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要金风玉露时

  •   十重大礼。
      九天清凉气,清凉月宫,机关军团,圣旨,策反,九天罡风,归化神功,天地大阵,人质,以及神秘的第十重礼物。
      这一切,的确考虑得极为周备,几乎封锁住了简碧尘所有的退路。
      唯一没有封锁的,是简碧尘乘坐的那头紫凤。但一头凤凰,就算厉害,又能做得了什么?只要放出九天罡风,它就无法突破。太子并不担心这点,他担心的,永远是简碧尘。
      只因他的心仍在恐惧:就算如此周密安排,简碧尘仍有力量突破!
      没有人可以轻视华音阁主,轻视的人都已经死去。
      面具,似乎在简碧尘脸上渐渐凝结,越来越冷。
      他盯着太子。
      太子也柔柔地看着他,似乎想要看透他的心。
      但简碧尘的心,是绝没有人能看透的。
      他不由得有些惶惑起来。
      他手掌掌心忍不住沁出冷汗,几乎就要转身退却。
      沉默的简碧尘,依旧如此强大,几乎将他的精神压垮。只要他不倒下,他就是传说中那驾龙御凤的无敌战神。
      十重大礼,十种杀招,能杀得了简碧尘么?
      太子的信心,竟在一丝一丝地流失!
      
      这,便是华音阁主世代累积下来的名望。
      天上天下,独一无二的华音阁主。
      
      良久,简碧尘缓缓道:“你说的不错,这十重礼,的确封锁住了我所有生机……”
      “……你要什么?”
      顷刻之间,太子的心变得轻松起来。
      无与伦比的简碧尘,终于被自己俘获了么?
      太子的信心猛地增强。
      他的目光渐形锐利,深深刺入简碧尘的身体。
      一字一字地,他似乎想将这包含羞辱的字眼刻入简碧尘的骨髓:
      “我。要。你。”
      简碧尘面色一冷。
      “放肆!”
      鹤氅轰卷成一片乌云,华音阁主雷霆一怒,天地都将为之变色!
      自他膺阁主之位以来,从未有人敢撄其怒。
      他是王者,高高在上的王者,绝没有人敢冒犯。
      冒犯者死。
      太子的目光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细细地打量着简碧尘。一寸一寸,连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身在十重包围之中,简碧尘的震怒,实在显得很苍白。
      这让太子感到莫名的兴奋。他忍不住重复了一遍。
      “我。要。你。”
      简碧尘的身子陡然僵住。
      ——他准备破釜沉舟么?
      这样才有趣。
      太子举起了手中的那枚清气锁钥。
      玉台上,绽开了几朵黄玉雕成的桂花。
      “看到了么?只要我的手轻轻一动,玉台上的天香桂子立即就会被引发,变成横扫一切的九天罡风。”
      他的双眼眯起来,针一般扎向简碧尘。
      “简主,她不是你最喜欢的小公主么?”
      简碧尘刚刚抬起的衣袖霍然僵住。
      “你不是曾经发过誓,要一辈子守护她么?”他短促地笑着,就像是毒蛇在咝咝抽着气:“多么可笑的谎言,不是么?”
      他慢慢向后摊开手。清气锁钥向玉台上的天香桂子靠得越来越近。黄玉般的桂花受到激发,发出一阵清脆的颤音,细细的风流从其中急速溢出,刀一般抽走着。
      “她很可怜,是不是?这枚九天清凉钥再动一下,她就会被分尸……简主,你是要救她,还是救自己?”
      简碧尘身子僵硬,无法回答。
      太子突然大笑了起来。
      这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满足。无所不能的简碧尘,竟会如此彷徨。
      他不再像华音阁主了。
      太子笑得全身抽搐,手中的九天清凉钥也不住抖动着,每抖动一次,玉台桂子化成的气流,便急速地抽动一下,凌厉的锋芒切动着龙薇儿身周的花瓣,化成香尘。
      龙薇儿一动不动。
      太子的大笑声,在天秀峰顶震荡着。
      简碧尘、谢云石沉默。
      十重封锁之下,他们的确连一丝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上古大哲夏烲说过什么来?
      人在最得意的时候,就应该更小心一些。
      
      太子太得意了,他本是个谨慎之人,但此时,眼见一切尽在掌握,简碧尘束手无策,那种不可一世的满足感,让他将所有的谨慎都抛诸脑后。
      一朵花从他背后探头过来,一口就将他手中的九天清凉钥吞了下去。
      太子的狂笑声立即噎住。
      他惊愕地转头,就见那朵花正艰难地将清凉钥咽下去。
      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一幕。
      一朵花,吞了他掌控一切的宝贝。
      他禁不住一把抓住那朵花的脖子,厉声高叫道:“吐出来、快给我吐出来!”
      花被他掐得直翻白眼,拼命摇着头,就是不肯吐出。
      天秀峰顶,一个人掐着一朵花的脖子。
      
      太子的狂怒骤然清醒,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我要杀你。太子。”
      他倏然回头,就见到简碧尘冰冷的眼神。
      太子忍不住一声惨叫,瞬间放松了花的脖子,一退就是十几丈!
      但他瞬间明白过来,抽搐一般笑了起来:“你怎么杀?身在九天清凉气的环绕中,你怎么杀?”
      他似乎只有借助疯狂才能掩盖自己心中的惧怕,跨上一步,厉声道:“杀给我看啊!”
      简碧尘静静不动。
      太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嚎道:“求求你,杀给我看、杀给我看啊!”
      他噗通噗通地磕着头,哀嚎化为了狂笑。
      他狂笑着站起身来,大叫道:“你看,你无法杀我、你无法杀我啊!”
      简碧尘冷冷看着他。
      看着他如同小丑一样的表演。
      他一字字道:“九天清凉气也许能封锁住我的全身,但只有一处没有封锁住,那就是我的足底!”
      一股庞大的力量倏然自简碧尘的足底贯出,轰然怒突进天秀峰中。
      那是简碧尘含怒而出的全力一击,顿时宛如天龙般引发一阵怒啸,喀喇喇巨响声中,整座天秀峰被这股巨大的力量贯穿,瞬间碎成空壳,力量蓬勃而发,直透苍茫大地!
      简碧尘说的不错,九天清凉气唯一不能封锁的,就是踏在峰顶的足底。山峰连接地脉,踏足山峰之上,清凉气无法侵入,也就无法阻挡简碧尘真气的迸发。
      简碧尘的力量一贯入山峰,形势立变!
      只要他能发出一击,就没人能够约束住华音阁主。
      他必将如飞龙在天,掌刑天下人的性命。
      他的面容更冷,冷如刀锋!
      
      奇怪的是,太子并没有惧怕,他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
      笑如刀锋。
      他悠悠道:“简主,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以为我没有发现么?”
      “第二重礼,就是清凉月宫啊。”
      那拢着天秀峰的黄金月色轰然强烈起来。简碧尘就觉天龙般下窜的劲道,猛然遇到了阻隔,连一分一寸都无法再透下!
      整座天秀峰,已被清凉月宫带得拔地而起,生生折断!
      九天清凉气,完全包裹住了断峰。简碧尘的真气,无论从哪里发出,都必将遇到九天清凉气!
      这,才是真正的死局。
      太子脸上划出了一道斜斜的微笑。
      一刀封喉。
      他长长一揖:“恭请简主入九天月宫,从此不履凡尘。”
      他猛然举手,清凉月宫带着半座天秀峰,冲天而起。
      他,已俘虏了他的猎物。
      计划,已被圆满执行,死局已死。
      
      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时候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一朵花,一朵开在峰顶的花,忽然爆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清凉月宫的飞动之势,猛然停住!
      太子眉头皱了皱,手再抬!
      清凉月宫再度拔地而起,却又猛地顿住。那朵花,那朵吞了他九天清凉钥的花,惨叫声更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大叫了起来:
      “不要拉、不要再拉啦,再拉我就断了!”
      这朵花放声大哭起来。
      太子心中涌起了一阵不祥之感,他急忙窜到山峰边缘,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立即惨变,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那朵花的根茎并不算粗,但极长,从天秀峰顶一直垂到了毒龙潭下,深深扎入潭底的山石里,几乎抱住了整座终南山。清凉月宫上升,带动着终南山都是一阵狂颤,却无法拉断这株花。
      花不断地惨叫:
      “求求你!求求你!”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不要穿浩瀚战甲,上天啊,帮我脱了它吧,我宁愿被拉成两截!”
      “好痛苦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太子几乎气得晕了过去。
      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他倏然站起,他决定全力催动清凉月宫,就算将整座终南山都拖到天上去,也在所不惜!
      绝不能因为一朵花,坏了他精心安排了四五年的计谋。
      便在此时,一声淡淡的清叱传入了他的耳中。
      “剑奴。”
      郁积在天秀峰山腹中的庞大力量,随着这一声清叱,倏然汇集成一道剑光,循着那朵花的躯干,猛然轰下。
      花迸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剑气破体的剧痛几乎让他瞬间昏死了三十六次。
      世间一切忽然全都静止。
      只剩下那道光。
      诸天诸地,只有那一道光,剑光。
      宛如飘过回忆中的一凝眸。无尽岁月的幻想中,年少轻狂时看到的一滴泪光。
      是所有失去的珍惜,刹那间重上心头。
      宁愿舍弃一切,也要再执那只手,再看那双眼,再亲吻一下那滴泪。
      剑光缓缓游动,每一个转折,都挑动着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心痛,却又不舍得眨一下眼,唯恐漏过一眼,便漏过一生。
      剑光,直入心髓。
      这一剑才出,太子脸色立转惊恐。他忍不住狂呼而出:
      “春水剑法!”
      
      天上天下,独一无二,只有华音阁主才能完整施展的春水剑法。
      一剑出,心已伤。
      此亦为心剑。
      此剑注定天下无敌。是以简碧尘撄华音阁主之位以来,从无人敢向其挑战。
      这抹剑光,直透太子。
      穿过十重封锁。
      
      这一剑,惊天动地。
      太子的双眸,瞬间变得灰死。
      
      但剑光才突进太子身周十丈之内,忽然化为乌有。
      太子怔了怔,忽然疯狂地大笑起来:
      “九天清凉气!九天清凉气!只要我在九天清凉气中,你就无法伤害我分毫!就算你用的是春水剑法也不行!”
      他顿足捶胸,大叫大嚷着,宛若疯狂。
      简碧尘冷冷看着他,淡淡道:“你败了。”
      天秀峰,忽然化为碎片。
      一声凄艳的凤啼,惊天响起。
      万条彩气,自天秀峰中冲出,宛如万头狂怒的巨龙,狠狠地撞在清凉月宫上。月宫那宛如实质一般的金黄色,立即被撞得震荡起来,高大的桂树,也一阵摇曳。
      太子惊恐不定,差点摔倒。他的狂啸声,也生生咽住。
      彩气盘空飞舞,铮铮轻响声不绝,化成了一头无比巨大的彩凤,而踏在凤头上的,便是黑衣怒舞的的简碧尘。
      彩凤高几有半个天秀峰,甚是惊人。双翅展开,约有百丈长。才一现身,仲秋那明亮的月色几乎尽被遮住,人间化为一片阴霾。
      它昂头,凤啼嘹亮中,冲天而起。清凉月宫一阵剧震,九天清凉气哪里挡得住这么巨大的猛禽?只一眨眼间,简碧尘就脱离了清凉气与月宫的掌握,太子立即如周身浸沐在冰海中!
      这,显然是简碧尘藏着的杀招。
      简碧尘并非像他想的那样,只将这里当作温柔乡,而是早就在天秀峰里藏了这鬼东西。
      彩凤每一分,每一寸,都是用精钢极为精细地雕琢而成的,上面布满了上古符箓。显然,这具庞大的身躯中隐藏着极为巨大的力量。彩凤飞舞翔转,灵动之极,绝没有半分机关军团的呆滞,那是更强、更精湛的机关术,让机关军团望尘莫及。
      而这也是在九天清凉气的覆盖下,最完美的战力。
      他一口钢牙几乎咬碎。
      失去了清凉钥,他无法将清凉气化为九天罡风进攻,更不能撤去清凉气,让归化神功吞噬简碧尘的魂魄,才痛失良机,让他自牢笼中逃脱。
      若不是因为那朵花——那朵该死的花!
      太子恨不得将它碎尸万段,打入十八层地狱。
      然而,现在最需要担心的,却是身在九天之上的简碧尘。
      不用想都知道,现在的简碧尘,肯定狂怒无比。
      那是皇者之怒,要摧城拔池,血屠千里。
      太子仰头,凤啼声惊天,一抹黑影宛如上古魔神,盘旋在凤头的最高处。
      他面对的,是盛怒之下的简碧尘。
      但他并不十分恐惧,因为,他仍然在月宫之中,这件上古仙人留下的秘宝,有着足够保护他的能力。何况,九天清凉气仍然包围着他,而他还有天地大阵。
      机关军团也丝毫未损。
      他仍有一战之力。
      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轻视简碧尘,若不是准备了十重封锁,他可能早就一败涂地了。
      可怕的简主!
      他死死盯着简碧尘,冷笑道:“简主,我仍有月宫、清凉气之护,又有天地大阵和机关军团,你能胜么?”
      漫漫白雾隐约出现,越来越浓,机关军团在白雾中若隐若现,杀伐声悄然四起。
      终南后山,似乎化成了古战场。
      清冷的月光映照在简碧尘脸上,将面具上狰狞的魔神之面镀上一层朦胧的幽光。面具正中的宝石幽闪不定,似乎在侵吞着周围的力量,化为简碧尘那无上无止的震怒。
      “很强的战阵。”
      “的确,连我也未必能突破。”
      太子傲然一笑,他的信心大盛。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直接将他的精神摧垮。
      “可惜,主将太弱。”
      他脸色怒变,顾不得再管什么天地大阵机关军团,翻身就向月宫中逃去。
      只要能躲进天香桂树之中,任何攻击都会引发九天罡风,他就安全了。
      “剑奴。”
      剑光凌空一闪,消失。
      太子甚至不知道这一剑有什么意义。他忍不住停顿了一下,想看清楚这一剑究竟从何而来,到何而去。
      简碧尘绝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
      他突然一声惨叫!
      轰然一声巨响,清凉月宫旁的一座山峰被这一剑生生斩断,剑气盘旋飞舞,宛如龙飞鹏举一般,将那座山头撕拉带起,向清凉月宫砸了下来。
      这一幕,已超出了人力范畴。
      绝没有人,可一剑断山,绝没有人!
      更没有人能以一人之力,将一座山岳举起。绝没有人!
      但这一幕,却实实在在出现在太子面前。那山岳极大,清凉月宫虽然也不小,与它比较起来,却无疑有蝼蚁与大象之别。
      月宫一定会被砸成粉碎的!没有什么能够幸免!
      太子惨叫着,跌跌撞撞地冲出了月宫。
      他绝不能死。绝不能死在这里。
      眼前剑光一闪,他的一切行动全都顿住。
      他已奔出了九天清凉气的包围,碧森森的剑气环绕在他身周,他面前,是简碧尘那饱含盛怒的眸子。
      魔神狰狞嘶啸,似要破面具而出,将他撕成碎片。
      他一动都不敢动。
      他发出了一声压抑的,痛悔的厉啸声。
      因为他发现,根本没有被一剑削断的山峰。
      清凉月宫完好地悬在天空,周围群山寂寂,根本就没有那惊天动地的一剑。
      那,只是幻觉。
      太子心中泛起一阵痛楚的后悔,他竟然被这么简单的幻术吓破了胆!
      就因为是简碧尘么?
      剑气盘旋飞舞,简碧尘的面容冰冷。
      太子忽然噗通跪倒在地,尖叫道:“你……你不能杀我,你绝不能杀我!”
      简碧尘冷冷看着他。
      剑气成型,化作一道冷冽的寒光,照耀着太子。
      太子瑟缩着,拼命地缩紧身子,逃避着简碧尘的目光。
      简碧尘的目光中没有丝毫怜悯,太子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简碧尘的目光仿佛一只看不见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渐渐收紧。他拼命鼓起力气,嘶吼般吐出一个字:
      “十!”
      他连第二个字都无法再说出,跪倒在了地上。
      十?
      简碧尘心中莫名地一震,他顾不得杀太子,双眸猛然抬起。
      金黄色的清凉月宫倏然消失,天是那么蓝,蓝成了一潭深汪汪的颜色,映衬着中间那轮血月浓如鲜血。
      简碧尘怔了怔,他竟想不起来,天上什么时候挂了这么一轮妖异的红月。
      风是如此清冷,让简碧尘不禁一阵恍惚。
      仿佛岁月年华,流淌成一抹回忆,在心灵深处游走。仿佛知交遍天下,却只有一人萦萦不忘。
      一阵铮淙的琴声传来,简碧尘蓦然回首,只见碧桃花树下,一人白衣飘飘,正在抚琴而弹。
      淡淡风华,凝成他唇边的微微浅笑,落花游走指间,化为东风吹面的袅袅醉音。
      白衣微动,抚琴之人向他微笑。
      桃花乱落如红雨。
      这是渤海郡外,他与谢云石的初次相逢。
      简碧尘忍不住向谢云石走去。
      花雨零落中,谢云石的面容忽然变得寂寞。
      愁如春山的寂寞。
      简碧尘猛然想起,三圣主临死前的恶毒诅咒。天下虽大,他与他却不能执手。他们的灵魂因三圣主的诅咒而变得脆弱无比,一旦相互靠近,就必定会同时融化。
      他不能走向他。
      简碧尘目光寥落,忍不住后退。
      琴音婉约,是谢云石指间挑起的如泣如诉。合着他悠然长叹。
      简碧尘向后一步步退去。突然四周风物斗转星移,变化成另外一番景象。
      九龙争聚,华音阁中。
      他长衫破败,仍然染着三圣主的血。渤海郡一战,他在谢云石拼死相助之下,击败了三圣主,但三圣主临死前的反扑,却也几乎耗尽了他全部修为。
      更何况,还有轩辕寿。
      三圣主生性乖僻,从不跟人交游,却就是跟轩辕寿莫逆。轩辕寿本就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是华音阁极力罗致的魔头,加上三圣主的倾心传授,魔功更高。他听说三圣主死在简碧尘手中,愤怒欲狂,联合了九大高手,布下天绝地灭大阵,誓死要杀死简碧尘为三圣主报仇。
      简碧尘初授祈天神术9,天命未稳,武功更是连九大高手中的任何一位都比不过。眼看就要葬身于阵中。
      此时,谢云石远在千里之外,而华音阁主,尚不姓简。
      突然,阵中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落拓的人,满身酒渍,须发不整。
      他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凤羽,轻轻扫去眼前被杀气激起的尘埃。十位高手倾全力布就的天绝地灭大阵,却被他扫得灰飞烟灭。
      他抬头,悠然长叹。双目中是大志空负的寥落。
      当他远望时,似是整个天下都不在他眼中。
      轩辕寿狂吼道:“萧凤鸣,你做什么?”
      那人淡淡道:“闲与仙人扫落花。”
      凤啼悠然,六七只凤凰自虚空中出现,盘旋在他身周。他落拓的身影在凤凰环绕中,却是那么从容。
      他,便是华音阁的第二代阁主,萧凤鸣。
      他整日饮酒,不理阁中事务。后世评点,他乃是华音阁最不务正业的阁主。他从未出过手,但就连最桀骜不驯的三圣主,都对他唯唯诺诺,甘做了华音阁的护法。他轻轻挥动凤羽,轩辕寿等人就纷纷退避,天绝地灭大阵顷刻冰消。他出现的地方,群凤翔舞,为其扫尘。
      却是天下最寥落的眸子。
      淡淡一句,闲与仙人扫落花。
      不置可否。
      轩辕寿胸口起伏,几乎忍不住命令九大高手一齐出手。却终于一咬钢牙,狠狠跺了跺脚,忍气而去。
      这便是萧凤鸣。
      简碧尘松了一口气。他走向前来,向萧凤鸣道谢。
      萧凤鸣悠然看着他。
      眼神是那么悠远,就像是隔着彼岸的沧桑。简碧尘猛然一震。
      
      风物再度变幻,变幻成一年后,那场惊天对决。
      似是,长安城中,大雁塔上,他与萧凤鸣为争夺阁主之位,于塔顶决战。
      群雄汇集,要看萧凤鸣如何抵挡简碧尘的惊天一剑。
      萧凤鸣仍旧那么落拓,身上的酒渍也仍然那么多。当东来的风吹过他的眸子时,他的眼神也仍然是那么寥落。
      他的目光,似是从来未落到过这个世间。
      铮然声响,简碧尘手中长剑振动。如今,完全受降了祈天神术的他,已将手中的剑驾驭得出神入化。就连轩辕寿,也不是他的对手。
      能够胜得了萧凤鸣么?
      面对着这个落拓而寂寥的对手,简碧尘心中忽然完全没有答案!
      但他必须要做华音阁主,他必须要胜过他,从他手中夺过阁主之位!
      他有信心,因为他有不败的天命!
      东来之风更劲,简碧尘长剑如龙吟,已与风合。与天地合。
      萧凤鸣迎风张开了双手。
      他大志空负的眸子,第一次变得炽烈。
      他张开的双手,似是拥抱着天下。
      这座千年的古都,当世最繁华的都城,似是被他拥在怀里。他拥抱的,是天下,梦想,功业,豪情。
      他展颜微笑,注视着简碧尘。
      “这,是我的。”
      “天下,是我的!”
      他的双手猛然一合,简碧尘的长剑从他手间穿过,正正点在他的心口。
      血溅出的时候,他的双手在简碧尘身前合在一起,他的眸子锁住简碧尘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温柔:
      “我,送给你。”
      简碧尘一震——他料想过一万种萧凤鸣回击的招数,却绝没有想到,他竟不招架,以这么直接的方式败在他剑下。
      天下觊觎的华音阁主之位,他竟这么简单地让给了他。
      这令简碧尘的心突然凌乱。
      修长的指缓缓抬起,托着简碧尘的下颚,轻轻纠正着仰望的角度,让两人的目光再度锁在一起。
      那寥落竟是如此炽烈。
      “你,又送我什么呢?”
      “你自己么?”
      这一刻,简碧尘如蒙重击。
      他知道,自己败了,败在这一句话之下。
      祈天神术所赋予的不败天命,也挡不住这铿然一败。
      那眸子是如此深远,江山,天下,都不能在其中留下一痕。
      他竟无法动。
      那托着的手,却在轻轻把玩。
      简碧尘脸色渐渐沉下,冷叱道:“剑奴!”
      灵剑如风,倏然出现,向萧凤鸣狠狠刺下。
      萧凤鸣大笑后退,身上一道紫光涌出。
      美丽的紫凤在光芒中凝结,飘然飞舞。紫凤投下的影子化为一只更为巨大的璇玑玉凤,双凤齐舞,灵、枢相合,简碧尘凝成的剑芒化为飘尘。
      萧凤鸣左手伸出,紫凤与玉凤盘旋,化为半紫半青的一道玉符,落在他掌心。
      “送给你。”
      接,还是不接?
      这个男子让简碧尘无从应对。他将天下送给了他,将紫凤送给了他,要的却是什么?简碧尘一时无法回答。
      萧凤鸣轻轻将凤符递到简碧尘身前。
      那凤符猛然跃起,四周的光影再度变幻,化为一片深沉的黑暗。
      黑暗中,一个人抬起头来,却赫然是谢云石苍白的脸!
      谢云石定定地盯着他,一字一字地道:“你,背,叛,了,我!”
      鲜血,顺着他的眸子流下。
      简碧尘脸色陡然变化,他抬起手,想替他擦净脸上的血痕。但谢云石的脸庞,却随之慢慢融化。
      融成一滩伤心的泪。
      
      月轮红得滴血。
      黑翼悄然横空,在简碧尘剑气出手前的瞬间,借着月光,将暗影投到了简碧尘身上。凌乱的羽毛急速而混杂地抖动着,交织成一片幻影,仿佛梦投下的影子,将简碧尘困在中间。
      简碧尘的身影,在被暗影笼罩住的瞬间,便陷入了寂静。
      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巨大的黑翼无声翕动,梦魔轻轻靠近他,伸出手,似是想将他的头抱在怀中。但就算是他,也不敢对简碧尘有丝毫的冒犯,只虚虚地环着他,守护着这个强大而危险的猎物。
      所有的一切,都是梦幻,梦魔从他心底织出的梦幻。
      太子喘着气,从地上爬起。
      大笑。
      “不愧我将你从清凉月宫里放出,想不到只有你才能对付得了天下无敌的华音阁主。”
      梦魔淡淡道:“他仍然有不败的天命,但再不败的人,也会做梦。我只不过是为他精心构造了一个梦而已。”
      他抬起头,凝视着谢云石。
      “你想救他么?还是说,你也想做梦?”
      谢云石拔剑而立,但他不敢冲上来。因为他不能离简碧尘太近。一旦靠近,他们将一起灰飞烟灭。
      谢云石淡淡道:“放了他。”
      剑气倏然成型。
      太子笑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可知道,这位梦魔先生乃是我的第十重大礼,是我最仰仗的秘密武器。梦魔先生的力量实在太特殊了,连不败的天命都无法抵挡得了。我岂能放?”
      他轻轻靠近,看着简碧尘,目光欢喜之极。他喃喃道:“终于……你是我的了。”
      他爆发出一阵狂笑。手陡然往下一指。
      “我要杀你!”
      他向着谢云石狂笑。飞扬跋扈。
      要杀谢云石,他有足够的信心,任何一重大礼都够了!
      只要华音阁主被擒,普天之下,有谁能够挡得了他?
      梦魔轻轻叹息。
      突然,一声禅唱悠然响起。
      天空中的那轮明月,倏然发出一道白色的毫光。毫光笔直照在梦魔的额头上。
      额头,是一弯流血的弦月。梦魔仿佛受到重击一般,发出一声尖啸。
      遍布天空的黑翼,不由得一窒。
      太子心中闪过一阵不祥之感,狂笑声骤然停住。
      天空梦幻,被切割成粉碎,片片跌落。
      太子气得简直发疯。
      他好不容易困住简碧尘的法术,竟被这么容易地破掉了!
      一个少年悠然走过来,凝视着梦魔。
      “抱歉,我是你的转世,我知道你的弱点在哪里。”
      梦魔身子轻轻颤抖着,右手扶住额头,鲜血从他的指间流出,染红了披散下来的长发。他的双眸直直地凝视着少年。
      简碧尘衣衫无风而动。
      虚空中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梦魔脸上变色,身子猛然变成透明。
      “剑奴。”
      淡淡的声音响起,梦魔的身子猛然被劈成两半。
      两只黑色的羽翼,满空乱血。
      羽翼纷舞,梦魔的身子消失,却又缓缓在金黄色的月宫中再度凝形。他捂住双唇,轻轻咳嗽着,鲜红的血从唇间沁出。
      他凝视着简碧尘,双目中闪动着复杂的神光。
      良久,他展颜一笑。
      “为什么要醒来?”
      “我给你织的梦,不够好么?”
      简碧尘冷冷道:“不够。你若真想送我礼物,就送你的人头。”
      梦魔轻轻咳嗽着,细长的眉,锁住了简碧尘的眼神。
      “我自己的人头么?”
      他叹息。
      “总有一天,我会将它送给你的。”
      
      突然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道:“好,劈的好!”
      那朵花终于变回了人形,李玄不认识简碧尘,但显然同仇敌忾,他们是一条战线上的。若不是简碧尘的目光是如此之冷,面上的面具是如此之狰狞,他真忍不住要冲上去,套个近乎。
      他猛然发现一道恶毒的目光紧紧缠绕着他。
      就这片刻的机会,太子已仓惶逃窜,跑出了简碧尘的剑气笼罩之下。
      第十重大礼,毕竟没有白费。至少救出了他的性命。
      他实在太恨这朵花了,如不是李玄这个混蛋,他早就将简碧尘困得死死的了。
      李玄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禁被这么强烈的目光刺得心底一颤,急忙退开一步,大叫道:“你恨我干什么?你该恨他才是。”他下意识的一指,指着简碧尘。
      简碧尘却已无心再战。杀或者不杀太子,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一小人而已。
      他的目光中,有一丝萧索。
      山下,谢云石望上来的目光,也有着同样深重的萧索。
      天秀峰已完全毁了,以后他们如何相聚?
      自简碧尘摆脱梦魔造成的幻境之后,谢云石就一步一步地向远处走去。
      一直走过两千八百道阶梯,来到山下。
      步步啼血。
      一年的相思已成空。
      他的目光深痛而寂寞,但若他不走开,他们的魂魄就会被吸在一处,两人都神魂俱灭。
      从此,他们再也无法聚首,只能遥遥隔着天涯,相思。
      简碧尘轻轻合上双眸。
      面具上,微微漾开一丝泪光。
      谢云石双手轻挥,一缕琴音袅袅在虚空中出现,却是那曲《漪兰操》。
      清音婉转,如诉如慕,那是谢云石在向他道别。
      简碧尘破颜一笑。
      相隔天涯又如何?他们的魂魄早就互通,宛如这曲《漪兰操》,无论相隔多远,都两心共知。
      分离,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