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山此去无多路

  •   心魔忽然全身颤抖起来,他声嘶力竭:
      “救我!”
      
      “救我,我全部的力量都给你!”
      “救我,你全部的愿望都能实现!”
      “救我!”
      
      苏犹怜能够看到,石星御嘴角挑起一丝冷笑。
      她不禁叹了口气。
      她实在想不出,天上天下,还有谁能够救得了心魔。
      她没有见识过百年前的那惊天一战,她也无从知道百年前,石星御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但她知道一件事。
      现在的石星御,绝对要比百年前还要强。
      百年前的石星御,虽然天下人都惧怕他,但他的强还有迹可循,强如神,强如魔。但现在的石星御,却隐然如天。
      他的威严,仿佛无远弗届,无强弗凌。
      在他面前,十万里的广袤时空却只如在眼前,强大如心魔却只如婴儿。
      就算君千殇复出,能胜得了他么?
      苏犹怜心中没有答案!
      这样的人,是一个谎言可以致命的么?
      苏犹怜亦没有答案!
      
       “救我!我能让石国复国!”
      心魔如杜鹃泣血。大片大片的血随着他的嘶吼喷出,他就像是庸手染成的布娃娃,满身都是大块的色斑,被粗暴地仍在石座上。
      
      “石国“这两个字让石星御微微动容。
      更动容的,却是随着心魔的呼唤出现在天之链堑上的一个高挑挺拔的身影。
      长长的剑,长长的腿,长长的眉。
      石紫凝谨慎而疑虑地打量着心魔。无疑,“石国复国”这几个字,对她有着无比的诱惑力。
      心魔向她张开双手。
      他像是个等待拥抱的孩子,脸上闪出焦灼的欢喜目光。
      “救我!”
      他咳出一团浓冽的鲜血,苍白的脸上呈现出不寻常的嫣红。
      石紫凝疑虑地退了一步。
      “救你?你怎么了?”
      心魔抬手一指,指向石星御。
      石紫凝回头,身体一震。
      石星御仿佛天上的神祇,隔着千万里的空间,凌空而立,傲然望着她。
      他望着她,就仿佛望着天下蝼蚁般的芸芸众生。
      心魔嘴角画出一个隐秘的笑容:
      “对于他来讲,石国太小了,你若想复国,就只有靠自己的力量。”
      石星御轻轻叹息。
      他像是在叹息自己心底发出的这段声音。
      光影凝成的血鼎,忽然爆开,一寸寸向下轰去。
      轰过万里长空,轰过龙鼎血华,轰向心魔。
      心魔突然惊恐起来,他撕心裂肺地大叫道:“救我!救我!我会给你全部的力量,全部的力量!”
      石紫凝犹豫着。
      她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团幻影。
      前进一步,是女王的桂冠,石国复国的荣耀;后退一步,是地狱的灰暗,她跪在地上,折戟沉沙,面对无法承受的失败。
      ——对于他而言,石国太小了!
      她不禁回头,苍穹是如此辽阔,而映在其上的那个人,青天不过是他的影子。
      石国对于他来讲,实在是太小了!
      石紫凝的心抽搐起来。
      她忍不住踏上一步。浑浑噩噩地踏上一步。
      心魔发出一声欢呼,猛然向她冲了过来。
      他化成一片淡淡的影子,钻入了石紫凝的身体。
      石紫凝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也没有感受到力量涌入。
      心魔只带来了一抹凉,顺着她的血,钻入了她的心房中。
      奇怪的是,她却能分明地看到,心魔就像是个孩子一般,蜷缩在她的心头,沉沉睡去。他的脸色平静而安详。
      像是只要躲在这里,就不用惧怕任何人。
      石紫凝呆了呆,不禁抬头仰望。
      青天上那个人,深深向她凝望着。他会不会杀了她?他方才施展无上威严,是为了杀死心魔,如今心魔潜入她的心中,他会不会杀了她?
      究竟是为了什么,心魔那么安心,只要进入她体内,便不会害怕?
      但石紫凝却不敢安心,她拔出了长剑。
      青天上的那个人影静默片刻,缓缓消失。
      
      苏犹怜也没料到石星御竟然会住手。虽然石紫凝是石国末裔,但像龙皇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将血脉看的很重才是。那他为什么停手?他那么爱九灵儿,心魔可是杀死九灵儿的凶手啊!
      “你不恨心魔么?”
      石星御沉吟不答。
      苏犹怜静静看着他:“你为什么不杀掉他?”
      石星御面容冷了冷。他那淡淡的表情让苏犹怜觉得有些刺眼,她忍不住讥刺道:
      “或者,你其实根本不在乎九灵儿?”
      石星御倏然转头,目光凛凛盯住苏犹怜。
      天塌地陷,白虹贯日。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天子之怒。
      苏犹怜感到一凛。龙皇的尊严瞬间贯穿了她,就像是一支箭贯穿残破的丝帛。在这个男子面前,她是那么孱弱、卑微。
      但她不想退缩,目直光逆着他,看进他湛蓝的眸子里。她的声音,尖锐得就像是一根针。
      “还是说,你爱着的,只是自己的爱情?”
      “放肆!”
      天地轰鸣,石星御袍袖一拂,诸天星辰一齐闪现,旋绕在他身侧。
      他凌空而立,傲如天神。
      冰峰、圣殿、大魔国全都消失不见,苏犹怜仿佛置身在太空中,周围是千亿星辰,以及一尊暴怒的魔神。
      星辰爆炸,碎裂,魔神雷鸣怒吼。
      她应该战栗的,小小的雪妖,应该从骨髓深处滋生出恐惧来。
      但苏犹怜的目光中没有半分惶恐。
      宁静,那之中只有宁静。
      仿佛一百年前,那双哀怨的眼睛。
      痛也会那么熟悉么?
      石星御满身的杀气忽然消散。
      他缓缓闭上眼睛,千亿星辰幻化成漫天萤火。
      圣殿伴随着幽淡的蓝光出现。
      那一刻,他满头的蓝发是那么落拓。
      他转身,慢慢走到一块冰旁边,开始雕刻。
      一缕缕线条,像是一道道长长流下的泪,从冰雕上滑落。
      每座雕像,都是一尊静静哭泣的生命。
      苏犹怜委坐在地上,呆呆看着他。
      那一刻,那句话,她竟然感受到了强烈的悲伤。
      宛如一百年前,龙皇城中,哭到无泪的是她,而不是叫做九灵儿的天狐。
      那句话,是替九灵儿问的么?
      
      每一天,都是相似的或者不相似的,日复一日地过去。
      依然是一样的冰峰,一样的圣殿,一样的两个人,四条龙。
      苏犹怜静默地画下五行定元阵,然后,她站在了阵的一极上。
      因为两藏千佛珠就是她,她就是两藏千佛珠。无法分割,亦无法逃离。
      玉鼎赤燹龙畏畏缩缩地走上前来。它睁着巨大的眼睛,无辜而委屈地看着苏犹怜:“咱能不玩这个么?这太不好玩了!”
      青帝真炁龙道:“别废话了,皇的决定你敢逆改么?伟大而英明的皇啊,让我们将一切全都奉献给他,鲜卑!”
      玄天霸海龙一把拉住玉鼎赤燹龙:“要不你去跟皇说一下?或许他会听你的呢。”
      皇极惊世龙打了个大大的响指:“干吧!”
      各就各位,冲天清光再现。
      这是一只玲珑剔透的珠子,无数光影附着在上面,变化出这个世界的千姿百态,又流散成片片曼荼罗之像,回归到虚空中。
      那是两藏千佛珠的本相。
      遥远的西南方,也隐隐腾起一道清光,与两藏千佛珠应和。那是一只盘子的形象,上面镂刻着日月山川,鸟兽虫鱼的花纹,翔舞灵动,犹如真实。只是所有的一切全都笼罩在沉沉阴云中,死灵般怪异地蠕动着。
      清光之下,大雪山那瑰丽的身姿,隐约可见。
      石星御静静注视着清光,直到它消失。
      四条龙瘫倒在地上,几乎连喘气的力气都耗尽了。
      苏犹怜却没受到丝毫的损伤。她静静望着石星御,目光中有一丝讥嘲。
      “这次,你怎么不用一根指头就将暗之秘宝夺回呢?”
      石星御不答。
      “难道你不是那无所不能的龙皇么?”
      石星御恍如没有听出她话语中的嘲讽,淡淡道:“这次的暗之秘宝,是在雪圣手中。”
      苏犹怜的心弦震了震。
      要将这个魔头引到师尊那里么?
      石星御缓缓仰头:“人、神、妖、仙的修为可以化为灵台,修为更深的则具现为身外灵台。但只有三大地仙,可以将身外灵台由虚炼实,并与灵山大川相合,化为灵域。在其域中,地仙便是无敌的,任何人都无法战胜他。而大雪山,正是雪圣的灵域。”
      苏犹怜不相信:“难道终南山不是紫尊之灵域?还不是给你闹得灰头土脸?”
      石星御沉吟着,慢慢道:“紫尊之灵域,不是终南山。”
      苏犹怜道:“那你呢?你的灵域又是什么?别告诉我你还没有修到这一步。”
      石星御淡淡:“我的灵域,便是这片青天。”
      他背手,萧然而立,青天恍惚间与他结成了一个整体。
      他就是天,天就是他。他那长长的蓝发垂下来,随风飘动,仿佛天上的雨静静地落着,绝无人能止息。
      苏犹怜站在他面前,无力感由然而生。
      这样的人,绝非人的力量能够打败的。
      她轻轻咬着嘴唇,皱起了眉头。
      
      大雪山。
      石星御握住苏犹怜的手腕,虚空浮在半空中。
      玉鼎赤燹龙化成一团火云,缭绕在他们周围。他们两人御龙而行,瞬息千里,飞向茫茫的雪山。
      虽然是雪隐上人的弟子,苏犹怜却从未跨入过大雪山。
      她的故乡,是冰冷的雪原。
      遥遥从云中看去,她的心忍不住震动。
      大雪山竟是如此之大,连绵横亘,真有千里之广,上面一片雪白,积压着从天地开辟时就落满的玄雪。大雪山呈一道极宽极广的弧形,挡住北方吹来的寒风,将一块极大的山坳抱在怀里。周围全都是无穷的冰雪,但山坳中竟温暖如春。山顶上的积雪融化,潺潺流下,形成一条大河,蜿蜒流过山坳。河两边,是葱郁的树木、整齐的青稞田。牛羊在草原上悠闲地行走着,啃吃着雪水滋润的青草,白色的毡帐座落在树林中间,十几个一起,形成小小的村落。一眼望去,这样的村落足有几百个,散落在巨大而温暖的山坳中。
      而大河流出山坳,便变成冻结的冰川。周围是陡峭的山峦、冰封的道路,只有在这座山坳中,才能安居乐业,休养生息。
      这座山坳,是苍天对藏边人民最后的恩赐。
      山坳中的牧民们脸上都带着满足的平静,他们安享着眼前的生活,幸福地劳作着,种下青稞,牧着牛羊,造起宏伟的佛殿,祭祀着他们的虔诚。
      他们见玉鼎赤燹龙携无上风火轰隆而来,并不惊怕,自顾自地劳作着,仿佛没有看见,又仿佛司空见惯。
      玉鼎赤燹龙大觉诧异,从没有人这么忽视它,何况是这些一点本事都没有的贱民们!它决定冲下去,好好吓他们一下,却听石星御道:“玉鼎赤,停下来。”
      玉鼎赤燹龙不甘愿地哼哼着,不敢违抗龙皇的命令,按下云头,停在大雪山之前。
      石星御抬头,静静地看着大雪山。
      良久,他就是这么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动作。
      大雪山也在静静地看着他。
      “一百年前,我便登上山顶,质问雪圣……”
      石星御淡淡道。
      “但雪圣却没有给我答案,他只告诉我,我就是魔,不可能成人,也不可能成神。”
      他转身,冷冷面对着苏犹怜。他转身,仿佛大雪山也一齐转身,万年的冰寒,全都涌向苏犹怜。
      “今日再来,我很想问问雪圣,我是否还是魔。”
      他伸出手,两根手指屈起,向大雪山上叩去。
      就像是普通人在敲门一般。
      整座大雪山猛地发出“嗡嗵”“嗡嗵”两声轰响。
      山前山后,千万生民全都惊愕地放下手中的活计,呆呆地看着大雪山。他们从未想到过,神圣的大雪山,竟会发出声音。
      玉鼎赤燹龙心痒难搔,恨不得自己也来上这么一手,让别人惊愕羡慕不已。
      石星御朗声道:“雪圣,你不肯见我么?”
      他屈指,再度向大雪山上叩去。
      一个苍老的声音叹息着,雪隐上人那矮小的身影在大雪山顶浮现。
      “龙皇,你还要找我这老不死的做什么?你要复国就复好了,反正你现在天下无敌,再不用惧怕什么了。”
      石星御摇头:“雪圣,我不想复国,也不想复仇。我二次出世唯一的目的,就是取回我的爱。”
      他躬身,向雪隐上人一拜:“请雪圣成全,借我泥犁盘。”
      雪隐上人身子一震,大雪山轰鸣:“你说什么?”
      石星御淡淡道:“泥犁盘,便是暗之太初四宝之一吧?雪圣,我需要它来聚合九灵儿的魂魄。”
      雪隐上人目光炯炯,盯住石星御。
      石星御淡淡微笑。
      雪隐上人冷冷道:“跟我来!”
      大雪山南,所有的寒气全被阻挡住,风和日丽,人民安居乐业。大雪山北,却是穷寒极冷,荒凉贫瘠,山穷水恶,荒烟蔓楚。
      雪隐上人手一指,大地震响,露出深不可测的一只大洞来。下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有些什么。
      “泥犁盘就在下面,你若想要,那就拿去好了!”
      石星御躬身道谢。
      雪隐的瞳仁渐渐收缩,盯在他身上。
      “昔日我成道之时,大雪山四周都是穷荒之地,民不聊生。我发下大誓愿,要给藏边人民一个富饶美丽的家园,因此,才将大雪山炼成我的身外灵台,为他们挡住寒冷天风;再擒住大雪山周围千里内的亿万魔兵妖将,镇压在山北地洞中,炼化它们之修为,滋养山南土壤,使极寒之地,也能长出粮食来。”
      他紧紧盯住石星御:
      “纵然我修为参天,但人力毕竟有时而穷。只有借助上古异宝——泥犁盘的威力,才能镇压住这些妖魔。你若取走它,大雪山气候立即就会恶化,山周围千里内都将变得贫瘠无比,再也不能生一粒米。那时,将满地饿殍。而地洞妖孽失去镇压,将会再度出世,肆虐人间。”
      石星御静静听着。雪隐的声音变得深邃而遥远:
      “你说你再出世之后,不再是魔,我也试着相信这一点。你是我造下的孽,我也希望有一天能解脱——但若你拿走泥犁盘,你将造下前所未有之罪孽,亿万生灵,将会跟你一齐堕在这孽中,永世不得超生。”
      他抬头,长长的白眉垂下来。
      三位地仙都是大慈悲之人,他们深爱着他们生长的土地上的人们。
      紫极之于大唐,雪隐之于吐蕃,大日至之于天竺,都是尽力呵护,无所不用其极。也正因此,所以天心眷护,让他们修成了不上之功德。
      但就在此刻,这无上的功德,却将化为魔劫。
      雪隐苍老的眼角上,似乎隐含着一滴泪。那是为魔劫而流下的泪。他抬手,大雪山仿佛骤然缩小,山前山后,千里之内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看看吧,伟大的龙皇!看看这些劳作着的子民们,看看他们的幸福!他们都是人啊,都是跟我们一模一样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是你、都是我!难道该为了你所谓的爱,将他们尽数杀掉么?”
      他怀着希冀,深深望着石星御。
      石星御慢慢抬头,他的目光,望向的是苍茫的天宇。那天宇看上去是那么远,那么寂寞。
      纵使在千人万人中,在大声的欢笑喧闹中,仍能够在一低头时就感受到的寂寞。
      “纵使诸天崩坏,大地灭绝,我亦要见到她。”
      风,幽静地吹起。
      雪隐上人眼中的希冀被一点一点吹散,枯萎。在冷风的催逼下,他矮瘦的身躯,看去就像是一截早就干枯的朽木。
      他踉跄退后,满目都是萧索。
      石星御静静面对着雪隐:“出手吧,雪圣。在大雪山里,我亦没有把握击败你。”
      “不。我不会再向你出手了。”雪隐坐倒在地,他像是一瞬间老了几百岁一般,双目中尽是荒凉的颜色。
      “你要去就去吧……”
      “我只是要告诉你,泥犁盘经我重练后,有化尽群妖之威力。我这位小弟子,也出生于妖族,会受化妖之力的极大戕害,所以是绝不能陪你下去的。没有千佛珠的指引,你要找到泥犁盘,需要一百零八天的时光。龙皇,我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够延缓你的罪过……”
      他衰朽地闭上眼睛,无力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面对着自己亲手造下、一生中最大的孽,他不想再抗争。
      “不。她一定要随我下去。”
      雪隐倏然睁眼。
      石星御双目中没有丝毫的感情,他淡淡说着,就像是面对着一盘残棋。
      雪隐,苏犹怜,都仅仅是棋子。
      棋子是不会感受到痛苦的,就算被杀掉,也会在重来一盘的时候,再度回到棋盘上。
      输赢,也无所谓,反正,总会有重来一盘的时候。
      “我已不能再等。”
      他扼住苏犹怜的手腕,不允许她有丝毫的反抗。
      就像是坐拥天下的帝王,旌麾指处,灭城屠国,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他强行拉着她,跃下了那无限深邃的地洞。
      雪隐枯坐在堆满雪的大石上,良久良久,一动不动。
      他不敢再去看大雪山一眼,因为他知道,他辛苦营造出的世外桃源,藏边人民唯一的寄身之地,即将消亡。
      他们将流离失所,贫穷,死亡。
      那是孽,他无法规避的孽。