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有恨何人见

  •   禁天之峰纯由玄冰垒就,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孤高突兀的一座山峰,直刺苍天。石紫凝攀爬的方法很简单。
      一片片剑羽组成一座狭窄但却辉煌灿烂的阶梯,她就踏着这些剑羽,拾阶而上。最下面的剑羽自行飞起,接续在阶梯最上层。随着她的步伐,剑羽的阶梯慢慢向上延展着,直达禁天之峰的尽头。
      她瘦削的身形,就仿佛是逆风飘在禁天峰顶的一片叶子。
      玉鼎赤苍茫的啸声在峰顶响起:
      “你竟敢忽略我?你竟敢忽略伟大的玉鼎赤?你死定了!看我一炮将你轰下来!”
      它大张开龙口,一团巨大的火球闪现,迅捷无伦地旋转着,在龙气萦绕下,越来越小,里面蕴含的力量却越来越强大。它仔细地瞄向那个纤长的身影。
      只要一炮轰去,它保管石紫凝绝对会被轰成飞灰!
      一个温和的声音自禁天之峰的峰顶响起。
      “玉鼎赤,且慢。”
      玉鼎赤喉间响起一阵微鸣,却又不敢违抗龙皇的命令,只好张口将火球生生吞下,噎了个半死,悄没声地趴伏在峰底,抬头仰望着峰顶。
      龙皇老是抢走它大展雄威的好机会。
      龙皇的声音再度响起,在寂静的大地上带起一片涟漪。
      “你走吧,过去的一切,我早就抛开了。”
      石紫凝的身形一震。
      她的秀眉猝然仰起,厉声道:
      “那些为你死的人呢?那些期盼着你去解救的人呢?”
      龙皇沉默着,慢慢道:“现在的龙皇,已不是过去的魔王,他想开启一条全新的路。”
      石紫凝咬着唇,握紧手中的剑。
      “我只想问你一句,石国,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
      龙皇的声音中有着一声悠长的叹息。
      “很想知道么?”
      “那么,三日之后再到这里来吧。”
      “那时,你将见到答案。”
      石紫凝沉默着,忽然自禁天之峰飞身而下。
      她头也不回地走入了风雪中。
      “玉鼎赤,从此之后,再也不许对这位姑娘出手,懂了么?”
      玉鼎赤燹龙不甘愿地唔咿了几声,却也只好将龙皇的命令刻入心底。
      禁天之峰,在苍凉的寂静中,显得那么孤独。
      最接近天的地方,是否也最接近寂寞?
      
      太子细细的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浮动着一丝隐秘的微笑。
      
      李玄犹豫着。
      他手中捧着心魔的那面镜子,久久不能决定。
      这面镜子幽淡,仿佛心魔的眸子一般,带着遥远的星星的光芒,仿佛是天尽头的一点孤星,却又仿佛照耀在心底深处。
      这面镜子,究竟能照出什么来?它会不会给苏犹怜带来伤害?
      李玄抬头看了一眼冰屋。
      冰屋就矗立在不远处,风雪静默,将冰屋覆盖住,像个小小的白色坟墓。
      世间没有坟墓是白色的,除非是雪。
      ——它会伤害苏犹怜么?
      李玄摇了摇头。
      它毕竟只是面镜子,镜子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但它会照出他想知道的东西。
      这是一句秘语,在李玄心底幽幽地回荡着。这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苏犹怜还爱他么?
      ——她和龙皇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苍蓝色的魔王,他究竟对苏犹怜做了什么?
      这些,若不弄明白,将在心底种下一生的阴霾。
      李玄握紧了镜子,慢慢向冰屋走去。
      
      曙光,穿透筑成冰屋的坚冰,静静照在苏犹怜眼中。她一动不动,承受着冰冷后闪耀的那一点温暖。透过厚厚的冰墙,曙光是那么淡。
      大魔国中,无日无夜。曙光,只是天际那团极光的变幻,却也一样能穿透忧伤的心。
      那么、那么像李玄的笑脸。会不知不觉伤了人,也会不知不觉让人感到温暖的笑脸。
      苏犹怜的心紧缩了起来。
      往日那一幕幕在她面前缓缓浮现着。
      一面是她遇到李玄后的短暂岁月。欢笑,喧嚣,书院窗棂外明媚的阳光,终南山上艳丽的桃花。
      一面是她矗立在雪原上的漫长记忆。那些被抛弃,被欺骗,被凌辱的痛楚。满身污秽,满手鲜血。
      是李玄让她快乐,是过去让她忧伤。
      她久久审视着这两种色彩完全不同的记忆,慢慢意识到,李玄是爱她的。
    真的爱她,在意她。
    所以他才猜疑,猜疑她与石星御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那个苍蓝色的王者让他感受到压力了么?他觉得自己无法和龙皇竞争么?苏犹怜的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丝微笑。
      爱她,才会嫉妒。
      在爱情面前,他不过是个小男生呢,还没有学会如何宽容。
      ——我要对她宽容一点。
      是的。男人是不知道如何去爱的,他们只能被爱。
      我要好好爱他。
      苏犹怜心中升起万种柔情,静静地站了起来,揩去眼角的泪,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衣裙。
      他是该怀疑的,毕竟,自己确实不应该出现在大魔国。他不知道那个秘密,连一个字也不知道。
      这个秘密,任何人都不能知道。苏犹怜宁愿自己死,都不愿说出来。
      但她愿意尽全力,去向李玄解释。用她的宽容,用她的温柔,用她的柔情,如果说服不了他,她就强迫他,不相信都不行。
      她笑了。
      就这样决定了。
      
      李玄无声无息地站在冰屋门前。
      他抱着那面镜子,没有任何感觉。镜子就像是心的一部分,抱紧了,就如抱着自己的心。
      不知怎地,他总是有一丝犹豫。
      他应该相信苏犹怜才是。爱着的人不是应该彼此信任的么?他为什么不肯相信苏犹怜,去找她,让她解释给自己听呢?
      ——是自己不信任她的爱情了么?
      这个想法让李玄的心揪紧了一下。
      不是的。他对自己说。不是的,他仍然爱着苏犹怜,跟一开始一样热切。他要保护这份爱情,不容许它被任何人侵占。尤其是那个讨厌的魔王。
      他一定要知道这之中发生了什么。魔王对苏犹怜,做过什么。
      他爱她,他不在乎她的过去有过什么。
      在心魔的幻境中,他曾看到了苏犹怜的过去,看到了那个独居在荒原上的雪妖,他才知道,她过去遭受了很多痛苦。但那时,他没有这样痛苦过。
      幻境中,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苏犹怜承受过的苦难,但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也绝不会提起。
      因为即使有过创痛,那也是千年前的梦魇,不是她的错,梦境中的雪妖是如此无助,如此可怜。
      何况,那时,她还没有遇到自己。
      但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她刚刚接受了自己的爱,却突然从自己身旁消失,毫无理由,毫无征兆的消失了。任自己在书院中跑断了腿、叫哑了嗓子,也没有得到半声回应。
      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独坐在山崖上的伤心与绝望。在四处找她的那些日子里,李玄心中总萦绕着一个可怕的预感,她就像偶然落入他生命的雪,在某个清晨悄悄融化,一去不回。
      好几次,他忍不住想,这一次,可能要永远失去她了。
      然后,一切都变了。
      然后,是石星御冰冷的话:有个人,我想你肯定很想见到。
      然后,是她,苍白而孱弱地蜷缩在龙皇的深宫里,梦呓般的说出那两个字:“龙皇。”
      李玄的心在抽搐。
      无论千年前的雪妖曾怎样,当她换上苏犹怜的衣衫,蜷缩在他的怀里之后,他希望她只是他一个人的,绝不被任何手指触摸。
      那样的她,是那么妩媚而纯洁的少女,带着奇异的风俗,带着娇蛮而任性的笑,来遥远的异乡寻找爱情。
      她的手春雪一般柔软,又怎会带上半点污秽。
      但龙皇……
      李玄狠狠咬着牙,慢慢将镜子翻了过来。
      
      苏犹怜的手按在了门上,忽然有些恍惚。
      在幻觉中,她感到自己周身赤裸,被隐秘地窥探着。
      她的心,焦虑而烦躁地跳了起来。
      她忽然慌乱无比,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慢慢远去。
      
      镜子上的幽暗,在他转过的瞬间,化散,消去。镜光,慢慢地透了出来,使镜子仿佛是一块冰,被他执在手中。
      怀疑的心是一块冰,能照出所有的恶毒。
      李玄的双目,被冰吸引。
      淡淡的光不住自镜子上闪耀而出,划出无数隐秘的光芒。这些光芒互相交叉、叠压,形成撩乱的光点。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个细微的影子,恍恍惚惚演变成迅疾闪动的画面。
      
      苏犹怜踉跄行走在风雪中。禁天之峰上,龙皇傲然立在雪妖面前。
      
      龙鼎血华的光影下,龙皇将苏犹怜扼在手中,四周星辰陨落,充溢着让众生战栗的怒气, 苏犹怜只是静静注视着他,眸子清冷而坚决。
      终于,他轻轻放开了她。
      
      流萤闪烁的蓝色天幕下,石星御陷入沉睡,苏犹怜手指轻轻从他面前的虚空中抚过,仿佛隔着一寸的距离,抚着他的眉,他的发,他脸上冰冷的弧度。
      
      古老神秘的法阵中,石星御展颜微笑,握住苏犹怜轻轻颤抖的手。
      
      一切变幻着,毁灭着,生长着,叙述着,让李玄眼花缭乱。猝然,所有的光点都变成苍蓝色,猛然自镜面上炸开,怒发成一道蓝色的雷霆。
      李玄不由得一声惊呼,镜子脱手而出。
      那道雷霆夭矫于他面前,倏然幻化成一条苍蓝色的巨龙。
      那是飞舞在幻影中的巨龙,却又那么清晰,那么威严。纵使只是幻影,却绝没有任何人物能够取代。
      那是只有龙皇才具有的威严。
      巨龙在雪妖身上蜿蜒缠绕。
      苍白的雪妖,用孱弱的身体承受着巨龙的暴虐,似乎要将她揉碎、贯穿。她无力抵抗,只能蹙起秀眉,紧紧咬住嘴唇,发出一声细碎的呻吟。
      巨龙仿佛携带着天地之威,引动诸天星辰之光华,残忍地宣泄着他的躁动与疯狂,力量与威严。
      它蜿蜒在雪妖赤裸的身体上。
      这一幕,是何等惊人!还未待李玄有任何反应,光影便被吹成一团雪,倏然消散。
      然后,那个苍蓝色的王者出现,宛如一座峰,亘立在天地之间。
      那只小小的雪妖,却依偎在他的身上,妖媚无比地跟他厮磨着。
      她的目光,穿透幻相,盯在李玄的脸上。那是缠绵入骨的眼神,引领宛如滴出水的眼眸,轻轻吐出一串字语:
      “我,是你的九灵儿。”
      李玄如受雷击,踉跄后退!
      他的世界,在这瞬间坍塌,化为灰尘。
      
      房门被轻轻推开,苏犹怜脸上升起一丝迷惘,迅速化为错愕,震惊。
      
      “我,是你的九灵儿。”
      那软到忘情的呼唤,回荡在两人的耳中。
      
      “不!”
      苏犹怜凄声惨叫,冲了上去。
      镜子在她触到的一瞬间,崩坏。万千碎屑舞空慢慢沉落,每一片上都有一个魔王,每一片上都有一只雪妖,在妖媚万分、柔情无限地诉说着。
      “我,是你的九灵儿。”
      每一片上,都映着李玄那绝望而痛苦的双眼。
      这双眼,抬起来,盯着苏犹怜。
      “为什么会这样?你会解释给我听的,是么?”
      这声音如此软弱、苍白,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有悲伤,只有恳求。
      苏犹怜匆忙赶过来,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冰冷,完全无力。镜之碎光仍旋舞在他们周围,像是无数的梦魇。
      苏犹怜惶然摇头:“这不是真的!你相信我!”
      李玄艰难地笑了笑。
      那不是幻影。
      他见过心魔释放的幻影,也见过真实的龙皇。紫极老人对他的特训没有给他无敌的武功,却给了他精锐的眼力,他能看出来,那绝非心魔模拟出的幻影。
      那只能是真实。
      所以他才会伤心欲绝。
      “你会解释给我听的,不是么?”
      他像是忽然获得了力量,使劲攥住苏犹怜的手。
      “你一定会解释给我听的!是不是?”
      就像是溺水者的挣扎。
      苏犹怜几乎将那个秘密说了出来。
      那是一切解释的源头。但她没有这样做。她死死地闭上了双眼,嘶声道:“这不是真的……我没有!”
      多么软弱的辩解,就像是将要淹死的溺水者的挣扎,握不住一根稻草。
      李玄的眼睛里写满了绝望:“你骗我!”
      “你是在骗我的!心魔的镜子不会说谎的!”
      “他‘拥抱’过你了!”
      他的怒火就像是尖锐的刀,盲目地而绝望地刺着,刀刀见血。
      苏犹怜的面容骤然冰冷。就仿佛无论多么柔软的雪,始终要结成冰。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李玄,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
       “你连心魔都肯相信,却不肯相信我?”
      李玄失控般地大叫道:“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要不是我照出来了,你还会继续瞒着我,是不是?你要瞒多久!”
      “你不甘拥有一份平庸的爱,于是到大魔国来,投奔龙皇的怀抱,是不是?”
      “他‘拥抱’了你,于是你也爱上他了,是不是?”
      多么残忍的问,句句撕碎着被问的人的尊严,却也撕碎着问的人的心。
      苏犹怜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
      当她痛到极点的时候,她就会笑,这样,别人就不会看到她的痛苦。
      “那么,你在怀疑我的贞洁么?”
      她伸出一根手指头,抬起李玄的下颚。她柔柔地看着他,眼波上蕴着的,全是细微的笑容。她吐气如兰,婉媚地对他道:
      “很抱歉,我从来就没有贞洁过。”
      她转身,走入了冰房中,轻轻关上房门。
      雪妖的力量蔓延而出,将整座冰屋封住,再也没人能够进入。
      然后,才能紧掩住嘴唇,失声痛哭。
      
      太子细细的眼睛一丝不苟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浮动着一丝隐秘的微笑。
      诸般因缘,都已齐备,只待一个细微的点,便会组成绝杀。
      太子的绝杀。
      
      三日之后。
      那是石星御给石紫凝定的时间,也是他给自己定的时间。
      
      相爱的人就是一面镜子,当他爱你的时候,你会从中发现自己的耀眼夺目;而当他不爱你的时候,你却会发现满身污秽。
      泪流下来,是不会干的,结成冰,缠绕着她的身躯。那是冰的锁链,锁着她的心,让她无法逃脱雪妖的命运。
      紧紧抱住双膝,就是拥抱着自己,就是被拥抱着。
      但为何,为何感觉不到温暖呢?
      四周一片狼藉,全是打碎的东西,雪原一般的废墟。
      她不由得想到了另一份爱情。
      那苍蓝色的爱情。
      一百年过去了,那份爱情仍然如此坚贞,他宁愿遭受一切磨折,也要见到她。那是多么让人动容的!
      她的爱情,却连一百天都没有坚持到。就这么破碎了,破碎在一面镜子中。
      她该怎么办?
      雪妖紧紧蜷缩在废墟的角落里,化成一点雪尘。
      
      直到,那个青天一样的影子来到她身前。
      苏犹怜一动不动。
      还有什么意义?她已经没有爱情可以守护了。
      成魔也罢,堕落也罢,都无所谓,反正她的爱情,已经死去。
      这个世界中剩下的,都是别人的爱情。
      “你还好么?”
      石星御的声音很温柔。
      ——他是在关心我么?
      ——他看不到我满身污秽么?
      ——他是在关心着自己的爱情,关心暗之四宝。
      苏犹怜冷冷地想着,心中突然钻出一丝嫉妒。
      为什么她的爱情就这么脆弱,而别人的爱情就这么坚强呢?
      为什么绝望的不是他,而偏偏是她?
      为什么她要成全他,而不是让他像自己一样痛苦?
      她猝然抬头,静静地看着石星御。
      没有什么爱情是永恒的,她的不是,他的也一样不是。就算他贵为龙皇,威压天下,但亦不可能拥有真正的爱情。
      如今,他的爱情握在她的掌中,只要她轻轻一握,就会粉碎。
      他可以轻易撕碎她的身体,践踏她的尊严,却无法掌握自己的爱情。
      他的爱情,由她掌握。由这个卑贱的,刚刚失去爱情的小小雪妖!
      这是命运早就准备好的讽刺么?
      苏犹怜宛如一个离群索居的巫女,透过浮世的阴霾,冷冷盯着石星御,一个个恶毒的念头,闪过她的心头。
      她甚至为此而感到一丝快意。
      “我们该动身了。”龙皇的声音中,有一丝温暖。
      苏犹怜猝然起身。
      “你真的爱她么?”她直直地盯着石星御的眸子,第一次,她不再臣服于龙皇的威严。
      这句话让石星御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的回答并没有犹豫:“当然。”
      苏犹怜嘴角浮起讥嘲般的笑容:“那她真的爱你么?”
      石星御抬起头,望着北极上湛蓝湛蓝的天。这是他苦心经营起来的场景,他以秘法炼制群魔,聚合四大神龙地、水、火、风先天灵能,才能让本来风雪弥漫的北极,现出湛蓝永晴的天空来。
      那是禁天之峰上永远无法见到的景象。
      他也永远无法忘记,当他手持长剑,满身浴血,回头时,所见到的那张惊惶、痛苦、绝望的脸。
      她爱他么?
      这个问题,该问么?
      就像苍天覆盖着大地,太阳照耀着万物,天经地义。
      她不能不爱他,她亦不会不爱他。
      苏犹怜淡淡道:“既然如此,她为何在你出世前的一瞬间,主动求死呢?”
      这是多么残刻的一问,将还在流血的伤痕生生撕开!
      石星御的心猛然抽紧,忍不住一声厉喝。
      “住口!”
      他的手霍然抬起,苏犹怜娇脆的咽喉已被扼住,整个身子擎在空中。
      紫蓝色的闪电,自他双眸中炸出,撕拉成几十丈长的电流,轰然怒击着触摸到的一切。整座禁天之峰都簌簌发抖,天穹骤然变得阴暗起来!
      苏犹怜一动不动,她坠落在石星御的掌中,歪着头,静静地看着他。
      震怒越大,他的痛苦就越深。
      她欣赏着他的痛苦,一面跟自己做着比较,感到了一丝快意。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也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我的爱情残缺不全,你的也会一样。
      她的眸子很沉静而安宁,没有一丝恐惧。
      这双沉静眸子,却让石星御感到一阵灼痛。他痛苦地躬下身,天地间响起一声苍茫的龙啸。
      三生石中的缱绻,让他领悟了道之真谛。
      魔由心生,亦由心灭。
      神、心、意、形、体,五行定元,恰好成就了他的顿悟。
      他脱却凡躯,斩断婴儿,由魔入道,具大威能。因此幻化新生,五行定元阵一有罅隙,便脱略而出,再也无法困住他。
      而他的修为,也超晋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举手投足之间,天地为之震动。
      这一切,与他同困在三生石中的九灵儿,应该知道得很清楚才是。
      她,应该跟他一样,沉浸在三生的缱绻中,知晓他的每一丝每一缕的变化。她知道他的心意,也知道他有了足够的力量,能守护他们的爱情。
      但她,为什么要在他出世的前一刻,主动求死呢?
      为什么?
      难道正如这个苍白的雪妖所说,她与他的爱情,是虚假的么?
      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石星御雷霆怒啸,狂乱的闪电噼啪嘶吼,轰然暴散在周围的虚空里。
      爱,是真的么?
      三生,是真的么?
      那令他痛、令他怨的,又是真的么?
      苏犹怜静静等待着,等着眼前这个具有无上威严的男子,化身为魔,将自己撕裂。
      等待着,听鲜血蓬散的声音。
      撕裂了,就没有黑暗,也没有痛苦。心,也就不再会痛。那,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但石星御的暴怒却只是宣泄,宣泄完了,暴怒也就消失。
      闪电,苍天,禁天之峰,全都恢复了本来模样。石星御垂手而立,只有淡淡的倦意。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爱情,过去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
      “但我尝试着去相信,我所拥有的,就是真正的爱情。因此,我一定要见到她。无论她爱不爱我都一样。”
      “如果这个世间没有真爱,那我就相信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