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何不带吴钩

  •   摩云书院。
      校会。
      依旧是人数不齐,但难得的是,龙穆出席了校会。
      经历了清凉月宫一战之后,梦魔代替他死去,他心中郁结多年的阴影渐渐散去,又恢复成了刚进入摩云书院时的样子,光芒,华丽,骄傲而高贵,带着一丝邪气。所有一切不高兴的事情似乎都离他远去,他是光芒中的王子,等待他的是永恒美丽的世界。
      崔翩然很喜欢看到这样的龙穆。想到正是龙穆打败了梦魔,解救出了她的姐姐们,她就更喜欢看到这样的龙穆了。
      当然,只有她一厢情愿地认为是龙穆打败了梦魔。
      崔蔼然崔嫣然及卢家四兄弟刚从梦魔魔法中醒来,有些萎靡不振。他们看着龙穆的时候,却有些不爽。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梦魔正是龙穆的前生。没有这个趾高气扬的异国王子,也许他们就不会遭此一劫的。
      但不管怎样,摩云书院又恢复了平静。
      
      紫极老人却有些不高兴,他叹着气,手中捧着一轴黄绢。
      圣旨。
      他的脸上有一丝无奈,但也不得不宣布:
      “你们来到摩云书院已经半年了,这些日子的学习,你们表现得都很好,每个人都达到了小考的要求,无须退学。”
      这段话引起了一阵欢呼。
      “尤其是封常青,我本来最担心的就是你。然而事实证明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不但文科成绩好,尤我惊异的是,居然在剑术课屡次打败石紫凝。虽然石紫凝对战别的同学从未输过,而你对战别的同学从未赢过,但我与几位常傅仔细看过你们的比赛,认为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相克’。你有别人所没有的敏锐的观察力,胆小本是个劣势,却促使你的轻功突飞猛进,成为书院第一。你要是好好学下去,终有一天,你会克更多更多人的。”
      封常青骄傲地抬起了头,挺起了胸,听得热泪盈眶。
      他居然也有优点!还被紫极老人当众表扬着。
      太感动了!
      各位同学们也都真诚地为封常青高兴着,他们愿意听到同龄人的喜讯,就像自己的一样高兴。
      他们的青春纯洁如纸。
      待他们欢腾的声音稍稍降了一些后,紫极老人道:“但一年过去,也就是到期末考试的时间了。”
      他顿了顿,同学们立即静了下来。期末考试?怎么听起来有些可怕的感觉?
      紫极老人缓缓道:“摩云书院乃是为大唐选拔人才,立院的目的是为了守护这个国家,因此,书院的大考向来是由大唐皇帝亲自出题,然后由太子送到书院中。这份圣旨没有打开之前,连我都不知道这次考试的题目……”
      他打开了圣旨,脸色突然一变。
      太辰院中静得连根针落的声音都能听见。
      紫极老人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死死盯着圣旨,良久不语。
      龙穆忍不住问道:“圣旨上究竟说了什么?”
      良久,紫极老人缓缓道:“打败四大神龙。”
      太辰院中立即炸了锅。
      “这怎么可能!”
      “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么?”
      “我们才是一年级的小学生啊,那些神龙可都是千年的老妖怪!”
      “妈妈,我不想死!”
      最后一句是封常青喊的。
      龙穆踏上一步,道:“师尊,你知道这决不可能的。”
      紫极老人沉吟着,他反复地将圣旨看了一遍又一遍,道:“我跟你想的稍微有些不同,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龙穆笑道:“这样说来,我也可能打败龙皇了?”
      紫极老人断然道:“那是不可能的。”
      龙穆冷笑道:“自相矛盾。我绝不去挑战四大神龙。”
      同学们惊讶地看着他。
      龙穆的笑容充满不屑:“什么期末考啊毕业啊,听着傻死了。龙穆王子不是猴子,让你们随便耍的。”
      他转身向外走去,根本不将紫尊放在眼里。
      这大出所有人的预料。崔翩然忍不住道:“你会毕不了业的!”
      龙穆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又如何?”
      “你们去参加这可笑的期末考吧,我享受阳光去了。”
      同学们都不知所措,呆呆看着紫极老人。
      紫极耸了耸肩膀,道:“你们应该体会到命运的喜怒无常了吧……”
      “看来你们失去了最大的助力,本来,有大日至元体之助的龙穆,是你们之中最有可能挑战四大神龙的人。但现在……”
      他叹了口气:“规则不能变,你们若是不能打败四大神龙,就算全部不及格。”
      “如果胜了呢?”
      “那就全部及格。”
      “龙穆呢?”
      “龙穆也及格。”
      ——实在是不公平啊!
      “你们觉得摩云书院的考试很没有道理,那是你们的错觉。”
      “小考考的是个人能力,而大考靠的是团队作战的合作精神。”
      “统御力,亲和力,协同合作能力,战术决断力,都是很可贵的品质,如果协调一致,将每个人的优点发挥到极致,甚至可以以弱胜强,创立奇迹一般的战功。”
      “而审时度势,掌握有用的情报,也是很重要的,甚至能逆转战场的格局。”
      “每次摩云书院的圣旨,都是由钦天监向天祈祷,由天而授。看似不可能,而其中却蕴含着克敌制胜的玄机。你们的任务,就是将这份玄机找出来,并将其有效实施。”
      “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到,加油!”
      发表完这通热血沸腾的演讲之后,紫极老人率领六大常傅飘然而去。
      同学们凑在一起,围观那道圣旨。这哪里是圣旨啊,简直是血泪!
      李玄,石紫凝,苏犹怜全都不见影子,龙穆更是干脆宣布退出,他们只剩下十二个人了。
      郑百年,龙薇儿,崔氏三姊妹,卢家四兄弟,封常青,边令诚,胡突干。
      这几个人对战四大神龙?
      每个人的脸都发白了,连胡突干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开始腿肚子发软。
      这一届生徒造了什么孽,怎么会这么惨?
      他们不由一齐望着郑百年。这十二个人中,修为最强、练习最刻苦的就数他了,他无疑成为他们的头。
      郑百年迟疑着。
      他明白自己肩头的责任有多重。
      同学们期待着他能做出有效的决断来,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紫尊不是说过了么?他们要找出克敌制胜的玄机来。
      “抓阄。”
      这……这就是修为最高的郑百年做出的决断么?同学们瞠目结舌。
      不过,不得不说,这很公平。
      抓吧。
      一共十二张阄,三张玉鼎赤燹龙,三张青帝真炁龙,三张皇极惊世龙,三张玄天霸海龙。
      抓完,成交。
      摊开,统计。
      然后就是争吵,调和的阶段。
      在崔氏三姊妹的强烈要求下,她们三人分到了一组。卢家四兄弟就没办法了,只能分出一个去。
      分组结果如下。
      玉鼎赤燹龙:崔氏三姊妹。
      青帝真炁龙:胡突干,龙薇儿。
      皇极惊世龙:郑百年,封常青,边令诚。
      玄天霸海龙:卢家四兄弟。
      之所以最后卢家四兄弟又分到了一起,是因为胡突干大仁大义,不忍见到他们兄弟分离。
      这个面貌剥极而复的胡大老爷,让众人感动得泪流满面。
      接下该怎么办?
      自信心爆棚的封常青忽然提议:“我们应该去查查资料。所谓知己知彼,了解一下四条神龙的底细,应该对作战很有帮助的。”
      这个提议很好,那就由你去办好了。查到了多抄写几份,我们每人一份。
      “为什么是我?”
      “第一,紫尊刚刚特别表扬过你了。”
      “第二,你是李玄的小弟,这件事说到底都是由李玄引起的。你是想贡献身体,让我们大家出一口怨气;还是贡献精力,为大家做一点奉献?”
      “……”
      
      封常青乖乖去查。
      他不敢有半点偷懒,因为他知道,没有李玄罩着,任何一位同学都可以将他揍得屁滚尿流。
      每次剑术比赛,他都能神差鬼使地打败剑术最好的石紫凝,却无法胜过别的任何一位同学。
      难道他天生克这位石大美人?
      一想到石紫凝长身挺剑,傲然而立的飒爽风姿,封常青忍不住心中火热,赶紧埋首进书山之中。
      
      一晚上过去了,边令诚去看他。世道艰难,只有他们两兄弟能互相扶持了。
      就见封常青手舞足蹈,哈哈大笑:“我查到啦!我查到啦!”
      边令诚呆头呆脑地道:“你查到什么啦?”
      “我查到两条珍贵无比的资料!珍贵无比啊!我果然是书院中文科最强的优等生,我是优等生!”
      这一点,连边令诚也无法赞同。
      “哪两条?”
      “第一条,四大神龙的习性。用一句话来概括,叫做:四大神龙,佞直奸弄。四大神龙各秉地水火风而生,乃是先天四气之源头,威力无穷无尽,但它们入红尘太深,沾染了人类的许多恶习,各自都有性格偏执的一面。”
      “青帝真炁龙,秉先天真风而生,身外灵台为东海扶桑,一动则天地震惊。它非常非常喜欢说话,尤其是喜欢对龙皇说别人的坏话。有时候谗言得中,别人受罪,更多的时候则是引起圣明的龙皇震怒,自己受惩罚。但他喜欢胡言乱语的习惯却始终不改,没有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就自己跟自己说。严重怀疑,此龙有精神分裂的嫌疑。在四大神龙中,得一个‘佞’字。”
      “皇极惊世龙,秉先天真地而生,身外灵台为十万黄土大地,一动则劫波无穷。皇极惊世龙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直脑筋。它是四大神龙中最耿直的,认定了一件事之后,就再也不会改变,所谓不撞南墙不回头,它却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皇极惊世龙跟青帝真炁龙恰恰相反,青帝真炁龙喜欢向龙皇进谗言,但皇极惊世龙却往往抗直而言,两龙往往吵得不可开交。它的口头禅是两个字:‘干吧!’在四大神龙中,得一个‘直’字。”
      “玄天霸海龙,秉先天真水而生,身外灵台为八千里汪洋,一动则山涌海啸。玄天霸海龙生性最为多疑,出手的次数也最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动手。就算跟别人争斗,也是尽量用各种计谋取胜。但它又非常喜欢打架,尤其喜欢跟修为比它高的人交战。费尽万般伎俩、绝不凭借武功将对方打倒,对玄天霸海龙来讲,是最为快意之事。在四大神龙中,得一个‘奸’字。”
      “玉鼎赤燹龙,秉先天真火而生,身外灵台为九烈炎日,一动则天下焦灼。玉鼎赤燹龙是我们最熟悉的神龙了,先天真火又是地水火风中威力最强的力量,但玉鼎赤燹龙却是四大神龙中修为最低的。原因是因为它又懒又贪玩,生性好动,喜欢游戏风尘。四大神龙中,它是最早跟随龙皇的,龙皇对它也最为宠爱,让它领衔四大神龙之长。有时玉鼎赤燹龙犯了错误,他也绝不责罚。玉鼎赤燹龙的修为进度赶不上其它龙了,龙皇便用自己绝世的威能,助它提高修为,真是弄臣的典范。故在四大神龙中,得一个‘弄’字。”
      “四大神龙,佞直奸弄,便是它们的习性。”
      这些听起来好像比较有用的样子。边令诚似懂非懂的:“这些资料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封常青道:“嗯,作者也是条奇龙——雸拏遮罗。这条龙将它的对手习性全都记了一遍,防备什么时候打起来的时候参照。却不料被紫尊缴了械,便宜了我们。”
      雸拏遮罗原来还有这样的小心眼。
      边令诚笑了:“第二条呢?”
      “第二条,就很重要了——”
      “龙皇炼魔之术,乃是借助四大神龙的先天元气,配合自身无上龙气,以龙炼魔,龙魔合一。”
      封常青脸色郑重,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思索:“这样看来,龙皇禁锢了九十九妖魔,势必会引动四大神龙之龙气,对它们进行封压。也就是说——”
      他一字字道:“四大神龙绝对无法出全力应战,或许,连一半的修为都无法施展。这就是我们克敌制胜的玄机。”
      这次,连边令诚也懂了:“这的确是很重要的资料。你是优等生。”
      他没有听到封常青的回答,低头一看,封常青已经睡着了。
      
      龙穆静静站在山洞中,捧着珠玉般的水,小心地滴到花蕾上。
      “你究竟在哪里呢?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
      他修长而好看的眉毛,轻轻锁着,锁成一段闲愁。
      
      太子细细的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浮动着一丝隐秘的微笑。
      只要身在清凉月宫中,他就可以看到这世间发生的一切。
      药师老鬼咳嗽着,站在他身后,叹着气。
      “太子,你这一着太险了,矫造圣旨让他们去对战四大神龙,万一他们牵制不了神龙呢?”
      太子微笑:“卫公,不要担心,我们要考虑的,并不是学生们胜不胜得了四大神龙,而是紫尊胜不胜得了四大神龙。你以为我真的是指望这帮小孩子么?他们对战四大神龙,一定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的。但紫尊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么?所以,我的第三重大礼,不是这帮学生,而是整个摩云书院啊。”
      “而且,我对这位金发的小朋友很有兴趣呢。他可真是独立特行啊。”
      太子爆发出一阵狂笑,却又倏然止住。
      “卫公,你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那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太子放心。李靖终生效忠大唐,绝不敢违抗皇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