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西风夜正长

  •   这一刻,简碧尘寂立风中,月华如水,山岚轻卷。
      
      太子悄悄后退着。他知道,自己安全了。
      他脸上浮出一丝狞笑,双手忽然做了个隐秘的动作。
      李玄的脖子猛然一紧,太子的手已如蛇一般缠了上来。
      他那点武功,哪里是太子的对手?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太子擒住,凌空飞起,向月宫中投去。
      简碧尘倏然转身。
      而在同时,天地大阵全力发动。
      天地一片晦暝,没有日,没有月。没有光,没有影。宛如一切时间的起点时,那团孕育万物的混沌。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皇命难违,就让老朽接简阁主的惊天一剑。”
      简碧尘才动的身形倏然顿住。
      天地大阵却一片静默,不因简碧尘之动而动,亦不因简碧尘之静而静。
      一片白雾,沉沉掩埋着一切。
      简碧尘深深一躬。
      “前辈风范,晚辈仰慕之极,怎敢出剑?”
      苍老的声音仰天长叹。
      便是这顷刻的耽搁,太子已窜回了清凉月宫。
      苍老的声音继续叹息:“太子,我早告诉过你了,要信任。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真正的杀招,一招便足够,何必十重?对法宝也一样,你若真的信任月宫,简阁主的剑再利,又岂能伤得了你?”
      太子一直窜到桂树丛中,将李玄抛到桂枝上。那桂枝立即如活的一般,将李玄缠住。
      他笑道:“卫公之言,本王一定慎重思量,谨记在心。”
      老鬼摇头道:“没用的——不是你的宝贝,就不是你的。越强大的宝贝,便越是这样。”
      太子不去理他,望向简碧尘。一丝冰冷的狞笑在他嘴角蔓延着。
      他完全不记得他曾在简碧尘面前跪倒,乞求饶命。他看着她,仿佛胜利的将军看着前来求和的俘虏。
      “这就是祈天神术的力量么?十重封锁,竟然都无法伤你分毫。”
      夜风吹动简碧尘的衣角,他静立不答。
      祈天神术,领受者将承载六重福佑,行走在这个世间,必将成为天地间光辉灿烂的存在。
      这,成就了他无上的功业,却让他与恋人永隔天涯。
      幸,或者不幸?
      “也许,祈天神术可以帮助我完成一件大事呢。”
      太子嘴角挑起一丝笑意。
      他的神色转变得很快,这丝笑意乍一绽放,他脸上就完全没有了仇恨、阴冷。他笑得很温和,就像是在跟一位老朋友侃侃而谈。
      “简主,我求你一件事。”
      简碧尘淡淡道:“败的是你。”
      太子自喉咙中发出一阵嘶嘶的笑声,似是在讥嘲简碧尘。
      笑声猝然顿住,太子悠然道:“可惜十重大礼,还留着一道!你知道机关军团为什么一直没有出手么?”
      他一字一字,慢慢道:
      “就是因为它们在我跪地求饶的时候,将这一道礼物偷进了月宫!”
      桂树披拂,将一座玉台送到了太子面前。
      简碧尘与李玄同时惊呼:“龙薇儿!”
      太子的笑更加温和起来:“不错”。
      他手中倏然出现了一柄玉剑,“嚓”的一声轻响,玉剑架在了龙薇儿的脖子上。
      “我再问你一句,你答不答应?”
      鲜血,因用力而自皮肤下沁出,迅速染红剑身上的玉雕。
      玲珑而凄艳。
      “我只问这最后一次!”
      李玄惊天动地地大叫道:“不要刺!不要刺!我答应你,不论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太子完全不为所动,桀骜的目光笔直投向简碧尘。
      他足够冷静,足够残忍,极能审时度势而又多疑猜忌,他天生就是位枭雄。
      “我答应你。”
      简碧尘目光冷若冰雪。
      “但若你伤她半点,天涯海角,天地轮回,我必斩你于剑下!”
      太子哈哈一笑,玉剑倏然收回。
      “简主,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么?只要你肯答应,我又如何愿意伤害她?”
      他轻轻抚摸着龙薇儿额上的秀发,仿佛方才的残忍,全不是他一般。
      “你总该知道,她是我嫡亲的妹妹啊。”
      李玄骇然变色。
      他,居然是龙薇儿嫡亲的哥哥?天下有这样的哥哥么?竟然拿自己亲妹妹的性命来威胁别人?他究竟是人,还是魔鬼?
      桂树千条万枝围拢过来,将龙薇儿所在的玉台包围住,引向月宫深处。
      太子手握玉剑,轻轻敲着自己的掌心,淡淡微笑道:“简主一诺千金,我希望简主能记得方才答应的事。三日后,请简主驾临北极大魔国……”
      他轻轻一笑,月宫也随着缓缓上升,向空中飘去。
      简碧尘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北极大魔国,此时已成为禁地,因为魔王石星御驻军于此。
      太子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相忘江湖。
      简碧尘寂然转身。
      再也不能年年一度来了。
      空凝眸回首又能如何?不如归去。
      突然,一人沉声道:“慢。”
      简碧尘还未转身,一股杀气冷然横空,向他度了过来。简碧尘一凛。这股杀气与太子的阴沉不同,它凌厉,浩瀚,充斥着视死如归的绝望与壮烈。预示着此人若是一出手,必定会天地皆惊,玉石惧焚。
      修为高如简碧尘,也不由得骤然住步!
      天空盘旋的紫凤与脚下翱翔的璇玑玉凤同时清啼,遽然收翅!
      简碧尘慢慢转身。越慢,就证明他越尊重眼前的对手,自当年击败萧凤鸣,得到华音阁主之位后,他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的真气在转身的同时,也抵达身体的每一处,他随时都能施展出春水剑法的惊天一剑!
      但他在转过身体时,却不由一惊。
      眼前站着的,不过是个少年,落拓的少年。
      也是那个悠然出手,用佛法毫光镇住梦魔魔气,将他自梦幻中救出的少年。
      他身上披着一袭翠白的衣衫,隐约成孔雀翎毛之状。能看出来这袭衣衫本来华贵无比,但如今却显得那么破败。这位少年面容本皎如明月,如今也被疲惫与痛楚沾染,变得黯淡而落寞。
      这样的人,本不可能发出那么强烈的杀气的。但简碧尘却赫然感觉到,这少年身上有股绝望的傲岸,正是这傲岸支撑着他,淬厉如一把名剑。
      少年也在看着他,眸中神情剧烈地变化着。少年的身子在轻轻颤抖着,仿佛又感受到了一阵痛苦。
      他仰望着这个天际之上的身影,看着盘旋飞舞,看着傲视天下。
      有没有一天,他也能这样?也能如这个人一般凤舞九天,不再受任何伤痛制约?
      他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猛然发出一声狂笑:“你就是华音阁主?”
      简碧尘默然不答,他仍在思索少年为何有这么强的杀气。
      少年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回答,继续问道:“据说你有不败的天命?”
      简碧尘面容淡淡,自从三圣主死后,这已经是天下皆知的秘密了。若有人敢挑战他,就必须要像太子一样,准备好十重大礼。但就算是有这么多的准备,却仍然强不过命运,只能落个黯然收场。
      少年紧紧咬着嘴唇,一直咬出血来。
      简碧尘的静默是最用力的回答,刺痛了他的心。
      在这个高如青天一般的身影面前,他是那么卑微,弱小,如多年前的那个流亡的王子一样,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祈求着某个人,像哥哥或者师父一样遮蔽他。
      但已不会有人遮蔽他了,他也不需要任何人的遮蔽!
      少年急遽地喘息着,猛然嘶声道:
      “我,要,挑战你!”
      他急促地将最后几个字说出来,就像是用整个生命作出决定一般。然后,他的手上光华大盛。
      他甚至不给自己犹豫,后悔的机会,他倏然跃起,手中光华变化成一株极大的菩提树,横空飞舞,向简碧尘怒斩而下。
      当世少年高手中,再无人能将剑气控制得如此精妙。如果他对敌的是石紫凝、郑百年,这一剑立即就会取胜。就算是龙烟、玄冥常傅,这一剑至少要对手全力以赴。但可惜他的对手是华音阁主。
      简碧尘连眉峰都没有动一动,身后凤啼嘹亮,一股紫色的狂风怒卷而来,轰然就将这道剑气炸散。紫风狂卷,猛然击在少年的身子上,少年一声闷哼,摔倒在地上。
      但他随即站了起来,嘴角沁出一丝鲜血。他缓缓伸手,将血迹抹去,眉峰间猛然大放光明。他的双手也跟着结印,变幻出无数的形象。
      草木,山川似乎全都在他双手中隐现,当他结印的时候,他的面容如此之光明,就像是一轮明月。他不再痛苦,不再迷惘,他只是淡淡微笑着,给这个苍凉的世间以照耀。
      狂风如刀,切割着他的肌肤,鲜血如雾一般腾起,融入到狂风之中,形成极大的一蓬鲜浓的雾团。少年的血越流越多,雾越来越浓,风越来越狂,他那宛如明月一般的面容也越来越明亮。
      却倏然充满了悲哀。
      狂风在这瞬间骤然止歇,少年双手合十,静立在九重天上。
      雾团的每一丝,每一毫都寂静不动,结成一尊古佛。
      血红的古佛。
      慈悲而飘渺的禅唱声隐约响起,古佛的面容寂静无比,流下两行血泪。少年面容忽然动了起来,一口鲜血喷出,身子轰然跌落,而在同时,古佛骤然面容愤怒,双掌横空,向简碧尘怒拍而下!
      周天雷霆俱动,这一招,连简碧尘都不由得怵然动容!
      “剑奴!”
      一剑凌空,倏然变化,成为一抹悠远的影子。
      如山中处士,含梅远望那淡淡的眉,溶入了青山的黛。
      古佛轰然跌落,化成漫天血泪。
      少年跌倒在地上,全身血脉破裂,在他翠白交错的衣衫上凝成一道凄艳的伤。
      他努力地想站起来,却一时无法起身。这一剑,已重创了他所有的经脉。
      但少年仍挣扎着想站起来。
      他要打倒面前的这个敌人,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怯懦,逃避,在别人的光荣与鲜花背后瑟瑟发抖。
      他是最古老的王国的王子,他是天钦的转轮圣王,他是戒日王最优秀的子孙,岂可匍匐在敌人面前,而不像个勇士一样去战斗?
      但他的力量已经用尽了,他躺在血迹斑驳的大地上,就像是躺在母亲的怀抱里,那么温暖,那么舒适……
      不要醒来了吧,就这样沉睡……
      不要再管那些流言,不要理会别人怎么看你……
      一声雀啼响起,那只巨大的孔雀明王在虚空中出现,双翼盘旋,将他紧紧护住。这只亘古就存在的希有之鸟,就连修为极高的紫凤也不敢小觑,急忙长鸣示警。孔雀明王悲声啼叫着,环绕着少年。
      少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再在问我,为什么不召唤你,为什么不召唤师尊的金身么?”
      “因为我不想再躲在你们背后了,我想证明,我,龙穆,也是能战斗的,我若全力以赴,我也能够在战斗中赢得尊重。我不仅仅是戒日王的子孙,阿罗那逸的弟弟,大日至尊者的爱徒啊。”
      他伸出手,挡住了孔雀明王照过来的碧光。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站起来。
      他看着天上那个仿佛永远都无法战胜的人影。
      那是否,就是自己的理想?
      会不会有一天,我也能像他一样,高高地站着,没有迷惑,没有痛苦?
      会吗?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一串细微的声音从他体内发出。
      孔雀明王悲声啼叫了起来,拼命想冲到他身边。少年伸出手,他的手掌上有一抹淡淡的光,但就算是孔雀明王,也无法突破他淡淡的遮挡。
      “就让我任性一次,自由地去战斗吧。如果我不能用战斗赢得尊重,那至少我可以像个战士一样死去。”
      他转身,向着简碧尘。就像是一轮明月,在太阳光芒的尽头,转身。
      这是大乘佛法的最高境界,舍身度人。
      传说佛陀在修行时,见到一只鹰捉住鸽子。佛祖悲悯,救下了鸽子,鹰说:佛啊,你虽然因悲悯而救下鸽子,但我若不能吃到食物,就会饿死。难道你忍心因为悲悯而杀死我吗?佛陀于是就割下肉来换鸽子。鹰用天平来秤量,一面是鸽,一面是佛陀的肉。佛陀割完腿肉,割下胸肉,仍不能让天平平衡。最后佛陀无肉可割,于是踊身跳上了天平。愿以自己的全部来换取对鸽子的悲悯。于是诸天振动,是为大乘佛法的最高境界。
      一旦此法出,敌人必将毁灭,而自己也将随之死亡。
      少年的修为本不够,无法施展此法。可惜他是大日至尊者的徒弟,他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暂时突破修为的瓶颈。只是那代价一定非常非常巨大。
      这种法术,一旦施展,就不能停止。
      是为禁忌之术。
      但少年的脸上却有种宁静的满足,他缓慢而艰难地向简碧尘走去,带着大乘佛法的至高奥义。
      这一刻,他知道,他在做自己。不是大日至尊者的徒弟,不是阿罗那逸的弟弟,不是戒日王的子孙。
      他,就是他,龙穆。
      他要挑战当今世上,唯一天命的拥有者。
      这是专属于他的尊严。
      孔雀明王凄厉地长啼着,无力地看着他走向毁灭。
      祈天神术的荣光包围着简碧尘,让他静静地看着龙穆惨烈的面容。他不知道这位少年为何这么执着,不惜牺牲了生命来战胜他。但他知道,只要祈天神术还在他身上一天,这少年就无法伤害他分毫。就算是大乘佛法也没有用。
      为什么要选择毁灭呢?
      他眉峰微微蹙起,灵、剑双奴同时聚集。
      少年忽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他的面容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方才那一招,消耗了他太多的力气,他的修为本不足以支撑这惨烈的一招,他的身体已在崩坏的边缘。
      但少年仍坚持着,吃力地爬起来,向简碧尘走去。
      仿佛,就算天崩地裂,他也要走到简碧尘身边,将这一招施完。
      他已不再是为了证明什么,他只是要证明给自己看。
      他,是龙穆,是五天竺的王子。他,是他自己。
      他爬起,又摔倒,空中飞舞着的那个人影,却越来越遥远。
      他,能够做到吗?
      大乘佛法的反噬之力让他的神识渐渐涣散,他忍不住问自己,没有了师尊,没有了哥哥,他能够做到吗?
      没有这些遮蔽的背影,他真的还是龙穆吗?
      他带着转轮圣王的传说,降临在那破蔽的大地上,究竟为了什么?
      
      幻影渐渐扩大,将整个天地染成一片血色。鲜血形成一轮巨大的红月,悬照在他头上。虚无的黑色羽翼在月华中点滴凝结。羽翼簇拥下,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这张脸上,竟也有着与他一样的悲伤。
      静静地看着他。
      那是刚刚离开的梦魔,又再度浮现在绯红的月轮中。
      梦魔看着龙穆,眼中神光变幻,一滴绯红的眼泪划过他苍白的面容,终于落了下来。他望龙穆那张浴血的脸,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寸寸触摸它的微凉。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自己?杀死我们的肉身?”
      他漆黑的眸子中有痛苦与困惑:“难道,难道我不是你么?”
      龙穆艰难地抬起头,仰望着梦魔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面容,鲜血点滴从额前流下,沾湿了他的眉睫,让眼前的一切笼罩上一层绯红的雾气。
      最终极的大乘佛法,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驾驭的。他的结局,注定了是毁灭。
      他看着梦魔,牵动出一丝微笑,这笑容也沾染了鲜血的色彩,显得如此苦涩:“其实……我很羡慕你,你虽是魔,却可以做你自己。我却不能。”
      他艰难地微笑着,向梦魔伸出手:“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给我一个梦,让我在临死前看清我自己。”
      梦魔没有回答。他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恍惚,一道明亮的月光从他身前缓缓垂照下来,仿佛在他们之间竖起了一面镜子。
      他们便在光镜的两端,凝视着镜中的彼此。
      一面是大乘佛法的光芒笼罩,一面是妖异绯月的血色迷蒙。整个世界也被一分为二,一金一红,在光镜两端遥遥相对,双生双成。
      金光浮动中,龙穆的微笑宁静而祥然,宛如灭度前的佛,凝视着一个邪恶,残忍,妖异,却并不迷惘的自己。
      一个魔。
      如果任由他选择,他是否宁愿成魔?
      
      镜的那端,梦魔亦在谛视着他。
      仿佛魔在灭度前静静地看着佛。
      看着他自己。
      看着一个慈悲,仁善,却又迷惘的自己。
      看着无尽的岁月,迟迟轮回。仿佛他也曾经如此年少、执着、纯粹、永不服输,哪怕在垂死时,也要任性地叩问着心底的疑惑。
      邪正相敌,殊途同归。
      破颜一笑。便无所碍。
      又何须分你便是我,我便是你。
      
      梦魔隐藏在黑翼后的面容上突然绽出了一丝微笑:
      “不,你就是我。”
      “你,一直是我啊。”
      他伸出手去,五根苍白的手指紧紧跟少年扣在一起。那一刻,少年的确感觉到,他与他心灵相通,合为一体。
      无数的记忆涌进他的心,千万年的轮回拉成一道七彩的光华,宁静地翻搅进他的心灵。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所有的罪孽在他脑海里化成实质。
      有多少次杀戮,就多少场梦魇。
      梦魔昧爽,织梦之魔,拥有无尽的力量,可以潜入每个人的梦中,取走他们的灵魂。但这些人在梦魇中所承受的恐惧、悲伤、痛苦、罪恶,他都必须同时承受。
      人们在他编制的梦魇中挣扎求存,那时,他们剥离了重重伪装,将一幕幕怨毒、狡诈、伪善、背叛、欺骗演出到淋漓尽致。这些,他也必须一一目睹。
      而后,将心化为铁,化成为魔。
      梦魔悬浮在夜风中,静静看着龙穆。这些的岁月无比漫长,他一直沉沦其中。背叛,愤怒,恐惧,绝望,杀戮……一遍遍的轮回,就是一遍遍的凌迟。这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魇。
      他的梦魇。
      他看着龙穆,柔声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梦。”
      为天下人编织着噩梦的罪恶之魔,却活在最深最重的噩梦中,受着永恒的凌迟,永远都不会醒来。
      所以他编织出的梦才会那么可怕,足够杀人。
      他淡淡道:“有时我在想,我能否也做一个美梦?”
      他的语调中有深深忧伤:“但我却不能……织梦之魔,唯一不能编制的,就是自己的梦境。”
      光镜的彼端,他展颜微笑:“但你,却是我的梦境。”
      “亦是我的轮回。”
      “我从你诞生的第一刻就注视着你,你是那么完美,拥有世人所羡慕的一切。你拥有权柄,成为王子。所有的人为你牺牲,在信仰的国度中,你的臣民对你无限忠诚。你有无与伦比的光辉,并注定会成为转轮圣王,建立不朽的功业。你长寿、富有、智慧、拥有令所有人迷恋的美貌……”
      他看着他,看着他所说的一切荣光,在渐渐凋谢。秘法在吞噬着这个少年,吞噬着他所说的那个美丽的传说。
      “——你就是我的美梦。”
      绯红的泪从他眼中滴出来,落在地上,粉碎成一幕红尘。
      光镜对面,龙穆一动不动,仿佛连精神都陷入了虚幻中。
      因为,他看到了梦魔的梦魇。那是太可怕、太沉重、太痛苦的梦魇。他不知道,自己若是遭受到同样的梦魇中,是否也会成为魔,以杀戮为乐。
      这个世界实在给他太多的痛与罪,太多。多到他杀再多的人,都不为过。
      与他比较起来,少年的悲伤,成长的阴影,不被重视的落寞,都算不了什么。龙穆忽然有一丝后悔,他或许不该这么鲁莽地去死的。
      但他却已无力抵抗秘法的侵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崩坏。
      梦魔轻轻伸出手:“我不会让你死去的……”七彩的光华从他指间溢出,萦绕着龙穆浴血的躯体。
      冉冉地,一轮绯红的月轮升起,将他们之间一切阴霾全都扫空。那红月发出极强的吸引力,将大乘佛法的伤害从龙穆体内吸走,又透过光镜,一丝丝折射入梦魔的体内。
      龙穆心中渐渐涌起了困倦,忍不住合上了眼睛。
      梦魔抬起头,仰望空中那轮绯红的明月。这一刻,他额前垂发散落,那张一直隐藏在阴霾中的面容曝露在月华中,却也同样有着皓月的光辉。
      “或许,我也已厌倦了自己的命运罢。”
      他是魔。从人类诞生以来就已存在。他拥有永恒的生命,无尽的力量。只要人类还会做梦,就没有人能真正杀死他,他将与人类共存到最后一刻。但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那无休止的杀戮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者,这就是魔的使命。
      于是他倚在血月之上,张开双漆黑的羽翼,一次次编织着梦魇。让那些白天衣冠楚楚、满口仁义道德的人们,在梦魇与死亡的恐惧中,尽情表演着懦弱、虚伪、自私、贪婪。
      然后,他将微笑着从红月中走出,取走他们的生命,将他们的灵魂提炼成一颗颗瑰丽的珠子,灿如彩虹,莹洁无瑕。
      千万年以来,他以为,人类,只有死去之后才是美丽的。
      这一次却不同。
      当大乘终极之法从龙穆手中施展出的一刻,他惊讶地发现,在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上,竟浮现出神佛一般的光芒。
      原来,那张属于他、属于魔的面孔,竟也会有这样的光芒。
      原来,他,也可以不为魔。
      他心底突然感到一阵深深的倦意,这是千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千万年来他织下了太多的噩梦,日复一日,是到了该休息片刻的时候了。
      又或许,只因为他做了太久的魔,已厌弃了自己的命运。
      “好好睡吧,你的生命会是一场美梦……”
      梦魔纤长而苍白的手指轻轻划过龙穆的脸,漆黑的眸子深处绽开一缕温柔的微笑:
      “——我为你织成的美梦。”
      巨大的黑翼张开,徐徐托起他的影子,在空中凌风飞舞,越来越淡。
      大乘终极之法一旦发动,便无法阻止。发动此法之人,必将献出自己之身。
      谁才是真正的自己?
      佛,或者是魔?
      黑翼被夜风撕扯成丝缕,弥散入夜色中,梦魔那飘渺的身影也渐渐破碎,在风中化为劫灰。
      他是他的轮回,所以只有他,才能替他承受秘法的反噬。但梦魔,此时却忽然感到了一丝平安喜乐。
      那是他永恒的梦魇中,所不曾拥有的。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魔的力量,却最后一次操控了梦境——不再是为别人,而是为自己编织的一场幻梦。
      似乎早在很多年以前,他就曾经做过这样的梦。
      那是他降生之初。
      那时,天地洪荒,山河苍茫,人类第一次在月华下仰望苍穹。那时,他们还太弱小,太胆怯,只有彼此依偎着,才敢抬头仰视那浩淼无尽的宇宙。那时,他们的目光还不曾被傲慢、贪婪、伪善所沾染,是那么敬畏,那么空灵,那么纯粹。
      于是,他们的梦境也没有鲜血,没有死亡,而是通透如月,充满了真正的欢喜,敬畏与庄严。
      一如他初生时的目光。
      裂纹在梦魔身上寸寸蔓延,从巨大的羽翼,到漆黑的长袍,一直到那张俊美无瑕、宛若天神镂刻成的面容。
      一寸寸散为尘埃。
      劫灰满空飞舞,用最后的力量,将龙穆托起,轻轻放置在沾满鲜血的大地上。
      月光照耀下,龙穆苍白的脸上似乎绽放出一丝明月般的笑容。
      从此,他的生命再不必瑟缩在阴影里面。他必将如传说中的王,引领着无数玄兵,建立起全天下的诗人都传唱不完的功勋。
      
      太子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啧啧称奇。但这毕竟只是一次小插曲,无法撼动简碧尘的威严。所以,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至于你……”
      太子转身回来,望着李玄的时候,一张脸几乎被盛怒扭曲。
      月宫已入九天,清凉气将它渲染成一轮金黄的满月,别指望任何人能过来救他。
      李玄心中又冷又怕,颤声道:“我……我怎么啦?”
      太子手伸出,玉剑慢慢滑过李玄的肌肤。森寒的剑气让李玄全身都颤抖起来。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他细细的眸子像是一条鞭子,将李玄紧紧缠住。
      “是斩碎你、将你剁成肉酱,还是用十种酷刑一一消磨你?”
      他猝然出手,扼住李玄的喉咙。
      “我真是恨死你了!”
      李玄拼命挣扎着。太子就像是他的魔星一般,身在九天清凉气中,他的一切法宝都用不上。
      李玄就觉神智越来越混浊,在太子慢慢扼紧的手下,他的呼吸几乎断掉。
      他抽搐着,忽然,铮的一声响,太子踉跄后退。
      定远刀感受到李玄即将死去的讯息,自动化形弹出。修长的刀身上吞吐着火红的烽火,那并非剑术,也非道法,却是九天清凉气所无法压抑的。
      定远侯绝不容许李玄被杀。
      杀意凌厉而出,直冲太子。
      定远侯当年孤身入绝域,以超人之肝胆毅力降伏西域五十国,这等坚毅几人可比肩?定远刀乃其精神之寄托,秉承着这股坚毅果敢,烽火无边,侵吞着所接触到的每一分力量。
      烽火大盛!
      这几乎是能与龙皇相抗衡的力量,连太子都几乎被一刀斩中。
      太子飘身后退,双目紧紧盯在定远刀上:“你居然有这样的宝贝……能将摩云书院闹得天翻地覆,果然不仅仅是个小混混。”
      他似乎对摩云书院中发生的事相当了解。
      桂树扶疏,向李玄压了下来。
      李玄知道此刻生死瞬息,不敢怠慢,大叫道:“天书爷爷!快些想个办法出来!”
      天书爷爷从他怀中探出头来,叹道:“这次我是没有法子了。早就跟你说,不要乱惹事,你看,惹出我的对头来了吧?身在九天清凉气之中,你叫我怎么帮你?”
      他悲哀地咳嗽着,缓缓向四周打量着:“清凉月宫,好久没来这里了……”
      太子脸上更是惊讶:“玄陛天书,你身上竟然有玄陛天书?”
      李玄一刀在手,天不怕地不怕,笑道:“玄陛天书算什么,我还有阿拉神雷呢!”
      天书爷爷抗议道:“别将它跟我相提并论!”
      太子似乎没听到他们的争吵,皱着眉头思量着。
      “龙鼎血华、泥犁盘、清凉钥、雪天锋……”
      “九灵御魔镜、两藏千佛珠、四极逍遥剑、玄陛天书……”
      他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得跌倒在地上,不住打滚。
      他浑然不顾满身锦衣上沾满万年尘埃,灰头土脸的,他也不管自己的样子有多么狼狈、滑稽、可笑。
      他一直笑够了,才站起来,双手摊开,目光微微望着天,满脸都是敬畏:“你相不相信天意?”
      李玄完全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他也不准备明白。眼前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危险,这座金黄色的宫殿也让他很不舒服,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最要紧的一点,是要救出龙薇儿。
      “放了薇儿,我可以不杀你。否则……会燃火的刀,见过没有?很厉害的!”
      太子的神色变了变。
      “你也要救龙薇儿?”
      李玄道:“这些你都不要管,快些放了她。”
      太子微笑:“很好。我虽然答应简主不杀龙薇儿,但她身上中了十种剧毒,三十二种迷药,还有五种罕见的厉蛊。你若是想要我替她解毒,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李玄看了看龙薇儿,又看了看太子:“有这么多毒么?我不相信。”
      太子的回答很干脆。
      他伸手入怀,掏出七八十只瓶子来,花花绿绿的,有的里面装着粉末,有的是血水,还有赫然急速抽动着的毒虫。
      他将这些瓶中之物,全部倒在了龙薇儿身上。
      粉末溶散,血水沁入,毒虫入体。
      李玄怔住。太子脸上的笑忽然变得可怕起来:“不要向我质疑,也不要企图违抗我……”
      他一字一字道:“你现在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服从我,按照我的话去做。”
      “首先,放下你的兵器。”
      李玄只能照做。
      “吞下这枚桂实。”
      那枚桂实好大,虽然散发着幽香,但怎么看都像是一块石头。李玄苦着脸将它拿了过来,眼前不禁闪过小玉的狞笑。
      他认命地使劲将桂实塞入喉咙。他不能眼看着龙薇儿受到伤害。
      他答应过她,要保护她,一辈子对她好。
      尽管他的心,已经接受了苏犹怜,但他要对她好,这一生,都要像对妹妹一样,保护着她。
      桂实缓缓滑落,艰难而抽搐地钻进了他的胃里。
      一阵钻心的疼痛自胃中升起,李玄一声凄厉的惨叫,忍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满地打滚起来。
      疼痛似乎扎进了他的肉里,他的骨髓里,不住蔓延着,生长着,钻进他的经脉,吞噬他的生命。
      李玄的惨叫声惊天动地,却无法让沉睡着的龙薇儿有丝毫动容。
      良久,那疼痛才慢慢停止,消解。
      李玄像死鱼般趴在地上,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太子蹲下身来,拍了拍他的脸,笑道:“这我就放心了……桂实已孵化,裹住九天清凉钥,在你体内生根。无论是谁,都无法将它取出来。”
      他的笑容带着胜利的骄傲。
      “现在,该是将你带去北极,交给龙皇的时候了。”
      随着他的话,巨大的月宫慢慢转向,向北极风雪飞去。
      
      
      本集完
      后事请见 《天舞·葬雪》


  • 附录设定集:

    名词解释:
      1、地仙:仙之一种,仅次于大罗金仙。是人类在现世中能够靠修行达到的最高仙阶。当时有三位地仙,分别是紫极老人、雪隐上人和大日至尊者。紫极老人居住在中原,雪隐上人在西域,大日至尊者在身毒(即印度)。分别辅佐唐朝、吐蕃、身毒大食。普通人以武为战,地仙却是以国为战,三位地仙谁强谁弱,就看大唐、吐蕃、身毒大食哪个国家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2、摩云书院:是大唐第一大书院。院长紫級老人修为通天。大弟子君千殇,二弟子谢云石,三弟子陆北庭均是大唐第一流人物。天下少年无不以能进入书院学习武功道术为荣。不料去年开院择徒之日,却被一小混混李玄混入了书院。李玄进入摩云书院后,一步步打破封印,释放出被分别镇压于无上秘境中的石星御的神心意形体,导致石星御最终再度出世。事详《天舞·摩云》《天舞·御龙》

      3、心魔:操控人心的恶魔,力量强大无伦,身体却极为孱弱。黑发、苍白,金银双瞳,一视阴,一视阳。一百年前,五行定元阵将石星御困住,分为神心意形体五部分,分别镇压在无上秘境中。心魔得到了石星御的“心”的部分,在终南山制造出极为逼真的龙皇幻影,将摩云书院搅得大乱,并趁机释放出龙皇的“意”“体”。为了释放龙皇被囚禁的“意”,心魔操纵石星御的“心”,杀死了九灵儿。事详《天舞·御龙》

      4、玉鼎赤燹(燹,读作显,意思是野火)龙:当龙皇被封印的时候,玉鼎赤燹龙也被紫級老人化为石像,困在摩云书院门外。李玄刚刚进入书院时,曾和它一战。结局是,不学无术的李玄用一只臭鼬将上古神兽、伟大的玉鼎赤打败了。事详《天舞·摩云》

      5、五行定元阵: 一百年前,石星御被打散为神、心、意、形、体五部分,分别封印在无上秘境中。心魔得到了石星御的“心”。而石星御的“意”(记忆)则与九灵儿的灵魂一起,被君千殇封印在三生石中。在被封印的岁月中,一句谶语始终响在石星御的耳边——当你再度出世时,将永失挚爱。于是,石星御的“意”宁愿沉沦在三生石中,与九灵儿相伴,不愿出世。若九灵儿不死,石星御的意便无法被释放。心魔为了释放出完整的龙皇的力量,用石星御的“心”制造出逼真的幻影,亲手将九灵儿杀死。九灵儿直到最后,仍以自己死在石星御手上。事详《天舞·御龙》

        
    宠物大讲堂1:
      紫极老人:“先自我介绍,我就是大唐第一书院——摩云书院的院长。摩云书院是大唐最高学府,每一位少年都以能进入书院学习武功、道术为荣,但书院甄选生徒条件极为严格,可谓万里挑一。但不幸的是,去年开院择徒时,却鬼使神差,将李玄这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都招了进来。自从这臭小子进入书院,院规大坏,在书院内私养宠物。介于宠物们不学无术,影响书院声誉,特别开设宠物课堂,教授一些简单的知识,以提高它们的文化修养。下面介绍一下宠物课堂的三位学生。分别是三头猫妖咕噜、凤头鸠瑶儿、和白鹦鹉小玉。”
      瑶儿听得直打哈欠,懒洋洋地提问:“什么是云泥?”
      紫极老人:“云泥是一种摩云书院里专用的食物。用特殊法力制成,可以制造成各种形状,并且能模拟人世间任何美食的滋味,实乃环保、健康、时尚的新型食物。”
      咕噜举起爪子擦了擦口水:“那什么是凤头鸠?”
      紫級老人在黑板上画了一头金色的小鸟:“凤头鹫又名金翅鸟,原因是它的额头长着一簇高高耸起的长羽,十分引人注目。而它的身躯长大,通体覆盖着金色的羽毛,双翅展开,就宛如黄金打造的一般。它力量极大,身上羽毛坚如精铁,刀剑难伤。此鸟极为稀少,传说天下只有十只,在北地被人称作碧眼胡雕,是因为它的一双眼睛如美玉一般,晶莹碧绿。”
      咕噜看了看巨大的、身长两丈有余的瑶儿,又看了看黑板上那只金色小鸟,不禁感慨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紫极老人的宠物课堂——关于龙
      咕噜、瑶儿、小玉早早坐在了教室里,等着紫极老人授课。门开了,一位长发黑衣的男子进来。
      瑶儿惊讶:“玄……玄冥常傅,怎么是你?”
      玄冥常傅将手中的书放下,脸上绽开一丝笑容:“紫尊乃是书院祭酒(也就是院长),负责维系大唐安危,如今石星御重新出世,建立万魔之国,紫尊要闭关修炼,以图抗衡龙皇。从今以后,宠物课堂的课由我来教授。同学们有什么意见?
      咕噜依旧打着哈欠:“……没意见。”
      瑶儿无奈地看着玄冥常傅那张笑里藏刀的脸,想着日后快乐的课堂生活就要葬送在他手上,心中未免有些发怵。谁不知道,整个书院就属玄冥常傅打人最狠?
      小玉插嘴道:“紫尊没空,那司业谢云石呢?”
      书院最高是祭酒(院长),其次是司业(副院长),其下才是六位常傅,如果能让温文儒雅的谢云石来给大家代课,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玄冥依旧微笑:“谢师兄也在闭关。”他不再理会宠物们的怨声载道,直接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字:“龙”。
      “龙是一种特殊的物种,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妖族,应该属于神兽一类,拥有巨大的力量,长生不老。龙好独居,一般而言,方圆千里之外,只会有一条龙存在。但偶尔也有例外,比如龙皇石星御座下便汇聚了四大神龙。”
      咕噜举手提问:“神龙是什么龙?”
      “神龙是龙中之神,一共有四条。秉承地水火风四大元气而生,自天地开辟时就已存在。它们本是上古神兽,分别掌握着地水火风的原力,具有惊天动地的威能。不过百年前却钦服在石星御座下,奉他为龙皇,甘心为他役使,这是亘古未有之异事。”
      小玉啧啧道:“好厉害,怪不得能把摩云书院搅得天翻地覆。那龙王又是什么?”
      玄冥:“如果说四大神龙是龙中之神,龙王就是一方霸主。龙族又分为毒龙、妖龙、地龙等种类,每一种都有自己的王,这就是龙王。龙王们虽然没有四大神龙与天地共存的力量,亦不老不死,可称霸一方。说起来,书院毒龙潭中就有一条龙王,它名叫雸拏遮罗,读作‘安那遮罗’,本是毒龙之王,却被紫尊捕获,用法力困在书院后山上。”
      说起那条可笑的龙王,瑶儿不禁想笑,没想到那条被李玄和自己欺负得无处容身的龙王,还有这样风光的过去啊。
        
    玄冥常傅的宠物课堂
      上课铃响,瑶儿举手提问:“请问定远侯是谁?”
      玄冥:“定远侯乃汉代名将,亦是李玄的前生。”
      咕噜乍舌:“真想不到,主人还有这样英雄了得的前世啊。”
      玄冥道:“令人想不到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定远侯在一次征战中,误杀了心爱的承香公主,悔恨中自尽而亡。他转世前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在定远刀中,交给自己的后世使用,以便三生三世,继续保护承香公主。这就是李玄偶尔能动用定远侯力量的原因。”
      瑶儿:“可为什么李玄在大部分时间内,都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呢?”
      玄冥道:“因为轮回有阻断一切力量的作用,任何人要穿越轮回都是非常困难的。强如定远侯,也必须依靠太初四宝之一——九灵御魔镜才能将力量传给后世。”
      咕噜打了个哈欠:“书院人都知道,九灵御魔镜在苏犹怜手中。”
      玄冥打开《天舞·摩云》《天舞·御龙》两本书,翻阅道:“不错,定远侯的亡灵将九灵御魔镜送给了苏犹怜。因此,李玄要动用定远侯的力量,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有定远刀在手,第二,有苏犹怜为他运用九灵御魔镜。但每一次九灵御魔镜的运转,都会让苏犹怜承受轮回中的伤痛。”
      咕噜若有所悟:“怪不得每次主人运用定远刀,苏犹怜都脸色苍白呢。”
      瑶儿:“脸色苍白的原因,估计不是因为镜子造成的伤害,而是因为每次定远刀出动,都是为了救情敌——龙薇儿吧。”
      玄冥点头:“因为龙薇儿是承香公主的转世,每当龙薇儿有危险的时候,定远侯的力量就会自动出现。定远侯曾在大漠上铭刻下誓言:‘心远自定,唯香是承。定远与承香相遇于此,千生万世,永不分离。’所以,他一定会继续守护龙薇儿。”
      瑶儿长叹一声“可怜的苏犹怜,受尽痛苦,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咕噜也感叹道:“可是……这一世他们明明都忘记了前生的誓言。李玄看上了苏犹怜,而龙薇儿却爱上谢云石了啊,难道这就是命运的恶趣味?”咕噜努力地想了又想,仍无法明白命运的复杂性,只得等着下课,去食堂吃一只猫罐头,一解心中的苦闷了。
        
    玄冥常傅的宠物课堂2
      咕噜提问:“请问,什么是祈天神术?”
      玄冥:“祈天神术为上古秘术,秘藏于华音阁中。聚合星辰力量,为人改换天命。据传说一个时代只能施展一次,而历代华音阁主皆得到祈天神术的庇护,从而拥有不败的天命。由于三圣主的阴谋,简碧尘还未登上华音阁主之位,便接受了祈天神术。”
      咕噜喵呜一声打断道:“哇,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玄冥:“远远没有。不败的天命,并不等于拥有天下最强的力量。而是一种天意,一种宿命……”
      咕噜迷糊地摇了摇头:“太深奥了,不明白。”
      小玉从旁边插嘴:“真笨!天命,简单而言,就是一种运气。也许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比你武功高很多,但始终没办法打败你,或者压根就没机会碰面,没机会打起来。这就是天命。就好象李玄这坏蛋,武功和法术都是最差劲的,但是整整一年了,争夺大师兄位置的同学们就是拿他没办法。这就是命!”
      咕噜若有所悟:“你这么一说,李玄倒是比简碧尘更像受了祈天神术似的……”
      小玉鄙视道:“李玄哪里算不败的天命,充其量只是不死的天命,石紫凝、玄冥常傅经常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简碧尘可真的据说从未败过呢。所有人都曾问过一个问题,如果简碧尘对决君千殇或者石星御会怎样……”
      咕噜倏地瞪圆了眼睛:“会怎样?会怎样?”
      小玉用翅膀拍了拍它的额头:“笨,等到下一集才会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