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郎衣袖初翻雪

  •   第三天。
      每天寻找一件暗之秘宝,每天重绘一次五行定元阵的阵图。
      就像是每天都开启一次生命。
      苏犹怜站在圣殿的中央,忽有些失神,不知道是该期盼一切早些结束,还是永远都不要结束。
      她怔怔站了良久,方才慢慢划下一个圈,五芒星。
      石星御始终充满了耐心,并不催促她。
      玉鼎赤燹龙带领着其他三条龙,一磨一蹭地走进阵图内。
      它看了苏犹怜一眼,忽道:“你是不是红颜祸水?”
      苏犹怜沉默。
      玉鼎赤燹龙道:“如果不是,我怎么有种被你祸害了的感觉?”
      它摇头叹息,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玄天霸海龙眯着眼睛看着苏犹怜,没有说话。它也不知是在想什么,脸色很神秘。
      青帝真炁龙喃喃地嘟囔着什么,不住“鲜卑”、“鲜卑”地叫着。
      皇极惊世龙仍旧充满豪气地大叫道:“干吧!”
      冲天清气弥漫,就像是心事,被刻在了青天上。
      这次是她心中的九灵御魔镜。
      这枚由定远侯送给她的镜子,竟比早就跟她的生命契合在一起的两藏千佛珠还要温暖,拥着她的心,宛如藤蔓拥抱着花朵。
      苏犹怜仰望着在天空中静静悬挂着的巨大镜光,觉得如自己的心,在天空中空空地悬着。
      清光耀遍天地,以阴阳之感应,呼唤着与自己连体双生的暗之秘宝。
      石星御脸上渐渐挂上了一丝惊奇。
      没有清光的应和,没有另一道清光腾起。五行定元阵,用光之秘宝呼唤暗之秘宝,第一次,没有任何反应。
      是阵法失灵了么?是九灵御魔镜出问题了么?
      绝不是。
      苏犹怜沉吟着,又一次催动了阵法。
      玉鼎赤燹龙惨叫声中,身外灵台再度被啃噬得千疮百痍。
      清光再现,心再度被悬挂到苍穹上。
      仍然没有应答。
      是这颗心开始迷惘了么?
      清光渐渐消散,苏犹怜静静思量着。
      她举手,第三次发动阵图。
      玉鼎赤燹龙嗖的一声逃了出去,大叫道:“我不会再让你祸害了!我拒绝!我拒绝!”
      石星御的目光一直没有从青天上移开,轻叹道:“没用的。看来,第三件秘宝,已不再这个世间。”
      苏犹怜思量着这句话的意义。
      石星御悠悠道:“听说地仙之上,还有大罗金仙。金仙法力无边,不劫不坏,在五行造化之外。从有人而始,只有一人修成了金仙之体,上升到了无尽虚空的彼岸。此人秉阴而生,暗之秘宝,很可能在他手中。”
      他低低沉吟:“若他飞升之时带走了第三件秘宝,只怕这暗之五行定元阵,便再也没有结成的一日了。”
      仰空而望,惆怅无极。
      不需要再结五行定元阵了?
      不必再留在禁天之峰上了么?
      苏犹怜的心绪陷入了寂静中。
      
      突然,一个细细的,阴柔的声音自极远之地传来:
      “大唐太子前来拜会龙皇。”
      石星御眉峰锁起一丝不耐,挥手。
      “玄天霸。”
      冰寒骤起,玄天霸海龙那巨大的身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石星御面前,俯首。
      “打发走他们,我不想见任何人。”
      玄天霸海龙躬身,退下禁天之峰。
      石星御陷入沉默。
      苏犹怜陷入迷茫。
      玄天霸海龙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禁天之峰上。
      但,它的身后却跟随着一个人。
      石星御冷冷扫了玄天霸海龙一眼。
      这种事情从没有发生过,龙皇的命令,一向被谨慎之极地遵奉着,绝不会出任何的差错。如今,却被公然违抗了。
      这一眼扫过去,玄天霸海龙脸色大变,想要分辨,却一个字都无法出口,巨大的身躯趴伏在地上,栗栗发抖。
      它背后的人影踏上一步,向着石星御深深一躬。
      他的相貌可称得上是英俊,打扮得很得体,不过分华丽,也不过分朴素,带有皇家贵胄所特有的雍容。他的举止极为文雅,一柄折扇执在手中,轻轻摇晃着,颇有羽扇纶巾的气度。
      但每个人看到他的时候,都感到一阵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他太过阴柔。
      他周身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走路的时候步子很碎,不像是跨行,倒像是蠕动,令人想起在粘湿的地上爬行的蛇。他脸上始终挂着丝神秘的微笑,折扇遮住了大半边脸,让他捉摸不定、莫测高深。
      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就像是属于死人一般,瞳仁没有任何动作。光线改变,他的瞳孔不收缩,也不扩张,就像是画在他脸上的纹饰。良久,才急速地眨一下。
      被他盯着看一会儿,就会周身不舒服,感觉到无数的虫子在身上爬行。
      没有人想看他第二眼。
      只见他轻摇折扇,缓步向前,细细的声音道:“龙皇请不要责怪它。它带我前来,只因我对它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能违抗龙皇的命令?
      那人的神态中有一丝傲岸,显然,这句话必定非同小可。他本有信心,就连龙皇也都会被这句话打动的。
      “下去。”
      石星御淡淡道。
      那人一惊,忍不住失声道:“难道龙皇不想听听这句话到底是什么?”
      石星御脸上绝没有好奇之态,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面容一冷。
      寒气骤然自空中落下,浸满蓝色圣殿。
      那人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动,无法逃!他的所有行动,都被禁锢在这道寒气中,等待龙皇的裁决。
      没有任何人能侮弄龙皇,连一句话都不行!
      冰寒潮涌而来,直指那人咽喉!
      那人心胆俱裂,忍不住狂呼道:“我知道第三秘宝在哪里!我知道第三秘宝在哪里!”
      冰寒骤然瓦解,石星御的脸色缓和下来。那贯天灭地的冰寒,似乎仅仅只是因为他的面容一冷。
      那人大大喘了口气,心中的惊惶却没有半分平息。
      石星御已站到了他面前。逼人的威严感凌空压下:“你为何知道?”
      那人偷偷看着龙皇,他极会审时度势,知道石星御这么问,就证明他已安全。所以,他并不再惊慌,折扇轻轻动了动,脸上慢慢堆起了笑容:“第三秘宝名叫清凉钥,普天之下,只有我知道它在哪里,也只有我才能找它出来。”
      石星御不答。
      那人道:“龙皇想必有疑问,我为何知道龙皇在找暗之秘宝?”
      他的眉眼极细极长,永远都像是微眯着,令人看不透他想什么。他这时正用这细长的眼睛盯着石星御:“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龙皇是否需要暗之秘宝。”
      石星御淡淡道:“说你的条件。”
      那人细细地笑了起来:“果然是龙皇。甘言厚礼而来,必有所求。我的条件就是,若我携清凉钥而来,请龙皇与我结盟。”
      石星御眉峰挑了挑:“结盟?”
      那人道:“不错!我是谁?我乃大唐太子,恭请龙皇与我结盟,此后大唐与大魔国永不为战。”
      大唐太子?
      竟然是如此阴柔之人?
      结盟,永不为战。
      我出世与何人为战?
      石星御悠悠长叹。“好,我答应你。”
      太子萧然一揖到底:“就请龙皇端坐禁天之峰上,等着我取清凉钥而来。”
      
      千年不遇的大怪事,李玄竟然在读书。
      不但在读书,而且还读得很认真,一面读一面做着笔记。
      天书爷爷在旁边帮着他。少有地,他的脸上也充满着认真,指点着李玄,从一排排金简玉章中挑出有用的部分,再由天书爷爷翻译出来,让李玄阅读,消化,整理。
      身为宇宙之间第一本书,所有知识的源头,天书爷爷通晓这世间一切文字,再难读的金简玉章也没法难倒他。有他的帮助,李玄才能在书海中自由地徜徉。
      慢慢地,笔记开始充实,思路开始清晰,计划开始形成。
      终于,李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用笔在笔记上划出一道线,将最后一段标出来。
      天书爷爷捋着长长的胡须,沉吟良久,缓缓点头首肯。
      李玄疲倦地伸了个懒腰,合上笔记。笔记本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字。
      清凉月宫。
      
      清凉月宫是什么?
      摩云书院第三大传说,最美丽而又可怕的传说。
      传说每年仲秋,登上天秀峰的峰顶,当那枚金黄之月覆盖住峰顶的时候,清凉月宫就会出现。登上峰顶之人,将见到仙人。
      仙人摩我顶,结发授长生。
      这是美丽的。
      可怕的是,当中秋的夜色才一降临,天秀峰顶就变成了绝境,没有人能够靠近的绝境。
      靠近者必死!
      是仙人不愿凡尘之人沾染自己的无垢仙体,还是仙人本是魔王?
      没有人知道。自从摩云书院三大传说出现后,就没有人知道它们的秘密。现在,天之链堑,轮回秘境,这两大传说已被李玄解开,每一传说都名副其实地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清凉月宫呢?
      梦魔为什么消失在了巨大的月亮之中?他究竟去的是月中,还是这个传说中?为什么无论李玄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无法再找到他?
      也许,现在的确到了要让这第三大传说揭开神秘面纱的时候了。
      
      李玄呆呆地坐在红月崖上,仰望着天秀峰的峰顶。
      距离仲秋之夜只有一日了,可他仍然没想出上天秀峰顶的办法。
      只因这座峰太陡峭,太狭小,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传说仲秋之夜,峰顶上将被十方刹那光包围,一切隐身、遁形之术都无效。别的不敢说,这十方刹那光李玄可是亲身领教过,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隐身遁形之术失效,自然也就意味着一件事:清场。
      然后,峰顶将充满神秘的九天清凉气。在清凉气的笼罩中,一切剑术、道术都无法施展。
      最后,九天罡风将凌厉无匹地吹过天秀峰的峰顶,将一切有生命之物扫尽。九天罡风乃是隔绝仙、凡之气,传说只存在于九万里的高空中,凡人经其一吹,立即魂魄俱散。连钢铁都无法挡住罡风一击。能在天秀峰顶刮起九天罡风,那自然是仙人的神通了。
      而后仙人将降临。
      攀爬天秀之峰的人,挡得了十方刹那光,挡不了九天清凉气。挡得了九天清凉气,挡不了九天罡风。
      唯有谢云石才得见仙人。
      谢云石既是摩云书院的司业,又是谢家唯一的传人,修为极高,而且不用想就知道一定身怀无数秘宝,他能见到仙人,李玄却大不一定。
      所以,李玄愁眉苦脸地坐在红月崖上,呆呆看着天秀峰,看了两三个时辰,还是一筹莫展。
      他有什么宝贝?
      天书虽然名头极大,但在他手中,几乎没有什么用处。
      定远刀不错,可惜他不知道定远侯的力量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不出现。
      浩瀚战甲跟五云战靴倒是忠实地守护着他,但这是逃命用的宝贝吧?
      所以,李玄虽然想了这么久,仍然是一筹莫展。
      仲秋夜的天秀峰,一定可怕无比。但无奈的是,他一定要爬上去,连躲都没法躲。
      突然,狠狠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李玄一声惨叫,噗通跌进了毒龙潭中。
      毒龙潭中有毒龙,那可是他的冤家对头啊!
      雸拏遮罗见了他,还不扑上来一口咬死他?
      奇怪的是,雸拏遮罗似乎不在家,李玄在潭中扑腾了半天,也没见到这头毒龙之王的影子。
      他仰头,忽然明白。
      龙穆踏在红月崖上,手肘撑在膝盖上,俯身下看。
      这姿势很悠闲,但李玄才接触到他的眼睛,不由得浑身一颤。
      那眼睛冰寒无比,宛如地狱深处的妖眸,冷冷地,带着万种惨淡,锁住了他的魂魄。
      这一刻,李玄心头闪过一个念头:
      龙穆要杀他!
      逃!
      李玄本能地闪过第二个念头。此时龙穆另一只手轻轻一挥。
      漫天光华轰然爆发,那只巨大的浮空仙岛骤然出现在红月崖之顶,凛凛悬挂在李玄的头顶上。光华自仙岛上迸发,随着龙穆这静静一握,迅速凝结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将李玄抓在掌心中。
      李玄一阵惨叫,周身筋骨几乎被寸寸捏断!金光疾挥,他被带到了龙穆身前。
      龙穆双眸中淬出的杀气宛如一道凝固的闪电,照得李玄眼花缭乱。
      “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若答不出,就死!”
      李玄惨叫:“什么话?快问!我要死啦!”
      “她在哪里?”
      他问的是苏犹怜。
      李玄大叫起来:“我不知道!我也在找她啊!我也在找她!”
      龙穆双眸中的冰冷猛然燃烧起来,这一瞬间,他化身成一头暴怒的狮子。
      “死!”
      他双手合十,结成灭绝之法印。
      诸天梵唱,于虚无缥缈中响了起来。那只巨大的金色手掌,淡淡地化为无数光点,消散在无穷寰宇中。
      没有什么禁锢着李玄了,但他却仍然一动都不能动。
      他的灵魂,像是被绑缚在一座无形的高台上,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梵唱声渐紧。
      龙穆一头金丝般的长发,根根炸起,仿佛一轮巨大的光环,缭绕在他身后。
      诸天梵唱,尽化天龙。连杀招,都是最华丽的舞,率领着无数的天龙,尊者,修罗,天女。
      冷肃的双眸中燃烧的,是焚尽这个世界的红莲。
      猛地,龙穆双手骤然一分。
      满空梵唱同时止息。大地,长天,仿佛同时一分。无穷巨大的力量涌现,仿佛上古的魔神,撕扯着天与地,猛地一分。
      分裂的源头,就在李玄的身上。
      李玄凄声惨叫。
      他身上涌现出一团光华,那是浩瀚战甲在保护着他。这只宝甲当真了得,龙穆诸天灭形之力,居然都无法将宝甲撕扯开,宝甲被拉得越来越长,却就是不裂。
      惟其如此,分裂的痛苦就全都集中在李玄身上。
      李玄那个凄惨啊,鼻涕眼泪一齐窜了出来,惨叫道:“住手啊!住手啊!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龙穆金发纷扬,双手飞舞,飘在空中,却是面容冷肃,一个字都不吐。当日梦战之后,他的性情大变,变得有些暴躁,有些残忍。
      猛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住手!”
      剑光自虚空中刺下,围着李玄一转。
      龙穆所修的大乘佛法秉承自大日至尊者,无形无质,直接锁控人之佛性,最是难防。这一剑,也刺在虚空中,却恰好斩在了大乘佛法的要害之处。
      龙穆双手结的法印,猛然散开。
      他抬头,只见剑光在李玄身前,缓缓凝成一个人。
      一个萧萧如淡月,将光华当成是影子的人。
      谢云石。
      如云清逸,如石高远。
      剑法虽不是最高,但风采天下无双的谢云石。
      他一出现,龙穆的双眸竟似被他吸引,无法再移开。
      尽管家世、地位、武功、成就都属天下翘楚,但谢云石最让人羡慕的,就是他的风度。那如月一般皎洁清淡的风度,让见到他的人无一例外的自惭形秽,而他,就是这个浊世中唯一的佳公子。
      魏晋风度,竹林清风,就只凝结在他一人身上。
      仿佛万年流传的天地清气,尽钟于一人。
      龙穆的眸子中,似乎有羡慕,又似乎带着一丝嫉妒。
      那是站在巅峰上的人,在遥望天海之极,却发现地平线的尽头,还有另一座更高的山峰时的慨叹。
      这一刻,彗星带着燃烧的天火,撞在恒星上。
      谢云石淡淡道:“摩云书院不禁私自斗殴,但若你起了杀心,那就不同了。你们都是书院的学生,都该遵守书院的规矩。”
      龙穆的目光凝在他身上,神光吞吐,似是完全没听到他的话。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你了。”
      谢云石目光抬起,望向龙穆。
      龙穆的微笑讳莫如深。
      谢云石猛然一震。
      “是你?”
      “是我。”
      这一刻的龙穆,身上显露出一丝久已不见的温煦。
      “所有人提起谢云石来,都会这样说吧?大日至菩萨的弟子龙穆剑试天下,连败三十余位高手,但一见谢云石,却甘愿认输。见过当时一战的人,都说折服龙穆的,不是谢云石的剑,而是他的风采。天下或许还有人敌得了他的剑,却绝没人敌得了他的风采。”
      谢云石默然,不答。
      是的,这段话自那一战后,广为流传,任何提到“谢云石”三个字的人,都不由得提起这段话。
      这一战铭刻了谢云石的声望,成为他无上荣耀的至高标榜。
      “我仍记得当年的承诺——有你在,我必将退避三舍。”
      他率着玄兵天龙,傲然转身。
      李玄挣扎着爬起来,直到龙穆的身影看不见了,他才艰难地喘过一口气来。
      这是梦魇,一场华丽的梦魇。
      谢云石看着。
      他并没有出手阻止龙穆。
      也许是因为李玄本就该管教了。
      李玄大口大口吞吸着清凉的空气。谢云石转步走开。
      李玄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帮帮我!”
      谢云石皱眉,但他并没有挣脱李玄。
      李玄双目中迸射出因乞求而热切的光。
      “你是唯一登上过天秀峰的人,你帮帮我,我要登上峰顶去!”
      谢云石脸色骤变。
      这一刻,他的满身风采,似乎尽皆黯淡。
      “你……你要登上天秀峰?”
      李玄坚毅地点了点头。
      “只要见到仙人……只要在仲秋时见到仙人,我就能找到梦魔……”
      谢云石的脸色有些苍白而愠怒:“你想登上天秀峰?”
      李玄狠狠点头:“不错!因为……”
      谢云石截口道:“不行!”
      李玄吃惊抬头,这才见到谢云石的脸色。
      那淡如清风明月的容颜竟瞬间化为山石一样坚硬而冰冷,这意味着,谢云石已经下定了决心,绝不容任何人更改。
      “仲秋之夜,你绝不能上天秀峰!”
      谢云石一字一字迸出。
      李玄大声抗议:“为什么?”
      谢云石不答,他的身子忽然飘起。
      冷冽的剑光在这一瞬自他身上划出,化成漫天精芒,从天秀峰顶洒下。
      每一丝剑光,化成一朵精芒四射的剑华,凌空悬浮在天秀峰之周围,万千剑华,将天秀峰淹没。
      “此乃吾心剑之华,凡人触犯此剑者,当受万斩之刑,而吾必将于其时降临,取其性命。绝不宽恕!”
      谢云石冷冷盯了李玄一眼,消失。
      一朵剑华猛然暴散,轰斩在李玄身侧。
      剑气爆发,撕拉出一道几十丈长的深壑。
      这是谢云石对李玄的警告,如果他胆敢违逆他的话,私上天秀峰,这些剑华将毫不留情地斩下来!
      李玄呆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他上天秀峰?他可是为了整个书院的安宁,才甘冒危险去找梦魔啊。
      眼看漫天剑华浮动,气象万千却充满着无上肃杀,不由得让李玄神沮气丧。
      看来,只有找别人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