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窗虚五夜风

  •   他的收获,是一顿拳头跟一斗白眼。
      听说要上天秀峰,他收获了一斗白眼。听说要突破司业谢云石亲手布下的剑华之山,他收获了一顿拳头。
      唉,封常青胆小怕事,去了也无用、不去就罢了,石紫凝受过自己救命之恩,怎么也这么翻脸不认人呢?这个世界太残酷了!太黑暗了!
      他垂头丧气地走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知不觉地,逛到了万花坪。
      那就进去吧,容小意虽然不可能帮自己什么,但至少不会嘲笑自己。
      那知道,他的想法大错特错。
      “公子,我可以帮你。”
      容小意依偎在花瓣上,身子仍然是那么轻柔,声音也仍然是那么温柔。
      李玄噌地跳了起来!
      他一把抓住她,急声道:“真的么?真的么?”
      小玉生气地一阵乱啄:“臭人类,放开你的脏手!”
      容小意柔声道:“我什么时候骗过公子?”
      李玄哈哈大笑,不理小玉的冒犯,松手,退开。他为自己的失态感到一阵歉疚,想了一会,想要替容小意按摩两下,但见小玉虎视眈眈地挡在她前面,这念头自然也就消失了。
      他急问道:“你怎么帮我?”
      容小意道:“我想十方刹那光能照出来的是人,若是公子不是人了,那么十方刹那光也就不起作用了,而谢司业的剑华之山,也就不再以公子为目标。”
      李玄怪叫道:“不是人?”
      容小意的脸微微红了红,映在阳光里,就像是一片透明的粉色花瓣一般,她的娇羞染着朝霞的颜色:“公子误会了,我是说,将公子变成一株花。”
      她的袖子轻轻抬起。
      那是一条长长的袖子,就像是流苏一般,上面绣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容小意纤指点处,只见一株细细的花攀援而上,竟从山脚一直长到了山顶上,在山顶开出一朵碗大的花。
      “这种花,叫玉浮凌霄,又叫再与天比高,喜欢攀援山石,山有多高,它就能长多长。公子将它的种子服下,我为公子跪拜青神,便可让公子变成玉浮凌霄,一直长到天秀峰顶。”
      李玄大喜,可他还是有一点担心。因为无论多么保险的事情,到了他身上,就容易起变化,对他很不利的变化。因此,他追问道:“你这是不是幻术?会不会被十方刹那光照一下,就会显出原形呢?”
      容小意轻轻摇头:“不会。公子吞服了玉浮凌霄之种之后,便会真真实实地变成一株花,绝非幻术,所以,没有法术能照出公子的原型来。唯一的缺憾是,公子变成花之后,感官会变得迟钝些。”
      那没有什么,花的感官当然迟钝了。李玄想来想去,似乎没什么不好的。
      他突然想到一事,道:“那我怎么变回来?”
      “这枚种子的效力只能维持三个时辰,所以,公子一定要算准了时刻吞服,太早或者太晚都不行。这就要由公子来自行掌握了。”
      李玄点了点头,感觉这个计划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缺陷了。他伸手道:“好,给我吧!”
      容小意轻轻道:“为了能让公子尽快生长,这枚玉浮凌霄之种要在药水中浸泡一个时辰。小玉。”
      小玉答应一声,飞了进去。它拿出一只玉盆来,倒入清澈的温泉水,然后,拿出一枚碧绿的种子,放入了盆中。接着,它衔着一张纸,按图索骥,一味一味地衔着药草,投入盆中。小玉很悠闲地做着这些事,一面还哼着歌曲。李玄有心催它快些,但又怕触怒这只小妖精,它必会从中使坏,只好忍气吞声地站在一边。
      终于,小玉叫道:“凑齐了。”
      它搬了只小板凳,坐在玉盆边。它……它在做什么?
      它竟然将两只脚,放入了盆中!
      李玄再也忍耐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掐住小玉的脖子,将它提了起来。
      他大吼道:“你这只死鸟!你想干什么?”
      小玉冷冷盯着他。
      它没有像以往那样,拼命挣扎或者哀求,这让它冷冷的凝视中有种强大的力量,终于让李玄想起他现在有求于人。他不由得松开了双手。
      小玉冷冷道:“你做什么?”
      李玄大吼道:“你做什么!你竟然将双脚伸入盆中!你知不知道我一会要吃了那枚种子?”
      一想到小玉这只臭鸟从来不穿鞋子,什么地方都踩,李玄就一阵干呕。
      小玉冷冷道:“这是药方之一。不信你自己看。”
      它递过手头的药方,指着最后一句。上面赫然写着“小玉之足”。
      但……但这四个字的笔迹,怎么跟上面的有些不同呢?
      李玄道:“你确定这不是后加上的么?”
      小玉摊了摊双翅:“那随便你。但我要告诉你,如果照我的方法去做,我保证这枚种子会生效,如果出了错,一切都由我负责。但若你执意不肯加入这一味,那么,我什么都不保证,一切后果你自己负责。”
      李玄怔住了。
      小玉看着他的脸色,喃喃道:“药方缺了一味,药力就不全。药力不全,就可能生长缓慢,可能落下后遗症,也可能变成花就变不回来了……”
      李玄激灵灵连打了三个冷颤!
      这每一种后果,都极为可怕!他不由得放松了掐住小玉的手,道:“那你就放进去好了!”
      小玉:“求我。”
      李玄叫道:“什么?”
      小玉抬起它那一双脚:“知道么?这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一双玉足。知道什么叫玉足么?就是我小玉的足,只不过给你们人类用来形容什么美人去了,无聊!这么完美的一双玉足,给你做药引,你还不求我?你以为我喜欢泡温泉?你以为我喜欢跟这么多药泡在一起?”
      李玄瞪着它。
      小玉满不在乎,甚至闭上了眼,高傲地仰起了头颅。
      简直咬碎钢牙啊!但有什么办法?现在是求人之时,何况又是求的这只小妖精。大丈夫能屈能伸么。等什么时候你落在我手中,嘿嘿……李玄在心里将小玉蹂躏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之后,终于苦着脸道:“求求你……”
      小玉这才心满意足但又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将双脚放入了玉盆中。
      “你说这咋办呢?昨天刚去山下的猪圈遛了一圈……”
      “还去泥塘中找虫吃……”
      “在瑶儿的窝里踩了好多神雷……”
      “现在给我的玉足做个药浴可真是舒服啊……”
      小玉惬意地闭着双眼,它的脚……李玄狠狠闭上眼,装作没有听见这些话,也装作没有看见小玉用脚丫子踩着他即将吞服的那枚玉浮凌霄种子。
      抽搐,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怒火,燃烧吧怒火!
      小玉:“噫?为什么背上总是感觉有些凉飕飕的呢?”
      它整个身子都想缩进玉盆中泡泡温泉。
      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的凤头鸠一阵风般冲了进来,正是爱听故事的瑶儿。瑶儿一把拉住小玉,大叫道:“快!快!继续讲那个故事给我听!你不讲,我就哭!”
      小玉被她拉到了半空中,两只鸟一阵叽叽喳喳。
      李玄心急如焚啊,小玉这双玉足不在盆里,药效能够保证么?他叫道:“瑶儿!”
      瑶儿不耐烦地转头,见到他,脸色大变,一声怪叫,拖着小玉踉跄后退!小玉的脸色竟然也惊变。
      这两只鸟搞什么搞?
      瑶儿神情慌乱,连话都不跟李玄说,叫道:“我走了,到老地方等你!”一阵风般卷了出去。
      小玉也大叫道:“我也走了!我也去老地方!”
      李玄大叫道:“你走了这药怎么办?”
      小玉的叫声远远传了过来:“那是我骗你的!那四个字是我后来自己加上的!你个笨蛋!”
      朝阳漫天,李玄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他转身,容小意微笑看着他。
      生活,还很美好是不是,为什么想去死呢?
      容小意:“公子……”
      李玄长叹一声:“什么都不要说了,今天我认栽。”
      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了。攥着玉浮凌霄的种子走出万花坪的时候,李玄心中充满了信心。
      只要有这枚种子,他就能登上天秀峰顶。只要登上天秀峰顶,他就能进入清凉月宫。只要进入清凉月宫,他就能找到梦魔。
      但一想到瑶儿跟小玉落荒而逃的样子,他心中就充满了疑窦。瑶儿是个乖乖女,从来什么事都不瞒他,小玉这只妖精从来都不怕他,这两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躲着他呢?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
      老地方?
      它们还能有什么老地方?一定是在后山。李玄不屑地想着。揣摩小玉的心思有些艰难,揣摩瑶儿的就简单多了。这个地方一定离瑶儿的窝不远,因为瑶儿是个懒家伙,可不想费那么多力气,她听完了故事就想睡觉,连一步都不愿多走。
      果然,在离毒龙潭不远处,李玄听到了一阵窃窃私语。
      他悄悄走向前去,只见小玉一脚踏在一块石头上,正口沫横飞地讲着故事,兴奋无比。而瑶儿则趴在地上,全神贯注地听它讲。
      不就是讲故事么?小玉岂有我讲得好?李玄不屑地想着。
      然而,然而听他讲故事时,瑶儿似乎没有这么专心。小玉究竟讲的是什么?李玄也不由得被激发了好奇心,仔细听去。
      “书接上回,讲到大坏蛋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招降了三位手下,脸上带着下贱得意的微笑,迈着无耻骄傲的步伐,来到了太辰院。那时候,卢家兄弟正要起身,郑百年却仍然盘膝闭目坐着,脸上连丝毫不耐烦都没有。大坏蛋虽然奸恶又奸猾,却也有些佩服,但他本是大奸大恶之徒,当下不动声色,也坐到了郑百年对面,脸上露出无赖无耻的笑容,道:‘我来晚了’……”
      李玄越听越不对劲,咦?这不是在说我么?只见瑶儿听得津津有味,小玉说得口沫横飞,一口一个大坏蛋、恶霸、无赖、贱人,显然,说得高兴之极,完全不理会可能教坏了瑶儿这样的好孩子。
      只听小玉说到兴奋之处,一爪踏在石头上,一爪踏在地上,双翅兴奋地挥舞着,大叫道:“跟我一起念:李玄大坏蛋——”
      “李玄大坏蛋!”
      “李玄是人渣——”
      “李玄是人渣!”
      李玄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冲出,一脚将小玉踹翻在地。可怜小玉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只长喙就深深插入了泥土中,使尽力气都拔不出来。瑶儿见是李玄,大吃一惊,眨眼间跑了个没影。
      李玄一口怒气无处发泄,掐着小玉的脖子,怒道:“你这死鸟,骂我骂得很爽,是不是?”
      说着,恶狠狠地掐、掐、掐!
      小玉的眼睛立时一阵翻白,几乎晕了过去。她知道这次在劫难逃,用尽了力气,勉强将一丝气息自喉咙中挤出,叫道:“龙……薇……儿……”
      李玄一听到这三个字,果然手放开了些,道:“龙薇儿怎么了?”
      小玉大大喘了几口气,生怕他继续掐下去,最聪明高傲的鸟未免立时就会归位。所以它立即说出了关键的那句话:“龙薇儿失踪了!”
      李玄大吃一惊。
      先是苏犹怜不见,又是龙薇儿失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顾不得再计较小玉冒犯他的事情,将它放了下来,问道:“你说什么?”
      小玉脸上立即挂了一副哀戚之容,道:“这件事传遍了书院,也就只有你不知道而已。大家都说你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坏事做尽、好事不沾……”
      李玄不耐烦地道:“拣要紧的说!”
      小玉立即住口:“反正龙薇儿失踪了,谁也找不到她去了哪里。谢司业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这件事必定跟你有关,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我小玉!”
      它嘿嘿冷笑着。李玄哪里还有空理会它的嘲讽,痛苦地扶住了额头。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他无法放着苏犹怜不管,也无法任由梦魔逃进清凉月宫,但是,他已经知道了龙薇儿是承香公主的转世,他前世的牵绊,他无法置之不理。
      小玉看着他,突然睿智地道:“先去清凉月宫找梦魔。”
      李玄:“什么?”
      小玉的声音忽然变得深沉起来,就好像一位严肃的智者一样,头头是道地分析着:“你向主人求玉浮凌霄之种,又知道天秀峰的秘密,显然,你对怎么找梦魔已有了计划,而苏犹怜既然和梦魔有过盟约,又失踪在梦魔消失后,被他抓走的可能比较大。说不定你找到梦魔,也就找到了苏犹怜。但对龙薇儿,你就毫无头绪了。所以,两者比较,找梦魔成功的机会大一些,救龙薇儿的小一些。更为重要的是,龙薇儿还有司业、六常傅在找,而梦魔和苏犹怜,就只有你一个人关心了。”
      “哦,我们暂且不提龙穆。”
      这最后一句话,让李玄的脸立即糗了起来。
      “你不妨先到书院里转转,打探一下消息,如果发现龙薇儿更好救一些,不妨改变一下策略。但这机会比较渺茫。”
      它背着一双翅膀,踱到李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节哀顺变……”
      它摇着头,满脸慈悲,踱走了。
      良久,李玄才回过神来。我不是要掐死它的么?怎么给它一通胡说,就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它呢?
      不过算了,它说的也有道理。就冲这几句话,也可以放它一条生路。
      
      他当然打探不到任何消息。
      龙薇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昨天上午还有人看到她有说有笑的,下午,就不见了踪影。没有人见她下山,也没人发现摩云书院中混入了可疑之人。
      除了紫极老人又在闭关之外,摩云书院中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司业谢云石,六常傅丹元、皓华、龙烟、常在、威明、玄冥,都心急火燎地四处搜寻着。这半日的功夫,终南山三百里方圆内被翻了个底朝天。
      但没有龙薇儿的消息,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李玄仰首叹息,小玉说的不错,还是先找梦魔和苏犹怜吧,毕竟,这件事有把握多了。
      那么,就等仲秋节到来吧。
      
      刀,缓缓地游移在冰上,镌刻出一丝一缕的美丽。
      仿佛镂刻在自己的心上,痛彻神髓。
      每一缕线条,都勾勒出一份静谧的记忆,那曾经共渡的岁月。
      再多一点都不能承受,所以,才雕刻。用这冰冷勾划,来宣泄一点点,脆弱的心才能继续跳动。
      这荒凉的人生,才能继续下去。
      空寂的大殿中,只有刀与冰亲吻时发出的轻轻脆响,一如岁月那无尽苍凉的叹息。
      依旧有一道淡淡的光芒,从穹顶不可知的裂隙中透下,照亮了石星御的侧容。
      幽蓝的长发宛如寂寞的夜海,在无尽空旷的冰之宫殿中沉浮。
      刀锋回转,他专注地抬起头,几乎及地的散发垂落,那清俊若神的容颜就在光芒的照耀下,隐透出最为动人的一线。
      刀随腕动,肩头微敞的衣衫缓缓褪开,他的肌肤就暴露在冰冷的寒气中,发出微蓝的光芒。
      这具承载着无上威严的身体,此时却是那么孱弱,似乎指尖再传来一声轻轻的裂响,就会将他击垮。
      他再度出世,就是为了再看那张脸一眼,但他雕尽了千座冰像,却无法在那个位置上刻出一根线条。
      相思已入骨,一动便惨然。
      苏犹怜抱着膝,躲在圣殿最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
      她看着他,犹如看着自己的爱情。
      这个刻骨相思的男子,跟自己是那么相似。
      为了爱,他们甘愿付出一切,不顾天下苍生,不顾轮回,不顾命运。
      但这两份爱却注定了不能共存。要成全一份,必须要毁掉另一份。
      要毁掉他么?
      这个想法让她的心痛了起来。
      她只能拼命想着李玄,才能让心不再颤抖。虽然隔了千里万里,九灵御魔镜那温暖的光仍在她心底颤悠着,提醒她李玄是多么爱她。每时每刻。这让她有了继续下去的力量。
      这个世界虽然广大千里,却只能容下一个人。要她刺出淋漓的血,才能多容纳一个人。
      那个人,是李玄,是这个整天乐呵呵什么心事都没有的小无赖。
      她是那么爱他。从梦境中看到他的灵魂之珠的那一刻,她就深深跌进了他的爱情中。
      为他可以刺出淋漓的血。
      大千世界中,有亿万众生,但在她的世界中,却只有他们两个。
      是的,只有他们两个。
      她的唇紧紧咬着,咬出血来。她的血颜色极淡,带着寒冷的芳香。
      她盯着龙皇的目光,甚至有一丝怨毒。
      为什么,你的爱会这么深,让我彷徨痛苦呢?你的爱,不能浅一点么?浅一点,我就不会为打破你的爱情而愧疚了。
      她忍不住冷冷道:“你真的相信那位太子?”
      刀停住。
      只要有丝毫的旁骛,便不能雕出完美。石星御淡淡道:“为什么不?”
      “你不怕那是个阴谋?”
      这引起了龙皇一笑:“为什么怕?”
      是的,以龙皇之威严,的确不必怕任何的阴谋。因为,任何阴谋都挡不住他一剑。
      是这样的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她就不必痛苦了。
      苏犹怜的唇,咬得更紧了。
      当他知道一切的时候,他会撕裂我吧。
      抱歉,龙皇,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爱情。
      这时,石星御回过头。
      他的脸上,难得地挂着一丝温煦的笑容。这一瞬间,他的满头蓝发轻轻垂落,就像是晴到无尽的天,洒下最为通透的湛蓝,无尽温柔地覆盖着苏犹怜的世界。
      这样的天从来不会下雪。
      “谢谢你。”
      苏犹怜身子不由得一震。
      谢谢你。龙皇居然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石星御。
      “若不是你,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能重新见到九灵儿。是你,给了我生命的希望。”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起身,缓缓走到她面前。
      苏犹怜无法正视他的面容,只得将目光转开。
      他轻轻拾起苏犹怜的手,双手握住。
      她的手冰冷,他的手却带着天空般的温暖。
      “谢谢你。”
      这句话无比真诚,却如暴雨般击打着苏犹怜的心。
      不能露出丝毫痕迹啊,不能露出。
      否则,你就完了。
      “不……不客气。”这几个字,说得竟然这么艰难。
      因为她欺骗的,是一颗真诚的心,是一段真正的爱情。
      那会遭天谴的。
      苏犹怜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揉碎了。
      为什么?命运给她的折磨竟是如此惨重,她要成全自己的爱情,就必须破碎这样一份深深的爱。
      没有人知道,苏犹怜的痛究竟有多深。
      一千年来,当她深怀绝望、满身污秽地站在荒原上,看着人世的温暖时,她多么希望能看到一份真正的爱情,看到为爱牺牲、无怨无悔的伟大。
      但她没有,她看到的只有背叛,权衡,喜新厌旧,朝三暮四。她曾经许下过多少愿望,为了见到一份真正的爱情。她宁愿沉沦在地狱的残酷中,只为见一眼真正的爱情,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但当她见到了的时候,她必须要亲手毁灭它。
      这是何等摧彻肝肠的痛苦。
      她强逼着自己抬起头来。
      她强逼着自己的目光,正视石星御湛蓝的眼眸。
      那里面,宛如无尽的蓝色海洋,每一滴海水,都是足以生死肉骨、不息干犯天怒的爱……
      依偎在那里面,会很温暖么?再也不会感到任何痛苦么?
      会破碎么?
      苏犹怜猝然用力,将龙皇推开。
      她几乎是逃一般进入自己的屋子。
      她无法再面对这个男子,她无法再用一句完美的谎言欺骗他,欺骗他的爱情。
      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五行定元阵,暗之四宝。只有一句是谎言,只有一句是谎言。
      那是只有苏犹怜才知道的谎言,却是石星御的致命一击。
      她该施展出这一击么?
      她能么?
      
      雪,静静地落着。
      石星御又拿起了刀。
      继续雕刻吧,让一具具没有容颜的冰像,在碧落天宇下寂静地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