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中唤天云不开

  •   苏犹怜的身躯僵硬了一瞬。
      如果这个世间没有真爱,那我就相信我的心。
      可以这样么?
      没有真爱,也可以相信自己的心么?
      苏犹怜的心中闪过一阵嫉妒:他的爱情,为何就那么宽容,那么坚定?
      为何没有一个人,拿着一面镜子,去照他的过去?为什么他不会,拿着一面镜子,去照爱人的过去?
      她咬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石星御伸手,手中是那本玄陛天书。
      在龙皇的威严之前,天书爷爷乖乖的,不敢耍任何花样。
      苏犹怜冷冷盯着天书,在她失去爱情的时刻,却有个人,在守护自己的爱情。
      他相信,那是真爱。
      这该死的真爱。
      她的心本来好受了些,但现在,又开始痛了。她的杀局,一定不能停止。却已不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
      她只要亲眼看着这场谎言的结局。
      当一切都齐备,当他怀着狂喜迎接自己的公主时,却看到早就注定的真相。那时,他的深情,会是怎样的呢?
      那时,他沉静雍容的风仪,睥睨天下的力量,凌虐众生的威严,会不会和卑微雪妖的爱情一样,瞬间破碎为灰土呢?
      那时,他会不会撕裂自己,让雪妖的血在苍蓝圣殿中绽开成最后的鲜花呢?
      苏犹怜怨毒地揣测着。
      她逼迫自己恶毒一些、再恶毒一些。因为,这样,她的心就不会那么痛。那眼睁睁看着爱情陨灭的苦,就不会那么尖锐。
      看别人的戏吧,在别人的悲欢离合中或欢喜或流泪,就会不再记起自己的了。
      看别人的戏吧,静静等候最后的解脱。
      
      轻轻地,苏犹怜划出了五行定元阵的样图。
      四大神龙仿佛都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因为它们无法违逆龙皇的命令。
      玄天霸海龙的目光躲避着苏犹怜,但她知道,只要有机会,它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撕成碎片的。它不能恨龙皇,所以只能迁怒于苏犹怜。
      青帝真炁龙摇晃着尾巴,走过苏犹怜:“可怕的红颜祸水啊……”
      玉鼎赤燹龙全身都像是软了一般,一步一停,磨磨蹭蹭地向阵中心走去。
      “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是不是?”
      苏犹怜轻轻点了点头,让这个动作鼓起了玉鼎赤燹龙残存的勇气。
      皇极惊世龙照样大吼一声:
      “干吧!”
      虚幻的清光之柱出现,相同的清光,映在西极的天上。
      那是一座宫殿,一座盖在圣湖中的宫殿。清光便从殿中腾出,隐约有光芒在清光中腾转着,却看不清形状。
      雪山环抱,圣湖就像是沉睡着的仙子。
      石星御的眉峰,微微蹙起。
      “乐胜伦宫。大日至的乐胜伦宫。”
      “第四件暗之秘宝,雪天锋,就藏在乐胜伦宫中么?”
      
      李玄躺在地上,心痛如割。
      爱情总喜欢成双成对地折磨人。苏犹怜有多痛苦,李玄就有多痛苦。
      李玄双拳中握满冰雪,狠狠地砸向地面,直到鲜血溅出。他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
      天书爷爷有些悲悯地看着他:“孩子,你要学会忘掉。”
      李玄绝望地抬头:“可我无法忘掉啊!天书爷爷,你帮帮我。”
      天书爷爷叹着气:“去找雪天锋吧,雪天锋可以帮你。”
      李玄吃力地重复着这个名字。
      “雪?天?锋?”
      
      石星御与苏犹怜站在圣湖之上。龙气盘旋,托着他们两人的身躯,浮空而立。四周,是寂寂的雪山,足下,是沉沉的湖水。
      石星御微一抬手,湖水自中间分开,直达湖底。
      湖中的鱼龙惊窜,躲避着龙皇的威严。一座沉沉的宫殿,出现在湖心深处。
      那是通体用水晶雕成的宫殿,似乎透明,但以石星御的目光,都无法穿透。
      无数淡淡的影子在水晶宫殿中穿梭着,一刻不停。但若仔细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这些影子,就像是光与暗的交织,似真实又似虚幻,无法捉摸,无处不在。
      石星御的神色,有些郑重起来。
      两人缓缓降落,降到宫殿之前。
      一块玉碣,出现在两人面前。玉碣上刻着五个古篆字。
      “曼荼罗秘境。”
      石星御的眉峰,再度紧了紧。
      苏犹怜不禁问道:“怎么了?”
      “曼荼罗乃宇宙万象,亦是轮回……”
      石星御紧蹙着眉峰,缓缓答道:“这座曼荼罗阵,乃是上古遗物,据说开天辟地之时便已存在,后来大乘教祖大日至修成正果,就将它当成寄身之处。天竺、大食将大日至迎为国师后,大日至移居永日峰,这座曼荼罗阵便被废弃。但阵中妙用,却一点未失。要取雪天锋,只怕极为棘手。”
      苏犹怜:“难道比从雪隐手下夺取泥犁盘还要棘手?”
      石星御摇头:“雪隐自觉问心有愧,所以不肯出手,否则,哪有如此容易?”
      他轻轻叹息着,牵了牵苏犹怜的手,道:“多说无益,进去吧。”
      两人才靠近,那座水晶宫殿突然旋转起来,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力一般,将两人吸了进去。
      随即,宫殿又恢复了原样,寂寂的,没有一丝改变。
      
      良久,天空中又现出一个身影来。
      那是李玄。
      才仅仅过了一天,他脸上所有的快乐、调皮就已完全隐没。成熟让痛苦凝结,布满他的眉宇。他用嘶哑的声调问道:“天书爷爷,是不是这里?”
      天书爷爷仔细审视着周围,郑重道:“以我权威的眼光来判断,不错。”
      李玄不再说话,驱动五云战靴,向水晶宫殿疾冲而下。
      宫殿同样将他吞没,不带起一丝涟漪。
      这三个人,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一般。
      也仿佛,这个世界中,从未有过这三个人。
      李玄,苏犹怜,石星御。
      
      石星御一站住身,立即怔住。
      这世上能令龙皇惊讶的事情已不多了,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惊讶。
      他们出现在一片巨大的广场中,水晶宫殿已不见了踪影。广场四周,是巨大的、漆黑的平原,上面布满了嶙峋有如刀一般刺向天空的尖石,仿佛狰狞的护卫,守护着这座广场。
      一眼望不到边际。
      他们赫然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场所,一个跟水晶宫殿格格不入的地方。
      这不足让石星御惊诧。
      更为奇异的是,广场上站满了人,每一个都目光呆滞,瘦骨嶙峋,全身自上到下漆黑一片,像是饿鬼一般佝偻着身子,望着两人。
      所有人,都望着石星御和苏犹怜,像是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这亦不足以让石星御惊诧。
      最为奇异的是,石星御赫然发现,他那无边的威能,在这片奇异的天地中,竟然连一丝一毫都无法发出!
      他所有的修为都无影无踪,跟个普通人一模一样。
      这怎么可能?
      他的修为授命于天,谁能取走?
      他忍不住问苏犹怜:“你怎样?”
      苏犹怜淡淡道:“不怎样,只是所有的武功法术都消失了。”
      这印证了石星御的感觉。他仰头望天,天上是一片神秘的黝黑色,望不到尽头。没有日,没有月,没有星。这个世界中的光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到何处消灭。
      石星御皱起了眉头。
      忽然,那些干瘦枯黑的人群中间,走出了一位老者,他稍微高大一些,眼睛也略显灵动。他向着石星御伸出了手:
      “欢迎来到雪天锋的世界。”
      石星御眉峰挑了挑。
      这,至少证明,他们没来错地方。
      “雪天锋在哪里?”
      老者缓缓地,仿佛说一个字都很费劲,道:“雪天锋一直在它在的地方,可惜人们看不到它而已。”
      他转身,让开一条路。他身边的人脸上显露出敬畏之色,齐齐让开了路。
      石星御与苏犹怜见到了雪天锋。
      一根玉柱自广场另一侧拔地而起,高约几十丈。玉柱通体光润,洁净无尘,顶上闪着一团柔和的光。
      苏犹怜身上清光也随之闪现,那即是他们寻找的目标——雪天锋。
      那,也是这个世界的光之来源。
      石星御执着苏犹怜的手,来到玉柱下。他仰头望着柱顶上的清光。
      若是平时,他只需稍微动一下手指,便可蹑空直上,取下雪天锋。但现在,他只能望之兴叹。
      玉柱滑不留手,又粗又高,无法攀爬。另搭一个台子?这个世界中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搭去?
      石星御沉吟着。
      老者走到他身边,也仰头望着雪天锋。雪天锋的清光照在他干枯的脸上,就像是一道清泉:“要取雪天锋,只有一个办法。”
      这句话吸引了石星御,听他说下去。
      老者的目光中似乎有了一丝悲哀:“用你最爱的人。”
      “只要忘记你最爱的人,你的思念就会化成阶梯,引领你攀爬到雪天锋的位置。”
      他缓缓道:“这很公平,不是么?要获得最珍贵的东西,就要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换。”
      石星御的身子震了震。
      要取得雪天锋,就要忘掉自己最心爱的人。然后,刻骨的思念就会化成阶梯,引领你达到目的。
      这究竟是公平,还是残忍?
      石星御的目光在雪天锋的映照下,变幻不定。
      如果取下雪天锋,就要忘掉他最心爱的人,那还要雪天锋做什么?
      他凝视着玉柱尽头的雪天锋。
      雪天锋的清光也仿佛在凝视着他,清光婉转,仿佛在无声地诉说:
      来,取下我吧……
      取下我吧……
      石星御冷冷道:“我从不与人交换!”
      “砰”的一声裂响,一条透明的巨龙从他体内腾起,临空盘舞。
      这条巨龙便是他元神的本相,并非法术练就,平日都蛰伏在他体内,只在最危急的时候才会醒来。它每一次出现,都曾经惊天动地,君临万方。
      纵使在此时,石星御已失去了所有修为,巨龙也失去一切法宝、灵力的保护,但它仍夭矫伟岸无匹,如景天长虹,横亘天幕。
      巨龙咆哮盘旋,向玉柱上撞去。
      龙首击中柱身,发出清脆的一声裂响。
      老者面容惨变,凄声叫道:“不要!”
      所有的干枯之人全都恐怖之极地大叫道:“不要!”他们蜂拥过来,想要阻止石星御。
      灾变,就在这一刻倏然降临。
      轰隆隆的巨响自四面八方隐秘地炸响,头顶上黝黑深邃的天,像是煮沸了一般,急速翻动起来。
      所有的人都发出悲凉的叹息,他们顾不得再管石星御,纷纷抱头蹲下,缩成一团。
      轰隆隆声越响越烈,石星御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他一把拉过苏犹怜,挡在她身前,用身体替她遮蔽住满天流火。
      虽然不再有惊天威严,他的身躯仍是千锤百炼而就,寻常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
      天在颤抖着,像是经历着撕心裂肺的痛苦。猛地,一阵剧烈的摇晃,那团黑云猛然裂开,一大团火岩带着厉啸声破空直坠,砸向广场。
      惨叫声同时响起,无数干枯的骸骨被砸起,血肉横飞。火岩不住出现,宛如末日灾劫一般,轰击着这片被遗弃之地。
      这是天怒。
      石星御的脸色并未有半分改变。他是龙皇,他想要的东西,从没有得不到过。他习惯于为一己之欲,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巨龙缠绕在玉柱上,仰天龙吟,蓦然回首,再度狠撞下去。
      嗡——
      玉柱长鸣。
      长天厉啸,似乎因石星御的冒犯而震怒。
      火岩倏然增多,几十条长长的火瀑舞空乱怒,焚天灭地般砸在地上。
      那是末日惨境。
      那些干枯瘦黑的人根本来不及躲避,被砸得断肢残骸,满地都是。
      黑色的血迹,在空中朵朵蓬散,化为尘埃;一声声哀号宛如炼狱的号角,在漆黑的天幕下震响,如刻骨磨髓,凄绝人寰。
      石星御恍如不顾,他身上的龙影一次次撞向玉柱。
      我要我的爱情,那管你血流成河。
      苏犹怜一把抓住他的手,叫道:“住手吧!”
      石星御看了她一眼。
      “你来禁天之峰前,我本有另一个计划。”
      “如果拿十万人、十万魔献祭,可以打开冥界,与这个世界贯通。那时,我就可以救出九灵儿的魂魄。”
      “现在,若没有雪天锋,就没有五行定元阵。我要见到九灵儿,就只有那个办法。”
      “你是想让我继续下去,还是要我去杀十万人、十万魔?”
      漫天陨石轰啸,石星御的声音是那么淡,却更剧烈地轰击在苏犹怜的心上。
      她忽然觉得石星御是那么遥远。
      他,永远都是个帝王,高高在上,俯看着世间的一切。他不会痛苦,也不会欢乐,世间的一切,在他看来,就只有一个用处。
      供奉。
      供奉着帝王一样的他。
      他予取予求,予杀予夺。以龙皇之威严,驾临一切。
      但不应该是这样的,绝不应该是这样的!
      苏犹怜忍不住凄声道:“其实……”
      一块巨大的陨石带着火、带着风向他们猛砸而下。不同的是,这快陨石居然一面下砸,一面呜哩哇啦地大叫着。
      陨石轰的一声,砸进了土里。
      一阵细碎的声音响过,天书爷爷艰难地自陨石怀中爬出,坐在陨石头顶上,狼狈地奋力微笑着向二人打招呼:“我们又见面了。”
      是李玄?
      苏犹怜的脸迅速冰封。
      她绝不想再见到他。但见他摔得那么惨,她又有些不忍心。
      每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只怕都会失去武功,一切法宝也都会无效。没有法宝护身的李玄,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来,会不会有事?
      ——我怎么还在担心他?
      苏犹怜轻轻咬住嘴唇,尽力板起了脸。
      他们的爱情,已在李玄举起那面镜子的时候,完全粉碎。
      她将为石星御找齐暗之四宝,然后,她要看到另一份爱情分崩离析。然后,生也好,死也好,她都不在乎。
      她要做一只恶毒的雪妖,让世界都流满爱情的血。
      
      李玄艰难地爬起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石星御,苏犹怜。
      他们执手而立,龙皇用自己的身躯为苏犹怜遮蔽陨落的流火。
      多么美好的景象。
      李玄的面容在瞬间苍白。
      他缓缓站直了身躯,伸出手指,勇敢地点着龙皇跟苏犹怜。
      “你,你。”
      “我恨你们。”
      他转身,向雪天锋走去。
      柔光,自天柱末端闪出,雪天锋似是知道将要获得新的供奉,在迎接着它虔诚的信徒。
      ——他要去取雪天锋么?
      苏犹怜心弦骤然一紧。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帮你们取下雪天锋。”
      “因为我要忘掉你。”
      李玄对着那高大的柱子,张开了双手,喃喃自语:“忘掉这些痛苦,忘掉曾经的誓言,忘掉和你有关的一切。”
      他遽然回头,沾满红丝的眼睛死死盯着苏犹怜。
      “你为什么不解释给我听、为什么!”
      然后,他冲向了玉柱。
      玉柱顶上,发出一声清响。就宛如幽寂的钟,敲在了心底最柔软处。
      苏犹怜忽然感觉一阵心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般。
      她忍不住向李玄伸出了手:“不要!”
      李玄没有回头,撞到了玉柱上。
      清音柔和,将他裹住。他的心口,淡淡地冲起了个影子,然后变幻成一小团苍白的虚像。
      刹那间,往事凝结成的一切,都上心头。
      ——在遥远遥远的地方,会不会有我们的故乡?
      ——那里会有个奇怪的规矩,男子要想娶心爱的女子,就要为她上天入地、降龙伏凤,历经七重考验。
      这一瞬间,苏犹怜泪流满面。
      虚影爆开,轻轻的,柔柔的,就宛如爱情溜走时一般。苏犹怜伸出的手,凝固在空中,无力地划出一道空落的弧。
      李玄被虚影托起,飞向雪天锋的清光。
      虚影清光,合为一体,坠落。所谓的爱情,也在这一刻坠落,摔成碎片。
      李玄慢慢张开眼睛,他的双掌中,托着一片小小的清光。没有人能看清楚它的样子,但每个人见到它时,都立即知道,这就是雪天锋。
      雪天锋,本就藏在每个人的心底。
      是你心中最邪恶的那个念头,不可捉摸,却又无法回避。
      雪天锋从李玄手中滑落,落入石星御的掌中。
      这一刻,石星御也沉默。
      失去最真的爱才取得的雪天锋,是那么沉重,连石星御都无法不动容。
      他看着李玄:“谢谢你。”
      李玄的目光有些空洞,他幽幽道:“我刚才做了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苏犹怜凝视着他:“你还记得我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干涩,像是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李玄看着她,良久,双目中闪过一丝困惑。
      “你是谁?”
      苏犹怜合上眼,清泪滴落。
      只有忘记最爱的人,才能获得雪天锋。
      她是他最爱的人。
      所以,他忘掉的是她。
      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就算他对她做过再多的错事,她都会原谅他。
      因为毕竟他是爱她的,只不过他的爱是那么鲁莽,幼稚。
      她轻轻将李玄拥在怀里。
      李玄的眼神一片茫然,他顺从地依偎在苏犹怜怀抱里,没有任何反应。
      苏犹怜拥着他,就像是拥着个无知的孩子。这一刻,她心中充满了柔情。
      每个男人体内都藏着一个孩子,剖开他,就会看到。在坚强的躯壳中,蜷缩着他们柔软、渴望被保护的心。他们时刻保护着它,不被别人看到。他们希望别人看到他们的坚强,永远。只有在最意外的情况下,他们心中的孩子,才会逃出来,剥离了坚强的伪装,显得那么孱弱。
      雪天锋,将李玄剖开,所以就看到了这个孩子。
      这个无助的,刚失去了最爱之忆的孩子。
      都是为了她。
      这一刻,苏犹怜完全忘记了李玄曾经做过什么。她要好好待他,让他重新爱上她。她会无微不至地关怀他,让他跟他的爱情一起成长。
      她居然感到一阵幸福。
      
      石星御淡淡道:“我们回去吧。”
      既然雪天锋已到手,他们何必再停留在这个让人厌烦的地方?
      他们转身,从来时的地方,向外走去。
      李玄突然一声惊叫:“你们往哪里走?我为什么看不到路?为什么?”
      路,就在石星御与苏犹怜的面前延伸着,但李玄却惶然停步,满脸都是惊恐。
      他的面前,是一片混茫,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跨出一步。他们一起向前走,摆在苏犹怜石星御与他面前的,却是不同的景象。
      背后响起一声悲凉的叹息。
      “失去最爱的人,就会迷失回去的路,跟我们一样,你将被永远禁锢在雪天锋的世界里。”
      老者叹息着,缓缓走到他们身边。
      “我,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像你们一样,身怀绝世武功,有着名声、威望、完美的人生,我们来寻找雪天锋,便被禁锢在这里。”
      他指着李玄:“你再也走不出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你会跟我们一样,衰老、疲惫、干枯、绝望,落满灰土。”
      “你会的。”
      “一定会的。”
      李玄脸上写满了惊恐。他禁不住尖叫:“不!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啊!”
      他紧紧抱着苏犹怜,仿佛这是他唯一的依靠。他抓着她的衣襟,死死都不肯放手。一阵颤抖的涟漪,从他身上传到她的心底。
      她真切地感受到,他是多么无助,恐惧。
      无论还记不记得她,在最危险的时候,他本能地想呆在她身边。
      这是单纯的信任。因为单纯,所以特别坚固、直接。
      她心底浮起一丝愧疚,若是她早些查知李玄的心意,便不会怀疑了。
      但她没有。
      她和李玄一样,用自己的怀疑伤害了最爱的人。
      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她对自己说,也对李玄说。
      她轻轻拥着李玄,柔声道:“不怕,我会陪着你的。”
      “永远陪着你。”
      这是一句承诺,她不能将他孤单地留在这个地方。他不能没有她。
      这句话才说完,她面前的路也消失不见了。
      老者轻轻叹息。这,便是雪天锋的魔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承诺付出代价。
      苏犹怜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里,就是她的荒原。心禁锢的地方,就是荒原,没有人来,也没有人能够走出去。在这里,李玄不会化身魔王,而她正可以拥抱荒凉,细数爱情。
      哪怕它早就破成了碎片,她仍可以一片一片拼凑起来,抚摸它们原来的模样。
      她拥着像个孩子一样的李玄,忽然觉得满足。她终于可以将李玄留在她的荒原中了。
      她的爱情,再也不惧沦落成魔。
      
      她抬头,对石星御道:“你走吧。反正,你已找齐了暗之四宝。”
      没有她的存在,就没有人能埋葬龙皇之威严。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秘密。
      她的爱情已满足,不想再看他面对失望的一刻。
      
       “啪”的一声轻响。
      雪天锋在石星御手中,断成两截。
      所有的人,都被惊愕攫住。
      苏犹怜骇然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石星御淡淡道:“不为什么。”
      “石星御不欠任何人的情。”
      他一把拉起苏犹怜的手,再度站在了那高耸云天的玉柱下。
      
      一股淡淡的涩然,忽然浸满了苏犹怜的心。
      她不了解,不知道,不明白这是什么情感,她也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接受。
      她试着将手从石星御掌心抽出,却无能为力。
      另一只拥着李玄的手,却有了一丝惶惑的颤抖。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
      老者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
      似是悲伤,又似是欢喜。似是希望,又似是绝望:“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无法摆脱雪天锋的魔力呢?”
      “为什么你就可以?”
      所有干黑的人都齐声叹息。
      他们缓缓隐没,化成无数淡淡的影子,如存在,如不存在。
      周围的一切,也全都消隐,化成一座水晶宫殿。
      他们三人,就站在宫殿的正中间,面前,是一座玉柱,不过那玉柱只有半人高,上面放着雪天锋。
      雪天锋的清光,将三人笼罩住,扶摇不定,无数幻影,在清光中闪烁,消灭。
      宛如悠长的一场梦。
      石星御沉吟良久,缓缓伸手,拿起雪天锋。
      就仿佛,梦在这一刻醒来。
      他用力握紧。

      “终于齐了呢。”苏犹怜轻声叹息着。
      李玄跟在她身后,不说一句话。
      自乐胜伦宫归来后,他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开心,不再说着不知所谓的冷笑话,也不再闹哄哄的了。他变得安静了许多,没有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就独自一个人安静地呆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但若是问他,他又什么都回答不出来。他变得迟钝,茫然,再无复当初的聪慧。
      天书爷爷说,这是因为他的心,空了很大很大的一块。
      雪天锋取走的,不仅仅是他的爱情,而且包含了所有与爱情有关的回忆。没有人能想象得到,这回忆在李玄的心中,竟是如此深,如此珍贵。
      也许,是因为他孤独流浪的童年,让他特别珍惜这份感情。他心底深处,一直很孤独,很害怕,只不过平时都被那些喧闹的欢乐掩盖了,直到失去后,才能看出,那伤是如此深。
      好在,他对苏犹怜表现出了极大的依恋。
      他不记得苏犹怜是谁,完全无法记起关于苏犹怜的任何事情。但只要在苏犹怜身边,他就变得特别安静。一旦离开她,他就烦躁不安,长久地皱着眉头。
      苏犹怜感到深深的自责。
      是她,就是她,让李玄变成这个样子的。
      如果她能解释,如果她不是坚持要留在大魔国,她跟李玄之间的爱情之伤,就不会这么深。
      他不过是一个孩子,为鲁莽的爱情能够伤害的孩子。
      她一定要好好补偿李玄,她要让他再度爱上她。
      于是 ,当李玄沉默的时候,苏犹怜会讲一个故事给他听。
      有一只卑微的雪妖,居住在荒凉寒冷的雪原上。雪妖纯洁而孤独,来到雪原的人们一次一次伤害她,让她饱受痛苦,让她的身体满是污秽。但她坚强地活了下来,因为她相信,会有一个少年,正在经历着七重考验,只为走到她面前,说一声爱她。
      一千年来,她虔诚地等待着这个少年,却经历了一千次的欺骗、背叛。那些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都不过是觊觎着她的身体,窥测着她独一无二的元丹。她本以为,她已心如死灰,不会再爱任何人。也就不再会有第一千零一次背叛。
      但,一千年后,却有一个吊儿郎当的小无赖,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对她无比真诚地说:
      “这一次结局会不同。”
      “因为这第一千零一个少年,比别的人,都要真心。”
      于是,她相信了他,第一千零一次信任。
      她要好好爱他,原谅他所有的错误。因为她知道他是真的爱她的。
      因为,他们已经度过了所有的考验。
      
      这个故事很长,苏犹怜每一次都说得泪流满面。
      她流泪的时候,李玄也会跟着流泪。他依偎在她身旁,面容很平静。
      不记起了么?
      那么就跟我一起将爱情种进泥土里,等它慢慢发芽,生长。
      我们会一起等待的。等你重新爱上我。
      为此,她也要将那个杀局持续下去。
      只要龙皇存在,她的爱情,就不会成全。这一次,她下定决心,不会再有丝毫的迟疑。
      因为,她亏欠李玄的,实在太多太多。多到要用天谴来惩罚自己,才能够补偿。
      她看着漫空苍蓝,心中有了决断。
      她将跳一曲葬天之舞,来目送一颗巨星的陨落。
      为此,将以血来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