着粘稠灼烈的阴火,轰然爆发。而泥梨盘中则现出万千地狱变相,饿鬼修罗,畜生天人,全被禁锁在漆黑阴森的暗狱之中,受无边酷刑,不得逃脱。雪天锋涌起三千弱水,将另外三宝所放出的幻相威能包裹起来,巨浪排天,不住幻化,形成一个个梦幻泡影,渐渐碎裂。每一泡破,便是一个世界幻灭。
      暗之秘宝,秉承暗之地水火风而生,司掌毁灭与崩坏,此时被五行定元阵激发,立即在人间张开了无穷地狱幻境。
      洪荒巨啸不住响起,血浪浊液在漆黑的巨洞中不住地翻腾着,猛然一声爆响,暗之四宝铿然坠地。
      它们全都消尽了光芒,散尽了灵气。它们体内汇聚的暗之地水火风,全被五行定元阵吸纳而去,在圣殿正中飞速旋转,化成粘稠的一团浊光。
      宛如天地初生时的混沌。
      阵中光芒变化,骤然静止。
      一蓝一红,两道光芒冲天而起,高几万丈,刹那间天地间仿佛全都被这两种颜色充满,再没有第三色。
      所有的颜色都分解,消散,只剩下红与蓝。
      轰然巨响中,两种光幻化,降临。
      冰之圣殿早就被这巨大的威能摧毁殆尽,露出空晴的天。
      那天空,竟也被这两种光芒充满,红与蓝纠缠着,拥抱着,在天幕上张开一幅太极图来。
      禁天之峰上,阵图聚拢的暗之元气,也开始分化,蓝追逐着红,红拥抱着蓝,也形成一座巨大的太极图。
      苏犹怜与石星御,就分别站在太极图的两只鱼眼上。
      组成太极图的湛蓝与血红不再有丝毫的波动,蓝与红的交界处,那枚三生石闪着静静的光芒。
      一片一片虚淡的影子不住自石上剥离,融入到蓝红的太极光芒中去。但它们并未消解,而是在太极上镂刻出一幅幅斑驳陆离的画面来。
      他们两人,就被这越涌越多的画面包围着,无法挣脱。
      每一幅画面,都带着一个九灵儿,有的欢喜,有的忧愁。红色的欢喜,蓝色的忧愁。
      浓妆淡抹,宜嗔宜喜。
      石星御刹那间怔住,身周是一个个娇小可爱的九灵儿,绣面芙蓉一般,桃笑李妍。一双双秀目盈盈向着他,宛如有说不尽的缱绻相思。
      而苏犹怜的四周,九灵儿尽皆含着浅浅的怨愁,宛如秋花带露,白璧微翳,凝蓄着万种娇愁。
      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
      石星御刹那间怔住。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雕不出来的娇柔,是他梦寐中想了一千遍、念了一万声的爱怜。
      百年离恨,消得愁肠几许醉?
      而今,他终于见到了这份容颜,终于清晰无比地看到了他的思念。
      是那么带着笑、带着嗔、带着刻骨柔情、十分眷恋、盈盈注目的九灵儿呀!
      是他三生之中,揉碎了、拥进血肉里的爱!
      热泪已满襟。
      每一滴泪水滚落,都映着一个九灵儿的影像。
      纷纷覆覆,都是他自己的眷恋。
      那是何等幸福。
      他伸出手去,九灵儿穿过他的拥抱,在他耳边细细地呢喃着。他听不尽这无限清柔,只想靠得更近一些,让那淡淡的影像能更真实一些。
      欣喜在他心底跳跃着,求了一千遍一万遍,他终于又见到了她,又得到了她。
      他要好好爱她。
      这一世,他只为爱她而活,不再关心天下。
      他不由得焦躁起来,禁不住伸出手,似乎想揽过这些影子,紧紧相拥。
      这喜悦是煎熬啊,即将得到的喜悦,是最刻骨的煎熬,连多等一秒钟,都无法忍受。要御着马,乘着风,奔到你面前,好好捧着那张脸,将相思一遍一遍说。
      九灵儿的幻影却同时飞了起来,无论嗔还是喜,都飞舞成一道红蓝交揉在一起的龙卷。
      石星御的怀抱猛然空了,他禁不住有些慌乱。
      纵然以龙皇之威严,却也不禁双目中露出彷徨之色。
      因,这是他唯一的致命弱点。
      但他的眸子中随即露出了欣喜,只因那龙卷慢慢静止,里面露出一个人影来。
      那不再是如幻似虚的影像,那是鲜活的,血肉凝结的人。
      那是真正的梦寐以求的爱恋,正在一点点具现,由苦苦相思变为真实。
      石星御刹那间周身电震,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他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他再度见到九灵儿时会怎样,但当真正见到时,他无法言,无法动。
      他的灵魂,在这一刻坠入虚空。
      他的热泪再度盈眶,却没有一颗滴下来。
      心忍不住跳了起来。
      这一刻,他情愿第一次跪拜在命运脚下。
      这一刻,他情愿信仰天上地下任何的神明。
      
      九灵儿微笑着,那是无比真实的微笑,在瑰丽的龙卷包围下,向石星御伸出了手。
      那是一只完美的,洁白的玉手,纤指尖尖,就像是刚生的春笋一般。天狐的妖媚潜藏在这只手中,让她如芝兰静开,纤柔妩媚。
      这只手,带着淡淡的香气,点向石星御的额头。
      石星御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那点芳香的降落。他不禁想起,当年九灵儿就是常常这样向他撒娇着,而他却从未理会。
      他欠她,欠她多少深情厚意。
      用这一刻,用心去体会吧,他将再也不会失去她,即使天地崩坏都不会。
      
      这时,一点细细的声音响起。
      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