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梯横绝月如钩

  •   日光斜斜坠在终南山的西天,仲秋之夜,即将来临。
      月光,将在这一夜最为明亮,遥望那金黄的月亮时,隐约会见其中有月宫的形状。那是清凉月宫,亦是李玄费心尽力想到的地方。
      他推算着时辰。古人以十二天干计时,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这十二天干分别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时为午夜,午时为正午。一个时辰,相当于现代计时的两个小时,一个时辰又分为四刻,一刻相当于半个小时。比如说现代计时的下午一点,就是古代计时的午时两刻。
      根据图书馆的记载,清凉月宫大约在戌时三刻出现,而玉浮凌霄的药性可持续三个时辰。戌、酉、申、未,也就是说,服下玉浮凌霄之种的最佳时机,就是未时三刻。
      就是现在。
      李玄躲在毒龙潭的边上,将身子浸沐在泉水中。为了避免雸拏遮罗啰唣,他事先命瑶儿过来打了几声招呼。大概是瑶儿太热情了,而大鹏又是龙的先天克星,当李玄来到毒龙潭的时候,发觉一切全都变了样。
      毒龙潭混浊无比,上面漂着几十片巨大的鳞片。雸拏遮罗踪影不见,李玄窃喜。
      他足足干呕了三十六次,方才将那枚为小玉做过药浴的种子吞了下去。
      这一瞬,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他的视野渐渐变成了一片绿色,隐约地,可见容小意在天空的尽头舞蹈着,那寂静的舞蹈引导着天穹无尽的碧色,慢慢降临到他身上。碧色在他体内沉淀,渐渐将他充满。
      他的意识开始涣散,朦朦胧胧的,似是睡去了,又似乎清醒着。周围的云、水、气、土都变得无比亲切,争相向他的体内钻去,让他觉得生命是如此充实。他餍足了,有要伸个懒腰的冲动。他真的伸了个懒腰,感觉自己的身子悄悄绽开,一个新的生命蓬勃而出。
      一时身体中浮动着一股新奇的感觉,他沐浴在阳光中,仿佛在盛开,在蔓延,他惊喜地发现,自己竟能够读懂阳光的含意!
      烈日渐渐变为夕阳,夕阳渐渐坠落。广阔的天被星辰布满,温和的夜色覆盖住他。这是多么清澈而温柔的夜色啊,仿佛母亲轻柔的掌,缓缓抚摸着自己。让他从心底里感动着。他想要拥抱这夜色,所以,他向天空张开自己的双手。
      他在迎风翱翔,他攀附着山石那坚硬的躯体,与天秀峰厮磨着。他知道,很快,很快,他就会攀登上峰顶,去拥抱诸天之下的夜色。
      他的心中,充满了生长的欢喜,那是无可取代的,也无与伦比快乐。
      那是生命的热情,是心对天空的向往。
      终于,他的额头触及到天秀峰的峰顶,他的身躯,似乎跟这座山峰化为一体,光、水、云、影,在他的周围旋绕着,他所有的感觉,都无比清晰,无比感动。
      他是一株凌霄花,点缀在苍翠山头上的凌霄花。
      他爱死了这种感觉,再也不愿苏醒过来。
      
      缓缓地,遥远的东海之上,浮起了一轮金黄的圆月。
      仲秋的月,总是特别大,特别圆,甚至比太阳都要明亮。月轮划过天空的时候,带起亿万人的相思。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竞夕起相思。
      这轮月,慢慢摆脱山海的牵绊,寂静地开到了天空中。李玄的眼睛,也随之挪移着,无法离开。
      这一刻,有一种情绪浮荡在他心中。
      他说不出是苦,是涩,是甜,是酸,一颗心都仿佛浸泡在酸梅汤中,轻轻皱缩。
      那是月么?
      月光下照着的,又是什么人?
      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个人。
      苏犹怜。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身洁白的衣。不是雪做的衣裳,而是轮回的梦中,他生生牵念的承香公主,在步入妖湖魔宫时所穿着的盛妆。
      承香公主应该是龙薇儿啊,为什么会变成苏犹怜……
      他的神识太过模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象。
      
      月,静静地划过天幕。
      苏犹怜躲在她自己的小屋里,已躲了三日。
      她很想将所有事情都想清楚,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能。
      她极力说服自己,她是对的。她若为别人的爱情考虑,谁又会为她的爱情考虑?谁会成全她的爱情?
      但她不是个自私的人,她看着别人的爱情时,一样会感动到流泪。她不忍心破坏任何一点美好,她是雪的精灵,为每一分美而陶醉、欢喜。她天生敏感,充满关怀,她宁愿自己痛,也不想任何人受伤。
      她只能紧紧抱着自己。
      月光透过窗的罅隙,洒在她身上。
      她抬头,望向那片金黄的月。
      月光,在虚无的夜色中绽放着,无论谁,只要仰头,就能看到这轮通透无尘的光芒。
      多像是李玄的笑脸啊。
      即使不用拥抱,也照得自己好温暖。
      但要怎样做才能保住这份微笑呢?要我受尽天下的苦、染上最深重的罪孽么?
      苏犹怜将头深深埋进臂湾里,响起一阵抽泣声。
      每一声,都像是一片琉璃破碎。
      那么纯,那么脆。
      
      李玄听不见。
      这片夜色听不见。
      听不见的都是傻瓜,但傻瓜往往是幸福的。
      因为他承载着六种福佑,行走在这个世间。就算是傻瓜也一样。
      
      
      月,静静地滑动着,越升越高,越升越满。
      天秀峰顶,也升起了一轮一模一样的圆月。也是那么金黄,就连月中的每一丝暗纹,都如镂刻形,绝无二致。仿佛在这座钟灵毓秀的山峰顶上,构筑出了一座月之宫殿。
      只是,那月像是虚影一般,飘飘荡荡的有些不真实。但此时的李玄,意识模糊,却也分不清楚。他呆呆地仰望着,看着这轮虚幻之月,慢慢扩大,将整座天秀峰都包在其中。
      所有的声、光、电、影全都被隔绝在外,这片月色,就是一座清凉世界,没有任何外物打搅。
      李玄的神识跟这片月色融合在了一起,慢慢陷入沉眠。
      这不再是夜晚,而是一个圣洁的、光辉的时刻。
      万物寂灭,只待仙人降临。
      
      仙人摩我顶,结发授长生。
      这是清凉月宫美丽的传说。见到仙人之人,可富可敌国,可名扬天下,可文冠古今,也可武成泰斗。
      但拜见仙人之路,却是坎坷而恐怖的。无数剑华之山耸立在天秀峰之外,那是谢云石冲天剑气结成的屏障,而传说中,仲秋夜,天秀峰顶上会浮动着能令一切剑法、道术都消解的九天清凉气,以及能将人神魂吹散的九天罡风。
      这两者,无不可怕之极。相形之下,十方刹那光简直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所以,越美丽的传说,结局往往越是恐怖。越辉煌的成就,取得便越是艰难。
      李玄仰望着。
      悬挂在天秀峰上的月,渐渐凝结起来。一股清凉缓缓洒在他身上,让他觉得舒适之极,几乎就此睡去。
      冲天支立,旋围在天秀峰上的剑华之山,却在这份清凉透下的同时,慢慢消解,宛如花之将萎,化为灰尘。
      莫非这就是消尽一切的九天清凉气么?连谢云石布下的剑华竟然都无法阻挡。
      清凉缓缓透下,沿着李玄曼妙细长的身子,一直透到他的脚底深潭中。金黄的光芒将整座山峰浸泡,宛如月神拥抱着她的情人。
      便在此时,一抹悠扬的琴音自峰顶缓缓透出。
      李玄朦胧的神识稍微清醒了一些,勉强摇晃着脑袋,向峰顶望去。他的脑袋此时已变成了一朵花,这个简单的动作也随之变得艰难无比,良久,方才转过脸来。只见峰顶一块平整光润的大石上,摆着一具琴,一柄扇。
      琴音,就是从石上发出的。
      扇做碧色,李玄刚扭过头来,扇上猛然冲起一阵激烈之极的狂风,刹那间直上九天,轰然怒卷而下。
      琴音淙淙,被这股狂风击得凌乱无比。
      李玄的身体才挨到那丝风,就感受到一阵撕裂般的痛楚。狂风吹过的岩石,竟然片片粉碎,化成灰黑的泥。
      这难道就是能焚尽一切的九天罡风?
      幸好李玄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在攀爬生长的时候,是透过天秀峰岩石间的罅隙,将身子深深埋进了山石空缺中。天秀峰上有无数的洞穴,足够让李玄容身。何况他还有一件很好的护身宝贝——浩瀚战甲。这宝贝当真如意,李玄的身子变成了凌霄花,身子拉得几百丈长,浩瀚战甲竟然也拉得这么长,紧紧覆盖在他身上。
      罡风吹过来,岩石阻挡住大部分,战甲抵消了小部分,李玄一点都不受苦。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的脸。脸没有遮挡,需要小心一些……毕竟脸很重要……
      罡风凌厉,声威骇人,加上消尽一切的九天清凉气,的确没有任何人能抵挡。李玄虽然修为很低,眼光还是很高的。越是这样,他越就佩服自己。什么人都上不来的天秀峰,还不是被自己上来了?哈哈!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天秀峰上。
      他白衣落落,未染纤尘,缓步自山下走来。
      漫天罡风,竟似惧怕他一般,自动为他让出一条路来。九天清凉气虽然无处不在,但他并不施展剑法道术,只是凭着自己的力量攀爬,自然也不能阻挡他。
      他慢慢地循着山势拾阶而上,李玄心中忽然泛起了一阵惊恐。
      连九天清凉气与九天罡风都无功,难道他是……
      石星御!
      龙皇难道到了这里?
      李玄的脸立即苦了起来。
      那人沉默地登上峰顶,静立。罡风吹拂着古琴,发出铮铮淙淙的声音,虽杂乱而曼妙,宛如悠长的思念。
      他悠然叹息一声,拾起碧扇,将它插在旁边的山石上,缓缓坐下,抱琴膝上,手指轻拂,琴音顿止。
      琴音消哑的瞬间,那亦是一声悠扬的长叹。
      李玄忽然发现,他绝非石星御。
      石星御不会对琴有这么大的兴趣的。
      虽然看不清他的容颜,但李玄已隐约猜到了他是谁。
      谢云石。
      唯有谢云石,才会如此儒雅清骏,一琴在手,萧然宛如古松秀竹,风采无人能挡。那是千年魏晋流下的遗风,已沁入骨子里的风流倜傥,是天然的镌刻,绝非后世的修行。
      谢云石之所以有这样的风骨,只因为他是谢云石。
      这份风骨,也只有谢云石才有。
      神秘美丽的清凉月宫,也许只有谢云石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踏入。
      只是谢云石不早就入过清凉月宫么?他此时又来做什么?
      李玄疑惑不解,谢云石轻轻理好琴弦,轻拢慢捻,古雅而清润的琴音,如月华般流淌而出。
      秋凉清愁滋长,宛如一座千年未有人来的荒山,寂寂地堆满了落叶。一脉清泉,出于荒山之间,没流多远,就消失无迹。
      山静水幽,连野鸟之声都不闻,只有一株幽淡的兰花,含着柔微的香气,落落开放。它的香沁在水面上,连那轻轻的涟漪,都泛着清香,却没人见。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谢云石神魂俱授,已完全融入了这琴音中。
      那是他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的曲子。
      但他绝不会弹,除了这一年一度的此时,在高出天表的峰顶,用心弹奏一曲。除此,就算他悲伤、痛苦、欢喜、忧愁,他都不肯为自己弹奏此曲。
      为此,他废琴十年。
      只为这一曲漪兰。
      争将世上无情别,换得年年一度来。
      凤啼声响起。
      谢云石白衣一震,双目中不由得露出了欢喜的光芒。清伤幽寂的琴音,也不由得杂了些许喜悦。
      一道紫影盘旋飞舞,带起大片紫色的霞光,重映万道,自遥远的天际向天秀峰降临。
      隐约可见,那是一只巨大的鸟类,长得跟瑶儿极为相像。通体覆盖着紫色的羽毛,尾上拖着七只长羽,雄峻灵奇,赫然也是一只凤头鹫。
      李玄心中浮起以前查到的凤头鸠的资料。
      凤头鹫的羽毛按照彩虹的顺序,赤橙黄绿蓝靛紫黑白,每一百年,褪一次毛。瑶儿只有三百年的修行,因此毛是金色,这只凤头鹫遍体紫羽,岂不身具七百年的修为?观其羽毛深紫,差一点便成黑色,修为更进一层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可不要以为七百年的凤头鹫,只不过比瑶儿厉害一倍而已,凤头鸠每褪一次毛,并不仅仅只是过一百岁那么简单,而是修为增长了一倍。若非如此,就算长了三百岁,也不会褪毛的。所以瑶儿那么懒惰的鸟,也每天都要勤勉修炼。这只鸟的修为,赫然是瑶儿的八倍!
      那已不能再叫鹫,而是凤,紫凤。
      谁踏凤啼而来?
      难道就是清凉月宫的仙人?
      李玄兴奋了起来。他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紫凤悄没声地停在峰顶,不悦地叫了一声。即使如它这般修为,处于九天清凉气与九天罡风的双重压迫之下,也是极为难受。
      一人翩然,自凤身上跨下。
      琴音戛然而止。
      谢云石仿佛怔住了一般,双手按在琴弦上,却已无法再弹奏。他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无法出口。
      他的双眸神光闪烁,无法转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影向他慢慢走来。
      一千年的时光,能不能将这段路走完?
      那是一团漆黑。
      宽大的鹤氅被罡风吹动,飞舞成一片乌云,随着那人的脚步飞纵,仿佛将整座峰顶都笼罩其下。
      那人一动,鹤氅便变幻万方,每一变,都仿佛天地灾劫,充满着惨烈妖乱之势。
      只因这个人,本就主天地刑杀,掌万民性命。
      他若一怒,天地风雷,都将尽变!
      他的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天心脉动的节奏上,天心因他的步伐而不住改变。
      有时冷冽,有时慈悲。
      金黄的月光,也仿佛因他而凝固,形成一块巨大的、悬浮在天空的冰。山峰峻秀,却宛如支天白骨,为他营造出震古烁今的功业。
      诸天诸地,都仿佛是他的王宫,而他,就是王宫中唯一的主人。
      他在谢云石面前静静立住。
      一张狞厉的青铜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容,在他傲然出尘的身姿上,盛开出一朵暗夜之花。
      鸽蛋大的宝石镶嵌在面具前额,碧森森的光芒透出,映得面具上雕刻的魔神像一片惨绿,仿佛随时都会破碎而出。
      面具背后,透出两点冰冷的目光,宛如秘魔封印一般,将魔神钉在夜色之中。
      这目光坚毅,深沉,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力量,都不由得要在这目光下战栗,跪拜。
      但现在,这目光在触及到谢云石时,却杂入了一丝温柔。连激变着的魔神像,也安静了下来。
      两人的目光一旦交织在一起,就再也没有人能将之分开。
      谢云石的身躯,猛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同样的颤抖,竟也出现在这个神秘而强大的人身上。
      痛入骨髓的感动,在两人的体内激荡,他们能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一切感受,又将同样多、同样重的感受反哺回去。
      那一刻,两人一齐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