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来碧落银河畔

  •   争将世上无情别,换得年年一度来。
      清凉月宫的传说,便成了他们的传说。
      这是谢云石三年前登上天秀峰顶,发现的秘密。
      一个对天下所有人都没有用处,唯独对他们两人珍贵之极的秘密。
      于是,他们能有年年一度来,有相聚的一刻。
      他将之称为上天的恩赐。
      但这恩赐是那么短暂,月过中天之后,清凉月影就会消散,九天清凉气便会回归九天,他们便再也无法聚首。
      戌时三刻,到子时,只有一时一刻的时间,他们每年的聚首,也就只有一时一刻的时间。
      一刻千金。
      谢云石慢慢站起,看着这个黑色的,如夜一般的人影。
      那人慢慢举手,将脸上的面具掀开一线。
      也只有在这一时一刻中,他将以真面目面对眼前的这个人。天上天下,只有他,能看到自己的真面目。
      手慢慢挪移着,魔神从脸上滑落。
      
      这一刻,李玄心中竟然涌起了一阵难以遏止的期待。
      这样的人,这样的风采,这样狰狞的面具下,究竟会是张什么样的脸呢?
      他忽然很想看到!
      这念头是如此强烈,几乎让他疯狂。
      面具轻轻揭开一线。
      那神秘的容颜也仅仅只露出了一线。
      李玄却仿佛在这瞬间呆住了。
      如深沉的夜色,被一只手轻轻揭开时,射出一缕璀璨的星光。如宇宙尚在混沌时,清气浊气恰在分割的一线清明。
      魔神的雕像尚在脸上,那露出的一点容颜,就宛如魔神脸上隐秘的微笑。
      却已倾动众生。
      
      李玄错愕。他一生中所见过的绝色女子甚多,石紫凝之冷峻,龙薇儿之娇憨,九灵儿之妖娆,苏犹怜之妩媚,无不动人心魄。然而此人的半面风华,却是如此与众不同。
      清冷、高远、雍容、沉静,的确为李玄平生仅见!
      这面容若是完全暴露在月光下,会有多么惊艳?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会有这么疯狂么?
      这张容颜露出时,海会否枯,石会否烂?
      心会否化为灰飞?
      等等……或许是意识迟钝的原因,李玄这才惊起了一个念头:难道这修为绝高、足以凌压天下的神秘人,竟有一张清丽若神,宛如女子的脸?
      又或者,他本身就是女子?
      他到底是谁?
      谢云石怎会这样看着他?
      他难道是谢云石的挚友、失散多年的骨亲?
      不像啊……李玄头痛了起来,禁不住将目光投向两人。
      那一瞬,他霍然明白。
      ——因为他看到了跟他的前生一样刻骨的相思。
      从谢云石的眼睛里,从神秘人的眼睛里。
      刻骨铭心,再无疑问。
      但这怎么可能?
      清凉月宫的传说,天秀峰的峰顶,难道是谢云石跟他所爱的人约会的地方么?
      这怎么可能!
      龙薇儿怎么办?
      那个一味叫着“谢哥哥”的孩子怎么办?
      李玄看着两人的目光,心底渐渐凉了。
      那是没有人能分拆开的目光,就算海枯石烂,星辰陨落,它们也必将汇聚在一起。
      它们之间,容不下任何人插足,甚至容不下一颗尘埃。
      好可怜啊。
      李玄的神识又开始混浊起来,只剩下一个念头。
      好可怜啊,薇儿。
      
      便在此时,一个阴沉而森冷的声音响起。
      “简主。”
      手猝然停顿,魔神凝结在将飞将扬,将幻将化的瞬间。
      天舞破碎。
      面具“啪”的一声合上,人影猝然转身。
      漆黑宽大的鹤氅展开,冷森森的气息飞逸而出,刹那间将天秀峰顶幻化成他的王宫。
      他羽衣傲立,面对万千兵马。
      他不需问讯,因为众生都是匍匐他足下的俘虏,等待他冰冷的裁决。
      他执掌天下刑杀,手中有无边权力。
      他冷寒的眸子,凝注在眼前的人影上。那人影隐藏在九天清凉气之中,悬空而立,载沉载浮。
      他的眼神细微地变了变。
      九天清凉气可消尽一切剑法道术,绝无例外,这人影本不该浮空而立的。
      这是个不好的兆头。充满了危险。
      他的每一分反应,都被那人影仔仔细细地看在眼里。
      轻轻地,人影宛如蛇一般地笑了起来。这人笑的时候,全身都在抖动着,宛如没有半点骨头。这人轻轻扇动着手中的羽扇,遮住大半边脸,只将又冷又腻、仿佛能缠死人的目光放纵出来,紧紧裹在他的身上。
      这是他的猎物,他绝不容“简主”逃脱。
      面具下的目光也在凝视着他。
      那是骄傲的、凤凰一般的目光,不禁让人影有些嫉妒。
      慢慢地,面具之下吐出两个字。
      “太子。”
      太子笑了。他喜欢这宛如魔神一般的骄傲,他要亲眼看着这份骄傲在他手底揉碎、破裂、污秽、腐败,然后,他将接收一切。
      想一想都会觉得兴奋。
      他开口,轻轻吐出一串本让他战栗无比的字:
      “简碧尘——或者说,我该叫你华音阁主?”
      简碧尘不答,冷傲的脸色也未改变分毫。
      太子尖锐的目光能够看出,他在思考。
      他一定想不到,自己怎会在这里现身,而且不受九天清凉气之影响。他亦想不到,自己为何敢在他面前现身,自己本对他怕得要命的。
      这么一想,更让太子得意起来。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会翻转过来,我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太子细细的眉皱起,声音变得冷峻起来:
      “简主——我还是习惯这样叫你——你是一切的主人,不是么?”
      他飘身而下,跪倒在简碧尘面前。
      他重重地磕头,前额碰在山石上,鲜红的血流出。他抬头,鲜血融化成一个残忍的笑容。
      他要用他原来的谦卑,来强调现在的得意:
      “简主,我为你准备了十重大礼,你不准备看一看么?”
      他喉头鼓动,发出一声尖锐而混浊的闷笑,突然高声叫道:
      “送礼!”
      随着这一声,风云陡然改变!
      烈烈狂风自他身后涌来,将简碧尘的鹤氅吹得飞舞而起。
      简碧尘一动不动,傲然看着他表演的一切。
      ——他的骄傲,能维持多久呢?
      太子的笑有些疯狂,得意的疯狂。
      
      “第一重礼!”
      “故事。”
      他的笑很尖锐,能够缠住人的尖锐。笑慢慢攀爬着,一直爬到你的心里去,然后突然收紧,让你毛骨悚然。
      “有一对相爱的人,他们爱得死去活来,却不能在一起。因为一个秘魔的诅咒,他们体内生出无法抵抗的吸引力,他们离得越近,吸力就越强,足够近的话,两人就会融化,一齐灰飞烟灭。所以他们虽然爱到刻骨,却只能离得越来越远,毕生永不见面。”
      “很凄艳的故事,是不是?”他眉角将笑容斜斜挑起,死死盯着简碧尘。
      碧落苍天,简碧尘一动不动,任月色将他全身洒满。
      “这时,我就在想,如果有一个地方,或者有一件法宝,能让所有的法术都失效,那么三圣主借归化神功施展的诅咒也就会暂时失效,他们就可以执手相望了。这对两位恋人,有着怎样的吸引力呢?”
      他柔柔一笑,笑容中却尽带了阴狠之色。
      “九天清凉气,就是它。”
      他抬手,他的掌心中是一团虚无的清气,随着他的动作,清气袅袅散开,迅速将整个天秀峰布满。
      “简主,你想不到吧,我就是九天清凉气的主人。你苦心想寻找的,就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在这里,一切法术、剑术、道术、武术全都失效,可让两位安享片刻的宁静。”
      简碧尘的脸色变了变。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难道,这仅仅只是一个梦么?是精心策划、为他打造的阴谋么?
      他的眼角望了望谢云石。
      谢云石并没有看太子,他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简碧尘。
      换取年年一度来。
      是的,他们每年只有这一时一刻,能够看到彼此,此后,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了。
      他看不尽、看不够,连生死都顾不得。
      
      “第二重礼。”
      “传说。”
      “简主,你永远不会想到,其实这天秀峰上、清凉月宫的秘密,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我破解了。九天清凉气,就是我从月宫中取出的法宝。”
      他扬了扬手中的清光,那无疑是操纵九天清凉气的源头。
      这段话令简碧尘、李玄一齐耸然动容。
      太子仔细鉴赏着简碧尘的惊动,这是他已在脑海中模拟了千百遍的场景,此时真实出现,犹让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他喜欢看着别人在他的操纵下,木偶一样起舞。他喜欢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尤其是对强大而神秘的简碧尘。
      不枉他布局三载,一朝收获。
      “清凉月宫乃是上古仙人飞升时留下的宝贝,这宝贝……”
      他喃喃说了几个字,天秀峰顶的月华忽然凝结。
      金黄色的光,凝成宛如实质般的光辉,一座巨大的黄金宫殿,在月中隐然成型,浮空而立。一株极大的桂树飘摇在月色之中,枝条横空,灵秀飘逸,将宫殿大半覆盖住。金黄的光便从宫殿中飘逸出的,将整座天秀峰紧紧裹住。
      龙穆的浮空岛已让人叹为观止了,这座月之宫殿更为宏伟峻兀,宛如一轮明月一般,照耀空际。那轮真实的月亮,反而变得虚幻起来。
      太子鉴赏着他们的惊惧。
      “我却没有收回月宫,让它仍悬挂在天秀峰顶,放出九天清凉气,便是为了设好这个圈套。”
      “许多看似美好的东西,其实都是有毒的。简主啊,你中的毒很深呢……”
      “一旦被这座月宫俘获,能逃脱的机会就小得可怜呢……”
      他短促地笑了起来。
      “清凉月宫,上古仙人之秘宝,用来封锁住简主所有的退路,这是我的第二重礼。”
      
      微微一躬,太子姿态萧然,款款而谈。
      他身上也散发着贵胄之气,但与谢云石沉淀千年的儒雅风流之气不同,他的贵胄之气是孤傲的、残刻的,是高高在上、视万民如粪土的优胜者,践踏一切。
      “第三重礼。”
      “机关。”
      他挥了挥手,月中那金黄的宫殿忽然打开,无数黑影流泄而下,布满天秀峰的峰顶。
      那是无数甲兵,全都骑着凶恶的鸟类。它们的动作极为呆滞,但一举一动无不携展现出巨大的力量。它们的身上泛着青湛湛的光芒,显然是由精钢铸就,却凭借着神秘的机关术的驱动,宛如生灵般活动着。
      无论以什么标准来看,机关术都算得上最神秘的流派。懂得机关术的人极少,精通者就更为稀少,往往一个时代都出不了一两个。一旦出现,便是人中龙凤,必将干出一番惊人的事业。只因机关术能将强大的力量封锁在木石钢铁之中,释放时绝非凡人所能抵抗。
      简碧尘的见识绝非常人所能及,他只看了一眼,就发现驱动这些机关的,赫然是传说中的星天命术,以星辰之力催动机关运转,威力奇大,极为难敌。八百机关羽骑将天秀峰顶团团围住,就算简碧尘能全力作战,也未必能突破。
      九天清凉气封住了剑术道术,但机关术却不属于任何一种道术,是以能在九天清凉气中自由行动。如果说简碧尘本还有一丝生机,现在这丝生机也已被完全封住。
      这本是个死局。
      太子悠然道:“对于简主,我可是丝毫都不敢轻视啊。”
      
      “第四重礼。”
      “圣旨。”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黄色绫卷,展开朗声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摩云书院上下人等助太子捉拿简碧尘,违者以叛国罪论处。钦此。”
      “所以……请不要指望紫极老人出手相助了。”
      难怪这边闹翻天了,摩云书院中竟没有丝毫动静。看来所有的人都被紫极老人召集起来开校会了。这边不闹完,校会不会结束。紫极虽然神通广大,但他心悬万民,不得不受大唐皇帝的制约。圣旨是约束紫极老人最好的办法。
      
      “也不必指望华音阁了。”
      “因为那是我的第五重礼。”
      太子脸上的笑越来越浓,也越来越阴。他的笑容就像是乌云一般,盖住了他的脸。
      他没有说明为什么,但他既然敢这么说,想必就一定有法子,让华音阁不会派出半个救兵。
      
      “第六重礼。”
      “罡风。”
      太子悠然指着插在简碧尘身边的碧扇。
      “简主可知道,做成这柄扇子的,不过是月中仙桂的三片叶子。”
      随着他这轻轻的一句话,覆盖在巨大的黄金宫殿上的桂树,突然无风而动了起来。
      漫天碧气吞吐,从树根处攀援而上,脉脉向树冠行去。一达树顶,立即化成无数细细的清流,丝丝绕绕地缠卷在桂树的枝条上。每一根枝条上,都结着一朵玲珑剔透、宛如黄玉般的桂花,桂子天香,从桂树枝头流泻而下,同万缕清气融合在一起,激突成无数透明的黄色漩涡,向天秀峰顶涌去。
      那些漩涡一脱离树梢,立即涨大,形成无数顶天贯地的龙卷,轰隆轰隆巨响声中,整个天地都被吞没!
      天秀峰宛如一叶扁舟,在龙卷的海洋中载沉载浮,随时都可能被撕裂。
      这种威势,就连简碧尘,都不由得微微变色。
      太子悠然拍手。
      桂树静止,龙卷消失。
      “这才是真正的九天罡风。那柄碧扇,不过是我留下来为坚简主的信心的而已——身在九天清凉气中,若没有一件防身的利器,简主是不会轻易现身的。”
      “这柄碧扇,既是利器,却也是陷阱。”
      “简主,你上钩了。”
      
      太子的笑充满邪恶。他忍不住要说出一切,因为这个计策精巧、有效,他与他最信任的幕僚足足筹划了一年,加上无数天材地宝,方才将简碧尘引入彀中。
      他实在很得意。
      这份得意,若是不向人好好说一说,当真是种折磨。
      九天罡风是引诱简碧尘的利器,若简碧尘上钩,那么罡风就会反而成为至大威胁。毕竟,罡风的威力是如此之大,轻易可以吹散人的魂魄。
      “第七重礼。”
      “归。化。神。功。”
      太子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这个名字。
      这四个字显然让简碧尘与谢云石都有些意外,他们两人的身子都是一震。
      这个名字,影响他们实在太深。
      当年,若不是归化神功,简碧尘又何须成为华音阁主?
      当日,若不是归化神功,简碧尘又怎有信心以一人之力挑战三圣主?
      当时,若不是归化神功,谢云石又怎会献出自己的身、自己的魂,助简碧尘打败那无敌的魔?
      而今,若不是归化神功,他们如何会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这四个字,影响他们的一生,实在太深、太深!
      太子的笑仿佛是讥刺。
      “若我撤去九天清凉气,将会怎样?”
      他扬了扬右手,掌心那一片凝结的清光,隐隐现出钥匙的形状。显然,乃是操纵九天清凉气的元枢。
      九天清凉气一旦散去,缠绕在他们生命里的归化神功立即就会发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们的魂魄立即就会被吸到一起,再也无法分开,一起神魂俱灭。
      这是终极的杀招,简碧尘完全无法抵抗!
      他眸中的骄傲,终于黯了黯。
      
      这一切,太子自然全都看在眼里。
      他并不满足。华音阁是天底下最神秘、最强大的门派,几乎历代华音阁主都拥有不败的神话。这样的人实在太可畏可怖,多少次他设下几乎完美的计策,却仍然困不住这位人中龙凤。
      他忘不了,简碧尘有春水剑法带来的天下无敌的武功,也有祈天神术赐予的无上福佑。
      普天之下,简碧尘是唯一受苍天眷佑的宠儿。
      简碧尘有着不败的天命。
      所以,仅这七重礼,远远不够。
      太子脸上浮出一丝柔笑。毒蛇在噬咬人的时候,也许,就会带着这种微笑,露出毒牙。
      “第八重礼。”
      “天地大阵。”
      随着这句话,一个苍老的人影忽然在山脚下出现。
      李玄混混沌沌地往下看了看,却几乎惊得醒来。
      “老鬼……居然是你!”
      那山脚下出现的,赫然是古墓中的老鬼!
      只见他此时穿着一身蟒袍,居然颇有气势。一现身,朝着太子躬身拜了拜,看了简碧尘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身子转瞬隐去。
      天地在这瞬间,倏然改变。
      山不再是山,河也不再是河。
      终南山不见,毒龙潭不见,大唐的一切,都不再见。
      他们身处在一片陌生的天地中,一望无际,尽是茫茫的白雾。天也是白的,低得几乎压到了人身上。除了天秀峰孤零零地立着外,这个世界中什么都没有。
      压抑。
      荒寂。
      慢慢地,雾气散去。方才的一切就像是幻影一般,逝去后就露出了原来的世界。终南山再度露了出来,毒龙潭也依旧像是一潭死水,但李玄总觉得有些不太对,他似乎仍处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中。他一点都不敢动弹,心底最隐秘的感觉告诉他,只要他一动,无边的杀劫立即就会被引发!
      天地大阵,焚天灭地。
      李玄一直觉得这老鬼一定是个人物,但没料到他一现身,就搞出这么大阵仗来!
      太子悠然道:“简主,当年横行天下的战神李靖李药师,亲手施展的天地大阵,不知能否困住你?”
      冰冷的面具覆盖在简碧尘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太子悠悠道:
      “第九重礼。”
      他顿了顿,道:
      “这是我介绍的最后一重礼——简主若能破解这九重礼,才能见到第十重最后的礼物。我很不希望那一刻到来。”
      他叹息着,缓缓移开了脚步。
      他身后,凌空悬着一座玉台。
      玉台上堆满了花瓣,花里面,静静地睡着一个人。
      太子手轻轻按下,玉台缓缓降落,那个人的容颜,一点一点,出现在两人面前。
      李玄其实并不太关心这个人是谁,变成花之后,他的脑袋一直很混乱,无法清晰思考。他现在,只想等着再过一刻钟,他的化身就可解除,如何乘太子不备,冲进清凉月宫,找到梦魔,才是他拼力思索的关键。
      谢云石突然一声惊呼:“龙薇儿!”
      李玄一惊。
      龙薇儿?难道玉台上躺着的竟然是龙薇儿?失踪的龙薇儿?
      绑架龙薇儿的,就是这个阴沉沉讨厌的太子么?
      李玄拼命挣扎着,想要看清楚玉台上的人影,但他只能看个大概。变成凌霄花之后,他根本无法自由活动,甚至无法安心思考。吹过的风,照来的光都能轻易打乱他的思维。他想移动头部,也是无比艰难的事情。
      薇儿、薇儿,真的是薇儿么?
      我一定要救她!
      但是,如何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